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煨芋慰霜寒

    郑板桥《瑞鹤仙》云:清风来扫,扫落叶尽归炉灶。好闭门煨芋挑灯,灯尽芋香天晓。挑灯煨芋,芋香伴寒夜,二三知己,围炉夜话,静雅如高古宋画。 冷凝冬日,风雪之夜,山芋粥解决了饥渴,给人安慰。雪夜像一个晶莹剔透的琥珀,乡村就是蜷缩在琥珀心中的小虫子...

    宫凤华 发表于 2022-10-02
  • 春风拂过, 还生活旧时模样

    太阳真好,暖洋洋的。院子里的迎春花,前不久还是枸杞那样的小颗粒,现在完全开了,黄灿灿的一片,又好看又有气势。莎莎趴在桌子底下,脑袋歪在前爪上,摆出萌宠的睡姿,无忧无虑。孙子忙着把奥特曼和怪兽分批运到菜地里,在他眼里那是一片奇妙的森林,可以...

    徐祝平 发表于 2022-09-27
  • 新疆深处的明珠

    新疆深处的明珠,天鹅常在湖跳舞。西域明珠赛里木湖,被称太平洋最后一滴眼泪,果然名不虚传!赛里木湖古称净海,位于新疆博尔塔拉州博乐市境内的北天山山脉中,紧邻伊犁州霍城县,是一个风光秀丽的高山湖泊。 进入赛里木湖的西部,游客明显少了起来,这里的...

    浮生未歇 发表于 2022-09-26
  • 一树倾城

    一江一河横贯城区,申城虽地处江南却有水无山,颇乏天物的滋润。所幸城里有各类行道树生长发育良好,变幻的绿意让都市人得以亲近自然、体察四季。 香樟是行道树当中最常见的,卵圆的树形四季常青,春天里,褐色树籽悄然落得满地,任人走过踩得嘎吱作响,其浑...

    林筱瑾 发表于 2022-09-26
  • 喜欢看电影

    流动的光影,旋转的画面,多少动人的故事,多少美丽的传说。电影里的一切如此富有吸引力,带给我们太多深深的回味 喜欢看电影,是被影厅内神秘的氛围所打动。放映厅内的灯光被关闭后,或喜或悲的剧情缓缓铺开,你可以与许多陌生人一同观赏,你无法看清他们的...

    夏飞雄 发表于 2022-09-23
  • 秋意

    秋,已被名家高手们写尽了,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其实,秋意无限,只要是真诚的,善意的,发自内心的,秋就会把所有的美和爱捧出来,让你分享,让你感受,让你抒写,让你传递。 尽管我们没有好的文笔,却不可以没有好的期许。 有人倾情秋山,秋山就充满了诗意...

    北辰 发表于 2022-09-23
  • 盛开的牵牛花

    已是初秋,洋雀一边在密林里穿梭,一边放声高歌着狗,贵阳;狗,贵阳几只有趣的斑鸠,蹲在高大的枇杷树上,不停地哼唱着咕咕咕,咕的乐曲;一群群不知名的鸟儿也不甘寂寞,跟着清着嗓门,叽叽喳喳地欢歌着。 漫步于乡间小道上,无意邂逅了开得正盛的牵牛花。...

    老遗 发表于 2022-09-22
  • 金色的南瓜

    乡村的农事当中,最省劲儿的当数种南瓜。 暮春或者夏初,找一个晴朗的天气,从瓦罐里翻出储藏一冬的南瓜种子,晒一晒,浸点水,随手种进松软的泥土里。南瓜野性、皮实,对土壤要求不高,无论是山坡、地边,还是墙根儿、院子角落,从来不挑不拣。种了,就无需...

    王剑 发表于 2022-09-22
  • 又见菊花黄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了冠小体瘦的野菊花,颇有山野归来不看菊的意味。曾想种一片野菊,可是找不到那么一块地。而且我知道,就算是圈养在眼前,最后的结果是花开得并不洒脱,反而失去了本真的意趣。因此,这样的蠢事至今没做。算算时日,中秋已过半月...

    周毖 发表于 2022-09-21
  • 二月春来早

    二月的大地,已过立春节气,这就是春天了。 只是春风料峭,倒春寒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企图在人间制造出最后的一点风浪,但是大地的深处已被喊醒,春天的温暖势不可挡,无论是天上的太阳,还是低处的大地,都一次次地往人世间输送着无穷无尽的温暖。温暖,成为...

