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思偶拾

    窗户 能够挡住隐私 也能透露秘密 墙 隔离外界的同时 也隔离了自我 夜空 黑暗使你的胸襟变得 比白天更博大 春雷 你从哪里走过 哪里便不再沉默 昙花 懂得孕育的艰难 所以绽放的一霎那 便将最美的形象 留给人间 山溪 山溪,干涸了 秋风已和她吻别 琴,不再弹响...

    卢兆盛 发表于 2020-05-23
  • 百年后,我仍然是融进这土地里的一粒尘埃一块泥

    我是一匹马儿 是来自那辽阔无垠绿绿的草原 还是徐悲鸿画卷里奔放不羁的蹄音 抑或,我是驰骋疆场所向披靡的一骑战神 我不确定 我是一抹色彩 是来自青花瓷转世轮回岁月未老的容颜 还是莫高窟壁画中飞天起舞的绚彩斑斓 抑或,我是沿着丝绸之路延绵起伏的姹紫嫣...

    梅花落了梅子黄 发表于 2020-05-08
  • 我离你们,越来越近

    我越来越像你们 像母亲的脾气 像父亲的隐忍 我开始像你们一样热爱生命 我也开始像你们一样擅长于把委屈埋进心底 而我,曾经是多么任性,多么不屑 也是多么抵触 当我对孩子的唠叨是你们过去的声音 当我对人生的苦恼是你们过去的忧心 当我对明天的向往是你们过...

    梅花落了梅子黄 发表于 2020-05-08
  • 那些下雨天

    小时候 常常在雨中玩耍 把快乐寄于水中 在那个时候 你紧紧地跟在我身后 沉淀出所有的昨日 长大后 每个下雨天 总是淋湿了眼眸 我终于明白 原来淋雨 有快乐也有忧伤 在雨中漫步 不再让雨水沾上脸庞 使回首落在眼前 天空的泪滴终将逝去 我还在儿时的梦中 不离不...

    蓝翎 发表于 2020-05-02
  • 清明时节

    每年的清明节,都会有一场唐朝的细雨, 淋湿南方的大街小巷,淋湿杏花村粉嫩的春色; 每年的清明节,都会有几声布谷鸟的啼鸣, 回荡在北方的山岭沟壑,召唤着一个个漂泊的游子。 不管你前行的脚步有多匆忙,和故乡的距离有多遥远, 总会有一根长长的风筝线,...

    崔云琴 发表于 2020-04-03
  • 遨游九天,俯瞰九州

    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北国雪飘正寒,南国梅花正香 九州红旗飘扬,四海群英汇聚 我是一颗南方的尘土 随狂风遨游九天 飘过青藏高原的公路旁 看过牦牛成群吃草 飘过南海上空, 听过高效率工作的工厂 看过横跨大海的桥梁,驶向深蓝的航母 高耸入云的建筑中间车...

    杰萨·云亦 发表于 2020-03-27
  • 静归,启程

    阳光打在桃木凳上 坐在屋檐下 看着春花 望着跟前的红砖墙 待一缕细风 将那春花吹来 坐在墙下的阴影里 避一避那刺眼的日光 就这么坐着 等杏花飞到我的手上 睁眼看看满树的绿叶 该启程了 配着竹剑 提一壶杏花好酒 倒在那青黄的沙砾上 走过这片荒芜 闻一抹熟悉...

    温江 发表于 2020-03-13
  • 高墙内的无名英雄

    2020年冬天 热闹的中国大地 流行一个灰暗的童话 南方的风景隔离了江山如画 北国的冰雪失去往日的优雅 一场罕见的瘟疫 携带恐惧的死亡气息 骤然袭扰了神州大地 瘟疫所到之处,万物顿失生机 神州生灵涂炭,疫区哀嚎遍地 就连春风永远吹不到的高墙 铁狱,也遭遇...

    王新火 发表于 2020-02-29
  • 武汉 我每天都被你感动

    自从关注逆行者的匆匆行踪 武汉就一直装在我心中 每天的故事一宗接着一宗 无时无刻不把我心灵振动 我看到了不论是年少的幼童 还是八十多岁的老翁 不管是白衣战士在前冲锋 还是普通民众宅在家中 他们怀揣不变的初衷 一腔腔热血满胸 虽然肩负的担子沉重 个个依...

    增广贤文 发表于 2020-02-29
  • 我的城市,有一个老人没戴口罩

    他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注视着城市的静 往日的繁华,被一块白布遮挡 老人从对面百货大楼上的荧屏 得知,他所熟悉的大地上的人民 正在展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他深知这个民族的伟大和不屈不饶 当看到荧屏上早春的一枝红梅 老人欣慰的笑了 老人是民主革命的先行者...

