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旧井

    旧井是配合着旧院子而活着的,仿佛一节站立的电池,那幽深的、呈圆柱形的水,就是电池里面的电。如果说,这旧式的庭院是一个气若游丝、即将枯萎的血肉之躯,那么,这嵌于地下深处的旧井,倒是一颗很光鲜的灵魂呢。旧井只略微地高出地面。它可以长久地波澜不...

    邹汉明 发表于 2021-10-23
  • 落雪无声

    窗外,雪的花早就开了,不紧不慢地落了满地。一壶茶的功夫,地面就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毯子,白色的,毛绒绒、软绵绵。 依窗而立,看着楼下撒着欢的孩子,思绪也被他们的身影牵着,随着飞舞的雪花飘了好远好远。飘回了溪湖,飘到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飘到了那...

    宋群 发表于 2021-10-20
  • 桑葚记忆

    每年的5月间,正是吃桑葚的好时节。和如今在集市上购买桑葚相比,我更怀念小时候,在家乡自己采摘桑葚的时光。 小院外不远处是一个池塘,池塘边的空地上种植了许多树。有槐树、榆树、杨柳,还有几棵桑树。桑树是奶奶为了养蚕专门种植的,桑叶,是蚕宝宝赖以...

    芊芊草 发表于 2021-10-17
  • 秋天的回忆

    秋天的衡阳,灰色天空中,一行大雁引吭高歌,勾起我的丝丝回忆。 那是一个秋天,云淡风轻,朵朵野菊花摇曳在家乡的山坡上。在家乡抚州北站,瘦小的我背着一个黄背包,高大的父亲拖着一个棕红旅行箱,我们踏上一列绿皮火车。坐着木椅,沐浴着凉风,我们一路无...

    潇湘游子 发表于 2021-10-14
  • 藤蔓满架丝瓜情

    小时候,跟着奶奶种丝瓜是一件有趣的事。开春时节,奶奶从玻璃罐里摸出一把乌黑的丝瓜籽,种在屋后潮湿向阳的地方。过上个把星期,我放学回家,无意中看见屋脚边的丝瓜发芽了,顶出泥土长出了地面,高举着两片肥厚的绿叶子。这个时候,奶奶选出几棵最壮实的...

    江初昕 发表于 2021-10-13
  • 东川恋歌

    时光如同天空里的一束电闪,无法捕捉,它还未在脑中形成记忆,就从窗外一掠而过,转瞬即逝。午夜里,握笔疾书,抒发与你过往的恋歌。 题记 有学者认为,你的名字与川字的含义有关,由来应与河流有缘。完整含义应为金沙江东面的高山深川。为你起名为东川。 你...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10-11
  • 雪花飘在心里

    清晨,打开窗帘,放眼望去,一片耀眼的银色把小区的树装点得分外美丽。哦,下雪了! 我喜欢雪天漫步。于是我赶紧收拾妥当,去江边漫步。看着这洁白无瑕的雪花,我想起女儿咿呀学语时,小手指着窗外的天空说:妈妈看,小雪花、小雪花,飘在天空像雪花,飘在窗...

    程新月 发表于 2021-10-10
  • 秋天的银杏

    秋天的银杏 我读中学时居住的地方,有一棵硕大的银杏树。这棵银杏树,说它参天也不为过,树龄应该也有好几百年,树干有三人抱这么粗,枝繁叶茂正值当年。记得在它的旁边还有一株稍小些的,后来不知为什么,那棵小一些的银杏树死了,现在连根都不在。小银杏的...

    项顼 发表于 2021-10-08
  • 金沙江畔的月光

    冬天来了,我们村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们试着搭载摩托车出去,可雪大路滑,没骑多远就摔倒了,怎么办呢?第一书记歪头思考片刻,抿嘴笑了:那就走路回城嘛,你敢吗?我看着她笑着的脸,心中豪气如暖流奔涌:有啥不敢的,走哇! 我俩踩着咯吱咯吱的雪上路了,第...

    魏敏 发表于 2021-10-07
  • 土窑的灯光

    土窑,站在村庄的一角,守望着那一片风沙肆虐的地方。有土窑的地方就有人烟,就有狗吠。土窑呈半圆形、隐身在半山腰,土窑的身后是山峦。居住在窑里的人也似乎从不把它当做房子看待。 土窑, 在我国的陕北、山西、内蒙古、西北一带的农村都随处可见。土窑,...

