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日读书韵味长

    炎炎夏日,心烦气躁。古人说:夏读书,日正长,打开书,喜洋洋。田野勤耕桑麻秀,灯下苦读声朗朗。荷花池畔风光好,芭蕉树下气候凉。农村四月闲人少,勤学苦攻把名扬。读书消夏,能让人回到自然,让枯燥的生活丰富多彩。 夏天读书,是一次心灵的洗涤。夏天万...

    张光茫 发表于 2020-06-01
  • 被芝麻染香的岁月

    我的家乡多植一种不太起眼的作物芝麻。 芝麻因其小,须同谷粒一起下种。它不嫌贫爱富,越是贫瘠的土地,越顽强地生长。一拃距离间苗,间好的幼苗,行行整齐地排列着。芝麻秆笔直挺拔,从不旁逸斜出。它的花,或象牙白,或淡紫色,像挂着一身铃铛,摇响生命的...

    蓝冰 发表于 2020-05-29
  • 粉丝漫谈

    年后,带着妻儿从老家返城时,母亲给我装了一大袋红薯粉丝。细细长长的粉丝一把一把用布条扎着,土黄色中透着隐隐的绿。细细闻,淡淡的红薯味中藏了因经久暴晒而有的阳光的味道。 选一个晴朗的日子,将窖藏的红薯取出浸入清水后,母亲用刷子将红薯一个一个地...

    赵定顺 发表于 2020-05-20
  • 菩萨滑落的一滴眼泪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佛言禅心,一语成箴。2016年圣诞节那天,我同驴友攀登五盖山的横山岭,无意见证了凛冽寒风里,高峰水库云雾飘渺似仙境。 当时,一行人披荆斩棘,才爬上横山岭山脊。伫立横山岭之巅,鸟瞰高峰水库,大家惊喜...

    段飞鹏 发表于 2020-05-14
  • 村戏

    春天初来,村戏的消息也似乎是被春风吹了来。草草吃罢晚饭,挨家喊上小伙伴就出发了。一路轻松,一路说笑。拐过山头,戏前音乐已起,远远地望见,前方灯光通明,直亮得天空隐去了星星。心底的躁动加速了血液流动,催得脚步如飞。 戏台下已坐了不少人。可最具...

    张金刚 发表于 2020-05-07
  • 人与野草的战争

    山里人都是种地高手。家家户户的田地看上去都那么赏心悦目。一块块田地都用石头加水泥砌得齐齐整整的,地里的葱葱、茄子、豆豆、海椒、玉米都长得一行行一排排的,且没有杂草。看了别人家的地,我们也决心要种出一块样板地来。然而,我们太小瞧了野草的力量...

    王朝书 发表于 2020-05-02
  • 元宵节之美

    不夜城中陆地莲,小梅初破月初圆。新年第一佳时节,谁肯如翁闭户眠。元宵节,是过年的压轴大戏。元宵节,总是携一缕春风,带着祝福和欢乐,带着喜庆和希望,如约而至。 元宵节之美,美在爱情。元宵节,是古代妇女最感兴趣的节日。在古代,未嫁少女不允许自由...

    琳瑶 发表于 2020-04-29
  • 乡情一抹在身

    每次漫步在城市的街头,我总会想起家乡的景色,虽然没有城市的繁华,却有着古朴的自然。家乡不仅有亲切的山水和野趣,还有那一份舌尖上的美味牵引着我。乡情是我离家20多年抹不掉的记忆,走向时光深处,乡情亦愈来愈浓郁,如同一坛老酒,让我未饮已沉醉。 人...

    金惠 发表于 2020-04-25
  • 心累了,就放下这三样东西

    读过这样一段话:这些年,常需要痛下决心扔一些衣服,删一些照片和号码。就像饭锅里的饭,使劲铲能下来,但四壁伤痕累累;用水泡一阵也能下来,一切完完整整。很多事,经过时间之水的浸泡便能分离。 有时候,我们之所以感觉很累,是因为心里装着的事情太多了...

    凌九歌 发表于 2020-04-23
  • 父亲与牛

    执拗、迂腐的父亲,不顾家人多次劝说,毅然拿出了压在箱子底下的养老钱,从村里一户人家那儿买回了一头小母牛。七十多岁的人了,本应是享清福的时候,可他依然放不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与母亲一道操持着田园、家业,一时一刻也不舍得停息。 在我...

