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等风来

    父亲在农村种了一辈子庄稼,对于天气与农作物之间的关系,他自然熟稔于心。 小时候,我喜欢养蚕。立春过后,常去看屋后的一棵桑树,枝头钻出了嫩芽时就可以捂蚕了。我常眼巴巴地望着,父亲却总是笑着说:不急,等风来,风一来桑叶就冒出来了。不久春风来了,...

    发表于 2021-05-16
  • 牛倌很“牛”

    初春,回暖。 牛山头村山高路陡,人口虽然不足一千,在这宁静的山旮旯,此时此刻还是能听到鸡鸣狗吠,看见缕缕炊烟。 村民牛山青和夏细水各自牵着几头黄牛在山中放养,他俩都是奔六十的人了,分别是一组、四组小组长。两人都曾是村干部,牛山青当过治保主任...

    夏敬明 发表于 2021-05-16
  • 坐正席

    坐正席是湘西土家族婚礼中的一道重要程序,它既像席,又不是席,它是未开席前的一道别具风情的席。它的热闹、它的喜庆,是正式酒宴难以与之媲美的。 能坐正席的人是有身份讲究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坐在正席上,只有新郎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伯伯叔叔、公公婆婆、...

    彭梁心 发表于 2021-05-15
  • 辣椒串红的日子

    湘南正月,潮湿而阴冷,那漫天的灰暗和遍地的苍黄总让人有点打不起精神。这时,你倘若来我们乡下走一走,看到那木窗格子里露出金黄的玉米棒子,屋檐下墙壁上火红的辣椒串,一定会让你心头一暖。风儿像轻盈的蝴蝶,在红辣椒的身边飞来飞去,红辣椒便在屋檐下...

    李林 发表于 2021-05-15
  • 新篁的蜂蜜

    中午吃过饭,朋友王晓峰说,带我去看老房子,十来栋,泥房子,朴素的黑瓦,很有意思。我看过很多老房子,对老房子没有盎然的兴趣。他又说,那里有原始的河道和油桐林,油画一样。从白果村的隘口而下,走了几分钟,车子停了下来。沿一条泥滑的步行道下坡,我...

    傅菲 发表于 2021-05-15
  • 味觉苏醒

    电视剧《好先生》中,孙红雷扮演的大厨陆远丧失了味觉,不得不依靠徒弟试菜才能继续他的工作。直到心上人嫁作他人妇后,陆远心中的结才彻底解开,出乎意料地恢复了原有的味觉。那天,他坐在商场地面上,打开了很多罐装食品,在那儿有滋有味地一一品尝,因苏...

    程应峰 发表于 2021-05-14
  • 蟑螂的花朵

    早晨起来,见厨房洁白的瓷砖上仰躺着一个小小生物。它肯定还是活的,因为它还在动,身子抖抖索索地颤动,触须颤颤巍巍地划动。它的各个器官都完好无损,身上没有一处伤口,但行为却如此怪异,我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众生平等,作为同在地球上繁衍的一个生灵...

    帅美华 发表于 2021-05-14
  • 城市的记忆

    现代人的审美观有时是两面性的,一面向往当代都市文明的繁华,一面又在追寻着历史文化的遗痕。古老的记忆与时尚的混搭,表面上透着强大的包容性,其实也蕴含了一种追求生活的品质感。 小桥流水人家,枯藤老树昏鸦,形象描绘出一幅江南古宅旧居景象。夕阳下,...

    谢伟 发表于 2021-05-14
  • 动物的路和人类的路

    路的发明权应当归于动物,最早的路是动物用脚踩出来的。这好像和鲁迅的话有冲突。鲁迅说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么说对动物是不公的,鸟有鸟途,兽有兽道。谁来给动物造路呢?这个世界上是先有动物后有人,所以不能指望人来做这件事,只能靠...

    马温 发表于 2021-05-14
  • 深夜觅食

    都说缺啥补啥,我深更半夜的时候就想着吃。家里可选择的余地不大,只得几小只超市买的蒸蛋糕,理智告诉我,那玩意甜,添加剂多,不能吃。那怎么办,上淘宝搜吃的,我要买一大堆吃的,谁也别拦我。 上来就搜特产。记得刚上大学那会,班上有个男生同谁见面,上...

