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寂静的春天

    春天像做了一个冬季的梦,梦醒了,梦里的柳烟繁花就在你的眼前。不远处的田野若隐若现,朦朦胧胧,丽影婀娜。恍惚间,仿佛置身于云雾飘渺的仙境,徜徉其中,顿觉神清气爽。 宁静了一冬的田野,天高云淡,空旷而静寂。此刻没有太多的热闹,除了稍稍有些返青的...

    荆墨 发表于 2022-09-24
  • 村庄的云朵

    在村庄里,更多的时候,人们看到的都是一朵云起,却没有时间一直看到一朵云飘向何方。人们总是忙着低头劳作或是赶路,没有时间跟踪一朵云的去向。 我奶奶有时候在院子里手搭凉棚看天上的云,她其实不是为了看云,而是在看天气。在这村庄的大地上生活了一辈子...

    左中美(彝族) 发表于 2022-09-22
  • 盼望一场雪

    俗话说,大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冬至一过,九天就来了,这预示着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来临了。冬天来了,雪也就不远了。再暖的冬,也总会有那么一两场雪的。那种银装素裹、天地一色的壮丽景色,总是在人们的祈盼中姗姗来临的。 小时候,虽然缺衣少穿,但...

    李成林 发表于 2022-09-20
  • 老家屋后的浅水井

    每次回到山圪崂里的化庙老家,当我情不自禁地去看屋后那口井时,它,也像一只苍老的眼睛,在和我默默对视。那眼神,平淡而落寞,阴郁又陌生,仿佛我们并不曾相识而不管我身在何处,它又无时不在祈盼和遥望着我。 三十多年前,在盖老家那三间瓦房开挖基础时,...

    王国忠 发表于 2022-09-18
  • 老早个春天

    春天调皮地敲碎冰块,冬还没睡醒就不见了影子。迎春花张开了笑脸,小动物也睁开了眼睛,水芹、春鹃、野荠菜熙熙和和,散发着春天的讯息。 山翘起了头,春水软绵绵的,野地绿茸茸的地毯铺过去,满眼青翠和生机。 春风吻了小桥,踏春的脚步更轻快了。春风吻了...

    董国宾 发表于 2022-09-16
  • 儿时冬日暖

    往记忆深处走,不少鲜活的事儿像鱼儿从春池里跃上来。年少的冬日,天虽寒凉,却有不少甜蜜和乐趣,似一块烤红薯,热腾腾地吃下去,心窝窝一下子就暖了。 故乡的冬天安闲,冷风也会四处吹,我裹着肥大的旧棉袄在村口玩耍,母亲从凉风里急慌慌走过来,她让我回...

    董国宾 发表于 2022-09-15
  • 寒冷如花 花有花香

    只要一进院子,西厢房边上的那棵柿子树就会唤醒画画的梦想,太美了。苍褐色的枯树枝上,红红的大圆柿子悠然淡定,映衬着古朴的灰瓦,清冷冷的蓝天,还有朱红斑驳的雕花门窗,偶尔一两只鸽子或小麻雀轻倩地飞过,相得益彰,美得让人无所适从。 不愿拿手机拍,...

    耿艳菊 发表于 2022-09-14
  • 菜籽收 玉米种

    拥挤在菜地里的油菜收割了!上班下班,路过这片菜地,习惯了凝望几眼,挺拔的油菜杆举着饱满的籽粒,挤挤挨挨,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仿佛当年的黑白照上一张张天真的笑脸,在微风里洋溢着青春的喜悦。 也就一夜之间,这片偌大的菜地像丢盔卸甲的战场,散落下...

    徐累先 发表于 2022-09-10
  • 春天吃椿

    推开晨雾,把记忆安放进口袋,那些柔软的时光和迷离的梦,若隐若现。 我家前面是条清清浅浅的小河,每天,鱼儿从上游潜游到下游,又从下游逆流而上。春天河水澄澈无比,站在岸上仔细瞧,能看到河里灰黑的游鱼。 每天清晨,我从床上一跟头爬起,掀开窗帘,便...

    舒心 发表于 2022-09-07
  • 早春的野菜

    我不太明白,早春的野菜为什么爱生长在闲地里。 闲地就是闲着的庄稼地,种过了花生、豆子、红薯。这些作物大都在春末种,一夏的光阴长起来,仲秋便成熟收获了。秋收是忙碌累人的,过后要天晴,墒好,人也有精神,就接着撒些白菜、萝卜籽,冬里便有菜吃,节气...