    袁广衡 发表于 2020-02-20
  • 有一种爱叫善良

    如果世间有菩萨 那一定是最善良的人 把苦难接过来 扛在肩上 把伤害抢过来 压在背上 双手合十啊 装着众生的悲伤 苦与痛只有自己知道 悲天悯人的不是上帝 世间只有经历和体会疼痛的人 才懂得珍惜与渴望 那个知道疼的人就是菩萨 你看一眼非典心颤了 你见到地震...

    许金广 发表于 2020-02-18
  • 这一夜,特别安静

    这一夜,特别安静 静得心跳都加快了许多 一直不敢发声 恐怕惊动了正在全力抢救中的眼科医生 这位眼科医生 在一个月前,说了真话 说的却是呼吸内科的事 说的是新型典型不确定肺炎的事 说的是关乎众生生命攸关的事 真话啊!字字句句 全是凭一个职业医生的良知...

    秋千 发表于 2020-02-09
  • 立春日 致太阳

    太阳满嘴堆笑,一脸谄媚地来了。 像犯下什么大错似的,等候我们原谅,等候我们发落;也像亏欠我们太多,深怕我们朝她发火 是的,去年入冬以来,太阳你说,你露了几回脸,欠我们多少笑容,欠我们多少吨温暖? 阴雨绵绵,给我们出行带来多少麻烦,多少潮湿,我...

    潘志远 发表于 2020-02-08
  • 以平安的名义

    公元2020年1月23日10时,大武汉封城了!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一座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采取最严厉的封禁措施。九省通衢之都,由此进入暂时的相对静止状态 就在这一刻,偌大的省城武汉充满难言的悲壮。 此时我忽然意识到,我所在的美丽而繁华的江城, 当下...

    霍才元 发表于 2020-02-06
  • 正月断想

    终南山边的风总是摇摇摆摆 到了晚上,就从阳台外消失了 这风儿怎么和我一样,总欲言又止 莫不是它也丢失了一些记忆 除夕无团圆,正月里不出门 全靠一只口罩来抵挡病毒的侵袭 真的不够受用。我过多的向往 被无数黑色的颗粒所迷惑 变成手机屏幕里跳跃而出的一...

    路男 发表于 2020-02-05
  • 出于黑暗

    置身于永恒的无声的黑暗; 空洞的眸子没有点滴色彩; 扭曲的不止四肢还有整个世界; 死神遗弃的黑色镰刀却在散发炫烂的光芒; 曼陀罗的种子扎根在这腐烂的尸体中急切地汲取着一切; 慢慢地 慢慢地 花开无声,时空静止 静止不动的还有早已绝望而无可奈何的呻...

    露凝霜 发表于 2020-01-23
  • 忍冬

    这就是一朵朵沦陷了的公主。 妹子啊,于你而言,大隐隐于山山岭岭、旮旮旯旯。 谁知道你是一位流落民间的宫廷美女? 披着金戴着银,却能把自己交给贫瘠,交给荒凉,交给冬天。 从此,隐姓埋名,一切都与繁华了无瓜葛。 从此,再也没有人将你与荷花和桂花相提...

    李佑启 发表于 2020-01-20
  • 妈妈

    妈妈: 刚聊着天, 妈妈就睡着了, 她太累了, 背负着太多太多。 小时候, 妈妈的累, 是培养我们, 是一顿美味的饭菜。 长大了, 妈妈的累, 是操心我们, 是那永远的牵挂。 到如今, 妈妈的累, 竟然是身体的疲劳, 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风云 发表于 2020-01-15
  • 2019年的最后一天

    2019年的最后一天,很冷 我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步行 上班。赭山大街两侧的林荫路 很寂寞,只剩两排光秃秃的 白杨树,在瑟瑟寒风中打着哆嗦 我喜欢这个季节的龙盘山 素面朝天的模样,真实自然 不矫揉造作。收敛起 所有的张狂,与天地万物 坦诚相见,展示一个...

    叶冬一轩 发表于 2020-01-01
  • 百里秦淮咏乡愁

    百里秦淮咏乡愁 句容宝华山的源头 名分是乾隆爷御笔亲授 溧水东庐山的源头 山寺的钟声就在身旁伴奏 蜿蜒而下两条秦淮水龙 在江宁方山欢乐聚首 戏过玉玺天印之后 合二为一直奔古都帝王洲 谁知一不小心,湿润了 俞平伯和朱自清的笔头 从此《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张泰霖 发表于 2019-12-29
  • 岁末,看一看幸福的模样

    打开一扇窗,或者干脆踏进清幽小径 在东方欲晓的霜晨 清冽的寒风在洁白的草皮上流淌 广场那边,霜白弹奏一首波动的晨曲 空寂无人 一行行进的足印诉说着又一岁的跋涉 摇曳轻语的瘦枝 萌动白绒绒的嫩须 呈现娇嫩粉白的面容 远山安静在靛蓝的天空下 只有年轻男...

