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大大方方去旅游

    小区对面有家理发店,里里外外就一个人,是个退休的师傅。常到这里理发的,都是像我这样的退休老头,连剃头带刮脸,8块钱一位,经济实惠,还能打哈哈凑趣地唠点儿闲嗑儿,对店主来说是一份收入,对我们来说也免去了到各种造型设计室花钱不少,还不受待见的尴...

    徐振泽 发表于 2021-07-28
  • 猫洗脸

    乡下教育孩子自有一套说辞,那些话直白形象,通俗易懂,发人深...

    聂学剑 发表于 2021-07-28
  • 盘点健康

    本想趁元旦放假陪妻子去逛街购物,不料天有不测风云,突如其来的一场重感冒,让我只能呆在家中,哪里都不能去,哪里都去不了。孤单地躺在床上,独自与电视为伴,我这才深刻地意识到,健康的身体,正常的生活,原来是多么的重要。 时下正是年终岁末,企业在统...

    徐学平 发表于 2021-07-26
  • 多彩的轻轨站

    轻轨车站无数个,我最爱离我公司不远的一个轻轨站,这个车站明快大气,生机勃勃,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犹如一幅多彩的现代风情画。虽然我后来上班有小车了,但之前许多年在那里转车上下班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早春来临,霞光穿过月台旁的边窗,柔和地洒在锃亮...

    王耀忠 发表于 2021-07-26
  • 慰问演出

    中国慰问团来日本,专场为中国留学生演出啦!驻大阪总领馆教育室的消息,使大家群情鼎沸,奔走相告。 像过节一般,等待这一天。演出的地点,是京都市儿童文化会馆。我兴冲冲地出发,从光华寮,沿今出川一直朝西,过了鸭川走就到了。 到了的时候,文化会馆周...

    曹旭 发表于 2021-07-26
  • 栽种一弯笑容

    春节如期而至,此时最宜怀念与瞻望。 走过四十余载春秋,我已然明白人生这趟单程旅行注定是场直播,永远无法重启。所有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都需面对,且要一把过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无需留恋与叹惋。故而,我愿在新年的每一天栽种一弯笑容,坦然以对,笑待余生...

    张金刚 发表于 2021-07-26
  • 洗澡

    小时候过年前,我们都要被大人们按到澡桶里,泡着搓着,把身上的一层黑皮搓掉。 之前的一整个冬天,我们几乎都不洗澡。 我们的衣领、衣襟、袖口上,黑乎乎的,硬邦邦的,冒着油光。一个冬天的烟和尘,都积聚在上面。 没有人觉得脏。家家户户的孩子,都是这个...

    丁立梅 发表于 2021-07-26
  • 新春家事

    新年伊始,第一件事就是给久病的老伴说些吉祥话。老伴难得地笑着回忆说,她小时候过春节,大年初一早上一睁眼,就会发现枕下压着一个红包,装的是压岁钱;枕边摆着的是一套新衣服。她兄弟姐妹多,孩子们都高兴极了。老伴是四川人,家境比我好,所以童年的乐...

    陈漱渝 发表于 2021-07-26
  • 大年夜的冻酸梨

    北大荒讲究猫冬。过年的那几天休息,更是要猫冬了。任凭外面大雪纷飞,零下三四十度,屋里却温暖如春。一铺火炕烧得烫屁股,一炉松木柈子燃起冲天的火苗,先要把过年的气氛燃得火热。即使是再穷的日子,一年难得见到荤腥儿,队上也要在年前杀两口猪,炖上一...

    肖复兴 发表于 2021-07-26
  • 豆芽如意菜

    豆芽菜是平易近人的香蔬,也是尴尬时刻的救命稻草。在我小时候,买什么都要票,夏天台风来袭,折腾几天,小菜场里的绿叶菜就断档了。到了三九严寒呢,霜打过的青菜也成了俏货,天未亮,大家得顶着刺骨的寒风排队抢购。眼看着鼻子冻得通红的妈妈挎着大半篮子...

