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追着月亮往前跑

    我们都曾追着月亮往前跑。我们大多已经忘记自己曾经追着月亮往前跑。 对于多数人来说,追着月亮往前跑,仿佛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或者说那是已经久远得早就该忘记的事情。而我,却常喜欢纠结在这些久远得早该忘记的事情上,自寻快乐。 在皖南山区一处园艺场...

    章铜胜 发表于 2023-01-25
  • 麦子黄了

    那年五月,我骑在村庄边上那堵土墙顶上,用绑着铁钩的竹竿勾着离我最近的那颗麦黄色的杏子时,目光不经意间瞥向了远处,田野上的麦子陡然间已经黄了,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金黄,一下子让我吃了一惊。 年少的我是惧怕收麦了,龙口夺食的日子紧张而又忙碌,祖父,...

    王炜 发表于 2023-01-09
  • 春到小村

    小村的春天来了,前几天还赖在人家屋顶上的残雪,正在消融,挂在屋檐下冰溜子的棱角,被和煦地风吹成水珠,折射着七彩的阳光,一颗接一颗地下落,乐得小孩子们敞了怀,两手撑着肚兜,接那下坠的珠儿,捕捉着春天的快乐。 柔柔的风,从孩子们头上飘过,轻抚冰...

    张宝玉 发表于 2022-12-09
  • 老家的黄连树

    一转眼,离开故乡三十多年了。偶尔回去,也是来去匆匆,极少停留,故乡与我亲切又陌生。故乡秀丽的红石河,险峻的石门,老旧的四合院,特别是枝繁叶茂的黄连树,常在记忆深处被勾起。一闪念,倏忽而至,绿荫如春,形象而具体,清晰到细枝末节。随着年龄增长...

    陈新宽 发表于 2022-12-02
  • 对一条小路的怀念

    小时候,老屋门前有一条小路,它就像藕池河里顽皮的孩子,从防洪提上跑下来,从菜畦、草地中穿过,停在我家门前;它小得像一条蚯蚓,一条刚从地里蹿出来,活蹦乱跳,纤细而散发着土壤亮色的那种蚯蚓;它弯弯曲曲,田埂一样的质地,它是祖祖辈辈的脚印汇成的...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9
  • 故乡的烟火气

    去年冬天,我回到了故乡。 一回到家,感觉年的气氛在空气中流传,像是从内心淌出来的一样,感觉太阳也有别于往常,黄黄的光芒在屋里屋外泊出一汪热闹。 那天晚上,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鞭炮声就铺天盖地了,一波一波,爆响在村庄的黑夜里。厨房里,母亲和二...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3
  • 故乡的云朵

    刚立春,云便奋力迅疾地聚集着,飘飘扬扬地吻过故乡的每一寸土地,不时勤勉地擦拭着蓝天。于是,天没有了一丝的污垢,变得异常的蓝,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溢出水来。 晴空万里的日子,我喜欢躺在门前的那棵酸枣树下,穿过绿叶遥望天空。阳光从肥大的树叶间筛下来...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0
  • 故乡的花朵

    我的故乡下柴市,是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庄。 一到春天,桃花一朵一朵,静悄悄地,慢条斯理地开,内敛,含蓄。它开出粉红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桃花不起眼,气味却特别馥郁,很远就能闻到,深深吸上一口,便有清凉的精灵从口中、从鼻中、从眼中往里钻,润彻肺腑,...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7
  • 失散多年的月光

    今年的中秋,我回到了老家下柴市。 那天晚上,我独自走出家门,静谧的秋夜下,我抬头仰望头顶的月光。它依然如水,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月,把白日那些冷硬的灰色屋顶、粉红色拱桥、绿色竹林和树木,都一一安抚得驯良寡语,照耀得温柔静谧。 那盈满了小...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3
  • 夜 行

    那天晚上,我与邻村的小朋友打架,伤了对方。他的母亲吵着闹着冲到我家里去了。我不敢回家,打算离家出走。 第一站是去我姑妈家。然后,去县城。 月亮寂寞的挂在蓝天上,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又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把我孤独的影子一次又一次的抹掉...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冬天的雪

    昨天听一挚友说,寒假的时候要带一家人去爬华山。当时我很诧异,冬天去爬华山不太合适吧,我就问她为何冬天到华山的缘由,她笑呵呵地给我说出其中的原因,原来她冬天去爬华山是去看雪。看来,冬天的雪赋予每一个人厚实的体验和向往,就如我的挚友对雪那般虔...

