• 眼泪

    眼泪是什么?是苦涩的水吗?在表面上来说就是一种苦涩的水。但是我感觉眼泪并不是那莫简单,它是人类灵魂深处最善良也是最脆弱的东西,在我们痛苦无耐时眼泪会冲刷我们内心的痛。也许有人会认为爱流泪的人不勇敢不坚强,我觉的眼泪它能安慰我,因为我感觉的...

    2640751642 发表于 2018-11-14
  • 生命逆旅桂花香

    仲秋时节,住房的庭院里,两株桂花树比肩挺立。在幽幽飘香的树下,我尽情呼吸着那芬芳的气息。 桂花别名木樨、金粟、九里香、广寒仙等,有金桂、银桂、丹桂、四季桂等多个品种。桂花树四季常绿,体态姣好,古朴典雅,清丽飘逸,是吉祥和友谊的象征。桂花或米...

    何旭 发表于 2018-07-10
  • 爸妈那里有个家

    每一个有爸妈的孩子,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童年的幸福,来自妈妈的笑脸,来自妈妈在家中的守望。小时候我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整天在外面疯狂玩耍,只有饿了,累了的时候,才想起回家找爸妈。 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妈妈,进家的第一句话,就是妈我饿了,妈我...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8-02-18
  • 关于井

    洪水形成的冲击力和毁坏性大约是早期先民年年都遇到的最大挑战,它带给人的恐惧绝不亚于噬血的猛兽。伯益深谙水的习性,他引导人们在雨季来临之前避开河道,教落户于低洼处的人们播种可以满足口腹之欲的神奇植物:水稻。他还知道地面上的河水与地下水是相通...

    蒙志军 发表于 2017-07-11
  • 时间里的花

    超市里不卖棉花,打电话问了很多人,才在一个很旧的商店里称到六斤棉花。 棉花是给婆婆离世时做团圆被用的。团圆被就是故去的夫妻在阴间盖的被子。按我们的意思,觉得到时候买一块贵一点的羽绒被就成,一来被子大,二来被子厚,三来价钱也不便宜,看着也好看...

    指尖 发表于 2017-07-11
  • 延安记忆

    张思德,一截红心的木炭 西北延安的冬天好冷哟,冷得阳光迟迟不肯露头,冷得呵口气能结成一块冰,冷得北风里能掏出雪白的刀子。 人民的好战士张思德,心却热得像一团火,手提锯子、斧头,上山伐木装窑,他要让这些青冈木,变成一截截黑木炭,为革命事业驱寒...

    吴晓波 发表于 2017-03-10
  • 有你陪伴的青涩年华

    有没有那么一本书,陪你走过青涩年华,有没有那么一群人,好似你孤独热血,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让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有没有那么一个名字,顷刻浮现在你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年少时,你是否有过孤独而热血的梦。 初识龙族,是因为龙族1封面上的一行小字...

    L木睿 发表于 2017-02-21
  • 前埠河边三叠

    前埠河边 大别山麓以南、皖鄂两省交界之地,是太湖县西北边的山镇百里,在那裸露出棕黄色土壤的堤岸下,我仿佛听到了流淌在眼前的前埠河的呼吸。 也许是冬季枯水期,河水已经落到河槽中,沁入眼帘的,首先是铺满河床的黄沙。河水清澈见底,看上去很浅,平静...

    杨四海 发表于 2017-02-11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你是一阵清风,吹醒我了沉睡的心,就那么缓缓拂过,惊起了我无限的波澜,一圈一圈的涟漪,似你温柔的话语,轻轻柔柔,静静悄悄打开我的心绪。而我的心,就在那一刻装下的全是你,是你丰润的面庞,是你挺拔的身躯,是你温暖倾城的笑意。我愿做那涓涓细流,时...

    半面妆lsy 发表于 2017-01-23
  • 生命

    彼时。日轮正当中天,海水如平铺的碎银。人在这仰望之下不断地低矮下去。其实,没有一处不低小的。擎天的椰树也似风中摇摆的小草,硕长的海岸线弱化着远处山峦的高度,大地上的起伏只是一只巨手的一抹一挑。海边的人们与孩童无异,他们要么尖叫着,这叫声里...

