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冬日梅香

    冬天里,雪花自在纷扬,只一味地下着漫天的白。在暖屋里,望出去,寒意也在雪中纷披。此时,屋内要是有一壶清茶,或是一炉煊羊肉,一杯烫过的酒,两个人吃一口羊肉,酌一口酒,也把眼光透过窗户,把窗外雪花的纷纷,和凉白,捉一些到眼睛里,和上炉子的暖,...

    丁威 发表于 2021-09-26
  • 题画诗里的冬天

    寒冬时节,叶落树秃,稼穑暂歇,堰塘枯荷,老树寒鸦,呈现出一派朔风凛冽的萧瑟景象。相对于百花齐放、美景如画的春天,碧荷万顷、五彩缤纷的夏天,金黄璀璨、硕果累累的秋天,千山鸟飞尽,万径人踪灭的冬天,仿佛少了一些鲜活的情节。其实,冬天亦有冬天的...

    李笙清 发表于 2021-09-26
  • 西风戏暮云,秋雨迎白露

    在城市尽头,没有繁华的街市,闪亮的霓虹,在城市的尽头,只有破旧的棚户区,有饱经生活风霜的生命,在城市的尽头,有他们这样一群人,面对镜子,双手缓缓抚摸着自己那不在光润洁白的脸庞,凑近些仅出现了几个小褐斑,天啊,曾经,我引以为傲的资本竟被我糟...

    卜水 发表于 2021-09-24
  • 春天的椿

    喜欢香椿,单这椿字,就讨人喜木字傍春,一棵树长在春天里,饱含满满的绿意和春天气息,让人瞅一眼就心生欢喜。想来老祖宗是偏爱椿的,天下那么多树,单把这一美名授予了它! 不过,这名可不是随便给的,采过椿,见过春天椿模样的人,都知做一棵椿的不易。...

    寒石 发表于 2021-09-24
  • 秋天里的故乡

    房前屋后,村寨院落,一草一木,一花一叶,还有一片片金色田野的稻谷。花香,草香、叶香秋天故乡的丰物,让我念念不忘,再念动柔肠。 故乡的秋天是嬗变的,她时而天高云淡,时而风雨飘摇,让人感到无奈而又欣喜。漫步于故乡的田野间,偶然间看看天,你才会真...

    贵州黄平吴忠寿 发表于 2021-09-24
  • 水库偶记

    半年来,历过春夏,总算入秋了。可是我,还是绕不开这个水库。说开一点去,这是一片横塘,我是一点星,一块月,老想在这里洗尽铅华,得到净化,变得清静一些,淡雅一些,高洁一些。 清晨,太阳起得晚。我为了赶上老乡们,便匆匆来往于它的四围了。此时,仿佛...

    贵州黄平吴忠寿 发表于 2021-09-24
  • 飘落的雨帘

    记忆,是人类思维中信息内容的储备与使用过程。它以星丛般的形态联结着我们的心灵、情感、工作和生活,把年代久远杂乱无章的抽象无序转变成形象有序,从而再把岁月磨合下那些逐渐暗淡和许多遗忘的事重新挖掘出来思考、回味,然后拨弄清晰。 每每在昏黄的灯光...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1-09-24
  • 维扬细雨映背影

    秋雨淅淅沥沥下了多日,敲打着窗棂遮篷,滴答声绕梁不去,气温迅速跌落,长衣长裤犹嫌不足。也是在这样烟雨迷蒙的日子,先生身着青布长衫,一把油纸雨伞罩着,行走在能映出倒影的石板小巷,不疾不徐,悠悠然。 到扬州,必去拜访朱自清先生的故居。我去这个小...

    庄学 发表于 2021-09-24
  • 闲时看花去

    时下,闲时流行看花。 不少人看花,颇有几分赶场子的味道:国花园的牡丹开了,就跑去洛阳看牡丹;鸡鸣寺的樱花开了,就跑去南京看樱花;太子湾的郁金香开了,就跑去杭州看郁金香其实,花哪儿没有呢?东岸西岸、南山北山,小区的公园里,公司的花坛里,老家的...

    潘玉毅 发表于 2021-09-22
  • 牵着一粒米回家

    很小的时候,父亲在院坝、在街口、在通往山外的道旁,撒一粒粒向日葵的种子,春风一吹,禾苗青青,上下学的路上,向日葵在朝我们招手示意。沿着这些绿油油的植物,就会顺利地找到家,找到那盏淡泊温暖的灯光。向日葵从始到终追逐着太阳的脚步,直到它成熟被...

