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落日熔金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踏着一路夕阳的余晖,在这个秋天的黄昏,我回到了故乡。我走向老屋门前,母亲笑盈盈地站在那里,迎接着我的回家。时序已是秋天,天气微凉,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夕阳的余晖里,母亲的一头白发在风中晃动着,显得格外令我...

    吴鲜 发表于 2023-01-25
  • 给村庄披一件寒衣

    立秋之后,天气渐渐地凉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回老家看看,总觉得儿时还有许多东西搁置在那里,至今没有来得及捡拾。我是从那个贫穷的地方挣脱出来的孩子,由于当时离开心切,离乡的时候,我只知道赤裸裸地奔跑,没顾得带上陪我玩耍多年的土狗小黑,送...

    石泽丰 发表于 2023-01-25
  • 朝天唢呐民族风—会理最美乡村.中国文化艺术之乡黑依村

    我的故乡四川省会理县关河乡黑依村,是会理最出名的山歌王国,也是音乐王国,现在是著名的中国文化艺术之乡。 从会理城出发朝南,途经鹿厂、凤营,就来到了关河乡。朝关河乡政府南面走,林间狭窄的水泥路开始变得蜿蜒曲折。翻过几座山,就看见大黑依了。黑依...

    晏玉学 发表于 2023-01-23
  • 同年娘

    乡里旧俗,或人丁单弱,或命里定数,在堂房表亲缔结姻亲之外,还时兴结交干亲。有情意相投的,称兄道姊,呼弟唤妹,不拘尊幼礼节,毫无约束,很是盛行。倘是庚年相同,则又添一层缘分,就称对方同年或老同,过年过节都上下走动,既热闹又亲切。 母亲就有个同...

    史秀娟 发表于 2023-01-19
  • 洗澡花

    我从小在乡下长大,对于花花草草,却淡漠得很,有时称得上是视而不见。在我们那个年代,农村的男孩子若是爱花爱草,是会被同龄的小伙伴们讥笑,乃至瞧不起的,最后的结果导致都不带你玩了。我的儿时直至少年时代,基本上对花草没什么印象,觉得那是女人们的...

    吴鲜 发表于 2023-01-19
  • 莲子

    桃子、杏子、梅子,栗子、榛子、橡子,橘子、柚子、橙子,各自各的花来,莲子也是莲花的果子。还是觉得子最配莲,念一声莲子,便有芙蕖绿水、菡萏清波的意象,自有一种清苦淡远的滋味,惹人怜爱。 很多花落后,花托也落了,但莲花托却留下来,做了莲子的家。...

    董改正 发表于 2023-01-19
  • 野钓之美

    世事芜杂,俗事缠身,到了双休日或节假日,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必定骑上单车,背上鱼竿,兴冲冲地奔向郊外的沟渠塘塥,孑然占据一片偌大的空间,静静地感悟那有腮有鳞的哲学,潜心地体验那或沉或浮的钓趣。即使是一日枯坐,两手空空,也不怎么懊悔;反倒觉...

    钱续坤 发表于 2023-01-19
  • 老槐树

    张要跟儿子去城里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传遍了全村角角落落,启程的那一天,村口那棵老槐树下集聚了全村男女老少,竹笼里的鸡鸭池塘里的鱼虾,菜地里刚摘的花生、玉米装满了一辆小轿车。 槐树村坐落在湘南西部的丘陵地带上,那里的田地是紫色的红页岩土壤,一个鸟...

    刘先卫 发表于 2023-01-11
  • 乡野春笋鲜

    春雷轰隆隆叩响大地,慵惰一冬的乡野倏地惊醒,树梢抽芽,池水泛绿,空气甜润润起来,竹笋呢,在地下肆无忌惮地伸了个懒腰。 在浙东的乡野,不但竹林,溪边、地头、堰旁亦随处有春笋。挖头茬笋如寻宝,脚步轻缓,眼睛探照灯般扫射。哪里埋伏着笋,经验丰富者...

    虞燕 发表于 2023-01-10
  • 茶事

    百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与米是生活的必需品,有柴无米,成了无米之炊;有米无柴,同样无法生活。油盐酱醋乃调味之用,地位自然低于柴米,而茶,并非生活必需品,在温饱都是问题的年代,甚至是奢侈品。 琴棋书画诗酒茶,也是七件事,都不是生活之...

