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胭脂记

    胭脂,多么曼妙的一个词。 胭脂泪,留人醉,桃花乱落如红雨的凄美,胭脂扣,演绎得更是令人怅惘的爱情。胭脂,是闺阁女儿心,是寂寞红颜弹指老的惆怅。 诗词里的胭脂,有关爱情,有关青春,有关哀愁。 胭脂红颜,如灼灼其华的夭夭桃花,郑重又羞涩地开放,那...

    张梅 发表于 2020-07-10
  • 轻尘

    今夜,我在庭院里独坐,空气里依稀还有昨日桂花的浓香,那些花短暂却绚烂非常。我温了一壶好茶,耳畔是音乐悠悠地用旋律镌刻图画,心底就慢慢生出了些许清凉。心绪沉淀就开始泛泛地想,泛泛地想念某一个清净无尘的角落,可以让我暂时地驻扎,做无心的观望。...

    霍进芳 发表于 2020-07-10
  • 清香玉米

    小时候,家里生活紧张,到了秋天玉米快成熟时,我们兄妹便迫不及待的要奶奶煮玉米。饱满的玉米如同晶莹剔透的珍珠镶嵌在棒子上,在沸腾的开水锅里自由翻滚。煮熟的玉米美味可口,清香四溢。 煮玉米吃多了,就有厌倦。看着奶奶又捞出一盆子煮好的玉米,我就嘟...

    文雪梅 发表于 2020-07-10
  • 夏日赏兰可清心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生活已离不开兰花了,虽说她看上去并不起眼,淡淡的幽香却宛若一股清泉滋润着我的心田。 去年秋天,一位好友从外地帮我捎回了几株建兰,并再三叮嘱我说建兰喜湿润但又怕水涝,畏阴暗但又惧烈日。我素爱兰花,但却疏于管理,只是随意地将其...

    徐学平 发表于 2020-07-09
  • 香樟花开

    在我有些泛黄的记忆里,故乡的香樟花总是和繁忙的农事一起打开,一团团,一簇簇,质朴淡雅,浓而不烈,不媚不俗,不张不扬。 在故乡,家家户户屋前屋后都种上几株高大的香樟,开耕的农谚一嗓子吆喝,星星点点的香樟花就抱团成群,集体发力,把一群群的暗香悄...

    吴晓波 发表于 2020-07-09
  • 庭院

    下着细雨的清晨,淡淡的乌云在天空游动,行人、草木和鸟儿在聆听雨声。我一个人坐在庭院里,欣赏花儿。木架上,薄荷又长出嫩绿的叶子;吊兰坐在地板上,像光阴在瓷片上绣出的一朵明亮的花。那棵红运当头,从春节到小暑,都是红运当头,生机勃勃。这些日子里...

    陈玉梅 发表于 2020-07-08
  • 银镰之美

    不是虚妄的想象,不是矫情的比喻,秋天广袤的田野在我看来,是用金黄色地毯铺就的精致舞台。在这个舞台上,一直翩跹起舞的,是我挽着衣袖正在努力收割的父亲,还有那像镰刀一样佝偻着身躯的父老乡亲。 首先是悠扬的音乐从地垄远处荡漾过来,那是一曲优美的华...

    钱续坤 发表于 2020-07-08
  • 山里的和声

    一路颠簸之后,我们终于到了一百里外的山里人家。安顿好,趁着夜还早,我们在主人屋前摆上茶具水果,静静等待月上枝头。 山里的夜四处虫鸣,将山野叫得空旷、深邃。同行几人揣着城里的话题,侃侃而谈。才九点出头,除了我们,这山村已是万籁俱静。我们与星月...

    周虹 发表于 2020-07-08
  • 秋天印象

    秋是高远的。秋风抹去夏日的燥热,将天空擦拭出透亮透亮的蔚蓝。即便有一朵白云,也会浮在山头上,缥缥缈缈的轻快潇洒。或在夜晚,会扯得丝丝缕缕的,挂着月牙,拴着星星,缠着树梢。如若梦中听到簌簌声,那或许是飘落了一片月,或许一缕云,或许一颗星,或...

    周明礼 发表于 2020-07-07
  • 且淋雨去

    仲夏晨醒,难得微微凉。连日心里颇不安宁,且享这天色微阴的清凉,湖边走一走去。 树,蔽日参天,草,翠润丰茂,满眼的青绿拥抱着我,萱草金色的喇叭朵尚有余韵,玉簪雪白浅紫的花却已凋残,应季的八月菊,在草丛中灌木后闪着笑靥,红黄粉绛自有一番清丽。小...

