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萨如拉

    我无论做什么,身旁总有萨如拉目光的追随。一旦定睛与她对视,她反而不好意思了,撩起破裙子遮脸,只露出眼睛热烈地望你。她的嘴,一定在破裙子里大笑着。 萨如拉是我堂妹格日勒的孩子,只五六岁。虽然萨如拉学着大人的腔调厉声喝狗,以砖头勇敢地砍别家觅食...

    鲍尔吉·原野 发表于 2022-05-21
  • 都正街的气质

    第一次来,我就被这条有气质的老街黏住了腿脚,坠入了它用旧岁与今时编织的罗网,一心只想往其地理空间和人文空间的最深处游走。 都正街不长,三百来米。从街口晃到街尾,感觉如进了某个老长沙人收藏细软和珍宝的隐秘地,满目都是好风物:一卷麻石铺地、绿叶...

    方雪梅 发表于 2022-05-21
  • 街声

    化龙池是长沙城里一条古街的名字。 既是古街,必然是有着来历。去一个有来历的地方,有人喜欢问度娘, 而我却喜欢遇见。一条街巷,遇见的人与物、声与音,都是它的形象、语言和记忆。 第一次到化龙池,初夏午后,一场不期而至的雨,已把青麻石路打得渍湿。如...

    沈念 发表于 2022-05-21
  • 春风拂过泉塘村

    老家安仁县泉塘村有泉,不过那泉淹没在山中水塘里。那水塘从来没有干涸过,每到开田时,村子里那条半深不浅的水渠就供应不上。于是,村里人便扛起锄头往山中水塘跑,潜到水底,揭开被封存的泉口,清凉的泉水便溢满水塘、冲出壕沟,哗啦啦直奔村子前面的农田...

    郭发仔 发表于 2022-05-21
  • 红泥小火炉

    数九寒冬,室外寒气浓浓,室内暖意融融。我的眼前又闪现出那个红泥小火炉,立在老家正屋门后。 火炉虽小但用处大,小时候,家里烧水、做饭、温粥、烤衣服都离不了,父亲不管何时从外面回来,都不忘提壶看火。早上起床后,先要去提炉门。每晚临睡前都要给炉子...

    文勇 发表于 2022-05-20
  • 家乡的冻豆腐

    我的家乡在东北辽阳,位于辽宁省中部。在故乡每到冬天家家户户都会做冻豆腐,冻豆腐炖菜的醇香会飘荡在家乡的大街小巷,成为一道有特色的风景。 做冻豆腐是有讲究的,太嫩的豆腐不容易冻实,相比之下老豆腐更适合做冻豆腐。家乡的冬天天寒地冻,母亲把老豆腐...

    何礼仁 发表于 2022-05-20
  • 有一种家风叫读书

    古语有云:至乐莫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即一个人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读书学习,同样最重要的事情则莫过于教育孩子。能把人生至乐与至要完美融合的,莫过于让读书走进千家万户,这是家风建设的重要一环。习近平总书记百忙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因为读书可...

    温亚军 发表于 2022-05-20
  • 被草木丰盈的生活

    草木三季,便有一场生死,也是一场美好。从春到秋,桃花灼灼,瓜瓞绵绵;从秋到春,南枝挂柿,窗外早梅。春风桃李,任绿肥红瘦;秋雨梧桐,送寒声萧萧。 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所有生命都值得尊敬。将生命分为高级与低级,不过自以为是。生物贵在平等,蝼蚁与...

    介子平 发表于 2022-05-19
  • 我家的理发师

    剃头,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一般每一个月需要剃一回。那个年代,我父亲的单位发理发票和洗澡票。不过这样的票不是通用的,只可以在单位的澡堂和理发店使用。我又经常在奶奶家,单位的理发票在市里就失去了作用。 海子边铁路宿舍附近,柳南口上有一家甲级理...

    董尚文 发表于 2022-05-19
  • 打瓦

    在孩子们玩耍的各种游戏中,打瓦是冬至节娱乐的传统游戏。 因为从冬至起,天气愈来愈冷了,玩打瓦游戏可以驱寒,也因为是在室外活动,还可以增强孩子们的身体素质。同时,由于打瓦游戏参加的人员多,还可以加深孩子们的感情和友谊。 每到冬至节前一天,我们...

