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秋风蟹趣

    黄粳稻熟坠西风,肥入江南十月雄。农历仲秋一过,便是三五相约吃螃蟹的季节。螃蟹属洄游甲壳类水生动物,在海水中产卵繁殖,又跋涉到淡水里生长,小鱼小虾和藻类植物是蟹的最爱。镇江地处江南,长江与京杭运河在此十字交汇,星罗棋布的河湖港汊和芦滩湿地是...

    阎锦文 发表于 2022-05-19
  • 又到谷黄稻香时

    老话说,秋后十天满田黄。立秋过后,田里的稻谷像喷了催熟剂,一天一片黄,黄得让人睁不开眼,这满眼的金黄,扑鼻的稻香,寄托着种田人一年的希望,满满的幸福和喜悦在心中荡漾。 一台台小型挞谷机、收割机轰隆隆地唱着歌开进了谷田,一束束稻穗在收割机的卷...

    刘强 发表于 2022-05-17
  • 年关记忆

    滑野冰 冬天一到,下过几场雪,再刮几场西北风,整个世界便冰天雪地了。湖泊、河流也结了冰,由薄变厚,滑冰便成了我们冬日里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那会儿湖泊很多,公园里或野地中都有大洼,待结冰之后,便成了我们的溜冰...

    石钟山 发表于 2022-05-16
  • 冬雨

    第一场冬雨来临的时候,秋天已经走到了尽头。 那是一个落叶飘零的日子,天空在一夜之间变得灰暗和潮湿起来。冬天不期而至,冬雨就在那一天追随而来,给干燥的大地洒了一层干霖。一阵冷风吹过的时候,一丝寒意浸入眉间,柔弱无骨的细细的雨丝就那么突然从天而...

    西杨庄 发表于 2022-05-14
  • 父母尤爱种秋菜

    在秋天,父母尤爱种秋菜,种出欢声笑语,种出希望,种出质朴而感人的爱。 先是种葱蒜。秋天的葱蒜种子接受着秋风的洗礼,但积攒着力量,蠢蠢欲动。父母懂得葱蒜们的心思,就叨念起七葱八蒜的农谚来,随即,将种葱蒜纳入议事日程。 走,种葱蒜去!父亲吆喝着...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05-12
  • 秋熟

    我喜欢秋天。秋天总是充满生机的,也是厚重的,更是美丽的。喜欢秋天,更多是被它的文化底蕴吸引。因为景色再美,也需要文化来衬托。就像是淑女,外表的美固然美,但是内在的美,是由书香与阅历酝酿出的韵味,更令人难忘。 在辽西广袤的田野上,丰收在望,蔬...

    毕寿柏 发表于 2022-05-11
  • 老家的瓦房

    瓦房是父亲当年结婚时盖的,为了盖这间房子,爷爷和父亲可没少费力。它盖在院子的西面,是厢房,我们这里叫厦子。瓦房只有东面,也就是安门窗的一面是砖,另外三面都是土坯,房顶是个斜坡,青色的瓦很整齐地铺在上面,一层一层的,像鱼鳞,像梯田,像波浪。...

    寇俊杰 发表于 2022-05-10
  • 稻草垛

    深秋的一天,去保康,车随着盘山公路蜿蜒而上,俯视窗外,一户户农舍,像挂在岁月深处的葫芦,古朴,安静。农舍门前,无一例外地伫立着一个圆锥形的稻草垛,像散落于山间的蘑菇,温柔的,暖暖的,在淡泊与闲逸之中,绽放出平和空灵之美。 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

    乔兆军 发表于 2022-05-10
  • 花开有声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柔和地照进卧室。鸟鸣声声,融合在溪水的流淌声中。如果花开有声,一定是她们在唤醒我。你看,迷迭香的浓郁,薄荷的清凉,洋桔梗的粉嫩,紫阳花的娇羞,绣球花旋转的舞步,她们的香气有一种触角,无形中如风拉扯我的衣裙,她们有自己的声...

    尔婕 发表于 2022-05-07
  • 片片落叶串成秋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雨落桐叶,秋声难禁;水击芭蕉,秋思缠绵。深秋,客在异乡的我,更加思念故乡的秋天。 鲁西北平原的秋日金风送爽,稻谷飘香,秋色宜人。秋风扯几片红枫洒落,如同春花散去五彩缤纷,落叶知秋,不再芳华,却是最后的激情绽放...

