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儿时夏日情趣

    记忆中,儿时的夏季,是从午后开始的。烈日炎炎的午后,为防止我溜去河塘游泳,祖母总是拿出一张狗皮褥子,让我睡卧在门前那棵老槐树的浓荫下,而她则一直坐在旁边看着我。可是,那些藏在绿荫里的乡蝉此起彼伏的呼唤,以及栖息在灌木枝丛上五颜六色的蜻蜓,...

    胡兆喜 发表于 2022-01-21
  • 腊味

    都说家乡的味道,给人最牵肠挂肚的念想。而我以为,家乡的腊味,才是最温情和最恒久的记忆。 家乡在越城岭大山里,松谷竹林掩隐中,资江东岸最美的一条支流,蜿蜒而过。从记事起,每每入冬到了岁末,人们忙完农活,日子越来越寒冷。雪花飘落时,家家户户都要...

    钱开胜 发表于 2022-01-20
  • 粥香里浮起的记忆

    想起小时一进入腊月,母亲便熬制一锅香喷喷的腊八粥。 母亲很看重腊八节,熬煮腊八粥颇用心,尽管那时家里穷。腊月初七晚上,母亲就开始忙碌,把绿豆、红豆、豇豆、花生米、大麦仁、大刀豆等,还有秋天晒的一些干菜,如扁豆角儿、萝卜干、南瓜片、红薯干,逐...

    孙丽丽 发表于 2022-01-19
  • 小河弯弯

    无论身在处,那条弯弯的小河,时时出现在我的梦中,伴随着浓浓的思念之情,便又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那是一条生命之河!从巍巍的华莹山上流下,弯弯曲曲,宛如绿色的玉带,缠绕着偏僻贫穷,落后的村庄,流过我的家门,流过我的童年。 还记得七岁那年,我刚挎...

    赵伟扬 发表于 2022-01-19
  • 秋韵

    进入阳历九月,就又到了收割稻子的季节,对于农民来说,看着金灿灿低垂的稻穗,无疑是喜悦的。秋天到了,应景的还有红彤彤的柿子、黄灿灿的包谷和火红的石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稻田里,农民拌稻子的声音不时砰砰传来,山区的农民因田少,一般都还是采用传统...

    吴敏 发表于 2022-01-17
  • 夏日公园小记

    初夏。生态公园。 年轻人多了起来。他们奔跑或疾走的身影,加上清脆的笑声,给这个不甚晴朗的清晨增添了许多活力。 沿着园中石径独行,向着前方。花花草草撞入眼帘,心中自然欢喜。想着很多发生过的事,也想着很多有可能发生的事,杂七杂八,纷纷扰扰。筛选...

    姚淑艳 发表于 2022-01-16
  • 杂——又忆知青

    晚饭后的黄昏,坐在书房里,隔着凉台透过夹层玻璃窗户,抬头就瞧见了夏至的天空,白昼紧紧的咬住太阳的余晖变幻成几丝丝绚烂的残阳贪恋的挂在麓山的西边。身背后电风扇摇摆着徐徐吹出的凉风,前额头却已是挤满了汗珠,身体着实感到气候变得更为炎热了。 我知...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2-01-15
  • 春风十里梅花坞

    在冬已挥手告别,春悄然来临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乘着东风来到东沟镇梅花坞寻梅、访梅、赏梅。 虽然远观,土地还是一片裸露,但并不显荒芜,没了冬的枯黄、萧瑟,取而代之的是隐隐淡淡的青,恰如给大地罩上薄薄一层轻纱,若隐若现。最使人好奇的,那一层青纱后...

    王早先 发表于 2022-01-14
  • 秋之荷塘

    好久没去北山了,我踏着夕阳的余晖,穿过卧波桥再次来到北山。吉林北山荷花非常有名,我每次来北山总要先去荷花池看看。偶然想起了欧阳修的荷花开过西湖好的诗句,我想北山也是荷池花美北山俏吧。 走近荷塘却让我大失所望,整个荷塘已无几点荷花,荷叶开始枯...

