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市井深处

    闲来无事,沿着旧街一路徜徉。说是旧街,实际上不算太老,却也颇有些年月,有着它的故事与往事。 旧街房舍分立两旁,略显陈旧,中间是石板路,表面光洁、透亮,一路伸延。可以想见,那些过去年月里,它也曾有过别样的繁华与喧嚣。现今,那些墙角爬着的藤蔓、...

    韦联成 发表于 2020-07-08
  • 月是故乡明

    夜晚,骑车回家。街道两旁树影斑驳,行人稀少。我将车蹬得飞快,不经意抬头,看见前方的天空中悬挂着一轮明月,默默地陪我前行。好久没看过这么美的月亮了,平日为琐事烦忧,竟然忽略了身边的美景。 我想起了远在家乡的月亮。 家乡的月色很美。夜幕降临,月...

    张伟霞 发表于 2020-07-05
  • 卧听故居萧萧竹

    半窗花影凭月写,一林风竹任雪敲。 夜里,梦见故居那片竹林,在巴山夜雨的洗润下,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春鸟在竹林叽叽喳喳地啼唱,正是我曾经自诗画意:庭中春燕空自语,楼外野梅孤芳闲。建房远祖跨鹤去,谁知堂号燕子阡? 故居吊脚楼外,有一片郁郁葱葱的...

    黄玉才 发表于 2020-07-02
  • 老屋的记忆

    城市的喧嚣,生活的奔波时常让我想起儿时的老屋,想起老屋的恬静、安宁、与世无争。多少回在梦中,梦到故乡,梦到故乡的老屋。 老屋建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坐北朝南,是陕西关中一带那个年代常见的土坯房。墙由粘土砖砌成,只有在墙与墙的交界处用了少量的青...

    毛伟涛 发表于 2020-06-28
  • 野菜与乡愁

    立春之后,只需几个好天气,就会酿成一片好春光。田野里,人们拿着小铲子、提着小篮子,三三两两去挖野菜。 其实,这时的野菜还躲在地下与人们捉迷藏呢,挖野菜的人性急了一些。雨水三候:一候獭祭鱼,二候鸿雁来,三候草木萌动。要到了雨水节气之后的十几天...

    陈晓辉 发表于 2020-06-27
  • 乡路

    小时候住的乡村,紧靠着一条河。河中流水平静、船帆高扬,河岸碧绿苇荡、繁忙码头,各有各的美丽景色。它们伴我度过童年岁月,那种纯真无忧的日子,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感到温馨温暖。 当我领教过生活艰辛,有时想起童年故乡,忘不掉的不光是河流,还有那...

    柳萌 发表于 2020-06-21
  • 怀念儿时的花甸

    离我家不远,便是一片耀眼的花甸。每年的春夏之交,都会下上几场透雨,将花甸装扮一新。 雨后的花甸,漫水清清,嫩草翠翠,野花繁繁。孩子们冒着细雨,光着脚丫在甸子上撒欢儿地跑。草踩在脚底,地毯般柔软,没过脚面的水啪啪作响。几个小姑娘拿着瓶子,小心...

    裴景义 发表于 2020-06-17
  • 浓浓故乡情

    故乡是永远的牵挂和爱恋。从小生长在风景秀丽、环山围绕的小山村,却从没在意过景色的美。近日回到老家,看俊秀青山,听鸟语虫鸣,闻芳草馨香,陪父母为老屋拣瓦再拾掇拾掇享受着村庄的恬静与惬意,故乡深情再次在心底蔓延开来 (一) 前段时间的风雨,无人...

    庞秋波 发表于 2020-06-13
  • 儿时的村庄

    从前我的村庄,户户养鸡。母鸡生蛋,凑孩子的学费和油盐之类的零碎。白天院落、街道到处有鸡在跑,树下,墙头,草丛,鸡影晃动,有的扒土倒粪找食,有的趴在柴窝打盹。夏天闷热,鸡们会飞跃柿子树梢,在枝头歇息过夜。 躁动不安的公鸡,天不亮便扯开嗓子鸣叫...

    周塬风 发表于 2020-06-12
  • 追逐春天

    一场滂沱大雨噼啪而下,一扫春日细雨蒙蒙的暧昧。天渐渐放开。睡梦中惊醒的我急忙起床,拉开窗帘,一股清新扑鼻的湿味沁入我的心脾,像是灌了一壶清凉的饮料。张大嘴巴,深深地呼吸几口,顿时一股清凉直气通畅全身,头脑特别清醒。 窗外,几棵妖艳的桃树,被...