    漠南 发表于 2021-09-29
  • 冬季是一首美丽的赞歌

    随着几场大风降温,冬天像一位美丽、高贵、矜持的公主,戴着白色的面纱终于来了。 站在窗前眺望着外边的景色,侧耳倾听着冬季里风的吟唱,你会发现,虽然没有春天里迷人的鸟语花香、夏天里壮观的电闪雷鸣、秋天里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冬天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

    汪志 发表于 2021-09-26
  • 一方乡愁一味药

    家乡的美食,必定是在外游子心头的一味药,能治思乡之怀,可疗游子之忧。韩城也有这样的特色美食,可以妥帖游子的肠胃,抚平他们的乡愁。说起来,韩城有这种功效的美食并不少,但最让游子们牵肠挂肚的,应该是那一碗鲜红油亮、葱白韭绿的羊肉饸饹,这正是韩...

    吉飞鹏 发表于 2021-09-20
  • 又到中秋,又见月圆,唯有相思不曾闲

    转眼又是一年中秋,瓣瓣桂花竞相绽放,一轮皎月镶嵌夜空。皓魄当空宝镜升,云间仙籁寂无声。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清朗的明月带给人一份宁静,留给心灵一片清澈无暇的温柔。一任月光如水流,淡淡思念的心绪紧紧萦绕在心头,月到中秋分外明,人到...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9-20
  • 秋雨

    温和的秋,含着心悦的泪花,在季节刚立的那刻,就伸出手来见面了。 有山有水的地方,灰暗的云总爱牵着山的手,使劲向天空拽去。山怎么也舍不得苍翠树林,离不开花草的颜色,就把灰暗的云拉扯成银灰色,在空中披上丝丝细雨密织的羽纱,羞涩地与夏挥手告别,亲...

    陈绪伟 发表于 2021-09-15
  • 夏花如人

    夏天的花园别有一番景致,在旁边葱茏的山坡映衬下,雎鸠关关,翠鸟喳喳,粉蝶翩翩起舞,蜻蜓戏立枝头,显得格外精神。虽然春天已远去,褪了残红,老了黄莺,却添了雏燕。一切更有生机,更具活力。 火红般的太阳似乎要把大地烤焦,以此来检验自然界万物的毅力...

    余春明 发表于 2021-09-13
  • 桃花

    在时光若有若无的间隙中,我的造访,燃亮了桃花羞涩的笑靥。一朵、两朵、一千朵、一万朵,朵朵都在倾诉。脱口而出的散句,轻轻泊在春的枝头,胭脂一样美丽。我的心颤了一下,又颤了一下。 春天,桃花坐在诗歌里,想着袅袅的心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

    王剑 发表于 2021-09-06
  • 那些花儿

    人间最美四月天。在你不经意间,青翠欲滴的绿叶,鲜嫩得让人心醉;蜿蜒的山泉淙淙,清澈的河水流淌;翠柳依依,笋芽尖尖,细雨淅沥看不完,数不...

    陈绍平 发表于 2021-09-03
  • 老家的梅树

    家乡所有的植物都是美的。依我看来,老屋水桥旁的那棵老梅树,却是最美最香最可爱的。她距我降生的呱呱坠地仅隔几米之近。我从稍许懂事开始,就跟她交成了好朋友。 尽管我离开老宅近七十个年头了,至今还时不时怀念着这棵老梅树,时不时闪现着她妖娆的身影。...

    姚文学 发表于 2021-08-30
  • 最是一年中秋月

    中秋之夜,花好月圆,引人无限遐思。月亮,因其于夜晚的明亮皎洁而独为中国人所爱,中秋月圆润清澈,向人间遍洒清辉,诗意而美丽。 中秋月,一年一次,古典而唯美,是中华民族最为经典的月亮。几千年前,《周礼》中就出现了中秋,到了唐代,中秋已经成为固定...

    马从春 发表于 2021-08-28
  • 乡愁

    老家在农村,一直有端午节包粽子的习俗。那小小的粽子,曾刮起过舌尖上的风暴,也滋润着儿时的记忆。 老家屋后有片竹林,从竹笋钻出地面开始,一直到新竹长成,那笋叶我们是一定不会错过的。每天放学后,书包一放我们就往竹林里钻,尽捡那些又长又宽的笋叶,...

