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木棉树

    踏着朦胧的月光,默默地穿行在宾馆环形的马路上,循着暮色未归的鸟鸣,抬头便可观赏到满树的红花了。 每年惊蛰、春分,这里的木棉树就在光秃秃的枝头上绽放出红色花朵,一片片花瓣在花萼上伸展开去。人们从树旁走过,会闻到一阵淡雅而甜润的花香。在这里散步...

    郑亚演 发表于 2021-02-28
  • 春光乍泄立枝头

    通向湖畔的林荫道上,难得的寂静。这样的静似乎与节日氛围有些不相衬,也似乎与阳光明媚的春光不相衬,能不受干扰的在此漫步,很是意外甚至有种不真实感觉。 四周草木瘦怜,阳光穿过错综枝丫落在地面上,形成斑驳日影。风摇枝晃,婆娑影动。往里走,步道两旁...

    傲雪凌寒 发表于 2021-02-18
  • 璀璨牡丹指尖开

    就那么一捏,一揉,一搓,一片花瓣就做好了。再一捏,一揉,一搓,花朵的茎秆就出来了。再从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面团里,撷取一块绿的揉揉捏捏,也不过三两分钟时间,一朵绿叶红花的牡丹花就做好了。这就是面塑,非物质文化遗产。 李家世代以面塑为生,父亲及父...

    庄学 发表于 2021-02-16
  • 槐花开了

    空气中弥漫着槐花的芬芳,此时我才意识到槐花开了。慢慢踱上天桥,满目都是洁白的花苞串。沁人心鼻的香气扑面而来,拉扯着我的思绪,视线变得模糊,我仿佛又回到了嬉笑的幸福时光。 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陇东老家房子后面那棵老槐树,老槐树长在村子中央,周围...

    王枫清 发表于 2021-02-11
  • 秋水

    雁过秋水,天青沙白。 秋主肃杀,戾气重。秋风过处,提刀舞剑,一派杀气。但,秋水,却凉,凉丝丝的,丝丝入扣,招人欢喜,如渴天饮茶,浇心败火。 秋水聚在荷叶上,散在草丛中,陷在山石上,点一点在秋天的眉心,敷一片在秋日的额头。让滚石砸着尾巴的秋老...

    姚大伟 发表于 2021-02-04
  • 杨花飘落春将尽

    春与夏之间,有一场浩大的交接仪式舞一场铺天盖地的杨花,天与地完成一种神秘的对话。于是,杨花落尽,春去夏回。 季节的过渡,常常以这样纷纷扬扬的形式,带着热烈宣告的色彩。暮春的杨花,晚秋的落叶,初冬的飞雪都是热闹盛大的,好像是用来烘托气氛。自此...

    王纯 发表于 2021-02-03
  • 秋来芦花白

    野菊他乡酒,芦花满眼秋。傍晚,在湖边散步。夕阳把湖面涂成了金橘色,芦苇在夕阳的背景中悠悠摇曳,簌簌喧响,美得令人心颤。流苏似的芦花,音符一般散落在水面、树顶和岸边。 想起了家乡的芦苇。初春,芦苇刚抽出淡黄色的新芽,母亲就会早早地掐回来,做成...

    乔兆军 发表于 2021-02-02
  • 秋之韵

    伏地呀,伏凉啦,鸣蜩把一声声长吟送进人们的耳鼓。这真是一种可爱的秋虫,我的故乡的人不知道它的学名,干脆就把它的叫声谐音成了它的名字。只要一听到它的鸣叫,你就知道,夏天的燠热快要过去,秋天已经奏响了序曲,即使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也慢慢有了秋天...

    槐下客 发表于 2021-01-29
  • 人间烟火

    我时常无端地喜欢一些东西,比如烟火。 在乡村,傍晚的时候,我喜欢抬头望天,看那些飘飘渺渺从各家烟窗里冒出来的烟,于是我的魂常常被炊烟摄走。看着它们从烟窗冒出来,使我总以为有一个人在屋子里抽着一根大大的香烟,我能想象他狠狠吸一口,再慢慢把烟从...

    雨凡 发表于 2021-01-28
  • 油灯情

    树上的知了,鼓动着肚皮,已鸣叫了一后晌,到了黄昏时分,反而铆足了劲,叫得更欢,当太阳落下山头后,这才扯长声音,哀哀地又叫了一两声后,终于停歇下来,让乡村归于一片静寂。 夜幕很快笼罩住了乡村,那个黑呵,树木、房屋、道路、行人全都融入黑暗,漆黑...