    杨洪昌 发表于 2020-04-20
  • 静品《往事》

    偶尔听到一首大提琴的曲子,起初不知道曲名,只觉得好听。琴声一如以往所听到的那样深沉委婉,舒心润肺。用手机的音乐识别软件一搜索,才得知它叫《往事》。接着上网查询,下载了几首听了都不是。收了很多网络,不得其谱。 同名的《往事》大提琴曲有不同版本...

    鹅卵石 发表于 2020-04-17
  • 骑行在路上

    初冬的早晨,已明显感觉到阵阵凉意。时针刚指向七点半,我就和女儿准时离开家门,奔赴在上学的路上。 此时,往往都是交通高峰期。上班的、上学的、出摊的、赶点的,一时云集在各条路上。在貌似千篇一律的纷繁嘈杂背后,往往都在上演着一场场人物不同,但故事...

    赵定顺 发表于 2020-04-04
  • 小巷深深

    外婆家住的那座小城,我童年的时光在那里度过。从小生活在小城深深的巷子里,对巷子的记忆便是对小城的记忆。在童年的印象里,小巷像妈妈甩来甩去的辫子一样美。 外婆家所在的小城不大,但清隽明媚,如湿淋淋从水里捞出来的一弯月,清亮亮地挂在眼前。若小城...

    董宁 发表于 2020-04-03
  • 难忘那棵茅草

    家住桂北一个山村,而老屋则建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山窝窝里,除了屋前一条三尺来宽的羊肠小道通往家门口外,整座木屋被周边的山峦围得严严实实。 老屋虽然离村庄很远,但我一直喜欢老屋,喜欢它的宁静,更喜欢四季更迭给老屋带来的美:春天和夏天木屋周边绿意盎...

    唐顺生 发表于 2020-03-27
  • 放蜂人

    放蜂人在大地上行走,追逐花开的方向,一路花海,蜜蜂飞满天。放蜂人是孤独的行者,是苦行的诗人。他走在城市之外,甚至与乡村也保持着距离。蜜蜂的习性亘古不变,他便也遵从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度,敏锐感知风里的季节气息,不必在意人世的变化。他行走在阡陌...

    董改正 发表于 2020-03-27
  • 让母亲过一个“闲”年

    新年,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是惬意,是舒适,还有自由。不用上班了,可以睡懒觉了,可以呼朋唤友喝酒吃饭,可以随心所欲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可我知道,新年对于母亲而言,意味着忙碌,即使母亲不承认,即使母亲说过,再忙她也愿意。 说起来,新年里母...

    朱超群 发表于 2020-03-26
  • 村口的石磙

    村口的那条青石磙,独自在默默地守望着故土家园。 不知是何年何月,是谁将这顽固的磐石打磨、抛光,才造出了你,青石磙哟。 农民把稻谷或者豆子平铺在稻场上。把磙架套上后,牛儿拉着石磙,石磙就在稻场上转开了,他们一起在稻场上做着匀速的圆周运动。石磙...

    吴源巍 发表于 2020-03-21
  • 锅灶变奏曲

    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刚参加工作时,每月拿79元钱的工资。一个人既是家长又是成员,厨房里的生活家当就是花三元钱买来的一口小铁锅。那时候吃的是供应粮,每月几两清油,二十八斤面粉,而且还要省吃俭用攒一笔钱准备成家,所以很少吃肉,小铁锅常常因为...

    王宝军 发表于 2020-03-20
  • 妙味的宣纸

    一袭蓝底白花,两袖乌溪清芬,披着江南的和风,甩着楚女的纤手,斜挂吴越印记的斗篷,一身盛唐气息,从皖山徽水的丹霞薄暮中款款走来,轻盈,飘逸我说的,不是某个江南女子,而是宣纸在我心中的意象。 一个偶然的机会,皖南山水间,秋色迷离中,在桃花潭水深...

    戴鹏 发表于 2020-03-19
  • 暖柿子

    七月的核桃,八月的梨,九月的柿子烂赶集。白露节过后,树上的柿子就熟了。一颗一颗点缀在还泛着绿意的叶子里,像灯盏,像宝石,更像是欲说还休的新娘子的眼睛,让你看不够,馋不够。寻常人家的小院里,一棵柿子树站在屋前,就像屋内屋外勤俭持家的农妇,踏...

