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蛙鼓敲夏

    西园春去绿阴成,已觉南窗枕簟清。帘卷斜阳归燕入,池生芳草乱蛙鸣。蛙鸣是乡村最诗意的存在。 记得小时候,每到夏天,乡下的田间地头,就有蛙鼓声声。那时的草很是茂盛,绿莹莹的草,绕着田间,缠着小路,围着村庄,绵绵不断,一如蛙鼓声声,不绝于耳。 晚...

    尚庆海 发表于 2022-06-29
  • 诡异的天国

    可可西里无人区是个神秘的天国,人们都向往着它,想揭开面纱,目睹这神秘的净土,但又因它的恶劣气候煎熬和野兽(主要是狼群)的袭击而害怕。 可可西里在蒙语中,意思是美丽的少女,其景色也和它的名字一样非常美丽。 该区位于青藏高原腹地,平均海拔4600米...

    zhuobaoxi123 发表于 2022-06-28
  • 喝茶

    今晚注定成了不眼之夜,22点半左右想睡,可将近1小时过去,确毫无睡意,辗转反侧,脑子始终处于亢奋状态,想想反正睡不着,还是写点东西,也好久未写,不是不写,只是这段时间有点忙。 白天很早,在杭的几位好同学好朋友就约晚上去西湖边喝茶,许久未曾谋面...

    谢永帅 发表于 2022-06-28
  • 谁说深秋不蓬勃

    在一般人的眼里,深秋是枯萎、凋零、萧条、衰败、没有生机的象征,往往会让人心生悲凉。而在我看来,深秋也是蓬蓬勃勃,分外令人欣喜、振奋,以至于不得不热爱。 菜地里的茄子叶更绿,杆更壮,花儿次第绽放,竞相争艳,经不住深秋的催促,纷纷结出紫嫩的茄子...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06-27
  • 立冬的样子

    立冬,意味着时序进入了冬天。 一年有四季,每个季节都被六个节气充填,立冬,是最后一个季节冬季迎来的第一个节气。我总觉得二十四节气,是中原人根据中原地带的时序物候变化总结出来的,江南塞北,只能作参照,不完全对的上号,就拿立冬来说,立冬是什么样...

    马浩 发表于 2022-06-25
  • 留年

    年末,乡间的生活围着一个字在转留。美食,要留着,等过年;庄稼,也是如此。 乡间留守的老人们,平日里侍弄的,无非是家里头那一亩三分地。尽管对生计而言,起不了啥大作用,但起码儿女们不在身边的日子里,能打发时间,聊以自乐。所以,每到年末,留种也就...

    杜学峰 发表于 2022-06-24
  • 桂香颐湖

    秋天的到来,让天气从炎热中逐渐变得凉爽起来。 早晨推开窗户,突然一阵桂花香气袭来,抬头看窗外颐湖,一排排金桂仿佛在一夜间绽放,绿叶丛中缀满了金色的小花朵,正肆无忌惮挥洒着它们的芬芳。 搬到一街区3个多月了,前段时间因为刚搬家,忙得稀里糊涂的,...

    何民 发表于 2022-06-23
  • 寒夜星空

    天黑得早。刚下班,夜的大幕即拉开。站在红绿灯前,一仰头,遥远的天边,有星星闪烁,亮晶晶的。瞬间,像与久违的朋友重逢,喜悦像潮水漫上心头。当我再凝神细望时,不免失望,两颗,两颗而已。 不禁怀念起多年前在乡下的时光,怀念寒夜里璀璨的星空。蓝黑的...

    张燕峰 发表于 2022-06-22
  • 回味荠菜

    如今,吃野菜大行其道。以素食论,家菜不如野菜香已成共识,再高规格的宴会酒席,亦必备几碟精心炮制的野菜佐酒助餐、实践证明,此乃调动各方宾客胃口积极性之最佳方案。 在我吃过的诸多野菜中,尤觉荠菜堪称上品。荠菜形娇色嫩味鲜,所含营养极丰,古人早有...

    管益农 发表于 2022-06-21
  • 又是一年梨花似雪

    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后,空气中多了几分清爽的味道,还隐隐约约飘散着一股股清甜的梨花香呢! 梨花,是春天的点缀。它以其清丽的姿容,悠远的香气不知不觉俘获了不少人的芳心。每每春天,它们宛如报春的使者,恰逢其时地到来,恰逢其时地开放,恰到好处地给...

