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经典散文

  • 清晨的双河村

    秋,悄悄地来了,带着凉风,带着彩云。 秋蝉儿,也悄悄地来了,带着洪亮的呐喊,带着快乐的陈述。 还有,那北来的大雁,那蜿蜒的小河与山路 晨曦,夹杂着露珠滑落的声音,来到了双河村。那滑落的声音,似跳动的音符,闪烁在你我的心房,滴滴咚咚,滴滴咚咚!...

    刘行行 发表于 2019-08-23
  • 光阴静好,浅笑安然

    清晨被一阵淅淅沥沥的雨声唤醒,舒服的我换了个姿势又睡了十来分钟,待闹铃最后一声响起的时候才不情愿的睁开朦胧的双眼起来洗漱。不得不说这下雨天凉凉的天气睡觉真的是太舒服了。 隔着窗外看着犹如丝线般的雨簌簌直下,滴落在对面的天台积水处,晃起了轻轻...

    夏雨天 发表于 2019-08-21
  • 心若素简

    心若素简 气华临风亦指好男人? 花开自在 惠质如兰亦是好女子? 但说无妨 这日子就是最朴素日子 这素常的世界 爱素如古 能素便安好 刹那尘世 也一切了然 熹微的湖光缓缓归 时光老了 其实片子美化作了后期 岁月久长 不过是回顾着许多的浪费 还有这颗在风雨中...

    昆明邓世水 发表于 2019-08-14
  • 被遗忘的木耳

    那天在餐厅吃午饭,厨师端来一盘木耳炒肉。寥寥的肉片夹杂在黑木耳中像是山岗上的落雪。我用筷子夹了几片落雪之后,只剩下乌黑而油润的山岗。我平时不喜欢吃木耳,或者说我十分讨厌吃木耳,即便它出现在我的饭碗里,我总会将它迅速夹出来放进垃圾堆中。我不...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7-21
  • 五十年前的春节

    六九年春节,我跟我爸回常州老家过年。 奶奶爷爷已过世多年,我又生长在苏北徐州,对老家没啥印象。常州只是两个熟悉的汉字,履历表学生证填籍贯栏时偶尔用一下,仅此而已。 那时常州城里血缘最靠近的一门亲戚是我爸的姨妈,我喊姨婆。 姨婆家住市中心的一条...

    周珞 发表于 2019-04-18
  • 柳树绿了

    起风了。白云远遁,沙尘泛起,站在六楼也看不多远。还好,柳树绿了。 将上班路上骑行十多分钟的这几句感受,写在了手机上,顺手发给了一个朋友。头脑里还是柳树绿的样子,那不是绿意氤氲,那绿已经具体到打开的叶片,小小的,支棱着,颜色有点发黄,让每一根...

    梁久明 发表于 2019-04-18
  • 故乡的树

    我总是常常想起故乡的那些树。它们似乎和故乡的人一样有情有义,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看到人们凄怆悲戚,它们不露声色;看到人们亢奋狂喜,它们噤然沉默;看到人们辗转奔波,它们也泰然挺立。它们以永恒的姿态面对着人世沧桑,然而我们往往像忽略空气...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3-13
  • 城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余晖染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在住院楼的二十多层,有两张床位,姥姥的病床在最里面。站在窗前可以远眺到高低起伏的楼群与纵横交错的街道。 那是姥姥住院的第一天,我请假到医院探望她。舅舅日夜照顾姥姥目不交睫,...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3-07
  • 孩子王

    也许,每个村庄都有一个孩子王,给我们的童年增添很多快乐。当我们回忆往事的时候,总会为那些逝去的时光与远去的人而惆怅。 我的故乡的孩子王是二傻。他个子低矮,腿短头大,一双青蛙眼嵌在黝黑的脸庞上好像是两只明亮的电灯泡。村里的大人们都说他傻,还说...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3-07
  • 时光

    季节仍是往年的季节,今夜却已不是往年的今夜。不由的记忆又让我推开岁月的窗,往事历历 繁花落尽,让时光从中悄悄的流走。转眼,往事都变成了匆匆过客,一些过往和风景,都成了烟云!听秋风也觉得哀愁漫天飞舞是简笔道不尽的。有时我会问你在何地?可是不会...

