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秋之味

    大约是大学里的第一个秋天,久已未至的双安商场还是一个逛街的选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桃红色的长款开襟毛衣,腰间的带子后来常年和衣服分居两地。在这个商场买的另一身儿是一条天蓝色的直筒连衣裙。后来的某天母亲忽然说起,某个女演员也穿了这一件,她一看...

    梁爽 发表于 2023-01-25
  • 赶稻花

    夏季的乡村田野一片翠绿,特别是稻田里的秧苗,从弱小的秧苗插入水田里,肥沃的泥水浸漫着秧苗,也滋养着弱不禁风的秧苗。一段时间以后,秧苗将根须深深扎进泥土里,迎着阳光雨露茁壮成长,微风拂来,绿浪翻滚。等水稻长至齐膝高的时候,圆而长的稻杆顶着茂...

    江初昕 发表于 2023-01-19
  • 烟火一瞬

    这几日颇为烦闷。年关将至,应是满心欢喜的,但我却无法应付这崩裂的愁绪。 不知为何,人们对阳历的年算不上重视,都更盼着除夕漫天烟火带来的年味。在我记忆里,这座小城从未在元旦响起烟花声,除夕亦是。于是我常常到乡下去过年,在田野间肆意奔跑,与好友...

    吴安茜 发表于 2023-01-10
  • 橄榄菜

    第一次吃橄榄菜,在汕头澄海。那润滑的舌感与美味,让我觉得新奇都知道吃咸菜是为了那份酸酸的爽脆,橄榄菜却是另开了一席,只要你吃了第一口,接下来就是欲罢不能。 让我欲罢不能的除了橄榄菜,还有读书时的记忆。那时认识一个叫微的潮汕女孩,她是潮汕菜的...

    丁纯 发表于 2023-01-10
  • 菜园

    我的老家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家中有四间简陋的平房和一个与之对应的小院落。院落的西侧是铺就的水泥石板路,东侧就是一片空地,也是父母开垦的一块菜地,这块菜地已经开张很多年了,每年夏天都会呈现一片绿色的海洋,父母会种上各种蔬菜:菠菜,西红柿,豆角...

    风吹花落星如雨 发表于 2023-01-01
  • 麦黄时节

    小暑时节的麦田,一天一变脸。先由墨绿变浅绿,再变作浅黄,最后就成了黄金的颜色。日头升起来,小南风窜过来,麦子们就扭动窈窕的身躯,像骄傲的公主抛出金光灿灿的诱惑,刺得人睁不开眼。那就索性闭上眼吧,就会感到有一些幸福,来得是如此突然,令人心旌...

    尤效清 发表于 2022-12-28
  • 草原恋歌

    清风吹拂季节的绿意,细雨飘洒一夜的芬芳。朦胧的天幕被鸟儿的啼鸣声叫醒,太阳的晨光一点点撕开云层,然后豁然明亮,让人不禁拿手挡住眼睛,一日的早晨就这样突然的降临了。 伴着清晨的萧瑟,我漫步来到赛汗塔拉城中草原,站在草原深处,牧草及膝,草香花香...

    刘海东 发表于 2022-12-26
  • 心是莲花开

    又见莲花开,总有几分思绪随着莲的香气在心头萦绕。 和宋代的周敦颐一样,我也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其实,爱莲者决非少数,都因了池塘上支支风荷举,亭亭玉立,婀娜摇曳,莲叶田田,迎风舞动,最是温庭筠的绿塘摇滟接星津...

    林黛 发表于 2022-12-25
  • 槐花情思

    静下来的时候,总会想起家乡的槐花。 记得儿时,每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我便挎着竹篮,和姐姐一块儿到村口的小路上摘槐花,那是一条两旁栽了十几棵槐树的小路。姐姐手中的竹竿肆意挥舞着,朵朵小花经不起敲打,轻盈地飞舞着,像雪花、像羽毛、像梦中的云朵,然...