    崔忠华 发表于 2022-05-05
  • 等待一场雪

    天,灰蒙蒙。冷雨,淅淅沥沥地下。在风与雨的博弈中,雪最终挣脱天庭的羁绊,以一种绝美的姿态,袅袅娜娜,飘落凡间。 一场经年的雪花,在我热切的期盼中,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雪花仙子,归去来兮,飘落草木人间,了却前世的一段尘缘。 我立在雪空下,任寒...

    季宏林 发表于 2022-05-04
  • 腊月咸香

    我相信一年中的十二个月,每个月都有着它独特的气质和味道。属于腊月的,印象最深的是从热热的蒸汽中弥漫开来的那股咸香,它撩拨着你的味蕾,打开你关于腊月的美好记忆,至今浓郁而又醉人。 腊月的咸香不是突然而至的,它发韧于秋,从母亲的大腌菜缸和小腌菜...

    章铜胜 发表于 2022-05-04
  • 杏花消息雨声中

    杏花消息雨声中,是北宋诗人陈与义的句子,它的上一句是客子光阴诗卷里。我特别喜欢杏花消息这几个字,总觉得它像是自己盼望已久的一封信,数着日子,总觉得它就要寄出了,就要寄来了,我甚至在心里盘算过这一程邮路的长与短,它要越过的山与水。于是这种盼...

    章铜胜 发表于 2022-05-04
  • 家乡的咸菜

    我的家乡在泰沂山脉间,南边东边是山岭地,一条小河从村的南边往北缓缓而流,汇入柴汶河。这里有一种菜名叫蔓菁,是做咸菜的原料。 村的南边有大片大片的洼岭地,这里依靠河边,土质好,地呈梯形,每年的芒种后,村里人就往地里运圈粪,浇水之后,就用镢头锄...

    李毅 发表于 2022-05-03
  • 一缕浓香一缕情

    皂荚树已经结下黑黑的皂荚,弯弯地像月亮般挂在枝头。街角的胡辣汤店面已开,锅盖一揭,红绿白颜色交融,热气和香气漫过了街角。闻香进门,我一直觉得那就是最好的广告,连吆喝都省了。 早起的熟客只要在热汤大锅跟前一站,舀汤的师傅就会将一碗热气腾腾的胡...

    胡颖 发表于 2022-05-02
  • 四月的村庄

    四月,村庄没有了春天的羞涩,许多庄稼已经成长,麦子的坚韧裸露无遗。道路两旁的杨树,已长满了饱满的叶子。它们已向大地投下了清爽的阴凉,让劳累的农人随时坐在树荫下休息。 四月,大地就要被金黄的麦子覆盖,坚韧的麦秆支撑麦子走完最后的道路。四月,麦...

    白庆国 发表于 2022-05-01
  • 月光之夜

    挂在天空的月亮,让银灰色的路面多出了几条影子,在影子之间又多了几份情趣。当打开情趣闸门时,路面上的影子,还在继续前行着。 路面很宽阔,似乎又漫长。匍匐在路面上的影子,在月光照耀下,几乎发生了一些变化。隐隐绰绰的树枝横跨在路面上,像是飞鸟的一...

    姜志宝 发表于 2022-04-28
  • 村庄的味道

    每次走近村口,总感觉村庄被一层薄薄的膜包裹着,房舍、树木都被隔离,朦胧虚幻,模糊不清。走着走着,那层膜仿佛被撞破,一股气息迎面扑来,淡淡的、甜丝丝的,又带着点儿苦涩,像苦茶的味道,浓酽醉人。往里,穿过小巷屋檐,走进农家院落,气味开始变得复...

    韩振远 发表于 2022-04-27
  • 布谷声声催麦黄

    每年立夏刚过,在麦子快要成熟的时候,布谷鸟如期而至,清脆的叫声回荡在山林中和原野里。这声音掠过我记忆里的层层麦浪,让我成为望梅止渴的麦田遥望者。据说布谷鸟从陕西沿线长途迁徙飞到陇原大地它的到来预示着小麦快要到成熟收割的时候了 六月的天气,艳...

    张文进 发表于 2022-04-27
  • 走进秋天

    云淡风轻。在南方的季节里,秋天是失传的神话。 那个季节满是枯萎,在逝去的日子里变成冷与热的夹缝,却毫不留痕。也许是因为它太清瘦了,一不小心就在枝头叶脉的苍老里变成过去,并且久久没有回音,尴尬地隐匿在时光的轮回里,没有人捡拾。 月亮,素静而皎...