    苏绣文 发表于 2021-05-13
  • 人生要有诗和远方

    面对日复一日循环往复的寻常生活,我们总感觉现实生活是那么地单调枯燥,又总充满着各种压力或困惑,让我们过得不开心,甚至还有许多烦恼愁绪。于是,我们总是渴望,现实生活不仅要有平时那些苟且,更要有诗和远方。我以为这所谓苟且,当是指我们要正视寻常...

    吴华 发表于 2021-05-12
  • 腌雪

    雪能腌吗?有人为了留住眼前这份美好,在天地俱寒时,忙着腌雪。 清代顾仲在《养小录》里说:腊雪贮缸,一层雪,一层盐,盖好。入夏,取水一杓(勺)煮鲜肉,不用生水及盐酱,肉味如暴腌,肉色红可爱,数日不败。此水用制他馔,及合酱,俱大妙。 在古人眼里...

    王太生 发表于 2021-05-11
  • 罩盆

    倘若将脚盆倒扣过来,底板朝上,其状就与罩盆近似了。不同的是,罩盆更高,也更重,上面的圆面板中央横贯一根手臂粗的方木作为提手,且盆壁的一处偏上位置留有一个碗口粗的圆孔。 村里男人善饮,所饮的是自家酿的红薯烧酒。旧时的村庄,一年所吃的主粮一是稻...

    黄孝纪 发表于 2021-05-11
  • 把心搁在当下

    著名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梁漱溟说:在这个时代的青年,能够把自己安排对了的很少。越聪明的人,越容易有欲望,越不知应在哪个地方搁下那个心。心实在应该搁在当下的。可是聪明的人,老是搁不在当下,老往远处跑,烦躁而不宁。所以没有志气的固不用说,就...

    刘希 发表于 2021-05-10
  • 鸡蛋酱

    东北人喜欢吃蘸酱菜。端上一盘菜,内装小葱、青萝卜条、黄瓜条、白菜、生菜、香菜、辣椒、小根蒜、苣荬菜、婆婆丁等,都洗得干干净净。吃时根据自己的口味一一捡出来,包在一块干豆腐里,抹上酱,嚼在嘴里,水灵灵的,香甜脆辣,十分下饭。这盘菜还有个喜气...

    王国华 发表于 2021-05-10
  • 生活中,那些瞬间让我们倍感温暖

    生活中,始终会有某个瞬间让我们倍感温暖,铭记于心。在我的记忆珍藏中,被岁月过滤不掉的是小时候父亲曾经无数次讲述的一件事 那年,19岁的三哥和粮站员工一行5人送粮食下乡,车子在一个陡坡处打滑,坠入悬崖,万幸的是一棵粗壮的大树挡住了三哥和另一个同...

    李忠会 发表于 2021-05-09
  • 新衣旧事

    在漫长的人生里,衣服是我们的第二张脸。俗话说,吃穿住行,穿排在第二,可见穿衣在人生中占的位置不轻。 古典小说,传统戏剧,塑造一个潦倒者身份,往往会直接从衣着入手。不仅读者观众,作者编剧心里头其实走的都不过是以貎取人的习惯性套路。 其实,也难...

    曹文润 发表于 2021-05-08
  • 蜜蜂说

    素来怕冷,开始数九后,除了上班,没有特殊情况不喜外出。那一日阳光灿烂暖和了不少,得闲赶紧出门溜达,不知走到哪里,见路边一片花园。 花园里开满虞美人,红粉黄白煞是可爱。喜欢虞美人,细细长长的花茎被满细小绒毛,一茎一花。花蕾亦被绒毛,未开时向下...

    发表于 2021-05-08
  • 欢迎随时打扰

    我们要找一个可以随时打扰的人,并不是任性地要求对方24小时在线等候,而是如同放飞的风筝,会期望抓着风筝线的人,时时刻刻地握着手中的线。我们也想24小时、365天都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感知彼此的喜怒哀乐。 女友沐子跟我说起一件往事。结婚前,她和男友...

    发表于 2021-05-07
  • 蒲公英

    蒲公英属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头状花序,种子上有白色冠毛结成的绒球,花开后随风飘到新的地方孕育新生命。在乡下,通常把蒲公英称为婆婆丁。从前,蒲公英在村庄的山岗、田野、水沟边、小路旁随处可见。蒲公英不仅可以上得了餐桌,也是家禽牲畜必不可少的吃...

