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生存的智慧

    在非洲,有一种叫黑鹭的鸟,它捕食的方法很特别。黑鹭捕食之时,站在水中,把翅膀张开来,围成一圈,呈伞的形状,然后将头蜷缩在这伞当中,以尖锐的喙静待猎物的出现。 开始,我很为黑鹭这种掩耳盗铃的捕猎方式而感到可笑。殊不知,那些小鱼和小虾,恰巧就喜...

    马德 发表于 2020-01-27
  • 刺桐花下的小镇

    那一刻我看到阳光在小镇盛开的刺桐花缝隙里开始迷乱。 1935年1月红一方面军从这里揭开了四渡赤水战役的序幕。 第一眼我喜欢上这座小镇,如那一年初夏看到你的感觉。还有那些弥漫的味道征服了我,小镇飘满豆腐干、豆花饭、竹笋炒肉、凉拌折耳根的气息。 丙安...

    冯杰 发表于 2020-01-23
  • 柴门岁月

    丰子恺有一幅《树居图》,古树掩映着老屋,柴门前有三人围坐长谈。整个画面构图简约,线条潇洒从容,给人以宁静、恬适、淡泊之感。 不由得想起了故乡的柴门。旧时村庄里,柴门十分简陋,由薄薄的几块木板钉成,左右两扇。一推开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那是...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1-22
  • 山茶

    那年去武夷山,原想写生,带了皮纸和毛笔以及平时根本就用不到的铜墨盒。及至到了那里,才发现武夷山几乎没有什么纹理可言,和黄山的那种到处都是皴法恰恰相反,而是圆咕隆咚的,看着好看,从芥子园那里学来的种种山石画法却都用不上。之后漂流了一回,一行...

    王祥夫 发表于 2020-01-21
  • 温暖的祖国

    金秋十月,中国两字格外珍重,祖国一词特别温暖。 国庆日,是建国的象征,因而有着深刻的纪念意义。有的国家,国庆日的年代漫长久远,人民感到幸福安康;有的国家,政局不稳,国庆日也随之变更不停,人民感到动荡不安;有的国家,割据分裂,明明血脉相承,却...

    张春波 发表于 2020-01-20
  • 晒谷场上爱国情

    六七十年代,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像足球场一样大的晒谷...

    念人 发表于 2020-01-18
  • 此中有真意

    晚上,好友打来电话:快看《中国诗词大会》,鏖战正酣,扣人心弦! 打开电视,四位选手正在角逐,三位年轻人,一位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一出场,就感觉到她与这个舞台的不相配。四五十岁,面容沧桑,说话吐字不清,还好,她微笑的样子很温暖。她的名字叫白茹...

    村姑 发表于 2020-01-17
  • 村婚

    乡村人为儿女办婚事都注重择日看好。这个好就是农历每月逢三逢六逢九,所谓三六九朝上走,颇有些讲究。也有按男女的生辰八字请卦仙儿推算合的好,如逢八、逢十、逢十一的,以求如意吉祥。 大喜之日,迎亲的大小车辆披红挂彩,每个车头贴着大红双喜字,喜气盈...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01-17
  • 吃鱼头杂议

    过去,我们不会吃鱼,更遑(hung)论吃鱼头了。一条鱼被置于餐桌上,服务员顺手就将鱼头转去朝向了主位,然后是众目转向坐在主位上的人,相互会意一笑,相互谦让一番,一番鱼文化的弘扬,一番礼仪之邦的实践,主位上的人就用筷子比画着那鱼,嘴里让着他人:...

    庄学 发表于 2020-01-17
  • 芦芽

    能够被识别和提起的,常是有独特气息的事物,比如说凛凛却有草木气息的早春,还有东坡,以及他那首题画诗。 蒌蒿、芦芽都是早春的事物,也都极具个体特色。蒌蒿除野生外,还有人工种植的,因此采摘时间相对较长。没有哪一种事物,可以将芽的状态保持很久的,...

