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品家

    最熟悉,莫过于家,常说的为生计保持三点一线的,叫回家;外出旅行千万里终有返程,叫归家;假日闲暇与平时上班对应的,叫居家。饿了,七荤在冰箱的哪一层,八素在厨房的哪个角落,渴了,随手可拿到开水冷饮间或红酒,困了,永远有属于自己的那张床,那只高...

    刘先琴 发表于 2021-10-27
  • 光明之路

    近期在读中文版的《老人与海》,这是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于1951年在古巴写的一篇小说。文中讲述了古巴老渔夫圣地亚哥与大鱼搏斗的故事,塑造了文学史上最典型的硬汉形象: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读着,情不自禁地想起古巴,那个自己曾经生活和学习过七...

    孙彪 发表于 2021-10-27
  • 汗水和泪花

    深夜,医院终于有了短暂的安静。张信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刚躺在沙发上,忽然想起南阳老家的小妹上午打来的电话,忙得顾不上回。妹妹打电话一定是有急事。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这时候回必定会打扰小妹休息,明早再说吧。 明天不知忙得啥样呢,哪...

    叶剑秀 发表于 2021-10-27
  • 书香氤氲过大年

    今年春节我是在乡下老家度过的。其实,回老家过年的想法一直在我心头萦绕,除了渴望回到父母的身边感受浓浓的年味和亲情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借此躲避亲朋好友的觥筹交错和麻将牌局的盛情邀请,在喧嚣热闹的节日氛围中寻求一个宁静的空间,让疲惫了一年...

    梁永刚 发表于 2021-10-26
  • 年味变淡?

    一到过年,关于年味变淡的话题,就如雾起般升腾于人们的茶余饭后闲谈中。 对于年味的变淡,有人归因于传统文化保护不力,有人归因于洋节入侵,有人归因于现代文明的没落,为此,出现了抵制洋节、启动春节申遗工程之类的拯救春节呼声。这种言行实属片面之语和...

    张少华 发表于 2021-10-26
  • 大年初一的醋酸青菜

    小时候在外婆家生活,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良田平坦,河流环绕,灌溉及生活用水都相当便利。村后是郁郁葱葱的松树林,每年年底时分一次柴,在没有蜂窝煤和煤气的年代,烧柴也不成问题。村庄虽小,只有二十几户人家,但相比周边乡镇,那是个富裕的村庄。村...

    昌婵 发表于 2021-10-26
  • 年年有鱼

    过年了,家家都要买条鱼,寓年年有余(鱼),希望新的一年日子过得富裕有余。鱼一般是鲤鱼,有鲤鱼跳龙门之意。过去,即使家里穷的,也要买条便宜的鲢鱼煮了。 记得小时候,煮好的鱼盛在盘中,母亲一定要在鱼身上贴张红纸条。端上桌,鱼头一定要朝向中堂。年...

    方华 发表于 2021-10-26
  • 过年红

    长江中下游的冲积平原上,村落以长条形分布,沿着江堤一条条向北,叫圩,或者埭。圩与圩中间隔着小河、农田和竹园。除夕这天,主妇们各种洗、煮、烧,男人们除尘,到祖先坟茔前祭拜,或者掌勺。别看主妇们一年到头做饭,除夕这天的某些大菜,还是要男人的胆...

    仲一晴 发表于 2021-10-26
  • 阅读之美

    嗜书,是一种瘾。日渐沉迷,而我不愿戒断。 我捧起《乌鸦》,轻抚封面,描摹乌鸦的形体,拉过一张白纸,捡起一支铅笔,悄然复刻它的轮廓。它可能来自太平洋的新喀里多尼亚岛、日本的仙台市、北冰洋的因纽特海岸、西伯利亚的荒原、巴西的雨林,或者离我家不远...

    林颐 发表于 2021-10-25
  • 读史即悟

    旧时的关帝庙前常挂一副对联:孔夫子,关夫子,万世两夫子;修春秋,读春秋,千古一春秋。联中句意甚是明了。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必然记得书中曾多次出现关羽与春秋相关的字句,尤其那句关公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虽然未曾明言关羽读的可是春...

