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蜡梅花开最浓香

    王安石写梅: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那应该写的不是蜡梅,因为梅花的淡香是暗香,而蜡梅的浓香是明香。蜡梅花黄似蜡,浓香扑鼻,一闻就神魂颠倒,让人心生迷恋之情。 杨万里书房里常有蜡梅:小阁明窗半掩门,看书作睡正昏昏。无端...

    鲍安顺 发表于 2020-09-18
  • 古都飞雪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入冬后第一场大雪,在2018年元旦过后终于飘然而至,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碎琼乱玉般穿庭过户,下得恣肆、烂漫、深情。 在四季分明的河洛大地,没有雪,冬季似乎就失去了她的标记,变得索然无味,让人怅然若失,以至经常一入冬,我就如孩...

    赵明辉 发表于 2020-09-17
  • 安坐时光

    周末,我坐着最早的一班车去万峰湖踏青。车在蜿蜒的盘山路上快速行驶着,高山、长河、树林、村庄、田野、人家,这些寻常的景物不时映入眼帘。离城市远了,我才发现油菜花开得正盛,山野吹来的风带着桃花清苦的幽香,湖边的柳树已经抽出了嫩绿的新芽。春天已...

    韦涵 发表于 2020-09-17
  • 烧包

    烧包是七月半的事。 很小的时候,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一,母亲都要叫接老祖公来家供,并一直要供到七月十四烧包后才结束。 那个时候,村里有文化的人少,大多数人家都没有祖宗牌。所谓接老祖公来家供,只不过是在一家人吃饭前把做好了的热菜端上桌子,先拿几只...

    老遗 发表于 2020-09-16
  • 春天住在故乡的村庄里

    故乡卧在皖北。村庄四周被界沟镶着,嵌着参差的草木虫鸟。冬天,它是一副清峻的水墨画。春天,柳绿桃红梨白菜花黄,不动一笔、不着一色,它就变成一副迤逦的水粉画。 祖先一定是归隐的雅士,如此设置村庄,世代都生活在田园画卷里。通往村庄的路就一条,但春...

    葛亚夫 发表于 2020-09-16
  • 春品茶香好时光

    我很赞赏于丹品茶时说过的一句话:无论如何忙碌,手边总可以有一盏茶,除了解渴,还可以养心在某一瞬间,如坐草木之间,如归远古山林,感受到清风浩荡。有茶的日子就是一段好时光。淡泊的言语,勾勒出一种喝茶的境界。 南方有嘉木,制而为茶。春雨滋润万物,...

    钟芳 发表于 2020-09-15
  • 故乡的大桥

    故乡是由扬子江中的几个小岛组成的,所以取名叫扬中。从有岛开始,把家乡与外界相联的就是船,祖祖辈辈要离开扬中就必须要坐船,在长江上架上一座大桥是家乡几代人的愿望。 我的童年便是在扬中的第二大岛西来桥长大的,因为岛位置长江主航道偏南,岛内百姓都...

    倪习锋 发表于 2020-09-12
  • 不种荆棘种鲜花

    母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从来不和邻居们争长论短。 那年,我们家要盖新房子。当时五间大瓦房在村子里还是很惹眼的,邻居婶子是个嫉妒心极强的人。她嫉妒我们的日子过得和睦幸福,更嫉妒我们早他们一步盖上了新房子。新房上梁那天,我家请了很多人来帮忙。母...

    马亚伟 发表于 2020-09-09
  • 怀念家乡的小村庄

    离开家乡的小村庄已经快30年了,昨日偶遇邻村老乡,称两村合并,说以后我们就更亲了。问起我,我们的小村有多少人,离家太久,确实不太清楚,倒勾起我对儿时成长的小村庄的诸多怀念。 我的村子很小,记得小时候,父亲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工作,母亲带着我们...

    矜持的风筝 发表于 2020-09-09
  • 桃花缘

    4月头上,春有桃花次第开,夏集将迎来第三届桃花节。家门口的盛事,又紧挨着清明假期,可以预期,古镇又要热闹了。 天公也有情,像是约好似的,早春二月,细雨绵绵,早早地滋润着桃林和沃土,期待着节日期间一直放晴,让枝头舒展,花儿怒放。以桃花为背景的...

