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古树忧思

    前几天下乡,在山上发现一颗古树,粗大无比,树冠遮天。我们几人围在古树周围左摸右看,前后拍照,不停赞叹。有人问,树龄大概几百年了吧?主人说,一千多年了。又有人问,这是一棵什么树呢?主人说,是岩桑树。 主人不仅好客,而且健谈。他招呼我们到屋里坐...

    赵攀强 发表于 2020-12-05
  • 最美的风景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到处欣欣然。与好友相约,周末去公园中寻找春天的美景。 一株株怒放的迎春花,用它娇俏的脸庞迎接着我们;高雅绽放的玉兰花,亭亭玉立的身姿婀娜在风中;河岸边一棵棵垂柳,萌芽吐绿,摇曳着自己长长的秀发;两只白鹭惬意地翱翔在天空;...

    夏凡 发表于 2020-12-04
  • 忆翻火

    母亲头上裹着毛巾,有点褪色,花色还在,昏暗的电灯泡,十五瓦的昏暗,依稀可见毛巾的花花绿绿。母亲是随意扎上去的,搁青丝上一卷,便裹上了。我脑海里,母亲翻火,还是一缕秀发,纯黑,不见一丝白,不比现在,纯白,不见一丝黑。母亲裹着头巾,江南女恍然...

    刘诚龙 发表于 2020-12-01
  • 安然走进冬,愿今冬装着满满的欢喜

    转身,秋已成了故事,回眸,冬成了眼前的风景,冬,宛如久别的故人,舞着寒风,赶来赴一场季节的约会。小雪一过,真正拉开了冬天的序幕,极目尽处,便会看到天更高,地更阔,山峦愈发挺拔明朗,树木更加简明清澈,房屋更加庄严静穆,河流愈发宁静淡泊大自然...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27
  • 桑葚情长

    那个时候的乡下,贫穷单纯,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哪有什么水果呢?泥土上的桃子不红,李子又不熟。是桑葚啊,一树一树紫红的桑葚,泥土之上腾起的最可爱的甜蜜精灵,便成了最亲切的思念。 乡野庭院,林间塘前,无论哪里,都少不了它甜蜜的身影。当春天来的时候...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11-24
  • 夏之合欢

    夏天,是由池塘边的合欢请来的。 夏至,抬眼望去,池塘两边的合欢花开得正盛。粉红色的合欢花在枝头闹着,树头高嵩不平,像巨大的花束立在那里。绿叶的中间点缀着浅色的花瓣,凌乱的枝桠上,红的花绿的叶,纵横交错,每一朵花儿距离不同,却错落有致,一致的...

    刘芳 发表于 2020-11-20
  • 风筝仙女

    我们的楼房前边是一大片农民的菜地。凭窗而立,眼前地阔天高,又有粪味儿、水味儿和土腥味儿相伴。在正月里,当粪肥在地边刚刚备足,菜地仍显空旷,而头顶的风已经变暖的时候,便有人在这里放风筝了。放风筝的不光有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还有专门骑着自行车...

    铁凝 发表于 2020-11-18
  • 漫步春日

    当腊梅花灿烂而来,辉煌而去时,春姑娘的脚步悄然飘临,她所到之处,万物开始苏醒。沉睡的大地在春晖的映照下,僵硬冻结的身体变得松软灵动,散发着氤氲缥缈的泥土气息,蕴藏在它体内的根须贮存了一冬的能量,蓄势待发。于是,草儿使出洪荒之力破土而出,碧...

    李仙云 发表于 2020-11-17
  • 那夜,雪如银

    又下雪了。地上仿佛上了一层薄霜。坐在屋里,看着路灯下一片惨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今夜,故乡有没有下雪,母亲有没有穿上我给她寄去的羽绒服呢。我拨打了那个熟稔于心的号码,但是只有冷冰冰的自动回复对方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雪夜,也是这样的...

    东至章中林 发表于 2020-11-15
  • 舌尖上的冬天

    相比于春夏秋,冬季似乎是季节版图上食物资源最贫瘠的一个孤岛。当然,这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 可对于蟒蛇河畔的一群水乡少年来说,冬天的舌尖上并不会因为气候的严寒而寡味。相反,或许因为食物的稀缺,那娇嫩的味蕾显得比平常更为敏感,总是驱使着、引领着...

