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寒梅

    冬日午后,信步来到隋唐城遗址植物园,此时草木萧瑟凋零,游人自然寥寥无几,我却有了独赏梅花的静谧时光。 冬日阳光当是柔若无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光线仿佛游离不定,飘忽不已。在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中,许多往日忽略的景观一一再现,假山旁一株梅树,...

    丁朝晖 发表于 2020-09-17
  • 竹影

    对竹的最初印象,可以追溯到孩提时节。 那时的村庄,家家户户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竹园。春天,竹笋是改善伙食的佳品;秋天,竹片竹条被编织成各种各样的竹器,为家里换来油盐酱醋。对于孩子,那片片竹林则是游乐的天堂,在竹林里奔跑追逐、捉迷藏;削一根细细长...

    鑫雨 发表于 2020-09-12
  • 秋雨是一首曲

    时间过得真快,一个转身,夏便渐渐地远去,秋就悄悄的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季节的轮转,让人不得不发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感叹。江南的秋天,阵阵秋雨也紧随而来,绵绵秋雨中,人们终于可以慢慢摆脱一夏的燥热,心神甫定,可以闲适、淡定,多出几分安然。绵...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9-07
  • 品尝秋的味道

    轻轻研开秋的笔墨,寻一处静幽独自而坐,任温柔的秋风轻轻拂过脸面,让温和的秋阳于心房中透过。赏一季如画的秋景,尽享明月清风般的安然,把自己浸润在白云流水般的宁静中。金色的秋天,陌上一片芳华,菊花争艳,果味清香,盈盈秋水,源远流长,十里桂树,...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9-07
  • 美丽的相遇就像一场梦

    遇到春天,简直就像遇到一场美丽的梦。 那些山野间寂寥的树,平素总是一副落寞神情,不是闲闲地摇着恹恹的叶子,就是在枯掉的时光里静静地发呆。哪里会想到,说开花就开了一树,那么灿烂那么招摇,一瞬间就让人忘了那些苦苦的等待,忘了那些寂寞清冷的时光。...

    葛东兴 发表于 2020-09-06
  • 浅尝秋的韵味 静听叶落之音

    秋,就这样按照季节的节拍,缓缓渡步而来,阵阵秋风驱赶着人们还在夏季里的那股倦意,开始感到有点凉爽,舒服了,秋的韵味也随着阵阵的秋雨越来越浓了起来,这韵味向着四处不断地弥散开来,洋溢在广袤无垠的田野上,弥散在大江南北的天空中,整个大地,到处...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9-05
  • 静夜秋雨滴,一念相思起

    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便走进了静美的金秋,眼前呈现出了一个别样的风景。又逢细雨敲窗棂,淅淅沥沥,心中更延伸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静夜秋雨滴,一念相思起,这秋雨就像是一首思念的诗,随着一片片飘零的落叶轻轻地在唱吟。它在鲜活的生命过往里,翩跹着...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9-05
  • 古道寒梅

    在滇西大高原的深处,在我那万树森森,千山凝翠的故乡永平,无论田野间,村道旁,山岗上,到处可见有一株株的高龄古树在生长着,在茂盛着。古朴的造型,老辣的枝叶,无不渗透出一种历史的沧桑和久远。 古树的种类,也极为丰富,有古榕、古樟、古银杏、古丹桂...

    李智红 发表于 2020-09-04
  • 未名湖畔的素心梅

    未名湖畔的素心蜡梅,成为近年来的一个念想。 有年冬天,去北大参加一个活动,被一好友从会场喊出来散步,一路听友人侃侃而谈,不觉已来到未名湖边。忽觉馨香扑面而来,闻香而寻其芳踪,呀,蜡梅开了! 但见细瘦而宁静的素心蜡梅,香香地开满一树又一树。 原...

    爱斐儿 发表于 2020-09-04
  • 徜徉在家乡的花海

    春日,我同朋友到我的家乡封丘县参访,想看看已声名远播的万亩油菜花海,和郁金香、多肉植物基地,是否像传说的那样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 从郑州出发前,我心里是有点忐忑的。毕竟家乡还是国家级扶贫开发县,传统农业转型生态旅游的时间还不长,许多东西...