    张淑清 发表于 2021-09-20
  • 阳光里的家乡

    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村一院落,一陌青秧。花香,草香、叶香家乡的丰物,一念成痴,再念动柔肠。 多少个记忆里,家乡的味道便是那轻柔的风,天边的晚霞,清冷的月色,荷池塘里扑打水花,高歌的群鸭。妈妈喊女儿回家吃饭,那高亢的声音,还有望着那夕阳西下...

    郎英 发表于 2021-09-17
  • 思绪,随着梁子湖的涟漪

    当太阳挣脱夜的桎梏,冒出头来的时候,天刹那间晕红了半边脸,明媚的阳光拂过梁子湖睡意迷蒙的双眸,投下一件五彩霞衣。湖面在璀璨中苏醒,粼粼的水波也兴奋起来,调皮地追逐嬉戏,争相吻舔着湖岸,倾诉一夜未语的思念。水草积极应和着,随波左顾右盼,惊扰...

    王早先 发表于 2021-09-16
  • 徘徊在麦田的风

    那一夜,徘徊在麦田的风,也徘徊在村庄,把床上的村人吹得翻来覆去。 仿佛失手打碎的碗,那些好端端盛放在村庄的事物,凌乱地洒满一地:树叶、布头、丢失身体的衣服那头半夜摸出门的牛,无助地叫着,它找不到了回家的路。 大娘的尖叫声划破村庄。村人回过神...

    葛亚夫 发表于 2021-09-13
  • 忘忧最是山深处

    离开都市里的喧嚣,一车二人,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进入了泾县爱民乡。 在青青竹廊中穿行,随山就弯,不知不觉就到了在蔡村定好的民宿。由于惦记着门前那清浅的碧水,未来得及收拾行李,我就急着下河滩了。 宽宽的河滩,遍地的鹅卵石。大的像脸盆,小的和指甲...

    王霞 发表于 2021-09-13
  • 草木情

    许多年前,我从这里离开,离别那一刻,满是牵挂。许多年后,我又回到了这里,归来后,充满惆怅。秋阳照着我沧桑的身影,许多年过去了,太阳依旧是那个太阳,照着土生土长的我,故土的草木,接纳了我那飘泊的灵魂。 风泛起沉重的往事吹过屋脊,看着曾经熟悉的...

    蒋小林 发表于 2021-09-13
  • 山河在,水长流

    去乡村时无意看见了一个衰颓的戏台。 抬眼望去,高处四角飞翘的屋檐上杂草蔓延,屋前几株梧桐树的树叶随风摇曳起舞。茂盛的草木,在黛色的瓦缝里招摇,远处的戏台如同过期了的粉盒,被随手抛掷幽暗角落,透露出几抹洇开的失落和荒凉颓唐。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

    王语煊 发表于 2021-09-12
  • 风吹过丛林

    我照例走向那片丛林。 走向那片丛林,不为了什么,就为了漫步,就为了融入那片野地。尽管那种融入,仓促、肤浅、浮光掠影、装腔作势,但那又怎样?你来与不来,野地依然在那里,丛林依然在那里。每次走入,我的内心便宁静起来、澄澈起来,其感觉不逊于一次高...

    胡晓江 发表于 2021-09-10
  • 春之花事

    在寒冷的冬天,我最盼望的就是春暖花开。春天来了,很温暖;百花盛开,很美丽,这么想着,心也跟着暖了起来。 眼下已是春天,我禁不住注意起身边的花木。 最早开花的是迎春,黄色的花朵,大片大片地盛开。迎春的藤蔓柔弱,一般长在河堤的斜坡上、公园的边角...

    余子愚 发表于 2021-09-07
  • 牡丹的枝头,添了乌红的绒芽。 初春,好些植物都会抽出这种渗着血红色的芽。我总疑心,那是保护生命从严冬闯过来的胎衣。 小芽儿起初还卷曲着,像心怯早春那一层薄寒。不多时,就玲珑小扇似的招扬了。 有风自南,翼彼新苗。我爱极了陶渊明这个痴于田园的古人...

    董灵超 发表于 2021-09-06
  • 荷塘四季

    村前面有一大片野生荷塘,估摸着有十来亩。荷塘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荷塘组成,一块块,一汪汪,深的深,浅的浅。它们有的紧紧相依,有的毗邻稻田,有的紧挨着果园。荷塘四周水草肆意蔓延,阡陌之上杂草丛生,散发出一股盎然的野性美。 荷塘处于喀斯特地貌,有...