    刘晔宽 发表于 2022-01-13
  • 故乡粽粑

    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了,粽子又风行了起来。 在我的故乡,粽子叫粽粑。我童年和少年时期,故乡的端午节并不以吃粽粑为主。那时小麦大片种植,每年端午节前已然收割,过节的这天,家家户户都是折新梧桐叶蒸新麦馒头。馒头大多包成半月状,里面放了红...

    黄孝纪 发表于 2022-01-13
  • 这几天都在读写老子家的道德经,中国古代的哲学家老子让人感觉很深奥,思想很哲理,对于我们凡人来说遥不可及,而其道理又在我们身边、思想里存在。 特别是上善若水,水善利而万物不争,这一简单的半句话,道出水的好处和与世无争的态度,其实说到水,大家都...

    谢永帅 发表于 2022-01-11
  • 菜薹饺子

    时过春分。一阵雨后,花随风落,原先花与叶经水相连的静物变成了绝美的GIF动图。 美则美矣,但这样一个困着的春天,我只想吃一口春天的味道。 花是墙头外的海棠花,叶是院墙内年前撒下的小白菜,眼见抽了薹,碧绿水嫩。 近期工作不再紧张到加班加点,朋友圈...

    文靖 发表于 2022-01-11
  • 竹忆

    前些日子,老家自然埭复垦,我家及几户邻里的近五亩竹园被砍伐铲除,触及此事,内心起伏,勾起了对竹的回忆。 隆冬时节,大人们趁着农闲,清扫竹园,铺上稻草,然后覆上厚厚的一层土,算是蒙竹窝,实为施肥,为来年多出笋、出好笋打基...

    杨恒春 发表于 2022-01-09
  • 蛙声入梦

    因为一场连绵的雨,小区池塘里的水涨满了,居然还有蛙鸣。虽然只是寥落的几声,像青蛙在午夜的梦呓,我却听得真真切切,并心生恍惚,以为自己是在老家的那个池塘边上。 那个池塘在我家房后,不大,因为有河水注入,从没干涸过。有水,草就茂盛,夏日里,青蛙...

    曹春雷 发表于 2022-01-09
  • 雨中的思绪

    幽邃的雨夜,在寂静中来临。它以一副淋湿的画面滴答滴答的沉淀着城市的喧嚣,只有马路两边的电线杆上,还粘连着淡淡的灯光和一种薄薄的白烟,满街的风景也渐渐地隐匿,还原了一个朦胧宁静的时空。只有落叶和风飘打在金属前引擎盖上的雨声,像是温婉了雨夜的...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2-01-09
  • 水缸里的光阴

    洪久坳的清晨,一般是被挑水人敦实的脚步声慢慢唤醒的。 毕竟,洗漱啊煮饭啊洗衣啊,都得靠从井里挑回的活水。这些大清早挑回的清冽泉水,不会存放在水桶,而是倾注到大大小小的水缸里。 对于乡邻们来说,一天的活泛,似乎都从这一缸清亮里,有了美好的起点...

    沐刃 发表于 2022-01-08
  • 飘着花香的被子

    周末回乡下,进了院子,远远看到母亲坐在门槛内,正在缝补衣物。午后的阳光随意挥舞着胳膊,撒下一片羽质的网,将她温软地罩在网里。母亲不时抬起胳膊,放下,又抬起,那片泛着光泽的网,随着母亲上下起舞的胳膊而轻柔地舞动。母亲的银发,连同她手中的钢针...

    肖龙 发表于 2022-01-08
  • 家乡烤茶

    我的家乡阿拉彝寨在滇中气势磅礴的乌蒙山里,那里生长着古茶树。茶是家乡人每天生活中的必需品。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阿爸常说小孩子不能品烤茶,这一家规古俗深深地刻在我幼小的心灵上。 阿爸最爱品的就是家乡烤茶。每年采茶的季节里,他都要从寨子背后的千年...

    李宏荣(彝族) 发表于 2022-01-07
  • 深山里的红豆杉

    一条清澈的小河从苍茫群山中蜿蜒而来,小河两岸,错落有致的农家小屋掩映在参天古木和高耸翠竹间。青山静峙,云天高远,那些红瓦白墙显得格外静谧。 这个地方叫长水,地处九岭山脉中部的武陵崖下,如今已被辟成休闲养生胜地。除了山水秀丽、环境清幽之外,最...

