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袅袅炊烟情

    从村庄走出的游子,乡愁深处都有一柱炊烟。 不知为何,当归期越近,我的心越忐忑。这种不安,不为别的,只因老家有我的母亲。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我开始懂得母亲,懂得了她一生的付出。当我明白时,她开始老了,如今已进入风烛残年。 我很牵挂母亲,身在异乡...

    刘峰 发表于 2022-09-22
  • 老家的挑箱

    双亲离去,没有为我们留下什么值钱的遗产,唯有那漆上朱丹色土漆的残旧挑箱让我难以忘怀。每次去乡下老屋中,我都特意去看一看,摸一摸沧桑的挑箱,那泛着历史烟尘的土漆依然平滑,檀木特有的香气时不时钻入鼻尖,旧事如潮水涌上心头 小时候,挑箱一直笼罩着...

    吴华 发表于 2022-09-21
  • 嘎金的雪

    清晨,飘落了一夜的雪花随着呦呦鹿鸣停止了飞舞。雪花漂白了整个世界,嘎金雪地里凌乱的足迹爆露了夜的秘密,只可惜没有目睹盛大的狂欢。 嘎金的雪一般来得比较晚,但比起太阳谷其它高山的雪下得更深更厚,甚至更执着一些。 当第一缕阳光亲吻嘎金雪山的峰顶...

    罗绒扎西 发表于 2022-09-15
  • 大树的秘密

    我坚信,每一棵大树,都有着自己的秘密。只是这些秘密并不为我们所知而已。探寻大树的秘密,是有些困难的,也因此,我们常常就忽略了这些大树所隐藏的秘密,这是一件多少有些让人遗憾的事情。 我们的一生,会遇见很多大树。有些人对这些大树视而不见,有些人...

    章铜胜 发表于 2022-09-15
  • 放风筝

    阳春三月是放风筝的好季节,歌里也唱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其实若按夏历三月,气温已经上来了,太阳也有些晒,所以过了二月二龙抬头,就是外出踏青、纸鸢纷飞的好时节了。 今年因疫情的缘故,我就把尘封已久的风筝从袋子里取出,拾掇拾掇,就急急乎乎...

    陈瑜涛 发表于 2022-09-05
  • 在乡下过年

    过年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住在城里,每到年关,我都怀念那些在乡下的日子,特别是在乡下过年的情形。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过年,只觉得可以无拘无束的玩,很开心。儿时的记忆中,过年就是爬在墙头上看邻居家杀猪,自己馋得直流口水,回家后又给母亲哭鼻...

    何军雄 发表于 2022-08-30
  • 一院绿生凉

    又到一年植树节,想起老家屋前屋后的树木来。 老家三间瓦房,隔着花墙,在黑漆大门旁斜伸着一株樱桃树。那株樱桃,不知是何时栽的,倚着水沟,长得歪歪扭扭,却极力把身子倚向砖墙,仿佛想尽可能地偎进院子里,就不至于被遗忘。花开得也小,一小朵一小朵,粉...

    高高 发表于 2022-08-26
  • 思念故乡

    回忆,那么细碎,那么悠长;故乡,那么遥远,那么忧伤。没有故乡,自己属于谁?没有路标,哪里是归宿?时代头也不回地疾行,故乡最朴素最亲切的气息,一幕幕的景象在眼前滑过,一幅幅图画刻在了心灵深处,因为我的故乡已经在心底珍藏。 夜幕云淡风轻,西辽河...

    淡定 发表于 2022-08-22
  • 家乡的风

    春 春风是温暖的讯号,是融化的开始。春风里总是伴随着一些我想象中熟悉的声音:湖面开化裂缝,柳树抽条发芽,公园里的人群熙熙攘攘,上班族咔哒咔哒地走在路上,路边的积雪化成水被车轮压上,激起泥浆冬春交换的时节,有人换上了轻便的春装,有人仍然被包裹...

    韩婉琦 发表于 2022-08-21
  • 盆景抒情

    盆景浓缩了一种山水美,自然禀赋美,可怡人之情,可养人之性。 我对盆景很挚爱,家乡湖光山色,制作盆景根雕得天独厚,于是一些能工巧匠们便利用当地丰富的树木资源,培植出造型各异的盆景根雕。 每年的四五月间,正是春暖花开之际,草木青翠,花儿绽放,工...