    夏集镇文印室 发表于 2020-09-09
  • 铁线莲:韧如铁丝,花开如莲

    第一次看见铁线莲是在厦门鼓浪屿,傍晚跟老公在岛上漫无目的地散步,忽然发现映入画面的是栅栏后一截铁丝围墙,上面缠绕着一种植物,叶子很稀疏平常,最是那花,让我怦然心动,这是哪来的妖精?深深沉醉的魔幻蓝紫,如贵妇裙裾,闪着神秘光芒,七八片花瓣聚...

    李军 发表于 2020-09-08
  • “出国”的老宅子

    周末最是喜雨。无需任何理由,可以安然赖床。可以身似浮云让思想飞。寻寻觅觅,飞到了一幢老宅子。 这其实是一件旧闻。2013年中国国家旅游网曾经报道过,这两天微信圈里又传得火爆,尤其是东乡人集聚的朋友圈。自从宜园里展出那几栋老宅子后,更是津津乐道。...

    龚舒琴 发表于 2020-09-08
  • 荷荷美美

    前些年,每到伏天,戴玉山总要送来20顶硕大的莲蓬叶,让我自制荷叶茶,每日一杯,清香、碧透、暖心。 好久没见着他了,真想去看看,他一定在荷田吧。 玉山是一名老司机,服务于机关公务用车十多年了。几年前,眼瞅着公车改革带来营生危机,生意一落千丈。一...

    夏集镇文印室 发表于 2020-09-07
  • 在雪山和城市的边缘行走

    书名落脚于行走,毋宁说,是在行走中感受。同时,也显露出一种野心,这个野心就是把生命当作一个奇迹,来思考或者说来捕捉其中所蕴含的哲学意味哲学一词,是借用了作者文中自己的说法。生活的意味或者文学的呈现总能比哲学更丰富,更能摆脱概念的规定性而更...

    格绒追美 发表于 2020-09-06
  • 春节风情(组章)

    腊月 这是四季中人们情感最旺盛的日子。这个时候,身居异地的游子,总要把浓浓的思念,叠成燕翅放飞故乡;把亲切的问候、祝福,通过电鸽传给老家;抑或装满沉甸甸的孝敬与馈赠,揣着滚烫的亲情友情乡情,兴奋热切地踏上归乡之路,奔赴珍藏在季节深处那个喜庆...

    蔡同伟 发表于 2020-09-05
  • 春耕兮

    很早很早以前,大抵是冬天,是秋天罢,抑或是蛙声作管弦的盛夏里,是镰刀跟稻子说些什么的时候,挥镰的农人就已顺着一弧月型的路径,将种子预存在了春天的阁楼上。 关于这个路径,镰刀是知道的,锄头也知道,耘耙也知道,更晓得的一定就是那只耕植在岁月的犁...

    许永强 发表于 2020-09-04
  • 品茶

    每天晚上静坐桌边,沉湎于悠长缠绵的萨克斯小调里,接着就是泡一杯茶,轻轻地啜,淡淡地品,其间翻上几页书,那茶香书香便一起涌来,那韵味便醉了自己,任由乐调流淌于心中,思绪萦绕于心头,日间染上满心的浮躁亦偃旗息鼓,乐声渐而穿透灵魂而无了音乐,茶...

    许永强 发表于 2020-09-04
  • 一枕橘花香

    今年的花草是长得最不理想的一年,之前连日的阴雨浇灭了它们生长的热情。 二楼顶上的橘子树因为我今年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也没怎么顾得上管让它们顺其自然。今天静下心来再看一眼:橘子都长得有乒乓球那么大了,一个个随着微风摇摇晃晃挂在枝头,像是面对曾...

    发表于 2020-09-03
  • 竹沟的竹子

    暮春时节,久慕竹沟之名,我们带着内心的崇拜,如约而至。在奔赴竹沟的路上,我在遐想:竹子是竹沟的象征。山岭之上,溱水河边,一定是万里幽篁,衔接着天与水,摇曳在四季的风中。 然而,在竹沟,我却没有见到一根自然的竹子。北山上的竹子啊,你们去了哪里...

    王剑 发表于 2020-09-02
  • 春韭

    立春以后,孕育一冬的韭菜开始萌动。春寒未尽,韭菜不顾初暖乍寒的料峭,更不屑于蔬菜大棚里的同类,以极具个性的姿态破土而出。开始是嫩黄的,接着一丛丛的嫩苗蓬勃成一汪翠绿,呼唤着主人的收割,这便是头茬春韭。 常常感动于韭菜的生存能力和坚韧品性。在...

