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旅途遐想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年一度的春运到了,回家的游子背起行囊,不论山高水长,依然勇往直前。公路、铁路、航空,一如往常忙碌地穿梭着,奔腾着,织就出一幅现代化强国的恢宏画卷。 国外疫情肆虐,国内可防可控,仅有个别城市被确定为高风险地区...

    田小亚 发表于 2021-03-05
  • 城市与绿色

    无论生活的节奏如何摇摆,时间还是滑向了二月,冬的印记虽然还晃动在思绪中,但情满春节的礼赞却饱满了眼福、耳福和口福。活泼中,总有一种绿色和花会随着孟春的到来而飘荡于眼帘。 昨天,从高楼的电梯里滑下,路过小区的花坛,便瞧见池塘边枯黄的柳树上垂下...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1-03-04
  • 生活

    生活如诗,弹指红颜间,叹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生活如画,浅墨渲染间,描万里河山凝黛,千秋流水素白。在我眼中,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诗情画意,或是如一首清淡朦胧的踏莎行,或是如一曲如歌如诉的青玉案;或是似一幅柔丽精致的《洛神赋图》,或是似一...

    沐洋 发表于 2021-03-02
  • 童年中的轮船

    童年时,我的家住在农村,大门前面有一口长方形的水塘,很大,绕着水塘的土路走一圈,大约要七、八分钟,它有个好听的名字烟塘,这个名字不知哪朝哪代何人所取,就这么一个水塘,经他妙笔生花,换了一个烟字,便将这普通的水塘呈现出烟霭缥渺、充满诗意的景...

    weiqing 发表于 2021-03-02
  • 闲话春节

    在我的故乡,人们把春节叫作年歇。春节是个浪漫、时髦的词语,浸满了锦绣灿烂的色彩,充溢着人间烟火味儿,也承载着黏黏稠稠的天伦之情;年歇,故乡的这一称呼,好像是春节的乳名,弥散着泥土与麦子的味道儿,蕴含着朴实而纯真的道理。一年四季,寒来暑往,...

    曹含清. 发表于 2021-02-28
  • 柴门清欢

    黄昏时读诗,读张岱的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很容易联想出一幅月光与竹林相映成趣的画面,林下月光星星点点,犹如残雪,自是美极了!除却这极美的意境,疏疏两字颇得我喜爱。温婉的时光从柴门的缝隙里跑出,疏疏地落在奶奶的藤架上,便是我童年中最美好的...

    杜明芬 发表于 2021-02-21
  • 养花记

    断断续续养花有些年份了,可就是养不好花。 送女儿上学回来,原来绿意盎然的旱莲干成了破纸片,郁郁葱葱的文竹面黄肌瘦脱了形,托盘里有盆湿湿的迎春手一碰叶子全落了面对眼前景象,我真的束手无策了。 上网查资料打电话询问精于盆景花艺的袁大夫,这才慢慢...

    铁迟 发表于 2021-02-20
  • 拐枣

    第一次吃拐枣,是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那时从家到学校要走很长一截路,学校的旁边就有几棵拐枣树。我们几个小孩子总会提前到校,这时就会跑到拐枣树下去捡拐枣。冬天的早晨,地面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霜。而这时的拐枣是最好吃的,成熟的拐枣会自己从树上落...

    蔡淼 发表于 2021-02-17
  • 功夫白开水

    母亲在织布机上忙着织布的时候,我五六岁,正是黏人的时候。母亲随手丢给我一团乱头线,要我把线接起来,缠成线蛋儿,说是将来有用。这其实是她嫌我总打扰她干活打发我找的由头。 织布机就在老宅临街高大宽敞的厦房里,母亲坐在织机前,左一梭右一梭,哐里哐...

    菊心 发表于 2021-02-16
  • 蒸年馍

    年关将至,今年的年馍已蒸完。 打算蒸馍的前一天晚上,母亲就和好了酵面,第二天清晨七点多,便起身烧水和蒸馍用的面了,和好后的一大盆面,就放在热炕头上等着醒发。同时,蒸馍的准备工作也陆续进行着:提来前一天洗干净晾晒好得蒸笼,叠放在灶房旁边;锅灶...

