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处暑听秋蝉

    处暑将至,西楼听秋蝉。 伏天最热的时候过去了,天高云淡,叫了一个夏天的蝉仍不尽兴,在秋色渐染的草地上,仍恣意地歌唱。这些大自然的精灵,从黑暗的洞穴里钻出来振翅一飞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用生命歌唱,从夏唱到秋,唱得酣畅淋漓,唱得热火朝天,唱得...

    赵自力 发表于 2021-06-12
  • 童年红薯香

    前几天,老家来人,给我捎来半袋红薯。解开编织袋,看到那些还沾着星星点点泥土的红薯,我的眼睛倏地亮了,记忆的闸门一下子就打开了,想起小时候关于红薯的一幕幕酸甜苦辣。 我小时候,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说吃不饱穿不暖一点都不为过。仅靠分来的一点口粮...

    黄健 发表于 2021-06-10
  • 雨天,遇见蜗牛散步

    初夏的上午,阴云布雨。微雨的校园,中央花坛的长廊下,我收起心爱的雨伞,信步观赏这满园的绿肥红瘦。 紫色的圆环形花坛,坛周分布着若干扇形的区域。区域内,高高低低的填满绿色,绿色的高高低低的树木,成排种植或零星点缀。成排种植的较高的树木,是香气...

    刘书良 发表于 2021-06-09
  • 一个人的春耕

    我到乡下去,看望周大爷,他今年76岁了,还在种地。 上一次,我在乡下,周大爷硬是扛了一百斤新米送我。周大爷说,城里人吃不到新米,你带回家,给小孩子熬粥。 到了村里,周大爷不在家,在地里干活。乡村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原来的耕牛,几乎看不到了。周...

    王太生 发表于 2021-06-09
  • 与有缘的人相处,与无缘的人转身,与不懂的人沉默

    夏日,清浅的时光,透过零星的枝叶,散落一地温柔的光斑,装点葱郁的岁月。 顺着时光的青藤,缠恋一树花开花落。岁月有情,人生有爱,感情的分分合合,让多少情缘成空;浮世中的冷冷暖暖,使得多少的邀约成梦。 漫长的日子里,我们看惯了春花秋月,尝过了人...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6-08
  • 恋雪

    进入冬季,总是盼望着一场雪的到来,让思绪也化作漫天飞雪,纷纷扬扬地飘落。 喜欢雪的空灵寂静,于苍茫的尘世间,破空而来,一路清芬,一路欢歌,一路婉转,一路悠扬。刹那间,将一个繁杂而纷扰的尘世,瞬间装扮成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 忽如一夜春风来...

    莲韵 发表于 2021-06-07
  • 掰香椿

    清明时节,椿长芽动,空气里弥漫着椿芽的淡淡清香。所居小城太和,香椿誉满全国,当地人对香椿情有独钟。椿芽不仅风味独特,营养丰富,吃法亦多样,煎饼子,炸椿鱼,炒鸡蛋,拌凉菜,五花八门;春享鲜炒,夏拌凉菜,秋下酱豆,冬佐热汤,美味常在。 昔日老家...

    刘广信 发表于 2021-06-07
  • 这个周末,小雨一直下得很有耐心。周六上午,我慵懒地瘫坐在窗边的转椅上,将视线梭巡在窗外能给眼瞳提供按摩的色彩上。此春才崭露头角的叶子们,在连绵雨丝的垂青下,越发显得清新可人。 本想雨停后骑着自行车去春绿中,悠游一番心绪的,但雨情却始终潇洒得...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5
  • 难忘家乡小土窖

    旧时的崇明岛上,到了冬天,家家户户都要挖几个小土窖,用来储存冬天容易冻坏或腐烂的越冬食品。那时候人们挖的土窖分为屋内的和屋外的两种,屋内的土窖一般都挖在厨房的灶门口,那里是给灶头添柴烧火的地方,也是屋里最暖和的地方。这种挖在屋内的土窖底座...

