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燕叫声声

    一天,远乡的亲戚带着孙子来探望母亲。远亲相见,自然有许多家常话要说。闲聊间,一对燕子一剪尾巴飞过来。它们栖息燕窝,用陌生的目光看着客人,还不时丢落几声唧唧的叫声。 调皮捣蛋的远亲孙子听见燕叫声,立即拿来一根春节前扫墙壁灰尘的扫把柄,咔嚓一声...

    郑亚演 发表于 2019-11-18
  • 所谓成熟

    今年的年夜饭是在我家吃的,娘家人和婆家人悉数到...

    谢可慧 发表于 2019-11-17
  • 冬夜 与古人一起听雨

    冬雨连绵,雨水从屋檐滴答滴答的滴下,在这初冬的夜晚,街道上灯火通明、霓虹闪烁,行人却三三两两,没有了喧嚣和拥挤。清风拂动、树影婆娑,小草也进入了梦乡。 泡上一杯清茶,静坐灯下,翻开古诗集,雨落成诗,与古人一块细细听起雨。 天上的雨下的有大有...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19-11-15
  • 内心不要沉积太多,否则只会负累生活

    生命本是一场漂泊的漫旅,每个人的心中都背着一个篓,在人的一生里,都在不断地往自己的篓子里放着东西。这些东西包括你的名誉、地位、权利、财富、亲情、友情、爱情、还有太多的无奈和烦恼、太多的伤感、惆怅和忧。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心里这只篓子里装...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19-11-15
  • 一张火炉凳

    一张火炉凳,长六尺,宽两尺,是祖辈留下来的,不知多少年了,油漆早已斑驳,像穿着麻麻点点的花衣裳。就是这样一张老得脱了牙的火炉凳,却是母亲心爱之物,每天擦拭得干干净净,无点尘埃,摆放在地灶内墙边。 我的家乡生产烧炭,地灶用砖砌成,约有一尺高,...

    黄程雄 发表于 2019-11-15
  • 秋天的小欢喜

    我一直喜欢秋天,尤其是乡村的。 乡村的秋天,是忙碌的收获。七月杨桃八月楂,九月栗子笑哈哈,板栗树叶开始变黄掉落时,就差一阵大风了。一夜大风刮过之后,成熟的板栗从树上掉落,纷纷滚成一地秋色。水稻的黄与高粱的红,交相辉映着,它们是秋天最好看的风...

    赵自力 发表于 2019-11-13
  • 品秋

    秋天是一杯香茗,暗藏在季节深处,氤氲着绵密悠长的暗香,只待爱秋的人品咂其中的醇香。 品秋,必有一场不紧不慢的细雨,如纱似雾,或晨昏,或午后,斜斜地飘逸在青青瓦舍之间,像一个人隐逸了秘密的前世,抑或沉吟者面对广袤大地长久的思忖,不让人心悸,亦...

    任随平 发表于 2019-11-13
  • 青山在,爹不老

    爹不老,爹只是返老还童了。 返老还童的爹喜欢穿花衣服。母亲的花衣服,他穿在身上,还炫耀地给我们看,我们乐,夸真好看。我家丫头的衣服,爹也特别喜欢,半夜了,还翻出来穿在身上,看见我给他拍照,爹很配合地盯着镜头。 爹喜欢吃甜点心,看见甜点心,总...

    菊心 发表于 2019-11-13
  • 父亲的勤劳母亲的俭

    常会看到簪笏传家诗书传家的门匾,既诗意又美好。只是我的父亲母亲不仅家无簪笏,而且目不识丁,传给我们兄妹的就只有父亲的勤劳和母亲的俭了。 如果要用两个字概括父亲的一生,勤劳是最贴切不过的了。还记得年少时,父母双亲加上我们六个兄妹,一家八口挤在...

    马怡舒 发表于 2019-11-13
  • 倾听,一朵雪花的美丽

    锦年素时,光阴似诗,岁月如水,风儿悄悄绕过深秋的灿烂,绕过门前那明媚的丹桂,躲过篱墙下那株株菊花的馨香,悄悄溜进冬的婀娜,雪花你随之娟娟秀秀的来了,倾听你轻轻盈盈的美丽,一朵一朵温温柔柔的飘洒,一片一片,轻舞飞扬,晶莹剔透,白白净净的落下...