    终南散人 发表于 2021-01-26
  • 乡愁点点总是春

    风柔,水润,河边的柳摇着摇着就绿了,婀娜中透着妖娆。大盐城的春天,又是一年花事稠。满城的桃花、李花、梨花、樱花,就像约好了的一样,一树树、一朵朵、一串串,挤满枝头,迎风怒放,暗香浮动,早醉了文人墨客的心,争相踏青赏花而去。归来时,浅吟低唱...

    李桂媛 发表于 2021-01-21
  • 我家阳台红烂漫

    从退休之日起,我与老伴便开启了养花种草、悠闲饲鸟的快乐生活。无论是寒风凛冽的严冬,还是炎热酷暑的盛夏,我家阳台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幸福悠悠,生活在无限喜悦之中。 那一天,我们去了花鸟鱼虫市场,那里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花卉散发着扑鼻的馨香;那些...

    张仲杰 发表于 2021-01-20
  • 江南雪,轻素剪云端

    自从季节走进了冬天,一直在期待着有一场雪的到来!可是,在江南,都到了小寒节气了,才终于等到了有一场雪的到来。身处江南,要想像北方一样,一到冬天就能见到那种铺天盖地的大雪似乎很难,而见到最多的则是寒风阵阵,细雨绵绵。 落雨,是江南的主基调,那...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1-18
  • 那条小路

    那是一条七弯八拐的崎岖小路,穿过幽深的竹林和一片庄稼地,再经过茂密的灌木林,就可以看见矗立在半山腰的飘扬着鲜艳红旗的小学校。离开故乡很多年了,那条小路就像一条怎么也无法扯断的系带,一头连着四处漂泊的我,一头连着深情守望的故乡。多少回在梦里...

    李洪 发表于 2021-01-12
  • 宅看窗外春色

    今春宅在家里,站立窗前,月河那粼粼波光,摇曳着万条垂下绿丝绦,窗外渐露春色。 暖阳下,河滨步行的健康锻炼大道,少有几个带着口罩的行人,防控疫情还在关键期,博弈还处于艰苦的战略相持阶段,窗外景色就只好记在心头。 病毒是魔鬼,我们怕,却不畏惧。...

    陈绪伟 发表于 2021-01-12
  • 那年槐花开

    老屋房后,有一片刺槐林,槐林不大,但很茂盛。 槐花开了,山上雪白的一片,一串串小小的白花爬满了枝头,像羞涩的少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弥漫四野。 槐花飘香的时候,养蜂人就来赶趟儿。于是,门前的打麦场上,摆满了方方正正的蜂箱。老屋附近就嘤嘤嗡嗡...

    张玉贞 发表于 2021-01-10
  • 素心若雪

    雪花也是有心的,一颗素心。 素心若雪,晶莹皎洁。素心若雪,无关风月。 今生最美的相逢,就是遇见你。为此,我走过了春夏还有秋,只为来到冬天见到你。陶醉在这一片白色,苍茫的、梦幻的、无尘的,还有寂静的。 喜欢这一份简单,简单的把四季的花红柳绿、五...

    王情 发表于 2021-01-10
  • 春回大地

    春催促着冬的脚步,终于轻盈地来了,园内的雪几乎在一日之间融化待尽,只有靠近园墙堆积的雪还与春做着最后的搂脖热吻。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是看不到雪了,欣赏雪也成了一种奢望。 春在安塞腰鼓铿锵有力的声响里,在轻曼柔美的临夏花儿中,在响彻大西北粗重雄...

    魏万河 发表于 2021-01-06
  • 梦回故里

    无意在抖音上看到一个枯藤老树小桥流水的短视频,配上悠远空灵的乐曲,瞬间冲破了我记忆的枷锁。那头垂垂老矣的黄牛和戴着斗笠的老翁像极了从时光隧道里走出来的,牵扯着抑制不住的故乡情结 我的故乡是在一个偏僻得连导航地图都无法搜索到地名的村落,说起名...

    何白女 发表于 2021-01-05
  • 年夜饭的轮回

    除夕的年夜饭,是每个家庭过年的一大主题。岁岁过春节,年年除夕年夜饭,可吃出的风味却各有不同。 如今上酒家吃年夜饭的人虽不能说一年比一年多,可也是时尚如潮,酒家餐厅食客盈门,稍有点名气的一席难求。我们家也早在新世纪到来时就接连赶了好几年的时尚...

