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纠错

    今天,朱馓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他的房子终于有个叫陈明的人要买。按理说,在省城能有这么一套住房已是相当不错的了,可朱馓的工作并不在这座城市,研究生上完后,他选择了留校,前几年,父母在时,朱馓逢年过节还回来一两趟,可自打他父母去世后,朱...

    朱瑾洁 发表于 2020-04-09
  • 王牌上的红色记忆

    我的扑克收藏馆里珍藏着一套上海早期样品扑克,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市第二印刷工业公司所属扑克牌工厂出品的扑克新品广告牌。这套样品广告牌大多是王牌,牌面上印有中文货号、每罗价格,牌面、背图设计讲究、图案精美。现在对于我们普通扑克收藏者来说,上...

    冀海生 发表于 2020-04-07
  • 乡音如流沙

    每个民族,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语言或方言。海南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建省以来,有大量移民流入,对海南的经济和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多年过去了,很多在海南工作生活多年的人还是听不懂海南话,但是,一些少小离家远走东南亚及世界各地的海南华侨在落叶...

    曾万紫 发表于 2020-04-05
  • 窝在爱人怀里孤独

    在情感节目里见过一对情侣,男人是出租车司机,工作很忙,女人是普通职员,身材娇小,给人一种温柔贤惠的感觉。但事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男人叫苦不迭。他觉得女人一点都不温柔,控制欲太强,把他牢牢地握在手心里,他的生活毫无乐趣可言。她会在他工作的时...

    李苹 发表于 2020-04-04
  • 食材有物性

    除了能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对我而言,做菜这件事最大的魅力就是有意思。 各种食材,千变万化,千搭万配,变幻无穷。然而这变化也只是它的壳,它的核可是铁打的江山,那就是它的物性。爷爷说,所有的食材都有物性,物性不会说话,也不用说话,它的颜色、气息...

    乔叶 发表于 2020-04-03
  • 人怎么待我,我就怎么待人

    与人相处,态度决定一切。 和咱客客气气的,咱就彬彬有礼;和咱蛮不讲理的,咱就不留余地。好脾气不是没脾气,只是不轻易发脾气。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叫人品!人帮我一回,我十倍返回,这叫情义! 交朋友,我不分高低贵贱。 不管是谁,看得上咱的人,...

    xiaona03081616 发表于 2020-04-02
  • 随手可为的事

    一 一开始,我只是把喝过的残茶积攒起来,意欲积攒到一定分量了,做一个茶叶芯的枕头。我在一本台历上看到一条生活小常识,说在枕套里填上茶叶,温软,舒适,芳香,既有助于睡眠,又安神补脑,是典型的变废为宝。那时我正饱受神经衰弱之苦,常常为睡不好觉而...

    刘文华 发表于 2020-03-31
  • 元旦精神

    元旦,是一个特殊的节日。大家都知道元是开始,是根本。古人讲一元复始,它告诉我们,到哪里去复始呢?到一元那里去,不是二元,可见它就是根本的生命力!还有,旦早晨刚刚出来的太阳。这两个字都在告诉我们:什么是最有生机的状态。 对,从日子里的元旦,过...

    郭文斌 发表于 2020-03-30
  • 清明时节说“清明”

    清明是一年四季中最让人快乐的节气之一,因为春天真的来了。清明时节,风和日丽,草长莺飞,柳绿桃红,生机勃勃。这时的雨是细软的雨,这时的风是和煦的风,正所谓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淮南子天文训》载: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

    汪金友 发表于 2020-03-29
  • 红楼梦中的元宵节

    在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描写贾府的各种节庆活动,几乎涉及到了中华民族每一个重要的岁时节令。纵观这些节庆详略有序的描写记述,可以看出,作者曹雪芹对元宵佳节有着独特的情愫和感受。 在曹雪芹笔下,书中很多地方浓墨重彩地描写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小说...

    张宏宇 发表于 2020-03-29
  • 难忘“茶糊涂”

    常常想起小时候吃茶糊涂的情景,那种醇香总让我久久地回味。 茶糊涂是我们豫西老家的一种传统美食。每年正月十五后,家家户户都要吃这种美食,预示着年节狂欢结束,人们该清醒头脑投入正常的居家生活了。 母亲在正月十五前夕就早早地开始忙活起来。她把自家...