    叶剑秀 发表于 2020-09-02
  • 野的草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去北京学习之前,我特别交代老公,每隔两天浇一下花;除了浇水,任何地方都不要动。 我的那些花,是我生活里的重大事务,但凡我在,日日照拂,是不肯让别人染指的。在北方的屋子里,一年四季草木葳蕤,足以令许多朋友嫉妒。我在县上挂职...

    邵丽 发表于 2020-09-02
  • 再见了,粉笔黑板

    十九世纪粉笔黑板的先后诞生,开启了人类传承文明的新方式,结束了单纯靠口书传授知识的历史,从此教育步入一个新时期。两个多世纪以来,一个人从小学成长到大学,就与粉笔黑板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黑板上用粉笔来书写计算、画山川水美,每节课上全神贯注于老...

    吴永莲 发表于 2020-09-01
  • 春分的童年记忆

    又是一年春分节气,怎不令人想起欧阳修的《踏莎行》 :雨霁风光,春分天气,千花百卉争明媚。画梁新燕一双双,玉笼鹦鹉愁孤睡。薛荔依墙,莓苔满地,青楼几处歌声丽。蓦然旧事心上来,无言敛皱眉山翠。 春分之时,海棠、梨花、木兰将陆续绽放古语谓之:一气...

    曹光雄 发表于 2020-09-01
  • 毛毛虫的夏天

    南来的暖湿气流在村庄上空吹起了集结号,毛毛虫们纷纷睁开复眼,走向了万物繁盛的夏天。在村里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毛毛虫有很多种,最好玩的是摇头虫。它们穿着红褐色的外衣,像一粒花生仁,不过不是圆的,而是扁的。它们的身体是圆圈节的组合,一圈一圈顺下...

    李季 发表于 2020-08-30
  • 甜蜜的夏天

    夏天是瓜果飘香的季节,村庄沉浸在甘甜的香气中,孩子们浸泡在各种各样的蜜水里。初夏有桃。我们的桃叫白毛片,白里透红,清脆可口,又大又甜。 随后是西瓜。沙土地里种出的瓜,大多是沙瓤的,含在口中可以化掉,那甜是一丝一丝沁入舌尖里的。孩子们常常一切...

    发表于 2020-08-30
  • 心灵感念,飘然天地

    有多少次的山路十八弯哪,飘香着一首首充满激情昂扬的美好歌谣。 和着那沉甸甸的足声,踏响了你和我年轻时的乐章和流行歌曲。 就在那片斑痕的土地上,有许多种风雨的狂想,就这样如火如荼。能够忘掉昨天的疼痛与那些悲欢吗?叠印着的是那一页页生动的诗歌。...

    桂西庞霄云 发表于 2020-08-29
  • 香溪水库漫步

    立秋后,湿热的天气早晚有些凉爽,好久没有到香溪洞健步走了。春日和暖时,每周周末我都坚持在香溪洞晨练行走,领略香溪的美色美景。夏日后天气酷热,我便在汉江河边进行晨练,香溪的胜景暂时留在心里。立秋后的一个周末,有好友相邀,结伴去香溪洞漫步,心...

    李永明 发表于 2020-08-28
  • 走近新春

    一 飘飘瑞雪,将美丽的冬季雕塑成一件艺术品。阳光的种子,总在殷殷的祝福里让腊月的光芒温暖而执着。 那些被天地凝聚的哲思,以一种耐得住寂寞和寒冷的安然,开放在除夕的庭院。爆竹点燃的年味,扎根在五千年的习俗里,让春风的剪刀在哲学的高度剪出如诗如...

    刘丹 发表于 2020-08-25
  • 过年琐忆

    放鞭炮 孩提时代,最盼过年。女孩除了能吃上白面肉菜,还能穿上花花绿绿的新衣裳。比起杨白劳给喜儿割二尺红头绳来说,生活在今天的女孩子们,应该感到幸福了。而男孩子盼过年的心情,可以用放鞭炮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男孩喜欢放炮,大概是想锻炼自己的胆量...

    潘硕珍 发表于 2020-08-25
  • 窗外

    算起来,离年三十只有一天时间了,我看着电脑上的日历,心绪终究是不大好的。不经意间看见挂在墙上的警服,心里微微颤动,别无他想,依着墙看着窗外。 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淋湿了县局大院里往来走动的同事,有的用手捂着头一路小跑,有的勾着背护着手里...

    赵胜 发表于 202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