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听秋

    听秋,应该有一颗安静的心。韩愈说以虫鸣秋,秋天的声音在虫鸣声声里,清澈、清亮得透明而又纯净。秋虫的鸣声,在夜间更加清越,总是在你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同窗外的月光一起进入你的房间,吱吱吱吱,不停地鸣响。于是,夜就有了的节奏,初秋的凉意就有了...

    章铜胜 发表于 2023-01-25
  • 秋味美,秋果甜

    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特别地轻松、愉悦。 天转凉了,外面的蝉声渐渐稀落,...

    季宏林 发表于 2023-01-25
  • 田野里的乡情

    烈日炎炎的盛夏,我利用返城路过老家的机会,走进了久违的田间地头,一览那里的田野风光。 走进田野,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稻田,火辣辣的太阳轻盈地洒落在田野上,成片的早稻披上金色的裙袂,在清风中起舞,在空气中弥香。远近的玉米地,红署,大豆,高粱...

    汪厚明 发表于 2023-01-19
  • 夏雨听荷

    昨夜静读,忽闻雨打窗户,叮叮咚咚,节奏明快,宛若筝声。推开窗户,窗外朦朦胧胧,灯光昏黄,微风斜雨。在北方,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天气,实属难得,最适宜一人孤独。于是,添衣换鞋,我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公园。 公园,小区间休闲之地,玲珑静谧,只有几...

    江兴旺 发表于 2023-01-19
  • 桃花漫过岁月

    春还未至,但我对桃花的思念却漫上心头。 人间草木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它们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吐露芬芳,舒展其韵。时光流转,落花无言,流水不语,春天那一树一树花开的绚烂花事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桃花无疑。夹岸桃花蘸水开,万分桃花千分柳,冶红妖翠画...

    冯小燕 发表于 2023-01-11
  • 乡村碎片

    背 篓 家乡从河坡至山顶遍生着一些长势旺盛的石竹、木竹、金竹、斑竹和白夹竹。石竹如浪,木竹如林,金竹和白夹竹则绿海般环围着白墙红瓦的村庄。前者伐割运往山外做菜架,编篱笆,上建筑;后者经乡间巧手的篾匠编制成各种式样的竹编器具畅销山外集镇街市。...

    叶志俊 发表于 2023-01-09
  • 桐子花开

    晨练时,经过一株桐子树边,瞧见满树粉白粉白的桐花,引来嗡嗡而鸣的蜂儿,心里头莫名地欣喜! 喜欢桐子花那喇叭管通红的蕊,像鲜红的、生机勃发的血管一样,向喇叭口四周扩散开去,因着血色的晕染,花瓣边儿总是白里透着粉,粉里透着白,煞是好看,其实单冲...

    龙竹仙 发表于 2023-01-01
  • 听取蛙声一片

    夏夜,回乡下老宅小住,竟听到了久违的蛙声,虽寥寥落落、时有时无,但仍将我的思绪带到了儿时故乡青青的荷塘边。那夏夜此起彼伏的蛙鸣,似乘着缕缕的清风,在耳际萦萦绕绕,荡漾不息。 蒲河茵氲的水汽和葱茏的树木混合在一起的香气,纠缠着清凉夏夜的故乡。...

    曹勇 发表于 2022-12-29
  • 雨中情思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雨,听雨沙沙的响声。每当柔柔的雨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仿若天籁之音。落在心里,滋润甜美的梦境,聆听雨的声音轻轻落在发丝,轻吻着你的秀发,滴落在脸颊,就像为它唱着一首情歌,是那么的动听。 天空像罩了一快幕布,耳边传...

    赵德忠 发表于 2022-12-26
  • 故乡的夜

    去年冬天,我回到了故乡。 那天,我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晒谷场上。黄昏,也在旷野上坐着;在人家的房屋顶上坐着;在鸟的翅膀上坐着;在人的肩上坐着;在树上、草上坐着。它把田埂掩盖,把小桥托在空中,把树木藏进风里,把狗叫声拉长,把鸡撵进笼里,把旷野清理...

