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且信前方花满树

    无意间,我们发现了一座梅园! 只可惜盛放的花枝太少。放眼四望,多为零星的暗红色花瓣。它们耷拉在斜乱的疏枝上,仿佛在责怪我们来得太迟。是啊,我们的确来迟了细瞧那带着残花的枝条,一个个黑中带绿的小芽儿刚刚萌出。再过一阵子,就会有嫩绿的细叶舒展着...

    周连花 发表于 2022-09-24
  • 鞋子,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没几天就要过年了,我向来对穿着是不太讲究的,夫人代办,买什么穿什么呗,只是鞋子就不一样了,我得自己去试试,因为从大年初一换上就一直穿到大年三十晚上,春夏秋冬就此一双鞋子。 百度上说鞋子有着悠久的发展史,大约在5000多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就出现...

    开心一刻 发表于 2022-09-24
  • 养猪琐忆

    猪年春节,喜庆之余,不禁想起过去农户养猪的那些点点滴滴,一切如同在昨,历历在目。 种田不养猪,必定有一输猪是农家宝,种田不可少这些早被人们淡忘的农谚,在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特别是农业学大寨的高潮中,却是扬中地区大力宣传的口号,养猪,那就是政...

    丁基荣 发表于 2022-09-24
  • 追寻茶马古道上的足迹

    茶马古道在我国西南的横断山脉间蜿蜒,串联着高原的千年时光,也串联着众多民族同胞的心和梦。其所经地区,有高山峡谷、密林雪峰、悬崖峭壁、激流荒野,故必然崎岖坎坷、艰险重重。赶马人每次出门,都不免会有些伤感,因为身置古道,可预料的险情有很多,不...

    何永飞(白族) 发表于 2022-09-22
  • 门前五棵树

    女贞是一亲戚送的,因其冬不落叶,一派青葱,故栽至最南边的大门旁。取其四时常青、生气勃发而不凋枯之吉。初时不见长,几年后树身明显变粗,树冠也渐渐展了不少。 女贞冬天耐看,尤其是雪中、雪后,白雪压青叶,仿佛一幅水墨。不由想起爱尔兰诗人叶芝那著名...

    李山 发表于 2022-09-22
  • 云上顺州 锦绣新河

    一过金沙江,我就想到了一则谚语:眼见金沙江,煮茶没有水,悲从心底生,眼泪如雨下,化作煮茶水,煮出百味茶,这说的是古时金沙江沿线的缺水状况。 而今,金沙江如玉带蜿蜒,沿岸到处是绿水长流、青山环绕的流金热土,丽江市永胜县顺州镇就是其中之一。 我...

    和振华(纳西族) 发表于 2022-09-22
  • 阅读的姿势

    书架上站着来路不一、规格不同各种各样的图书,很是吸引我的目光,眼睛像鹰搜寻猎物一样从一本本书脊上来回扫描、抚摸,让我兴奋不已。那些书,和我有着或深或浅的缘份,或多或少的故事,在逝去的岁月里不停地招摇,让我能够时时感受阅读的甜蜜与温馨。 站在...

    仲利民 发表于 2022-09-21
  • 品茗忆端午

    刚沏的绿茶叶在杯中悠然舒展,将脉络清晰呈现的同时,那淡淡的茶色便在清泉中肆意渲染,徐徐下坠,犹如身穿嫩绿晚礼裙的精灵悄然到来,化作平凡、历经磨练,将甘甜化作回忆,停留在唇齿之间。 好苦啊!儿时的我猛灌一口老爸杯中的浓茶皱眉说道。 哈哈,这是...

    肖敏 发表于 2022-09-18
  • 无安逸 不蓉城

    第一次来成都,下地铁,坐出租,的哥热情似火地跟人打电话,时不时一句安逸在耳边响起。我很好奇,安逸的成都人哟,你们到底是咋个安逸的嘛?带着这样的疑问,慢吞吞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无所事事地晃荡了几天后,我终于不算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成都式的安逸。 成...

    杜妮娜 发表于 2022-09-18
  • 追赶花期的人

    五一回商南,孩子闹的不坐车了,无奈我们停下带孩子在路边玩。在312国道边上一片空旷的地方,一排排蜂箱一字排开,蜜蜂密密麻麻地飞舞、忙忙碌碌,爬进爬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带着草帽,挂着面纱,两只手裸着在整理蜂箱。旁边是一个简单的帐篷,帐篷里是用...

