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清清白白家常味

    一进入冬季,餐桌上最常见的菜便是大白菜了。 我们这一代人,对大白菜普遍有种特殊的感情。小时候,大白菜和萝卜是我们冬天里吃得最多的菜。冬天一到,大白菜日渐成熟,那丰美新鲜、烂漫葱郁的大白菜,蓬蓬勃勃,排列整齐,沐风浴露,上青下白,犹如翡翠碧玉...

    赵克红 发表于 2020-09-17
  • 故乡的运河

    说起故乡,首先会想到闻名中外的京杭大运河。 我的故乡座落在苏北鲁南交界处的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村子不大,现常住人口五百人左右,这里的乡亲纯朴憨厚,为人诚实正直。村后的中运河为京杭大运河的一段,约有千余年的历史,故乡人喝着运河水一代代生生不息...

    黄计芳 发表于 2020-09-17
  • 与物为春

    草木长,百花开。庄子残碑前,蝴蝶飞过。似曾相识,是庄周,还是梦? 小城很小,却泯然众城,奔忙,世俗,春无归处。庄周安睡在城郊,幕天席地,枕草木梦花蝶,也算是最大的褒奖吧。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人其实是一面镜子,照着别人,活着自己。若...

    韩星星 发表于 2020-09-16
  • 真挚,心灵的感念

    有多少次的山路十八弯哪,飘香着一首首充满激情昂扬的美好歌谣。 和着那沉甸甸的足声,踏响了你和我年轻时的乐章和流行歌曲。 就在那片斑痕的土地上,有许多种风雨的狂想,就这样如火如荼。能够忘掉昨天的疼痛与那些悲欢吗?叠印着的是那一页页生动的诗歌。...

    桂西庞霄云 发表于 2020-09-11
  • 一个村庄的地名志

    一 乡下的草木、河池、山石田土,甚至某段典故或者逸事都是乡村的坐标。这些乡村坐标,如同一个个村落密码,在本村流行通用,跨过一个河沟或者翻过一座山垭,如果不给解码,任何人都不会明白那些清清楚楚的地名到底指向何处。 每一个村落都有自己五花八门的...

    彭家河 发表于 2020-09-06
  • 故乡的河

    童年最难忘的记忆,是故乡的那条河。 它发源于辽宁省清原县,一路浩浩荡荡,最终注入松花江。 它叫辉发河。 从源头流出后,辉发河与一条支流交汇。这个支流就是吉林省的梅河。围绕着两河交汇点,人们世代辛勤劳作,繁衍生息,并且把这个地方亲切地称作梅河口...

    李建臣 发表于 2020-09-02
  • 感受春天

    早上,推开门,春风便悄然地侧身挤进来,暖暖的,带着青草的气息,这时候,我简直怀疑我的眼睛,不是吗?冬天的雪刚刚化去,不觉间就有了满世界的绿。 久居城市一隅,很少感受到春天到来的脚步。于是,我时常怀念梦里那些不曾长大的光阴,田野、村庄、池塘、...

    王正莲 发表于 2020-09-01
  • 思念是故乡的河

    故乡有两条河,一条是由上游的祈阳河沐阳河汇聚而成的小石河;一条是发源自镇巴星子山的渚河。当地人叫不惯这文绉绉的名字,便因其河流大小称之为大河、小河,镇子在小河北岸山脚蜿蜒,镇尾便是小河汇入大河口。 小 河 小河比素常的山间小溪略宽,水深不过膝...

    杨学军 发表于 2020-08-28
  • 胡杨感赋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瑶霜意气,欲夺九州。望长天蓝蓝,紫气芸芸; 瞰大漠茫茫,鸣沙啾啾。血染红柳,始知莽霜骁勇;南归鸿鹄,已知秋风萧萧。极目昆仑逶迤,长空横卧;远眺大漠雄浑,万壑千坡。黄沙猎猎,埋尽丝绸古道,断东西之交往;红柳丛丛,呵护大漠长...

    石蕴冬 发表于 2020-08-15
  • 听夏

    故乡,是每个人心中永远的情结。尤其是在夏夜,坐在农家的院子里听夏,别有一番情趣。如果你不身临其中,你是感受不到那份舒适,那份恬静,那份对于故土家园的虔诚。 听夏的那一刻,远离城市的喧嚣,回归田园的古朴,故乡给予你的是自然,是无私,是泥土的芬...