    郭树清 发表于 2021-06-04
  • 卸下千斤担,且忘心事稠

    连续几月无雨,终日顶着大太阳,让人总感觉燥热难耐。尤其是南方的夏日,一过立夏,夏天的气息扑面而来,每一缕空气都带着炙热。好在,一场雨如期而至,倾盆而下,涤荡净内心的尘埃,浮生又得一日凉。 仔细想来,人生总是如此。一生之中总有着大大小小的期待...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3
  • 但为黎明美,青灯燃我,星辰相随

    天地大杂亭,千古浮生都是客;芙蓉空艳色,百年人事尽如花。长夜雨声方收,青灯一盏,远山微茫,若有所思,若无所思。人间车马慢,路遥星亦疏。一个人行走于这世间,面对天上星辰流转,地下灯火阑珊,一盏青灯燃尽自己的影子,终不悔,为那黎明的一瞬间。 彼...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3
  • 冰霜花

    如果说有什么是留在记忆中的挥之不去的,使人印象深刻的,我会说有很多,但时常显现在脑海里的,便是冬季姥姥家窗户玻璃上的冰霜花,那是承载了我整个童年冬日为数不多有趣事情的记忆。 每日早晨初醒,不必急于晨起,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着形态各异的冰...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3
  • 情感之馨

    雨季,是我在三月的水榭触碰得最多的既概念又形式的东西,大概这跟我出生在这一月份也有关吧。尤其早些时候,在被誉为贵似油一样的逝去的春雨里,平淡而又惆怅的青春步履几乎总是被多愁的雾霭所笼罩。三月的雨,给年少时向往前行的意向,递交过太多烦心的作...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3
  • 初冬感怀

    我是个不愿宅在家里的人,无论是吃罢晚饭时间还是平时的闲暇之时,总爱到外面走一走,逛一逛,伸伸胳膊,踢踢腿,活动活动经骨。享受这悠闲自在的乐趣。 记得十八世纪的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经说过:生命在于运动。我非常赞同这句话,更是这句话的推崇者和践行...

    艾浩喆 发表于 2021-06-02
  • 立秋

    一番暑热之后,终于有了一场久违的雨。清晨我回到已很久没来散步的沿河公园,一树花在雨中明艳,想不起来那树的名字,花的名字。夹竹桃的花和木槿的花一直是开着的,从暑热开到秋凉。 落水桥的两根灯杆上拉着条横幅,横幅上写着:珍惜生命,预防溺水。横幅被...

    陈俊 发表于 2021-06-02
  • 穿过风雪吃腊肉

    每当临近年关,诗人二毛就要从北京回到重庆酉阳县的乡下。在一部片子里,我看见二毛穿过风雪漫天的山寨,他是去老乡家里收集最地道的土腊肉,回到北京,耿直仗义的二毛,要为嗷嗷待哺的朋友们,在都市里做上一顿丰盛的乡村腊肉宴。朋友们在温暖的炉火房中喝...

    李晓 发表于 2021-06-01
  • 过年

    冬至,是一年的结尾,也是春节的序幕。 冬至过后,开始数九,也便进入了一年最寒冷的时节。天寒地冻,江河结冰,人们穿上厚厚的棉衣,围着围巾戴着手套,全副武装裹在温暖里。数九寒天,母亲总是对我们几个孩子千叮咛万嘱咐要多穿衣服,马上过年了,不要感冒...

    罗瑜权 发表于 2021-06-01
  • 劳动的幸福

    如今的农人,幸福多了。大地的庄稼收割以后,一个电话,就会突突突开来拖拉机灭茬,并且打出第二年播种的田垄。等到开春播种的日子,用播种的机器一种就完了。有的人家,再喷洒一遍灭草剂,完活儿,就等着收获了。 可我家有一块地,叫山坡地,面积不到半亩,...

    魏泽先 发表于 2021-05-31
  • 一树梧桐老

    晨起,推开窗,一股凉意入窗袭来,不禁打了个寒颤,紧了紧衣领袖口。看见街道旁,一排梧桐树上青黄相间的叶儿,簌簌地落得正欢,在微风中旖旎翩跹,飘满一地,如花黄。 梧桐喜温,属于南方树种,树体高大挺拔,树皮青绿平滑。由于为树木中的佼佼者,自古便有...

    汪亭 发表于 2021-05-30
  • 儿时的夏天

    我们在回忆,回忆那过去;我们的故事, 说着那夏天;夏天的好时光 留在我们心里;我们慢慢说着过去,微风吹走心间的寒意;我们眼里的夏天, 有一种神奇;一遍一遍甜蜜回忆,这就是夏天的美丽 我们小时候的夏天也可以说是八十年代夏天,那时候物质生活相比现...