    九满 发表于 2022-12-05
  • 静美如秋

    苍茫微冷,夏已远,奋青逐渐隐退,萧萧的秋风,薄薄的晨雾,淹没了云彩,不管是昨日的风,还是今夜的雨,早已融入我的心底。美景随着时间的转换,人生随着岁月递减。花开的春天,炙热的夏季,再到萧瑟的秋季,就如人的一生。回望从前,留恋青春感悟人生,嗅...

    黄小柳 发表于 2022-12-02
  • 故乡的冬夜

    冬天,午后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暖暖的阳光,转眼就日落西山了,瓦蓝瓦蓝的天空渐渐地暗淡成灰白色。 一切都变得温顺起来,大地整个成了一只温顺的绵羊,静卧在那里。繁乱的星星缀满了天空,不急不慢地等着夜的浓;月光拉长了多情的树影,...

    九满 发表于 2022-12-01
  • 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下柴市,位于藕池河东岸,是一个古朴而恬静的村落。 站在藕池河的防洪堤上,极目远眺,溪流沟渠纵横,湖塘密布,一条抗旱沟从村庄中间穿过,弹着琴奔向远方。 风和日丽的春天,万物复苏,快乐的小燕子唱着春天的故事,从遥远的南方飞回来了;美丽的...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9
  • 故乡的树

    在我们老家,家境如何不说,每家每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树,比如苦楝、杨树、香椿等等。用父亲的话说,有了树,就有了歇凉的去处。夏天天热了,人、鸡鸭都可以到树影下歇凉。还说,万一某天我们不在了,最起码也可给后人留下一个念想。 正如父亲所言,树...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7
  • 故乡的田埂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5
  • 落叶的忧伤与静美

    深秋,万物萧瑟,草...

    谭杰 发表于 2022-11-24
  • 小岛月色

    那是一个即将转入中秋的周未,我和妻子乘车去海陵岛旅游。 车到十里银滩,放眼远望,银色的月亮正从海里爬上来,浑身是水,悬在夜空和海水之间,如珍珠含于半启开的蚌中。海上帆影寥寥,想渔民应该收网归去,唯留下一片空阔浩瀚的海水,于烟霭蒙蒙中,往天尽...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4
  • 乡愁

    出来有点早,城市还像一双迷离的眼睛,说不清是醒着还是睡着。 路上行人不多,长长短短的影子像波纹,被看不见的风吹来吹去。 街道像河,公交车像鱼,上车的、下车的、等车的人像鱼鳞,一切都悄无声息,看不见表情,或者没有表情。 楼宇的形状异样的笃定与清...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3
  • 故乡的格子窗

    我家的老屋,是藕池河畔一座五间房子的茅草房,土木结构,坐西朝东。窗户是木格子的,上面糊着暗黄色的麻布纸。它像一道屏障,无论窗外寒风呼啸抑或雪花飘舞,窗内都是暖暖的。 清晨,我满怀期待地推开窗户,像拨开满目的愁云般拨开满屋子里晦积了一夜的阴气...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2
  • 四季更迭中,轻拾着欢欣,浅藏着欢喜

    岁月逶迤在时光的清浅里,在光阴的一隅,在流年的一方,年华沿着时光的流逝追随四季。用心慢品着世间的草木清香,在一米阳光的照射下,身心沉浸在一树芬芳的怀抱里。缠绕在指尖上如花般的情愫,也在星移斗转中,氤氲着人生之味,使生命散发出阵阵的馨香,清...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2-11-21
  • 乡村的秋天

    今年十一月,我回到了我的故乡。 那天下午,我独自走出家门。天空湛蓝,原野坦荡,水稻归仓,苎麻地也空旷了,朝天椒像红地毯般铺设在晒谷场上。丰收的果实,正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农家的院子里,让庄稼人的眼里溢出收获的喜悦。他们的视野已被大自然丰厚的馈赠...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6
  • 小镇的秋天

