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经典散文

  • 秋思

    十月,霜降,和一帮文友相约到齐山郊游,一进到大山深处,秋浓如大红袍茶,色醉美人。情不自禁,或扶着栏杆,驻足远眺,引亢高歌;或贴近红叶,摆上姿势,拍照留恋;或独自一人,面对浮云,浮想联翩。 长期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呼吸惯了汽车尾气严重超标的空气...

    夏伦稳 发表于 2016-10-29
  • 难忘那黄花鱼

    自从上了高中以后,每两周才能回一次家。学习任务重了,休息时间也少了。记忆中,听到妈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定要多吃饭,挑好吃的吃,想吃什么便吃什么,千万要把给你的生活费花完啊!但是要吃有利于健康的东西。我听完后便连声答应。其实我已经很努...

    冯鑫睿 发表于 2016-10-26
  • 昆仑

    蔚蓝色天空如水洗过一般,夏日的太阳光芒四射,却感受不到热意。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昆仑山气势磅礴,绵延万里,似乎到了天地尽头。一座座山峰被冰雪覆盖,有的动若飞龙,仰天长吟;有的静若处子,掩面含羞。巍峨壮丽,横空出世;奇峰突起,孤标傲世;秀丽...

    星河行者 发表于 2016-10-25
  • 繁星盛典

    盛夏已过,秋节将至,当流星划过天际,皓月当空,大地在月光的笼罩下变成一片银装素裹,霎是好看,独自走在灯光明亮的路灯下,手捧一本喜爱的书籍,安静地阅读着,四处一片寂静无声。 蛙鸣的奏响曲,配合着一阵阵清凉的风,演奏着动听的交响乐,我从睡梦中醒...

    玲儿 发表于 2016-10-23
  • 文字里的清浅

    一支笔,两杯酒,三行字,千滴泪,万种柔情。素玉胚,青花瓷,盈水浅舞正酣,裙裾飞扬。--题记 有人曾经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文字? 我的回答很简洁∶喜欢一样东西,一定需要理由吗?不知在何时起,对文字有了一种狂热,有了一种执着。那感觉很是奇妙,有时...

    雨仁为善 发表于 2016-10-17
  • 枣儿红

    立秋后,枣树枝条上的叶子由绿变黄,树上的枣儿渐渐成熟,由青变白,渐渐地又由白泛红缀满枝头,与稀疏、渐黄的枣叶相映成趣。 枣树是一种极其普通且常见的树种。从我记事起,村前村后、沟壑院落,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虽无杨柳的挺拔俊秀、婀娜多姿,但它朴...

    陈树庆 发表于 2016-10-17
  • 雨落山野

    雨一旦染上秋色,便是悉悉索索的缠绵,少却了春雨之润物无声的绵柔,也没了夏雨灌溉之滂沱,或晨昏,或午后,丝丝缕缕氤氲在辽阔迷茫的山野,长则三五天,短则三五时,不张扬也不忧郁,飘飘渺渺里浸润着山野屋舍,令人心生无限怜爱。 秋雨最耐独赏。晨晓,拂...

    任随平 发表于 2016-10-13
  • 长大在月明之夜

    小时候,山村的中秋节,总是很隆重。 秋忙的缝隙里,家家都打月饼;十五晚上,村里请一场电影。大人孩子,在打麦场的月光里,一边吃月饼,一边看电影,再偶尔望望头顶的大月亮。 那晚的电影,不怎么好看;当空的月亮,却橙黄、圆满,一派清明平和的光,很魅...

    米丽宏 发表于 2016-10-05
  • 生日是一场孤独的晚宴

    我的生日在8月,这个热浪滚滚的城市,我该上哪儿去找一清净阴凉之地,与几个闲人一起喝喝茶,或者静默无语。 人到中年,早已经不需要一场男人之间纵情的大酒,来装饰这静水深流的生活了。一年之中这样一个时间的节点,反倒让我有些磕磕绊绊了。当我一跨过那...

    李晓 发表于 2016-10-02
  • 暑夏的书与远方

    暑夏,我回到远方的乡下。像只蝉,蛰伏在草木间,忙时耕读于田,闲时信步于野。 乡下的时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着独自的步调和秩序。对于种子,它是发芽、伸叶、抽节、开花、结实,按部就班;对于麻雀,它是觅食、嬉戏、恋爱、啄羽、归巢,此起彼伏;对...

