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我们幸福

作者: 春在拂晓 2016年01月23日幸福日志

为什么理想中的幸福那么遥远?

谁让我们幸福?

其实幸福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不能左右幸福,才使得我们的幸福发生各种离奇故事,比如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欢天喜地,还有乐此不疲,这些个,总是与我们忽近忽远。

那些远离他乡外出打工寻找金钱支撑家庭生活的人们,有幸福吗?回答当然是有和没有。听一位农村出来异地打者说,他离家已经二十二年,不过每年春节都回一次家,家里的土地给亲戚种,没有荒芜。好在城里谋取一份工作,不然家乡那点地都不够全家日常开销。

现在农村搞养老金,一年交100元,到了规定的退休年龄,每月可领取75块钱。这75块钱,现在能维持生计吗?可能是有关部门考虑农民手里还有些土地,不然怎么会制定这种政策呢。

另一位生活在贫困山区的农民说,打听了一下,如果参加城镇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按规定现在一次性缴纳9万元,才可以在退休时享受退休待遇,不知退休月收入是多少,他说最少也有一千块,但比农村的75块钱每月那是多出好多,毕竟是付出这么多钱,心算一下,最少五六年本钱就回来了,以后才是赚的,不管怎么算,还是划得来。我说,这是搏命,如果命长,付出的才能收回赚回。

刚才看到有博客给出一组数据并最后说道:

据联合国发布“全球幸福指数”报告,在156个国家和地区中,丹麦人的幸福指数全球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芬兰、挪威、瑞典和荷兰,美国排第11位,台湾地区第46位,新加坡第33位,日本第44位,韩国第56位,中国香港第67位,中国内地则排名第112位。名列第112位的中国内地,为什么距离理想中的幸福那么遥远?是谁偷走了中国人的幸福?  

因为幸福,才有我们;

因为幸福,才有我们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免费的各种制度取消,把我们应该享受的幸福一一拿掉,当我们接着下岗,接着失业,接着靠低保救挤生活时,才明白,曾经的欢呼是多么可笑,多么幼稚。那些土地被开发商盘去,那些良田被拆迁建起一座座城市新区,当我们感受了城市的滋味,过上城市人的生活时,才领悟城市人的不易,领悟到农村经济的意义。不过,有村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没人管的日子,不想以前的公社,每天靠麻将过日子,无聊透顶或生活拮据时,才靠临时找点事混口饭打发日子,有村民将拆迁的三四万块钱用来赌博,也不愿意缴纳养老保险,以为自己活不到60岁,因为目光短浅只认眼前利益,当钱输光,才发现,钱原来这么不经花,这么金贵。

幸福是什么?靠劳动创造;

幸福是什么?日常生活无忧无虑才有幸福;

幸福是什么?夫妻恩恩爱爱相依为命。

不过,也有一种幸福是在争执,斗气,红脸中诞生的,通过时间的磨合有一天找回了幸福的感觉。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可再生,也不可复制。

一个人走了,幸福也被带走了,但他们的灵魂不会因为死亡而消失,会变成另一种物质生活在这个世界,而且是永恒的。当我们知道整个世界一直处于一种物质的循环过程。于是所有的悲伤苦痛因子孙的祈祷才化为一种动力到达幸福,这种幸福是通过生生死死得到的,这种幸福,又皆因活着的人其中思想品质好坏决定或多或少。

想看以前电影,是那么真诚,那么平民化,很实际,很道德,却有一天,被皇宫贵族戏给烟灭。

记得有好多次我在以前的电影中哭泣,想当英雄,想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牺牲自己,正因为心想大家的幸福,于是私心很少,甚至没有。

如今,咱曾经享受的医疗免费制度被取消了,回忆从前免费的诸多社会制度,看看现在门诊不给报销,到住院报销有比例,一声叹息。好在身体棒棒,不然花钱无底洞。你看我大院的师姐,得了病,小医院转大医院,花钱无数,虽然治愈,但她体会非常深刻,想以前的日子,想大院那些快乐与幸福。

如果说医疗保险不就是报销没得全报,这样就这样吧。你可知道,如今孩子受教育,虽然小学初中花钱不多,但一头一尾的开支可费劲了。儿童时代我们经历过,如今,没有各种添加济的奶粉哪里去寻,还有林林总总的玩耍,没有大人一边守着,生命随时受威胁。当我们个子长高,在读书中懂了世道一些事,于是想专长想专业,想进大学,想体面的日子,然而,那些技术含量高的学府,不是一般孩子读得起的。比如美术音乐方面,从小开始的培养费一直到高中考大学之前,费用是很大的,比起九年义务教育总支出还高。不是吗,我的同事,每星期陪孩子去上海某教授那里弹钢琴,从50元涨到200元后来300元,加上来回车费等成本,好在教授明码标价,没其他故意收费,当孩子有成绩时,家长才松口气。

有时候,不是家长要让孩子学什么专业,是孩子选择了所爱才使然。

当有收获时,幸福的感觉才上来。

在与天斗与地斗的岁月里,我有幸福的感觉,因为信仰与理想一直陪我成长。

在与人事间琐碎的闲言的东西博弈中,我尝到累的滋味,没有幸福感。有一天,我忽然问这是为什么,原来是社会风气造成的,而根本却是制度造成的。

为了一级工资,走后门,拉关系,热脸礼品死劲贴,当目的达到,恢复常态。这种现象陪伴我好多年。你看,因为无所谓,有两个人为了半级工资吵得不可开交,只能一人得,这时有人站出来说,我的半级不要了。于是吵架声消失。

有一天,当你发现自己的退休收入竟如此底层,回想当年,多么愚蠢可笑。因为现在无人帮你,想做官的人改革三六九制度,是多难的一件事,既然出台了三六九,怎么可能收回呢。

设计好的制度一般不会随意改变,尤其是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的。

那个猫论是后面人的借口,有些事是故意,以为我蠢你也蠢。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清清楚楚。

几天前,有位退伍军人在单位打报告退档,结果遭到单位领导反对,坚决不同意,想退还退不成呢。有人一旁说,你傻呀,如果你犯了严重错误,先开除档级,如果你不是档员,就直接开除你的公职,档与非档待遇不一样。哦,这么样啊,可还得交档费呢,真不想交啊,看到一个个档员腐败,心里好难过。我是贪不到,若能贪到或去贪,对不起档啊,问题是我看到诸多档员贪污腐败,我伤心,不想在这个队伍里呆下去了。不管怎么说,你退档我们坚决不同意。

前行中,本有幸福或一段幸福的,此时没了。想听一段音乐,把幸福找回来,却还是不能。

我想幸福,想幸福回归,想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幸福把我拽过去……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