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风动蔷薇香

    夏初的花,惟蔷薇出尽了风头。这也难怪,蔷薇本是群野丫头。 迎春、连翘们在春光中争宠献媚的时节,蔷薇还显得有些腼腆,满是怯意地,悄悄隐匿于杂乱纷呈的茎叶间,若有所思地静观,不焦不躁地默数着时光的节拍。 待春色将尽,夏风乍起,蔷薇才如蓦然听到了...

    刘敬 发表于 2021-05-16
  • 处处是春意

    出得门来,我和同伴沿着山溪迎流而上,给家里一位老人找一种叫苔藓的水族植物。八景山溪多,家门前的这条有好几里,从出口延伸至发源地,两边依山,中间的水泥路新铺不久,并不宽,但足以掩盖泥沙坑洼的旧容颜。山尽头只有几家住户,平时车辆极少,行人多是...

    彭定华 发表于 2021-05-15
  • 冬日枇杷花

    暖冬午后,我在校园散步,忽然间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这缕清香,不是南方冬日固有的烟火味道。此时很多树木,早已叶落枝枯,会是什么香气浸润呢?我朝林子望去,原来是枇杷花开了。 偌大的校园,我细数了一下,有20余株枇杷树藏在不同角落。近看,涌翠叠绿间...

    刘干 发表于 2021-05-13
  • 老井

    一口老井就是一段汲饮不尽的悠长岁月。 一个历史悠久的古村落里,必然有一口同它一样沧桑的老井,仍常汲常新。每一滴井水都饱满圆润,都入口清凉。老井是能窥知村子过往的眼睛,它记录并保鲜着村子所有的人事兴替、烟火人生。 在地下十几米的水面上,经由一...

    刘文波 发表于 2021-05-12
  • 遥远的石磨

    院子的角落里堆放着两块老石磨,上面密密地覆盖着一层深绿色的青苔,磨石的缝隙间钻出一株细瘦的野草,像怕被人遗忘了似的,在风中轻轻招...

    杨丽琴 发表于 2021-05-11
  • 老河套

    我们村前有一个老河套。河水不宽,水流不急不缓。 和所有的山里孩子一样,野性是我们的天性,而这条河成了我们儿时撒野的天堂。一个猛子扎下去,水面打着漩涡,半天从河的对面钻出一个小脑袋来。我们嘻嘻地笑着,无拘无束。在齐腰深的水里打水仗,比试着各自...

    任玉梅 发表于 2021-05-10
  • 怀念麦子

    冬天的风吹在脸上,把脸刮得生疼。我走在纵横交错的田埂上,听着焦黄的茅草和芨芨草在脚下快活地吟唱,心底也不自觉地生发出无限愉悦,就连那静默着的土地,似乎也在忘情地一唱一和呢。这是祖辈休养生息的地方,更是生养我的厚土,这里的一切都与我血脉相连...

    李洪 发表于 2021-05-09
  • 像枯叶蝶那样自由飞舞

    秋意盎然,和家人一起漫步林畔,信手拈下一片枯叶,没想到它竟然独自飞走了,带着干枯的颜色,飞向色彩斑斓的天空,它居然是一只蝴蝶。它在空中尽情地舞蹈,自信、欢快。儿子拍着小手欢呼着会跳舞的叶子,会跳舞的叶子。 百花凋零,万叶始枯的深秋,已难看到...

    李玉霞 发表于 2021-05-05
  • 一树茶花千朵红

    院子里的山茶花开了。墨绿的枝叶间,盛放的花儿、含苞的蕾儿、还有半开半醉的花骨朵,嘟着小嘴儿含蕊吐香。一树茶花千朵红。花朵们你依着我,我挨着你,挤挤匝匝的,开得欢呐。下班回来,正迎着这一树红霞流云。墨绿配了嫣红,像一幅泼墨的国画,恣意地舒展...

    覃光林 发表于 2021-05-05
  • 春天是人间的良药

    一 春水是软的,春水终于软了。灯影掉在里面,像一些爱情的回味,弯曲萦绕,闪闪发亮,微微荡漾。而水边的柳枝亦是多情,她们几乎什么都不需要,不需要收买,不需要礼赠,甚至不需要甜言蜜语,只需一小段春风书简,她们就羞涩起来,绿蒙蒙地吐出心头轻雾。...

