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

散文诗

简介:经典散文诗精选,必读社精心打造,值得大家收藏与分享。
诗歌栏目:现代诗歌优美诗歌爱情诗歌爱国诗歌格律诗诗句大全

  • 竹林人家

    竹海,在白色云花的身姿下,滚动着绿色的浪花; 竹涛,在彩色云霞的舞姿下,拍击着绿色的思考; 竹韵,在银色月光的琴弦下,氤氲着绿色的哲理。 竹园主人,小飞先生,体态略显富态,动作优雅大方,既有江南人的内秀,又含北方的豪气。 接近百亩竹林,和邻居...

    继往开来兴凯湖 发表于 2020-04-08
  • 心若向阳,何惧黑夜

    1 风一直在吹 红枫叶在起舞 点燃心中那团火 枫叶在风中燃烧 亦如心中那团火 永不熄灭 倾醉于那一瞥的惊艳 2 浅春 微漾 时光在梦里成卷 我在光阴之内修炼 左手抚过残破诗行 右手紧握简单幸福 春雨赶上三月的末班车 我还在冬日寒梦苦修 春雨就已暖湿梦外光阴...

    杰萨·云亦 发表于 2020-03-28
  • 清明,清明

    清明节气,我的泪水总是不听话,打湿柳条还未绽放的一个词语。 一片绿和我一起伤心。 依偎在奶奶的坟头,和时间述说着往事。 难以到达的一个空间,被阳光深埋于泥土之中,那棵扎向地下的柳,还在路途上努力。 我背叛故土太久,让先人的目光失落。 素衣。尘土...

    心悦使者--陈宏宾 发表于 2020-03-28
  • 东风浩荡

    这个春天的脚步,走得异常沉重而缓慢。 被死亡笼罩的春草也会停止发芽。被魔鬼威胁的花蕾也会拒绝开花。 很多的路,被脚印遗忘太久。很多的山很多的水,很多的鸟鸣和虫唱,陌生了眼睛的抚摸和耳朵的问询。 瘟神的魅影,把鸟语花香化为无休止的争吵和诅咒,化...

    秦时明月胡华强 发表于 2020-03-27
  • 对视

    它在钻进树丛之前,驻足扭回脑袋看我。 那是一条弯曲的小路,楼角挂着一弯冷月。 我很佩服猫的腰身,无论怎样危险的动作,也不会扭伤筋骨。 就那样扭着身子看我,时间仿佛刹那间停在那里。 我亦将脚步停住,与它遥遥对视。 若干窗子若有所思地亮着,四周却静...

    韩嘉川 发表于 2020-03-26
  • 另一种意义的飞翔

    大自然的回声 下午,阳光正暖,顺着河滩走下去,去自然中聆听,那些动人的自然乐音。 有细微的风声,贴着身体的律动,在山谷中回响。 木栅栏里,红色的房子隐在树林之间,好像和尘世隔绝。狗的吠声和鹅的引吭大叫,又把人拉回尘世间。 坐下来细细倾听山雀的...

    辛灵 发表于 2020-03-25
  • 影子的潜伏

    根据需要,把穿黑大衣的人与蝙蝠,设为夜的卧底; 于是,黄昏故作忧怨,凄然地向墙角隐匿 那时即使漫空飞雪,天还是要黑的。 油菜花一片又一片开放了,被道路封了的一只蜜蜂死了,一群蜜蜂死了; 没有授粉的日子不仅失去了颜色,也不甜了。 这个春天走错了路...

    韩嘉川 发表于 2020-03-23
  • 岁月的被单

    一面是寒冷一面是温暖 一面是邪恶一面是善良 阳光的背面是阴暗 生命是一条单行线 懵懂的岁月 绚烂的青春 时光之轮碾转间 我们就老了 岁月的被单 记载着我们的成长的烙印 在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把她挂在洁白的灵魂上 洗涤得清清爽爽 晾晒得温温暖暖 舍弃...

    朱海琼 发表于 2020-03-21
  • 同桌的你

    离别一何久,几十个春秋 当年同在屋檐下,大家是学友 毕业后,身不由己的我们 渴盼同学会 如今 想不到新冠疫情,搅得世间不宁 同学们只能在微信上面面相觑 某某同学你怎么啦!某某同学你身体好吗! 忆往昔,我们奋笔疾书,过关斩将 事业有成的,打开了局面、...