    毛阳 发表于 2022-09-05
  • 锄头上的春色

    锄头是向往土地的,它是修理地球的好工具,吃苦耐劳的品性使它总闪着光亮。农人们用锄头开垦土地、锄草施肥、刨根收获,每个季节都少不了它,庄稼地、花圃、果园样样都能用得着,锄头很像正直而又懂得轻重的老师,面对各色学生都能施教有方、因才善导。 村子...

    张松枝 发表于 2022-09-05
  • 春天的舞台

    春天被村口的水牛牯拖着犁铧,从冰墩墩的手中拽了回来。旷野似女儿新年就读的幼儿园,一切都鲜活起来。 春天,四处都是舞台。山坡上,田野间,溪河岸,洋的、土的,五花八门。春风似位导演,在春日阳光的普照下,挥舞着一双巨手,把一份扣人心弦的节目单亮相...

    尹振亮 发表于 2022-09-01
  • 老屋

    乡下的老屋还在,自父母先后故去后,老屋就没人居住了。父母在时,弟弟紧挨着老屋盖了3间宽敞的平房,老屋自然就闲置起来。老屋破旧了,房瓦脱落,地基下沉,失去了往日的风采。我每年清明回乡祭扫时,都要进老屋看一看,望着旧式木柜上落满厚厚的灰尘,还有...

    陈乃举 发表于 2022-08-31
  • 红梅树下

    雪天。红梅树下,我听到梅花挣脱冰凌裂帛的声音,娇小的花朵鲜鲜艳艳,清彻的香气直扑胸怀。一场暴雪成灾,周边的树饱受摧残,高大的樟树断了枝桠,桂花树整体倾斜,本来翠绿的林地散落一地的落泊。唯红梅树精神,柔软的树条随弯就曲,任雪压寒冻,一树的花...

    张建春 发表于 2022-08-28
  • 那些捉蝉的日子

    儿时的记忆里,乡野的夏天特别的热闹,因为门前屋后的树林里藏着无数的蝉。 放学后,喜欢与小伙伴们结群去屋后的树林里,虽然母亲经常叮嘱不许爬树,但我总是经不住那高树上蝉鸣的诱惑,早把母亲的告诫抛在脑后,依然偷偷去捉蝉。一直玩到暮色四起,方才拿起...

    徐家玉 发表于 2022-08-27
  • 甜甜桑葚情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这样写道,那颗颗籽粒饱满,透着成熟,晶莹水灵的桑葚在文豪童年的舌尖上是最美味可口的水果。 桑葚红中带紫、鲜艳欲滴的样子,像一颗颗圆润的紫玛瑙;又像极了乡村...

    钟芳 发表于 2022-08-26
  • 那一树一树的金黄

    深秋,抑或初冬,明艳有温度的植物,莫过于那一树一树的金黄。11月末的一天,挚友兆飞发来微信:徐兄,你母校的银杏开始流金了,赶快来看,错过就是一年! 母校县中是所完中,后来异地新建,二中搬迁至此。30多年前,我读高中,校园内,葱茏、高大的树木很多...

    徐群 发表于 2022-08-25
  • 榆树乡写意

    山,是榆树乡的大写意。 高高低低的山,相携相拥,相望相守,一脉相承,又浩荡、肆意,看不到头,望不到边。山中有梁、有沟、有水,像和睦的大家族,一派兴旺之气。 山上长着以松、栗、红豆杉为主的各种北方树木,群英荟萃一般,汇成大片大片的林海。四季更...

    杨艳辉 发表于 2022-08-24
  • 难忘猪油香

    我的童年正逢困难时期,吃肉在当时绝对是一件奢侈的事儿,于是,猪油便成了一家人荤腥的主要来源。 那些年,植物油在乡下并不常见。村里绿油油的一大片一大片的小麦苗,那是人们小半年的主粮。也有人家用油菜籽炼油,不过菜籽油与猪油比,就像水一样寡淡。多...

    宋扬 发表于 2022-08-21
  • 椰岛走笔

    夕照红染,鸟雀唱晚。夕照中,古老的小山村,炊烟袅袅。矮矮的茅草屋,椰林猎猎,秀榔亭亭,几声犬吠,几棵古老的大树,在苍茫暮色中漫成一卷古香古色的山水画。 老树是祖先留下的遗产。或许老祖宗认为,没有什么值钱的留给后辈,那就留下老树吧,老树世代相...