    李民 发表于 2020-07-07
  • 素味情结

    母亲生下我便没有奶水。那年代奶粉啊鸡蛋羹啊肯定是吃不起的。母亲就用打下的新麦磨的头遍面,加了水揉啊揉,最后再用水洗那个面团,等洗面团的水变得浓白,用碗盛了,搁笼上蒸。我就是吃这个慢慢长大的。 直到今日,我都深深喜欢着一些素食,心底抗拒肉类,...

    李艳霞 发表于 2020-07-04
  • 乡村五月翠浪涌

    乡村的五月,流光溢彩,是一个特别让人喜爱的月份。 五月的乡村,最耀眼的还是那些花啊!它们摇曳着、张扬着,如泼辣的村姑,向你投来热辣辣的目光。 月季花娇艳,大丽花如锦似缎一团团,一簇簇,迎着和风细雨,悄然而又张扬地开放着。 五月的乡村是鸟儿的天...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7-04
  • 忙年的母亲

    忙年,最忙的要数女人们。无论馒头还是年糕,无论煎饼还是窝窝头,在旧年月的农民那里,原料都不是面粉,而是未经粉碎的原粮。把麦子变成馒头,把黍子或稷子变成年糕,把地瓜干变成煎饼,需要主内的妇女们从碾米、磨面开始。 那年月,碾棚和磨棚是最热闹的,...

    李云门 发表于 2020-07-04
  • 年食

    旧年月,过年主要还是忙吃的;当然不是为了自己吃,而是为了过年摆供,为了过年之后招待客人。 过年要摆供,敬天地神灵。摆供需要倾其所有,用最好的东西。什么是最好的东西?普通的农家,当然无力准备三牲,大鱼大肉就是最好的。我们那一带的风俗,过年是要...

    李云门 发表于 2020-07-04
  • 箫·月

    松下听琴,月下品箫。箫音一定要在月下才能轻柔地弥散,融和在月光里,遍布每一个角落。她的脚步又像空气一样空灵,感觉到她的存在,却又看不到她的身影──难道她是月的精魂么?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箫声是从伫立于泛黄书页的小楼上传来的,悲悲切切,凄...

    王东梅 发表于 2020-07-04
  • 春天来了

    艳阳普照,远方飘来悠扬的笛声,屋檐上根根冰锥随着阳光的照耀应声断裂,刺在地面上。心中的寒冷也犹如这景似的,慢慢消融。 笛声如白杨 笛声回荡在山林上空,时而回转,时而绵长,似乎任何堵在心口的事情都会被这激流般的笛声所冲开。难以平静地坐在书桌前...

    蓝萧 发表于 2020-07-03
  • 原来我从未走远从未改变

    记得有首歌叫《时间都去哪儿了》,唱的真好听,仿佛唱出了我们的心声,当时的我们听了这首歌后真的是热血沸腾,早早的就把这首歌的歌词看了好多遍,越看越觉得歌词写到了心坎儿里。的确,岁月如梭,弹指一挥间,匆匆几十年的人生眨眼即过。留给我们回望看看...

    江亲莲 发表于 2020-07-03
  • 隐形的翅膀

    春光烂漫时,便可看见青虫了,在菜叶上蠕动,吊在槐树上乘凉。时近夏时,更有许多色彩绚烂的毛毛虫,在树叶上爬动,若是落入脖子,便会起一路绵延的红斑,痒、痛,让人肉麻。从小就特别厌恶它们,尤其害怕色彩鲜艳的。 听大人说,蛾子、蝴蝶都是由毛毛虫变来...

    董改正 发表于 2020-07-03
  • 我带你去看海

    一只蜗牛从一棵大树上往下爬。他爬过了晨昏,爬过了风雨,终于来到了树下。树下,另一只蜗牛正等着他的到来。他爬到她的身边,对她说:这棵树的第三个枝桠上,有一朵美丽的花儿正在绽放,我带你去看。这只浪漫的蜗牛他没有想过,等他们再次风雨晨昏地爬到树...

    方华 发表于 2020-07-02
  • 月光之路

    晚上八点来钟,我打开通往露台的门,低着头漫不经心地踱上去,却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抬起头,一瞬间,我被震撼得动弹不了就在我的面前,就在江南那边的山头上,悬挂着一轮柔和、温暖、深浓的金黄色中带点红色的硕大月亮,它在江面上打下一道温馨的金黄...