    杨炳阳 发表于 2022-12-20
  • 晓梦初醒

    寂静的早晨,睡意正朦胧,一阵清脆的鸟鸣从窗外的林间传来,穿过玻璃,穿过帘幔,飞落到我枕边,生生地把我从梦境中唤回。我尚未完全清醒,身躯似在平静海面的小舟上,随着波浪轻轻摇摆。 鸟鸣啾啾,非要唤醒我,睡还是醒?我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中游走。这...

    刘乔兰 发表于 2022-12-14
  • 盛满月光的小院

    前些时日,我和妻子带着女儿回了趟乡下老家。祭完祖,我们就把老房子简单收拾清扫了一下,顺便小住了一晚。 这时节,大地才要返青,院子里显得空落落的,连蛐蛐之类虫虫的鸣叫声都没有。房前那棵老枣树,枝枝杈杈,坚硬似铁,倔强地在小院中肆意伸展着。 老...

    云心简 发表于 2022-12-14
  • 望柳

    那面小湖没有名字,湖边那株柳也没有名字。因为它是湖周围合抱最粗的柳,它的婆娑的身影也最出色,因此我称它为王柳。而那面湖,我只能轻轻地告诉你它的名字,是我给它起的名字:瓦尔登湖。嘘,别被别人听了去。 迎着朝阳去见王柳,真的像朝圣一般。还没见它...

    宜家猫 发表于 2022-12-13
  • 又到豌豆滋味长

    从前豌豆香,今日滋味长。不知种豆人,是否在故乡 曾经在一文友的本子上,看到过这样的诗句。虽然不讲平仄格律,但读起来颇感亲切,朗朗上口,甚是喜欢。遂拿来发了朋友圈,不承想引来点赞一片,朋友们纷纷诉说起自己的豌豆情怀,而我的思绪更是飞到了故乡,...

    李阿人 发表于 2022-12-12
  • 过江西

    清晨的窗外依然灰暗,像往常一样夹杂着毛毛细雨。绵长的战役就在这平常的一天到来前悄无声息的结束了,指挥部 隔离围挡 警戒线连同种种荒诞不经的闹剧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黎明前的黑夜里。一脸茫然的众人试探着踏上和着雨水的街道仰起头呼吸着层楼间自由的空...

    在遥远的天空底下 发表于 2022-12-10
  • 菜根里的春天

    六九头里,拿着萝卜去户外高处放上一根羽毛,打春时刻一到啃上一口萝卜,看羽毛旋转着飞上高空,那是春风捎过来的春之讯息。啃萝卜又谓啃春,意为咬得草根断,万事皆可做。羽毛飞上天空,意为春姑娘回来了! 二月的春风其实一点也不懂得温柔,锋利清冽不说,...

    刘淑媛 发表于 2022-12-09
  • 山泉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但绝大部分都是杉树。而绝大部分的杉树都是人工栽植的,大片大片的,有...

    半竿落日 发表于 2022-12-07
  • 繁木是夏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最后与这棵树道别,故乡的事,好像都在树下发生。是这棵夏天的老树,...

    草予 发表于 2022-12-07
  • 下一站不再是曾经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时一个半小时,夏夜,难得此时算是惬意,不过晓来定然又会被热醒。在这...

    若水 发表于 2022-12-06
  • 异乡人

    或许沿海城市傍晚的海风真的可以拂起每一个异乡人内心最深处的离愁别恨。 忙碌了一天的太阳马上就要告别碧蓝的海滨。我路过街边几家嵌满流行款式霓虹的店铺,身旁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凉凉的,有一股咸咸的又时不时夹杂着几缕清甜的味道。这风不大,却仿...

    郭博文 发表于 2022-12-03
  • 踩蟹

    清明过后,又是蟹肥膏满的季节。到港北小海里弄浪踩蟹,是我童年生活中最难忘的时光。 那年正值立夏时节,我们十多个孩子步行了半个小时,来到港北小海西海岸边,眺望海面,银光闪闪,烟波浩渺,天空碧蓝,白云悠悠。几只小舟在波光粼粼中游动,站在船上的渔...

