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葚熟了

    黄栗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又到了麦子成熟时节,我仿佛看到紫色桑葚在那油绿发亮的桑叶间微微颤悠,嗅到了清凉空气中弥漫着的香甜气息。 记得在老家屋后的河边有一排桑树,平时很不起眼,但到了春末夏初,桑树开始焕发勃勃生机,绿枝恣意、纵情地向高...

    徐新 发表于 2020-05-27
  • 赏月

    回农村生活,先生最担心的是水、电问题。毕竟,农村没有像城市那样分布周密的供水系统和供电系统。然而,回家后,先生发现,水、电都超过了他的预期。 过去,吃水是村子的一大难题。 村子没有井水,也没有自来水,有的是储存在水塘里的塘水。塘水,人、牛共...

    王朝书 发表于 2020-05-23
  • 去看一朵波斯菊

    夏天呼啸而至。 风衣换成短袖,衣柜挂满夏装,深色的包包也换成了跳跃的浅色,一切都应景。天南海北的朋友邀约,要来玩啊,我一一答应,要去要去!山里,海里,都在我的计划里!田园,林泉,等着我的笑语欢颜! 然而,还是一天到晚都在忙乱之中,不是在办公...

    高凌霞 发表于 2020-05-15
  • 海潮

    从我们村子向北走不到1公里,就是海边。那一湾蓝蓝的海水,是我回忆中最美丽的画面。小时候我经常在海边的草地上放牛,坐在大堤上看潮起潮落,看云卷云舒,心胸顿觉无比宽广。海水那有规律有节奏的起落,既带给人视觉美的享受,又让人感受到大自然雄浑和强大...

    庞祥艺 发表于 2020-04-30
  • 那一曲枫桥夜泊

    千般愁绪,万般失意,在缥缈的钟声余音里变成了一首诗。 暮秋,寒山寺外的梧桐渐被秋霜染黄,巴掌大的叶子瑟缩在秋风里,翩然而下,跌落在寂静的小径。 秋天,自古文人多愁绪。徜徉着斑斓秋景,仿佛看到张继,那素衣紧裹着的瘦削身体,掩饰不住巨大的愁绪。...

    刘福田 发表于 2020-04-25
  • 腊月做豆腐

    早年的乡村腊月,像极了一场大戏。这家杀猪、腌鱼,那户打糍粑、蒸馒头,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尽情演绎着年前的风情,而做豆腐又是其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折。 作为一年中的大事,农家做豆腐,下料是颇为精心的。从缸里搬出囤好的黄豆,细细拣去虫咬、变质的豆...

    杜学峰 发表于 2020-04-17
  • 渐行渐远的老灶台

    老灶台,那是乡村里不知留传了多少年的百姓做饭的锅台,所以许多人也叫:锅台;那是奏响锅碗瓢盆交响曲、吟唱柴米油盐灶房歌、伴奏咕哒、咕哒协奏曲的舞台;那是过去寻常百姓一日三餐离不了的简易厨房,那是连结飘零在外游子心中的一缕乡愁。 灶,火、土结构...

    江北乔木 发表于 2020-04-02
  • 秋日水边(三章)

    秋水素描 将冷吃到体内,以无所眷顾的脚步走向远方。爱,已冷凝,沉淀在河床,与砂石一起。 岸的宽度,由你决定。风静静地徘徊在你身边。我看到时空的远景下,你把影子映在云间,和鸟儿一起,向着远方张开翅膀。 草,尽量保留着绿意,和你的凝碧互渗互溶。这...

    孟令波 发表于 2020-03-30
  • 下午四点的阳光

    正是房价最贵时,也是最需要房子时,仓促之中,我们买到了这处坐东朝西的房子,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窝。唯一的缺点是,中午十二点,客厅暗暗的,心情也受到影响。 偶尔一次,下午四点有事回家。一推门,呀!满室的阳光!阳光洒在玻璃器皿和水晶吊灯上,折射出...

    宋红红 发表于 2020-03-25
  • 古代的村庄

    据说这个时代,传统农耕意义上的村庄,在大地的版图上,以风一般的速度正在消失。所以能够在古代的村庄里去梦游一遭,是一件很爽心的事。 古代的村庄,那些青山绿水间送来的滚滚氧气,还常把我的肺叶打开。 宋朝开封城附近有一个村庄,叫作柳村。柳村的树很...

