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是最疼的乡愁

作者: 多梦的江南 2016年04月13日伤感散文诗

土里来,土里去。
土里刨食的祖先,懂得土地的金贵,节俭了一生。
走的时候,找块不长庄稼的地方,把自己埋起来。
一口薄棺,一抔黄土,已心满意足。

善良的祖先,蜗居在僻静荒凉的地方,山陡路窄。
想念故土,想念子孙,却不忍心打扰。
想急了,匆匆忙忙地托个梦,醒来就走。
羞愧的后人,从四面八方赶回,寻根问祖,长跪不起。
一年一次,子孙的血脉总会胀痛一回,清明是最疼的乡愁。

每年四月,草长得特别快,没几天就高过了一个节气。
一页日历渐渐变绿时,草就长进心里了,一扯,痛彻心腑。
隔着时光的泥土,以一壶老酒作开场白,与祖先对饮。不谈生死,不谈苦难。
只同亲近的人,咸一句,淡一句,痛痛快快地叙家常。
清明雨,在一首古诗中犹豫着,像含在眼里的泪,说下就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诗歌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诗歌鉴赏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