    小雨 发表于 2019-11-12
  • 蝉蜕

    夏日雨后的早晨,适宜看蝉蜕。 在上学的路上,我们经常捉蝉,让眼睛顺着树干上下搜索。不经意地,就会发现蝉正沿着白杨树往上爬,肥肥的,通身发着金黄色亮光。当爬到一个枝丫上时,它便停在那里。不久,蝉整个身体,来回地抽搐几下,背上立刻裂开一道口子,...

    任崇喜 发表于 2019-11-12
  • 金黄色的时光

    以前,不太喜欢秋日午后阳光的金黄色,总觉得它缺少金属般的质地和刚性,太奢华,也太柔软了。其实在年少的轻浮里,你是不会懂得金黄色时光里的安静和丰盈的。及至中年,我才知道,在金黄色的时光里藏着让人生安稳,岁月安澜的力量。 记得到徽州呈坎去看古民...

    章铜胜 发表于 2019-11-11
  • 海边村的大黄鳝

    小时候的一个中午,我从田里出来,田岸边上是低田一尺的沟渠,沟渠有一百米长,但不宽。我想用沟渠的水洗脚,沿田岸坐下了,低头张眼,侧过身体,单手拢水的时候,看见岸边的一片水草动了动,仔细看,看见一个蛇样的大头,颜色黄橙橙,我知道这是黄鳝,海边...

    高明昌 发表于 2019-11-09
  • 一个男人的告白

    人从哪里来,将到何处去?我是谁?一个主体生命,有意识的生命,必定探索、寻找、追问。人,作为万物之灵,他不仅活着,他还想清楚为什么活着。我思故我在!每个人只有一个人生! 人,自从降临凡间,便开始了他的生命历程。人有很多种活法,但总免不了要经历...

    周可迦 发表于 2019-11-08
  • 梦想

    夜幕下的西安,总是给人一种豪华之感,它不是小城的那种安逸,也不是都市的那种的灯红酒绿,真的,大唐的盛世状况好像在这里的夜晚更加能体现出来,城墙高大威武,钟鼓楼熠熠生辉,穿越城门的小汽车安稳悠闲,朋友说,你怎么也想象不到当初的盛世是什么样的...

    王增增 发表于 2019-11-08
  • 秋雨,滴答……

    淅淅秋雨丝丝凉,飒飒秋风吹叶黄。风起了,溢在这个多彩的秋天;雨下了,潜在这个多情的秋季。秋雨,滴答心田轻轻掠过,谁与共赏秋景秋雨,还是安宁的心只要一不小心,就摇碎了一个储备好久好久的梦呓,触破一个久违的醒来 时光,轻轻。些许的枯叶时而随风起...

    王福光 发表于 2019-11-07
  • 天空中划过的一道美丽

    傍晚,快下雨了,我到屋顶平台上去收衣服。 一抬头,忽然看见一群大雁成人字形在天空中向北飞去。尽管乌云密布,大雨将临,大雁却毫不在意,还是那样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在云层中从容不迫地飞着。 在风云突变,天将昏暗的时候,一群大雁能临危不乱,不急不...

    周可迦 发表于 2019-11-07
  • 走着走着,六十已过

    仰首是春,俯首是秋,岁月的车轮无休止地转动着,时光如流水般从指缝间、鬓角旁悄然的逝去,许多的事情似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就六十已过。那童年变得遥远起来,少年时代的生活也渐趋忘却,年壮时工作生活的许多记忆也渐渐远去。那个时候...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19-11-07
  • 窗外风景

    窗外不远是邻家的小院。里面种着红杜鹃和石榴、龙眼、杨桃几种果树。每当水果成熟和花开的时节,院子里就硕果累累,花香醉人。 春雨绵绵,春风柔柔,鸟鸣声声。在这明媚的春光中,杜鹃花睁开了双双明眸,露出了张张笑脸。 杜鹃花开得淋漓尽致,浑身粉红,花...

    杜日华 发表于 2019-11-07
  • 素雅茉莉

    故乡的六月,正是茉莉花开时。清晨的大街小巷上,随处可见卖花人手拎串串茉莉花叫卖着。而行走的人们,不论男人女人,不论年龄大小,这时总喜欢停下匆匆的脚步,买上一串。茉莉花,或挂在衣服的纽扣上,或戴在头上,或套在手腕上,花香怡人,心情爽爽。我爱...