    陈绍平 发表于 2022-11-05
  • 记忆深处的枣树

    那是一棵记忆深处的枣树! 是多么一棵瘦小的枣树啊!落根在外婆厨房外的篱笆根下,很多年了。在外婆家众多的果树丛里,实在是太不起眼了。所以外婆和舅舅们也从不会专门给它浇水施肥,只任其生长,枯荣,在四季里变幻。 就是这样一棵树,身体斑斑驳驳,样子...

    寒池 发表于 2022-10-21
  • 腊八节里年味浓

    每年一到腊月,母亲便催促着我回村过节。母命难违,只好丢下所有的琐事,携一家几口前去复命。 煮腊八粥的豆子、干果之类的都是母亲在秋天里准备的,用一个个陶罐仔细地封存,藏到一个隐秘的角落。到腊月初七的下午,母亲便拿出来剥壳、淘洗,从来不让我们这...

    雷兴茂 发表于 2022-10-13
  • 槐香,怀乡

    槐花之香,可令唇齿生津眉眼含黛,让一个人忽然间有了远方的触感。 那似乎是妈妈的味道。童年时妈妈烙下的槐花饼,芬芳了童年,也濡染了一生。当那些细细碎碎的槐花摊入柔柔软软的白面之中,带点嫣红,沾点淡黄,再烹上几滴热油,轻拍慢翻几下,让谷物的香气...

    连恒 发表于 2022-10-11
  • 孟秋感怀

    岁月如烟,流年似水。七年前,一个普通的秋日黄昏,数位好友在我住所附近的小餐馆,为我把酒饯行,而后冒着瓢泼大雨,驱车送我前往火车站。当晚,我辞别妻儿好友,告别整整生活十二个年头的泉城济南,独自返回家乡武汉,随后赴鄂州参加新招录公务员入职培训...

    汪文彬 发表于 2022-10-08
  • 袅袅炊烟情

    从村庄走出的游子,乡愁深处都有一柱炊烟。 不知为何,当归期越近,我的心越忐忑。这种不安,不为别的,只因老家有我的母亲。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我开始懂得母亲,懂得了她一生的付出。当我明白时,她开始老了,如今已进入风烛残年。 我很牵挂母亲,身在异乡...

    刘峰 发表于 2022-09-22
  • 老家的挑箱

    双亲离去,没有为我们留下什么值钱的遗产,唯有那漆上朱丹色土漆的残旧挑箱让我难以忘怀。每次去乡下老屋中,我都特意去看一看,摸一摸沧桑的挑箱,那泛着历史烟尘的土漆依然平滑,檀木特有的香气时不时钻入鼻尖,旧事如潮水涌上心头 小时候,挑箱一直笼罩着...

    吴华 发表于 2022-09-21
  • 嘎金的雪

    清晨,飘落了一夜的雪花随着呦呦鹿鸣停止了飞舞。雪花漂白了整个世界,嘎金雪地里凌乱的足迹爆露了夜的秘密,只可惜没有目睹盛大的狂欢。 嘎金的雪一般来得比较晚,但比起太阳谷其它高山的雪下得更深更厚,甚至更执着一些。 当第一缕阳光亲吻嘎金雪山的峰顶...

    罗绒扎西 发表于 2022-09-15
  • 大树的秘密

    我坚信,每一棵大树,都有着自己的秘密。只是这些秘密并不为我们所知而已。探寻大树的秘密,是有些困难的,也因此,我们常常就忽略了这些大树所隐藏的秘密,这是一件多少有些让人遗憾的事情。 我们的一生,会遇见很多大树。有些人对这些大树视而不见,有些人...

    章铜胜 发表于 2022-09-15
  • 放风筝

    阳春三月是放风筝的好季节,歌里也唱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其实若按夏历三月,气温已经上来了,太阳也有些晒,所以过了二月二龙抬头,就是外出踏青、纸鸢纷飞的好时节了。 今年因疫情的缘故,我就把尘封已久的风筝从袋子里取出,拾掇拾掇,就急急乎乎...