    潘玉毅 发表于 2021-10-25
  • 在古诗里品茶

    闲来品茗,常有书卷相伴,喝茶读古诗,那是一种别样的享受。茶泡古诗,从古人的诗句中品味着茶香,便有了更多对茶韵的感悟。 喝茶喝出境界的,莫过于唐人卢仝。卢仝自号玉川子,爱茶成癖,诗风浪漫,后人尊他为茶中亚圣。他的七碗茶诗之吟,脍炙人口:一碗喉...

    张宏宇 发表于 2021-10-25
  • 补票

    那天,接7岁的儿子放学,我带着他匆匆忙忙赶往7路公共汽车站。 公交站亭站满了人,7路公交车刚停稳,人们便一窝蜂地挤向车门。挤到车门前,我一摸口袋,发现只有一元的纸币,而我和孩子乘车,需要两元零钱。情况突然,我急中生智,把一元钱从中间撕成两半,...

    陶爱兵 发表于 2021-10-24
  • 重阳登高王屋山

    去年重阳节当天,我和老伴在孩子们的陪同下,驱车直奔王屋山。王屋山,我早已向往,慕名而来。古文云: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它是神话传说愚公移山故事的发生地,又因毛主席《愚公移山》一文而深入人心。 坐上景区观光...

    微澜 发表于 2021-10-24
  • 粗茶淡饭

    粗茶淡饭,曾经是贫穷的象征,而现在,却成了人们向往的生活。为什么呢? 因为现在的人们大鱼大肉惯了,所以想回到粗茶淡饭的时代。其实,真正的粗茶淡饭并不是低配生活,而是要减少心底的欲望。现在,好多人的生活里,欲望多了,希望少了。所以,从古至今,...

    叶梓 发表于 2021-10-23
  • 四十岁的彼时此刻

    一 我已四十,窗外突然有雨。 但哪怕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屋里的我也是平静的。 前一天,那是彼时;这一天,已是此刻。按普通人的寿命来说,四十岁正好是人生的半...

    流云的云 发表于 2021-10-22
  • 小城故事多

    衡东县城是一个小城,是我的小小的城,是个美丽的地方。清早,爬到杨山顶上,晨雾缭绕,洣水环绕着的小城就像悬在空中的城堡,美轮美奂,就是一座仙岛。我不理解当年秦始皇为什么不派徐福到这里来找,要去海上找;中午在杨山上看到的小城,就是一幅油画,浓...

    谢芳芳 发表于 2021-10-22
  • 洗手做羹汤

    我们把竹床抬到门前的坪里,拖来祖母。夏日的夜晚,被祖母的一柄旧蒲扇扇得星光扑朔。 牛郎织女的故事,我们都能背了。可是,每当祖母抬头望向星空,我们仍会好奇去寻找。然后,姐妹几个毫不认输地争吵。哪一颗是牛郎星,哪一颗是织女星。星星眨巴眨巴,似乎...

    谢冬梅 发表于 2021-10-22
  • 萝卜

    包谷刚收完,麦苗子才破土,远处近处的田地便裸露着,呆板得像是一张缺乏表情的脸。那时是清早,一个人在这样的田间小道上走着,冷风在脸上嗖嗖地吹,寒霜在地上悄悄地白。这个人操着手,缩着脖,眼睛往路两边无聊地看。这边是土黄,那边是黄土,实在没有什...

    王宏哲 发表于 2021-10-21
  • 厨房里的咖啡香气

    周日下午,是中年老母亲一周中最为悠闲的时光了。孩子的作业基本完成了,攒了一礼拜的家务活也已经做得七七八八了,两点整,先生送儿子去画室画画,顿时,周遭无比安静。 随手拿本书去阳台摇椅上小憩,但才坐了一小会儿,心里就觉得不踏实,想起刚答应过儿子...

    秋女 发表于 2021-10-21
  • 舞台比黄金重要

    荒烟蔓草掩高台,忽忆昭王究可哀。纵置黄金千百两,英雄几许只为财? 这是我寻访河北定兴县黄金台之后写下的一首诗。 黄金台至少有三任代言人。第一任代言人是它的策划者燕昭王客卿郭隗。他让昭王筑台而师之,为燕国招徕了乐毅等许多奇人异士,终于使得燕国...