    陈绍平 发表于 2020-08-12
  • 初夏时光

    夏天真是善解人意,连个招呼也不打,仿佛在一夜之间就悄然来到了人间,来到了我居住的北方小镇。 真应了古人的那句话,落花流水春去也,春天只留下一抹丽影就绝尘而去,尽管它的情绪总是起起伏伏,还时不时地来一波春寒料峭,向人们展示着冬天还未走远,可冷...

    由焕章 发表于 2020-08-10
  • 远去的灯火

    每当夜幕降临时,村中家家户户的灯就亮了,那一窗窗灯火在硕大夜空的笼罩下,静静地散落在村庄之中,泛着清幽细微的光芒。无边的夜色,将一抹抹灯火吞噬在苍茫的黑暗之中。每扇窗散发出的光芒,宛如一道道温柔而细致的布帛,宁静而柔和。灯火是村庄夜晚的象...

    曹木静 发表于 2020-08-02
  • 回到那片山里

    人到中年,在速生的城市里,钢铁、水泥、砖堆砌着我们的生活,总有一些惦念在内心不断滋生,容纳着昆虫碎语,小鸟轻鸣那是月下的笛声,是我们朴拙面孔的特写。 曾经一次次登向高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在回望中清晰地开放,复生。它像是城市的背面,失意时想...

    邓涛 发表于 2020-07-30
  • 秋染枫红

    玉露凋伤秋染枫红,枫叶如丹丹霞映天,暗香氤氲蓦回首,才惊觉,已然深秋! 枫叶红了,红得妖娆,红得似火,漫山遍野,千枝万枝,一团团,一簇簇,在青松的掩映下似一团团火焰在燃烧,无限蔓延,蔚为壮观,撞击视野;它静静地、紧紧地、层层地用它娇羞的身躯...

    刘泽蕾 发表于 2020-07-24
  • 寂静的雨

    面朝窗前淋淋漓漓的雨,我一直想要写些什么,来赞美它的唯美和清静。 初中时,有篇课文叫《下雨天,真好》,是琦君写的散文,如今闲来无事还喜欢看一看这篇散文,百读不厌,每一次读来都会有新的感受。 正如琦君所问的:我问你,你喜欢下雨天吗? 谁又不喜欢...

    陆见- 发表于 2020-07-22
  • 乡村盛夏

    立夏挤着小满,芒种赶着夏至,一溜烟儿的功夫,炎炎盛夏便悄然间在乡村登...

    汪亭 发表于 2020-07-20
  • 故乡的秋天

    赞美秋天的人不少,都说:万美秋为最。因为人间丰收的喜悦在秋天,月亮最圆时的民间节日中秋节在秋天,大自然天高云淡、多姿多彩的层林尽染、万山红遍的景色,同样也在秋天。 诗人纷纷赞美秋天的景色,苏轼写有《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王勃的《滕王阁序》佳...

    陈东明 发表于 2020-07-18
  • 枯萎的芦苇与茅草花

    已是深秋了,小雨依然绵绵不绝,静静地看着雨滴敲打在地上溅起一串串水珠。还有什么比在雨中寻访更有意境吗?我撑着雨伞,跨过几级长满草皮的台阶,慢慢走到湖边,望着眼前成片高高枯黄的芦苇,它被雨水打蔫了,秋风吹皱了它的茂盛,只是乘下那种摇曳的静寂...

    东山峰人88 发表于 2020-07-14
  • 灵渠之春

    总想在江南小桥流水的古街有个翠绿小院,不用豪华,干净就好。屋前院后散落几样小花,低矮围墙爬满青藤,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闲时,就窝在院里看看书、写写字、画画儿、喝喝茶、发发呆,无人来扰,安静做自己。 累了,就随手抄一本书,步出小院,赏赏花、...

    黄燕玲 发表于 2020-07-13
  • 市井深处

    闲来无事,沿着旧街一路徜徉。说是旧街,实际上不算太老,却也颇有些年月,有着它的故事与往事。 旧街房舍分立两旁,略显陈旧,中间是石板路,表面光洁、透亮,一路伸延。可以想见,那些过去年月里,它也曾有过别样的繁华与喧嚣。现今,那些墙角爬着的藤蔓、...

    韦联成 发表于 2020-07-08
  • 月是故乡明

    夜晚,骑车回家。街道两旁树影斑驳,行人稀少。我将车蹬得飞快,不经意抬头,看见前方的天空中悬挂着一轮明月,默默地陪我前行。好久没看过这么美的月亮了,平日为琐事烦忧,竟然忽略了身边的美景。 我想起了远在家乡的月亮。 家乡的月色很美。夜幕降临,月...