    韩灵艳 发表于 2020-03-28
  • 这一畦地

    这一畦地我是第三次翻了。 头年秋天,我开始进园种菜。之前是别人种的,刚起过花生,收获不错。我翻了地以后,因为其时正读《采薇》,有些感触,种了豌豆。花呈水红,豆荚饱满,藤子都爬到院墙上了。那些花儿,我拍下来了,存在电脑里面。如果有机会出书,一...

    徐斌 发表于 2020-03-27
  • 三次停车的柔软

    自从发明了汽车,这个钢铁家伙就带着人类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一路飞奔。随着路越来越宽,汽车也越来越多。或者也可以说,随着汽车越来越多,路也越来越宽。 从某种程度上说,汽车代表着人类的工业化成就,代表着金钱、欲望、速度这些现代化词汇,与人类心底深处...

    陈晓辉 发表于 2020-03-27
  • 难忘那只麻鸭

    1960年国庆、中秋两节期间,我排了近两小时的队,凭计划买回了一只鸭子,只有3斤多重。父亲拎着鸭脖子,左右转着看了看,说:这是一只高邮麻鸭,蛮好的,养着吧,说不定能下蛋的,反正一只鸭子,全家十多口人也不够吃。 经人指点,我先到居委会开了一张证明...

    嘉民 发表于 2020-03-26
  • 爆竹杂谈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中,想必大家经历了许多带着浓浓年味的场面:挂灯笼,贴春联,美满的年夜饭,喜庆的庙会凡此种种,都是我们的传统习俗,承载了中华传统文化。然而,这些传统习俗中的一个,却在如今受到了质疑,今年更是被政府明令禁止,那就是燃放烟花爆竹...

    牛雨昊 发表于 2020-03-25
  • 山风吹过鹦哥嘴

    神秘巴塘 巴塘是高原名城,按照我的话说是,近代康巴高原的历史大书,有半部是在在巴塘写的。最有代表性的一句流行多年的精辟之语是上有巴塘,下有苏杭。把巴塘和江南名城苏杭二州相提并论,可见巴塘的优美与份量。其实巴塘与苏杭二州相比,它的确不在一个层...

    胡庆和 发表于 2020-03-23
  • 家有『车迷』

    车是孙子的最爱! 孙子两岁半,小名奇宝。只要一说到车,小家伙就两眼放光,正吃饭时可以不吃,正哭闹时立马停止,正睡觉时突然睁眼。玩起车来,更是心无旁骛,可以说对车的迷恋如痴如醉。 发现奇宝特别喜欢车纯属偶然。去年夏季的一天中午,全家人看完《今...

    老秦 发表于 2020-03-22
  • 雪里蕻

    雪里蕻别名雪菜、春不老、霜不老。老家人亲切地称之为辣菜。 深秋季节,初霜未降。母亲去地里铲了雪里蕻,削去根,在清水里反复淘洗,一棵一棵地去除杂叶,摘掉枯茎,抖落泥土择好的雪里蕻,青翠碧绿。有经验的母亲并不把根部都修下去,而是让雪里蕻尽量保持...

    顾正龙 发表于 2020-03-21
  • 尼龙袜遍足下

    我小的时候,几乎是穿着尼龙袜子长大的。 在我的印象中,上世纪70年代,商店里出售的袜子基本上以两个品种为主棉线袜和尼龙袜。 在尼龙袜子出现以前,棉线袜是城镇居民的首选护脚之物。棉袜穿着舒服,柔软又吸汗,但它的缺点是弹性较差,尤其是袜口勒得不紧...

    张映勤 发表于 2020-03-20
  • 城市,你在说什么

    脑海里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我们回到原始蛮荒之地,衣不蔽体地在荒草与野兽之间奔跑,只有长河落日飞禽走兽为伴,成天成天地见不到一个人的影子。那时,不需要音乐,甚至没有语言,听不到唾沫横飞的高谈阔论,没有故作深沉的冥思哲想,只凭着直觉寻找食物、...