    洁骜小仙 发表于 2021-02-11
  • 人生,最难邂逅的是自己

    夜冰凉,冷雾如霜,我徘徊在街头,让思绪在夜雨中去邂逅另外一个自己。希望他能够拥有一份豁达的温暖,暖化我此刻郁结在心中难言的惆怅。 冷风吹,街灯缥缈,恍恍惚惚,我在街头遇见了自己。他撑着一把雨伞,匆忙的奔走在这寂寥的街巷。昏黄的灯光把他的影子...

    浩心可鉴 发表于 2021-02-11
  • 同样的年异样的生日祈愿

    转眼,后天就是大连三十了,新的一年说来就来了,这几天阳光也是接连大放光芒,让整个大体都变得透亮清爽无比,给新年的味道增添了几分多样的色彩。走在大街上,能看到大红灯笼高高挂、彩旗随风飘扬、各种灯饰装饰在门店道路两旁越发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好...

    江亲莲 发表于 2021-02-09
  • 落樱飘如雪

    昨夜梦里又一场,落樱缤纷,宛如漫天飞舞的雪花,随着柔和的春风,在空中翩翩起舞。美丽且又那 样的诗意盎然!还是那样的梦境,还是那样的你我!脑海里依稀记得梦境中的你我漫步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蹊径上,小径的两旁是盛开的樱花树。在微风的轻拂下,洁白或...

    六等星の夜 发表于 2021-02-07
  • 湘江

    水,滋润万物,湘江河,故乡的母亲河,它用碧绿清澈的水让我从童年喝到了中年。它滔滔南来,汩汩北去,过昭山而入长沙城,经三汊矶转西北,至乔口出望城,再过岳阳入洞庭。流经长沙市境约25公里。湘江两岸赤壁如霞,白沙如雪,垂柳如丝,樯帆如云,构成了...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1-02-07
  • 荷塘里的锦鲤

    在我老家后院的荷塘还是一方荷塘时,我总想看一看这片天地有什么稀罕的玩意儿,值得鲤鱼总把自己埋在水里,甩着那快变成透明的尾巴,还有扭弯着与尾巴不成正比的身体,颜色有纯金黄色的、白底红斑的、白底红黑斑的、白底黑斑的还有纯红的。这些颜色的鲤鱼分...

    青茶 发表于 2021-02-06
  • 过去的岂止是那一艘轮船

    天快黑的时候下起了一场雪,气候异常的寒冷,雪花先是零星的下着,后来便是鹅毛般地飞扬。我站在江边,看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江边的野草上,将野草一层一层地覆盖。这样的天气,江上过往的船只就少了,偶尔的几声笛鸣,将彻骨的寒意一再传来,渗进我的心里。...

    石泽丰 发表于 2021-02-06
  • 离婚的家庭

    说起离婚,二十年前在我的故乡那是新奇的事情,像我的父母,大辈子磕磕碰碰、打打闹闹,家庭几度徘徊在破碎的边沿,却始终在一起;如今在我的故乡,离婚是很普遍的事情。年青的夫妻前段时间还恩爱如胶,似乎刀剑相逼也难以分离,谁知女方决然离家,撇下嗷嗷...

    曹含清. 发表于 2021-02-05
  • 朋友相聚

    贵州冬季的天气阴晴不定,变化莫测。最近,时晴时雨,时而冬日明媚,暖暖洋洋;时而阴雨绵绵,凉意嗖嗖。2月4日这天立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虽温度有些回升,可一旦下雨,温度就会下降许多。初春日,即便可见暖阳,但空气中仍然还弥漫着满满的寒意,人们还...

    若愚 发表于 2021-02-05
  • 秋念

    夏暑褪去,秋意渐浓。 秋天,是一个充满惆怅,温馨而静谧的季节,它没有绿树成荫的夏季那样生机勃勃;也没有百花齐放的春天那样草长莺飞;它唯有的只是飒飒秋风带来的凉意、大雁南飞带来的苦楚、瓜果飘香带来的甜美、中秋明月高悬带来的思念 早晨漫步在秋日...

    莯愮婳 发表于 2021-02-04
  • 心安之处是故乡

    阔别十几载的同学好不容易搞一次聚会,大家兴致颇高,谈兴正浓,你却不时拿出手机,时而面露紧张,时而泛起几丝莫名其妙的微笑,有人突然叫你的名字,你恍然一惊,好似隔世下次聚会,没有人想要通知你。 好不容易在书店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你觊觎了很久...

