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我爱故乡的松树

    我的老家坐落在赣北幕阜山下的一个小山村里,村子的四周横七竖八环绕着此起彼伏的小山丘。而那一座座次第远去的小山丘上,到处都长满了苍青翠绿、郁郁葱葱的松树林。小时候,那些松树林便是我的乐园。 每年的阳春三月,我们幕阜山区的天气总以晴好为主,并时...

    余锦标 发表于 2020-11-27
  • 最爱端午三美味:粽子、盐蛋、艾叶粑粑

    湖南的端午要多热闹有多热闹,除了赛龙舟外,端午的美食也热闹得很连三岁小孩都能数出七八样端午美食,比如粽子、盐蛋、皮蛋、大蒜子烧肉、水煮鳝鱼、红苋菜众多端午美食,热腾腾香喷喷摆满端午每家的大餐桌,我最喜欢的还是粽子、盐蛋、艾叶粑粑这三样最具...

    袁丽霞 发表于 2020-11-27
  • 最忆儿时捕鱼

    我的老家四面环水,东有荡,西有湖,河沟交错,水产丰富。儿时,我最喜欢捕鱼,只要一到星期天,我便和小伙伴们到河沟里捞鱼摸虾。河沟里的水清澈如镜,水里面游鱼一点儿不怕人,有时候还啃我们的小脚。那时没有什么捕鱼的工具,我们就自己动手,用杨柳编个...

    陆地 发表于 2020-11-24
  • 故乡,是烙在心底的深情

    年轻时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地方,在外打拼多年,每每想起故乡二字,都会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走过山山水水,走过流年岁月,游子的跫音无论落在何处,那一缕心头萦绕的乡思从不曾有半分的消减。她是爱与情的交织,她是希望与梦想的摇篮。前段时间,余光中老师离...

    央宗卓玛 发表于 2020-11-18
  • 家乡的山坡

    家乡的山坡一年四季都有着不同的景色,非常美丽,我常陶醉其中。 春天,万物复苏。草绿了,树也绿了,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走进山坡就仿佛走进了绿色的海洋,嫩绿的一片,非常可爱。只要一走进去便会沉醉其中。或在绿茵草地上闭目养神,或伫立林间聆听...

    熬琳禛 发表于 2020-11-09
  • 鞋底上的乡愁

    乡愁是伴我长大的麦草老屋,乡愁是风箱催生的袅袅炊烟,乡愁是纺车抽出的绵绵长线,是下代人再也不懂的三叔二大爷、七大姑八大姨。 我说乡愁是纳底子,孩子们都笑了,就因为他们这一代人已漠然不知它是什么。而他们父辈以前的人除了睡觉,和它形影不离,每个...

    王学艺 发表于 2020-11-08
  • 消逝的山村,永恒的记忆

    我的老家,镇江大港岱向桥村,一个长江边的普通山村,几年前拆迁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的沥青大道,几座新建的厂房和建在路边的加油站。 老家消逝了,我拿什么来祭奠? 我用对这片土地的依恋来祭奠。 小山村三面青山环绕,一面大江奔腾。山脚下,...

    赵文娟 发表于 2020-11-05
  • 傍晚,庭院里洒过水

    夏日长长,庄稼葱茏茂盛,乡间,正是锄地的季节。那一个个夏日黄昏,在我们家,几乎描绘着不变的一幅画面。 傍晚时分,父母次第走进了家门。放下肩上的锄头,将其置于北墙根下;然后,父亲就脱下汗襟,用力抖擞几下,努力抖掉上面布满的尘土;母亲,则拿起水...

    路来森 发表于 2020-11-03
  • 蝴蝶美丽//装点山村//秀美人生

    (一) 我们忘不了啊,一年前的那一个夏天,你就这样带着对扶贫工作的执着与牵挂,连夜驱车赶回村里,思想不到的就是天公疯狂地下着暴雨,山洪爆发,冲断了道路,你就这样被那如魔的暴洪所吞噬了,让三十个时光篆刻在这一片桂西北的深山之中,让我们每一个人...

    桂西庞霄云 发表于 2020-10-29
  • 腌年鱼

    冬寒时节,家乡的小山村里,山寒水瘦,农田荒寂,割稻的镰刀被挂在了墙上,人们享受着岁晚的余闲,坐在墙根边一边晒太阳,一边闲扯着话,静待着春节的到来。 我的母亲却不肯闲下来,她手脚利索地张罗起腌年鱼的事来了。 每到入冬,母亲都要腌年鱼的。在我孩...

