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岁月,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翻开儿时的照片集,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照片虽然显得陈旧,却觉得非常亲切和温馨。陈旧的照片里,映出了童年的身影,稚嫩的小脸中,童年的天真烂漫就像在眼前放着电影:打弹珠、放纸鹞、滚铁圈、钓青蛙、打乒乓球、捉鸣蝉、聚在一起做作业、考试得了满分那...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4-04
  • 市井深处

    闲来无事,我沿着旧街一路徜徉,原本想寻找一条贯通的捷径,却不经意间闯入这一片清平地界。说是旧街,实际上也不算太老,却也颇有些年月,有着它深入纹理的故事与往事。 现今,旧街已然颓敝。那些墙角蔓爬的藤蔓、半枯的豆荚,正沿着老墙奋力攀爬,仿佛要刺...

    费城 发表于 2020-04-04
  • 雪落无声

    雪无声地落着,袅袅纤纤,飘飘洒洒。从昨夜到今晨,万树梨花,一下子成了一个晶莹的世界。 静静坐在书桌前,看着窗外的雪,思绪也如雪花一样莽莽纤纤。他想着北方的明湖,此时也在落雪吗?那粼粼的绿波是否冰冻?那田田的碧荷是否完全的枯残?那红艳的花朵最...

    熊代厚 发表于 2020-04-04
  • 那杨桃树下

    西边的太阳渐渐落去,一缕阳光仍然没力的穿过那厚厚云层,穿过那棵高高的杨桃树,照射到坐在门口老人身上,老人脸上显得是那样的无奈。此刻,他双手托着下巴,眼里流露着孤独无助的茫然神色。在他的心目中,黄昏岁月还能坚持多长呢? 老人住一目破旧屋,五十...

    念人 发表于 2020-04-02
  • 风雨屋檐

    屋檐,无言。居老屋之上,伸屋墙之外,与屋顶齐眉,距天空犹近;虽身居高位,却无丝毫高傲,朴素低调、一心向下,默默为人遮挡风雨、庇荫四季,不觉苍老了岁月。 春回燕归。辛勤温和的农人,最喜有窝新燕栖于自家屋檐下,更喜旧燕带着春来的消息识家归巢。呢...

    张金刚 发表于 2020-03-30
  • 故乡的燕子

    有一年初春飞来两只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筑巢,我和母亲发现的时候墙壁的一角已经粘上了许多泥巴与树枝,燕子在屋檐下飞来飞去、唧唧呱呱。母亲说它们太吵扰,她说着捞起一根竹竿驱赶它们。它们受了惊吓,在半空盘旋一阵飞走了。 我连忙劝阻母亲,说它们千里迢...

    曹含清. 发表于 2020-03-24
  • 乡村『立冬』

    一场冷雨,一阵凉风,把秋天送走了,于是,一个新的节令便如约而至立冬了。 立冬了,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 清晨,轻柔的风儿开始带着寒意,炊烟的色彩也开始变浓。暖暖的炊烟是那么的惹人爱怜,袅袅的、直直的升起,映衬着苍茫的天空。忽有一阵轻风,烟柱被风...

    魏益君 发表于 2020-03-22
  • 整理旧书籍

    我一介平庸,粗俗鄙陋,却喜欢看书读书,因此时常去书店书摊买书淘书,学问见识虽不见长进,但日积月累,多年来家中书柜中也有数百册书籍了。 曾几何时,工余饭后,闲时暇间,深夜睡前,随意翻阅,与书亲近,陶醉于文字的芬芳,悠然而乐。无用讳言,近些年来...

    黄育斌 发表于 2020-03-21
  • 两条大河 流故乡

    我们都听过《一条大河波浪宽》《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等歌曲,那些优美的音乐就像山之魂水之韵,萦绕在每一个游子心头。许多人的乡思里都有一条家乡的大河,而我的故乡却有两条大河汇聚,所以它的地名叫双河。 小镇是清朝时的林苑围场,是吉林的老镇,也曾...

    永吉 朱盾 发表于 2020-03-20
  • 梦回月光下的小村庄

    窗外皎洁的月光投在我的枕边,不知咋了我辗转反侧、久久难眠,突然莫名地想起了乡下的沈周氏。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从南京下放到苏北农村天岗湖畔一个叫沈行大队的半岛上。多事之秋,父亲因反动学术权威被打倒含冤去世,母亲与小妹几年后移居南京,只有我一个...

