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老吕

    最近一次见到老吕是去年冬天,那天下着小雨,潮湿的空气,让人感到格外的寒冷。 烂尾楼一楼空荡荡的大厅里,老吕依然一副精廋的身材,穿着一件单薄的毛线衣,趿着拖鞋,显得与大冷的天格格不入。他乐呵呵的走近我,脸上写满了沧桑,眼神视乎有些混沌。此刻,...

    红河谷 发表于 2020-04-07
  • 春至清明塞外行

    记忆中的春日,总是随着一簇簇寒意渐消的杏苞待放如约而来,让你一边感受着北方独有的风张扬、天咋暖,一边再一次徜徉着街角咖啡店的碎石小路,将一段天擎暮合的城市夜曲习惯地融进远处的青山剪影里那朵朵镶着金边的缥缈云裳。 与往日不同,是夜的耳边少了欧...

    杨鹏杰 发表于 2020-04-07
  • 青城安暖花常开

    也许是刚刚逝去的冬事过于沉重,满城的忧闷让时间也放慢了跨年的步履。然心里一直期盼着的那抹乍暖还寒中的流年心事,恰如一场青城烟雨与世纪之殇的邂逅,等到如剪的北风从发际穿过,北国独有的早春三月依然如约而来。 徜徉在草原丝绸之路文化公园广场,游人...

    杨鹏杰 发表于 2020-04-07
  • 夜烤红薯熏乡梦

    加班结束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出单位大门时,一阵寒风钻进衣领,我忙不迭地攥紧领口,急匆匆地往家走。从单位到家,距离不远,隔着两条小街巷。路灯散着微微的黄光,路上行人稀少,为了赶快回家,我不觉加快了脚步。至巷口,听到烤红薯的吆喝声,虽然在网...

    祝宝玉 发表于 2020-04-07
  • 冬闲

    闲下来的冬天是一幅耐得住品咂的画页,在一份悠闲宁谧里,给人情趣,给人陶冶,让人在不经意间迷醉其间。 闲冬里,山寒水瘦,是一幅水墨。 近绿不再,远山已远。远了的山就站在你的对面,要么有一条瘦弱的河流横亘在此山与彼山之间,要么,就是一条深深的山...

    任随平 发表于 2020-04-04
  • 生日

    情人节之夜,收到一位朋友的微信,寥寥几个字:祝老哥生日快乐!我疑惑地放下手机,梳理着思绪。生日?没错就是这一天,已经久违了,我抓起手机,认真看着简短的一行字,很感动,很意外,压根就没在意第二天是自己的生日,更没想到还有人记住我这个特殊的日...

    红河谷 发表于 2020-04-02
  • 春日喜雨

    春雨 我不喜欢雨,唯春雨除外。 很喜欢渭城朝雨浥轻尘里的浥字,被寒冬禁锢太久的京城,一场新雨,带着微微春意,从天际翩翩而来,敛去冰冷,轻扫微尘,天地顿如镜之新开,冷光乍现,世间万物,饱饮甘露。随之而来的是惠风和畅,土膏微润。最先探得春讯的柳...

    王小玲 发表于 2020-04-02
  • 桃花堤上看桃花

    天津有个桃花堤,那是津城的一张名片,也是天津人知春赏春的好去处。不仅天津人知道,在全国也是小有名气的。 说到桃花堤,我便想起晋代文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来。在陶渊明的笔下,那美丽的世外桃源,有小河流水,成片的桃林;有微风吹拂下香气袭人,纷纷...

    豫原 发表于 2020-04-02
  • 疫情&逸情

    当小小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新冠病毒,肆虐着席卷整个世界的时候,我有点庆幸与之擦肩而安然无恙。虽然躲过了一劫,身体没有受到病毒的丝毫侵犯,但是心灵的深处,却被另外一种莫名的病毒撕噬着,郁闷、窒息、不甘、无助。这是人性的本能,悲悯的情怀使然。 疫情...

    傅国河 发表于 2020-04-02
  • 告别一间房屋

    一 与一间坐了30多年的房屋告别,其不舍和疼痛可想而知。 当告别的这一天越来越迫近,我竟有些六神无主,一颗心空落落的。那是一种与知己相别离的伤悲 旧年将尽时,告别来临。无论我做了怎样的努力来克制,可还是不能不将这入骨蚀心的痛带进新的一年。这样的...