    韦秀琴 发表于 2020-06-09
  • 蹲墙根儿

    生产队队长把墙根儿的乱树枝扒拉到路边儿,摆手招呼我父亲蹲在他旁边。 父亲是生产队里喂牲口的好把式,队长找我父亲,是想在麦收开镰之前,给牲口加点儿夜草添点儿玉米。父亲一边呲儿呲儿吸着旱烟一边眯着眼睛点头,烟杆儿上吊着的烟布袋子,伴随着父亲吸烟...

    孙勇 发表于 2020-06-04
  • 冬天的遐想

    顶着寒风走进冬天,突然发觉,季节比人还要疲惫,霜和雪让田野长出白发,落叶和枯草给人间铺上皱纹,令人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寒风像刀子一样左劈右削,削去了乱糟糟的发须,切去了不切实际的梦想,当然也祛除了心中的烦躁和不安,让人慢慢沉静下来,融入...

    骆晓云 发表于 2020-06-02
  • 歌唱七月

    党啊,亲爱的母亲 推开七月记忆的门窗,迎面而来的风,轻轻地撩拨着南湖水面上的那艘红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黑暗中点燃的那盏灯光,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贫苦大众的心灵照亮。 沿着南湖那艘红船的航向,我分明感受铁锤镰刀铸造的中国历史,是共产党人...

    丁梅华 发表于 2020-06-01
  • 风雪情思

    一场纷纷扬扬的暴雪,来去匆匆。来得轰轰烈烈,去得倏然无声,以至于人们尚未从粉妆玉砌的童话世界中醒来,她已悄然销声匿迹,如同一场虚无缥缈的风花雪月。 不,准确地说,在树梢儿,在山坳里,在背阴处,还残存着人们对整个冬季苦苦相约的丝丝记忆。我们何...

    松松 发表于 2020-05-31
  • 乡愁的呼唤

    初冬的第一场寒流,就让偃师北邙岭上的游殿村有了五彩斑斓的色彩,本来黄土塬和绿树、白墙的对比就十分强烈,此时更让来到这里的我们目不暇接。 曾经是古道集镇的游殿村,有过繁荣辉煌的过去。而今天让这里悄悄成为人们又一个寻古探幽好去处的原因,我想是在...

    雅庄 发表于 2020-05-30
  • 初冬

    在北方,冬天似乎来得早了一些。一夜之间,叶落了,草枯了,水瘦了,昔日里青黛如墨的山峦也卸掉一身浮华外衣,显露出光秃秃的脊梁骨,真诚地袒露出生命的本色。 初冬雨,是一个出色的使者,临窗听雨,不大不小的雨就这样下个不停。静下来,忽然发觉,芜杂的...

    文雪梅 发表于 2020-05-30
  • 深山踏秋

    淡淡的薄雾笼罩在山峦间,车子左突右拐在盘山公路上行驶。临窗眺望,偶见田野间有农民正在忙碌,他们把花生秧薅出来后码在脚边。放眼望去,猛发现,田地间铺陈的一排排花生秧,竟成了一行行的平仄,点缀在起伏的丘陵上,谱写成一首首美丽的诗篇。 山埂上,两...

    刘露娟 发表于 2020-05-29
  • 秋情画意

    伴着蟋蟀的声声夜鸣,秋天便悄悄地来到了身边。相比满目繁花的春和热烈火辣的夏,秋就显得含蓄而内敛、深情而温婉。秋默默无言,却用她成熟温厚的内在和仪态万方的外表,诠释着这个世界的丰富和美好、浪漫和多情。 秋是一片金黄。街道边,那褪尽绿意小巧如扇...

    樊丽萍 发表于 2020-05-29
  • 那些盛开的和消逝的油菜花

    三月,是江南油菜花花事最盛的季节,近些年来,油菜花开算是春天里的一件盛事,各路媒体每天都会推出花事预报,贴心提示某地的油菜花大概会在某时段开放,还有行车路线、周边景点等等。身边很多朋友都蠢蠢欲动,计划着来一次或远或近的和油菜花的约会,好像...

    王秋女 发表于 2020-05-27
  • 怀念一棵香椿树

    前几天早晨,在单位院子蓦一回首,玉兰开了。春天又来了。我想起了家里的那棵香椿树,如果还在的话,也该发芽了吧! 和家里的桃树、杏树一样,那棵香椿树,也是不知怎么的,就在老家的院子里生根发芽了。一向喜爱栽树的父亲,便留下了它。当时家里还喂养着牛...

