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缕茶香染流年

    一股清澈的热流撞击着透明的玻璃壁,旋即弹溅回来,裂成晶亮的若干股,把杯底几枚黛绿干枯的茎叶卷入怀中,渗透、浸润,不一会儿,干瘪的叶片魔术般舒展开身子,颜色也一点点向灰绿过渡,直至鲜嫩如初生。香味也凝结成汽柱袅娜地升起,打湿凑近的鼻孔和眼睛...

    彭晃 发表于 2021-05-15
  • 读春

    今年看到春的第一眼,是在西九华山。我和几个朋友摩挲春的封面。微凉的风为春山裹了一层覆膜,满眼是朦胧的、灰灰的底色,只偶尔一点晶亮,是她们捧在手上的一朵荠菜花儿。仅是这一朵,就让我们惊喜,春,醒了;春,来了。 掀开扉页,是在下一个周末,我们在...

    徐贺仁 发表于 2021-05-11
  • 聆听钟声

    迎接新年,聆听钟声,那扩散的声波犹如一圈圈年轮,把无尽的岁月沧桑包裹在历史与现实之中。 钟声,神圣、雄浑、绵长,震撼人心。我在欧亨利的《警察与赞美诗》里读到过这样的钟声,那个小偷索比不是被警察驯服的,而是被教堂的钟声所感化。教堂里响起悠扬的...

    张春波 发表于 2021-05-05
  • 夏日·稻花鱼香

    夏日,稻田微黄、谷穗飘香,正是稻花鱼最多的时节。家乡的稻花鱼,其实就是鲤鱼、塘塞鱼和跳坡鱼。由于生长在水田中,以稻花为食而得名。 我的家乡,地处海岛琼西南。那里气候温润,水土肥美,大小河流、沟渠纵横,稻田密布,正适宜野生稻花鱼。 记得小时候...

    曾洁 发表于 2021-04-22
  • 艾草飘香

    五月五,是端阳。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洒白糖,龙舟下水喜洋洋。每年的农历五月初五,是我国传统的端午节,这一天人们除了赛龙舟、吃粽子、喝雄黄酒外,还要去采艾草,插于门楣上。而我却对插艾草这一习俗情有独钟,那一缕袅袅清香的温馨味道,好像母亲...

    钟芳 发表于 2021-04-19
  • 赏雪的曼妙

    天气阴冷,雪花如约而至。 起先阴霾几天,北风更冷了,似乎这一切都是在为雪花的到来吹响号角。天刚亮的时候,你拉开窗帘,窗外一片银装素裹,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冰天雪地。来,赏雪吧! 你和我并肩坐在乡下屋顶的平台上,尽管有些寒冷,可是你看,雪花飞舞...

    王南海 发表于 2021-03-20
  • 静听夜雨

    喜欢雨,更喜欢在静静的夜晚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虽然小时候听雨,我不在 歌楼, 也没有红烛和罗帐,但年少总是一样不识愁滋味,所以童年时的雨,带给我的,是好奇,是欢乐,是希望。 还记得,那时候,总是盼望下雨。因为雨就像个神奇的魔术...

    谭敏利 发表于 2021-03-12
  • 夏满芒夏暑相连

    夏天是一个多么可恶的季节啊,我躺在床上愤愤地想着,床褥而上天花板而下的空气纹丝不动,仿佛时间凝滞在了这一刻,只有额头上滚动的汗珠能证明秒针在滴答作响。 可是夏天又是多么的可爱...

    黄哲凝 发表于 2021-02-06
  • 神秘彼岸花

    认识彼岸花的时候孩子还小,周末要送孩子去城区上琴课,初秋骑电瓶车看风景是很惬意的事。学府路一带的绿化非常好,春有樱花海棠,夏有紫薇葱兰,两边的梧桐、红叶石楠、红叶李更是锦上添花。 有一天发现,在行道树下草地中,忽然就长出一种非常奇怪的花,记...

    李军 发表于 2021-02-01
  • 满城飞絮泡桐花

    周末去外地踏青,见到一处柏油路两边,一排排高大的泡桐,两边张开的枝条上,那些花絮如降落伞,在半空漫天飞舞着,不禁我就想到故乡的泡桐。 故乡在小县城,一条主街,两条岔街,路两边全是泡桐。小县城的人都喜欢泡桐,因为它长得快,又长得高,那巨大的叶...