    张伟霞 发表于 2020-07-05
  • 卧听故居萧萧竹

    半窗花影凭月写,一林风竹任雪敲。 夜里,梦见故居那片竹林,在巴山夜雨的洗润下,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春鸟在竹林叽叽喳喳地啼唱,正是我曾经自诗画意:庭中春燕空自语,楼外野梅孤芳闲。建房远祖跨鹤去,谁知堂号燕子阡? 故居吊脚楼外,有一片郁郁葱葱的...

    黄玉才 发表于 2020-07-02
  • 老屋的记忆

    城市的喧嚣,生活的奔波时常让我想起儿时的老屋,想起老屋的恬静、安宁、与世无争。多少回在梦中,梦到故乡,梦到故乡的老屋。 老屋建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坐北朝南,是陕西关中一带那个年代常见的土坯房。墙由粘土砖砌成,只有在墙与墙的交界处用了少量的青...

    毛伟涛 发表于 2020-06-28
  • 野菜与乡愁

    立春之后,只需几个好天气,就会酿成一片好春光。田野里,人们拿着小铲子、提着小篮子,三三两两去挖野菜。 其实,这时的野菜还躲在地下与人们捉迷藏呢,挖野菜的人性急了一些。雨水三候:一候獭祭鱼,二候鸿雁来,三候草木萌动。要到了雨水节气之后的十几天...

    陈晓辉 发表于 2020-06-27
  • 乡路

    小时候住的乡村,紧靠着一条河。河中流水平静、船帆高扬,河岸碧绿苇荡、繁忙码头,各有各的美丽景色。它们伴我度过童年岁月,那种纯真无忧的日子,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感到温馨温暖。 当我领教过生活艰辛,有时想起童年故乡,忘不掉的不光是河流,还有那...

    柳萌 发表于 2020-06-21
  • 怀念儿时的花甸

    离我家不远,便是一片耀眼的花甸。每年的春夏之交,都会下上几场透雨,将花甸装扮一新。 雨后的花甸,漫水清清,嫩草翠翠,野花繁繁。孩子们冒着细雨,光着脚丫在甸子上撒欢儿地跑。草踩在脚底,地毯般柔软,没过脚面的水啪啪作响。几个小姑娘拿着瓶子,小心...

    裴景义 发表于 2020-06-17
  • 浓浓故乡情

    故乡是永远的牵挂和爱恋。从小生长在风景秀丽、环山围绕的小山村,却从没在意过景色的美。近日回到老家,看俊秀青山,听鸟语虫鸣,闻芳草馨香,陪父母为老屋拣瓦再拾掇拾掇享受着村庄的恬静与惬意,故乡深情再次在心底蔓延开来 (一) 前段时间的风雨,无人...

    庞秋波 发表于 2020-06-13
  • 儿时的村庄

    从前我的村庄,户户养鸡。母鸡生蛋,凑孩子的学费和油盐之类的零碎。白天院落、街道到处有鸡在跑,树下,墙头,草丛,鸡影晃动,有的扒土倒粪找食,有的趴在柴窝打盹。夏天闷热,鸡们会飞跃柿子树梢,在枝头歇息过夜。 躁动不安的公鸡,天不亮便扯开嗓子鸣叫...

    周塬风 发表于 2020-06-12
  • 追逐春天

    一场滂沱大雨噼啪而下,一扫春日细雨蒙蒙的暧昧。天渐渐放开。睡梦中惊醒的我急忙起床,拉开窗帘,一股清新扑鼻的湿味沁入我的心脾,像是灌了一壶清凉的饮料。张大嘴巴,深深地呼吸几口,顿时一股清凉直气通畅全身,头脑特别清醒。 窗外,几棵妖艳的桃树,被...

    韦秀琴 发表于 2020-06-09
  • 蹲墙根儿

    生产队队长把墙根儿的乱树枝扒拉到路边儿,摆手招呼我父亲蹲在他旁边。 父亲是生产队里喂牲口的好把式,队长找我父亲,是想在麦收开镰之前,给牲口加点儿夜草添点儿玉米。父亲一边呲儿呲儿吸着旱烟一边眯着眼睛点头,烟杆儿上吊着的烟布袋子,伴随着父亲吸烟...

    孙勇 发表于 2020-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