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的诗 / 关于乌鸦的诗

  • 南太行的乌鸦

    一大早,它们就叫着,嘎嘎地叫。 在高空中盘旋,划出一个个大圈,一会儿 突然折返,似乎是回马一枪。 叫声更响了,柿树林的上方,有一只 已经飞过了对面的山脊。 柿子还在...

  • 白颈乌鸦

    兴许某个大雪漫飞的夜 它飞过了一片田野 把浓墨般的夜色 染遍了全身 再把一抹残雪 印在了燕尾服上 它骨子里有一种孤傲 所以每走一步 都会仔细掂量 从容不迫,昂首挺胸 伴随...

  • 雪地上的乌鸦

    高速公路有着让人放心的一线黑色 无边无际的白有着深厚的冷 不远处的几只乌鸦在雪上移动 它们的黑,灯一样刺眼 隔着一台轿车,隔着冷和热 我看不见乌鸦的小脚印 不知道它们...

  • 十恶的恶魔

    不同异常的气味 在河南油田上空悬...

  • 黄昏的乌鸦

    下班了 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 后来,找了个被推土机咬了一半的山坡 坐了坐 乱石如大地破碎的骨头 野草在其间生长 人不过是另一块土里的野草 这点我从不怀疑 坐得无趣了 到双...

  • 平原上

    春雨后,村外的墓地 散发出热气 死了的人好像在做深呼吸 胡杨树叶抖抖簌簌地 招来远近的乌鸦。平原上雨水多 只有那里地势高一些 死了的人才不至于泡在水里 乌鸦们每呱一次...

  • 下午时光

    我在寒风中急速行走 三只乌鸦从空中飞落 我惊为三片黑色的枯叶。 它们的黑是真正的黑 穿正装的人在下午 总有急切的紧张感 向春天飞去的鸟不喝下午茶 它们背负着阳光,要送...

  • 梦中,时光在梦醒后变焦

    今日是腊八,祭祖的时间又到了 这几天经常做着同样一个梦 我和弟弟驾车走在回乡的路上 两侧是高高的古树、白杨 四野苍茫,所有的枝条 都被霜雪包裹 这路是白色的,坚硬而平...

  • 乌鸦的红豆

    乌鸦的红豆 我不是十分喜爱红豆 是不喜欢它的花语意义 它怎么就相思了 似乎别的花果就不怎么相思 到了冬天就不一样 雪里霜里,它依旧缠绵于母树 流连母亲的情爱 这个惹你刮...

  • 雪中的乌鸦

    没有怨恨,一动不动 心甘情愿被雪锁住翅膀 覆盖眼睛 越来越沉。一动不动 既然内心的白无法温暖 就让外表的黑囚禁 让最后一片雪花 压弯脊梁。一动不动 也算是给以往所有闪过...

  • 我悲愤的火焰只有一只乌鸦飞得高度

    如果我悲愤了,原谅我。 我悲愤的火焰只有一只乌鸦飞得高度,瞬间熄灭。 火焰烧毁一些理智下的经典。他们,一直就在颂读。而且一直只用一种腔调。 很多鲜美开始发霉吐出黑...

  • 潜在漆黑的白,白的漆黑

    一片落叶,羽毛,轻,飘飘,样子有些沉重 喔,眼泪流成了河,向东 九月,比菊花还瘦 十月,四肢无力 十一月,不成样子 一只乌鸦,舞步,旧,练习孔雀开屏 嘴唇不着边际,京...

  • 快乐

    乌鸦偷走了我的雪。这个冬天 我会在干枯和寒冷中烦躁 我要雪。我的雪 被乌鸦诱惑蹂躏在灵魂偏西 没有心脏的冬天 我不快乐,我知道 很多人不快乐,我不知道 很多人掩藏了快...

  • 冬日

    海鸟已离去。白了头的天空 在合拢。有人准备好漩涡 有人撕破乌鸦的翅膀 无精打采的海,不再咆哮 浪花试探自己的身份,枯死的船 是这个冬日腐朽的树干 没有人见过抱团的沙。...

  • 乌鸦

    占领一座寺庙,沾惹神秘气息 获得了圣坛,具有美妙的名字 从此,羽毛没有黑夜的黑 叫声也没有悲伤的语调 独守着寺庙每一道门槛 香炉里各式各样的香火 乌鸦拍打着黑暗的翅膀...

  • 明月之约

    清晨向我走来 启奏叶笛,神态含蓄 站在初春爱恋的码头 劝告衣不蔽体的流水 回心转意 中午向我走来 雨云摊开无字天书 想读懂它背后长夏的多情 除非你拥有 橱窗玻璃的眼睛 黄...

  • 恩和的乌鸦

    迷离的黄昏 为一切都涂抹上一层凝重的 背景: 而我在此时归来 如回到家乡 回到命定的那块长眠之地 而乌鸦们 排着整齐的行列 在迎接我 如同一种仪式 庄重得令我沉默不语 如...

  • 就算像鬼一样爬进它的窗口

    主观臆断,歧视偏见 祸及人类自身,也殃及大千鸟类 本属同科,同样清丽的高亢音 出自喜鹊喜事将近 我不明白 何以出自乌鸦则要晦气倒霉? 乌鸦嘴?反衬的哲学释义被忽略 这...

  • 来自白色地狱的笑声

    雪花在给乌鸦诉说接近美丽的规则 想抓住自己梦想的大小麻雀 在发笑 笑雪花无知 笑乌鸦愚蠢 笑世界的狭小与太阳的卑鄙 乌鸦忍不住也笑了 雪花职业性地给两只乌鸦两个嘴巴 大...

  • 这个世界,我总是写到鸽子

    我总是写到鸽子 写到它们的眼睛和羽毛 用诗歌,而不是用散文 或许它们的谦卑适合分行的文体 告一段落,或重新开始 城市的黄昏 是理想的黄昏吗 穿越时代的鸽子 是不是带着我...

  • 熟识的陌生小城

    在这陌生的北国小城,即便是节日,人群中也没有嘈杂、纷乱。无论是大街、楼区、陋巷,无论在商场,市廛,或公园。 但是,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每个人的面庞上,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