    李晓 发表于 2020-03-18
  • 雪落山寨寂无声

    又一场鹅毛大雪,把故园的山山岭岭披上了银装,像母亲去世时那个风雪之夜,大地白茫茫一片。逝去的亲人,流逝的轻飘飘的时光,渐行渐远的尘封往事,就像眼前的大雪,悄然无声 母亲出生于大风堡山下的官田乡白果坝土家山寨,没有多少文化,受其父母指腹为婚,...

    黄玉才 发表于 2020-03-14
  • 浅秋

    季节的更替,似乎总在不经意间。只一个转身,秋,便轻轻浅浅,款款而来。深吸一口气,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夏花的气息。 漫步乡间小路,风,轻轻柔柔;云,淡淡悠悠。天空,不知何时变得空旷而高远。 银杏的叶子心事重重,面色凝重,似乎再有一滴雨,就会被压...

    徐晟 发表于 2020-03-07
  • 忧伤的栀子花

    漂泊半生,素喜绿植花草。 来吕梁入定后,秋深冬临,便网购回一瓶栀子花。 这是我第二次网购花儿了。依然是透明的有机玻璃瓶,优雅、简洁、丰润,栀子花虽然还没有开,但是叶子墨绿,叶面干净光亮,亭亭复亭亭,置于案头,俯仰间,不时入目,给人勃勃生机。...

    赤子 发表于 2020-03-03
  • 飞来的何首乌

    一棵何首乌莫名其妙地生长在了兰花盆里,而且是在兰花枯萎之后,从泥土和石罅中悄悄长出来的。起始,我以为是杂草,差一点将其芟除了。手下留情,纯属一念之差进一步,它没了;退一步,却迎来一个繁荣的小世界。当时为什么会迟疑了一下,我也说不清楚。就那...

    包光潜 发表于 2020-02-22
  • 红薯的叶与花

    红薯非常好成活,若是在阴天或者蒙蒙细雨飘洒之时种下,要不了几天,就会扯起碧绿的藤蔓,迅速覆盖了黄土田垄,田野里一片生机这是渭河流域关中平原最为美好的季节:小麦快要成熟了,摇起滚滚金色的波浪,鲜红的太阳跳荡在玉米青纱帐上,远处高大的白杨树朝...

    柏峰 发表于 2020-02-22
  • 生命的欢欣

    不知你是否有这样的体验:有时候,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欢欣似乎会无缘由的涌入你的心头,像一片微风拂来,如一缕幽光潜入,你的身心便霎时溶入在一种纯澈的欢欣中了。 比如现在,我和家人用过晚餐,收拾好碗筷桌椅,随着一切的停停当当,心情也被拾掇得舒舒齐...

    宓明道 发表于 2020-02-19
  • 梅花香深山

    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走进海洋山的深处。 隆冬时节,雪花已经飞舞过几次了。路旁残雪,山岭寂静。涧沟旁边,几棵高约两丈的大树,一片洁白。驻足,抬头,静看,洁白之中,原是树上的枝干上挂满了小小的白花,清新而典雅,纯真而奇香。与山岭上的光枝祼干,...

    邓成日 发表于 2020-02-13
  • 戏剧年华,英雄交响

    农历十月末,冬小麦播种完毕,青黄的麦苗挑着露水闲散的生长。太阳从河岸升起,照在垄上,香喷喷暖烘烘的有阳春的味道。 这时侯邻近的虞城,夏邑,商丘戏班子眺望芒砀,跑龙套似的紧锣密鼓了。先在四关城门和大隅口贴满告示:马金风一行携弟子将于某月日登陆...

    野老长歌 发表于 2020-02-11
  • 新春里的遐想

    轻轻一挥手,便送走了寒冬,春天的脚步接踵而至。此刻,我跟大家一样,将自己完全置身于这新春的喜悦里。 面对扑面而来的春风,面对蒸蒸日上的人民生活,面对一张张写满了幸福的笑脸,我不禁思潮澎湃,遐想翩翩 时间,总是在指尖悄然逝去。当我还沉浸在2019...

    罗文博 发表于 2020-02-06
  • 踏花归去香满袖

    从我的住所到工作间是一条玉兰花短道。玉兰是一种芬芳的花。五月,玉兰花季,院子里飘起了游丝般的玉兰花香,涤荡着我们长久积尘的肺腑。 玉兰是一种旋开旋谢的花儿,没几天,院子里就落英遍地了。玉兰花瓣是优美的细长条形,洁白如玉,刚落到地面还是新鲜滋...