    丁延平 发表于 2020-05-25
  • 秋夜扰乱了我的思绪

    我喜欢在深深的秋夜,沿着小径去寻觅不一样的心境。明月当空,皎洁的月光,透过杨树那交错纵横的枝叶,在地面上洒满金钱状的朦胧光斑;趁着凉风习习伴随着杨树那哗哗啦啦的声线,这光斑,这明月,在小径上,朦胧中透着不一样的迷离,不一样的幽静,令我心动...

    全富 发表于 2020-05-23
  • 湛江的树

    不知不觉来湛江工作生活十二载有余,经常有外地的朋友问我:喂,湛江的景色怎么样?首先闪入我脑海想要说道的,一定是湛江的碧海银沙、蓝天白云和红土地了,但往深了说,我愿意花半天时间跟他们谈一谈湛江的树。是啊,每个城市都有树木,然而湛江的树,有一...

    吴兴 发表于 2020-05-21
  • 柳笛

    迎春花大放异彩,殷勤地迎接春天的来临,杨柳则静悄悄地探出翠色欲滴的嫩芽,扮靓五彩缤纷的春天。春风拂过,杨柳便全身颤动,俨然一位舞台上载歌载舞的妙龄少女,抖动着曼妙的舞姿,使不少文人雅士为之倾倒。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或许是诗人中...

    陈真 发表于 2020-05-20
  • 在浅夏的繁花里 静守心灵的宁静

    五月,浅夏的雨,很轻,很静,雨珠连绵悄然,如一个垫着芭蕾舞鞋尖的少女,在大地上轻舞慢行;浅夏的风,很柔,很软,轻轻吹过,带着平静的温馨,拂过一阵时光的轻盈;浅夏的风和雨,带着浓浓的含蓄,舞动着夏潮向大地蔓延推进,让芬芳四溢的馨香浸漫心园,...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5-14
  • 落叶时光

    时光的脚步总是匆匆忙忙,一件单薄的衬衫已经抵挡不住凉意四起的问候。但总能清楚地记起小学时学过的那篇文字:天气凉了,树叶黄了,一片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天空那么蓝那么高,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啊!秋天到了。鹦鹉学...

    兰采勇 发表于 2020-05-14
  • 一场雨,飘进了春天

    春雨蒙蒙地下,就这样,一场雨,飘进了春天。 这是立春后的第一场雨。细细的,密密的,悄无声息,不紧不慢。此时此刻,你才体会出润物细无声的那种韵味,那种感觉。 远远望去,山岗,草地,田野,村庄,全都笼罩在淡淡的雨雾里,尽情地享受雨丝慷慨的馈赠。...

    陈绍平 发表于 2020-05-05
  • 春天的味道

    咬一芽香椿,你便能品味到整个春天味道。 椿芽并不归属花之列,但是苍劲的枯枝尖,顶着一撮娇嫩的红,在明媚的春阳下,薄若蝉翼般透明,温软的春风吹拂,像极了一朵花。 清人食香椿的嫩芽,谓之吃春,有迎新春之意。一夜春雨,那些暗红已绽开在干瘪的枝尖,...

    孙丽丽 发表于 2020-05-04
  • 我的高原我的家

    一座座高山,千千万万座连接在一起,就像是跳锅庄舞的绒民且歌且舞,将横断山脉绵延成浑然天成的整体。 登主峰,才能领略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绝妙感悟。 站在山巅,我虔诚的膜拜,放眼四方,感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谢上苍的眷顾,在沧海桑田之后不...

    杨全富 发表于 2020-05-02
  • 大海

    台风天鸽、帕卡接踵而至,那惊涛骇浪的威力,令人难忘;伫立海边,遥对蔚蓝,我出神地想 啊!大海,它是如此粗野。 大海闹将起来时,向风里狂跑,往雨里乱跳,折腾得天翻地覆,海天混沌,何等的粗犷、辽阔和磅礴!还不时扯着嗓子大笑呢。 浪花是真正的勇士。...

    李向明 发表于 2020-04-30
  • 明月照我回故乡

    晚饭过后,坐在院子里纳凉。蒲扇轻摇,但也凉意顿生。此时明月初升,从远方的山梁上探出头来,千千万万缕银辉倾洒大地,山川河流房屋,霎时沦陷于月光的柔波里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心里默念着如此美好的诗句,目光不由得又一次投向山的那边,虽然山的...

    李易农 发表于 2020-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