    游黄河 发表于 2021-01-26
  • 书生宁静

    每个人看书的目的,大概都不尽相同。 常看到有人捧着厚厚的《厚黑学》,希望能练就皮厚腹黑的本事;也看到有人对成功秘诀之类的书特别着迷,总觉得看了这类书,自己跻身高大上的几率就高了许多;也有人为了升学就业而抱书苦读,希望从中获取功名利禄。 可对...

    佚名 发表于 2021-01-10
  • 岁末,雪伴钟声

    清晨一场雪花飘然而下,轻轻地,静静地,落在睫毛,落在眉梢,落在古寺院内,落在萧瑟的枝头,也落在了我的心中。这场初遇的雪景,将大地变得一片的洁白,干净,胸中那一抹青涩的情思也溢满了心湖。 漫步于古寺院内,那黄墙黑瓦,朱漆大门,仿佛存积了无数的...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2-29
  • 卖年鱼

    夜幕垂帘,夕阳刚刚隐退,父亲便拿起锄头和长钩去屋下面的池塘敲塞在塘口竹根上的木塞。 水冰冷刺骨,尽管父亲小心翼翼地不让池塘的水漫过雨衣雨靴,但还是打湿了衣服,漫进了靴子里。第二天,天刚泛起鱼肚白,母亲便挨个叫我们起床捉鱼,趁大过年这几天捞去...

    陈罡元 发表于 2020-12-25
  • 小小快乐

    没养过水仙,赶集时碰到卖水仙的,朴实而热情,一时兴起,就买了三个水仙球。水仙球底部裹着厚厚的泥,干巴巴的。卖水仙的告诉我,泥巴用水冲一下就干净了,再放在清水里,很好养的。 回家后我把水仙洗净了,却发现有一层紫褐色的干皮不知要不要去掉。犹豫了...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12-15
  • 掀起春天的盖头

    这个春天的第一缕风为谁而舞?我在风中怀念一场雪、一支歌、一个人,我在风中背诵一帧梦、一杯酒、一掌温。 红梅嫣嫣里,腊月宛若一根悠长的导信儿,只一声脆响,便引爆了故乡压抑了一年的呼唤。归乡的脚步似笃实的鼓点,在父母和妻儿的梦中、耳畔与心头响起...

    孙成栋 发表于 2020-12-14
  • 最忆儿时老冰棍

    盛夏,看见孩子们吃着各种冷饮和冰淇淋的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童年吃冰棍儿的往事来。 那时候吃冰棍儿算是我们夏日里觉得最幸福、最奢侈的事了。由于当时家里不富裕,我们为了能吃上冰棍可谓绞尽脑汁,除了父母给的一点极少的零花钱外,我们主要靠上山...

    龚德位 发表于 2020-11-28
  • 吾心安处是故乡

    朋友远足去了西藏,探访文成公主的遗迹,朋友圈里布达拉宫夜色下透出童话般的温柔与恬淡,她感叹道:天下没有远方,人间皆为故乡。那时夜色如水,她的心应该可以安睡。 很想去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譬如西藏。景色美到极致,人们简单的活着,怡然自乐,不知...

    付增战 发表于 2020-11-08
  • 给故去的废墟,匹配一段新时光

    一半明媚,一半暗凉。迎着太阳的一面,亮、热、喧、闹;背阴的一面,冷、静、凉、黯。 这个季节的光与影,最为分明。特别是在暮色四起之前,光线如一把锐的刀,割开了昏晓。我的瞳孔,一会儿缩小一会儿放大,在快速切换之间,视网膜上印下了这个城市或新或老...

    合肥宫礼 发表于 2020-10-30
  • 春的消息

    一 春是怎么来的?是一声声爆竹炸开的,还是一副副春联牵来的?抑或,是打着星星般的红灯笼,走街串巷蹓跶着来的。 春的第一朵花是什么?是金黄的迎春吗?喇叭状的花朵多像一支支欢快的唢呐,是它,将春姑娘吹吹打打送进洞房。 春花是什么?是雪吗?当六角形...

    牛勃 发表于 2020-10-21
  • 麦子回家

    六月,南风给漫山遍野涂上了摄人心魄的金黄,一株株籽粒饱满的麦子,热切地期待,期待跟随农人疲惫的身子,一起回家。 天色未明,父亲就披着月色,和镰刀一起下地,露水泅湿了他粗重的呼吸,他双膝匍匐于地,朝觐般的虔诚与郑重。父亲的手臂,轮成阔大的半圆...