    胡天曙 发表于 2022-08-19
  • 家乡的古井

    我一直认为,故乡村头的那口古井,就是故乡的眼睛。 村民最初都是随水而居,生活在月河岸边,到后来便自己掘井生存,故乡村头的那口古井,确切的岁数已无法考证,反正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它便有了。听村上的先贤们说,他们都是喝那口井的水长大的,却晓不得它...

    李永明 发表于 2022-08-18
  • 水色大竹园

    大竹园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大竹园的美丽,是一个被大山锁在秦巴汉水间的皱褶上。大竹园的美是别致的美丽,幽深的峡谷,公路旁,青砖黛瓦的房屋错落有序,分开伫立道路两旁,或是一簇簇野花,或是一株株野草,山峰越来越大,凹凸不平的山尖尖,高低不平,峰峦...

    汪海玉 发表于 2022-08-18
  • 一声梧叶一声秋

    一霎荷塘过雨,明朝便是秋声。季节的更迭似乎总是在不经意间,心还徜徉在昨日繁华织锦的夏梦里,一缕薄风而至,阵阵梧桐声响,带来丝丝凉意,才惊觉又是天凉好个秋。 秋,依着一弯碧水迤逦前行,芬芳着时光的静好;天高云淡,风清月朗,将起伏的思绪静静梳理...

    马庆民 发表于 2022-08-17
  • 时光的惦念

    当星星眨眼时,月亮洒下清冷的光辉,你似那遥远的浩瀚宇宙中眩目的星辰,我一直踩着不悔的脚步,执着追寻。当我踏进华容区非遗物质展厅,仿佛推开岁月沉重的大门,异彩纷呈,惊艳了时光。 深灰色的花样包,散发着光阴的味道。它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展柜里,隔着...

    王早先 发表于 2022-08-17
  • 写意初冬

    西北风呼啸而至,在季节的深处吹起嘹亮的哨子,时令进入冬天。在乡村,送走春的烂漫,夏的热烈,秋的成熟,人们开始迎来冬的安详与宁静。 初冬的乡村,天空变幻多姿,没有了秋高气爽的湛蓝和高远,却也有这个季节独特的洒脱与韵味。天气晴好,一切温暖如阳春...

    孙宝海 发表于 2022-08-13
  • 听雨

    秋天的雨别有一番情趣,没有春雨的细腻、夏雨的豪放、冬雨的阴柔。 白天看秋雨洒落,氤氲雾气中银白色的雨丝如线,似春蚕吐出的丝线一般,从漫空飘落下来,密密麻麻地斜织着,像一块用丝线编织的帘布,细而不密,排列匀称,好像在天地间挂上了一幅漂亮的雨帘...

    山溪 发表于 2022-08-12
  • 想念一棵桂花树

    正值金秋时节,一次骑行偶然闯入一个陌生的村庄。当进入村庄一条弯曲的小巷时,鼻息间突然萦绕了若有若无的馨香。 是熟稔的桂花香!附近的院落里一定有桂花树,正心无旁骛地绽开金粟点点,不声不响地喷着香、涌着甜。这桂香的涟漪,在我周围的空气中一波一波...

    范书颖 发表于 2022-08-08
  • 赶秋

    立秋这天,一大早,湘西大山沟里的女子们便忙碌起来。她们对着镜子,穿上色彩斑斓、绣满花鸟图案的苗族盛装,翻出压在箱底、只有过年过节才佩戴的银饰,环佩叮当地走出家门,走出山寨。 苗家汉子们这天也放下了手中的农活,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从生机蓬勃的...

    叶梅玉 发表于 2022-08-08
  • 一叶知秋

    这片杏树林,茂密地生长在河边一大块泥土里,远远望去,金黄色的杏叶站立枝头,渲染着那方水土。在初冬的这个时节,格外地耀眼,层层叠叠地令人遐想,给人一种心醉的感觉。她的颜色震撼了你,她的身姿梦幻了你,她的笑颜装饰了你。刹那间,身心沉沉地融进片...

    陈绍平 发表于 2022-08-06
  • 乡情悠悠

    冬至,一个寒冬里的节气,一个给我温情、给我甜蜜,引我遐思的节气。 记忆里,每到冬至节气,北方的农村便进入天寒地冻的季节,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开始慢下来。那时乡下的文化生活贫乏,除了每天听小广播,就是隔很长时间看场电影,自娱自乐便成了我们这些半大...

    魏益君 发表于 2022-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