    陈瑜涛 发表于 2022-09-05
  • 在乡下过年

    过年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住在城里,每到年关,我都怀念那些在乡下的日子,特别是在乡下过年的情形。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过年,只觉得可以无拘无束的玩,很开心。儿时的记忆中,过年就是爬在墙头上看邻居家杀猪,自己馋得直流口水,回家后又给母亲哭鼻...

    何军雄 发表于 2022-08-30
  • 一院绿生凉

    又到一年植树节,想起老家屋前屋后的树木来。 老家三间瓦房,隔着花墙,在黑漆大门旁斜伸着一株樱桃树。那株樱桃,不知是何时栽的,倚着水沟,长得歪歪扭扭,却极力把身子倚向砖墙,仿佛想尽可能地偎进院子里,就不至于被遗忘。花开得也小,一小朵一小朵,粉...

    高高 发表于 2022-08-26
  • 思念故乡

    回忆,那么细碎,那么悠长;故乡,那么遥远,那么忧伤。没有故乡,自己属于谁?没有路标,哪里是归宿?时代头也不回地疾行,故乡最朴素最亲切的气息,一幕幕的景象在眼前滑过,一幅幅图画刻在了心灵深处,因为我的故乡已经在心底珍藏。 夜幕云淡风轻,西辽河...

    淡定 发表于 2022-08-22
  • 家乡的风

    春 春风是温暖的讯号,是融化的开始。春风里总是伴随着一些我想象中熟悉的声音:湖面开化裂缝,柳树抽条发芽,公园里的人群熙熙攘攘,上班族咔哒咔哒地走在路上,路边的积雪化成水被车轮压上,激起泥浆冬春交换的时节,有人换上了轻便的春装,有人仍然被包裹...

    韩婉琦 发表于 2022-08-21
  • 盆景抒情

    盆景浓缩了一种山水美,自然禀赋美,可怡人之情,可养人之性。 我对盆景很挚爱,家乡湖光山色,制作盆景根雕得天独厚,于是一些能工巧匠们便利用当地丰富的树木资源,培植出造型各异的盆景根雕。 每年的四五月间,正是春暖花开之际,草木青翠,花儿绽放,工...

    李永明 发表于 2022-08-18
  • 大槐树

    大爹家的大槐树108岁了,年代久,长得高,名气大,故事多。 大爹的父亲是我的太爷爷,他是个有文化的人,做事喜欢标新立异,生个孩子也谋划着要栽棵树留个纪念,美其名曰扎根树,希望孩子能长成参天大树。大爹出生时正值辛亥革命暴发,于是大爹有了个时尚的名...

    张方修 发表于 2022-08-11
  • 山殇

    春节下乡过了一星期,闲暇无事,去鄱阳湖边转了转。恰逢天气阴沉,寒风瑟瑟,而湖边的风特别大,吹得耳畔呼呼作响。湖对岸的庐山不见其真面目,一眼望去,茫茫的天际一片黄色。我是有备而来,迎朔风而走,朝着儿时经常玩耍的螺丝山方向走去。脚下的草褪去了...

    余春明 发表于 2022-08-09
  • 柔软的布鞋

    门边的鞋架上喜欢放上一双白底黑面的布鞋。布鞋每天安安静静地等候着。每每疲惫不堪地从外面回来,便迫不及待地穿上它,在房子里走来走去,非常舒适。那种疲惫渐渐消失,换来一身轻松。 在城里,在办公室里,总是要穿上锃亮的皮鞋,昂头挺胸,一副神气的样子...

    韦秀琴 发表于 2022-08-06
  • 枣子熟了

    秋风扬了几场后,枣子全红了。透香的熟,一片诱人的红。 翻过日历的一角,枣子在岁月的磨砺中越发清癯。原先是丰腴的,如今是玲珑的。母亲说,那是因为枣树老了。 老了吗?它的身躯明明不算高大。它的枝丫不够繁茂,树叶也不见宽大,至少不像桃梨那么绰约。...

    邹娟娟 发表于 2022-08-03
  • 五月,我不在故乡

    故乡之春,步入尾声。蝉鸣盛夏,如隔昨日。汀江涨潮抑或退潮,若在家中,驻足窗前,眼下皆知。踏遍千山万水,寻不得更为曼妙之处,度过春夏秋冬。 居于汀江河畔,门前便是国道,每逢初春时节,国道两旁,桐花茂盛,淡淡清香,路人细品,宛如白色丝带,缠绕山...

    赖翠伟 发表于 202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