    马蕊 发表于 2020-09-03
  • 吹面不寒杨柳风

    当然不是寒风突然改了脾性,而是风儿里有了杨柳的气息,于是便不会觉得刺骨的寒冷。杨柳比人类更能体会到春天的到来,它们的树干枝条已经不自禁地变换着模样,是那种初春的样子,有一点绿,有一点青,有着柔嫩的萌萌的样子,有着非常好看的蓬勃生机。 到了此...

    谢祺相 发表于 2020-09-01
  • 雪落村庄

    寒气灰蒙蒙地酿着浓酣的雪意,阴冷一寸一寸地在地表加深。脚跟脚,那些雪片簌簌地就从天空撒下来了。 先是白梅点点的小雪,如工笔,认真、稚拙,甚至有那么一点害羞、胆怯。及到大雪,就恣肆疏狂起来,像大写意,酣畅,淋漓,完全放开了的样子,奔放、潇洒。...

    谢俊俊 发表于 2020-08-24
  • 不远处的春天

    冬日天冷,爱人生病住院,我去陪护。病号很多,晚上我就在走廊里过夜。深夜时分,仍有急诊病号被从走廊推进来,值班医生忙着接诊,耳边充斥着谈话声、问询声、呻吟声、陪护家属的鼾声自然我是夜不能寐了。在医院里,目睹了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辛劳、病人的苦...

    段延青 发表于 2020-08-24
  • 细品春茶好时光

    母亲从老家捎来一包春茶,我急切地打开,拈上一撮儿,放入玻璃杯中,缓缓地将白开水冲下。只见,一芽芽新绿细直挺秀,如幽兰绽开,淡雅的香气也随之弥漫,品尝之后,那种醇和微甘的滋味,让人心旷神怡。 所谓春茶,即越冬后用茶树第一次萌发的芽叶采制而成的...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8-22
  • 年味

    都说年味越来越淡,但是,我心里,贮存着丝丝缕缕的记忆。随着年轮延伸,愈发醇香。 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人到中年,对过年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感悟。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惧怕过年了?我说不清。或许已有很多年了。作为一个普通人,一年到头忙忙碌碌,想有所成...

    江伟民 发表于 2020-08-18
  • 秋雨

    再也没有比享受秋雨更美妙的事情了。 夏日的雨总是来得那样迅猛、暴烈,赤日炎炎、天气晴好的正午,突然有几片乌黑的云彩飘来,顷刻间就是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当人们还没有来得及拿出雨...

    宋军威 发表于 2020-08-17
  • 拾柴

    到了秋天,树木落尽了树叶,汶河岸边的芦苇荡里的芦苇也收割后垛在了大队林业院子里。树林和沙滩也都光秃秃的了,奶奶就带着三五岁到十来岁大小的我们兄弟几个,去树林里拾柴。 树林里大多是杨树、柳树,风吹过后,就会从树上落下一些干枯了的小树枝。 说是...

    郭宗忠 发表于 2020-08-15
  • 石磨

    小时候,家乡人所吃的小麦面、豌豆面、玉米针等五谷杂粮全靠石磨磨出来的,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或大或小的石磨,石磨是人们生活依靠的重要工具。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家接了一合大石磨,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爹从生产队请来了8个精壮的汉子,他们个...

    刘贵成 发表于 2020-08-12
  • 又见秋霜

    霜是深秋的灵物,悄悄地落,悄悄地去,若是遇见了,惊喜之外,便是长久地迷恋。 望霜,最是秋晨,在乡下。霜落无声,在瓦楞,在墙头,在日渐干枯的一蓑一蓑的草茎上,清清灵灵,透透亮亮,若月光一般有着淡淡的痕迹,我们叫它霜迹吧。这霜迹中,我独爱落在瓦...

    任随平 发表于 2020-07-31
  • 家乡的骑楼街

    家乡的小城有一条骑楼旧街,像一位睿智沧桑的老人,走过百年的风雨,见证着小城的繁华与变迁。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骑楼街是小城最热闹繁华的一条街,街道两边是仿欧风格的骑楼,一律弯弯的门、镂空的窗,门口立着两条四方的门柱,门柱连着长长的回廊,各...

    梁惠娣 发表于 2020-07-30
  • 七月边,枣红圈

    老家有句谚语:七月边,枣红圈。农历七月,是新枣成熟的季节。 老家的院子里,有棵枣树,是新房子落成时,母亲栽的,如今已快水桶粗了,每年七月,满树的红枣甭提多诱人了。摘下一颗枣,半边红,半边绿,咬一口,红的甜,绿的脆,口水直流。 有了鲜枣,我们...