    下午百合 发表于 2017-01-23
  • 带着 牵牛花一起旅行

    暑假,女儿一家从深圳回来度假,七岁的外孙大宝带回来一株牵牛花。这株牵牛花种在一个不大的花盆里,看上去有些瘦弱,纤细的茎蔓伸展开来,上边挂着一朵含苞待放的浅红花蕾。 这种牵牛花,我们这里随处可见,爬满田间地头,开遍路边小径,出得门去,随手可得...

    叶剑秀 发表于 2016-10-02
  • 让心自由飞翔

    身体是行走的,心是飞翔的。行走需要时间,需要条件,需要体力,还有不可缺少的心动力。而心的飞翔,只有心自己来支配。我喜欢行走,我喜欢旅游,喜欢行走来实现自己所有的一切欲望。但我更喜欢心的飞翔,因为心是受自己支配的,同时她还会带我遨游我想去而...

    梓骁奶奶 发表于 2016-08-19
  • 路遇月光

    从共和到江门,三十公里,近一个小时。数里奔徙间,我们曾路遇很好的月光。 八月十五,自古以来的赏月好日子,到如今,当然已有些失掉了原味,专家们声称今晚八点是赏月的好时候,听者又几何反正我是未曾多在意。 然今晚,从共和返回时,还是有些不同。 连接...

    秋水丽竹 发表于 2016-07-08
  • 携一缕清风,独吟岁月

    年华匆匆,又添岁月,芳草几番春暮,少年青鬓如天杳。飞云冉冉,情怀渐变,凭寄晓风轻动,踏来镜里惊如许。丝丝银发又添,额头皱纹深陷。苍老了容颜,荡开了心际。连日之雨,忽而急骤,忽而淅沥,与春光撞了个满怀,微凉处,少许淡淡颦眉。旋看百花争艳,又...

    史忠和 发表于 2016-05-07
  • 老街

    上个星期天,我和妻结伴去泰州旅游。我们游览了梅园、桃园,乘游船观赏了凤城河两岸的美景,登临了望海楼。水乡泰州美! 此行给我印象深刻的还有那条泰州老街。 老街,顾名思义,就是很古老的街道,它是在遥远的历史中逐渐形成并保存至今的,它记录着在逝去...

    陶承良 发表于 2016-04-20
  • 春来碗底香

    一场春雨过后,风和日暖,正是挖野菜的好时候。 众野菜中,荠菜当属上品。小时候挖荠菜,喜欢在村里的稻场边缘上挖。经过一冬的冰冻,闲置的稻场又松又软,谷麦的糠灰早沤成土肥。所以,稻场边长出的荠菜又大嫩,细长的叶子绿生生的,清秀可人。挖完稻场边的...

    梁灵芝 发表于 2016-04-13
  • 鱼之祭

    你用生命的代价让我们明白:不自由,毋宁死。 题记 你只是一条极其普通的金鱼,粗看之下,与那种体扁嘴尖供人类熬汤的鲫鱼十分形似,仅仅因为体型更娇小,颜色更鲜红,脊背更凸起,尾鳍更飘逸一点,你被装进了水族箱,被人类升级为可资观赏的金鱼。尽管在令...

    木公 发表于 2016-03-30
  • 二月里的春风

    二月里的春风犹如一双温柔的手,从大地的身躯上缓缓的拂过,沉默了一个冬天的大地禁不住春风的抚摸,渐渐地从睡梦中醒来,每一寸肌肤都变得灵活起来,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生机与活力,泥土的馨香滋养着醉人的万紫千红,孕育着满目的绿意盎然,犹如绽放在大地...

    刘剑飞 发表于 2016-03-23
  • 春来了

    冲破去年严冬的围剿,生命的绿色却早已在地下破壳而出,昂扬而蓬勃。天空难得一见的清明,仿佛冬天里的所有寂静与故事此时已然缓慢苏醒。竹笋匿笑着,探头探脑,正等着春雷的召唤,快乐地拔节吧。白菜苔也窜出新芽,恣意地招摇着,那是生命悦动的手势,已然...

    张海潮 发表于 2016-03-23
  • 夜晚是我思想的时刻

    夜晚是我思想的时刻,不许白天的烦恼,白天的污浊,白天的争名夺利,再将我束缚。我该挣脱的,我该放弃的,我该洗净满脑子的千缠万绕的,统统排空掉,只剩下思想的芦苇,在心底摇曳。 穿行在下班的路上,后车座上放学的大孩子,麻雀一样的说话声,再加上寒风...