    薛琛昊 发表于 2020-03-19
  • 遇老乡说往事

    亲戚的老哥从天津来,中午吃饭时人一大桌,老哥稳重话少,不喝酒。吃一阵,他说了句天津话,我也说,他立刻就乐:天津老乡?老哥惊喜,抓过白酒就碰杯,酒量好大! 有句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猜那该是当年闯关东走西口时老乡见老乡的情景。天津人在外...

    何申 发表于 2020-03-18
  • 红色的神秘与喜庆

    中国有许多朝代重视红色。唐朝时,对红色尤为重视。比如说,白居易在唐朝很有名,但是他当时的官是刺史,还不到五品,达不到用红色的地位,所以皇帝赐他叫赐绯,赐一个近似于红的颜色,就是绯红的绯。白居易在《行次夏口先寄李大夫》中感恩地写道:假著绯袍...

    王岳川 发表于 2020-03-18
  • 难忘露天电影

    露天电影顾名思义就是在露天地坝放映的电影。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露天电影曾风靡山城各俱乐部、公园、文化广场,成为当时物资匮乏时期人们的精神食粮。笔者家住沙坪坝,曾无数次去区俱乐部广场看露天电影。露天电影一般是周末放映,影片是当时正规影院上映的...

    渝生 发表于 2020-03-17
  • 文化滋养其“根”,才有“枝繁叶茂”

    辞旧迎新,忽发雅兴,添得两盆兰花装点书房。此前并无闲情亲近花草,所以对养护之道一窍不通。有学农的朋友相告:养兰先养根。其实,养花种树,最重要的就是养护好它们的根。只要根在,希望就在。 由此想到,植物如此,人也一样,要活得精彩,就需要从根本上...

    李伟明 发表于 2020-03-16
  • 铁苋

    珠是美好的。一种花草的名字,与珠字能连在一起,应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海蚌含珠、叶里藏珠、玉碗捧真(珍)珠、皮撮珍珠等,都是这一种草的名字。 血是不美好的。假如再加上一个愁字,这份不美好更可以想见。偏偏,血见愁、血布袋,也是这一种草的名字。...

    任崇喜 发表于 2020-03-15
  • 末刀韭

    末刀韭是书中的末页,排队的末尾,韭菜中的末代皇帝。 末刀韭好吃着哩,有一天和母亲坐在日头下,谈起末刀韭,肥嫩、鲜香,有韧劲,炒肉丝、炒鸡蛋都行。吃过末刀韭,到菜市上转悠,心里老想着能遇到末刀韭。 卖末刀韭的农人,大多是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儿,...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3-14
  • 拜年

    一晃,老爸已经仙逝十多年了,然而,每到春节的时候就会想起老爸老妈。想起和老爸老妈兄弟姐妹在一起过年的情景。双亲健在的时候,每到除夕守夜时,父亲照例会讲起他年轻时在山东老家过年的情景。大约过年了,老爸也会想他年轻时一家人过春节的情景吧。老爸...

    阿成 发表于 2020-03-14
  • 重阳吃糕

    读唐诗三百首,偶发现孟浩然一首《过故人庄》,觉得亲切,遂即记之: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具鸡黍杀鸡做黄米糕。黍即黄米。孟浩然是湖北襄樊人,但他不知转悠到哪里了,好...

    雨君 发表于 2020-03-13
  • 守家的狮子

    在老家的墙围上画着一溜动物世界里的猛兽,个个都栩栩如生,似乎像聊斋里所说,能走出墙围,与人为伍。在众多的兽类里,最数老虎和狮子凶猛和威武,呲牙咧嘴,恨不得吃了大家。我一抬头就与它们的视线对上了。不知父母亲是怎样想的,当初画墙围时,那么多山...

    雨君 发表于 2020-03-13
  • 乡村唢呐

    唢呐是乡村的灵魂。它从乡村的厚土里生长出来,从乡村厚重的历史里生长出来,从乡村的情感与记忆里生长出来,稳稳地坐在乡村的岁月里和农民的情感之中。它张扬、喜庆、热烈的个性,恰好与农民的性格不谋而合。它低沉、厚重、悲怆的性格,又恰好与农民的生命...

    陈孝荣 发表于 20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