    赵自力 发表于 2021-08-26
  • 院外的核桃树

    核桃成熟了,就是凉爽的秋天。懵懂的童年,核桃是秋天到来的符号。核桃香了整个秋天,核桃知秋。 从我记事起,老家院外就有棵大核桃树,三人合抱的粗树干,足足有三层房那么高,像一把巨大的雨伞盖过院子里外。春华秋实,村子里有许多核桃树,但长得这么高大...

    董勇 发表于 2021-08-23
  • 老屋

    很小心很小心地把某些失落不了的情感打成捆,收纳到箱底。几年前,一只猫蹲在椅子上,见证了一场不加掩饰的收起。 拿什么来吸干我那些能拧出水来的怀念,那些湿漉漉的眷恋。二月晨霜侵扰的菜园子,三月从厨房背后飘进来的桃花瓣,四月迎风抽芽的白杨树,五月...

    任刘芳 发表于 2021-08-12
  • 家乡的油桐树

    乍暖还凉的春夏之交,正是油桐花开时节。老人说,穷汉子你莫夸,还有二十四天桐子花。春天的最后一轮寒流,就是来催生油桐花的。 难得这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傍晚。在翠樟夹道的崀山大道旁漫步,自有一番清爽怡人。近旁的鹅毛岭似一幅柔美的水墨画,在溶溶月...

    李林 发表于 2021-08-02
  • 老街情缘

    大港南街是我祖母的娘家,那里曾经有过我的一段情缘,至今难以割舍。 二十岁那年,我在市区小学代课,祖母带我乘坐姚镇班小火轮去了一趟大港。圌山的雄姿在迷雾中忽隐忽现,当山巅的报恩塔显露出来的时候,小火轮连鸣三声驶进了港湾。一只木帆船在波涛颠簸中...

    史明 发表于 2021-07-30
  • 故乡的客人

    老家亲戚的孩子结婚,邀请我去喝喜酒。我欣然应允。 回到了故乡,从车站走出来,我却有点恍惚了。喜宴是在第二天举办,我不知道是直奔亲戚家好,还是该先找家酒店住下,明天再赶过去。 这是母亲过世后,我第一次返乡。父亲早年就过世了,三年前,母亲也走了...

    孙道荣 发表于 2021-07-27
  • 家乡的茶叶

    我的家乡紫阳,地处汉江上游,那里山大人稀,经济较落后,但这里土质与气候适合茶叶的生长。 早春时节,茶树发出嫩芽的时候,这里的人们也就开始忙碌起来,山间田地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摘茶人,刹那间打破了乡村的寂静,增加了热闹的气氛。 记得小时候每到茶...

    林杰 发表于 2021-07-25
  • 手持清风待明月,眉挑烟火过一生

    清风,拂去晚照;明月,带来清幽。晚照与清幽相随,清风伴明月相思。 在日月星辰的交替里,在奔波忙碌的日子中,不知不觉,自己就走过了大半生。清风明月,沧海桑田,岁月悠悠,流年婉转于指尖,留下抹不去的痕迹,时光之城掩埋了青春的影子。 不知清风,拂...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7-22
  • 听雨

    雨是啥时候又开始下的,我不清楚。只是不经意间往窗外一瞥,才偶然发现,又下雨了。偶然的,不经意的,倒还有几分惊奇。 我和朋友何先生,坐在碧玉轩二楼靠窗户的卡座上,就着两杯清茶和两个半包香烟,信马由缰地胡侃神聊。无主题的,自由散漫的,海阔天空的...

    江剑鸣 发表于 2021-07-21
  • 旧木箱

    在我的书房里,珍藏着一只旧木箱。它长四十公分,高二十五公分,宽二十公分;紫色的油漆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斑驳陆离,但整个木箱却还坚固结实,没有什么大的损坏。虽然里面仅有几件我早已不穿了的打满补丁的旧衣衫,但我一直把它当做宝物似的保存着。妻...

    吴建 发表于 2021-07-21
  • 苘麻上的乡愁

    乡村离不开苘麻。扎口袋,抬粮食,做缰绳,拉大车,均需要麻绳的参与。苘麻的命运是与时代关联的。物质贫乏时,农人会从庄稼地里辟出一块,专门种植苘麻,满足生活的需要。这些苘麻过着水来张口的日子,农家肥作营养,个个枝繁叶茂,蓬蓬勃勃。几场雨后,苘...

    杜怀超 发表于 2021-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