    菜丛 发表于 2022-05-19
  • 台历情结

    年终岁尾,到了台历更新换旧时候。随着新电子时代来临,不少人家已把纸质台历淘汰。可老爸却一直对纸质台历情有独衷。每年年末他都把当年台历小心翼翼地收好,按年份先后放进他的木头箱里,如果看到台历里的哪个页面出现皱褶,他还用书压平,那细心劲真像收...

    郑素静 发表于 2022-05-19
  • 石头村印象

    石头村,位于河南南阳的一个古老小村落。 4点起床,4点半出发,跟着摄友,目标石头村。一路天空无半点星光,依靠车灯照明。山路蜿蜒,两旁尽是直直的、有粗有细、品种不同的树木。 到了石头村,天已放亮。远远就看见石头垒成的牌楼,门楼一侧写着石头村三个...

    看将一叶 发表于 2022-05-19
  • 奔六

    上学时写作文,描写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多用年过半百的老人来形容。那时,在我的眼里,年过半百真的是很老了,更是十分遥远的将来。然而,转眼间,我已是奔六的人了。 人生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下半...

    丁维香 发表于 2022-05-19
  • 吃水不忘挖井人

    我住的村子坐落在句容市南部的一个山岗上。 这里是典型的丘陵地貌,山峦起伏,高低错落。一直以来,我们村子吃水用水都要从村边的水塘一桶桶挑。如果夏天发大水,塘水混浊无法饮用,我们就会在水缸里撒点明矾将水澄净一下。 中专毕业那年,我看母亲挑水实在...

    凌久勤 发表于 2022-05-19
  • 病房里的那些事

    前一阵,老伴因妇科囊肿需微创手术切除,住进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十三楼。住院短短几天,同病房的患者和陪护者相互关心,彼此帮助,让我感触多多。 同病房的另外两位患者,一位来自世业洲,已手术数日,丈夫小唐请假整日陪护照顾;另一位是外地来镇江的打工者,...

    徐金财 发表于 2022-05-19
  • 笋与竹

    朋友几年前送我一盆紫竹,今年抽出三颗笋芽,很快便拔出竹节。紫竹刚刚拔出嫩竿,呈绿色,慢慢长高,颜色逐渐转深,最后紫到发黑。简直就是墨竹。 想起北京有一处地名,曰紫竹苑。很诗意。记得有支广泛传播于吴语区的传统小调叫紫竹调,经历代艺人传唱,不断...

    王瑢 发表于 2022-05-18
  • 金竹

    和朋友去野外。喜欢垂钓的他,刚到一处山塘便兴致勃勃地放出鱼饵,随后静候鱼儿上钩。我对好半天不见鱼儿上钩的垂钓不感兴趣,又不好出声搅扰。百无聊赖之际,随意去山野间走走,却见整面山坡都生长着纤细而清秀的金竹,它们随风摇曳着,那婀娜多姿的形态,...

    符纯荣 发表于 2022-05-17
  • 刘家院子

    刘家院子不大,大小房屋三十余间。房屋布局凹字形状,中间横一排,两边竖两列,称之为东头、西头。东西两头分别都有两个四水归堂的天井。整个院子显得紧凑又敞亮,和谐又温馨。 刘家院子亲纯,住家户户主清一色姓刘,老少人口七八十位。在我的生活中,彼此间...

    刘春风 发表于 2022-05-17
  • 看水

    河水每涨之时,住在三汇镇上的人们总要到岸上观望,尤以紧靠河边的农贸市场二楼成回型走廊的人居多,按三汇人的话说叫看水。 实际上,沿河两岸看水的人到处可见,有的地方可以说是人头攒动:有撑着雨花伞站在高楼或山梁的,有大人领着小孩的,有哥哥带着妹妹...

    王毅 发表于 2022-05-17
  • 嗛干饭与喝稀饭

    老家在川东农村,土生土长的两位老同学在场垭口鼻头一碰,见面就用方言土语涮坛子。甲拉住乙的手,说哎呀,老同学,几年不见,你做药材代理,肯定生意兴隆赚大钱,该你嗛干饭咯!乙同学回手从真皮提包里掏出软壳中华烟,递给甲同学,说赚啥子大钱咯,这些年...

