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静听蝉声

    炎夏,蝉声如雨。法国昆虫学家、文学家法布尔把蝉比作不知疲倦的歌手,听蝉声需心静,静如湖水,方可听出蝉声中的韵律和玄机。 垂钓于一方池塘,杨柳倒垂,荷花静静地盛开在荷塘。目光凝视河面,此时,蝉儿们鼓起了发音器,发出知了知了的鸣唱。如果侧起耳朵...

    王静静 发表于 2020-07-09
  • 静夜听雨,原来是这样的美

    今年江南的雨季又开始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喜欢听雨,特别在静夜去听雨,心中便会有种别样的情绪。依稀只记得小时候,总是倚在窗前看那纷飞飘坠的落雨,聆听滴答滴答雨落大地的声音。随着岁月的流逝,儿时的许多事情已日渐远去,但是至今仍眷恋着...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7-08
  • 静夜,倚窗听雨

    窗外,雨声,淅淅沥沥,滴滴答答,构幻成一个个动听的乐曲。静夜,倚窗听雨,把自己完全置身于闲暇的静谧中,少去了几许明了的苍白,多出了几分韵味的情趣,内心充满了烂漫且富有诗意。 一盏晕黄的灯,一杯淡香的茶,一卷薄薄的书,闲闲淡淡地翻,慵慵懒懒地...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7-08
  • 番薯

    三年困难时期,我出生在粤东的一个小山村。从我记事时起,便缺衣少食,生产队上缴了公粮和余粮后,家家户户都缺大米,只能天天吃稀饭和食番薯。番薯,是我童年难以忘怀的食物! 番薯如何做才比较好食,家乡有一窑二炸三蒸四煮的说法。窑就是用土块垒一个土窑...

    黄海 发表于 2020-07-08
  • 稻香

    晚上到田野上散步,身边全是金灿灿的水稻,看着那被饱满的谷子坠弯的稻穗,我才意识到, 晚稻收割的时节又到了。清风送来稻谷的芳香,香味里还弥漫着泥土的气息,那是我最熟悉的大自然的味道啊,真教人心旷神怡。 见到水稻,我就想起唐代诗人李绅谁知盘中餐...

    庞祥艺 发表于 2020-07-08
  • 青青瓦楞草

    老屋的脊背上,摇曳着一株株草,我仰起小脸迎着朝阳望天空,鳞片状的瓦楞间,青盈盈的叶片让我好心动,蓄满好奇的童心,也随着瓦楞草轻盈地舞起来。 我在屋里背唐诗,唐诗里说:南内墙东御路旁,须知春色柳丝黄。唐诗没背完,忽然想起老屋脊背上像柳丝一样摆...

    董国宾 发表于 2020-07-06
  • 霜晨月下

    若将季节的更替,比作一场自然界接力的话,那么晨霜无疑是架在秋冬之间的桥梁。 秋霜染青瓦,冬霰厚紫杉。行走在屋宇之间,露浓霜重,冰轮孤悬,杉树静伫,脚踏霜地的吱扑声,在清晨显得格外清脆。在小城,在这样的早晨,必须出现在街头的,有几类人。一类是...

    张峪铭 发表于 2020-07-06
  • 夏的流苏

    雨是夏的流苏,抒写着热情、奔放。 曾经,住着草房子,厚厚的草温顺而柔和地铺在房顶上,屋檐下便可看见夏的流苏。夏雨来了,很急切,一个闪电,一阵风,来不及思考落在哪里就来了。夏雨把树的叶子洗成墨绿,然后落在草房子上,屋檐下便成了雨帘,整整齐齐,...

    冯海鹏 发表于 2020-07-06
  • 陶片上的夏夜

    枕着陶片过一个夏夜,是未曾有的清静、清幽、清爽、清心。 首先得感谢山。是山点着头,把烈日请进泥土的。我在坡塄上仅转了半个身子,黄昏已姗姗而来。风轻轻一摇,一团团紫釉,把我濡染在夜幕里。 也许这是天意,注定要我留宿一晚。 与一堆陶片相遇,是缘。...

    灵魂鸟 发表于 2020-07-05
  • 想起当年麦收时

    油菜收完,离割麦也就不远了。俺们这一大家族,大大小小七八家,老老少少几十口,每年割麦的时候,都在一块儿劳动,牵头的人是四叔。谁家的麦子熟得早,谁家的麦子熟得晚,四叔早在心里排好了队,每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 清晨,随着四叔那惊天动地的几声喷...