    成向阳 发表于 2021-05-03
  • 故乡三月

    清晨,去泉边挑水,小路旁的田埂上湿润润的冒着地气,晶莹的嫩黄色的草芽儿逗人可爱,以至于不忍踩踏。挑担在双肩不停换位,怕一脚不小心踩在嫩芽上。七拐八拐的小路,需要停歇一两次,不为别的,只为赏心悦目。抬头望望,一道红霞披上了杨树梢,就连树杈间...

    任文 发表于 2021-05-03
  • 春光无限好

    早春上午,乍暖还寒,公园游人不多。低眉顺眼的阳光明亮而不晃眼,漾进心里泛着早春花蕾清香的涟漪。我坐在椅子上,读一本席慕蓉的旧诗集。沉浸在和温如玉的文字里,近在咫尺的大街车马喧嚣,被我拒于千里之外。书籍中的文字见了春光,一个个按捺不住跳将出...

    谢光明 发表于 2021-04-30
  • 板凳龙

    故乡在村寨,从僻远的村寨一走出来,故土根脉里的一抹抹乡愁就拴在了我的影子里。闹年的锣鼓声仍在四起,正月十五元宵节又大步走过来,这咚咚咚节日的欢快脚步声,让我想起了故乡历久弥新的正月十五闹元宵一幕又一幕。 正月十五闹元宵,和过大年一样热闹,元...

    董国宾 发表于 2021-04-27
  • 柳笛声声

    春来时,河畔绿柳迤俪多姿,柳丝轻飏,如少女散发着青春味儿的长发,明媚了一池春水。那深深浅浅的柳笛声悠远、悦耳,藏在柳林里,飘荡在村子上空,丰富了儿时美好快乐的童年。 小时候,生活条件贫乏,父母没有闲钱为孩子们买玩具,但是,我们却从不缺少玩具...

    王永清 发表于 2021-04-22
  • 飞过来的鸟巢

    走乡野,居城市,在梦境中,在现实里,我看到了一只只飞过来的鸟,以及一个个飞过来的鸟巢。 有次,在晨跑的路上,似乎瞥见一树上新建了一个鸟之家,便迫不及待地奔跑过去,却发现缠绕在树上的是一只老鹰风筝,看老鹰挣脱风筝线,悬挂在树枝上也是动弹不得,...

    徐文伟 发表于 2021-04-21
  • 端午香包

    那年当他将我带到他家的时候,正值五月端午。他的家中,摆满了粽子,门上挂了艾叶,最让人感到新奇的就是,他的房间里挂了几串香包。香包这东西,小的时候见过,多数的时候,都是奶奶亲手为我缝制,随着奶奶离世,端午节的香包也淡出了我的视线。 他的母亲是...

    朱凌 发表于 2021-04-19
  • 故乡的月光

    故乡的月光和城里不同,它的光亮仿佛是从路边的树丛,田里的蔬菜、水稻,乃至从斑驳的墙面、断垣内部微微地渗出。 老屋的门前有一口大水潭,有月亮的夜里,整个水潭好像变成了一面魔幻般的大镜子。平静的潭面波光粼粼,一轮皓月在潭中央,像一枚温润的玉扣,...

    罗光太 发表于 2021-04-16
  • 隆冬记忆

    小时候最怕冬天,一到冬季,北方的颜色全是白色,大地被白雪覆盖。那时的母亲很少出门,一有时间就在家纳鞋底。 那时,村里的小朋友都会搓绳子(纳鞋底用)。这个工序还很繁琐,要把砍下的麻杆放在河里泡软,然后扒下麻,拧成一柳一柳的,再捆成团。用的时候...

    高瑞卿 发表于 2021-04-15
  • 冬日里

    冬日的节奏似乎是从一片雪花里感受到的。 落了一场雪,日子也就一天天地变得静谧了起来。人亦如动物一样,先前的躁动似乎也随着一场雪落而变得低调和安分,就像是在冬眠,保留精气神,只为了能度过一季寒冷的冬天。 在很多人的眼里,冬天,似乎是一位来者不...

    管淑平 发表于 2021-04-14
  • 故乡的味道

    记忆中的故乡是有味道的,那是雨后翠绿的杨树叶和油绿的抓根草的味道、那是清晨家家户户烟囱里冒出的袅袅炊烟的味道、那是黄昏母亲喊我回家吃饭那略带山东口音的味道、那是夜晚躲在灶台边的蛐蛐鸣叫的味道 故乡的味道实在是太多了。春天堆在院墙外切得平平整...