    沈嘉禄 发表于 2021-07-26
  • 就地过年

    我有不少石家庄朋友,他们正因疫情经历着有生以来最艰难也最坚决的选择:就地过年。我明白他们的心,故而为他们的坚守由衷地心疼和感动:你们每个人都了不起! 河北日报摄影记者小赵,是在我家乡阜平为期一年的脱贫攻坚采风活动中结识的。他憨厚敬业、技术过...

    张金刚 发表于 2021-07-26
  • 红得发紫是桑葚

    在汉语的辞格中,夸张是被运用得较多的一类。譬如红得发紫这个词,在口语中就极尽夸大之能事,而实质上其本意指的是在古代九品官制下,按照官位从高到低分别得着紫袍、红袍、青袍和绿袍等;显而易见,紫是排在黄之后的第二高贵之色。可是如果来用红得发紫来...

    钱续坤 发表于 2021-07-25
  • 走进大圩

    早闻合肥大圩的葡萄有名,过去常听女儿说周末带孩子去大圩摘葡萄或摘草莓,在街头很多水果摊上也能经常看到摆放着的大圩葡萄广告牌。心里想着大圩差不多是一个规模很大的蔬菜瓜果基地,可当我亲自走进大圩,却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羞愧。 大圩,远非我想象中...

    黄秀生 发表于 2021-07-24
  • 荷的别名

    荷花又名芙蓉,为区别于拒霜花,称其为水芙蓉,而拒霜花为木芙蓉。但木芙蓉的名字是来自于荷花的别名的,因其花开如莲,而莲为芙蓉,故称之。 荷花又名芙...

    董改正 发表于 2021-07-24
  • 秋水之湄

    古语说:面山显瑞,照水呈祥。而我现在蜗居的新城是个开发不久的丘岗地区,既没有巍峨的高山可供攀登,也没有荡漾的碧波可供畅游,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山的那份敬仰,对水的那份柔情;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将自己放逐到山水之间,浣洗在繁华都市里浸洇太久的身...

    钱续坤 发表于 2021-07-23
  • 诗和远方

    我喜欢种菜,骑行,看电影。 韩国电影《诗》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影片的主人公美子,年逾花甲,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症,除照顾上初中的孙子外,还在一户人家当钟点工。但她报名参加了诗歌学习班,并写出一生中唯一的一首诗:是告别的时候了 《诗》是一部探寻美的...

    徐斌 发表于 2021-07-23
  • 南旅片羽

    一艘北海至海口的轮船,鱼跃穿行。 夜幕开始升腾,薄雾开始垂降,傍晚时分,南海海面在我们视线里朦胧起来。放眼望去,海口市珍藏在海的尽头,海面一隅,海市蜃楼般缥缈在浩瀚的海面。屏息环顾,海天一体,漫无边际,博大的空间,一下子让整个身心膨胀起来,...

    董国宾 发表于 2021-07-22
  • 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亭坐落在滁州琅琊山的腰间,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前边是一条溪流,再前是一条大道,直通山上的琅琊寺。欧公写的那个让泉,就在亭的左前方。现在水已不多,叮叮咚咚地流到溪水中。 亭子阔大宏伟,气派富丽,除四角的四根挺拔的柱子之外,每面各有四根柱子...

    林竹 发表于 2021-07-22
  • 五星红旗迎风飘

    云山万里,长风冷月。 破晓,是黑与白的邂逅,是寂与言的守望。心中,彷徨,凄凉,无知。霎时,一抹红,闯入眼帘。幡然醒悟,是五星红旗伴着金色的光华,迎风而立。昂首,仰望,五星红旗,那指引着我前行的方向。 飘扬,五星红旗的那一抹红。 笙磬悠扬,埙声...

    陈远娇 发表于 2021-07-21
  • 普沙绒有温泉

    从九龙县城出发,翻过终年白雪皑皑的鸡丑山,在白马桥的隧道口转弯,进入的就是普沙绒的地界了。沿河而下,陡坡上,悬崖边,杜鹃花热烈绽放,红的粉的紫的,宛如云霞。温润的河风拂面而过,柳树、白杨已经长出了新的叶子,枝条摇曳,望去,是晃眼的翠绿。 路...