    路志宽 发表于 2022-09-16
  • 漫步秋晨

    清早,薄雾浓云,东方的天空仍有一抹儿亮色,远远的路灯像点点闪烁的疏星,马路像是一条霓虹般的隧道,朦胧而幽深,微风吹来,空气还是那般清凉甜爽。此时已经有紧张晨扫的人们,也有步履匆匆的路人,整个世界好像正在从沉睡中慢慢地苏醒着 秋意凉凉,晨光微...

    春风秋雨 发表于 2022-09-15
  • 娇若昙花的生命

    今早开门,我家的那只土黄色的小狗静静地平躺在马路的中间,它死了。这个幼小的快乐的生命就这样消亡了,我的心忽然被揪住的感觉。 对于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很是偶然。约两个月前的一个早晨,像今早开门一样,就发现门口的树下有一堆土黄色的毛茸茸的东西,当...

    春风秋雨 发表于 2022-09-15
  • 香椿

    晚饭。 夫人上席,小姐坐夫人对面,香椿站一边。老爷走后,到了饭点,都是这样坐。今晚,香椿烧了夫人爱吃的糖醋鲤鱼。夫人高兴,让香椿开了瓶白酒。二两白酒下肚,夫人突然将吃剩的鱼倒到地上,让香椿吃。香椿目光在夫人脸上停会,又在小姐脸上停会后,慢慢...

    戴玉祥 发表于 2022-09-15
  • 柴草的香气

    以往在乡下的老家过年,除了各种年货外,还要准备足做燃料的柴草。 蜂窝煤炉子虽然摆在屋角,但是也只能用来烧烧水,若想要煎炒烹炸,卤煮蒸炖,还得是饭棚子间的大锅灶。 这些柴草,母亲在秋天就已经留足了。玉米芯、棉花杆是蒸干粮的好燃料。麦秸、玉米皮...

    刘兰根 发表于 2022-09-15
  • 家乡的荷塘

    月是故乡明,醉美家乡行。我抵达家乡,走近荷塘,是在一个初夏的黄昏。 家乡的荷塘面积并不大,家乡的位置又偏安一隅,荷塘历经岁月,基本上还算保住了原生态,少有人为的修茸。荷塘有幸,一如处子,静卧于家乡一隅,执念经年,一脉尔尔。看惯了接天莲叶无穷...

    吴鲜 发表于 2022-09-10
  • 花的接力

    秋冬季节了无绿意,我有时怪罪紫色页岩把家乡扮作穷山恶水的样子,与湘南的山清水秀格格不入。造物主于广袤的绿水青山之中,抛下两个季节的荒凉,迁移门对青山千古秀,窗含绿水万古幽的诗意栖居。年少的我,似乎过早郁结对老天的不满,偶或坠入四季常青、鸟...

    陆亚利 发表于 2022-09-07
  • 一河溪流一河柳

    撒开脚板,一天之际便可从小河源头丈量到小河尾梢。河尾接续的是岚河,汉江续之,再相连长江。 溪流愈小,愈是清滢。河水越细,越是和人们亲近。典籍书章,史人闲忆,细究多忖,凡间人物,心里总会有几条小河不逝。 四季河亦是如此。这是一条短河,婉转、低...

    杜文涛 发表于 2022-09-05
  • 秋雨中的灞河

    厌恶的腰间盘突出又犯了,以致一连几日腰腿疼痛难忍,坐立难安,不能工作。今日稍好点,便来到离家不远处的八水润长安之一的灞河边走走,换个心情,意图扫除几日疼痛的阴霾。 新时代的灞河已被政府修建了成湖泊,河堤两岸建成了公园,更是美不胜收,是人们悠...

    王博 发表于 2022-09-04
  • 静坐黄昏

    黄昏时分,天边那片红云,在变浅变淡,万物沐浴在和风里。我静坐窗前,闭着眼,袖着手,任时光一点点逝去,一切都云淡风轻。 一天之中,最美是黄昏。白天太喧嚣,夜晚太寂寥,只有黄昏最安神浪漫。红红的太阳挂在树梢上,像一枚熟透的柿子。鸟儿扑啦啦飞翔着...

    王永清 发表于 2022-09-01
  • 渐行渐远的小炉匠

    人一旦上了点年纪,便越发爱回忆过去的一些往事。在我的记忆中,总会显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瘦削的秃顶老头,满脸堆满了皱纹褶子,但整日里笑容满面,推着一辆破旧的独轮车,独轮车前面悬挂着一面小响锣,随着小响锣的叮当作响,老头嗓音极其洪亮地吆喝着...