    董改正 发表于 2020-01-16
  • 花间有茶

    花间,是一个好词,让人思绪翩跹。 当年,远距中原的蜀,富庶无比,是一个好去处。那一帮吟小令中调的男儿,不知怎的,偏偏沉溺于香软词风,爱上旖旎柔媚的小词,开始旅愁闺怨、合欢离恨的吟唱。 花间派词人,吟咏的对象,大多是女子。女人如花,不知是谁先...

    任崇喜 发表于 2020-01-15
  • “吃”趣

    文人雅士善吃,更善借文以抒之。章诒和在《伶人往事》里写她的父亲章伯钧请京剧大师马连良吃饭:刚过午休,几个穿着白衣白裤的人就进了章家厨房,用自备的大锅烧开水,等水烧开,放碱,然后用碱水洗厨房,洗到案板发白,地砖见了本色才罢手。再过了一个时辰...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1-15
  • 消失的“规定动作”

    平日虽然忙,但每逢双休日我总是很卖力地争取多干点家务,以彰显一个负责任男人的风范。这天,我先在厨房把煤气灶擦洗得一干二净,然后将卧室的大床整理得一尘不染。盯着眼前的成果自鸣得意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与煤气灶、大床对应的那两个早已消失的、上世...

    发表于 2020-01-14
  • 端午意象

    粽 子 你,五月最精美的食物。 母亲在世时的影子:露水浸湿了衣服,磨盘磨破了手掌母亲舍弃现代机器,自己动手包粽子,还总说:有些东西,旧的比新的要好。 小小的我高兴地作飞翔状,雀跃着。剥开一层又一层包裹在外的叶壳,我看到白里透红的脸蛋,你害羞的...

    杨崇演 发表于 2020-01-12
  • 俗人俗愿

    愿望这东西,在我看来,不仅人有,一般动物也有。井底之蛙老是仰着头,此时此刻它的愿望肯定是:何时才有出头之日?老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是人们强加给它的想象,当它凑巧目睹天鹅飞过,也许想的是: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趴在她背上,送我一程该多好。 人的...

    刘峥嵘 发表于 2020-01-12
  • 如今,我们有很多机会见识别人的家。 可我们还是想回到自己曾经的家曾住过的屋宅。我母亲与姨妈们把臂同游的一个固定路线是:先坐地铁(以前是坐公交车)再步行,到过去住的那栋沪上着名公寓,默默凝视某个转角处的窗台那是她们曾经的家。恍若一个一分钟的仪...

    吴越 发表于 2020-01-10
  • 红红的春联

    春节,为对联的事,惹了一段笑话。 一位老朋友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搬新房了。我答,还是原来的老楼...

    红红的春联 发表于 2020-01-10
  • 不靠此维生

    在成都的送仙桥古玩市场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谭代明的工作室,占据着小小一隅。她每天下午四点钟之后守在这里,坚守着瓷胎竹编这种古老技艺。简单说来,她需要在小巧的白瓷茶具上,用邛崃山上的慈竹竹丝,编织起一个有花纹的竹丝罩子,紧密贴合茶具,就...

    明前茶 发表于 2020-01-06
  • 甜苦中元

    中元这个日子,可谓甜苦夹杂。 苦的,是思念。那些远去的亲人,已化作一抔抔黄土;音容犹在,人却已非。这样的中元,涌上心头,是苦涩;而甜的,是舌尖。 中元最少不了的,是各种粿。 有一种粿,叫朴籽粿,是用朴籽树的树叶,捣碎了和米磨成粉,制成粿。浅绿...

    郭华悦 发表于 2020-01-05
  • 一个茶友

    仙山灵草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匀。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要知冰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苏轼这首写茶的诗向我们描述了犹如仙境般的茶山,犹如灵草般的茶芽,犹如仙人般的采茶女。 她是一个嗜茶如命的女人,我...