    蔡钢安 发表于 2021-10-21
  • 老茶如药

    一位老友,这两年因为独特的身体敏感性,成为云南省赫赫有名的茶叶鉴定专家,特别擅长鉴定老树普洱。茶农交来的茶,从三四百元一斤,到上万一斤,都凭他品鉴后闭目养神后的一句话。而茶农都能服气的原因,在于他能说出同一个产地的茶的细微区别,从香气的悠...

    明前茶 发表于 2021-10-21
  • 识味品酸菜

    记忆里,小时候一到冬季,北方农村家家户户都要贮存白菜,渍酸菜,那是一大家子人四五个月的佐饭菜蔬。虽然单调,但是一方面经济实惠,另一方面对于北风烟雪,大雪封路的寒冬腊月,毕竟饭菜无虞了。 腌渍酸菜过程相对简单,选取那些棵大心实的青帮白菜,去了...

    发表于 2021-10-20
  • 梨滋梨味

    从前,在辽宁广袤山区的田间地头,大量生长着安梨、秋白梨、平梨香和香水梨等当地老品种梨树,一般常见用当地盛产的山梨树做砧木嫁接而来。这些果树生命力极强,不用施肥、剪枝和喷洒农药,枝繁叶茂,每年挂果好几百斤,有的能存活一二百年。 夏秋季节,运气...

    贾春林 发表于 2021-10-20
  • 一座城市的报纸

    一座异乡城市的距离,离我有多远?物理上的抵达,需要火车、飞机、轮船这些现代交通工具。那么,心理上的距离呢,其实是一座城市的报纸,它在风中哗啦啦次第打开,向我打开一座城市的心电图。 一些城市的报纸,我对它一直凝望与守侯,陪伴了我多少年,而今,...

    李晓 发表于 2021-10-20
  • 乡村游畅想

    五一小长假你去哪儿游玩了呢?今年,乡村旅游倒是我的首选地。我喜欢选择就近游玩,当天即可返程,同时能享受到初夏时节的温暖阳光,也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亲近自然,放松一下心情,感受大自然的美丽风景。也许这是跟我从小在农村成长的经历有关吧! 随着私家...

    邱太兵 发表于 2021-10-19
  • 大地丰收稻谷香

    大地上,流淌着稻谷的芬芳! 驶出县城,国道318像一条大带子,向前延伸出去,没有尽头 大带子两边,一片金色的谷海! 谷海恣肆汪洋,气势磅礴,宏伟壮观! 一台台收割机,突突突在谷海里来回穿梭,远远望去,像一艘艘帆船,正欲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绵延几...

    糜建国 发表于 2021-10-19
  • 青木川的述说

    那是一段湮没在大山深处的故事,令人心念的故事,在今天看来,仍如烛光般温暖。踯躅于斯,俯视着静谧的老街和淙淙而去的金溪河、依然挺立的风雨桥,那掩埋在历史风尘中的跌宕画卷依山扑面而来。 青木川小镇,居于秦岭腹地,是为一脚踏三县,鸡鸣闻三省之地。...

    曾建明 发表于 2021-10-19
  • 惟有葵花向日倾

    那日读到司马光的诗《客中初夏》: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老家读书,我们学校曾发过一本《葵花向阳》的诗集,谁也没想到,那本薄薄的,没有出版编号的书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清晰地记得那还是在村小,我读小学五年级,一天,班...

    刘亚华 发表于 2021-10-18
  • 书中觅凉夏

    当校园里的音乐铃奏出最后一声悦耳的欢乐曲,漫长的暑假生活就开始了 今年的暑假和往年一样,也是以读书来消暑的。为消暑而读的书,《谈艺录》那种须打醒十二万分精神辅之以工具书的学术巨著,太劳神,不读;柏杨、龙应台那种激扬火爆的杂文,易让人浮想而浑...

    吴建 发表于 2021-10-18
  • 三伏晒书

    我国自古就有伏天晒书的习俗,三伏乘朝爽,闲庭散旧编,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把一册册书,抱到院子里晾晒,实在是一件很风雅的事。 我小时候,住的是土坯房,家里没有书房,也没有像样的书柜,书要么码在木桌上,放在纸箱里,或者堆在床头上很容易受潮。书有...

    王永清 发表于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