    苏会玲 发表于 2020-01-20
  • 湿漉漉的乡愁

    各种嘈杂声捣碎夜的宁静,寒风如盗梦者,躲在窗台下面,几只野猫上蹿下跳,把我的心湖搅得难以平静。嘴唇干裂,感觉在冒青烟,体内的水分被白天的奔波和夜晚的失眠抽去。目光向北,再向北,如鱼儿般游进那片一望无际且亮汪汪的高原水乡,我的眼角不断滴落乡...

    何永飞 发表于 2020-01-17
  • 草木如诗

    去郊外看一位朋友,车行在阔静的公路上,阳光像碎金子一样泼洒在山川大地上,暖融融的,懒洋洋的。车窗开了一点,有清风跑进来,逗弄着人的脸颊,头发,和心怀。痒痒的,直牵惹起一怀诗情来。 先生最有兴致,摇头晃脑,像旧时的老夫子,抑扬顿挫,撰改起海子...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01-16
  • 大山深处的村庄

    一 身居闹市,常常使我想起武夷山坳里那宁静的小山村。几栋木瓦屋散落在山坡上,四周山峦起伏,翠竹连绵。这里山路十八弯,水路九连环,是竹子的海洋,连史纸的故乡。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宁静如一泓碧水,微风吹过,竹枝掀起阵阵波涛。 城市是流动的风景,...

    杜维民 发表于 2020-01-13
  • 小巷

    小巷,我也模糊了,似乎是没有封堵的胡同,或许是直率的小路,我也说不清楚,只记得它很长,很长,我也走了很远,很远。 某天,我已经不记得日子了,只记得那天是中午时刻,阳光很刺眼。 草尖挂着未被阳光赤化的露珠,晶莹剔透,风儿吹过,摇摇欲坠。眼看着...

    子陨 发表于 2020-01-13
  • 村庄的标点

    鸟儿是天空的标点,标注在村庄辽阔的大地之上,在四季轮回里,构筑起村庄灿烂迷人的诗篇。 春天,燕子是最先从南方飞回来的标点,它们长途跋涉,日夜兼程,带着方言,途经茫茫山水,将江南水乡的氤氲春色带回我的村庄。之后,就在各家各户向阳的屋檐上筑巢做...

    任随平 发表于 2020-01-11
  • 泪光里的故园

    在光阴的流转里,窗外的菊花又染秋凉。秋风萧瑟的夜晚,一轮明月照亮泛黄的往事。我把自己写回童年,写回我今生最温馨的家园我的祖父母生活了一辈子的农家小院里。 泪光漫漶里,我用心构勒着写意亘古乡韵的缕缕炊烟。老人、老屋、老树、老牛、石磨都在时光里...

    时磊英 发表于 2020-01-08
  • 雕刻灵秀的心

    若可,空闲之余,愿枕上诗书,将一卷一卷的灵秀雕刻于心。而后,在书香飘逸的寒舍写一帧春风化雨,让它再化为盈盈袖间隽永的墨香。 在绿意染上了南山之际,在晨光爬上了窗楣之际,在虫鸣渗入了流光之际,不妨捧一卷书。那卷漾着墨香的书,也许带着一丝遥远的...

    饶尧 发表于 2020-01-05
  • 午梦长

    午睡,似乎是中国人特有的习惯,且自古已然。长夏漫漫,中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高悬于天空,空气在霍霍地燃烧。气温灼人,香汗涔涔,难以出门,更难于工作;于是,便只好午睡,以此消夏。 因此,白居易就在诗中写道:不作午时眠,日常安可度?这一问,实在...

    路来森 发表于 2020-01-03
  • 微笑漫谈

    微笑,一种容貌;微笑,一种态度;微笑,一种素质;微笑,一种修养。微笑是最好的名片,微笑是最好的广告。微笑是心灵的最美窗口,微笑是社会的高度文明;微笑是通过成功的坦途,微笑是改变世界的法宝。 微笑平静,微笑无声,微笑亲切,微笑从容。微笑是心态...

    赵月明 发表于 2019-12-30
  • 蒜的境界

    一季山水是迷人的,餐桌也是如此丰富。 菜篮子里,有黄瓜、刀豆、茄子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杂鱼,它们都要用到蒜,用蒜来调味道。 有了蒜的菜肴,味道更丰富。 蒜有好脾气,也很随和,尤其跟鲜味融合,遮盖去什么,让另一部分充分显现。 比如,烧小杂鱼,蒜抑其...

    王太生 发表于 2019-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