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隅好时光

    在小城一个不常去的休闲书吧,我挑了一间安静房子坐下,本想伴着音乐,静静地看会书。可是房间里的摆放物件吸引了我。凤凰自行车、红岩缝纫机、老式挂钟、斗柜、小簸箕、土陶、旧式收放木椅子,还有挂在墙上的锯子,这些和角落里码得整齐的书本、雅致的现代...

    周虹 发表于 2021-09-28
  • 寻找燕鸣的春天

    江南如一幅水墨诗画:风和日丽,春暖花开,鸟啭莺啼。山坡上灼灼妖妖的桃花,田野里流金溢彩的油菜花,几处斜坡上娇艳欲滴的海棠青山绿水,仿佛过节般地换上了浓艳的盛装。然而春天里最为灵动醉人的还是那叉尾剪刀似的春燕。 乍暖还寒的初春,杨柳漠漠、烟雨...

    欧阳秀 发表于 2021-09-24
  • 掐面叶子

    从我能记事起,掐面叶子就刻在我幼小的心灵,伴我一生。人老怀旧,掐面叶子的记忆不断涌上心头,催我下笔诉说那悠悠的童年岁月。 韩城的黄土塬,沟沟壑壑,坡坡峁峁,多干旱贫瘠。家乡西河川少有的一点水田,要种小麦、玉米,少有种蔬菜的水地。大城市人给陕...

    枫叶 发表于 2021-09-20
  • 瓜豆满架一院香

    农家院子附近,常有几段细竹或木条扎成的篱笆,有的随着小路蜿蜒,有的顺着地边逶迤,看似随意而为却极富诗情画意。清明前后,智慧的乡民们在篱笆下种上瓜豆,原本护卫庄稼的篱笆又成了农家菜园的一部分,也成了夏日里一道别样的风景。 雨水浇灌,暖阳催生,...

    黄平安 发表于 2021-09-15
  • 柴火慢熬豆汁香

    卖豆腐是个很小的生意,爹却从来不马虎,他做的豆腐,颜色白、味道正,更重要的是分量足,童叟无欺!家里来客了,没钱也可以拿去应急!爹从来不带秤,随手一刀,切下一块,只多不少!人们都信得过他,从来不怀疑秤头不够。所以,爹卖豆腐,卖得最好,也卖出...

    单淑芹 发表于 2021-09-12
  • 雨后清晨

    清晨,被雨声吵醒,或者说刚醒来就听到雨声。是暴雨,倾盆而下,惊天动地。故乡有谚语:鸡睁眼,下到晚。如此来看,这场雨,怕是到晚上也不会停歇了。起床去后院看看,又开门看看前院,天将明未明,眼中的景物虽则模糊,但雨流如注倒是可以肯定的。雨水淋到...

    张红卫 发表于 2021-09-05
  • 乡间木屋

    遥远乡下的木屋,陪伴着我度过了整个少年时期。 古旧的木屋由无数根木柱支撑着,颤颤惊惊地依附在一块巨大的崖壁下,它身上的苔藓仿佛伯父脸上的层层皱纹,又如同父亲灰色中山装上的重重补丁,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记录了流逝岁月烙印和扑打在它身上的风霜雨...

    张浩宗 发表于 2021-09-04
  • 锅里见明年

    转眼到了年底,唐人说:腊中离此地,马上见明年。我们今天要说的是:腊中忆美食,锅里见明年。 今年冬天特别冷,但进了家门,空调油汀一开,不至于冻得缩手缩脚。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上海人家,因为没有冰箱,很多美食夏天享受不到,只有利用冬天的寒冷做一...

    杨忠明 发表于 2021-08-30
  • 故乡石榴红

    老家的院子里有两棵石榴树,结出的果子清香脆甜。 石榴树是爷爷栽的,后来,父亲接手成了石榴树的直接管理者。每年春天,父亲都要培土、施肥、喷药。石榴树吮吸春天的雨露,在清新的空气里伸展枝条,向着温暖的阳光欢笑。五月,石榴花红似火,清香四溢,父亲...

    卜庆萍 发表于 2021-08-28
  • 花卉入馔多美味

    春季里各种鲜花竞相争艳,人们不仅可以赏花之俏丽,还可以品花之滋味,一道道花宴使人实现了视觉与味觉的完美融合,真正让人领略到了什么叫秀色可餐。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采集新鲜梨花用开水焯一下,再用清水冲泡,这样不但能清除花中的涩味,...

