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我爱这蔚蓝的大海

    今年春天,东西扶贫对接工作全面铺开,山东省青岛市对口帮扶甘肃省陇南市,我有幸远飞青岛开展司法行政领域东西扶贫对接活动,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浩瀚的大海。对于我这个生长在甘肃陇南大山深处的人来说,大海给我的印象太深太美了。时过半年,再临青岛,再见...

    孙兴悟 发表于 2019-11-16
  • 毛岭沟,沸腾的秋色

    深秋,踏上毛岭沟秋色如画的美丽土地;感受秋赋予的这个七彩世界的诗情与画意;感受村村屯屯、沟沟岭岭到处传递的振奋人心的红色气息。 仿佛第一次捕捉到秋这样多彩迷人的景致。 这里秋的色彩沸腾了,秋韵跳动的键盘上流淌出一串永恒的恋曲 我曾看过一本《春...

    董玉红 发表于 2019-11-13
  • 故乡的味道

    在深圳的几天时间里,我寄住在一个朋友那儿,她是我的大学同学,平时都是一股热心肠,在她的小居所里,我更感受到了她的情谊。 作为一线城市,深圳的房租和物价都很高,为了节省生活开支,很多人都会在自己的小居所里开起小灶,我的朋友也不例外。刚带我回到...

    曾卉 发表于 2019-11-12
  • 听海

    假如我是一粒情种,面对大海,却没有春暖花开,我不怪她。 人世蹉跎,我们没有成为恋人;生活泥泞,就像这脚前的滩涂一样无限延伸。可我还是看到了希冀,我注意到了海心的一方孤岛。 我可以望着她,为她祈福。她那么静怡,俏丽,神圣地矗立于蔚蓝色的海水中...

    张全友 发表于 2019-11-09
  • 雨的印记

    骤雨初停。刚刚还翻天覆地的喧闹,转瞬又归于斜风细雨的轻吟。 坐在车里,听雨点儿在头顶上跳舞。那欢快的节奏时急时缓、时疏时密,分明是为我奏响着一曲天籁。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静的,唯有这雨声,疏疏落落,起起伏伏。它忽而轻,忽而重,像伸开无数...

    弋清 发表于 2019-11-08
  • 野菊花

    在雷州英利这片红土地上,满山遍野生长着一种平常而朴实的花野菊花,它的枝干清瘦修长,叶子边缘呈锯齿状,花蕾黄灿灿的,一眼看去,它没有俏丽撩人的韵姿,也没有丰腴流光的体态,但英利人喜欢它,敬重它,尽管开在山间田野、村道小路旁。 野菊花,倔强地扎...

    冯学仁 发表于 2019-11-07
  • 我的心里有条河

    我现在的生活轨迹里,每日必经这条河流。日子久了,也必生情愫,我视之是有生命的。 平日每路过,我会微笑地和她打个招呼,心情极佳时也会拿出手机给她拍个美照,晒在朋友圈里,接受大家的赞美。一年四季,她总毫不吝啬地向我展示着她一条鲜活的生命! 冬日...

    山人 发表于 2019-11-06
  • 秋深

    京城的秋最是美,令人们流连忘返的香山黄栌,八大处红枫,长城脚下的霜红都是醉人的。然而,随着京城的发展,似乎赏秋色坐在家里亦或是走在小区里就可以得到视觉的满足。 站在窗前,已然是深秋了,一缕缕阳光透过已经渐变的叶子缝隙间照射了进来,令飘窗上的...

    炫风之影 发表于 2019-11-05
  • 春天里

    一 青草还没苏醒,北雁未曾南归。是谁闻到了初春的清香,让院里的枯枝点染了绿意? 一场春雨,不期而至,抵达灵魂的彼岸,使思念轻轻颤动。纷纷而飞,款款而落,一起缠绵,紧紧拥抱。轻吻了春天,沐浴一次禅的洗礼。 春天的细雨总会打湿南归大雁的翅膀。水洗...

    汪亭 发表于 2019-11-05
  • 听荷

    听荷宜趁早,凌晨时最好。那时鸟雀还没有醒,星星昏昏欲睡,露珠在荷叶上摇,还没到破裂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有让人伤心欲绝的告别声。此时的荷是安静的,无声胜有声,我们理解荷叶与荷花之间的默契,可以想象整个荷塘都是安然入睡的莲藕宝宝和荷花仙子,不由...