    李美玲 发表于 2022-09-18
  • 油烟罐

    说起油盐罐,先是惧,后是亲。村庄的地形有点意思,周边是一圈起伏的高山,锯齿般围着中央的田畴和几抹青砖黑瓦的房舍。一条小河跟随两岸的深树,蜿蜒着从南面的锯齿间爬进来,又从北面的锯齿间溜走了。当中靠近东面那座名叫东茅岭的红壤高山,有一座兀自独...

    黄孝纪 发表于 2022-09-16
  • 金樱子

    我们平素看花草树木,多是游目扫过,有个大概的印象,并不刻意驻足细察,推敲精微之处。尤其是从小生长在植物繁茂的山野村庄之人,智性本就淳朴,又少心机和别样的目的,对植物的探求和分辨难免粗略。有时甚至用熟视无睹来形容,也并不过分。 在故乡,有两种...

    黄孝纪 发表于 2022-09-15
  • 人间烟火暖乡愁

    唐玉霞的新著《悠然岁时迁:寻常人家的节气故事》交至我手时,正值飞鸟不敢度,鸣蝉应自焦的大暑天气。 第一感觉,此书有点儿土。且看封面,提篮一只,果蔬二三,墨淡而色浅,安静若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孩子。书立于柜,恰似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孔混迹于步行街...

    刘敬 发表于 2022-09-15
  • 草木故园

    比起人丁,乡下的草木已日渐兴旺。 乡村其实是属于草木的,村民本是不速之客。在发现有水有树后,那一队队从猿一路迁徙成人的村民们便驻扎下来,开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谈婚论嫁,生儿育女。于是,乡村便改变成了另一种模样。正是由于村民们的到来,那些山...

    彭家河 发表于 2022-09-14
  • 夏日惬意事

    长夏炎炎,岂是一个热字了得呢?窗外阳光呈泼洒之势,雪亮浩荡,真是悠长。周作人译过一首夏日小诗:夏日之夜,有如苦竹,竹细节密,顷刻之间,随即天明。张爱玲很是喜欢,还劝她的姑姑去看。她笔下的夏日是一连串的烧,绝细的线要断了,可是蝉声又给连了起...

    耿艳菊 发表于 2022-09-10
  • 篱笆

    篱笆是乡村一道靓丽的风景,也是农家一张质朴的名片。 乡村篱笆简朴实用,与自然风光相映成趣。那些年,我家有两道篱笆,分别为家院篱笆和菜园篱笆。家院篱笆是由竹子、常青灌木和带刺植物构成,间杂着线条简洁的爬山虎、热情奔放的凌霄花或刺中带柔的蔷薇花...

    江兴旺 发表于 2022-09-10
  • 乡村端午节

    火辣辣的阳光并没有被满山的浓绿浣洗干净,倒是一场急性子的雨一下扑走了满天飞扬的沙土。母亲收起锄头,这就去忙灶台上的事。父亲倒还闲适,仍旧是一个长烟斗塞在嘴里,土罐里的茶在沸水中散发出阵阵清香,拴在院场那棵石榴树上的老牛,咀嚼着一年开头那些...

    严巍 发表于 2022-09-10
  • 小满

    天空的脸孔有些阴沉,是雨还没下透的样子,仿佛一个人,受了什么窝囊气,也经历了一番宣泄,但是,还有一口气没有出掉,于是,还在琢磨着找个岔口,把那番委屈再抖开一回,或者找一个人把那番委屈再倾诉一回是一场雪迟迟化不尽,在等候下一场雪;是劲头还没...

    子薇 发表于 2022-09-10
  • 桑株河畔

    2018年4月30日,我在南疆和田皮山桑株河畔来了一次找寻之旅。 早餐过后,坐上大巴,阳光亿万年前的灿烂展现眼前。在浓春季节,路旁的白杨树星光点点,娟然如拭、倩女靧面。再细看,似一树粼波,杨叶之绿、之净、之软,如婴儿的脸一般讨人喜欢。 路越来越窄,...

    朱九苗 发表于 2022-09-10
  • 故乡的天空

    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我坐在院子里,母亲在里屋睡着了,隔壁的邻居也都睡着了。这是刚立夏后的时节,星星洒满了天空,一轮弯月斜挂在头顶上,白云从下面飘过,仿佛是月亮在飞速地窜出白云,挣脱着岁月的枷锁,它一会儿探出头来,一会儿又隐没其中。这是在我...