    张春波 发表于 2019-11-06
  • 晚秋

    从茶楼出来,一缕夕阳映照在我的脸上,不耀眼,不热烈,却是那么地谐和而明媚。这感觉,像久违了的宁静,在我心中生出异样的诗情画意来。此刻,我觉得这晚秋,是一种所有人都看得见、摸得着的诗意,正轻轻的、悄悄地用多色调的美将我的心浸润。 这晚秋,不像...

    梦醉清风 发表于 2019-11-05
  • 专注的趣味

    花的形色味,是植物里雌性的容颜。就如高等人物,女人的属性。阴柔,良善,温婉。 有人喜欢花,越是粗犷硬朗的男子,越是酷爱花。就如峭壁的岩崖上,盛开一丛,妙曼的花,顿时,稀释了 峭壁。增添了,旁逸斜出的俏丽。 海是陆地,相对浩瀚的蔚蓝,漾碧的水花...

    云水凝碧 发表于 2019-11-05
  • 好香的臭豆

    入冬了,朋友送了一些今年的正宗的房县臭豆。好香的臭豆。臭豆,是我的家乡湖北省十堰市房县的一道美餐。鼻子一吸,就能闻到那股香香的味道,馋馋的。现在,越来越怀念儿时的味道。 吃臭豆最适宜在寒冷的冬天,烹调好之后,最好盛在细瓷洁白的碗里,汤是微微...

    卢永生 发表于 2019-11-05
  • 散文投稿

    必读社提供散文投稿功能,点击 注册账号 之后,即可进行散文投稿,以下是其中一篇作者的投稿。 《一亩方塘半池莲》 作者:素之念 一亩方塘半池莲,田田碧叶水中天。 娇柔欲绽如仙子,出尘之姿人人恋。 八月中,因为手的缘故,去了一趟妹夫的湖北乡下,正值荷...

    发表于 2019-11-05
  • 吃椿,吃春

    三四月,下几场小雨吧,谷雨前后就可以吃椿了。 非得下几场雨才行。雨还没完全消停,椿芽就蹭蹭地冒尖了。开始还是茸茸的绛紫色,没几天就一截儿青绿一截儿青紫,在枝头簇拥着同春风闹腾。风儿一来,它又蹿了一截儿。 小时候,家里的院墙后有一棵香椿树,一...

    王亚 发表于 2019-11-05
  • 听春

    是夜,上弦月悄升,喜悦而又羞涩,像一段缱绻的心事被知晓了。被谁知晓了呢?是春天吧?凝神倾听,似乎春就在月牙的耳边轻声细语,它还温柔地为月牙拂去灰黑的夜云。在春的鼓励下,月牙大方地散发出珍珠般的光,甜蜜地亲吻大地。 清晨,一声娇脆的鸟鸣像从遥...

    付小方 发表于 2019-11-05
  • 扶桑花

    每次看到扶桑花的时候,都会伫立在它硕大的花瓣前,惊叹。 从它身旁经过,看到一两朵灿然开放的花儿,心里便像轻轻地落下一片羽毛似的,很静,很柔,很清澈。 看到旁边的枝头上,像淘气的女孩子伸出的舌头,有几朵花儿已成捆在一团儿的形状,心想:很快就要...

    草人 发表于 2019-11-04
  • 醉夏

    有人一到夏天就醉了,譬如我。一般说来,醉有三个特征,一是亢奋,二是话多,三是意识偶尔模糊不清,这三个特征我都有。 到了夏天亢奋,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你想啊,太阳已经到了离人最近的距离,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捉住它,这可是太阳呦,不是放飞的气球,...

    谢汝平 发表于 2019-11-04
  • 打包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每次和同事出去吃饭,细心、热情的女同事都会叫服务员拿几个塑料袋来,把剩下的菜装上打包,要我带回去下一顿吃。那时虽然生活较艰苦却觉得在县级机关上班的人,将剩菜带回去吃很没面子,常常不屑于打包,但同事的盛情,我又不好推却。因...

    挪威森林 发表于 2019-11-04
  • 田里老牛

    故乡的人们勤劳质朴,祖祖辈辈固守在这方贫瘠的土地上,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们兢兢业业,耕耘不止,耕耘苦难,耕耘辛劳,耕耘幸福,耕耘希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多少年来,小小田野浓缩了几多甘苦,演绎了几多悲喜。百年泥土塑造出故乡人民...

    周可迦 发表于 2019-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