    布衣 发表于 2020-10-14
  • 冬月往事忆深深

    冬月里,乡下苦寒,冰天雪地像封闭了的世界,但封闭不住孩子们躁动的内心那些儿时的冬月往事恍若在眼前。 巷道的路,结了冰,湿滑湿滑的。大人走起来蹑手蹑脚,我们全然不顾,一路借势滑行,哧溜一声跌倒下去,接地的却是厚厚臃肿的棉裤,没有一点疼,就先自...

    宜苏子 发表于 2020-09-18
  • 后街的温暖记忆

    幼时,从庄里走过一片庄稼地,沿着柏油马路一直向西,约莫三四公里,便是后街。 灰砖红瓦的房,站成两排,似张开的臂弯,每天都在充满热情地接纳四方来客。那些高耸的电线杆子,五花八门的广告,蛛网般的电线,房脊上昂首的石兽、生动的木鸟,天空的歌哨,背...

    陈重阳 发表于 2020-09-08
  • 彩虹桥边的老人

    经过一阵子的寒冷之后,小城的雪,终于在夜晚落了下来。厚厚的积雪一夜之间,覆盖了小城。走在焕然一新的街道上,我小心翼翼,怕踏下的每一个脚印,会弄疼路上的积雪。 有雪的早晨,小城显得很文静,没有过多的喧哗声,没有车辆从身边急速驶过的刹车声,折多...

    雍措 发表于 2020-09-06
  • 老家的门槛

    我记事的时候,我们家已从老家搬了出来,但离得并不远,只隔几户人家。所以,我每天都要到老家去玩,因为老家的人多,我可以与兄弟们嬉闹。 不过,我每次跑着去老家的时候,老是吃老家那道门槛的亏。当时对我来说,它还是比较高大的,而且非常厚重结实,其原...

    赵文忠 发表于 2020-08-22
  • 落叶的依恋

    秋风起,秋叶落。 当满眼的绿色被秋风扫过后,那些漫天飘零的叶子,却显示出了生命的本真。蓦然间,一向自恃心地坚硬的我,总会被这些落叶感动,感动于它们不屈不挠的枯竭。小时候扫落叶的情景,也会情不自禁浮现在眼前。 小时候,家家做饭、取暖都要依靠农...

    张建强 发表于 2020-08-17
  • 当年寒窗苦

    北风萧萧,住在暖气房里的孩子,是多么幸福啊!他们断然不知道季节的寒冷,对肉身凡胎无情的鞭笞与考验。 幼时的冬天是多么漫长,长得像一个世纪。旷野的风就如无数把利刃,在我求学的路上劈头盖脸地杀伐着,围追着,堵截着,仿佛要把我消灭。我就像秋天里的...

    宜苏子 发表于 2020-08-07
  • 烟叶里的情感印记

    深秋季节,回了一趟老家。自从父母去世后我就很少回老家了,可能是不愿感受庭院里的杂草和已带锈迹的门锁带给我的凄凉吧。 打开车门,脚还未着地,从村头烟炕里飘来的缕缕炕烟时特有的那种气味就钻进了我的肺里,这,就是在城市里闻不到的家乡气味!恍惚中,...

    杜宏昌 发表于 2020-07-24
  • 知暑不知热

    现在,依然还眷恋那段知暑不知热的少年时光,也只能眷恋了,尤其是待在空调房,看着窗外白花花的阳光,钢蓝色的流岚。 少年不知愁滋味,亦不知热滋味。夏天,似乎包裹着无限的美味与乐趣,逗引着少年一颗好奇的心,吊足了他的胃口,吸引着他一路走进它,却把...

    马浩 发表于 2020-07-19
  • 异木棉

    初冬时节,纪念公园的异木棉花开了!那一树树的粉红,把璀璨写满枝头,它尽情地释放与燃烧生命的激情与美好。 在这异木棉花开的季节里,半岛的太阳也收敛了它的猛烈,只把柔情与温暖赐予这片温情的大地。 本已到了北风肆虐,落叶萧瑟,百花凋零的季节,而这...

    郑月娟 发表于 2020-07-08
  • 雪落北山

    回到老家北山的日子,正落着雪。 北山宁静。没有风,云天迷雾,窗外一片白皑皑。眼前的山岭被白雪包裹着,看不出山崖的模样,树木银装素裹,好像节日的圣诞树。村庄静谧,只听得门前的小河在流动,发出汩汩的声响。 通往村庄的一条小路,被一群刚刚放学的孩...

    任文 发表于 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