    2640751642 发表于 2018-11-13
  • 不顾一切

    时光的流失总是跟随着记忆的脚步,独自散步在细雨飘落的街头,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年少的时候,喜欢繁华的城市,喜欢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如今,我明白了,...

    韩若雪 发表于 2018-11-10
  • 向日葵,在童年种下了阳光的心

    七十年代还是小女孩的我,在大杂院靠墙野草丛生的废花坛无意埋下几颗生瓜籽,居然破土发出了二株,细细的茎杆使劲抽着生长,爸爸帮我绑了根木棍支撑着葵杆说最后会结果成瓜子花,满心期待的我隔三差五去浇水盼着快快结果,终于在放暑假的季节,二株向日葵开...

    697000llh 发表于 2018-10-12
  • 楝树香情

    在春夏之交的季节,我家居住的小区院子里,总是充满着怡人的淡香味。那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飘散着,钻进过往行人的鼻孔中,让人不由自主地做着深呼吸,恨不得把那清香的气息全都吸进肚子里面。有人开玩笑说,谁要有什么烦恼,到这个小区走一走,心情准能舒...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8-10-01
  • 童年的石磨

    周末回家看望母亲,母亲告诉我前几天有人来收购院子里的石磨,她没卖。 我来到院子,看着圆圆的石磨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褪去曾经的繁华静静地矗在院子的一角。我轻轻抚摸着磨盘上的青苔,思绪又飘回到苦难而又欢乐的童年 小时候,家家户户日子过得都很艰...

    王瑞虎 发表于 2018-07-10
  • 留不住的岁月

    日子过的真快,时间每时每刻不停的、如风一样的从手指悄悄滑过,留不住的岁月让你抓不住拉不回。年初拿到《退休证》后的角色转换日子里,蓦然回首,已身处迟暮之年。从儿时天真烂漫的期盼和追求,到流年中的一路成长与坎坷,身后的一串串脚印,都已经成为岁...

    小草顽强 发表于 2018-04-10
  • 香樟树

    在老屋的后院,水塘边上,有一棵香樟树。每次回家看望父母亲,都要到院子四周转转,也许是回去的次数比较多,转去转来,树还是那几棵树,竹还是那几杆竹,除了菜园子里的菜随着季节更换品种,其他好像也没什么新的发现。 今年春节,回老家睡了一晚,父母俩佬...

    常易建设 发表于 2018-04-04
  • 你好,夏天

    你好,夏天,我是初秋。 夏天,我知道你是知道我的,因为我们都是四季之一。是啊,我们并为四季,却独我一人为们所不喜,很可笑,对不对? 春因为他的到来,人们看到的是生命,是希望。对于你,人们更是喜欢因为你而置身于花的海洋,绿的世界,他们说,整个...

    发表于 2018-03-25
  • 只是平常的夜晚

    已经是习惯,总是在晚饭后出来转一转;经常走动的地方,留下着岁月的迷茫,还有岁月的沧桑,也有一些记忆,却也可以发觉着一些惊奇。这里就是一片杨树林子,也似乎并没有什么新奇,因为它并不大,并不足以让人惊讶。也许是树头被截去了的缘故,所以才会光秃...

    于公谨啊 发表于 2018-01-05
  • 冬日爬山

    慢慢地走,品味着冬日里面的温柔。风,发出着响声,它的声音总是很猛烈,也会显现着很凛冽,就像是猛虎在山野中咆哮,也像是对山河发出着讥讽的笑。打着冷战,并不想就这样走到山边;但是禁不住几个朋友的怂恿,所以很他们一起来到了山峰。 本以为是很冷,但...

    于公谨啊 发表于 2018-01-04
  • 冬日里的一抹红

    一年四季,四季交替,流水一般,南国的冬并不明显,一样的青翠葱茏。就这样,没有铺垫,也没有过渡,冬天说来就来了。 记起老树说过:花儿早已落去,黄叶随风出走,都说积极活着,总要找些理由,既然要活得漂亮。当然要有一颗积极面对生活的心。 无论何时何...

