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书香伴我行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种田。这是明代首辅张居正故居里的一副对联,也是我看过的最朴素的肯定读书之作用的对子。几十年风雨人生,所幸我能一直与书相伴。 我的童年是在偏僻的海岛小渔村度过的。那时还不懂图书馆为何物,父亲床头的那个书架就是我小小的...

    陈彩曼 发表于 2019-11-18
  • 诗意的世界

    前段时间看了电影《小王子》。小王子驯养了一只等爱的狐狸。小王子在驯养狐狸后的第二天去看望它。你每天最好在相同的时间来。狐狸说,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

    张闻人 发表于 2019-11-17
  • 邀自己对酌

    你邀请自己对酌过吗?我就邀请过。那是多么开心的事。 自己可是个难寻的主啊,如果你不动真情,就是学刘备三顾茅庐,你也不一定请的动。 自己在哪里?你找他不容易找的到,他却时时盯着你。这个多变的主,一会是魔鬼附体,一会是天使下凡,你如不好好善待他...

    顾鸿亮 发表于 2019-11-16
  • 脸盲症

    朋友说我有脸盲症,以前见过的人隔一阵子再见,就不认识了。尤其是参加活动或聚会什么的,总有人比我先到。我走进来,把屋内的人大致扫了一圈,发现并没有熟悉的面孔,这时我就会找到一隅坐下来吸烟。有时烟还没点燃,便有人过来打招呼,嘘寒问暖后问些我曾...

    石钟山 发表于 2019-11-15
  • 话说安澜桥

    凡居住在龙岗场周边的人要乘车外出,那座位于箭滩河上游的安澜桥则是必经之路。每当我乘车经过这座桥时都会浮想联翩。在不算太长的时间里,它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要谈这里交通的巨变,首先要从桥的昔日说起。有关史料载,安澜桥始建于清光绪32年,即公元...

    刘昌谷 发表于 2019-11-13
  • 一本字典读闲趣

    一日,有朋友来玩,看见我对照着一本《新华字典》抄抄写写,便问我在研究些什么?我一时语塞,脸红心跳,这哪里谈得上研究一词,只是闲来无事,怕曾经相识的字忘记了读法或写法,故而翻一翻、写一写。 其实,字典不仅仅是识字的工具书,也是一种优秀的读物,...

    张辉祥 发表于 2019-11-13
  • 翻越一座山,翻阅一段史

    一 清晨。一座城,枕山襟水,仿若还在梦中。青衣江是醒的,殷勤引路,哗哗说个不停。想起那句诗: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山是夹金山,此去也非求仙问道。青衣江知道,我要拜谒的物和事,都写在涓涓的细流上。 遥望夹金山,我恍若看见一群灰色绑腿...

    葛亚夫 发表于 2019-11-13
  • 蒜面条

    酝酿日久的蒜面条情结终于浓郁,在骄阳下想一想爽口的蒜面条就顿生凉意。忙不迭地赶往超市,采购黄瓜若干根,中宽面条若干根。恰逢端午节,超市内外人潮汹汹,尤其是卖粽子处和礼品处人山人海,更是体现了小康社会的优越性。 人到了这个年龄,上有耄耋老人,...

    庄学 发表于 2019-11-13
  • 做一些“颠倒”的事情

    树叶黄了终归要落于大地,果子熟了终归要烂于泥土,我们老了终归要长眠地下。我想,这是一种回归,是一种自然,万事万物离不开这个定律。 说白了,于人来说,这也是一种本真。这种本真,是我们生存的根,是我们脚下的土地,是我们快乐和力量的源泉。这让我们...

    林莽 发表于 2019-11-13
  • 让他三分又何妨

    清早上班时分,一条狭窄的小街中,一辆轿车和一辆摩托相对而行。如果摩托车往左再靠边一些,或者轿车往右再靠边一些,他们就可顺利通过。但他们没有这样做,硬是按原先的方向直直驶来,似乎没有让一让对方的打算。于是,小街就这样开始了肠梗阻。轿车司机摇...