    尹增淮 李庆伟 发表于 2020-03-18
  • 晚秋柿子红

    妻买回了一篮柿子,个个玲珑的像小灯笼,惹人喜爱。我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柿子。寒露一过,家乡的柿子红了,叶子已被秋风带走,光秃秃的枝干上挂满了红艳艳的柿子,格外引人注目。乡村沉浸在无边的秋色中。 柿子树是一种平常的树,乡下房前屋后,随处可见。它...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3-18
  • 故乡那条小河

    故乡那条小河离我家仅有1公里,从我读书发蒙开始或赶场上街都要从小河的桥上走过。 小河宽约25米,平时只有河滩一侧的低洼处有一清彻、明净的涓涓细流发出潺潺的水声。若遇暴雨、洪水从溪沟、田块、山涧汇入小河形成汹涌澎湃、吼声隆隆的洪流奔腾向前。 小河...

    刘昌谷 发表于 2020-03-17
  • 又闻梅花扑鼻香

    凛洌的寒风接连刮过几天后,银杏树上残存的树叶飘飘洒洒投入大地怀抱,给树下周边的土地盖上一层薄薄的金黄色被子。 忽闻淡淡幽香随风飘来,猜测是梅花开了,慢慢向栽有几株梅花的地方走去细看,依稀可见浅黄色的花朵缀在枝上,上面还有深绿色呈对生的叶子。...

    刘昌谷 发表于 2020-03-17
  • 当花看

    那条胡同里都是两层楼,挤挤挨挨的,住了很多人家。多是外地人,有的拖家太口,挤在狭小的房子里。他乡讨生活,阔绰不阔绰,不需要那么讲究了。只要有一个温暖的住处,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最简单,也最容易幸福。 一楼人家的门都是向外开的,他们的生活,喜怒...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03-16
  • 养只蝈蝈听秋声

    每年秋天,我都会养一两只蝈蝈。以之鸣秋,在其嘹亮的清音中,感受秋的那份丰实,和寂寥。 昔年,家住乡村时,所养蝈蝈,都是自己到田野中捕捉的。正午阳光之下,蝈蝈晶亮的翅膀,闪烁着熠熠的光芒,很容易寻找。 堂屋门前,植一株石榴树,枝干纵横,树头蓊...

    路来森 发表于 2020-03-15
  • 烟雨濯水

    我用指腹轻柔地抹开一个大大的圆去看车窗外,被雨水洗涤过的群山像风一样向车后退去。汽车驶入重庆境内,危岩深峡,林海浩瀚,感觉自己就像这场春雨,酣畅淋漓地扑向大地的更深处。 大巴在一个景点停了下来。我们打着各色雨伞跟随着导游小叶走,一路上,看见...

    杨云 发表于 2020-03-14
  • 蛙鸣深处

    夏天的夜,下过一场雨,惊起一池蛙鸣。蛙鸣声声处,惹起我内心深深浅浅的乡愁。 小时候,村庄里的水田里、小溪旁、田埂边仿佛处处都住着青蛙小精灵。夏日雨后清凉的夜,它们总是扯着喉咙唱起了欢快的歌,摇醒我的清梦。我躺在床上,竖起耳朵安静地聆听。它们...

    梁惠娣 发表于 2020-03-12
  • 杏花树

    家门口有两棵杏树,那是,喜欢花草树木的母亲栽种的。杏树,年年开花,年年结杏儿。直到如今,我每每想起来,依然是,春时满眼的杏花,夏季满眼满心低里的都是甜甜的杏子,别提有多么美多沉醉了呢。 说起那两棵杏树来,母亲话就会多起来。那是母亲最喜欢的树...

    春草葳蕤 发表于 2020-03-12
  • 如果你能读懂秋的心思

    我在心里一直对秋天怀有深情。 每当秋季来临,当秋色在长空飘逸,神性之光就充满了我的心灵,大地和天空借着秋色书写出最诗意最醉心的画卷。辽阔的北方和精致的南方,两种不同性格的地域文化,却在秋天怀有相同的心思。 我并不是在说,秋天收获的丰满,那是...