    刘欣 发表于 2017-12-08
  • 儿时的夏夜

    我的家乡,在风景秀丽的沂蒙山腹地深处。那里不光有挺拔的群山;有茂密的松林;有清澈的山间溪流;有鬼斧神工的神仙洞;有散落田间的阡陌;有花香,有鸟鸣;有万亩果园,有数不清的故事和传说。然而,最让我无法忘怀的,却是儿时的夏夜的欢乐景象。 童年,故...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7-11-08
  • 天凉好个秋

    流年如诗,过往不惊。倚窗静坐,沏一盏清茶,思绪犹如沱江水一样暗流涌动。无奈,意兴阑珊中墨浪翻滚竟然无处下笔。 套用小年轻们的一句口头禅好尴尬。文字这东西,灵光乍现时如泉水般喷涌而出,反之,绞尽脑汁也摆弄不出几个像样的形声字。一直顶礼膜拜着那...

    恍然大悟 发表于 2017-11-02
  • 秋野中的情愫

    九月的秋风冷冷的吹过,置身于这清冷的风中,一个人漫步在衰草满地的荒野,以往那深深浅浅的记忆,随着脚步迈着的高低,又一次充斥着我整个的身体。人生之中许多缘分,往往让人难以释怀,有时也许只是一次偶遇,有时也许只是一次小聚。但留给我的却是绵绵的...

    剑柳江岸 发表于 2017-10-20
  • 溪流无声

    故乡,有一条小溪。 溪水是山泉汇成的,很清亮,如同一条洁白带子,系扎在故乡的山脚,随着山峦的起伏连绵蜿蜒着、飘拂着、舒展着,无拘无束,随性而率真。 溪水静静的流,阗然无声。有时,你会觉得她像一个恬睡的女人,慵懒地匍匐着,尽情享受山风的戏弄、...

    孙柏昌 发表于 2017-07-11
  • 南方落雨北方落雪

    雨总是落在秧青色的南方,落在姑苏寒山寺、徽州西递村,落在秦淮河的灯影里,富春江的柔波上。打湿了竹叶稻叶荷叶柳叶、鱼鳞瓦油纸伞乌篷船青石桥,打湿了衡山庐山黄山峨眉山雁荡山、太湖洪泽湖洞庭湖鄱阳湖,还有白娘子的断桥、李煜的雕栏、唐伯虎的桃花、...

    黑白 发表于 2017-07-11
  • 新坟祭

    云似开,又似未开。 院子里,堆集的一天荒谬,要掘开荒凉的惆怅。我是一个多愁的人,又是一个苦旅孤独寂寞的人;习惯了阴沉的天,可又也不习惯久已悬挂的忧郁惆怅。 午时多乏倦了,可一个人怎么也困不去醒着的倦眠。我强打起精神来,到院子里走一走,天还是...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6-11
  • 又闻槐花香

    四月已逝,五月相随,满天杨絮飞扬。 还能从泥土中闻到土壤的芳香,于是,难得一次的走出了房间,站到了阳光下。阳光并不是很刺眼,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一阵风吹到了脸上,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一直都是熟悉的,怀念的。 五月槐花香,让我想到了故...

    晓旭XJG 发表于 2017-05-27
  • 零乱诗的记忆

    早有,写点记忆的心愿了,写点事,写点胡须般的心絮。 写点那些已经枯萎的,零乱的,不完整的记忆。可是,总在搁浅,沉放在海岸边,听着翻涌而来的浪声击打,听着海浪雪花后哭泣而去;如是,今天拾笔,就显得表达更加零乱,不完整了。可这心愿如绒布下的尖刀...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5-22
  • 怀念家乡的大榆树

    我的家乡龙关有四大景致,重光塔、太山庙、水库和大榆树。由于开采铁矿,地下水位下降,水库在几年前早已干涸,而今天,2017年5月5日,立夏,一个令所有家乡人再次感到震惊的事发生了:百年大榆树在狂风肆虐下轰然倒地。硕大的枝条碎成千百片,片片在风中颤...

    wlp5149 发表于 2017-05-07
  • 春未忆事

    一 久阴的天,突然,云缝里掉下一缕金黄线,金黄的耀眼。我抬头看,只见乌黑的云断裂的锯齿边缘,血红色在飘,从黑云的断崖处往下流,云的周边染成一层层血衣的飘带,似有太阳的怒火,似有光明的火烧,似有火焰的喷发。 最有的,是光明的变幻。刹间,太阳投...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