    草根方寸地 发表于 2020-03-21
  • 冥思的星辉

    生命的执念,已经不是为了谁,厚重自己,丰厚内心 珍惜生命,珍惜过往,感激历练,丰富人生,斑斓中秋 阶梯在延伸,天平也在称重,倾斜的塔,自有其缘由 以蓝天的广阔,笼罩是是非非,清澈心空的所有,飞翔和坠落 以黑土地的广袤,承载一切覆盖,和生物的游...

    云水凝碧 发表于 2020-03-13
  • 不醒

    南风开始吹进轩窗,我却不敢从梦中醒来。 口罩复制出一张张重叠的面孔,营造某种旧时光。 我不敢断定,是否若干隐喻在渐渐明朗; 白云,也在罩起太阳。 块状的阳光摆在地板上; 再回到不更事的童年,是很残忍的事情。 不知道美丽的蝴蝶,会用南美的翅膀扇起...

    韩嘉川 发表于 2020-03-12
  • 三月,等一场桃花雨

    三月,一场小雨,如泣如诉,在春风里,洗刷刚刚解冻的大地。 迎春花率先醒来,鹅黄的花瓣儿,摇曳着舞步,在微寒的风里芬芳,那缕缕馨香,给早春抹上一层温暖的色调,微醉的春风染绿了一片晴朗。 三月的清晨,麦田茫茫,冷寂的风吹散一些词语,待阳光灿烂,...

    西安张琼 发表于 2020-03-11
  • 苍茫时分

    这一刻,我能感觉得到你遥远的目光正落在了我的心上,一如那清晨的阳光; 所有的一切不是可哀之梦么,抑在我生命里须再加一次。觉悟到觉悟里。 蔷薇树上的花朵已然凋落,而有一个诗人却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说:那满树的蔷薇花儿盛开了! 戈壁滩上风来风去的,...

    宁夏戈壁秀秀 发表于 2020-03-10
  • 听雨

    一 今夜有雨,下雨好啊!能冲去厚重的云和压得透不过的气。 雨有清新的作用,空气没有污染,浊气四散。 我像一支活泼的燕子,把情愫从窗口放飞而去。 每当聆听雨声,我就有种知足的快感。 愿雨越下越大,知不知足,知不知足? 好像泄气一般。我喜欢它没完没...

    沅茵 发表于 2020-03-02
  • 疫情

    白雪的旷野,想上去踩下几个脚...

    韩嘉川 发表于 2020-02-23
  • 与影子的裂缝

    人困在家中,影子却代替我们在外面乱逛。 它在街头大摇大摆地走着,鼻子藏匿,嘴巴藏匿,但遗漏了眼睛和耳朵。 听八方风声,看前后左右,警觉的样子,胆怯的姿态,像一只只过街老鼠。 它代替我们赏花,成为花的阴影。 它代替我们回老家,走在水泥路上,有点...

    潘志远 发表于 2020-02-23
  • 雨水

    我早发现了你的眼眸很热,一行泪顺着脸庞流下 我早发现了你的舞姿很美, 一朵小雪花瘦在他乡 亲吻晨间露珠,爱意亦有晶莹呼吸,亦有见或不见,皆有的窒息 流年似水,一条河浅了又深,远了又近,藏着安静的鸟鸣 时光恰如其分,让我正视自己,许一场雨,八百里...

    荒谷 发表于 2020-02-20
  • 战死的白雪

    薄薄的白雪,在阳光万千箭镞的攒射里,很快都牺牲了,尸骨无存,香消玉殒。 它们一一战死,表面上看很平静,其实很惨烈,你的肉眼看不见;哀嚎遍野,你的耳朵,早丧失听低分贝的功能。 大地是它们的坟场,绿树是它们的青丘,溪水是它们流动的墓志铭。 它们是...

    潘志远 发表于 2020-02-20
  • 二月雪与口罩

    下雪了,那雪落在地上像人们的口罩一样白。 武汉也飘起了雪花,那里每天都有城市熟悉的人离开。 而如口罩与气流的隔离,亲人没能见最后一面; 这雪是否在替人们,做缅怀的挽联? 终于下雪了,为二月的旷野,覆一袭口罩白; 让小草、野菜、树芽儿和鸟的鸣啭,...

    韩嘉川 发表于 2020-02-19
  • 没有消烟的战争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在一个巿场爆发,在小区爆发,以惊人速度爆发,危害人们健Kang,摧毁人们的生命。 武汉,正以英雄气概、坚强意志、战斗不息的精神抗击瘟役。他们的行为感动了高龄院士,他哭了,院士的话(武汉是个英雄的城市)激励着英雄,武汉哭了。英雄...