    宁朝华 发表于 2021-02-03
  • 燕子呢喃

    春天来了,燕子又回来了。 屋檐下,燕子啁啁啾啾地对起了话。它们是那么高贵、典雅,连举止都带着友爱。这些文质彬彬,穿着黑丝绒礼服的鸟儿,最容易给人带来奇妙的想法。 燕子是吉祥鸟。它们不辞千里结伴而归,不畏风雨兼程的疲惫,寻找自己去年的家,或修...

    黄旭 发表于 2021-02-03
  • 手艺人

    已经几顿吃不上饭了。不是困难,是家里的煤气灶坏了。先是一阵好一阵坏,反复无常,摸不着规律,治不了它。有时候打不着火,还以为燃气公司停气,后来直接熄火,打不起来。还不死心,数次更换燃气灶电池, 依然没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巧妇也难为无火之炊...

    王晓 发表于 2021-02-02
  • 告别夏天

    一直以来,我跟村庄相识跟村庄结缘。那些潮湿的泥土和会飞的鸟儿,是我喜欢的内容,那些生长的水稻和那些绽放的棉花,也是我喜欢的内容,就连那些有序轮转的季节,也成为我的喜欢。 春、夏、秋、冬,季节之中,各有脾气各有性格。炎热、狂躁是夏天的性格。很...

    伍中正 发表于 2021-02-01
  • 源溪行

    从池州出城南行,沿白洋河逆流而上一个时辰终于到达了她的源头,一个刻有源溪白洋河源头红色字迹的石雕立村口显眼位置,穿过石刻便步入了号称源溪村古八景之一的水口林。 河流、古树、炊烟历来是中国乡村的经典构图。源溪水口林依庄傍水,自缟溪曹氏入住以来...

    陈春明 发表于 2021-01-31
  • 我是一片树叶

    我是一片树叶,随风飘零,四处为家。我是一片树叶,时而卑微,时而珍贵。我是一片树叶,在世界万物中,用渺小的身躯,迎接着春夏秋冬。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的季节里,我悄悄的钻出枝头,用孱弱,嫩绿的身躯迎接着生命复始。这个时候,我是果农眼中的希望,茶...

    新月无忧 发表于 2021-01-30
  • 我家的腌菜腊肉水饺

    一大早,厨房就传来锅碗瓢盆的合奏曲,这是母亲在为我们包腌菜腊肉水饺做准备。 今年春节家庭聚会时,大哥看着饭桌上丰盛的饭菜,随口一句好想吃小时候妈妈包的盐菜腊肉水饺啊。从那以后,母亲把包一顿腌菜腊肉水饺作为自己的重要事情。与大哥通电话、视频时...

    姚荣华 发表于 2021-01-27
  • 秋月

    又是一年中秋,又是一个花好月圆的日子。望着空中那轮满月,我不由得思绪万千 弹指间,早已人过中年,正是天凉好个秋的时节,一些心事重重的夜晚,总会抬头望望天上月亮,想想过去走过的那些日子。光阴荏苒,月亮还是过去的那轮月亮,可是自己却两鬓染霜,不...

    张文蓉 发表于 2021-01-27
  • 老旧照片

    时间在一点一滴静静地流淌,岁月在一笔一画细细地描绘。时间总在向前,留下的除了脑海中的回忆,就只有一张张永远定格的照片,而每一张照片,象征的都是一段段永恒的回忆。回忆,就像清晨里的大雾,往前走着,能够看清脚下,前方仍是模糊不清。回忆,又像夕...

    尘烟 发表于 2021-01-24
  • 丁香树下

    要不是今年是狗年,我也想不起它来。那天,Aria一直在说,妈妈,我想养一只狗狗。先生就接过话说起它一只叫乐乐的狗狗。 我来先生家的时候,它已经15岁了。我去逗逗它,它很持重地回应我的热情,大概它看得出来,我和它还是有距离的,因为发自内心,我不怎么...

    唐淑惠 发表于 2021-01-23
  • 洋姜

    小时候,母亲腌制的洋姜混萝卜丝,在四里八乡都很有名。 洋姜易打理,种在田间地头,也没看母亲花多少时间,不经意间,到了晚秋,母亲叫上我,一起挎着箩筐,拿着铁锹、锄头,用锄头把洋姜的秸秆挖断,收拾在地埂上,再用铁锹轻轻一翻,就会露出许多大大小...

    姜丹英 发表于 2021-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