    瑶家小妹 发表于 2021-09-05
  • 夏日村庄

    夏日清晨的村庄是喇叭花叫醒的。旭日还未东升时,喇叭花就张开了粉嘟嘟的嘴巴,喊醒了露珠,喊醒了草木。它们趴在墙角,攀上篱笆,红的、紫的、蓝的,在清晨的乳雾中摇曳或者静默。你听,那清脆的鸟鸣里,就有它们的笑声。 不知谁家的烟囱冒出了第一缕炊烟,...

    李梅 发表于 2021-09-05
  • 走在东梨春光里

    春来花开,不负春光。对于留恋乡村,热爱自然的我,尤其喜爱在春天里行走,发现美丽,捕捉精彩。清明节前,我听说有人组织去大巴山深处的万源市竹峪镇东梨村游览梨园,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 原汁原味的院落,繁花盛开的梨树,鸡犬相闻的场景......似乎成为了...

    王梦 发表于 2021-09-04
  • 秋思

    这几天起得早,楼下就是早市,天一蒙蒙亮,便传来商贩们的一片吆喝之声,步入市场,引起我注目的,是那一条条蠕动的绿色秋蚕。 老家的山,没有大树。在我的记忆里,山上的小树大多是柞木,间有腊、槐、桦等树种。二年左右的树龄,便被人们用刀割回家当柴烧了...

    徐凤林 发表于 2021-09-03
  • 我家的树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不是枣树。当然不是两棵枣树,因为是我家门前,不是鲁迅家的。另一棵是柿子树,挨着院墙。由于懒得修剪,长得老高了。每年柿子熟了的时候,一个个像过年了似的喜庆的挂在树梢,看着就甜,但有时候真尝起来却是涩的。 起...

    书叶 发表于 2021-08-31
  • 雨中的竹林

    秋天的小雨,淅淅沥沥,像是一曲悠扬的乐曲,舒缓,缠绵,似无尽的溪流,悠悠地流向远方 那道路的尽头,是一片仍然绿意盎然的竹林,有斑竹、箬竹、紫竹像是一个个士兵,任凭雨大风吹,永不逃离自己的阵地,一直坚守着,不畏艰难困苦。 那竹子,一棵一颗,密...

    刘行行 发表于 2021-08-31
  • 桂馨

    我喜欢桂花,喜欢桂花树,这个小区里种满了桂花树,可以使我得偿所愿,于是就决然地搬了进来。 那时春季,桂花树正抽出嫩芽,绿里透着黄,嫩得鲜翠欲滴,犹如春里那流淌着的鲜液一般,让人有无边的遐想。我不觉吟起诗来: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仿佛我已经...

    西周 发表于 2021-08-31
  • 近看树的落叶

    放学的时候,在路口等候校车,看见小孙子从车上跳下来,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咱们找树叶去吧!便先不回家,沿着落叶缤纷的小路找树叶。 由于距离的变化,拿在手中,近在眼前,才发现同样都是枫树,有三角枫、五角枫和七角枫的区别。而且,不同的枫叶,像伸...

    肖复兴 发表于 2021-08-30
  • 稀不为贵

    一个有趣的定律:第一根白头发,和最后一根黑头发,都会被毫不犹豫地拔掉。一肩乌发,混上一根白丝,教人怎么能忍;两鬓如雪,一根黑发掺在其中,如此格外刺目扎眼,因为少数,因为离群,自然而然,惨遭铲除。如果黑白相间参半的话,一切又会相安无事。 少,...

    林深 发表于 2021-08-30
  • 匠心生活

    家里安装橱柜,师傅是一个年轻的帅小伙,高高的个子,清瘦俊朗,温和的笑容,说话语速不快,干活时也不紧不慢,目光清澈,专注的样子很帅。一看就知道是专业水平的师傅,他用锯下来的边角木块,给孩子做了一个袖珍的乒乓球拍,小巧可爱,孩子非常喜欢。休息...

    李美玲 发表于 2021-08-29
  • 却话巴山夜雨时

    有多少个夜晚,我靠在窗前,听着外面的秋雨绵绵,滴在房檐上、滴在芭蕉上、滴在回忆上。 第一个记忆深刻的秋雨夜,是我儿时的时候,睡在小竹床上,自由自在,在梦的故乡里悠然睡去。 外面下着绵绵的秋雨,冷气从薄薄的纱窗边渗进来。母亲不时看看窗外,再看...

    杜陆见 发表于 2021-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