    廖华歌 发表于 2020-03-31
  • 雨祭

    院里的杏树,在早春的清明苦雨中褪去了一树繁华,东风渐冷,空余满地杏花雪。 我本应就此俯拾几瓣凝露的落花,连缀成杏花烟雨浸透的诗意,然而,冰冷的骸体如何才承受得起这过于绚丽的注解?我又该怎样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 春来满庭芳,清明雨后,只有尘...

    靳小倡 发表于 2020-03-29
  • 家乡的木棉花

    在我老屋附近,有一棵高大、挺拔的,长在石头上木棉树。早春二月,瞧,那是藏在春天里的红毯。 走前一看,原来是一朵朵开的很艳的木棉花从树上落下来,在地上躺着,给人们缝制一条大红毯。 木棉花开了,但是只要你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木棉花的花瓣儿像绒布...

    琴儿 发表于 2020-03-29
  • 野菜不“野”了

    和风送暖,万物吐绿,到处呈现一派勃勃的生机。地上的小草,也悄悄地钻出了嫩绿的小脑袋儿。 星期五,学校上半天课。下午放假回到家后,爸爸对我说,要带我去郊外挖野菜。我听后一蹦三尺高,在这样的好天气里,难得可以出去放放风,踏踏青啦! 我和爸爸一人...

    孙再冉 发表于 2020-03-29
  • 草上霜韵

    霜,是气态的水,温度很低时的一种凝华现象。 子夜时分,当我们进入梦乡,空气中的水分子停留在叶面上,没有一丝声响,轻得像流动的空气。草叶宽阔,温度一丝丝降低,水汽改变形状,薄薄的一层粉,涂在上面。水汽再聚拢,温度再降低,一层又一层,粉状的冰晶...

    赵玉明 发表于 2020-03-27
  • 停船相问

    停船相问,是水路上的一个旧姿势。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坐着船,在旅途上遇着了,一个对另一个说:帅锅呀,你老家在哪?要到什么地方去哦?妹纸家住建康城外的橫塘。听口音,咱们恐怕还是老乡哩。 停船相问。风轻、水响,天光云影,两个人隔着水面,邻着船,在...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3-27
  • 躺成一棵树

    母亲叫我去砍柴,我拿着柴刀就出门了。我10岁时是这样,快30岁了还是这样。如果80岁时还能听到她叫我砍柴,我将再次年轻。那时,我迟缓的腿,将再次轻快,踏上早年的山路。我昏花的眼,将再次明亮,寻觅枯枝。我衰老无力的手,将被意志举起。我意志的刀刃,...

    牟沧浪 发表于 2020-03-26
  • 春之歌

    春天是徒步而来的,它一路上翻山越岭,历经险阻,却从不失约。它穿着华美的盛装,边走边舞,舞动着缤纷飞扬的花裙。它挥洒着温度,洋溢着色彩。我们从漫长的寒冬走出来,更能感受到春天的温婉与明丽。我们嗅着它的芳香,望着它的倩影。锦绣灿烂的花朵是它向...

    曹含清. 发表于 2020-03-25
  • 我在城里与乡下的生活

    生活,像一本书,总有不一样的篇章,时而枯燥乏味,时而情趣盎然。我的生活,就有两种不同的体验,城里与乡下,孤寂与温馨并存。 城里,那是我求学的地方。繁华都市,每天我的眼中总有光鲜亮丽的色彩,她像一个舞者,散发出迷人的魅力。 清晨,迎着寒风,匆...

    王果 发表于 2020-03-25
  • 千秋万代下的引领

    人类对于火的向往就像是刻在灵魂深处的印记,以至于追溯到火的起源开始,我们就不断地改变着火的形式,不断传承下去。 我们祖先发现火开始,便走上了一条充满色彩的奇幻旅途。它们利用枯枝,残叶来喂养那渺小的火苗,将它壮大起来。于是我们便出现了初代文明...

    O24 发表于 2020-03-24
  • 清晨,走出喧嚣的城市来到郊外的原野。在田野里感受秋冬之交的清冷寒霜和枯枝柿红的味道。踏着寒霜覆盖的酥软的草埂,探看和触摸杂草、枝头的霜花。晶莹透亮的霜花,随附着体而形成不同的形状,在杂草和枝叶的表面凝成薄薄的白色浮层,脆的一触即折,在叶边...