    朱国南 发表于 2019-11-13
  • 请忘掉我的一生

    在艾丽丝门罗个人最满意的短篇小说集《亲爱的生活》中读到《沙砾》那篇时,我被人物面对支离破碎的生活时,那五味杂陈的内心和冷静向前的态度打动,以为那便是集子的高潮。但直到今天读到《火车》时,我才明白,那曾经感动我的部分,仅仅是这部书的序曲,《...

    冯娟 发表于 2019-11-12
  • 见世面

    父亲七十四岁了,还没坐过飞机,假期带他到上海杭州一带转了转。飞机落地,在由机场到酒店的大巴上,父亲问,回去的时候我们坐火车吧。我问父亲是不是坐飞机不舒服,父亲说,那倒没有,舒服得很,不过坐飞机应该很贵,坐一次体验一下就可以了。我告诉父亲,...

    刘永娟 发表于 2019-11-12
  • 生灵中的强者

    近日,在手机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一则关于人性、狗性、狼性的文章。 文中提到,交朋友一定要交人性朋友,也可容忍狗性朋友,但绝对别交狼性朋友,对野兽的容忍,就是对自己和家庭的犯罪。文中还讲述了,在很久以前,有一位猎户,住在深山老林,养妻育子,其乐...

    黄宁芳 发表于 2019-11-10
  • 刀光剑影

    写下这样一个题目,是否缺少了一点淑女状,只是为文本来讲究的便是随心,于是也就不管那么许多了。 朋友赠我一册小书,其文精致,文人气与书卷气十足,颇耐把玩。有文专论剑,纵横剑气,读来感觉十分好看,确也已有能得剑之神髓之意。朋友工于《文心雕龙》及...

    朱蕊 发表于 2019-11-09
  • 羊,一种美好的动物

    羊是我国先民较早驯化的动物,与牛、马、猪、狗、鸡并称六畜。古往今来,羊与先民朝夕相处,深受喜爱。在生活中,人们以羊造字,以羊铸词,以羊作文,以羊教化,以羊祝福的现象非常普遍。 羊在古时就是人们的重要食品,用羊来造字,免不了受羊肉味美的影响。...

    陈立军 发表于 2019-11-08
  • 探访千年古柏

    一条小溪,一个不知疲倦的山乡使者,从大山深处汩汩流出,就像一首欢乐的歌在山间回荡。置身其间,鸡鸣声、犬吠声、溪流声,还有风声、鸟声不绝于耳,大自然的交响乐顿时让人沉醉。王维的诗句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应是如此吧,走...

    新月 发表于 2019-11-07
  • 下乡知青

    下乡知青,是我国历史进程中一段历史和相关人物的代名词,也是一部分人的特殊经历。正是这特殊时代的特殊经历,演绎出了一段段不寻常的故事。 让时光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在我的老家山东省平度市蟠桃乡乔家村,曾进驻过19名青岛下乡知青。 这些大城市...

    江北乔木 发表于 2019-11-07
  • 鹤地,鹤地……

    烟波浩淼的鹤地水库湖面,一群歌唱的银鹤正在起飞,最先腾起的是1只、随后是9只、跟着是5只、接力的是8只哦,1958,廉江老百姓功德无量的1958年,雷州半岛人悲壮而辉煌的1958年,不老的银鹤雕塑,不老的鹤地水库。 翻开雷州大地的历史,那是一部旱魔戏虐的历...

    张勇进 发表于 2019-11-07
  • 周庄逛铺

    车出上海,倏忽就到了周庄。那感觉,就像穿越时光隧道,繁华与喧闹,寂寥与宁静,反差太大了。让人感觉我们不是今人,而是穿着唐装的游客。周庄人质朴,我就是我,不与显赫攀比,也正是这样,这个周庄,是独特的、鲜明的,最具个性的。那轮低垂的弯月,仿佛...

    燕茈 发表于 2019-11-07
  • 端午是一场爱国卫生运动

    对于爱国卫生运动,我们很熟悉,从除四害到创建卫生城市,它一直把卫生工作与群众性卫生运动相结合。每到端午,许多地方更是掀起爱国卫生月活动,培养讲卫生,爱清洁的社会风尚。为啥?在古代,端午就是一个卫生节。其实,端午与爱国卫生运动是结了缘的,它...