    卢贵清 发表于 2022-05-17
  • 青莲

    一 盛夏,携友入东林,天王殿前,四个池子呈田字形分布,池内翠叶满荡,莲朵亭立。友啊的一声惊呼,捞出相机,上前便拍。她左倾右侧,欹着护栏,挨着荷叶,或站,或蹲,为拍叶下之花,甚至单膝跪于石上,眼眸凝注,嘴里喃喃不绝,你看那朵,好像刚流出的水蜜...

    帅美华 发表于 2022-05-16
  • 乡村公路

    从小生活在扬中南江边,农村的艰辛使我深有感触,其中出行难是最大的问题。 我上小学、初中时,学校就在村头,晴天好说,若是下雨下雪天,半里的小路得深一脚浅一脚走上半小时。等到上高中,需要走十多里路到乡里。要说路,只是踩出来的田埂路和拖拉机压出深...

    发表于 2022-05-16
  • 惦记着那个澡

    上世纪90年代,我刚刚出嫁时,住在市中心最后一片等待拆迁的棚户区里,大杂院经过几十年的添丁进口,层层叠叠的违章建筑将小巷拱得只剩不到一米宽,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行时,对面来人就要让出通道,往往沾了一背的白灰。棚户区也没办法进行电路改造,当两三...

    明前茶 发表于 2022-05-16
  • 有一场惊喜叫大雪

    无论北方南方,天降大雪是一场惊喜。然而二十四节气的大雪却是每年一次,准时来到人间报到。大雪节气是雪姑娘的预约,也是雪花于天宇大地间的爆绽,她能一改天地之颜色,覆盖心情删除浊秽,送来一派清纯素色。 雪于人各有不同,科学家,尤其是气象物候专家关...

    姜维群 发表于 2022-05-16
  • 炊烟

    祖母的一生致力于制造炊烟。 她不习惯用打火机点火,而是用火柴,在长条形的黑色涂面轻轻一抹,火苗蹿起,点燃了黄褐的杉树枝。火苗之上,坐着一个炉,炉用结实的梭筒吊着,祖母盘着粑粑头,脸飘在浓烈的烟雾之中。她悄无声息地把柴喂进炉膛,无声地择菜、切...

    曾令娥 发表于 2022-05-15
  • 炒食之美

    秋天,庄稼成熟了,可以变着花样做美食。 刚从田地刨出来的红薯,水分饱满,把它洗净,用铁擦子擦成细丝,这笨重之物,要用力握紧,才能变成一条条的细丝。而红薯渗出的乳白色汁液晒干后,就可以做成另一种美食凉粉。 两勺子猪油在阔大的铁锅里,快速融化,...

    王长敏 发表于 2022-05-15
  • 猫脸花

    四十七年前,我在一所中学里教书。那一年刚刚入夏,天就拼命下雨,而且,很奇怪,必是每天早晨下,中午停。每天上午第一节课前,就看老师们陆续进办公室,大多都被雨淋湿,个个狼狈得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一位教化学的女老师骑自行车来晚了,因为她第一...

    肖复兴 发表于 2022-05-15
  • 窗外有个台儿

    我很喜欢在窗前伫立发呆,无奈胆小,故而尤其钟爱窗外有个台儿的房间。无论宽窄,有那台儿托底,便似乎有了安全感,从而可以尽情沉醉于窗外迷人的风景。渐渐,那台儿也俨然成了风景。 那台儿在窗外,最先感知风雨,无意间留存些自然之物,能让室内人迟钝的神...

    张金刚 发表于 2022-05-15
  • 循味回故乡

    节假过后上班,往往收获喜糖,两盒或四盒,多的时候,竟有六盒。 这几年公司新来了不少大学生,随便问着啥时结婚、啥时请吃喜糖之类,喜糖便成双作对地来了。喜糖纸盒,各不相同,颜色有洋红压花的,有橘黄镏金的,也有深蓝镶银的,造型有二心交合的、有八角...

    胡晓军 发表于 2022-05-15
  • 小炒

    难得为家人做一顿午饭,我这笨手笨脚的小厨子就做了一道小炒:家常豆腐。 豆腐切长方形块,入平底锅煎。煎成两面金黄后,装盘。炒锅加少量油,放入番茄翻炒至出汁,倒入豆腐,加水,加青菜。大火咕嘟咕嘟几分钟后,关火,起锅,装盘,即食。 这是我在大学时...

    水妮 发表于 2022-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