    苏音 发表于 2021-01-05
  • 月亮湖

    是天上的月亮掉了下来,还是地上长出了一个月亮?当我们越过腾格里沙漠,来到名闻遐迩的月亮湖时,不禁大为赞叹。你瞧,那不算浩瀚而依然开阔的湖,宛如一弯新月,静静地躺在腾格里沙漠的怀抱。 伫立湖边,我竟有点莫名的感动。不是吗?当我们坐着越野车颠簸...

    兆原 发表于 2021-01-05
  • 时光匆匆,回首,又是一年岁末时

    还来不及说太过匆匆,墙上的挂历就被悄无声息地撕到了最后的几页,旧的岁月就要转瞬即逝,成为无法重来的过去。轻叩心扉,重温旧日情怀,感慨良多。这一年里,有得有失,有舍有弃,有聚有散,有笑有哭,有省有悟。岁月,赠予了我们不少的忧伤与欢喜,同时也...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2-29
  • 山中书

    一 我们踏上一条鹅卵石铺砌的崎岖小路,小路一旁盛开着紫色的杜鹃,猕猴桃花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花叶轻拂行人的头顶。远处山坡上的桃树已经缀满指头大的青果。 满眼都是高低起伏的翠色,闭上眼睛也能闻到空气中绿的气息。在这里,连噪音都是寂静的,触目可见...

    兰若 发表于 2020-12-29
  • 书香鸟儿

    今年的春天和夏天要比往年来得晚些,我仔细地观察过草木抽枝开花的过程,在时令上确实算是晚了很久。 在我上课的教室外面有一棵古樟树,应该是香樟,我已经陪伴它经过了二十多年。年纪轻轻的时候,我用它被风刮下的枯枝生过火,燃烧的时候有一种闻嗅着很舒服...

    王勇 发表于 2020-12-26
  • 家乡的味道

    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打下了乡下人的烙印,至今身上难免残留着一些泥土味儿。难怪同事老是说我:你这人真土得掉渣啦!我却毫不介意,反倒自豪。 其实,乡村有着别具风格的味道。乡下的山之味道,就清幽幽的,让人舒服;乡下的水之味道,就甜淡淡的,叫人可口...

    唐胜一 发表于 2020-12-25
  • 故乡秋韵

    喜悦。借着一缕秋阳,我仿佛可以窥见一滴汗珠从父亲的脸颊流下,再滴落到土地上的全过程。父亲每一滴汗水浸润这片土地,同时也浇灌着我的心田。与众多的水稻站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父亲一手种下的希望。每到秋天,水稻们以饱满的谷粒向父亲感恩,而...

    李世昌 发表于 2020-12-25
  • 阳台逍遥

    在自家阳台,沏一杯清茶,躺一把可以将身体放倒取舒适样态的椅子,大抵是一种逍遥。 那时妻子与儿不在,一个家就只有墙上时钟走动的声音。高居楼上是将尘世的纷繁扔下不管的作法,现在我当然也就不去想地下发生的事了。久待书房突然地想到一个敞开的境地里去...

    李凤林 发表于 2020-12-24
  • 紫茉莉

    初识紫茉莉,纯属偶然。一日晚9点下乡采访回家途中,被樱桃树下一片绿叶中镶嵌的五彩缤纷的长柄喇叭花所折服。借着小区微弱的路灯光线,打开相机拍下这精彩瞬间。心想:明天上午阳光明媚时再来一览芳容,可事与愿违,次日上班再去拍照时,却发现绿叶依旧,花...

    华丽转身 发表于 2020-12-17
  • 等待红梅开

    在所有的花里,我最喜欢的还是梅花。小小的花蕊,细细的枝叶,却能孕育出周身的芬芳。梅花劲枝横斜,花蕊吐香,袭人而来,令人心醉。即使是生长在墙角的花,身居一隅,也能把它清雅的秀色,宜人的清香,献给这孤寂的寒冬。卢梅坡先生说得好:梅须逊雪三分白...

    乐华丽 发表于 2020-12-16
  • 久违的瑞雪

    一 很久没有下雪了,尤其是铺天盖地的瑞雪。而不经意间的一个深夜,却纷纷扬扬地下起一场大雪。 早上起身一看,小区内外银装素裹,所有的楼顶房脊,所有的树木花草,所有的路面汽车都是白雪盖顶,仿佛童话世界,小区的广场竟有少年堆雪人、捏雪球、打雪仗。...

    夏牧 发表于 2020-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