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简介:汇集众多美文作品,尽情享受吧。还可以到感人故事收获感动哦。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等。

  • 乡愁是一棵不长年轮的树

    有次接到一个电话,陌生号码,接通后,对方声音也很陌生,他急切地解释,我们是一个村子里的,我叫某某某,小时我俩曾在一起爬过树呢。我从记忆里搜索了半天,终于知道他是谁了。确实,他和我是一个村的,自小在一起玩过,不过小学毕业后,他全家都移居外地...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01-22
  • 一根芦穄解乡愁

    节日,邻居送来一捆芦穄,解了我的乡思之念。这种在秋夏中吃的甜芦穄,最是一种值得我留恋的美味。记得在那个物质贫瘠年代的盛夏和金秋时节,故乡的田头地边,都有这种容易生长的甜芦穄,此刻,嚼着甘甜的芦穄,仿佛身临故乡,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许多关于吃芦...

    梦醉清风 发表于 2020-01-19
  • 锦瑟

    漫步清河坊时路遇一家叫锦瑟的古色古香小店。 一时间心旌摇曳,思绪浮想联翩。想来,它原本取意于唐代诗人李商隐《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

    人在旅途 发表于 2020-01-18
  • 馍馍 透着家乡味儿

    记忆中的农村,蒸馍是过年不可缺少的程序,也是过年的序曲。 一般人家在腊月二十三开始蒸馍。面粉都要用上一两袋,以前不舍得全用白面,还要备上半袋玉米面,做黄馍自家吃,招待客人当然是白馍。蒸馍,是过年中最累人的一个环节,深夜就开始和面,把面粉和成...

    君弹天下 发表于 2020-01-17
  • 陌上花已开

    不知谁说春是一个俊俏的姑娘,我真的相信。当我经过那座桥看到桥头洼地上深深浅浅地伸出那些黄色的叫做油菜的花时,我更是深信不疑。 不知春风从哪里捎来了花籽,也不知春雨怎样就让花籽发了芽,从这低洼不平的角落拱出苗开成花,想必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比不...

    铁云 发表于 2020-01-16
  • 四季随笔

    春归曲 冬去春来。阵阵南风,带着温润、清新和富有生机的气息,吹过秋浦河畔,吹过杏花村头,吹过平天湖边,吹过齐山脚下,吹进了池州小城。沥沥春雨,从灰蒙蒙的天空,从飘动的云层中,轻悠细微地落在八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润物无声。春风拂面和春雨沐浴的...

    谭幼平 发表于 2020-01-16
  • 雪落黄河静无声

    黄河声是我少年时代的偶像。读小学六年级时,哥从天原中学的校友黄河声家要来了一幅他的素描画,四开的铅画纸上画了一个握铁棒的巨手。我第一眼的感觉是震撼,心里惊叹画得如此精妙,造型之准确,线条之流畅,层次之分明,令我叹为观止。 我平时喜欢涂鸦,临...

    李动 发表于 2020-01-14
  • 小满蚕儿肥

    蚕儿最小时,我们叫鸡子,像芝麻大,甚至比芝麻还...

    雨君 发表于 2020-01-12
  • 蛙声起处是故乡

    故乡的蛙声,是我心灵深处最纯净的乡音。它像一首旋律优美的摇篮曲,在无数个难眠之夜,陪伴我进入甜蜜的梦乡,在我心灵深处不知留下了多少难忘的记忆。 蛙是夏日的歌手,蛙声是夏夜的花朵,更是丰收的序曲。 蛙声起处,定有小桥流水,田园阡陌,绿草如茵。...

    夏雨 发表于 2020-01-11
  • 村庄的色彩

    村庄是有颜色的。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黄是我的家乡桥子村的主色彩。它虽处西秦岭北坡,但土地却是能够烧砖泥瓦的黄土。就是这金黄的土地生金长银,养育着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 春天,它虽山清水秀,万紫千红,妖娆醉人,但在我的记忆中最美是夏天。青稞大麦熟...

    发表于 2020-01-10
  • 挚如青瓦

    好多次,好多次,我都会呆呆地审视着家乡屋顶上的青瓦,一块压着一块,多像叠加在一起的日子,被一格一格地禁锢在方寸之间,写满春秋,结满岁月的青苔。 遥远的乡下,瓦是乡村的王者,居草堂之高,福泽后人。千百年来,它更是旧人遗落在土坯房上的名片,写着...