    青石 发表于 2020-07-02
  • 父亲的自行车

    闲暇的时候,从思维深处又扯出了父亲的自行车。那是父亲的挚爱,也是我的心爱之物。它伴我度过了欢乐的童年、憧憬的少年、梦幻的青年。那辆自行车成为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物件;自行车的铃声已然成为我生命中铃声的绝唱;自行车的奔跑成为我生命里灵动的断章...

    江北乔木 发表于 2020-07-02
  • 一树琼花自风流

    在我的潜意识里,如果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话,那就应该是在雨丝飞扬的日子。在这样的时日里,扬州城里的清香怡人江左风情与维扬路上瓜洲古渡的旅人匆匆,恰到好处地烘托出了一树琼花的洁云罩顶。此时,扬州的喧闹,便与千里之外的洛阳同步了。 两朵花与两座城市...

    庄学 发表于 2020-06-29
  • 青核桃

    首见青核桃,是在二十多年前,初来潞城。九月份,逛金桥市场,在西门见农人竹篮盛满青圪蛋,不知是甚,问:这是甚东西?农人大概觉得我少见多怪,笑笑说:青核桃...

    雨君 发表于 2020-06-28
  • 秋天的银杏

    为了寻秋,我登上一辆长途大巴往帽子峰出发。 山路崎岖,两边的山上,尽是莽莽苍苍的绿树,深秋的阳光懒懒地洒在绿树上,一点也没有想像中的秋风起,树叶萧萧落的韵致。正失落,忽听同伴惊喜地叫了起来银杏! 来不及惊叹,汽车已抵达帽子峰林场的银杏林! 看...

    罗捷媚 发表于 2020-06-26
  • 夏风微醺

    夏日的风是窖藏过了的,一旦散逸出来,必是带了醇香的,漫山遍野,村头巷尾的,熏香了村巷,熏香了大地。 几场微雨过后,整个山野清新如擦洗过一般换了妆容。杨柳的叶子在闪闪烁烁中摇曳着明丽的光斑,散落在地上,碎银一般浑圆地滚动着,林地上满是不知名的...

    任随平 发表于 2020-06-26
  • 站在春的门槛

    站在春的门槛,我看到新年的朝阳冉冉升起,向大地洒下万丈光芒,让人心生诸多豪情与希冀。我的幸福,我的富足,我的欢乐,我的欣喜,都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肆意流淌。 站在春的门槛,我等到了久别重逢的团圆。漂泊的离愁中我想到了苍颜的老爹,想到了白发亲...

    崔永照 发表于 2020-06-25
  • 故乡是一座画廊

    故乡小川是烟云布设的一座画廊,春天是水粉画,夏天是工笔,秋天是写意,冬天是水墨画,可以说是一座鸟语花香的后花园,一个归隐尘外的桃花源。二十四节气中,不论从哪个角度进入和观看,时时都有华丽的变身,处处都有天生的馈赠,让我不想走,让你留下来。...

    牛旭斌 发表于 2020-06-24
  • 一池幽梦忽还乡

    靛池沟是我的第二故乡,因过去有一家染坊而得名,据说还有一家香坊。如今,染坊和香坊都只留下了一个地名。 倚着沟势,有上下两排房子。人们大部分还是住在窑洞里,条件好点的住砖箍窑。我家住在下面一排,宽敞的院子里有棵核桃树,核桃树下有块儿青石板。我...

    王玉红 发表于 2020-06-20
  • 心有槐花香

    天空湛蓝清澈,浮云如丝如缕,倾城的暖阳和着舒朗的清风,温和地抱拥着这座沿海城市。 难得有这样的空闲,一个人,戴着耳机,听着一曲曲舒缓的音乐,漫步在当年一条安静的小路上。这条路并不长,略微狭窄,是一条单行道,车辆和行人屈指可数,不过正合我意。...

    刘广媛 发表于 2020-06-17
  • 草长莺飞四月天

    草长莺飞四月天,春山如洗雨连锦。 迟来的山村春色,在春风春雨春剪春雷里疯长。 竹笋在雨后破土而出,拔节生长的声音,花开的声音,鸟鸣的声音,流水的声音,雨打芭蕉的声音,夜雨敲窗的声音,在田野此起彼伏的响起。 四月的山村,春山如洗,像刚从水中打捞...