    芦笛 发表于 2021-08-18
  • 瓶中的南瓜籽

    到乡下闲逛,一老伯正在自家门口晾晒南瓜籽。条凳、长杆、柴席,为南瓜籽打造了一张精致的悬空卧床,一粒粒南瓜籽静卧其中,不计其数。 这么多?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老伯边精挑细选南瓜籽,边毫不掩饰地告诉我,这主要是留着自家吃的,偶尔也送点给左邻右舍。...

    宋孝林 发表于 2021-08-17
  • 又想起父亲那把土琵琶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琴痴》的随笔,写自己弄琴的一些经历和感受。其中我特别提到父亲为我制作的那把土琵琶。没有父亲那把琴,我不会成为琴痴。 想起那把土琵琶,半个多世纪了。那是解放初期某年父亲用海南水松木制作的,琴身约尺半高,近1尺宽,形似...

    何银华 发表于 2021-08-16
  • 灶台里的美味乡愁

    同事回东北老家过年,微信上传了数张照片,那火红的灶膛,那氤氲在厨房里的水蒸气,那弥漫在空中的烟火气,让我感觉,久违了。 一个灶台引发的乡愁占领了我整个春节假期。忽然发现,上天是如此眷顾我,给了我那样一个奢华的接地气的不紧不慢的童年。那时没有...

    李烨 发表于 2021-08-09
  • 门前,有一畦菜地

    老家门前有一畦一分多的菜地,一直是我家的自留地。 父亲说,要精耕细作,种最好的菜种子,让这片地一年四季有最好的蔬菜吃。 开春了,父亲用锄头把地翻了又翻,把地里的土块、碎石捡了又捡,泥土的芳香伴着和煦的春风在田野中飘荡,父亲用耙子把地耙了又耙...

    常志敏 发表于 2021-08-08
  • 花落的声音

    那日我骑着单车走在路上,路两边是碗口粗的广玉兰,正值初夏时节,从幽绿葱郁的树冠里举出三五盏洁白的莲灯,那是盛放的玉兰花,花瓣如丝如绸,如绫如罗,轻轻摸上去,如同触摸天使的面庞。有些半开的,肥厚的花瓣层层聚拢,呈酒杯状,接了雨水或晨露便是佳...

    安小悠 发表于 2021-08-03
  • 老屋旧时光

    整天生活在车水马龙、五彩缤纷的城市,每天穿梭在形色匆匆、五光十色的人流中,突然深切怀念起曾经那段平静美好的老屋时光,那里没有城市的浮躁、喧嚣和复杂多变的人际关系,虽然简单却幸福温暖。 当公鸡的第一声啼鸣划破山村清晨的宁静时,村民们大多都还沉...

    陈鸿雁 发表于 2021-08-01
  • 盛夏光年

    童年是生命的最初形态,理应先去向自然报到,一一问候星月云风、山川江湖、花鸟虫鱼,继而也让自然接纳和喜爱这个生命。我的童年还处在农耕文明的尾巴上,生活的清贫朴素之中晕染着一种对大自然的礼遇和问候,日子的简单缓慢里自有一种让心安静的田园诗意和...

    安小悠 发表于 2021-07-31
  • 山上那棵树

    窗外是山,山的背后还是山,重峦叠障把山村裹得密不透风。像一艘睡意朦胧的轮船,停泊在睡意朦胧的海上,这里的一切,似乎静止在原始的哑默中。这山和山村都显得微不足道,无足轻重。兴许这山还没有名字,自然,这山村也便没有了依附。这里的山只是山,无法...

    董国宾 发表于 2021-07-23
  • 说到牛,可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的掉牙,没人愿意再把这个话题拾起来。好象牛的蹄痕早已被一场风沙卷走,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然而,我却像丢了一件什么东西,非要把它找出来。 找到了牛,便找到了一段记忆,找到了一段难舍的感怀。与其说寻找,还不如说窖...

    董国宾 发表于 2021-07-21
  • 江岸有了柳树,一曲江水便生动了起来。村边有了柳树,一个村庄就柔和了几分。三十多年前我的家乡八公分村,就是这样一个生动又柔和的地方。 现在想来,那是一条多么美丽的江流...

