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羞色

    著名学者叶鹏先生说:羞色是人类文明的标志。在人类文明进程中,自爱、自尊、自重、自律的意识不断增强,接受文化熏陶后的心灵,为大自然增添了一种最美的色彩羞色。 一天,我到隋唐城遗址植物园里散步,走累了,看到路边的椅子,便从包里拿出一张彩色的广告...

    微澜 发表于 2020-07-12
  • 滴水观音

    院子门口的滴水观音开花了,一时心生敬畏,拿出手机给它照了两张相。 心生敬畏,是因为花草不好养,开花更是奢望。 前两年在家里养过滴水观音,刚过四个月就奄奄一息了,状不忍睹。本想当垃圾扔掉,夫人说送给她同事吧,或可救花一命。同事不简单,几个月后...

    韩勋 发表于 2020-07-11
  • 所有的旅行都是想象

    所有的旅行都是想象因为充满想象,所以我们对旅行的回忆注定失真。 所有的旅行都要在想象中完成有时我们没有外出,却能完成一次跋涉。 所有的旅行都是验证验证我们的想象,这一特征让旅行有了先验性。一切大小旅行在我们出发之前已经存在,踏上旅途只为和心...

    马温 发表于 2020-07-10
  • 一小步与一大步

    公厕里,常能见到,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的标语,说的是公厕小便入便器的事。小便要入便器,必须要有便器,有便器的公厕,公厕的档次自然上了一个台阶。 曾在某论坛看到一帖子,讨论有关公厕设立的问题。有人认为小题大作,我以为公厕的事不是小事。都说民...

    马浩 发表于 2020-07-09
  • 赤山湖,秦淮人家的母亲湖

    今天终于看到了日思夜想的赤山湖。从小家住湖熟镇的我,无数次爬过赤山,却始终没有见过赤山湖,也不知赤山湖在哪个方位,想象中的赤山湖就是人间仙境,就是秦淮河的发源地。后来,因为去过句容宝华山和溧水东庐山两处真正的秦淮河源头,才消除赤山湖是秦淮...

    张泰霖 发表于 2020-07-09
  • 西瓜

    西瓜实在是上苍赐予人间的消暑佳品,它好吃又不贵,是最平民化的水果之一。在吃西瓜时,你有没有想过,西瓜还有没有别的名字? 西瓜其实有很多别名,如水瓜、寒瓜、夏瓜,顾名思义,因其含水量大、性寒、生于夏季。有人说西瓜是在神农氏尝百草时发现的,因其...

    周萌 发表于 2020-07-09
  • 读武夷山

    没想到华东地区还有这等丹山碧水。 武夷山属丹霞地貌。最美的峰就是三十六峰。每座峰就是一块完整的巨石,刀砍斧削般,或立或卧,像大王,像玉女,像佛掌雄秀诡奇,颇类书法中的魏碑。 我们沿着九曲溪乘桴(竹筏)而下。溪水清冽,于筏中赏鱼跃鸢飞,一座座山...

    崔武 发表于 2020-07-09
  • 汤家家的汤

    南京江宁汤山温泉与北京小汤山温泉、鞍山汤岗子温泉、南溪温泉,号称我国的四大温泉,而汤山温泉居四大温泉之首。汤家家便是汤山温泉景区中的一个自然村落,因家家都有温泉汤池,故称汤家家。 作为一个自然村落,汤家家无疑是精致的,精致得近乎小巧且玲珑,...

    马浩 发表于 2020-07-09
  • 文津街光影

    我坐在办公室里,初升的太阳要经过国家图书馆的古树才能照到我的身上。古树高大,一棵一棵立在我的门前。国家图书馆古籍馆院子里的古树像地库里的古籍一样,安静、苍老,我不知它们活了多少年,这个院子近90年了,因为国图有100年历史了。那么它们的年岁应该...

    周瑟瑟 发表于 2020-07-08
  • 品读梧州

    有一座城市,听着粤语,尝着粤式茶点,徜徉在骑楼下,如果不是总有一股酸辣粉的味道在飘荡,你定会以为是在珠三角的城市群中。 这座城市是广西梧州。 这里位于广西东部,地处珠江流域中游,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大门,地处三圈一带(珠三角经济圈、北部湾经济...