    百草园 发表于 2020-03-23
  • 华丽的房屋

    我有幸参加陕西省住建厅开展的危房排查鉴定组到洛南县进行危房排查。 六月的西安炽热如火,发往洛南的汽车过蓝田越秦岭,两个多小时就到了秦岭以南的边关重镇洛南县。 位于华山之南洛河之北,是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化交融之地,具有关中的生活特点,大部分...

    百草园 发表于 2020-03-23
  • 偷得浮生半日闲

    繁忙工作生活中找寻自我的空间。试问这些年,是如何安排闲暇时间,才有这般自信。平凡如我,也自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读书。一卷在手,半床诗书。思索四大名著之深刻,品读安妮宝贝之哀伤,感受郭敬明之锐利,想象勃朗特之困顿,汲取公文之精髓,梳理法条...

    张巍 发表于 2020-03-23
  • 孤单玫瑰

    瓶中,一枝孤单的玫瑰凝望着。 记得,当主人把你从无数花朵中挑选出来,为你披上美丽的外衣,挺立在主人手中,俯视同伴,你高昂着头,离开那一双双惜别钦羡的眼神。 穿梭在茫茫人流,你看见各式各样的面孔,你的艳丽,为主人挣得无数的回望,主人赞赏着你,...

    雍措 发表于 2020-03-23
  • 养花

    母亲生前爱花,且天生养花的手。不管什么花,被母亲一双糙手那么随意一插,随便一个搪瓷缸子瓦罐子塑料盆子,随便一抔黄泥巴红烧土,嘿,它就活了!还长得郁郁葱葱,开得热热闹闹!那时母亲常让我移一些花回去,我总怕麻烦怕养不活而拒绝了她的分享。有一天...

    梅英 发表于 2020-03-22
  • 清明的风

    ---清明快到了,不知你是否感受到了那不一样的风。 世间的风,是很有灵性的。 我注意到,每年春节过后,大都是雨雪绵绵的天气,时不时刮着潮湿阴冷的风,没精打采,没完没了,就像一个怯懦的孩子躲在屋角抹眼泪。给人萎萎靡靡的感觉。 但一过惊蛰以后,恍惚...

    麦浪 发表于 2020-03-21
  • 大澳渔村随想

    七月夏天,阳江的海湾湛蓝无比。我带着广东省作协的海上丝绸之路创作项目走进阳东大澳渔村。 大澳渔村,是中国古村落,千年渔村,广东省内唯一保持着原始渔家风貌渔村,广东省人文历史最美乡村旅游示范区。大澳渔村也是古老渔港,在国家级中心渔港东平渔港东...

    廖君 发表于 2020-03-21
  • 冬颂帖

    深巷 日晷伸出细绒绒的手掌,朝巷口幽深处探抶。静默阴黑的老树和枯藤,在悄无人迹的深巷两侧的粉壁上,书写经年的分界。老到极限的光阴,爬越界碑又仿佛葱郁明丽许多。枯藤、老树一样有自己美好的前程。踏入深巷的人,一样是时光的富翁,停留在哪里,哪里就...

    霜剑 发表于 2020-03-21
  • 回首莫忘来时路

    不知从何时起,我竟爱上村子里的每一条道路,逢假期回家,我都会与它们私会,用悠闲缓慢的脚步丈量它们的长度,在路上咀嚼那一段逝去的光阴。或许平坦,或许曲折的道路上遍布我成长的纹路,是我今生难以磨灭的记忆。 最喜欢走的,莫过从村口到达家门口的路。...

    谯徵 发表于 2020-03-21
  • 溪田的颜色

    溪田是蓝色的。这儿的蓝天白云一点不输青藏高原!湛蓝的天空中,朵朵白云游走嬉戏,而灿烂的阳光则于云间流转,让人沉醉其中。一朵朵白云,好似碧海蓝天里的棉花糖,又像个大白胖子,软软的,绵绵的,甚是可爱,好像伸手就能触摸到天空。 溪田是绿色的。尽管...

    徐媛媛 发表于 2020-03-21
  • 读雪

    雪,我喜欢。特别是雪后的旷野,能给人以神怡豪放的感觉。 我喜欢看雪的飘落,它如漫天飞扬的梨花,是那么轻盈洒脱。我喜欢雪,是因为它晶莹剔透,简单而素雅,它从不攀附暖春的繁华。 今年的雪迟迟未来,故而耿耿于怀。 无独有偶,或雪有灵犀,晚间的庭外,...

    470303445陈学超 发表于 202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