    韩慧彬 发表于 2022-04-26
  • 故乡的老灶柴火饭

    故乡的炊烟里总少不了柴火饭的醇香,袅娜的炊烟升起来,它又像母亲年轻时如柳般曼妙的身姿。四季炊烟最本色的还数深秋,时间刚过清晨六点,就有乡村人家的屋顶上开始冒出一缕淡淡的炊烟,接着是第二家、第三家然后是一村子的瓦灰色,柴火饭的味道于是便在村...

    余平 发表于 2022-04-25
  • 远去的棒槌声

    老家门前有条河,河虽小,却最热闹。每天清晨,从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淘米洗菜的响水声,还有担水洗衣的对话声。在诸多的声音中,让我最难忘的却是棒槌敲打衣裳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 记忆中,每家每户都有一根棒槌,那是女人们洗衣时,用来槌打衣物的...

    黄淑芬 发表于 2022-04-24
  • 乡村暮色

    秋日里,村子的颜色淡了,没有夏日那样的浓绿,只是浅浅的绿色夹带着其他颜色呈现在人眼前。我随着母亲摘豆角,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母亲说话,母亲说今年绿豆不如去年好,每个花骨朵上只有零星的几个豆角,我轻轻的为母亲作答,心却随着旷远的山头跑远了。 人...

    陈晓凤 发表于 2022-04-23
  • 老家的柿子树

    老家的柿子树,听爸爸说是太爷在商水汾河岸边薅草时发现一棵指头粗的小树苗,小心地挖回家种在了老家祖宅的院子里。每年都上粪肥,不时浇水和打理,等到我记事时,柿子树已经有大人三拃粗了。它的主干又粗又高,苍劲生长的枝条在主干上次第分散开来,互不影...

    郭良卿 发表于 2022-04-23
  • 那时红火年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年味在儿时山乡。山乡的年不但有声有色,而且年味浓。 一过腊八,大街小巷就响起了欢快喜庆的乐曲,街边搭起了临时年货摊,各式各样的灯笼犹如累累硕果结满枝头,热情似火的中国结、力透纸背的对联映红行人的脸庞和街道,还有红红的苹果、辣...

    李尚菲 发表于 2022-04-22
  • 大青石

    家门口的大青石,不知有多少年了,听父亲讲,那是他爷爷开染坊时使用的捶布石。大青石很大,一米见方,四五十厘米厚。大青石很亮,光洁莹润,泛着青青光泽,像一块大翡翠,又像一匹青色缎。 我见过在大青石上捶布。那是乡邻们织的布,或是洗过的床单、被里。...

    静言 发表于 2022-04-21
  • 雪的絮语

    一场雪,溜过沉睡的天空,遮掩着羞涩的脸庞,在夜里悄然而来。细腻的寒风,吹拂着冰凉的枝叶,惊醒了夜梦中的黎明。寂静的城市,被雪覆盖,愈加妩媚,愈加宁静。秀美的乡村,在雪的包裹中膜拜自然的恩泽,在银装素裹中,解读岁月沧桑后的丰盈。那只飞翔的小...

    田杰 发表于 2022-04-21
  • 又见春天

    庚子之春,因为一场从荆楚之地迅速蔓延全国的突发疫情,让人终生难忘。整个正月显得格外冷清,我们不得不放弃走亲访友的机会,静静宅在家中。 从电视上看到那座城市里英勇的医护人员与病毒厮杀,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队、志愿者舍身逆行,每天都有可歌可泣的事...

    雨萧 发表于 2022-04-19
  • 冬闲烧炭时

    过去冬天主要靠火炉木炭来取暖。每到冬季,大街小巷都会有人推着三轮车沿途叫卖整篓木炭。 我们家都是父亲亲自进山烧炭,烧出的木炭除了自家用外,还能卖钱。那次我和父亲及大哥三人进山烧炭,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实在太新奇了。 烧炭的选址很重要,一则要有水...

    江初昕 发表于 2022-04-17
  • 故乡水

    我故乡的水,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的一份子。 我故乡的水好。先八卦一个发生在十年前的真实故事。那一年,我在家休假陪母亲。一个卖韩国产净水器的推销员到家。看那人还不是耍嘴皮子的样子,就和他搭讪上了。他手里拿着一只据他说是能检测水含有益矿物质和酸碱...

    黎盛勇 发表于 2022-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