    梁惠娣 发表于 2020-10-29
  • 乡愁何愁

    每个人心目中有每个人的乡愁。乡愁是什么?乡愁最核心的是传统文化。不管是姥姥的歌谣、奶奶的童话、妈妈的故事,或者自己的记忆,都离不开儒、道、释的文化根源。而这些文化根源,在乡愁里大多附着于古建筑,具体地说,就是寺庙、宗祠、民居等。有了这些古...

    吴国荣 发表于 2020-10-26
  • 多情最是春风来

    风是春天的使者,当天地间还是一片枯黄时,春风就由冷冽忽而变得柔和起来。 晚饭后去散步,刚走下楼梯,还没有来得及裹紧衣衫,春风就亲亲热热地扑过来,撞你个满怀。春风宛如调皮的小狗,蹭着你的脖颈,伸出温软的舌头,一下一下吻着你的脸庞,心中顿时满满...

    云水 发表于 2020-10-23
  • 悠悠思乡情

    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异乡的人来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漂在水里的浮萍,没有自己的根。 这么多年来,我在各个不同的城市工作、生活,为追求自己所谓的梦想而努力着、奋斗着。可是,常常感到事与愿违、力不从心。车市马龙的城市,我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小卒,微...

    王文咏 发表于 2020-10-15
  • 归乡过年释乡愁

    小年,仿佛是一把发令枪,一声枪响,年的步伐突然发力。在老人守望村口的目光中,在孩子们扳着指头数日子的指尖上,在男人们数来数去的钱包里,在女人们盘点年货的絮叨中年眼看就要到了。 与年赛跑的,是游子。一进入腊月,年就像一泓湖水,貌似波澜不惊,其...

    郁松寒 发表于 2020-10-13
  • 长成喜欢的模样

    每一朵花,都有它的美丽。二月兰是东园的主角,那山坡很长很长,坡顶是条小路。路的两边,就是成片成片的二月兰,坡下有个茶室,有老人坐在那里闲聊、喝茶,很日常,而且很美。 二月兰开的热烈,抬眼望去,尽收眼底的紫色,望不到尽头。 我的故乡,也种了许...

    小隐 发表于 2020-10-13
  • 诗意中秋

    一 古诗意中押韵出的一轮幽思,照我于秋之深处。 不是李白举杯相邀的那轮,那轮孤傲与豪放,已从樽中跌落江心;也不是东坡的那轮悲欢与离合,婵娟的月华,映我妻儿酣甜的笑靥;而李后主小楼上的那份凄凉,也早被昨夜东风吹落。 是从白日的喧嚣中沉淀出的一轮...

    泥人 发表于 2020-10-07
  • 温暖的煤油灯

    提起煤油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们都不陌生,那时候农村还没通电,家里也买不起蜡烛,于是千家万户就都用煤油灯照明。暗淡微弱的煤油灯光,照亮了无数人童年的身影。 煤油灯就是用一种器皿将煤油盛在里面,从器皿里引出一颗棉绳做灯芯,用火柴点燃...

    刘红廷 发表于 2020-09-25
  • 那湖,那亭

    公园里散落着几处人工湖。有风乍起,粼粼的水波像细碎的银子,连同岸边如烟的柳,宛如一幅动态的水墨;若是无风,蓝天白云倒映在湖面,又成了静默的油画。水元素的加入,使整个公园都灵动起来,人们都说这里有塞外江南的韵味。 我爱的那片湖,坐落在清幽的林...

    姚淑艳 发表于 2020-09-22
  • 清清白白家常味

    一进入冬季,餐桌上最常见的菜便是大白菜了。 我们这一代人,对大白菜普遍有种特殊的感情。小时候,大白菜和萝卜是我们冬天里吃得最多的菜。冬天一到,大白菜日渐成熟,那丰美新鲜、烂漫葱郁的大白菜,蓬蓬勃勃,排列整齐,沐风浴露,上青下白,犹如翡翠碧玉...

    赵克红 发表于 2020-09-17
  • 故乡的运河

    说起故乡,首先会想到闻名中外的京杭大运河。 我的故乡座落在苏北鲁南交界处的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村子不大,现常住人口五百人左右,这里的乡亲纯朴憨厚,为人诚实正直。村后的中运河为京杭大运河的一段,约有千余年的历史,故乡人喝着运河水一代代生生不息...