    马尧 发表于 2021-07-21
  • 山谷

    雍牧推开企图抓住她手的大人们,嚎哭着跑下坑坑洼洼的机耕道时,我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该死的噶色,你去快活吧!扔下你年幼的女儿一个人好好快活去吧! 那时候,一阵巨大的狂风吹过山谷,我望见噶色要嫁去的河对岸仿佛就在眼前。 实际,到那里要走整整一天。...

    伊熙堪卓 发表于 2021-07-21
  • 长颈鹿的耳朵

    去参加了一个培训,其中一个环节,老师收集了一些大家不喜欢听到的话,比如这一句你怎么这么胖,问现场的人:大家都会有哪些回应方式呢? 第一种常见的方式是反击,立即进入战斗状态:胖怎么啦,吃你家大米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胖,我看你更胖!咱可不能吃亏...

    闫晗 发表于 2021-07-21
  • 看不见的含量

    我认识一个叫威廉的英国小伙子,他特别喜欢中国的京剧,不远万里从英国赶来,跟随一位京剧老师学习。 威廉很努力,花了三年时间,学得认认真真,甚至多次催着老师教他,把老师累得半死,可结果也就学了一星半点。咦咦哇哇半天,要么音不对,要么腔不对。上台...

    韩垒 发表于 2021-07-21
  • 山村的眼睛

    位于西安市临潼区南边的骊山,是市里著名的旅游名胜景区。骊山东麓,犹如巨龙一样盘踞着偌大一个岭子。相传北宋时期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穆桂英,就曾在这里安营扎寨,这岭子,也就因穆桂英而得名叫穆柯岭了。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要去穆寨街道办所辖的14个...

    金步摇 发表于 2021-07-20
  • 兴平人的浇汤面

    南方喜食米,北方好吃面。北方最爱吃面的当属关中人,若是哪天没吃面,心里就跟被猫爪挠过一样不自在。提起关中面食,时下最有名的莫过于最早走向市场的岐山臊子面了,但是,在关中腹地兴平,也有一种老少皆宜、人人爱吃的面食,那就是浇汤面。 兴平人把吃浇...

    杨平选 发表于 2021-07-20
  • 再遇孔子

    此来山东,不为别的,只为孔子。究其实,我是第二次来山东,当然,也是第二次来曲阜。 三年前,我第一次来了曲阜,我带着虔诚和膜拜,在这里,隔着时间和空间与孔子做了一次庄重的对望。这一望,便望过了两千年,望见了一位巨人的伟岸与庄严。再一望,越过战...

    徐祯霞 发表于 2021-07-19
  • 去朱德故里

    七里香开得最繁的一天,我和一群人去朱德故里。 这群人除了司机,其余人身份都是写作者。我们来自不同地方,去朱德故里绝不是游山玩水,心里明白此次涉足目的与任务。一路上,尽管各自都没交流这个核心问题,当考斯特驶出成都,途经阆中,进入仪陇层层翠绿浅...

    凌仕江 发表于 2021-07-19
  • 不抽烟者说抽烟

    喝酒,因了遗传、没有潜力,再练,乃至破坏性试验,也不会有什么长进,这个,五十而知天命,我自知;而抽烟,如果想学甚至只要不坚拒,那无疑是很快就能够学会、不久就可以上瘾的,这个,我自信。 因为并不觉得抽烟有什么益处,所以就一直不抽。过去不抽,现...

    施建石 发表于 2021-07-19
  • 把生活咀嚼透

    文学艺术的第一源泉是生活。人民是生活的主动脉,是生活大舞台上无可替补的主人公。作家艺术家若真的想把生活嚼透了,咀嚼出生活中苦辣酸甜的真滋味,把生活的营养化为创作的血液,只有深入生活,扎根到人民群众之中,才可能创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

    高深 发表于 2021-07-19
  • 摆渡

    我的老家上海有一条举世闻名的黄浦江。城市依江而生,城市依水而灵。然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黄浦江上既没有桥,江底也没通隧道,浦东人到浦西上班、购物、看病,浦西人到浦东上班、串门、办事,都要坐船过江,上海话叫摆(ba)渡。 记得那个时候,浦东去浦...

    庄严 发表于 2021-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