    任安军 发表于 2023-01-09
  • 牛背梁上望长安

    人都说站在牛背梁可以望见长安城,初听这话,我是不信的,但是这份好奇与疑惑却留在了我的心中,总也挥之不去,在后来的日子,我总想找一个机会登上牛背梁顶,以证实所听的传言究竟是实是虚。 在一个初秋的日子里,我约了几个喜欢登山的朋友,决定将牛背梁一...

    徐祯霞 发表于 2023-01-09
  • 姥姥门前的大戏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接姑娘,请女婿,小外孙也要去。 这首充满童年记忆的儿歌描述的看戏场景,对于许多上点年纪人来说也许只能成为记忆,而对于更年轻的一代人来说,也许只能成为童谣了。幸运的是, 2017年的冬天,我在北京看了许多场姥姥门前...

    李小菊 发表于 2023-01-09
  • 乡村拜年

    家乡位于冀东南一带乡村的风俗很多,拜年就是其中之一。 乡村的拜年,不同于城里的拜年,见面说一声过年好完事,在相当一大部分村庄里,普遍流传着一种磕头拜年,至于这种方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弄不清楚,反正流传至今。 拜年的时间,大多是在大年初一的上...

    郝然 发表于 2023-01-05
  • 雨中的戏台

    人生如戏,一些颇具机缘的事情,不料竟在这西河边的古老戏台前上演了。 我自小就知道西河这个名字,在我童年的想象里,这应该是世间最壮阔的河流。那时候,我的生活半径还仅仅局限于湘南山区八公分村这么一个偏僻的一隅。曾有多年,每到农闲,就有村里的众多...

    黄孝纪 发表于 2023-01-03
  • 读懂黑夜

    雪纷纷扬扬飘落,雪光让宁静的夜洁净旷远。被爱之光华照耀的年轻人兴奋地奔出古镇,相拥着疯狂地从飘雪厚积的蜿蜒河堤上滑过,滚进河滩,变成臃肿的雪团。笑声响亮地回荡于河谷 美梦让睡眠一向清浅的我陡然惊醒,四周一片静寂。我躺在床上回味梦中情景,寒意...

    李家禄 发表于 2023-01-01
  • 爱的风筝

    看过一部很火的微电影《爱相见》,讲述父母与在外打拼的女儿之间的温馨故事。儿女长大成人,就像父母手中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在父母的视线中变得遥不可及。而老人生活的圈子越来越小,小得只剩下了对女儿的思念。父母想把女儿紧紧抓住手中,可是女...

    鲍安顺 发表于 2023-01-01
  • 电梯间的尴尬

    公司在一幢20多层的大楼里,每天上下班都离不开电梯。在这个狭...

    陈洪娟 发表于 2022-12-30
  • 赶海

    我的家乡村北,有一条又宽又清的大清河,河水急速流淌,不舍昼夜奔流向西,汇入广阔的渤海。这是辽南盖州西部的一个村庄,往西四五里就是大海,层叠的海浪奔跑着不断地涌到岸上。 那里就是我经常去赶海的地方。赶海是劳动、是发现,有乐趣还有希望。每次赶海...

    火良 发表于 2022-12-29
  • 水芹菜之忆

    在北大荒我所在生产队的菜地里,蔬菜品种不少,但没有芹菜。我不知道其中原委,芹菜并不比别的蔬菜难种呀?当时正忙着生产,根本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有时候,在食堂里帮厨,偶尔会到菜地里收菜,感兴趣的是眼前那一架架的黄瓜、西红柿,摘下来,就可以生吃...

    发表于 2022-12-29
  • 和睦人家

    几年前,多年卧病在床的岳父走了之后,我很想写一篇文章来悼念他。可是,没有料到岳母却坚决不同意。我惴惴不安地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说明,这个想法只好搁置。直到那时候,我似乎才发现,妻子一贯内敛与低调的行事风格,都得益于或者说继承于这个瘦小干练的...