    李永明 发表于 2022-08-18
  • 大槐树

    大爹家的大槐树108岁了,年代久,长得高,名气大,故事多。 大爹的父亲是我的太爷爷,他是个有文化的人,做事喜欢标新立异,生个孩子也谋划着要栽棵树留个纪念,美其名曰扎根树,希望孩子能长成参天大树。大爹出生时正值辛亥革命暴发,于是大爹有了个时尚的名...

    张方修 发表于 2022-08-11
  • 山殇

    春节下乡过了一星期,闲暇无事,去鄱阳湖边转了转。恰逢天气阴沉,寒风瑟瑟,而湖边的风特别大,吹得耳畔呼呼作响。湖对岸的庐山不见其真面目,一眼望去,茫茫的天际一片黄色。我是有备而来,迎朔风而走,朝着儿时经常玩耍的螺丝山方向走去。脚下的草褪去了...

    余春明 发表于 2022-08-09
  • 柔软的布鞋

    门边的鞋架上喜欢放上一双白底黑面的布鞋。布鞋每天安安静静地等候着。每每疲惫不堪地从外面回来,便迫不及待地穿上它,在房子里走来走去,非常舒适。那种疲惫渐渐消失,换来一身轻松。 在城里,在办公室里,总是要穿上锃亮的皮鞋,昂头挺胸,一副神气的样子...

    韦秀琴 发表于 2022-08-06
  • 枣子熟了

    秋风扬了几场后,枣子全红了。透香的熟,一片诱人的红。 翻过日历的一角,枣子在岁月的磨砺中越发清癯。原先是丰腴的,如今是玲珑的。母亲说,那是因为枣树老了。 老了吗?它的身躯明明不算高大。它的枝丫不够繁茂,树叶也不见宽大,至少不像桃梨那么绰约。...

    邹娟娟 发表于 2022-08-03
  • 五月,我不在故乡

    故乡之春,步入尾声。蝉鸣盛夏,如隔昨日。汀江涨潮抑或退潮,若在家中,驻足窗前,眼下皆知。踏遍千山万水,寻不得更为曼妙之处,度过春夏秋冬。 居于汀江河畔,门前便是国道,每逢初春时节,国道两旁,桐花茂盛,淡淡清香,路人细品,宛如白色丝带,缠绕山...

    赖翠伟 发表于 2022-08-01
  • 故乡,那一抹秋色

    常宁是我的故乡。 在我的印象中,故乡的秋天美得像一幅画,绚丽多姿;美得像一首诗,饱含真情。故乡的秋天是最让人回味无穷的季节,万物在经历了夏季的繁盛后都透露出成熟的韵味,让人看上去感到是那么的惬意,那么的舒适。 故乡的秋是金黄的。每当秋风悄至...

    唐兰荣 发表于 2022-07-28
  • 下雨的时候

    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凝望一窗烟雨,耳畔回旋一首缠绵悱恻的旋律。 下雨,真好!雨帘这层天然幕帘将周围的世界变得万籁俱寂,瞬间变成了渺无人烟的地方,仿佛已经远离了尘世的喧嚣,那些无谓的纷争,欺世盗名、尔虞吾诈,以及种种虚妄欲望,也似乎在雨中...

    任静 发表于 2022-07-27
  • 薄暮乡愁深一寸

    旧时的女子,大多逆来顺受地蹲在自己的圈子里,折断了那颗飞往外界的心,不曾迈开那被乡土拖住了的腿。大千世界的繁华从许多远行的男子口中描绘开来,我的奶奶、外婆静守着水田飞禽隐匿于狭窄的村庄里,没敢试图走出那扇岩门。像一只深藏在壳内的生物,日出...

    莫洁 发表于 2022-07-27
  • 村庄的眼睛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村庄是有眼睛的。 一口老井就是村庄的眼睛。 一口老井用它清凉、澄澈的乳液滋养着一村人的血脉和思想,孕育着一村人的烟火和牲灵。春夏秋冬,日出日落,月缺月圆,一口老井总是深情而温婉地凝视着一户户农家的生生息息和一个个农人的成长...

    师正伟 发表于 2022-07-21
  • 土默川上杏花开

    四月的一个双休日,正值土默特右旗第七届杏花旅游文化节。此时,大雁滩正是繁花香蕊,春色满园那花斑斑驳驳地交融,细细密密地点缀,清清雅雅地弥漫 当我们坐车临近大雁滩时,看到前来观赏杏花的游人和车辆络绎不绝;不过,游人的防控意识都很强,齐刷刷地都...