    张辉祥 发表于 2019-11-04
  • 青春作伴好读书

    青春,是人生的黄金时期,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最重要的还是读书。一个人要生存发展,要成就事业,靠的是德行与才干,德行与才干皆由读书而来。不单要读十多年学校的书,进入社会更要读书不...

    朱国南 发表于 2019-11-04
  • 苦瓜烧排骨

    爷爷是苦瓜种植专业户,一到夏天就变着法儿做各种以苦瓜为主的菜肴。本以为酿苦瓜已是苦瓜菜种中的极品,没想到他又推出了新品种,以至于我这个畏惧苦瓜的人忍不住爱上了苦瓜。 讲究的人做这一道菜可得费一番功夫,需要准备的调料一大堆。一定分量的苦瓜和排...

    陈娟 发表于 2019-11-03
  • 劳动随感

    劳动创造人类,劳动创造财富,劳动创造历史。 翻阅古文,我国最早记载劳动的是《吴越春秋》中的《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权八个字,便概括了我国远古渔猎时代劳动人民的狩猎场面。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是唐代诗人李...

    白克信 发表于 2019-11-03
  • 温水煮青蛙是真的吗?

    在许多书籍和杂志上看到过一个温水青蛙的实验: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人把一只青蛙丢进烧沸的大油锅里(有的版本是说大水锅),青蛙在生死关头会用尽全力跳出大锅安然逃生,而把青蛙放在冷水锅里,然后在锅底用炭火慢慢加热,青蛙居然开始享受温暖,当水温到达它...

    董泽中 发表于 2019-11-03
  • 仙隐有山

    突然想去仙隐山。 车子穿过一个又一个鸡犬相闻的村落,村庄很安静,人家屋前的鸡冠花和菊花开的热烈,院落里的柿子树上缀满了红彤彤的小灯笼。路遇乡民,打听上山的路。他顺手一指:这就是啊,上去就是了。 山真的不高,仿佛就是乡民们的后花园,山下是池塘...

    施志芳 发表于 2019-11-02
  • 天井笛韵

    陵阳保存最完好的国保文物,要属李氏宗祠。徽派古建筑,进门见天井。 上章始祖李久远系唐太宗第四十世孙,为义门李氏之后。明万历年间,李久远为避战乱迁居于此,因有龙章之锡故名其地曰上章。 《李氏家训》刻于祠堂正中照壁,历史的尘埃掩不住满目儒气。从...

    许承 发表于 2019-11-02
  • “乱花迷眼”说时尚

    如今的街头,人们穿的衣服色彩多样,尤其是女装,会让你有乱花迷眼的感觉。街上流行红裙子的年代早已过去。在一段时间里几种颜色特别讨俏,这样的情形也会有,但总是各领风骚没几天,便又淹没在百色千彩的汪洋大海之中。 至于服装的款式,似乎比色彩的变化还...

    沈扬 发表于 2019-10-31
  • 寻访赛珍珠故居

    谷雨时分,山花烂漫,细雨迷蒙,松江区外商投资协会赴镇江活动。忙里偷闲,去拜访位于镇江市润州山路的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1892~1973),是位极富传奇色彩的美国女作家,在中国生活了40年,经历了中国近代社会的全部历史,从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辛亥革...

    丁锡清 发表于 2019-10-31
  • 一枚四方印

    我有一枚四方印,是用花岗石刻的。我很喜欢这枚印章,也很思念为我治印的老师。 这方印是1984年我在宝鸡教育学院读书时,教我学现代汉语的周家歆教授为我刻的。每当我拿起这方印章,就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位慈祥、和蔼、很有学人风度、很有亲和力的老师。他为我...

    胡世禄 发表于 2019-10-31
  • 方域清

    乙未羊年三月十七日,公历5月5日下午1点,我被一个新降生的小人儿提拔为祖父,俗称爷爷。当时我正在写作,得知消息后,并未立即去产院看孙子,而是依旧工作。如果是孙女,我肯定马上去,高兴示贺,以安慰家人可能出现的遗憾之情;男孩就无所谓了,照乡里人说...

    方英文 发表于 2019-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