    阳莉 发表于 2020-01-05
  • 多走路 多记路

    周末,我去新区办完事,时候尚早,逛街过程中忽然忆起一老乡就在附近居住,心里想着便走向旁边的小区。上了一座楼,敲开门来,打招呼的却是一对年迈夫妇。经询问,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记错了路。我赶紧下楼,站在小区门口,环顾四周,看着大同小异的建筑布局,...

    灵魂鸟 发表于 2020-01-04
  • 鸡尾茶

    闲时看到网上流行的泡茶方式,将生、熟两种普洱按一定比例冲泡,说是可以降脂减肥、软化血管、养胃保...

    曾卫玲 发表于 2020-01-03
  • 王十朋走过的古道

    2015年春,我有过一次寻找福鼎白茶古道之旅。回来写了一篇短文,提出白茶古道这个概念。文章发表后,引起反响,多家网站转载,福鼎旅游部门还专门开辟一条徒步旅游路线。更有一位东北企业家到五峰桥和古时驿亭去实地考察,愿意出资修缮古道和驿亭。 这些消息...

    楼耀福 发表于 2020-01-02
  • 和美终老

    据小何介绍,老林年八十,五短身材。一生干过很多行当:最初是老师,后来当过农民、干过兽医、苗圃的护花使者、招待所员工、烈士陵园守陵人、福利院服务员等等,一直干到六十九岁。 老林出生宁波,他娘一直住人家(做保姆),他在上海师范求学期间寄住在舅舅...

    汤炳生 发表于 2020-01-02
  • 老街:濯河人的家

    小猫懒懒地睡在青石板上,阳光下从屋檐间洒下来,散落在小猫身上,爬起来伸伸腰,看看四周,又躺下,接着睡。几位老妪,张家长李家短拉着家常,偶尔路过一两个中午妇女或男人,肩扛手提一些较重的物品,从老街上匆匆而过。长此以往,青石板踩得油光发亮。青...

    刘昌勇 发表于 2020-01-02
  • 隔篱灯影贺年人

    不知不觉中,新年的脚步近了。新年是孩子期待已久的狂欢,是亲情集结的牧场,是守望村庄的老人幸福的时光。 回家是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回归和旅行。故乡的腊月是农村一年到头最绚烂的日子,集市上的年货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鞭炮、窗花、对联红红火火,...

    高鸿 发表于 2020-01-01
  • 寻觅精神家园

    有一年初夏,在莱西参加一个评奖活动,晚饭后在酒店门前的潴河堤岸上散步。莱西是青岛市的水源大沽河途径地,凭想当然,认为潴河应该与大沽河有关,查看相关材料,方知其发源于莱西境内的窑山与小后洼村北,汇流南下,经河头店镇进入莱西市区,再经望城入大...

    韩嘉川 发表于 2020-01-01
  • 小处不可随便

    上下班坐了十几年公交车,车厢里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有,分明就是一个小社会。 车上可见文明习惯。候车时除非站牌下有铁栏杆人们会自觉排队,其他场合都是蜂拥而上毫无秩序可言。上了车,有的干净人,用纸巾擦了座椅,随手就扔在地上。有人上了车把自己的箱...

    解维汉 发表于 2019-12-31
  • 善待“生命的银行”

    盛夏的一个周未,去银行办理存取款业务,偌大的营业厅坐满了顾客。大家都是奔钱而来,或存款、或取款、或购理财基金、或办理银行卡业务。凝望着一叠叠钞票在工作人员手中进进出出,这有钱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顾客们毫不吝啬时间,他们耐心地等待着叫号,个个...

    李湘东 发表于 2019-12-30
  • 高的是度

    高度,在不少人眼里或等同于高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随着知识与阅历的增长,这一观点逐渐被我所摒弃,我对高度有了自己的体会与感悟,觉得一个人的高度应该是一个人的眼界、心胸与本真。 一九一四年八月二日,哲学家罗素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

    马浩 发表于 2019-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