    余毛毛 发表于 2020-07-01
  • 我的父亲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埋头干活,整天来去匆匆忙忙碌碌,连吃饭都是大口大口。小时候为了养活我们弟兄三,农闲时份,都是扛起沉重的扁担,去县城贩卖水果,冒着酷暑来回几十公里,都是靠着他那坚韧的双脚。回家总给我们留些品相不好的水果,...

    阿安 发表于 2020-07-01
  • 黑大爷的鸡

    我的老家住着黑大爷,他是村里有名的老光棍,脾气暴躁,老不正经。提到他,乡亲们都摇摇头,唉,活神经。 他一到半夜三更,总是忙着他的鱼虾笼子。第二天,经常从他的嘴里传出,某某半夜趁人家男人不在家敲谁家的门,谁又被别的男人追着打这些男女之事,他总...

    阿安 发表于 2020-07-01
  • 夏天,我们找知了

    在东乡,知了的称谓有点特别,大约念作jū yā,但不知如何书写。 每年蝉鸣林间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有一个身影浮现,那是一个男孩的影像,高高大大的,眼睛很有神,常常有泪盈眶。你说话时候,只是认真地看着你,不多话。嘴角总有口水流淌。他是我儿时的一个...

    龚舒琴 发表于 2020-07-01
  • 蔷薇花开

    牡丹花潮刚刚退去,急性的蔷薇花早已按捺不住,一股脑儿地涌了出来 每到这个时节,上下班时,我总是远离喧闹的城市街道,绕道滨河路上,因为,那里有一片属于我自己的蔷薇花海。 说起来很惭愧,虽然多次路过,但是不曾对这片蔷薇留意。起初在我看来,那些缠...

    李双伟 发表于 2020-06-30
  • 农家四月槐花香

    农历四月,洋槐花开。 洋槐花,是花,更是菜。这时候,依山傍水打坐,环顾四周,但见许多植被已卸下胭朵,开始在平凡的世界里生育、生长、生活。而洋槐花,似乎新来乍到,匆匆咽下几口遗落的风粒和雨露,翻山越岭穿行于蓊郁之间,任翠海碧涛怎么阻挡,它也要...

    李学军 发表于 2020-06-30
  • 浅碧轻红香椿芽

    民国才女张爱玲说,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依我看,还可加上一句:四恨椿芽期短。 香椿是名副其实的错过要再等一年的树上鲜蔬,每年只有早春到谷雨这段时间的椿芽鲜嫩好吃,谷雨一过便老了。时令性太强,委实吃得不过瘾。...

    洛红 发表于 2020-06-30
  • 儿时的槐花

    春末夏初也是槐花开放的季节。当温热的暖风扑面而来,记忆深处槐花甜而清香的味儿也会慢慢浮现 我小时候有一片乐土,就是我姥姥家的院子。院子分前院和后院。后院属自家独有,前院为小家属院所有人家共有。院子里有一棵老槐树,这是家家户户都惦记着的。 每...

    马菁华 发表于 2020-06-29
  • 倦时泊船塞外,欢时驰马域畔。在那悠悠岁月里,渐渐积下的酒坛,到底蕴藏着几多悲欢,几多离合;几多痴情,几多浪漫?无数回掠荡过耳畔的匆匆碰杯声,慢慢激起了我对于酒的热潮。于是在倏倏移逝里,酒的故事逐渐被我了解 烟雨叆叇,雨疏风骤。我和父亲刚从外...

    O24 发表于 2020-06-27
  • 柳溪情

    故乡有一条蜿蜒的小溪,溪流两边栽植着成行的柳树。柳树傍着小溪,一年四季,潺湲的小溪载着柳枝儿的眷恋,一路欢欣,浅吟低唱。 雨水过后,大地回春,万木复苏,鹅黄嫩绿的柳枝纺着柔韧的丝线,伴着清澈的小溪,激活了春的灵感。 春天里,借着柳木的绵软,...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06-27
  • 初春意绪

    春节期间,一直有一个念头,想写下一段文字,记录立春的消息,品味春日里的暖阳,不负这初春的美好时光。 可是,迟迟不敢动笔。自古以来,春在文人墨客笔下千姿百态,活色生香,从吹面不寒杨柳风到一夜返青千里麦,从二月春风似剪刀到万紫千红总是春,从朱自...

    松松 发表于 2020-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