    黄计芳 发表于 2020-09-17
  • 与物为春

    草木长,百花开。庄子残碑前,蝴蝶飞过。似曾相识,是庄周,还是梦? 小城很小,却泯然众城,奔忙,世俗,春无归处。庄周安睡在城郊,幕天席地,枕草木梦花蝶,也算是最大的褒奖吧。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人其实是一面镜子,照着别人,活着自己。若...

    韩星星 发表于 2020-09-16
  • 真挚,心灵的感念

    有多少次的山路十八弯哪,飘香着一首首充满激情昂扬的美好歌谣。 和着那沉甸甸的足声,踏响了你和我年轻时的乐章和流行歌曲。 就在那片斑痕的土地上,有许多种风雨的狂想,就这样如火如荼。能够忘掉昨天的疼痛与那些悲欢吗?叠印着的是那一页页生动的诗歌。...

    桂西庞霄云 发表于 2020-09-11
  • 一个村庄的地名志

    一 乡下的草木、河池、山石田土,甚至某段典故或者逸事都是乡村的坐标。这些乡村坐标,如同一个个村落密码,在本村流行通用,跨过一个河沟或者翻过一座山垭,如果不给解码,任何人都不会明白那些清清楚楚的地名到底指向何处。 每一个村落都有自己五花八门的...

    彭家河 发表于 2020-09-06
  • 故乡的河

    童年最难忘的记忆,是故乡的那条河。 它发源于辽宁省清原县,一路浩浩荡荡,最终注入松花江。 它叫辉发河。 从源头流出后,辉发河与一条支流交汇。这个支流就是吉林省的梅河。围绕着两河交汇点,人们世代辛勤劳作,繁衍生息,并且把这个地方亲切地称作梅河口...

    李建臣 发表于 2020-09-02
  • 感受春天

    早上,推开门,春风便悄然地侧身挤进来,暖暖的,带着青草的气息,这时候,我简直怀疑我的眼睛,不是吗?冬天的雪刚刚化去,不觉间就有了满世界的绿。 久居城市一隅,很少感受到春天到来的脚步。于是,我时常怀念梦里那些不曾长大的光阴,田野、村庄、池塘、...

    王正莲 发表于 2020-09-01
  • 思念是故乡的河

    故乡有两条河,一条是由上游的祈阳河沐阳河汇聚而成的小石河;一条是发源自镇巴星子山的渚河。当地人叫不惯这文绉绉的名字,便因其河流大小称之为大河、小河,镇子在小河北岸山脚蜿蜒,镇尾便是小河汇入大河口。 小 河 小河比素常的山间小溪略宽,水深不过膝...

    杨学军 发表于 2020-08-28
  • 胡杨感赋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瑶霜意气,欲夺九州。望长天蓝蓝,紫气芸芸; 瞰大漠茫茫,鸣沙啾啾。血染红柳,始知莽霜骁勇;南归鸿鹄,已知秋风萧萧。极目昆仑逶迤,长空横卧;远眺大漠雄浑,万壑千坡。黄沙猎猎,埋尽丝绸古道,断东西之交往;红柳丛丛,呵护大漠长...

    石蕴冬 发表于 2020-08-15
  • 听夏

    故乡,是每个人心中永远的情结。尤其是在夏夜,坐在农家的院子里听夏,别有一番情趣。如果你不身临其中,你是感受不到那份舒适,那份恬静,那份对于故土家园的虔诚。 听夏的那一刻,远离城市的喧嚣,回归田园的古朴,故乡给予你的是自然,是无私,是泥土的芬...

    陈绍平 发表于 2020-08-12
  • 初夏时光

    夏天真是善解人意,连个招呼也不打,仿佛在一夜之间就悄然来到了人间,来到了我居住的北方小镇。 真应了古人的那句话,落花流水春去也,春天只留下一抹丽影就绝尘而去,尽管它的情绪总是起起伏伏,还时不时地来一波春寒料峭,向人们展示着冬天还未走远,可冷...

    由焕章 发表于 2020-08-10
  • 远去的灯火

    每当夜幕降临时,村中家家户户的灯就亮了,那一窗窗灯火在硕大夜空的笼罩下,静静地散落在村庄之中,泛着清幽细微的光芒。无边的夜色,将一抹抹灯火吞噬在苍茫的黑暗之中。每扇窗散发出的光芒,宛如一道道温柔而细致的布帛,宁静而柔和。灯火是村庄夜晚的象...

    曹木静 发表于 2020-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