    北果 发表于 2021-05-07
  • 老屋堂前燕

    老屋比祖母还老,它独立村头,跟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的那所老房子差不多。在记忆深处,老屋总是在风霜雪雨中承受着自然的挑剔,把我们的目光深深打烙上恬静而又凄楚的记号。这是一个春机初露的日子,一对年轻的燕子夫妇落在老屋前的栅栏上,长久地打...

    红雪 发表于 2021-05-06
  • 香美不过长武水豆腐

    去年冬季我去长武出差,翌日早晨,洗簌完毕在县城吃早餐,准备慕名吃一顿长武有名的特产――水豆腐。 长武宾馆西南几百米就有一家豆腐店,此时店内已有人开始围桌而坐了。不远处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豆腐香。旋即走上前要了一份水豆腐和两块长武锅盔。 热情的...

    郭忠凯 发表于 2021-05-06
  • 流年惶恐

    时间像流水,哗啦啦向前奔跑――这一周又没了!这个月好像也没怎么过,就去了!而这一年也在不知觉中已临近年末了!不论我们如何地不情愿,又如何地努力去追赶,时间如一台冰冷、精准的机器,一如既往地将我们推之秋风、弃于寒冬,倏忽间是而立,转眼又来到...

    杨向利 发表于 2021-05-06
  • 在康定,水有着不一样的声音

    第一次到康定,是被一首情歌牵扯来的。 悠扬的曲调、质朴的歌词、美妙的爱情,《康定情歌》深深打动了我。从会唱那天起,就萌发着想去看看溜溜跑马山,去看看山下溜溜的康定城,去感受一下藏族的民俗民风,去看看藏家青年的相亲。一首情歌,犹如一根浪漫的哈...

    谢臣仁 发表于 2021-05-05
  • 寒梅

    大寒,太阳到达黄经300,天气寒冷到极点。 古时,寒冬是最难熬的,但先民们却把这段时间过得极为喜庆和欢乐。人们忙着赶年集、买年货,杀年猪、熏腊味,贴年画、迎灶神,并纷纷准备各种祭祀贡品,慎终追远,用香火来接续人间的烟火。 而古之文人高士,却喜于...

    缪晓利 发表于 2021-05-05
  • 水之石

    上山捡雨花石,若是选在艳阳高照的晴天,那是大错特错了。不管怎样的雨花石精品,被泥浆或灰尘包裹,你是很难见到它的真容颜的,就像生在民间茅舍中的美女子,不洗净了脸上的烟垢、不穿几件鲜亮的衣服,是很难看出其丽质的。富藏雨花石的山,并不真的是山,...

    王涛 发表于 2021-05-05
  • 走向虫

    一只八条腿的小虫,在我的手指上往前爬,爬得极慢,走走停停,八只小爪踩上去痒痒的。停下的时候,就把针尖大的小头抬起往前望,然后再走。 我看得可笑。它望见前面没路了吗?竟然还走。再走一小会儿,就是指甲盖。指甲盖很光滑,到了尽头,它若悬崖勒不住马...

    刘亮程 发表于 2021-05-04
  • 日本酒

    有人告诉我一种日本酒,叫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也是可以用作酒名的吗?略略惊心,转而却折服其深意。酒的柔和清醇,若善若美,若美若善,终归是善的。弥漫,没有来由,却能随物赋形。饮这酒的人,若有人,亦无人。 也有一种,叫度舟。读音叫人猛然想起赌咒...

    人邻 发表于 2021-05-04
  • 古人也会拉黑朋友圈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要跟人绝交,有很多种方法,比如拉黑对方、删除对方的联系方式等。而在古代,本来关系很好的人要绝交,他们会怎么做呢? 东汉灵帝时期,有一对知心好友管宁和华歆,他俩经常在一起读书、劳动。有一天,他们在菜园里锄地,看到地里有一块金...

    雷炳新 发表于 2021-05-04
  • 留一份心意 给书

    读图读屏时代,读书近乎奢侈。电子阅读固然便利,但还是少了一份触摸书籍的踏实感,一种跟书卷气息打成一片的虔诚、亲密与祥和。我藏书不算多,不过也有几千册了。朝夕与之相对,即使不翻看,依旧觉得繁华满眼,浸润着浓郁的书香。 是的,留一份心意给书。这...

    刘恩波 发表于 2021-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