    黄孝纪 发表于 2021-07-21
  • 捡菌子

    捡菌子的季节在七月中下旬,夏末秋初之交里,刚下过一场大雨的山里,让一团团灰烟似的雾气罩着,康定的娃娃们心却像抛出的石头,一下一下落进那些厚厚的草丛和灌木林了。记得,那时领头进山的大娃娃会打上绑退,说寻找菌子时,那些湿淋淋的带刺的青杠叶不会...

    嘎子 发表于 2021-07-21
  • 一些其他的生物

    这一年,我们搬到了野外,是真正意义上的荒郊野岭。之前,虽然也靠近山,但因为我们以人为本的活动,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同类展开,所以交际范围十分有限,并没有机会接触到太多人类以外的生物。 当然,这些生物里是不包括猫类和狗类的。 据我观察,我家楼下野...

    潘敏 发表于 2021-07-21
  • 这一桌冻菜的东北味儿

    下了几场雪,天气真的很冷了,东北人进入了猫冬的季节。这时候的山水林田也仿佛藏躲着猫进冰雪,远近一派洁白,呈现干净而壮丽的风景。 我们几位诗人和作家结伴而行,越过冰雪老爷岭,走进一座名叫长山的乡间小镇。文化站的朋友老宋跟我们说,咱们去吃一顿绿...

    王忠范 发表于 2021-07-21
  • 风有归处

    一 风好像被谁偷走了,藏到了隐秘的地方。却偷不了太阳,依旧挂在高空。一团团热气,像是烤得滚烫的万能胶,粘到了身上,怎么都揭不下来。 我一弯下腰,稻田里的热气就腾腾地扑了过来。早晨,田里的积水还是一片清凉,临近中午,却成了半开的水,有点烫脚。...

    郭志锋 发表于 2021-07-18
  • 冬日的风景

    雪花 此刻,无风最好,万籁俱寂中与你对视。看你披着一身洁白的纱衣,携万千柔情,轻飘曼舞,越过高山,颔首致意,停留树梢,翩翩起舞。 一次次,我温润的目光,始终无法抵达你晶莹的彼岸,但你如诗如歌的韵律,与我心花怒放的怦然心跳,却合奏出一曲曲浑融...

    马晓炜 发表于 2021-07-17
  • 遇见乡愁

    诗人艾略特曾说:去年的话属于去年的语言,明年的话等待另一种声音。新年临近,春节临近,那些原本就萌动的心绪忽然被某个机关击发似的,在故园与他乡,盼归的甜愁与思乡的苦欢,于时空中无限延展,期盼着交汇、重逢。 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每年的这...

    杨秀廷 发表于 2021-07-15
  • 养盆水仙过大年

    离过春节还有四十多天,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要上网淘几棵水仙花来养,增添过年的喜庆气氛,今年自然也不能例外。 一番选择,终于目光落在江苏省宿迁的一家花卉店。倒不是,这家的花有多大名气,若要说名气,广西桂林的水仙是最出名的,福建漳州的花也很好。可...

    焦水奇 发表于 2021-07-15
  • 乡路

    斜风细雨的日子,我常情不自禁地想起家乡,想起那苍老的菠萝蜜树、那叮咚的流梅溪,怀念起金色的童年。 那千回百折的乡村小路,使我想起牛拉高轮车,嘎吱嘎吱乡音伴着太阳的光芒缓缓扬起 我心似小鸟般展翅飞起来,飞过迷濛的烟水,越过苍茫的山坡,回到我童...

    陈帮德 发表于 2021-07-12
  • 煤油灯照亮的冬夜

    收割完晚稻,谷子还没晒干入仓,父亲就草草收拾了几件衣服,背着个蛇皮袋,一道和村里的男人们下广东打工去了。家里剩下母亲,既要打理田里地头的活计,又要管顾我们三个孩子。 冬天夜长昼短,吃过晚饭,母亲收拾好碗筷,又安顿了弟弟他们早早上床睡觉。我伏...

    刘早生 发表于 2021-07-11
  • 大山深处大山村

    (一) 你可以不认识池州,但你不可以不认识大山村。 大山村藏在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仙寓山崇山峻岭的白云深处,这里属于黄山山脉向西延伸的余脉,东面与牯牛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接,西面与仙寓山著名生态旅游区相连。森林覆盖率高达九成以上,水土含硒量、...

    支贤 发表于 2021-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