    廖君 发表于 2020-07-08
  • 北津港散记

    空闲时,会到户外走走,第一个想起的便是北津港,它离我近,也有我想看的景。比如,苍茫的海,三五个出海的渔民,一两艘玲珑的小渔船,还有一串串隐藏在浅水滩等待虾蟹上钩的地笼。这些散发着浓浓渔风的人和物,诱惑着我,一次次前往,一次次邂逅一段宁静的...

    茹琼花 发表于 2020-07-08
  • 老井

    老井很老,老到父亲都说不出它的年龄,只记得辘轳上的木摇把变铁摇把、麻井绳变钢丝井绳。老井很新,新到没了辘轳和压辘轳的磨盘,没了井口和井口下的风景,代之以水泥盖子和水管电线,很难看出它还是一口井。老井在新老交替中,完成了一次低调华丽的重生。...

    陈战东 发表于 2020-07-07
  • 不止湘湖

    要去浙江萧山湘湖参加一个有关散文的研讨会,已订好下午的机票,去许昌是临时加的一个行程。中国摄影家协会要在许昌举办一个魅力许昌摄影展,须得去出席一下开幕式。常常从许昌城外的高速公路经过,却有好多年没去过城里。当年我爱人大学毕业分配至这里,细...

    邵丽 发表于 2020-07-07
  • 听蝉鸣者

    知了,也可理解为一句常说的话,知道了。知道了仿佛简淡至极。这一番看过世象的知了,却是一声贯彻,余音绕梁,颇有些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意思。 □鱼禾 知了是蝉的俗名。在数以百计的咏蝉诗词里,这鸣声嘹亮的小小的生灵,既是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的怀旧媒...

    发表于 2020-07-07
  • 睢水留白

    在睢地,问睢人何谓睢?答曰:仰目也。这就有意思了难道说睢人都是矮个子吗?我仔细观察,非也。原来,睢地因睢水而得名,地势低洼倒也是事实。遗憾的是,睢水除了留下一个名字,自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先前,睢水乃自黄河引出的一脉支流,水头在河南开封...

    李青松 发表于 2020-07-07
  • 知白守黑

    暖的风刚吹到虢国老城墙根,凃弦夫就摆着细长的身子出来了。 瘦!太瘦了!谁见到他都这么说。可凃弦夫摆一摆枯枝般的手:负担,胖了,都是负担。 凃弦夫刚从文联退休,退休前他是当地书法家协会主席,除了搞一些展览,或者配合小城重点活动写点应景的对联,...

    非鱼 发表于 2020-07-07
  • 半边街一瞥

    燕泉河,由西向东,流贯郴州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河两岸少有建筑物,荒芜清冷,唯稻田、菜地、荆棘丛傍河而下,直到西半边街、东半边街,方有喧腾的街景和人气。 半边街,顾名思义,路两旁只有一边有街,另一边临河。明朝后期,十六世纪中叶半边街在燕泉...

    陈岳 发表于 2020-07-06
  • 守岁的记忆

    上世纪60年代,那是我的童年。小时候总巴望着过年,由于弟兄多,总是没有新衣服穿,过年则能穿上新衣服或吃上好饭食。那时尽管贫穷简朴,但也有一番情趣。 除夕一大早,太阳升起前,家家户户在大门外点燃一堆碎草末,叫作熰狼烟,是怕年兽殃及生命,有驱邪之...

    郑学富 发表于 2020-07-06
  • 一池青莲出泥塘

    文学社召开笔会之机,恰是孟津荷花节开幕之时,组织者就把会议地点安排在了会盟扣马。接到请柬,我满心欢喜,赏花、会友两全其美,当时我的心就飞到了那片风景如画、心仪已久的地方。荷花节已经办了几届,因为诸多原因我一直未能前去,常常听去过的同事、朋...

    王喜峰 发表于 2020-07-05
  • 夏日烧汤花

    洛阳的夏季有一种寻常易得的野花,叫烧汤花。烧汤花是洛阳土话,学名叫紫茉莉,因为是在黄昏时开花,晚饭前后开得最为热闹。我奶奶说,谁家晚上不烧汤?这种花故又名烧汤花、晚饭花。 汪曾祺有篇小说《晚饭花》。他写道:晚饭花开得很旺盛,它们使劲地往外开...

    马慢慢 发表于 2020-07-05
  • 双面钢铁

    钢铁,是现代工业文明的基础,没有钢铁,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物质文明便无从谈起。但是,在人们心目中,钢铁却是坚硬、凝固与冷漠的象征。过去,我也有此同感。自从深入一家大型钢铁厂体验一段时期的生活以后,我对钢铁便有了一种比较全面的新的认识。 进入...