    张宏明 发表于 2022-12-28
  • 名字趣事

    填邮寄单,快递员问我名字。我说言午许.我等着他写好,再告诉第二个字安静的静.他说,好了,是这样写吧,并把手机递过来。我一看就笑了,他输入:严如许。我说你输中自有颜如玉,得了,我姓言午许呀。快递恍然一笑,一旁的门卫也笑了。 说到姓名,我名字的静...

    许静 发表于 2022-12-28
  • 悦纳生活

    夜寂静,虫儿欢唱。人乏眼困,躺下又睡不着,随意拿起枕边汪曾祺先生的书,随意翻开,是《果园杂记》。本是以书催眠,竟越看越精神起来。 波尔多液那一小节最有意味,仅凭这一点就可断定汪曾祺先生在生活中是个好玩有趣且大气的人。他一开头就说:喷了一夏天...

    耿艳菊 发表于 2022-12-26
  • 聆听花语

    花是植物的精灵,是自然的天使,她们和人一样有着思想和性情。 美是花的生命,花是美的载体。心情幽静时,面对每一朵花,只要用心,便能聆听到花语阵阵,有的娇羞自谦、有的低吟自勉、有的嚷声而笑 桂花的空间。一向好奇的黄蝴蝶花,每次闻到桂花从远处飘来...

    胥加山 发表于 2022-12-25
  • 清欢有味

    去菜场,陡见野菜的身影。最先是荠菜,接着是枸杞头、香椿头、马兰头、豌豆头,纷纷各占一席之地。香椿色如玛瑙,气味馥郁独特,被售卖者扎成极小的一束,摆在小竹篮内。余者待遇皆不及,价又低贱,不过零乱堆放在皱巴巴的袋子里。遇见的人却满心欢喜。 斜阳...

    吴玲 发表于 2022-12-20
  • 黄河源

    越野车左侧远远看见一片湖。那就是传说中的苦海.道路右侧是布尔汗布达山,左侧能望见阿尼玛卿山积雪覆盖的山顶。苦海平展如镜,反射着天光云影。据说,它也能吸纳人心中的苦楚。我看着山上的冰雪跟带队的胥江闲聊。我说这些山啊河啊都让我着迷。我说我每一次...

    鱼禾 发表于 2022-12-19
  • 背上包就走

    回到故乡的小县城已经两年了,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有些陌生,多了很多我不认识的高楼,却也还是熟悉,那些大街小巷,依然有我童年的脚...

    李钊熠 发表于 2022-12-18
  • 了不起的辣椒

    秋意渐深的时节,已经红了的辣椒让自己在秋风里来回摇曳。年轻的时候,青色的辣椒只顾一心一意要让自己红起来,于是,到了深秋季节,凉风里已经有了些许寒意,它红了,却把自己挂在风里,任凭秋风的吹拂。 我一向是个喜欢辣椒的人,在我家阳台上的花盆里,栽...

    王吴军 发表于 2022-12-18
  • 鸡枞

    作家中的资深吃货汪曾祺曾在《菌小谱》中回忆道:我在昆明住过七年,离开已四十年,不忘昆明的菌子。他尤其推崇的是云贵高原特有的鸡枞菌,且称鸡枞为植物鸡,赞誉其味正似当年的肥母鸡,鸡肉粗而菌肉细腻,且鸡肉无此特殊的菌子香气,汪老将爱的情怀灌注在喜...

    施艳斌 发表于 2022-12-15
  • 千奇百怪的茧

    我们都知道,茧是经过反复摩擦而形成的死皮。死皮不清理,时间长了就会开口,故茧的本字是:趼. 小时曾看过一个戏曲电影,内容忘了,唯记住了一个情节:一经验丰富的老妈告诫小姐,待会相公来了,隔着帘子,他拉你手时,可要仔细感觉他的手心是否有茧?如果...

    羊白 发表于 2022-12-15
  • 卖菜秧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清明前后,正是种瓜种豆的好时节,母亲翻好菜园,从墙壁上敲下干燥的草木灰泥块(庄稼人用这种方法,既能保存种子又防止种子被鸟啄食),抠出南瓜、辣椒的种子,撒到菜地里。几场春雨润过,种子破土而出,长出绿油油的嫩芽。 那时候,我...

    疏泽民 发表于 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