    三月山 发表于 2021-05-29
  • 丝瓜乡韵

    乡下,极寻常易见的、最好种的菜蔬莫过于丝瓜。 乡下的丝瓜有两种类型,即带棱的和不带棱的。带棱的丝瓜,一般长七八寸,棒槌型,头上大,越靠瓜蒂越细,新瓜碧绿,老瓜绿中显白;不带棱的丝瓜,线型,有两三尺甚至五六尺长,敦实朴厚,像吊着的绿蛇。丝瓜这...

    陈树庆 发表于 2021-05-29
  • 斜雨霏霏,无端惹闲愁

    暮色四合,彤云向晚。窗外,不知不觉下起了雨。淅沥沥的雨丝,尽情地在城市的上空挥洒着;噼噼啪啪的雨滴,有节奏地敲打着窗棂,犹如一首优美的钢琴曲,清脆动听,令人陶醉。 很喜欢这夏夜里的斜风细雨,跟春天的零落花雨相比,它少了一份伤感,多了一份淡然...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5-29
  • 去茶乡看一个朋友

    在春天,我决定去看一个茶乡的朋友。我要看的这个朋友,是个多年未见的朋友,或者说是一年也难得见上一两回的朋友。这样,在春天的时候,赶远远的路,特意去看望他,总觉得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仿佛我是带着十里春风、一路烟景去看他的。如此相见,自然欢...

    章铜胜 发表于 2021-05-29
  • 最是白菜暖人心

    大白菜,是北方普遍种植的一种蔬菜,叶白如脂,叶绿如玉,素有冬日白菜美如笋的称赞。一直喜欢大白菜,不仅因为她食用起来味觉甘甜,还因为她朴实的贴近生活,温暖人心。 大白菜耐储存,是中国的老百姓冬储菜里必不可少的菜品。一户人家往往需要储存数百斤白...

    杨丽丽 发表于 2021-05-28
  • 中秋难忘儿时的玉饼

    儿时的玉饼已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永远尘封在过往的岁月里。 不知不觉,又到了中秋节。根据民间传统,人们在这天都要拿月饼祭拜月宫,一家男女老幼团聚在月圆之夜,其乐融融地品尝月饼,预示家庭万事如意,生活如月圆般地美好。儿时的记忆里,中秋节是从人们...

    蔡永庆 发表于 2021-05-26
  • 乡村吹糖人

    在乡下,有很多难忘的民间手艺,吹糖人便是充满快乐和美好的一段抹不掉的记忆。 吹糖人师傅来到村子,在孩子们扎堆的地方安顿下来,孩子们就像炸了锅,轰地一声围拢过来。乡村的日子里,孩子们便有了自己的快乐和欢愉。 吹糖人师傅挑着担子,担子的一头是一...

    伊羽雪 发表于 2021-05-26
  • 古村遐思

    暮春时节,随省杂文名家采风团到禹州,感觉进入了古镇古村的窝儿里。禹州我去过多次,但熟悉的只是它作为钧都、药都、夏都的符号,这里有很多古村倒是第一次听说。 车从禹州喧闹市区进入西部山区,我们走访了几处静谧的古村,如张家庄、李金寨、天垌村等。静...

    李俊瑶 发表于 2021-05-25
  • 故乡的那些树

    开春了,街头树苗的生意红火起来,那些临街摆卖的树苗,刚从泥土里移来,枝干泛青,有些还绽些花儿蕾儿,生机无限。看着它们,我不由得想起故乡,想起儿时那些美化故乡环境、守护故乡土地的树木来。 那一幕定格在我童年记忆里的情景,具体何年何月,我到底记...

    李甫辉 发表于 2021-05-24
  • 春来采薤白

    惊蛰雨至,春暖花开,草木吐芽。连续两个周日上洪庆山,即便是呼吸两口温润的空气,晒晒初热的太阳,也是万般的舒坦和惬意。 尽管此时山桃初绽,杏花含苞,大多林木才刚刚鼓出嫩芽,但沟坡山洼里、田埂果园中已铺满绿茵茵的一片片、一丛丛、一簇簇可爱的荠菜...

    祁河 发表于 2021-05-22
  • 井坑

    不是笑你孤陋寡闻,或许你压根儿就不知道井坑是什么,或许你想象着井坑可大。我这儿说的井坑可是巴掌大小,且触手及底,还神奇得不可思议。 我们是岸上人家,自古小河打门前蜿蜒而过。夏天,小孩子挎着硕大荆条篮子,拿着打磨得光滑顺溜的长把铲子。沿着向西...

    王学意 发表于 2021-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