    霜剑 发表于 2020-03-10
  • 品味秋天

    在我的心目中,秋是四季之中最有韵味的季节。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聆听着二十四节气的歌谣,秋天就那样悄悄的随着一阵微风细雨,飘落在雨滴晶莹的彩色世界里了。秋空中特有的澄蓝,那么清新、那么深邃,大地一片金黄,朵朵白云在无尽的苍穹中自...

    徐学平 发表于 2020-03-10
  • 行走在三月春的暖阳里

    三月,行走在春的暖阳里,春日的暖阳,已将尘封在冬日里的风景一层层剥去。放眼望去,四处呈现出春天的气息。春日的风,春日的暖阳,春日里的含情脉脉,春日里的心情舒畅,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着的花朵,等待着一个季节的落临。 三月,行走于春日的暖阳里,娇艳...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3-07
  • 一页春情,一抹诗音,一腔思念

    划过二月的船尾,站在三月的门楣,走行在鲜花烂漫的春天,我听到花开的声音。拥着一树花开,轻嗅一片的幽香,沐浴着三月的暖阳。犹记昨夜冬风方才悄然而离,刚刚带走梦呓之中的风霜,今日三月的风儿就接踵而至,萧飒的季节顿时换上了清越的艳装。春去春又回...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3-07
  • 月光下的小路

    夕阳悲壮地纵身一跃,便义无反顾埋进山脚,留下几道红霞,如同鱼群沉水后泛起的层层波纹,在山边漂...

    毛君秋 发表于 2020-03-07
  • 太阳照在花溪河上

    早闻花溪河畔绿树掩映,流水潺潺,美若藏在深山不曾面世的婀娜女子,幽静,清雅,急欲前往,怎奈凡俗事多,不曾成行。身随心动,周末,徐徐清风涤荡着积淀了太多红尘纷扰的肺腑,我是在鸟儿婉转的欢叫声中,来到花溪河畔的。 清晨的阳光,像从青春少女纤纤指...

    李洪 发表于 2020-03-05
  • 品味胡杨

    昨夜西风突至,地区公安机关乒乓球赛开幕式被迫搁浅,数日来膨胀之激情亦如吹逝之彩旗。近午时,迎来新疆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走基层栏目组。到古尔图去!戈壁、大漠,还有那心仪的胡杨,或许到大自然中能够渲泄心中的郁闷。 下午四时,我们一行顶着渐渐无力的西...

    笑傲苍穹 发表于 2020-03-04
  • 三月,花已盛开

    也许是今年的冬天太过漫长,也许是今年的等待太过长久,我们 一直期盼春天的到来,期盼着一场春雨的洗礼,期盼着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淅淅沥沥的春雨如约而至,密密的斜织着,小雨来的静,不会惊扰岁月的静好,用它薄薄的暖滋润着初春空宇下的花花草草,在朦...

    许秀杰 发表于 2020-03-03
  • 听雪

    这老天也真是的,刚跨过新年大门,本来笑眯眯的大脸,说变立马就垮下来。这不,头几天还艳阳高照暖暖的,2018年第一场雪,闹得上上下下,冰兮兮凉飕飕的,气温骤降一二十度。亿万轻飘飘的雪片共同发威,把个长江中线之腰给压得弯弯的,光大树小树就不知道压...

    方程式 发表于 2020-03-02
  • 春归正值茶花开

    窗外,那绵柔的细雨,滴滴答答洒落在了庭院,也淋湿了那株山茶树的花影。曾巩有一首《山茶花》的诗,山花山开春未归,春归正值花盛时。春天来了,庭院中的山茶花盛开了起来,在油光碧绿的树叶中间,那托起的朵朵大花,犹如一团团烧得旺旺的火焰,十分的耀眼...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3-02
  • 落下的是蒙蒙春雨 放飞的是绵绵思绪

    绵绵春雨,将江南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 烟雨江南,这一词把雨天的江南刻画的三分入骨。江南的春雨下的总是如烟如纱,下起来像一片总也化不开的雾把大地团团围...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3-02
  • 屋顶的秋天

    秋雨渐凉,催熟了孕育一夏的田野,倾情献上一个丰收的秋天。经历过酷暑煎熬的人们,攒足力气,忙碌于野;沉甸甸地挑回筐筐果实,晾晒在自家屋顶,描摹出一幅幅露天的丰收画图,装点乡村,展陈秋天。 一地玉米,缀着饱满的棒穗儿,高傲地挺直了腰杆。一枚枚掰...

    张金刚 发表于 2020-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