    潘新日 发表于 2020-01-07
  • 梦里梦外总是梅

    我时常做梦。梦到最多的当属梅花。 前些日子,读王祥夫先生新作《纸上的房间》,方知北方是看不到梅花的。由此便觉得,我这居于江南偏隅之人年年岁岁能看看梅花,实是幸福之事。梅花有故乡吗?如果有,那么,这江南就是梅花的故乡吧?在我生活的小城里、山脚...

    草虫 发表于 2020-01-03
  • 套知了

    夏至前后,知了大量出现,正是抓知了的好时机。 小时候,每到夏日午后,燥热的天气每每让大人们昏昏欲睡,精力爆棚的我们却总也睡不着,于是抓知了就成了我们宣泄精力的最好方式。 知了是我见过最机警的飞虫,看似披着一身的黑盔黑甲很威猛,实际上却胆小如...

    李苏杰 发表于 2020-01-02
  • 皂角淡淡香

    村口的皂角树虬枝交错,树冠巍峨,春天长出翠玉般的叶串儿,从树下走过,看到枝条上的嫩芽变成嫩叶及至绿叶,颜色由嫩黄转为鲜绿、碧绿,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受到感染,微微泛着绿意,似有淡淡的茶香,令人陶醉。 立夏,皂角树开满洁白的花朵,密密匝匝,在微风...

    周塬风 发表于 2019-12-31
  • 喜欢在春天畅想

    喜欢在春天畅想,因为春天里有阳光,有细雨,有花香,有鸟鸣,还有那久违的温暖。 畅想与一株桃花邂逅,回到《诗经》里的桃之夭夭,其叶蓁蓁。那是怎样的娇艳、美丽,以至于千年后的桃花姑娘还是冠盖群芳,使人情迷意醉,更有那人人向往的世外桃源。 春光和...

    深谷幽兰 发表于 2019-12-29
  • 母亲的腊月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是农历的腊月。生活在异乡,也嗅着一种淡淡的年味,由远及近。 记忆中,年是从母亲的腊月开始的。一进腊月的大门,母亲会选个晴好的日子,把家里过年要用的新铺盖,拿到太阳底下仔细翻晒,说是晒掉旧年的霉气,来年就会事事顺利。母亲这...

    杜学峰 发表于 2019-12-27
  • 祖母的杏树

    在我老家的屋后,有一株高大的杏树。当年,祖母从遥远的北方嫁到江南来,祖母的母亲将一枚家门前树上结的杏核儿,放在祖母的手中。第二年春上,祖母在夫家的屋后播下了那粒溜圆光亮的籽儿。于是,便有小小的芽儿生发出来。 这就是杏苗儿了。杏苗儿在祖母的呵...

    张才行 发表于 2019-12-25
  • 萤火虫飞过那个夏天

    燃烧小小的身影在夜晚,为夜路的旅人照亮方向,短暂的生命努力地发光,让黑暗的世界充满希望伴着女儿稚嫩的歌声,我的思绪又回到故乡,想起那些夏天的小精灵萤火虫。 小时候,我胆小子,怕蚯蚓,怕蜗牛,一看到虫就哭,但有一种虫例外,那就是萤火虫。 那年...

    刘希 发表于 2019-12-24
  • 秋雨浓

    一场秋雨一场寒,可是这场秋雨却卷来了疾风暴雨,让花儿颤动,乃至凋零。秋天的雨,本该是一场带着忧伤的滋润,化成烟雨浓雾,叫人看不清,摸不透。在烟雨朦胧的大自然中,校园里那一片粉红的杜鹃,一丛丛,一簇簇,一串串,依附着高楼的铁栅栏,一个劲的向...

    小健 发表于 2019-12-22
  • 桂花香满心田

    一场秋雨在夜晚悄然降临,清晨醒来,空气像被清洗了一遍,微凉的冷风中,若有似无地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熟悉的味道,抬头望去,街道两旁葱茏的绿意中,桂花已开满枝头。 想起上大学那会儿,学校主干道旁种满了清一色的桂花树。每逢九十月份,那股馨甜的香味便弥...