    管淑平 发表于 2022-06-20
  • 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对于雨,我是偏爱的。闲人看雨,圣者听雨。我当然不敢自称圣者,但对于听雨,我是有自己的执拗的。眼睛看雨,看的是景;耳朵听雨,听的是情。对于我来说,听雨是忙里偷闲的一种快乐。 家中的书桌正对着窗外一棵繁茂的树,苍劲翠绿,...

    韩雨桐 发表于 2022-06-18
  • 初夏之韵

    还来不及回味春的绚丽,不经意间,初夏早已优雅的、以它风情万种的姿态走过春天,悄无声息地投进了辽阔大地的怀抱,享受着初夏特有的温馨与清凉。 初夏,一个落英缤纷的季节。初夏,山是绿的,水是清的,薄薄的云彩慵懒地在纯净的天空中闲游。初夏午后的阳光...

    若愚 发表于 2022-06-16
  • 那棵老榆树

    每一次回到家乡的那个小山屯,我都会在老宅门前的那棵老榆树下,默默地站上一会儿,摸一摸它那粗糙而又冬暖夏凉的肌肤。春日望一树的榆钱儿,夏日望一树的绿叶,秋日望一树的色彩,冬日望一树的银白。在我的心里,它是一道风景,它是一个标志。有了它,我就...

    郭宏文 发表于 2022-06-16
  • 舌尖上的夏天

    炎炎夏日里,有丰富的蔬菜水果,凉脆的黄瓜、爽甜的西瓜、红红的樱桃这些舌尖上的美味,令我沉迷不已。 去菜场买菜,菜品琳琅满目。长豆角、黄瓜、茄子、空心菜、苦瓜、苦菊哪一样都可以做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黄瓜,用凉水浸一下,拿着生吃,脆脆的,凉凉...

    刘满英 发表于 2022-06-15
  • 采菊

    每年的深秋初冬季节,我都要去采摘野菊花。 选一个晴朗的下午,我给自己的心情放一个假,与阳光相约徒步来到野外。刚爬上山坡,野菊花就夹道笑脸相迎:有的从山崖上披挂下来,宛如金色的瀑布;有的遍布草地,灿若繁星;有的攀附在树枝上,好像幼童窥视的眼睛...

    邓小鹏 发表于 2022-06-15
  • 窑洞情怀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份浓郁的故乡情结。因为,故乡是每个人生命开始的地方,那里生活着我们最亲密的人,也保存着我们最初的记忆;故乡是给予我们归宿感的地方,是我们的精神之源生命之根。 一直以来,我的脑海中始终有窑洞的影子。无论身处何地,一看见窑洞,...

    张强 发表于 2022-06-15
  • 年近情更切

    年,总在岁月深处,顺着故园的方向,负载背井离乡的人,醉倒在家的胸襟里。 每当快要过年的时候,总能在夜里听到故园的召唤。譬如今夜,那细密的召唤又一次穿越河流、山川、田野、站台,一路弥漫过来,淹没了我的整个梦境。 我梦见过年的夜晚,烟花放肆地表...

    韩慧彬 发表于 2022-06-14
  • 枝上杏花开

    当季节的脚步终于淌过漫长的冬季,那一波波涌动的春潮,挟带着一个个振奋人心的花讯,使大地欣然复苏鲜活起来。人们纷纷走向户外,与春天约会。 朋友约我去孟津城关镇水泉村看杏花,那里漫山遍野的杏花已绽放枝头。打开车窗,清新的自然气息涌进车里,大地宛...

    赵克红 发表于 2022-06-11
  • 节日的书香

    两天前,小区楼下城市书屋开业了。这是离我家不足500米距离的第二座城市书店。这在新冠疫情下仍在徘徊的情形尤其难得。尽管我所处的地方没有新冠病例,是低风险区,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开个书屋真不容易。 进门戴口罩,量体温,里面却是别样的世界。温馨雅致...

    李晓丽 发表于 2022-06-11
  • 梨花落在我的心

    梨花像什么?看过最特别的一段话: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我百思不得其解。在梨花盛开的时候,一次又一次来到梨园,一次又一次谛听梨花之语,梨花的确是月亮做的。...