    谢祺相 发表于 2019-11-04
  • 一棵结满乡愁的枣树

    我的故乡,因一棵结满故事的枣树而闻名。 枣树长在龙二爷家院墙外,龙二爷小的时候,枣树距离院墙一步远,后来,树粗了,干瘪的老树皮跟墙粘为一体。传说龙二爷的祖上当年从山西迁徙河北,贪恋这地肥水美,把随身带的小枣树苗种上,从此落地生根。 古老的枣...

    蔚新敏 发表于 2019-11-03
  • 槐花飘香

    下午散步时, 看到路边的槐树上挂满了槐花。走近树旁, 一股清甜的花香扑面而来。仰脸望时, 只见满树的槐花在绿叶的映衬显得十分娇美。你看那未开的花儿,多么像一串串精致的小白脚。你看那已开的花儿,不就是一团团飘然欲落的雪花么? 记得小时候,常常背...

    何处放 发表于 2019-11-01
  • 三角梅

    原来,我根本不认识三角梅,就像经常能碰见的陌生人一样。记得是在去年,我在三角梅盛开的季节前往万盛,途经渝黔高速路,透过车窗看对面高崖的岩石上挂着一团团、一绺绺鲜红的花,我才对它产生了兴趣不知是什么花,如此吸引路人的眼光。 后来,我偶然在报纸...

    刘昌谷 发表于 2019-10-26
  • 淡淡地走着……

    人就这么一生,充满了哀乐怒喜。一路上,淡淡地走着,经历着春夏秋冬,看着无数的风景。人如素纸,一生里,我们在这人生的素纸上,努力地画着自己。从清新到浓烈,从蓝天白云到暴风骤雨,我们挥洒纯真,泼墨成觞。一路走来,我们感到,青山绿水易绘,浓烟迷...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19-10-24
  • 秋叶静,庭院深

    喜欢收藏树叶,秋天的树叶,看片片树叶的同与不同。 喜欢将一枚枚秋天的叶子夹在正在翻看的书里,藏在某页写下不同情怀的日记里,甚至会在宽阔一点的叶子上写下一句话,一首诗和一点思念,想用一枚秋叶为我留下一段深刻的记忆,一次美好的相遇。 对于树叶的...

    章铜胜 发表于 2019-10-21
  • 春风之吻

    春风是春天带给这个世界的初吻,芳醇甜美,浪漫迷人。春风之吻,有声,有色,有香有味。 非常喜欢杜甫的一首绝句: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春风就像一段浪漫爱情的引子,是缘起,从此整个世界开始踏上美丽之旅。春风吻过美丽江山,...

    马亚伟 发表于 2019-10-17
  • 四月的夜晚

    在四月里,我开始怀念童年里的那些夜晚。青蛙在微暖的天气里觉醒,星子在水田里的倒影像三丫儿的眼睛,还有那种略带暖的凉。 我喜欢那种略带夜色的晚上,有一丝妩媚,还有一丝淡然。只有在这个季节,村子才不只是村子,而是一个人灵魂的栖息地,所有的宁静都...

    杨小霜 发表于 2019-10-16
  • 天台花谷赏樱花

    天台花峪樱花浓,千里迢迢盼君逢; 花峪花香蜂蝶伴,望君聚首花丛中。 天台花谷,那花,那景,那人,让我迷恋和沉醉。正值春风微醺,繁花似景的时候,都喜欢来这里赏樱花。这里是块风水宝地,谷内堰塘密布,塘塘水满,春风吹来,微波荡漾,千余亩樱花漫山开...

    吴祥云 发表于 2019-10-16
  • 草莓红了

    梅雪争春,桃李斗妍。春,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三月春风拂,和煦阳光媚,草莓点点猩红在绿色田野上绽放开来,鲜红的小身体表面点缀着很多芝麻粒大的小点,头上还顶着一顶小帽子,样子萌萌的,经春雨一催,鲜红一片,幽幽雅雅若若卿卿,碧玉嫣红百媚生。 周末大...

    翁俊安 发表于 2019-10-16
  • 五月,去看洪门梯田

    五月,梯田放水了,我们到龙胜洪门看梯田。 时值初夏,阳光灿烂,北风微微吹拂,大山里树木葱茏,野花烂漫,空气清新极了。午后3点太阳热辣辣的,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到洪门了。这里是壮寨,全村都是贲姓壮族,吊脚木楼外形都相似,依山势层层上叠,门...