    刘文波 发表于 2020-03-18
  • 孝心储蓄

    每月发工资的时候,我和妻都会从工资中取出一部分钱存入一个专门的账户,这些钱作为双方老人的开支,我们称为孝心储蓄。 我和妻都来自偏远的农村,有着极为相似的经历。父母省吃俭用,辛辛苦苦供我们上完了大学,送我们走出了那片贫瘠的土地,而他们仍留在农...

    程伟杰 发表于 2020-03-16
  • 第一场雪

    雪是万物之中的精灵,是冬天的特邀嘉宾。 冬天,寒风吹落了秋天残留的枯枝腐叶,吹冻了涓涓的河流,也吹醒了雪。 一个个银白色的精灵从天而降,斑斑驳驳,飘飘摇摇地洒落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带给了黑色的水泥砖一丝纯白,一丝生机。 它们身上自带的寒气,让...

    空颜绯 发表于 2020-03-14
  • 乡村木匠

    回首往事,那些生活上的挫折往往比顺境让人记得深刻,哪怕是不大的挫折也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那年高中毕业,我走出校门回到家里。那晚,我躺在那张离别了一段时日的床上,觉得床有点不安分,一翻身床却晃动起来,我只好小心地睡着。睡到半夜,我做了一个梦,...

    游水方 发表于 2020-03-12
  • 在绍兴,耽于一碗黄酒

    最深切地影响了中国人日常精神生活的物事的,我窃以为,一为茶,一为酒。没有酒,中国的文学史可能会改写。 至少,某一次酒,某一场酒,改变某些人的人生走向,改变一个人的心迹,是确定无疑的。酒,常会把一个人变为另一个人。古往今来,人是英雄酒是胆。凭...

    碎碎 发表于 2020-03-07
  • 被雨淋湿的云

    一场雨如期而至,大大的雨点被闪电狠狠地甩到地上,溅起淡淡的水雾,这些跳舞的云浑身湿透,依然挥舞着长袖,喊不回家。 道路渐渐迷蒙起来,玩性大的白云化了,随雨滴掉入河里,那一方轻纱在水里漂洗,已分不清是云还是清亮的水,让雨中的景致多了诗意,遁入...

    潘新日 发表于 2020-03-07
  • 无处不乡愁

    那年临近年关,儿子说过年又回不去了,你还是领着孙子孙女来广州过年吧。 接到这样的消息,我们老两口盼团圆的心就突然灭灯了,内心很是沉重。儿子和媳妇常年在外打工挣钱,而一双儿女和家里的十来亩地却丢给了我们老两口子。虽说在孙子孙女面前,我们老两口...

    宋殿儒 发表于 2020-03-03
  • 夏天是个热闹的舞台

    夏夜是讲故事的好时机,孩子们围坐在爷爷身边,听它们讲述神仙妖魔、英雄美女的美丽传说,被精彩的故事所吸引。而同样喜欢听故事的还有萤火虫,它们听力极好,离得很远地听,听到精彩处,它们会情不自禁地飞到近前,也想变成故事里的主人公。萤火虫微弱的光...

    谢祺相 发表于 2020-02-27
  • 夜色如风,微雨入梦

    故乡的夜,夜色如风,微雨入梦。我半夜醒来,小屋里,墙上的灯影冷若冰霜,灰蒙蒙的一片,如昨日我楼上极目远眺下的故乡。故乡雾霭沉沉,溪水潺潺,似是一种母性的呼唤。我踏着岁月幽歌,回到故乡的怀抱里,现实的分界线变得是如此模糊。你听,屋外纷飞的细...

    竹鸿初 发表于 2020-02-26
  • 微笑的魅力

    我喜欢微笑,它恬淡、优雅、迷人,像初绽的蓓蕾,像无声的音乐;它真实、自然、温暖,像深沉的母爱,像流淌的山泉。它与夸张的大笑、嘲讽的冷笑无涉,更与官场的伪笑、商场的假笑有本质的不同。它只与爱有关,它是爱的花朵与心声,爱的表达与呼唤。因为有爱...

    王琪 发表于 2020-02-21
  • 两本新华字典

    在我的书柜里,收藏着两本字典,字典有二十多个年头了,有些破旧,但扉页上的字还清晰可见,一本字典的上面写着,希望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定要努力学习,走出大山。这是小娅姐的亲笔签名,这是送给小妹的。另一本小娅姐送给我的,上面写着:你是一个很...

    刘亚华 发表于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