    霜剑 发表于 2019-12-16
  • 满月

    满月悠闲地坐在 阁楼拐角的阴暗里 悄悄窥视着 人间光源的秘密 12月的风憋着 青春的荷尔蒙使劲 吹个不停。它在 匆匆追赶着 心爱的彩云的行踪 接到请柬的星星们 正在开怀畅饮 八月的桂花美酒 一个个醉倒在广寒宫 灯光逼退了月亮 攻陷并占领了 城市里的所有街道...

    王新火 发表于 2019-12-14
  • 冬至

    时间突然慢了下来 传来寒风呼唤太阳的声音 北半球寂寥的天空里 到处响起应答声 触及冬天心灵的这一天 我们可以不谈事业 我们可以不谈爱情 但我们会谈起老屋里的母亲 在热气腾腾的锅沿边 下着亲手包的饺子 我相信思念已经煮熟 我相信亲情已经发酵 我相信总有...

    谢观荣 发表于 2019-12-11
  • 背后

    星辰的背后是黑夜 巅峰的背后是深渊 乌云的背后是闪电 风暴的背后是彩虹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黑夜的尽头就是黎明 可是我怕等不到黎明 就像一颗流星灿烂地陨落 曙光破晓 我也只是湿地娇嫩的草丛里 晶莹透剔一颗脆弱的露珠 我相信 我相信 我相信 寒冬的尽头...

    游子诗人 发表于 2019-12-09
  • 母亲真的老了

    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 在院子的角落里歇息经年 夕阳西下,步履蹒跚的母亲 撒下几把谷米 让一群小鸡吱喳地欢闹 岁月那把弯刀 在母亲的额头雕刻着沧桑 瘦弱的身体再也荷不起锄头 走向垄间翻转红土的芬香 常坐庭前 看炊烟袅绕尽散 掉牙的木梳梳理往昔的忧伤 电话...

    梁保国 发表于 2019-11-30
  • 读懂那份坚守

    酷暑已悄然来到 没有人此刻还会在梦乡里想到 收费站的广场和红亭里还亮着灯光 一群人正在默默坚守着三尺红亭 质朴的制服下是一颗执著的心 不知疲倦地奉献着周到而温馨的服务 匆匆那年踏出校门 穿上浅蓝色的制服 是否曾犹豫过 扎根这秦巴山间 在指间流逝着自...

    刘唐成 发表于 2019-11-20
  • 傍晚的时光

    傍晚的时光 总是脚步匆匆 无论你怎么祈求 它一刻钟也不会等 窗户紧紧地 贴在住宅楼的外墙 朦胧的灯光 透过窗户 把夜空照得通亮 这会不会 影响鸟儿们的睡眠 误以为 现在仍然是白天 对于天空来说 居高临下的俯瞰 从遥远的九霄云天 一直望到地面 或许会收获神奇...

    王新火 发表于 2019-11-19
  • 我和骆驼合了个影

    一个寻常的日子 午后斜阳的时候 闹市里 繁华的街心花园 走来一匹步履稳重 风尘仆仆的骆驼 年龄参差的孩子或家长们 纷纷对它指指点点 目光好奇着几丝恐惧 语调惊讶着些许兴奋 偶尔一个小小孩童 被父母大胆地放进驼峰间 来个表情丰富的立等可取 望着骆驼沉静的...

    冀东 发表于 2019-11-17
  • 追寻梦想

    张开想象的翅膀迎风奔跑 清朗的天被树枝遮挡 以鸟儿飞翔的姿势跃过树梢 向着无尽的蓝天飞去 世间万物尽收眼底 在云端大声宣告 我的挚爱我的追求 我火热的逝去的青春誓言 给我你掌心的温度 让我更加勇敢无所畏惧 无数个你我一起奔跑 汇聚成河涌向大海 在海上...

    朱海琼 发表于 2019-11-06
  • 一种鸟叫过之后

    一种鸟叫过之后 酝酿一冬的湛蓝 开始在头顶舒展 河水开始奔放 泥土开始酥软 一种鸟叫过之后 农人的手逐渐有了 湿度和温度 逐渐如柳芽般 呼啦上了枝头 一种鸟叫过之后 山山水水 响彻农人 绿色的足印 一种鸟叫过之后 农人开始耕种 开始从墙上取下 锈满渴望的犁...

    彭根成 发表于 2019-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