    石泽丰 发表于 2022-09-10
  • 露水市场

    2021年元旦,德阳的早晨。阳光露出笑脸,给高楼、街道、行人镀上了一层金辉,人人心情无限美好。 久违了,冬日的川西坝子的太阳。 德阳东山脚的露水市场新年里喜气洋洋!刚刚离开土地的鲜嫩诱人的白菜,好寓意,白菜百财。刚离开大树枝桠的红桔,为人们送来...

    蔡虹 发表于 2022-09-08
  • 靠近你,温暖我

    时光倏忽而逝,转眼间就冬天了,冷风乍起,寒气透过日子的缝隙开始介入这一年里接下来的生活,仿佛一首跌宕起伏的歌,唱出了凄冷的尾声。 下午,一个人坐在偌大而空荡的办公室,陡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恓惶,窗外的风,不再如往昔温和的呓语,而是一阵阵地呼啸,...

    宁朝华 发表于 2022-09-07
  • 春韭

    陇南市武都区属于北温带向亚热带过渡性气候,海拔八百米以下,生长着茶叶、棕榈、油桐等南方植物。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反季节的大棚蔬菜,都是从外地贩来的。武都城里,上市最早的就是春韭了,正月里就有的卖,一拃长,新绿,清香。《红楼梦》大观园...

    娄炳成 发表于 2022-09-07
  • 人狗情难了

    楼上搬来一家外国人,讲英文,一男一女俩孩子,看上去挺活泼机灵。只是傍晚或者周末常会听到顶上有奔跑跳跃的声响,有时还会震动天花板。一次在电梯里遇到他们下去遛狗,就问你们经常在家练舞蹈还是体操?他们愣了一下,突然相视笑了起来,指着身边的狗说是...

    曹景行 发表于 2022-09-07
  • 余生,请多爱自己一点

    有人曾打过一个比方:一个人的身体是1,财富、名声、地位等等,这些外在的东西是0。 当1不存在的时候,后面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毫无价值的0。 一语道出了身体健康对人的重要性。 人生下半场,不管拼什么,最终拼的都是身体。 没有好身体,自己受罪,家人受累...

    柳雪敏 发表于 2022-09-06
  • 窗外有棵鹅掌楸

    可可拉开窗帘一角,明亮的光瞬间溢满卧室,晃得她眼睛发酸。天亮得越发早了,刚打开的手机显示6:10,可可边拉窗帘边眯眼瞅窗外:香樟林郁郁葱葱,几只白头翁飞来飞去,从一棵树梢到另一棵上唱歌,几株紫色白色的玉兰花开到极致后在落花、长叶,一棵高大的鹅...

    张艳阳 发表于 2022-09-06
  • 红幕

    明天,女儿就要返回巴黎。今晚,她和同学聚会,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我睡不着,在二楼坐着等,到一楼门口站着等。透过大门的玻璃看着外面的小路,小路上只有小路,只有深夜,只有一点儿声音也听不见。可是我现在想听见声音,想听见是女儿回来了,哪怕结果看见...

    梅子涵 发表于 2022-09-06
  • 张家界之猴乐图

    没来张家界时,便听说张家界的猴子有趣,说实话,此次来张家界,一是冲着张家界的奇峰林立,二便是冲着这些古怪精灵的猴子来的。 猴子进入我的视线,是在我爬台阶的时候,我正背着双肩包弯着腰吃力地走着,一个绒乎乎的东西在我眼前倏忽一闪,潜意识下,我的...

    徐祯霞 发表于 2022-09-05
  • 坐看云起听泉声

    几位文友相约,沿赤谷而上,寻访杜工部诗篇里的意境。山不负我,披红挂绿,夹道相迎,一湾碧水在雅石间欢歌,几声黄鹂在幽谷中啾鸣,山崖下升起朵朵炊烟,绿荫中掩映农舍几家,这莫非是杜翁诗中的西崦人家。 山水之和谐,缺一而憾。花不可无蝶,山不可无泉,...

    何俊峰 发表于 2022-09-05
  • 一方小圆凳

    老实说,你对叫五爷做这个凳子是相当不满的。村里三个半细木匠,谁都能够胜任,唯有他最不合适。可是你到底太小了,拧不过大人,只好把气撒到脚底板,啪啦啪啦抗议,顶不情愿地去请他。那好吧,不就做个凳子嘛,有啥大不了?咱们既管饭又掏钱,谁不沾谁不就...

    张宗涛 发表于 2022-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