    韩星星 发表于 2016-09-30
  • 一种味道一份乡情

    我的家乡在一座平凡的小县城,每当别人问起我的家乡时,只有回答小平故居的一个小县城恐怕才会引起别人的一点联想,是的她就是平凡至此,除了自己的居民恐怕也无人知晓了,但这依旧阻挡不了,在外游子对她的挂念,我们深深思念的她叫做武胜! 俗言:麻雀虽小...

    三毛菇凉 发表于 2016-09-24
  • 秋风微凉

    秋风起,叶零落,缱绻散不尽的是这深深的秋思。 看落叶一片一片地在轻飘中染黄,观一季花开在寒意渐浓中尽然沧桑。秋风微凉花开无声,叶已黄,安暖在温婉的时光中,心怡然。捡拾一片落叶,倾听春蚕夏蝉雁过秋的诉说,在时光的回忆中,任似水的流年在心底氤氲...

    天涯过客 发表于 2016-09-19
  • 老男人朋友

    作家贾平凹说,朋友是磁石吸引来的铁片儿,钉子、螺丝帽和小别针,只要愿意,从俗世上的任何尘土里都能吸引过来朋友的圈子,其实就组成了你人生的世界。 年轻时候,恣意江湖,朋友一卡车一卡车的可以拉来,到了中年,朋友渐渐稀疏,用轿车拉就可以了,到了老...

    李晓 发表于 2016-09-07
  • 故乡草树堆起来

    秋收时节,谷草晒干后,故乡的草树次第堆起来。 此草树,并非树,而是以树木为轴心或垫底堆成的草堆,专供耕牛冬季食用。父母跟其他乡亲一样,是堆草树的行家里手。 目睹干焦的谷草,想到牛儿的越冬美食,父母便开始堆草树。先得备好草料子。说干就干。父母...

    何龙飞 发表于 2016-09-03
  • 童年的那些雪趣

    早晨起来,我推门一看,地上落了一层洁白的雪,树上也挂满了雪花,真是千树万树梨花开,忽如一夜春风来呀!望着空中纷纷扬扬飘洒的雪花,看着儿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童年,想起了童年的那些雪趣。 小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子根本就不怕冷,哪...

    郭旺启 发表于 2016-09-02
  • 站在西窗看夕阳里的云彩

    我喜欢这样的恬静,恬静着,葡萄就酸了,然后熟透了的甜,与天边的云,一起挂在阳台的葡萄架下,它依然是高高的,怎么可以摘下,然后试着踮起脚尖,可以触摸了,哦我是摘不到的。 好吧,它的柔滑在我的指尖即好,我可以对自己说,它是酸的,不成熟的,或者我...

    澐瀚 发表于 2016-08-28
  • 童年记趣

    童年是短暂的,留在记忆里的多是些支离破碎的事情。童年又是灿烂的,记忆里有很多五彩缤纷的故事。如今回望那逝去的岁月,童年依旧是梦中永恒的旋律。 我们村子不算大,有三十多户人家,分两排住着,南北向的街道。每户门前、园中和屋后都长有十来棵树,有槐...

    宋文宪 发表于 2016-08-28
  • 乡村晚风

    这是个特别的夏日,暑热难耐,人坐在屋子里,心却在火上炙烤着。大清早起来就迎着炎炎烈日,难得几场雨,没有丝毫的清凉,一天天被火辣辣、热腾腾的暑气所包围,头晕目眩、眼冒金星、烦躁难安。盼望着一场清凉的雨从天而降,太难,太难。 电风扇吹来的风抵不...

    史忠和 发表于 2016-08-19
  • 知秋

    立秋过了,但是,秋老虎依然猖獗,热得让人简直够呛! 自然界的万物对气候非常灵感,每当一个时令新老交替的时候,瞬间就知道了它的变化,早早地听到了它的脚步,闻到了它的灵气。 连日来,发高烧的太阳,一直持续不退。秋天来了,就好像打了退烧针似的,白...

    无敌丁老头 发表于 2016-08-19
  • 时间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有时,我总会有这样的错觉:地球越转越快了。有人说,是你走得太慢,追不上时间的步伐。于是,我放开脚步,加快奔跑的速度,却发现地球依然越转越快。智者说,不是你的速度太慢,而是时间太快,你在跑,而时间在狂飙。 我曾认为自己是一...