    王涛 发表于 2021-04-13
  • 童年的拖曳

    童年的记忆,是非常琐碎的,琐碎在浏城桥众多的街头巷尾里,琐碎得非常踏实,满满的装在我思绪里却永远不会完结。童年的拖曳下的故事,在那些无名的光辉之下,是更多看不见的人生灰烬。尽管在退休之后依旧掠夺着我无尽的回忆。 常常在梦里,在即景生情中,在...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1-04-10
  • 漫山桃花相映红

    又是桃花盛开的时节,又是暖风扑面的阳春。 鲁山脚下,淄河源头,胭红的祥云飘染山岗,诱引着远来的我们。 进得桃园,才发现主干粗短、枝蔓成张开手掌形状的桃树,竟是如此舒展奔放。尤其那一朵朵、一串串新开的桃花,就如一张张喜相的笑脸,开心迎送着每一...

    王传银 发表于 2021-04-08
  • 山村春色

    春天是乡村最美的季节。 这次去鲁山脚下的上小峰村前,早就从朋友们口口相传中得知,近几年村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成为全省生态文明村、省级旅游特色村。 和煦的春光扯去了山乡晨雾的面纱,空气显得十分通透。清风抚过上百亩鲁山茶,隐...

    翟焕远 发表于 2021-04-08
  • 初夏的父母

    初夏的父母,忙碌而充实,累并快乐着。 圈里的那头母猪挺争气,在初夏时节腆着大肚,又将产一抱猪仔。父母望着母猪,便开始憧憬活蹦乱跳且乖巧的猪仔,憧憬饲喂猪仔长大后卖得一大叠钞票厚实家底。于是,父母就特别留意母猪,哪怕是一丁点变化也不会放过,即...

    何龙飞 发表于 2021-04-05
  • 素雪

    总是在最不经意的时刻,来一场充满意外的惊诧,洋洋洒洒,把自然界的多姿多彩演变成亘古的迷离。起初,还是黎明的舞台,带着山姑般的青涩,零星地压抑着狂热地飘舞,在广袤的空旷间由远而至,倏忽地投入人间的世界,又倏忽地化为无形。不久,就把一躯素影投...

    郭枫仪 发表于 2021-04-01
  • 烟火探微

    01 在乡下生活时,家中除了三间堂屋必设一处小锅间。为什么叫小锅间?直到离开故乡三十年后我才想明白,那处小锅间就是为了两口铁锅盖的,就是一家人好好过日子的见证。 老宅院子里正北面是堂屋,堂屋左边原有间牛棚,牛棚东面还有一座猪圈。牛棚是一间茅草...

    徐玉向 发表于 2021-03-30
  • 老村老泉情悠悠

    在乡下外婆家度过了我的童年,我永远记得村里那两口老泉。 村东的一口叫东泉,村西的叫西泉。平地涌起的两口泉水滋养了世世代代的村民,我也是喝泉水长大的。因了这两口泉,老村就有了一提起来就闻叮咚之声、见清亮之形的名字双泉。 泉也是老村区别于周围其...

    段延青 发表于 2021-03-30
  • 舌尖上的春天

    这个春天,更多的人在窗户里遥望春天,逗留室内的时间越长,对于一碟美食的需求就越迫切,随着荡漾的春风悠悠回转过来的便是舌尖上的春天。 一把白菜苔是用来唤醒味蕾的,趁着清晨采摘下来的菜苔娇娇嫩嫩。猪油烧热,就着干辣椒、花椒一起下锅,佐以姜蒜翻炒...

    任冬莉 发表于 2021-03-29
  • 高高山上一树棕

    我的老家在汉滨区西南边陲牛蹄镇双桥村,小地名叫江家沟,这里沟深坡陡,树木蔽日,一条羊肠小道沿坡而上掩没在杂草树林中,祖祖辈辈肩挑背扛也没能走出条平坦的路来。好在党的利民政策惠及,村民们通过生态搬迁、移民搬迁、扶贫搬迁政策扶持相继迁出,或在...

    赖家斌 发表于 2021-03-29
  • 年年豆腐年豆腐

    在家乡年夜饭的餐桌上,豆腐是不可或缺的一道菜,而且和豆腐有关的菜通常不止一道。过年的豆腐,老家习惯叫年豆腐,还有着一层吉祥的寓意,即年头富。除夕餐桌上的豆腐一般是不能动筷子的,家里的长辈一定要将豆腐留到正月里食用,留得时间越长,他们会觉得...

    章铜胜 发表于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