    谢飞鹏 发表于 2022-01-07
  • 故乡

    故乡,是小时候非常想离开的地方,长大后又非常想回去的地方,白岩松先生,他这样说,是的,的确故乡是每一个出身的地方,是陪伴孩提时代成长的地方,是无忧无虑快乐玩耍的地方,是有着很多美好记忆的地方。 如果说离开故乡,就好像风筝一样,越飘越远,那拴...

    谢永帅 发表于 2022-01-07
  • 夏夜的月光

    如果要在乡下走夜路,最好莫过于在夏夜。 夏日的夜路,既清凉,又生机勃勃,走再久都不会心升悲凉,路旁的植物,都在兴高采烈地生长着。 倘若有圆月相伴,月光明道,那就更好了。月照大地,蛙便会鸣得更欢,虫也会叫得更乐,黑夜里,一片热闹。 更重要的是,...

    立新 发表于 2022-01-07
  • 暑天里的一抹酸

    邕城这个地方,一到暑天,总觉得连空气都湿且热,人的胃口受影响就大不如前。这个时候,路过街头巷尾,总能见到一个个卖酸嘢的摊点。闻着那扑鼻的酸香,吃着酸溜溜的酸嘢,那个爽口,那个滋味,真是妙不可言,于是便觉得,夏暑也消散许多了。 酸嘢在八桂大地...

    甘婷 发表于 2022-01-06
  • 乡村的夜空

    当太阳渐渐西沉,落日的余晖还在绽放着最后的热情,青黛色的云雾便急不可待地笼罩了整个旷野,莽原上的沟沟壑壑顿时模糊起来,宏阔渐沉的夜幕徐徐拉开 一会儿,农家灶间熊熊燃烧的柴草气息与家家户户弥散的饭香味儿,在空气悠哉游哉的神窜,让村庄上空飘浮着...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夜行

    那天晚上,我与邻村的小朋友打架,伤了对方。他的母亲吵着闹着冲到我家里去了。我不敢回家,打算离家出走。 第一站是去我姑妈家。然后,去县城。 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又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把我孤独的影子一次又一次的抹掉。 小路的右边,是一片广...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在梦的远方

    小时候,我是一个瘦小而忧郁的孩子,每天从事各种家务劳动并没有使我的身体勇健,父母长期垦荒拓土的恒毅忍艰也丝毫没有遗传给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最令母亲操心的那一个,她为我的病弱不知流了多少泪,由于我体弱,母亲只要听到什么食物或草药吃了可以...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蓦然回首,拜年唯存记忆深处

    没有战争,没有灾难,我同样看到一个个传统节日的淡化、消失。 我特担心老家过年的风俗变了,偶尔电话问起老家人来,他们以不容质疑的口气告诉我:那种习俗是老辈传下来的,当然在延续,只是气氛淡了许多,希望我能回去过个年。我应允着、回忆着、感动着。...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故乡的雷声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坚定地存在着。 那时候,我们...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乡村的风

    刚立春,风便悄悄地从洞庭湖里爬上来。那时,我正在油菜花盛开的地里给猪们找粮食。 风缓慢地从宽广的防洪堤上拂过,悠悠地滚下坡,爬过一层一层的绿,掀起一波一浪,最后到达我的油菜地。菜花便跟着风不紧不慢地,跳着,玩着,一会儿左右翻飞,一会儿后浪推...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失散多年的月光

    今年的中秋节,我回到了老家下柴市。 那天晚上,我独自走出家门,在静谧的秋夜下,我抬头仰望那失散多年的月光。它依然如水,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月,是有灵性、有温度、有人情味的。它把白日那些冷硬的灰色屋顶、红色拱桥、绿色竹林和树木,都一一安抚...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下柴市——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下柴市,位于藕池河东岸,距县城三十公里。 站在藕池河的防洪堤上,极目远眺:河渠纵横,湖塘密布,一条抗旱沟从村庄中间穿过,弹着琴奔向远方。 风和日丽的春天,万物复苏,快乐的小燕子唱着春天的故事,从南方飞回来了;美丽的油菜花洒下一片金黄...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