    曾纪鑫 发表于 2020-07-04
  • 屋脊

    人看人碍眼,人跟人较劲,人对人分类。顺乎逻辑地衍化下去,演奏出相互打斗的时代旋律。于是,人防人,人治人,他人即地狱。于是,彼此绝望,厌恶红尘、寻觅异类。于是,神农架进入视野,野人成为传说。 当然,这已是陈年往事了。 百十余载,神农架被离奇的...

    任芙康 发表于 2020-07-04
  • 重阳菊散黄金丛

    九月重阳,历经夏的纷繁惊艳,万物复归恬静沉寂,长空万里,秋风凉爽,谐和空灵,秋阳温和明净,真个是令节晓澄霁,四郊烟霭空。天清白露洁,菊散黄金丛。 在这个风物宜人的秋日,我们不自觉留恋于桂香流溢、鸿雁南飞的美好景致,而徜徉不归。细雨成阴近夕阳...

    张光恒 发表于 2020-07-04
  • 美丽的骆驼山

    提起骆驼,眼前马上就会出现大漠孤烟的戈壁,广袤无垠的沙漠 美丽的骆驼山,一直是我神往的。听人说,骆驼山山势峻峭,山路宛转。登上主峰,便能将村屯农舍、山水林田尽收眼底。每年4月的山杏花,5月的丁香花,汇成了花海,引得无数游人流连忘返我常坐在家门...

    毕寿柏 发表于 2020-07-04
  • 剧场与菜场

    剧场与菜场,一个雅,一个俗;一个官方,一个民间。 到一个城市去,我喜欢留意那里的剧场和菜场,剧场上演人生百态,而菜场更容易打量一个地方的鲜活生活。 菜场在民间,有烟火味和这个地方最本真的生活气息。它允许一个外来者,近距离静静观赏,那里有鸡蹦...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7-03
  • 《诗经》里的饭局

    不是矫情,对于滴酒不沾的我而言,最害怕参加那些饭局。 在我看来,它绝不是吃一顿普通的饭那么简单,这种饭局,其实是失去了吃一顿普通的饭的自由。你得暂时把自己的胃放在一边,要先忘记民以食为天的道理,要认一认同桌上那一圈的人,即使眼拙记不住这许多...

    林国强 发表于 2020-07-03
  • 荆紫生岚

    新安北部,黄河岸边,崇山峻岭间,有一山傲然屹立,高插云霄,蔚为壮观,此山乃荆紫山。仰观于山之南麓,整个山势如一把罗圈椅子,大气而沉稳;葱郁的松柏如绿色地毯,覆在椅子上,道家庙堂通仙观若隐若现,袅袅烟雾升腾,一派仙风神韵。山之阴画风突变,断...

    王新志 发表于 2020-07-02
  • 山顶人家

    61户贫困户,我差不多都走完了。郑清志家是我最后去的。他家实在太远了一点,主要是交通不便。瓦岗寨是安堡村道路最难行的一个村寨。山高路陡,一条勉强可通行的机耕道,也只走到半山腰。我每次上瓦岗寨,脚板心都攥得紧紧的,心也提在嗓子眼,眼睛根本不敢...

    吴明泉 发表于 2020-07-02
  • 劳动风采无限美

    走在碎石铺就的小路上,能嗅到丝瓜飘来的清香。 眼前的瓜棚是父母伺弄的庄稼地的一小部分。青绿的瓜叶层层叠叠地紧挽住瓜藤爬上一人多高的瓜架,泛黄的花蒂在丝瓜的末端摇摇欲坠。身披一身白霜的丝瓜甚是鲜嫩,仿佛用手轻轻一捏,就能捣碎一地,看着真是让人...

    刘刚 发表于 2020-07-02
  • 春天,在漫天飞雪的阿尔卑斯山下奔跑

    或许有人会说:文章的题目有点儿嫌长,而且也明显不合常理怎么又是春天又是漫天飞雪呢? 题目是长了点儿,但其中包含的四个元素:春天、漫天飞雪、阿尔卑斯山和奔跑,去掉哪一个,都会对这篇短文造成伤害;只好这样了。至于貌似不合常理的究竟,且听我慢慢道...

    商子雍 发表于 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