    孙成栋 发表于 2020-11-14
  • 枇杷花开

    暖冬的午后,散步经过楼下的小花园时,忽然飘来一股淡淡清香。 这清香,不是北方冬日的固有味道。时近冬至,在北方,很多树木的叶子已枯黄飘落,会是什么香呢?不由自主地,放慢匆匆的脚步,转眼一看,原来是枇杷花开了。 这小小花园,有四五株枇杷树。它们...

    任崇喜 发表于 2020-11-13
  • 柿挂枝头,沟坡点点醉染秋

    已是深秋时节,呈入人们眼帘的竟然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精彩世界,天地之间,大地万物,犹如打翻了一个调色盘一般,或红、或绿、或黄,空中、枝头、地上;也如同凝固了秋之曲的音符,那动听的吟唱声只能品味在心头。然而,在这绚烂多彩的季节里,最美的景致还是...

    春泥 发表于 2020-11-11
  • 春雨潇潇

    四季的雨中,唯春雨最让人爱。夏天的雨过于暴躁,动辄就疾风骤雨,常常让江河泛滥;秋天的雨呢,似闺中怨妇,眼泪总是绵绵不断,秋风秋雨愁煞人;而冬天的雨过于凄冷,让人有刺骨的寒意。 只有春雨,是正值二八芳龄的姑娘,文文静静,悄悄地来,悄悄地去,让...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11-10
  • 秋叶红,秋叶黄

    谷物成熟,果实成熟,叶片也成熟了。 村口的那棵大枫树是满树满树的红,从家门口望过去,仿佛一片火烧云升起来了,山坡的槭树、栎树、椿树红艳艳的随意点染,小学校操场边的那棵银杏树哟,金黄的小扇子,飘扬而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孩子们追着捡来做书签...

    罗瑞花 发表于 2020-11-09
  • 握别一季秋,安然走进冬

    霜降过后,瘦秋仟仟,还来不及叹息,来不及怀念,冬的身影就悠悠然然的跃入了眼帘。11月7日立冬,立,建始也,表示冬季自此开始,冬是终了的意思,有农作物收割后要收藏起来的含意,我国把立冬就作为冬季的正式开始。每当与秋天回首告别,秋色隐去,冬意开始...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07
  • 挥手与秋告别

    一缕清风吹起了季节的温柔,将光阴里所有的故事席卷起偷偷的埋藏在心底;一场细雨犹如时光的线条急促的坠落,弥漫中伴随着一丝丝寒凉的气息。片片黄叶落下,点点寒霜铺地,吟唱着独特的歌谣,诉说着各自的故事。当秋浓到了极致,冬的脚步就伴随着秋的尾声悄...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06
  • 乡村夜景

    弹指一挥间,我退休居住在乡下老家已逾7年了,从当初的水土不服到如今的难分难舍,感悟颇多。 打有记忆起,没有星辰的乡下夜晚,总伴随着纯粹的黑暗和枯燥,我甚至连出大门都心有余悸,渴盼有灯为乐。读清人查慎行的诗《舟夜书所见》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莹...

    杨祥生 发表于 2020-11-06
  • 秋雨山中

    几乎成了一个习惯,这几年来,每逢遭遇一场大喧嚣大热闹之后,我总要到附近的那座小山上走一走,让山中的静谧冲涤一下浮躁的大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下心来做事情。 昨晚参加了一个活动,婚礼似的场面,伴着分贝极高的音乐和歌声。回到家中,一宿难眠,那...

    陶安黎 发表于 2020-11-05
  • 人间四月天

    这是四月的一个午后。 阳光明媚,女儿做完作业就出去玩啦,妻子也上街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看了一会书,一会电视,最后还是打开了电脑! 坐在电脑旁,翻阅着一段又一段走过的文字,没料想,在那些被岁月淹没的日子里,发现自己早已不在是原来的那个自己...

    程纲 发表于 2020-11-04
  • 熟透的樱桃

    那天,天阴沉沉的,山雨随时要来。他在果园里看护刚刚泛红的樱桃,头顶上的草帽随着风势,起起伏伏。他满脸忧色地望着乌云压境的天空,却不敢离去。他为人憨厚、老实,在十里八乡很有人缘,平时谁家相邀帮忙,只要得空他定会应邀,干活很卖力气,绝不偷懒耍...