    郑立坚 发表于 2022-12-03
  • 望穿秋水

    秋,冷冷的,凉凉的,尽管不愿意,还是这样不期而至了。提及秋,一定首先想到红叶的美丽,五花山的绚烂,稻谷的金黄和白云的清幽。此时,这一切好像都与我无关,我想写秋天的水,那清澈见底,冰凉刺骨的秋水。 秋天,我曾经说它是金色的。那时,我对秋充满期...

    刘晔宽 发表于 2022-12-02
  • 晨曦中的雀声

    我喜欢我现在居住的小区,就是从它那晨曦中的雀声开始的。 宿舍楼的前面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西面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东面是一个水草丛生的鱼塘。也许是这里的环境适合麻雀生存,所以,树林里有很多的麻雀在那里安家落户。 一入冬,麻雀们是不大睡得着的了。...

    九满 发表于 2022-12-02
  • 抱抱我的桂花枝

    从夏天的气温一路跌到深秋,只需几场透心凉的秋雨,外加几阵秋风,撩起沉睡已久的温度仙子就足矣。今年的桂花来得比往年要晚了很多,加班间隙,久违的馨香一下冲入鼻尖,这样的见面方式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关于桂花的记忆,会弹的第一首钢琴曲便是《八月桂花...

    季慧 发表于 2022-12-01
  • 小镇的夏天

    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小镇鳌头镇,是一座美丽的小镇。 一进入夏天,田野里五彩斑斓,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荷塘里的白莲藕,在泥塘中已安睡数月,此时被农人吆喝着吵醒,虽然沾满了黑黑的泥巴,却依然如婴儿的嫩白小脸,惹人千般怜爱。...

    九满 发表于 2022-12-01
  • 春软

    阳春三月,我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晒谷场上。 风像棉花糖一样柔顺,拂在脸上,轻软暖和。草木带着清纯、甘甜的气息,润得我的心里甜丝丝、清亮亮的。小花正在绽放,露出好看的牙齿。错落的房屋就像刚洗过澡一样,露出古铜色的身子和乌黑的头发。 沉睡了一夜的虫...

    九满 发表于 2022-11-30
  • 小镇的春天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有的,只是永远算不上翻天覆地.它有自己独特的风韵:安静、平和、风格依然。...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8
  • 又到油菜花开时

    春日暖阳,与朋友相约去郊区踏青,站在阳光下的田野里,开得正艳的金黄的油菜花随风摇曳,一阵阵带着泥土清新的花香扑鼻而至,嗡嗡的蜜蜂在花丛中穿梭,美丽的蝴蝶飘在花中翩翩起舞让人心旷神怡,顿感温馨惬意。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情景,让我不由地想起儿时...

    王继怀 发表于 2022-11-27
  • 故乡的雷声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坚定地存在着。 那时候,我们...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7
  • 乡村漫步

    咕咕咕咕布谷鸟卖弄她那并不婉转的歌喉,把我从睡梦中唤醒。阳光透过窗帘渗到房间地板上,春光明媚的一天开始了。 来吧!来吧!让我们迈着轻盈的脚步,带上愉悦的心情,到乡村去漫步。 如今的乡村,低矮的瓦房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小洋...

    李建英 发表于 2022-11-26
  • 守望枯荣 静待春归

    入冬时节的冷雨,以泼墨般的写意手法,在残荷枯叶的寒塘上尽情地挥洒,留下了一幅写意般的残荷听雨的水墨画。此刻,寒风阵阵,荷塘中发出沙沙地声响,一支支残荷,树立在塘中,不再袅娜,不再风卷荷香,不再粉缀蝶舞,唯有残败,唯有枯瘦,唯有萧瑟与寒凉。...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