    黄玉才 发表于 2020-06-13
  • 槐花盛开的时节

    在故乡,每年四月末五月初,门前屋后、路边、塬边、沟壑里的洋槐树就开花了。儿时的我,爬上树,捋一把,往嘴里一放,咀嚼间,那淡淡的清香和甘甜,瞬间沁入心脾。 那些年为采摘洋槐花,我的手上、胳膊上没少被洋槐刺扎,有时被刺划破的口子半个月好不了,还...

    魏晓文 发表于 2020-06-12
  • 水乡的蟹油

    多数写汪曾祺的文章,都要狠狠地带一笔汪老的厨艺,说得最多的是茨菰咸菜汤,汤稠白,味鲜香,一回回,惹得远近文人大呼小叫。 汪老是水乡人,好酒好烟好茶的性情,自然不会放过蟹油这一口绝响。只要挑一筷子入锅爆一爆,茨菰咸菜汤一定是一盆上品湖鲜,就连...

    王涛 发表于 2020-06-10
  • 冬日暖阳

    初冬时节,太阳慵懒的枕着高山,将看似热力四射却感到凉意的那束白光,轻轻的触摸着高原上亘古不变的峻岭峭壁,在崎岖的山道上,偶尔走来一两位行色匆匆的路人,穿行在充满寒意的路上,尽量避开树木遮挡阳光时形成的那一缕缕阴影,追随着从树与树缝隙间穿过...

    杨全富 发表于 2020-06-09
  • 十里春风

    三月,走在春深处。忽有故人从家乡传来佳音,说那少年时故园的桃林,此间花事正浓。他邀我还乡赏桃花盛景。我满怀欣喜,透过纸窗,蓦然张望,打捞记忆里漫天的花絮,心中感念万千。顷刻间,我深知,在那透明的春光里,对于故乡所有的牵挂与思念,尽皆缠绕成...

    韦联成 发表于 2020-06-06
  • 大雪时节

    寒风吹过树的枝桠,已没有叶的阻拦和挽留,偶尔有一两只小鸟,也是寒噤惶恐的样子。寒风穿堂入室吹动墙上的日历,吹动日历上即将到来的大雪节气。大雪是个很有意思的节令,对南方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停留在纸上的文字,他们无缘见识大雪;而对北方人来说,大...

    张华梅 发表于 2020-06-03
  • 听蝉

    夏日午时,天空不见太阳,天穹下似乎有人搭建了一个灰色的大帐篷。炽热的阳光虽被搁在灰色的厚云层外,太阳仍不断给云层加热,似乎要熔化这灰色的帐篷将炎热洒向天地。 步行街两旁的树,绿叶掩映,蝉在其间,知知知知知一只,两只,还是更多?耳朵不能给我一...

    启辰 发表于 2020-06-01
  • 盛夏莲曲

    亭台碧水之畔,莲以湖光为镜,朝露中粉面含春,轻舒玉臂,细挽清风临水梳妆。波光粼动时,秀目微倾,香唇欲启,谛听游鱼浅水低吟的神韵。而她,植根于深泥之中,浮身在绿水之间,含而不露,艳而不妖,甘于寂寞,洁身自好的品性,激起我心间曼妙的神思 我无限...

    韦联成 发表于 2020-06-01
  • 自古多情江南雨,蘸雨为墨写心意

    江南的雨,总是迷蒙在一片化不开的烟雾里。 雾蒙蒙,雨淅淅,好像让整个天地都处在一场永远也下不完的雨水中。雨掠过草间、树林,蔓延到整座城市,雨点落在瓦砾上,屋角边,像丝竹奏出的乐曲,幽怨缓急。江南的雨仿佛存有灵性,能将天地染满一层乳白色的雨雾...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5-26
  • 乡村瓜豆香

    鹩哥声声,蜻蜓对对,一架葫芦瓜,一丛扁豆菜,装点郁郁葱葱的季节。 瓜儿花儿开,开在田畴村头,乐在村人的心坎上。在村前田畴一处,母亲开一方小菜园,以小树木和大木桩围成,以防鸡鸭猪牛进入菜园,糟蹋蔬菜瓜豆。初冬,北方冰天雪地,寒气逼人,而南方天...

    胡天曙 发表于 2020-05-26
  • 黄泥塘

    在老家乡间,无论村庄大小,村村都有沟塘。在那个没自来水的年代,吃的用的全是沟水或塘水。我们村有一沟一塘,村西的名叫西沟,村东的叫做黄泥塘。因为我家在东队,所以我从小就吃用着黄泥塘的水。 黄泥塘因底部全是又硬又滑的黄泥得名。小时候人小,眼中的...

    蒋裕清 发表于 202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