    老张杂货铺 发表于 2016-08-19
  • 阳台听雨

    雨,哗哗地下着。久旱后的雨天象个顽皮的孩子,难得如此放肆地喧闹一次。 原本计划好了的朋友聚会让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泡了汤,感觉真的遗憾。 百无聊赖是雨天。既然无事可做,又不想枕着雨声入眠,那就索性去阳台听雨吧。 关掉客厅的空调,拿把折叠椅子来到靠...

    他乡月 发表于 2016-08-16
  • 远去的夏天

    夏天是一根冰棍儿,舔上去凉甜爽口。童年的时候,到了夏天小学门口总有一个卖冰棍儿的老头儿。放学后小学生们像一股春潮涌出校门。老头儿扯着粗哑的嗓子高喊着:冰棍儿,好吃不贵的冰棍儿,一毛钱一个嘞我们这群孩子被吸引了过去,紧紧围着他。孩子们纷纷从...

    曹含清 发表于 2016-08-14
  • 小河 小船

    初春三月,我回家乡采风兼观赏油菜花,令我惊喜的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竟然与儿时的异性伙伴邂逅在家乡的那条小河边。那天,她也是从山外的世界回家乡来探望老爹老娘的。这些年你还过得好吗?在她提着一桶洗好了的衣衫要走时,她蓦然回首朝我抿嘴的一...

    ZOZAXION乘源 发表于 2016-08-01
  • 长发妹

    每个人在一生中都有过一段激动人心、经久难忘的初恋。 我也不例外。早在17岁时,我就有过一段短暂却一生难忘的初恋。她是一位湘西偏远山区的山村女孩,离我家只有20里山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妹子。不过她有一头令人过目难忘的诱人长发,我称她为长发妹。她叫...

    ZOZAXION乘源 发表于 2016-07-28
  • 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诗经 豳风 七月》 时钟的指针仿佛还在年初,春节联欢晚会那载歌载舞好像还在眼前晃荡,三月风四月雨五月的花好像还在身畔,六...

    xiaojianguo66 发表于 2016-07-17
  • 走过落英缤纷的岁月

    躺在房顶上望天空,有几片云缓缓滑过蓝色天宇,而这却是记忆里的颜色。身边有几片枫叶飘落,看得见的只有它们在风中摇曳,唯听见它们的凋零掷地有声;曾经枫叶铺在地上绚烂的颜色,现在只有杂草丛生,枯枝烂叶。 有幸再次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有过从前;同时我...

    喜欢海贼王的武童鞋 发表于 2016-07-12
  • 春天的落叶

    春天里,人们的心变得暖暖的,柔柔的,是春风、春雨、春花、春芽、春苗,揉软了人们的情感,让人们更易触景生情,有很多人赞美春风的和暖,春雨的滋润,春花的灿烂,春芽的娇嫩,春苗的希望。春天里我爱赏花,尤其爱红色、黄色、橙色,颜色鲜艳的花,祈愿自...

    飞漂流 发表于 2016-07-08
  • 铁树开花的人生

    我家的铁树,是亲戚抬来送的。十年前来的时候,是种在熟胶质的大花盆里抬到院中的。几年前,因花盆泥土有限,其根盘错盆中,营养跟不上,不但再从三年不发一次叶,而且原有的叶也开始枯黄起来。为此,父亲与我一起配合着将它从花盆中取出,移种到泥土沃厚的...

    小黄平 发表于 2016-07-05
  •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林花,柳红,谢了,凋了,梧桐,清寂了。匆匆的光阴深处,他落寞一人。 他不是帝王,赵匡胤的宋军袭来,他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帝王,他称不起,配不上;他不是才子,他是南唐的末代王,众多的篇章亦挽救不了岌岌可危的朝堂,没有文人的风骨,朝贡坦腹,只为偏...

    宁迟墨 发表于 2016-07-02
  • 想起家乡的味道

    我的家乡在汉江边,是一个远离城镇的村落。 跑老日那年,我的老辈,从谷城石花街,过仙人渡,流落到襄阳一个偏远的村落讨生活。这个村叫王堤村。村东,是一山槐花的味道;南北,是两条沟壑的清香。山和水勾勒出一个独立的王国。村,悠悠地活着。多年不见,我...

    刈谷一 发表于 2016-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