    秦笛 发表于 2019-10-15
  • 烟雨潞州

    谁说秋雨无痕,氤氲出一个烟雨潞州。 许是我前世的泪滴未曾落尽,隐忍成了今时的细雨纷飞,那么轻,那么淡,那么地哀愁与缠绵,翻手为云,覆手又成雨,天地间,在这样将雨未雨、似断又连的起承转合中,化身出如雾般的轻烟。天青色等烟雨,未曾想,上天差遣我...

    王芳 发表于 2019-10-11
  • 老家的大树

    我的家乡在雷州半岛的遂溪县界炮镇西湾村,村中有一棵罕见的巨树。 据遂溪县林业专家考证,此树为见血封喉树,又称毒箭树。底部主茎周长约9米,五个成年人围抱不了。树高约25米,遮荫面积一亩有余。树龄超300年,为遂溪县最大最老的见血封喉树。近看,粗糙、...

    万益 发表于 2019-10-10
  • 魂牵梦萦是故乡

    城市的午夜,霓虹闪烁着曼妙的绰约,灯红酒绿着姹紫的嫣红。曾经的我是个向往繁华的人,急忙从故乡田园里转身折进城市的生活,然而,每当三更过后,繁华褪尽,总是于春暖花开的意境中,独上江楼思渺然:望家乡,路迢迢水茫茫;思故土,一方田园一村庄;想爹...

    樊荣华 发表于 2019-10-10
  • 四月感怀

    四月,暖风滑过指尖,一股孕育于初夏的气息由远至近。我躺在高高的山顶,看风华流转,听岁月低吟,轻轻地呼吸着清新的花草香,湛蓝的天空给予心灵一种无比宽阔的境界,我的身体沾满阳光和草色的翅膀,摇醒蛰伏在我内心深处的自在和舒畅,如一杯清茶,荡气回...

    刘勇 发表于 2019-10-07
  • 夏夜

    夏夜是有序幕的,挂在天上,落在遥远的西山那边,有时绛紫,有时橘红,而有时遇上风云际会,又仿佛一幅泼墨,闪亮其上的太白金星,恰似一枚迎首闲章。 鸟投林,蜂归巢。红蜻蜓疯了一整天,累了,找了棵萱草,落下来。萱草开了忘忧花,红蜻蜓把身躯和灵魂一起...

    陈七一 发表于 2019-10-03
  • 春暖花开燕归来

    柳树抽出了嫩绿的枝条,榆钱成串成串地高挂枝头,白杨树也换上了一身新绿。农家院落的几间房屋,在天宇下显得古朴厚重。房前屋后,几枝杏花、桃花、梨花,或水粉,或乳白,斜斜地插在淡蓝的天空中。门前的碌碡、锤布石静静地蹲在角落,斑驳的痕迹,无言的诉...

    马科平 发表于 2019-09-29
  • 怀念那些树

    人都是怀旧的。当生活渐渐安定下来之后,每当夜深人静心底就会涌起对故乡的怀念。那些树在当年似乎并没有多少吸引我的地方,但是在今天都成了最醇厚、最浓烈的绝响。 老家院子的土墙上有一棵杏树。初夏,麦子成熟了,杏子的累累硕果也压弯了枝头。夕阳西下,...

    章中林 发表于 2019-09-26
  • 守望春天

    春天来了,休眠了一冬的心情开始有了紫色的梦幻。遇物尽欢欣,爱春非独我。谁不喜欢春天呢?我憧憬春山的温润,我向往太阳的火红,我留恋油菜开花的海洋,我痴迷柳哨响亮的树林,我追寻黄莺娇啼的背影春的脚步是轻盈曼妙的,春的眼睛是明亮多情的,春的味道...

    章中林 发表于 2019-09-26
  • 夏荷

    在烟雨江南里,站在洪塘公园里的栈道向湖东面望去,不用细心察看,便可感知这湖在雨里早已生起了朦胧迷人的醉意。在任由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入怀中在心海溅起朵朵水花的同时,湖东北角榭台旁的荷,惬意地在雨幔中轻柔地浣洗自己,任雨滴浸润花苞,扣击自己心弦...

    梦韵有荷 发表于 2019-09-23
  • 我爱白杨

    白杨是我国北方最普通、最为常见的一种树。她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大路旁,小河边,田间土埂上,甚至有点黄土的地方,就有它伟岸的身躯。白杨虽然没有松树那样的四季常青,也没有垂柳那样的轻盈飘逸,更没有桃李那样的绚烂多彩,但它高大挺直、不屈不挠,哪儿...

    宫宝涵 发表于 2019-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