    魏子 发表于 2020-11-03
  • 冬日的田野

    从小在农村长大,我对田野有种很深的感情,特别是家乡的田野,在冬日的阳光照耀和麦苗的衬托下,显得分外的妖娆和更加的迷人。 家乡阎良区关山镇位于八百里关中平原中心,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小麦和玉米的主产区。而我们尖角村则是西安市版图最北边的一个...

    靳亚娟 发表于 2020-11-01
  • 轻捻一朵花开 感知岁月安暖

    芳香,将流逝的岁月浅搁在掌上。一朵花开,一片芳香,一束浓情,心中荡漾。依窗凝望,任清风弄影,任修竹摇芳,任心潮澎湃,任思绪飞扬 。 翻开沉睡多年的日记,唤醒了尘封已久的记忆。生命中那些陈旧的故事,早已遗忘在光阴的角落里,人生路途中过往的点滴...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0-31
  • 芳菲四月

    春风行走,款步人间,流连桃李之下。时令未迟,阡陌间正有好时光相待。翩然一人,或三五一群,踏青河畔。退去案牍之劳苦,仿若脱笼之雀,获得无限自由。新柳发芽,袅娜风中,自有一番柔情。四维之内,青草绿麦铺展成连篇累牍态势,一程接一程,直引向天际。...

    祝宝玉 发表于 2020-10-30
  • 腊味腊梅一并香

    在小院的角落里栽了一棵腊梅,寒来暑往,已经历了十几个春秋。粗粗的干,弯弯的枝,无端地给人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 每到腊梅落光了叶,亮出小灯泡一样的花蕾时,它似乎在告诉人们:腊月已经到来,春节就在眼前了。 说到腊梅,很自然地想到人们曾经为腊梅的...

    合肥陈频 发表于 2020-10-30
  • 故乡的秋

    我身在异乡,夜晚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秋风掠面而过,寒意弥漫,脚下的落叶翻转挣扎。城市里好像只有夏天与冬天,极端的炎热与寒冷,秋天刚刚闪出花裙,便被骄横的冬天驱赶走了。我的故乡四季分明,暖热有别,夏天退场后秋天从容来临,舞姿婆娑,绕着大地转了...

    曹含清. 发表于 2020-10-29
  • 木梓树

    木梓树是大别山中最常见的树,家乡的土地上,隔三岔五,便有这样一棵棵随意生长在田埂上、山坡上的树。 在我的家乡,并没有人特意地去栽培木梓树。不知是贪食的鸟儿衔来的,还是秋风给吹来的种子,就那么不经意的,田埂上或者土山坡上,这里那里会长出一棵两...

    周百义 发表于 2020-10-28
  • 凉风至凉风至,,是清秋

    秋天是一个被夏天和冬天挤压着的季节。 它一头连着炎夏,一头连着寒冬,两个冷热分明而又格外强势的季节中间,秋天像是一个缓冲,只是不同地域缓冲的时间长短不一而已。北方的夏天略微拖延,冬天稍一心急,基本上就没秋天什么事儿了。好像你刚摸着秋的滋味,...

    李耀岗 发表于 2020-10-26
  • 樱花之恋

    樱花终于开了,在这暮春三月,我终于等到了那一树树白雪,那是满树洁净的春呢。 花香是昨晚的雨夜里开始渗进了书房来的,那时我正埋头读着冰心的《樱花赞》,我似乎是从书里就闻到了那一枝枝樱花的芳香,手不禁一阵颤抖,摇摇晃晃地,似乎是春天的影子在我眼...

    刘燕成 发表于 2020-10-22
  • 走过的那些读书年华

    转眼,又是一年上学季,初冬的天空,少了蔚蓝的清朗,多了些许这个时节该有的迷漫灰暗。早晨,走在路上,总能看到孩子们成群结队地背着新书包、穿着新衣服高高兴兴的往学校的方向走去。特别是早晨7点多的那几班公交车,总是被一个个高矮胖瘦不一的孩子们挤满...

    江亲莲 发表于 2020-10-21
  • 细雨中国城

    冬末春初,细雨霏霏,一直飘洒着,到了晚上,中国城里鳞次栉比的店铺前的霓虹灯光,在斜刺的雨丝中,像是沾满了泪水,显得有些凄迷,多了几分的乡愁。 在美国,旧金山的中国城年头最久,规模也最大。以百老汇大街为轴心,辐射四周的一片街区都属于中国城。走...

    肖复兴 发表于 2020-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