    王玉红 发表于 2020-07-29
  • 秋思

    夏一点头便走掉了,秋的田埂上,一片秋思。 如银丝一样的茅草,身子轻了,眸子亮了,三言两语就把心思说出来,若采来一根作书签,便收藏在了日子里。风张开薄翼走过来,地头上,几株野枣稞摇曳轻风,安闲地揣摩着秋的神态和味道。鸟儿飞上疏枝,叫醒了这个季...

    董国宾 发表于 2020-07-28
  • 故乡的秋

    空气里飘着几丝薄凉的气息,阳光柔和了不少,蝉也悄悄停止了歌唱。转眼,秋已来临,故乡的秋意也一点点浓起来。 故乡的秋,是饱满成熟的。田野里,玉米脱去了绿衣,金黄的棒子奋力地向外张望,露出了金灿灿的笑脸。圆滚滚的黄豆豆、绿豆豆、红豆豆在阳光下噼...

    韩灵艳 发表于 2020-07-26
  • 仲夏听蝉

    仲夏来临,上班的广电大院鲜花锦簇,苍松翠柏,树上的鸣蝉每天一早便吱吱叫个不停。 生活在城市,听到蝉声,实属不易之事。蝉本来属于乡村,来到了这个城市,是对这个城市的礼遇和厚爱。 我爱听蝉鸣,一听清脆悦耳的蝉鸣,感觉难耐的酷热突然变得凉爽起来,...

    李忠元 发表于 2020-07-25
  • 花香溢村庄

    不知是花朵太大,还是村庄太小,走到漏明崖的半山腰,远远就望见那片曾经是白云画月的南坡脑,开着许多花朵,花朵里开出一座村庄。 沿着石径登攀。不经意间,我被村庄揽在怀里。环顾四周,我成了村庄陌生的标点,村庄成了花朵的标点,花朵成了故乡的标点。...

    灵魂鸟 发表于 2020-07-24
  • 悠悠扁担情

    在搬离老屋时,我看到年逾七旬的父亲从墙角里拿出了一根扁担。拂去尘埃,父亲的双手在扁担上反复的擦拭着,抚摸着,似乎在同它做着心灵的低语,情感的对话。 扁担,是挑担东西的用具,在小学课本上我曾读过《朱德的扁担》,作为一种厚重的承载,在以往的农耕...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07-24
  • 千朵万朵丝瓜花

    盛夏,在乡下,应该是丝瓜花开放的时节了。 农家的房前屋后,院墙上爬着,桃李树上攀着,青草丛中缠缚着,朵朵黄色的小花摇曳在风中,如一群群活泼可爱的孩子,在夏日的阳光里跳跃着、舞蹈着,显得是那么天真无邪,那么清爽干净。 细看丝瓜花,淡黄淡黄的,...

    陈绍平 发表于 2020-07-23
  • 秋韵

    秋天,寒露时,意最浓,最有味。 那种味道,文字是无法表达的,线条也未必能奏效,音符面对露珠也会相形见绌,只有身临其境,方能痛快淋漓地感受到,耳之所闻,目之所及,鼻之所嗅,触之所感,心之所向无不令人沉醉痴迷。 大自然中,花似乎最能暗合四季的心...

    马浩 发表于 2020-07-22
  • 风景旧曾谙

    冬日温暖,走在南国的街道上,让人仿佛置身于夏日,天空是湛蓝湛蓝的,椰子树和棕榈树依然青翠,异木棉和三角梅的红花给这个城市增多了几分喜气,海边细微的波浪投向观海长廊的一岸,描绘出港城不一样灵动的花边。走在摇曳的阳光中,远远看到那座教堂闪耀在...

    高琳 发表于 2020-07-18
  • 村庄是一辆牛车

    牛车前面没有牛,送亲的队伍后面没有长队。 载过花轿的牛车,轱辘上的发条已经生锈。出行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过去了。一队汽车开过来,手机铃声响起来,让人从头到脚喜气洋洋。 天在上,这一点谁都知道。可家在哪儿?一个人的出生地就是家。村里人...

    牛旭斌 发表于 2020-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