    贾亮 发表于 2022-07-20
  • 舌尖上的故乡

    我的故乡丹阳,是一个具有三千年历史的江南古城。我家住在古城的西门大街上。出城门,过石桥,不远处就是练湖。练湖曾与洞庭湖、太湖等名列天下五湖之一。沧海桑田,到我童年时代,练湖已经缩小为农场水利工程的一个水库。 那儿有一座小水闸,每天开闸放水,...

    许洪声 发表于 2022-07-15
  • 初秋的树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初秋往往让很多人平添很多愁绪,感时伤物,凄清哀婉。然而我却对秋情有独钟,天高云淡使人驰骋想象,风清气爽使人豪放达观。每个季节都有它的长处和短板,就看你怎么看待,怎么理解,怎么接受。我自信地说:我爱初秋,爱...

    董长民 发表于 2022-07-12
  • 一畦春韭寄乡愁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春天的韭菜生就一股子诱人的清香,这让我想到孩提时的童心与柔嫩,因为它蕴含着泥土、春雨、河流的味道,唤醒了我对田园的憧憬。 在农村,韭菜被看成是初春餐桌最美的赐予,也是覆盖农户最多的一种蔬菜种植。房前屋后,只要有巴掌大...

    王鹏 发表于 2022-07-11
  • 怀念青春

    时间走得很停匀,不快不慢,只有季节如约而至。它携着春的烂漫、夏的热情、秋的深沉、冬的含蓄,随风越过枝头,停留在心里的彼岸,蕴润我即将风干的记忆。 不知从什么时起,青春这个词常常在我心里蠕动、激荡。它越过心扉,如灿烂般掀开了人性初始的面纱,又...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2-07-10
  • 炊烟袅袅是乡愁

    当时光慢慢远走,人也渐渐变老。 行走在冬日的异乡,极目远眺黄昏的天空下,一柱炊烟袅袅升起时,往往是思家怀乡的时刻。 炊烟是母亲对儿子的召唤。 小时候,我和村里的伙伴们,常常去前河滩柳树林里采柳条,编柳帽,做柳梢;或者去河里摸鱼捉虾,在河边放牛...

    冯敏生 发表于 2022-07-10
  • 春夜的蛙声

    家乡位于桂北,多山,村庄在平处,水田却在岭上。自半山腰开始,以山涧溪流为边界,呈梯田状向山脚延伸;并且依了山势,弯如弓背,仿佛一层一层从山脚叠起来一般,待到稻黄秋风起,最是壮美。 秋收结束,泥鳅、田螺也藏了踪迹,田野仿佛敞开了胸怀,任由嬉闹...

    李启远 发表于 2022-07-06
  • 漂泊者的乡愁

    又是一年春节到,年关将近,城市里已开始弥漫浓郁的年味,由于忙于工作,忙于生计,回家已成为了一种奢侈的梦想。 年一天天的近了,常常会梦见母亲的唠叨,父亲的背影。浓浓的年味勾起了我的乡愁,我想到了家乡的人们,嗅到了故乡年的气息,闻到了一年又一年...

    张宏宇 发表于 2022-07-04
  • 行走在深秋里

    人生三秋,自然四季。每季都有不同的感受与喜好,每季的变换或多或少都会触动内心某种柔软无言的情愫。或感慨,或喜悦,或悲怆,或孤寂,人心与自然总会因某时某刻交汇融化而流淌。 年少时,喜欢春天的明媚与芳香;成年后,独爱夏季的火辣与狂热;而中年之后...

    段绪兰 发表于 2022-07-03
  • 回乡小记

    一 回家 脚步总是跟不上心的速度,双脚还没踏上故土时,心早已抵达。 天空蔚蓝,鸟儿掠过,不留一丝痕迹。没有风,阳光温和,空气里弥漫的是各种花的馨香,田间地头,有菜花黄,李花白,桃花红。 叫天子在清唱,喜鹊在枝头喳喳叫着,燕子轻盈地飞来飞去,三...

    全红莲 发表于 2022-06-29
  • 拥抱春天

    经过寒冬的漫长沉寂,万物在一片春光里苏醒,略带寒意的春风吹过大地,枯黄的原野变绿了,新绿的叶子在枯枝上长出来,阳光温柔地对每个人微笑――阳和起蜇,品物皆春,春天就这样悄悄地、轻轻地来到了我们身边,安静、自然 融动的一江春水,似乎在诉说着相思...

    任媛媛 发表于 2022-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