    梧桐山客 发表于 2020-02-17
  • 你是一个园丁

    用执着的信念栽植美丽的风景,融入青葱的气息,融入雨露的甘甜,融入百鸟委婉的清唱你没有后悔你的选择,你是一个园...

    越玉柱 发表于 2020-02-15
  • 故土情怀

    他漫步在故乡绿葱葱的小河畔,他漫步在散发着畜粪气息的田野上,他漫步在一声声亲切的乡音里。他把思乡的泪洒在旧居的门槛上,他把思亲的泪洒在老母的怀抱里。他的头发已然白雪皑皑,他的脑海仍是少小离家时的记忆。 他说这里有他生命的第一声啼哭,那沙弯弯...

    越玉柱 发表于 2020-02-15
  • 思夫

    你眸里的一汪秋水,像汹涌澎湃的江水冲向武汉,漫过心锁重重的千山,倾泄在咫尺的天涯。你两眼里滚烫的热望,被武汉患者一张张脸冻成寒冰,悲凉,苍白如夜幕下孤寂的哀伤月光装满了江城。 笙箫的离歌划破月圆的夜,涤荡在逆行者的心尖,我依偎窗前双眼挥不去...

    方仲贤 发表于 2020-02-15
  • 一晃几近卅年了, 那碗精致的丸子面,一直飘着蒜泥的清香与寒冬的温度。 清晨,你送别小站,立在晨风中 那条红色的围脖,仿若一面猎猎的旌旗,飘入我的眼眸 我走了, 携着你的祝语,还有我的诺言。 后来带给你的,惟有一卷书,以及飘进你心底那张字条,上面...

    朱东升 发表于 2020-02-14
  • 挺起脊梁

    1 呐喊,以英雄的名义。一座城,无声抵御,无声谱写坚强之曲。 瘟疫蔓延,再蔓延,像席卷而来的寒流。生命,再次跌入低谷,再次陷入灾荒。 片刻,英雄挺起,率先打响挑战病毒的第一枪。 片刻,英雄群体挺起,手挽着手,开赴抗击瘟疫的最前方。 片刻,江城挺...

    边家强(弓力) 发表于 2020-02-11
  • 母亲的故乡

    母亲是属蛇的,蛇喜山,又喜水。 母亲的故乡在武汉,在汉阳。小时候,她对我讲,武汉有一座山叫蛇山,蛇山上有一座楼叫黄鹤楼。黄鹤楼依山傍水,因山得势,因水致远,因仙而闻名。自唐时起,便有了这山,有了这楼的不菲灵气。 长大后,我知道武汉是一座历史...

    阿薇 发表于 2020-02-06
  • 逍遥的境界

    不来就不来吧。 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毕竟时过境迁,几十年前的老情景,早已是一本陈年旧账。 不就是呼啸的风么,哪儿不是?且能吹进骨子里,让你不寒而栗。 几声呱呱,纵然万籁俱寂,也总是盈耳,若有若无,常常弄得你身心俱疲。 一缕飞白,写尽...

    潘志远 发表于 2020-02-06
  • 雪落寿州

    1 雪落,古朴之韵,翩跹而来。一帧水墨,映现一城名胜、一城人文。 古城,浸在感怀和遐思之中。每一粒,都将城砖的静默与厚重,闪动成轻盈的文字。每一粒,都如寿州香草般的美妙而神奇。 雪逶迤,似一条龙。绕着城墙,绕着护城河,绕着青石小巷,游进一部史...

    边家强 发表于 2020-02-05
  • 这个明明白白的春天

    春约 越走,路越瘦草越低。 好几个弯拐进树林里,撞上花香,无影无踪。鸟儿擦过枝叶,循声而去,唯可以从记忆的旷野采撷些许温暖的片段,那是我快乐的童年。 远眺。 是否如画无关紧要,只要有勇气再走几步,该可以抵达山顶,又一次全景式地浏览春天。 春天始...

    吴奋勇 发表于 2020-02-05
  • 红颜醉

    半折伞,卷纱衣,青涩梦,花若惜,泪裹珠帘,眉头紧锁几时休; 回盼往事,莺莺欲语,晨昏缠绵,只把金钗刺凤头,袭得满身容光秀; 不着金莲,夜傍不离,何曾会谈人难留,戏水弄月,婀娜多姿,红灯绿酒显尽富贵颜色,红妆浓抹,不食人间自销魂; 不知多少灯酒...

    小满 发表于 2020-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