    这个十一月,我出了一趟远门,去粤西的鳌头小镇。一个人去。 炎夏已经过去,蓬勃的生命,开始绵软下来。叶开始灰了,天空变得苍茫起来。怕冷的蟋蟀,率先跑进人家的屋子里,寻求温暖与庇护。农家辛苦劳作了大半年的农具,终于息下来。土地也该松口气了。四野...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4
  • 霜夜落更声

    霜雪天,寒气砭人肌骨,天地简静,寒雀啁啾,乡愁空旷无边。柴门闻犬吠、踏雪寻寒梅、霜夜更声远,围炉煨香芋,是大地上最温暖的事情。故园更声,清凉而贞静,诗性而古典,青霜一样敷在我柔软的心灵上。 冬日乡村,日头隐曜,天气清寒。一俟天黑,村人撂下饭...

    宫凤华 发表于 2022-11-14
  • 故乡的草垛

    夏收后,稻草离开谷粒,化身成稻草人傲立在乡村的田间地头,骄阳仅用几天的工夫,就把稻草人炼出足金的成色。人们沿着蜿蜒曲折的田埂,顶着酷暑,把队里分配给自家的稻草收回家。没几日,各家各户的房前屋后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个个蘑菇状的草垛,它们与周...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3
  • 雨从故乡来

    那年春天,我跟着母亲在菜园里干活。母亲一边给葱蒜松土施肥,一边清除菜间的杂草。正忙碌,忽然,天空中飘起了雨,雨丝细细的,漫天抛洒着。我催促母亲回家,母亲笑着说:傻孩子,这是毛毛雨,不碍事的!说着又自顾自地低头除草去了。 正如母亲所言,毛毛雨...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2
  • 静坐在时光里,看悄悄溜走的秋季

    季节,拉开徐徐的帘幕,承载着大地上的生命,向着冬的季节延伸,稍不留神,秋便悄悄地溜走了,冬就来到了身边。远山的寒风吹来肃听的呼唤,显得有点仓促而慌乱,仿佛是对转瞬即逝的人生一种谶言。确实是这样,在每一个光阴的转瞬间,心中难免会生有几分感慨...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2-11-10
  • 春风几度玉兰开

    几度春风吹,玉兰今又开。 校园里有十几株高大的玉兰树,疏疏落落栽种在教学楼前的空地上。一树树玉兰,高大挺拔,春日繁花炫目,夏日绿叶蓊郁,秋日黄绿交错,冬日枝干萧疏,满树花芽。四季流转,风光无限。 这些玉兰树,我把它们看得很熟了,世上没有一片...

    张文来 发表于 2022-11-09
  • 故乡的蛙声

    今年六月,我回到了故乡。 刚到家。蛙们齐聚,热情地商议着、唏嘘着、欢腾着似欲为我的归来举办一场场隆重的音乐盛会。随后,丰繁缤纷的欢迎场面,充斥于原本热闹的乡村,又随着那暖暖荡荡的水汽,在满满盈盈的旷野里铺排出来,再弥散开去,浓郁的乡情、乡音...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故乡的春天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但春风还是挡不住,都悄悄地跑出来了。 春风是什么时候吹起来的?说不清。某天早晨,出门,迎面风来,少了冰凉,多了暖意。那风,似温柔的手掌,抚在脸上,软软的。抚得人的心,很痒,恨不得生出藤蔓来,向着远方,蔓延开去,长叶,开花...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鱼香飘飘

    进入腊月门,家家户户飘鱼香。 从腊月到正月,在胶东的大街小巷,人们总会趁着天时地利多翻晒一些大虾和各种鱼类,要将它们的美味贮藏起来。晴朗的冬日里,各种渔获经过阳光的洗礼,散发出诱人的色泽和醇香。 晒鱼早已成为胶东地区远近闻名的乡土美食和必备...

    甘婷 发表于 2022-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