    邓荣河 发表于 2022-08-28
  • 岁月是照片之间的距离

    岁月是照片之间的距离,一位朋友在文字里,这样写他看自己影集时的感受。初次读到,似乎听到了他在键盘上敲下这句话时,轻轻地一声叹息。我顿觉灵犀相通,就像是我寻找已久的一个句子,突然如一片落叶飘落在我面前。岁月不可见的更迭感,用这句话,就可以具...

    曹春雷 发表于 2022-08-25
  • 粽香飘千里

    春日中午的小憩被一阵敲门声打扰。拉开门,一位面带笑容的快递员抱着一个纸箱,说是我的包裹,要我签收。心想近几日不曾在网上买什么,会是谁寄来的物品呢?拿过单子核对,方知是远在乌鲁木齐的岳父寄来的包裹。 谢过快递员,将纸箱抱进门,放在地上打开。只...

    王新智 发表于 2022-08-24
  • 八月的清凉

    八月,初秋伊始,虽仍有夏日的明媚,但已没有三伏天那般炎热,凉爽了许多。 雨后的清晨,难得的清凉。微风绵柔,款款而来,柔顺似初春。阳光,不再那么热烈、奔放,矜持和温婉了许多。云彩,不再是清一色的洁白柔软,薄浅,灰白。偶尔,或乌云密布,犹抱琵笆...

    若愚 发表于 2022-08-24
  • 春天开满格桑花

    我仿佛又听见妈妈的声音,她劝我,让我放下。 此时,我站在学校家属区那70多平方米的公寓楼里,太阳的光线透过玻璃窗,斜插进屋子里,有无数的尘埃在光线里喧腾。窗台上的绿萝,枯萎了长长的枝蔓,只剩下靠近泥土的一小截还有绿色的痕迹。养过孔雀鱼的小鱼缸...

    刘艳军 发表于 2022-08-22
  • 谷子

    谷子低着头,灵魂一直站着。一棵谷子,生长在沙岭坡地,常常以沉默的形式,洞察人间万象。谷子不一定是村庄的,它有时会走出篱笆墙圈起的院子,到别处走一走,借着风雨逆流成长。最后,结一枚金灿灿的穗子,无人问津不要紧,总有三两只花喜鹊,和它挨着坐下...

    张淑清 发表于 2022-08-21
  • 送你一轮明月

    星子簇拥着云彩,赶趟儿似的,迎迓傍晚时分的昏黄,托起初生的明月。 我赠你片片浪。 假如我是一汪海,我要送你一轮明月。微风款步过海面,掀起鱼鳞样细浪般的天。温煦的夕阳唤着蹁跹的鸥群。海,容纳天地间梦般的天籁。看到海,就想起纳兰性德。纳兰一生虽...

    梅筱月 发表于 2022-08-21
  • 老家的桃林

    老家屋后的桃林,是我和哥哥的乐园。 前不久,妈妈爸爸带着我和哥哥回了一趟老家,在那里,我看见爷爷屋后的桃树开花啦! 这一片桃树的主干呈深棕色,主干上的枝丫弯弯曲曲,显得很有力气。枝丫上又生出许许多多的小枝丫,这些小枝丫伸展着它们曲折有致的臂...

    马炜焯 发表于 2022-08-18
  • 晚秋

    暑热全线退却,秋天顺利接管了天空、大地和海洋。当晚秋的风成群结队,尾随又一场秋雨进入村庄,山川河流表情分外凝重。清早起床,穿着短袖突感凉意更深。不知不觉间,季节已悄然遁入光影深处。 这是乡村的晚秋。晚秋,与初秋和仲秋泾渭分明。初秋时,三伏夹...

    涂启智 发表于 2022-08-15
  • 静待花开

    窗外有两株玉兰,一株白花,一株紫红,白的那株花开时,灼灼其华,大气优雅,在疏朗的枝头卓尔不群,自呈风骨。白色玉兰让我想起小三岁的大妹开玉,小名翠兰,马上就满64岁了,得马上给她打个祝福电话。 放下手机来到窗前,玉兰花对我颔首,仿佛在说:就待在...

    黄开林 发表于 2022-08-13
  • 雅蒜

    白马非马,赤兔非兔,雅蒜自然亦非蒜。 雅蒜是六朝时期人们对水仙花的惯用称呼。 水仙花之所以被称为雅蒜,大概是因为它未开花时的外形像极了蒜头。但既然是花,自然要比蒜高上一个档次,就算像蒜那也是优雅的蒜。 优雅的蒜与一般的蒜有着相似的鳞茎,球形多...

    潘玉毅 发表于 2022-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