    吕惠仙 发表于 2022-06-10
  • 苍耳

    在我的故乡,我们把苍耳叫作刺球,因为它呈球状,浑身竖满尖刺,一不小心就会把人扎伤。我小的时候把它当作恶作剧的道具。 小学校园的后面是一片荒地,长满茂盛的杂草。放学后我和小伙伴跑到那里玩耍,捕捉刺猬与蚂蚱,见到一簇刺球便采摘一些放入书包。次日...

    曹含清. 发表于 2022-06-06
  • 油菜花开

    每年的清明之前,角弓油菜花就前前后后盛开在田野的各个角落,那些花儿轻轻地在一个温润的夜晚悄悄地,一瓣、两瓣、三瓣绽放在初春微透着寒意的早上。土地是最有知觉的,清明时节的山坡上,许多小草逐渐露出了头,长的高点的蒿草,被风轻...

    陈杰华 发表于 2022-06-06
  • 我不曾到过云层之上,低低地在地上仰望,穿越时空的渴望,空虚地想抓住什么。 在这低低的山野上,唯有一根狗尾巴草,生长在山野的最高处。六月的风带不走狗尾巴草的渴望,根深深地汲取一切,在低低的土地中,突破不了规则。 长年灰寂的天空,干涸破裂的土地...

    周长士 发表于 2022-06-04
  • 月夜万绿园

    月夜的万绿园公园真的好美! 公园与海毗邻相交。我站在海边的堤岸上,手扶堤岸木制护栏,举头眺望海、天交汇处,月亮已远离海面斜挂西天,莹白的月色脉脉地洒在海面上。海水辉映着皓月圆润、丰满的脸庞。月光水影,波光潋滟,縠纹轻弹。随着阵阵海风的吹拂,...

    龙福仁 发表于 2022-06-04
  • 香飘万粽 端阳传情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这是谁揩着眼泪啊声声长叹,这是谁可怜人生道路的多么艰难。细想,是他,是他留给世人的感叹; 是他,头戴花冠,手持白芷,踯躅在汨罗江畔;是他,留给世人最后的美好形象和诗篇;是他,纵身一跃,在华夏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永不...

    小不点 发表于 2022-06-03
  • 骑行,倾诉

    这一周,还算宁静,经过两个多月的疫情管控,终于孩子们又回到了学校,开启正常的群体生活。 看着每天老师在微信群里发布的测试成绩,不能喜,确也不算太坏,但孩子总会在平静生活里为他妈妈炸药包旁准备点小引信,随时都有可能炸出几轮冲击波。 昨晚,本来...

    听雪山人 发表于 2022-06-03
  • 童心世界

    一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还是一个孩子。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后,河岸的小草从泥土里钻出来,伸出嫩绿的小脑袋。 我路过河岸的时候留意到一株顶着壳的小草,像是戴着帽子。它的茎细长,嫩叶蜷缩在泥黄色的壳里。我走近仔细一看,原来那壳是一颗腐烂的...

    曹含清. 发表于 2022-06-03
  • 冬天的阳光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午后,冬天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撒入庭院,让人感到一阵暖意。家猫伏卧在木凳旁懒洋洋地眯着眼睛,几只麻雀在屋檐下觅食。 我吃过午饭后去找堂哥,他正闲坐在院子的阳光下,看上去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让他陪我打羽毛球玩,他直截了当地...

    曹含清. 发表于 2022-06-03
  • 遥远的月亮门

    我时常想起小学校园的那座月亮门,它静静地矗立在我的记忆深处。 故乡的小学规模不大,布局明晰。校园西侧是两排蓝砖红瓦的教室,东侧是一块空阔的操场,中间竖起一段矮墙,矮墙的端头修建一座月亮门。 那座月亮门是用红砖堆砌而成,形如满月,厚实稳妥。月...

    曹含清. 发表于 2022-06-03
  • 暖暖一碗面

    幼时贪玩,有时吃过早饭出门,一直到天黑透了,才会想起回家,进了家门,便免不了遭遇跪搓衣板,头顶书本背乘法口诀表、唐诗三百首之类的责罚。此时,父亲坐在藤椅上看书报,听见我的肚子咕咕直叫,一副岿然不动的模样,偶尔从报纸的夹角瞟我一眼,总是没几...

    邓小鹏 发表于 2022-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