    王文静 发表于 2016-03-19
  • 老宅院,我的家园

    老家那地方石头多,院子围墙大多是用石头垒的,院子大门是用木棍、树枝做成的栅栏门,栅栏门上拴一只大铁铃铛,有人来了推栅栏门,大铁铃铛叮叮铛铛地响,主人便急忙迎岀来。乡里乡亲左邻右舍有事你帮我我帮你,闲了没事串个门儿唠唠嗑儿,家常话扯成串儿。...

    杨友 发表于 2016-03-18
  • 小区里的三棵树

    随着社会发展,人们越来越注重生活质量,其中包括对居住环境的讲究。我所居住的小区,就是一个绿化比较好的小区,概括地说是,春有花来秋有菊,夏有凉荫冬有梅。四季更换绿不换,俯拾皆是不同美。徜徉此中,尤其是夏日的傍晚,乐然陶醉。更容易想起那首着名...

    李光南 发表于 2016-03-14
  • 原野上的鲜花哪儿去了

    日前偷闲,翻阅本地文友赠阅的诗文小报,见到有我仰慕的林明章老先生在文章里对一首美国民歌的诗意解读。 这首民歌是李准先生在美国听到的一首民歌。歌词大意是,原野上的鲜花哪儿去了?鲜花被姑娘摘去了。美丽的姑娘到哪儿去了?姑娘被大兵带到军营里去了。...

    方龙彪 发表于 2016-03-13
  • 作家之梦

    一 我们没有理由选择,每个人都有梦,形色各异的梦,但归根结底毕竟是梦,所有的梦都应是寄寓着美好,所以梦字前面总是要加上一个幻字。这样的幻梦就像一枚坚硬的种子一样埋藏在我们的心里,等待着阳光、雨露和新鲜的空气,等待着花开遍野的春天,那是多么让...

    赵会喜 发表于 2016-03-10
  • 树的世界

    一 树的世界是个大世界。 陆地上遍布着各种各样的树,海水里也长着红树。大山里更有密密层层的大森林,遮云蔽日,让你不知东西南北。 树有灌木和乔木。乔木直插云天,气宇轩昂。灌木丛丛横生,从容淡静。树的世界,种类繁多,有科有属有种,数不胜数,比人类...

    游水方 发表于 2016-03-06
  • 听鸟

    春困不起,卧枕听鸟。窗外才晨曦一点,枝头已鸟鸣九层了。 家燕唧唧,百舌啾啾,棕背伯劳呼儿啵啵啵。喜鹊定是胖胖的那种,喳喳,喳喳,声音和身子一样拙一样重。麻雀可能在白日里过于贪耍了吧,此时还倦着呢,忽而一声,忽而又一声,心不在焉,犹如梦呓。在...

    姚大伟 发表于 2016-02-28
  • 承载

    儿时,邻居家院子里有棵松树,我家院子里有棵杨树。邻居家将松树砍了请来木匠做桌子,父亲也将院子里的杨树砍了做桌子。 两家桌子都做成了,用油漆一漆,都很美观,根本分不出哪个是杨木做的,哪个是松木做的。那年,粮食大丰收,为了防潮,邻居家将粮食装袋...

    杨进峰 发表于 2016-02-28
  • 年节里的记忆

    每到过年,被浓浓的年味包围时,被喜庆的氛围感染时,被鲜艳的中国红陶醉时,一幅幅久远而又温馨的画面就会从记忆深处走来,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年节里,最辛苦的应该是母亲,但不知为什么,关于年节的记忆却总是定格在父亲的身上。从我记事起,每年临近过年...

    发表于 2016-02-28
  • 当年山村杀年猪

    那时候我住的小村穷,穷得平日菜饭中少荤腥,但赶上过年谁家杀猪左邻右舍却都能解馋。杀猪当天,那气氛像办喜宴,亲朋好友都来帮忙吃肉。 记忆中的情景是这样的,清晨,几十户人家唯一的屠夫裹一身寒气进屋,主人家热情让座敬烟,女人毕恭毕敬捧上茶。屠夫咝...

    王贵宏 发表于 2016-02-27
  • 窗外的车流

    周末下班,突然心血来潮,走了几站路后,想坐一趟公共汽车,看看这个城市高峰期的车水马龙。 离开办公室,往江东大道上走,看见有一路公交车停靠在站台上,不想坐车,就沿着人行道往北走。拐弯往竹园路上走,那条路边是我曾经住过的小区,自然熟悉又亲切。满...

    方龙彪 发表于 2016-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