    尹腾 发表于 2019-12-21
  • 画岁月

    我想画岁月,画一幅时光那头的画。不,一幅画画不尽小村庄上空的流云和炊烟,还有田埂上的青草稞及旁边的虫鸣和风声。我最想画的,是岁月那头农民父亲不息的耕作和没完没了的言教声。 一握笔才知道,我这书写文字的手是拿不动画笔的。只是,言不进则写,写不...

    董国宾 发表于 2019-12-20
  • 回到童年

    背着双肩包准时到达集合地点,见我迎面走来,有同学说:看你背着包的样子,很像你小时候,背个书包扎着小辫蹦蹦跳跳小学同学,印象最深的,自然是彼此童年的模样。 这样集体出游,是不是也有点像班级春游?记忆中小学春游,似乎就去过醉白池,三年级文革开始...

    蒋近朱 发表于 2019-12-19
  • 挖野菜

    春夏之交,气温回暖,雨水丰沛,是野菜生长的旺盛期。工作之余,外出踏青,顺手挖挖野菜,调节调节心情,享受一下悠闲的田园生活。 在我们这里,可供食用的野菜品种就不下20个。沐浴过初夏雨水的大地,尽显一派生机。田间地角,山坡坳谷,薯地菜畦,到处可觅...

    吴洪伟 发表于 2019-12-17
  • 黄昏,思起于风霜

    薄暮的黄昏,还不是夜色,没那么深邃,没那么深不见底。清人黄图珌有《看山阁闲笔》一册,说蒲团一个,安顿于烟霞之最深处,出金经静诵数过,不觉白云一片迷我去路也。烟霞之最深处,除了早晨,便是黄昏。甚至,我也无需蒲团,就在日常里,一张靠椅,斜倚着...

    汤世杰 发表于 2019-12-12
  • 故乡的柿子红了

    正值深秋时节,我想故乡陇南的柿子已经红了。 在故乡陇南徽县,柿子树是最为普遍的果木之一。那里的柿子树普遍高大,有十几米的树身。记得小时候,我家门前、场院边上就长着两棵高高大大的柿子树,一棵树结出的果子叫馍馍柿,另一棵树结出的果子为尖尖柿。成...

    王骁 发表于 2019-12-11
  • 岁月静好

    时光,无比柔软,见证着我们经历的过往;岁月,沧桑依旧,沉淀着生命中的那些悲欢离合。掬一捧光阴,握一份懂得,走过红尘喧嚣,时光深处是岁月的静美。 生活总是那么平淡,淡的有些无味,我在平淡的生活中体味岁月的清欢。喜欢在安恬的午后,安静的读书,安...

    发表于 2019-12-10
  • 立春

    有一缕柔风,叫春风,有一个节气,叫。,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名字,携带着时光温润的气息,流泻着岁月古木的馨香,每年的2月4日前后款款来到人间。她告别了一个秋收冬藏的故事,又开启了一段春花秋实的情节。在此之前,大地冰封,万木凋零;在此之后,东风解冻...

    王琪 发表于 2019-12-10
  • 竹叶清茶洗心尘

    许多的时候,喜欢上一样东西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就像我偏爱竹叶清茶一样。没有大红袍的珍稀,也没有铁观音的名贵,鲜嫩的竹叶经过简单的烘焙,虽说蓬松得一如杂草,但它始终散发着那种远离尘嚣的植物的清香。 竹叶泡茶无须繁杂的工序:一只简单透明的玻璃杯...

    徐学平 发表于 2019-12-08
  • 读秋

    又是一年秋风起。 秋天,是一部五色斑斓芳香四溢的书,是一部古往今来才子淑女、墨客骚人百读不厌的书。每当秋风掀开天地间那如锦似霞、美不胜收的书页时,他们都激动不已,或勾起心灵深处的某种情思,怀旧感伤,或触爱国之心、恤民之情,如痴如迷地朗读着,...

    陆艺超 发表于 2019-12-05
  • 用心看风景

    一年的努力到头来一场空,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坐在公交车上,连傻傻地望着窗外发呆都觉得疲累,干脆闭上眼睛舒上一口气。 哈哈哈,耳边又传来那粗嘎的笑声,一转头,看到那个老太又把脸贴在窗户上对着外面旁若无人地笑着。真是一个怪人。老太大约七十多岁...

    章中林 发表于 2019-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