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夏蝉鸣

    盛夏,或许是从那一声声的蝉鸣开始的! 蝉,天生就是一位有着金嗓子的音乐家。它或是在高高的树梢,或是在爬满绿色藤蔓的墙壁上,卖力而不知疲倦地、无忧无虑地哼唱着乐曲,有时高一声声,有时低一阵阵,深深浅浅地回荡在周遭的空气里。那声音像是一首永远都...

    管淑平 发表于 2022-06-29
  • 红籽,红彤彤的乡愁

    在书本上文绉绉的火棘、火把果、救军粮、吉祥果,到了父老乡亲的嘴里,则被叫成了红籽,通俗、接地气。 红籽树属于常绿灌木,分布在高山、坡脚等地,俨然是一道道独特的景致。春天,红籽树枝繁叶茂,不经意间,便打起了花苞,给父亲以惊喜。他自觉地双手合十...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06-27
  • 记忆深处的“薯梗耳环”

    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些事、物往往会渐渐淡忘,但薯梗耳环却铭刻进我记忆的深处,常常让我想起。 儿时,文化生活与物质生活一样匮乏,可我们不甘心,变着法子找乐趣。特别是听父母摆起耳环的龙门阵后,我们便更加羡慕戴耳环者,不经意间,渴盼拥有、戴耳环的情...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06-27
  • 杏子铺满金黄的田野

    杏子又要熟了。 今年,杏子依然结得一串一串的。先生知道,这些杏子会像去年那样,掉落一地,无人捡拾,慢慢地烂在田地里。不过,今年,先生已能平静地面对杏子的掉落,没有了去年的慌乱。 去年,先生和我第一次面对了水果的丰收。五一劳动节前,樱桃红了,...

    王朝书 发表于 2022-06-25
  • 春回故园

    东风浩荡,天空明澈,煦暖的阳光向大地抛洒灿烂的微笑,万物熠熠生辉。在我们的头顶,鸟鸣划过天空,叽叽喳喳地把久违的春天送回故乡。 春风是春天的信使,最先把春回人间的消息传达给每一个生命。春风吹到枝头,花朵张开睡眼朦胧的眼睛,微微含笑,吐出一个...

    马从春 发表于 2022-06-24
  • 雨后行走

    雨后初霁,兀自任性,沿河顺水而行。 风微凉,几粒掉队的雨点,调皮地从我鼻尖滑下,温柔亲切,又略带一丝俏皮。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轻轻漫步河堤,粘稠的黄泥顽劣地黏上我的鞋底,攀上我的裤管,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短暂旅行。草叶上的露珠谄媚地将自己和盘托...

    唐雅冰 发表于 2022-06-23
  • 味道里的夏天

    夏天是被什么唤醒的呢?是声声蛙鸣,还是那一望无际的稻花儿呢?也许都不是。对我来说,夏天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其实是它那丰富的味道。 夏天的味道,是清爽的。就如西瓜,翠绿色的表皮水灵灵的,红通通的瓜瓤香而不腻,还带着满满的甜味和意想不到的清凉。这...

    彭海玲 发表于 2022-06-20
  • 皂角树下的童年

    多年后,当我再回到皂角树村时,竟木呆呆地站在那里十多分钟,那棵村里的标志性老树不在了,仿佛村里从没出现一棵千年古树似的。 在我的记忆中,村东头的那棵皂角树,仿佛是一坛陈年老酒,时不时飘出些童年的酒香。从夏到秋,几乎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夕阳西下...

    曹旭东 发表于 2022-06-17
  • 乡村的年味

    印象中,乡村的年味,是一场深刻而久远的记忆,是内心深处难以释怀的厚重情节,就像父亲陈酿的苞谷酒,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每当开启记忆的封皮,儿时过年的喜悦和幸福就会涌上心头,暖暖的,让人一想起来,心便醉了。 小时候,天天数着手指头盼过年。因为过...

    雨凡 发表于 2022-06-14
  • 长江逆行

    一 初夏午后的阳光,软软地洒在游轮顶层的甲板上,江风已有点热,一沓接一沓地吹着。 峨嵋号逆江而行,总有一种吃力的感觉,江水扑面而来,但沿岸景物并不会一晃而过,留着时空让人慢慢观赏。 迷恋长江三峡这一世界著名景区,是多年的一桩心事。本来其间曾几...

    黄康俊 发表于 2022-06-11
  • 向一棵树道歉

    为一个人的生日,为一棵树,我起了个大早,还倒了三次车。那个人有个身份:婆婆;那棵树有个芳名:棕榈。 婆婆和棕榈,在我的脑海里不能分开。婆婆看树的眼神,比看她的孙辈还温柔,如果棕榈能开口说话,我想一定是公公的声音。 记得我第一次去婆婆家,首先...

    邱素敏 发表于 2022-06-09
  • 华山村的银杏树

    我的老家在镇江东乡石桥,邻村华山村有一株千年古银杏树。古银杏树长在张王庙门前的一口古井旁,高指蓝天,低吻大地;远看郁郁葱葱,近观修直挺拔。 银杏树高达60多米,树冠覆盖面积超过600多平方米,胸径约8米,需五六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将其合围,真可谓状...

    吴春波 发表于 2022-06-08
  • 攒点干菜

    我的朋友小弋小时候,跟着乡下种菜的外婆生活过一段时间。菜农总会遇到某些菜在产出旺季卖不出去的情况。有些性情惫懒的菜农就任由菜烂在地里,或随意倾倒。小弋的外婆从不这样做,长老了卖不出去的新鲜蔬菜,她会采摘或砍回来,做成干菜。 春天,外婆要做马...

    明前茶 发表于 2022-06-06
  • 再回第二故乡

    再回从小生活过九年的第二故乡,是我一直的心愿。 虽然离开第二故乡的43年中,曾回去过3次,但再回去看一看的想法一直萦绕心间。 我的第二故乡既不是灯红酒绿的大城市,也没有车水马龙的大道和川流不息的车辆,更没有日夜的喧哗。有的只是青山绿水环抱的一座...

    陈军 发表于 2022-06-05
  • 在夏收的日子里奔跑

    夏收是农人最繁忙的时节。此时,天气多变幻无常,往往会因一场雨的突袭使得一年的收成化为泡影,所以争分夺秒让粮食尽快归仓便成了当务之急。麦子一黄,全村所有的劳动力便投入到一场紧张激烈的突击战中。 战前准备早在十来天前就着手了。镰、绳、尖担、簸箕...

    郭忠辉 发表于 2022-06-04
  • 故园醇香

    我只是一个深山柴门里出来的汉子,以一种半城市半乡村的社会身份再回到故土,虽说故作风雅,仍然逃不脱模仿者的嫌疑。 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但依然有人在坚守着与厚土大山相伴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一种生活方式。几间老屋,一头牛,一群鸡,几分山地,山顶安...

    戴新成 发表于 2022-06-03
  • 古村落里悟感恩

    人们常说:中国的古村落,都是厚重的历史书。我非常赞同这种说法,因而每次去古村古镇游览时,在欣赏古朴的民居、秀丽的自然风光之余,也会尝试着慢慢用心去品读,每每总能有或多或少的文化收获。 时下,很多年轻人常借西方节日感恩节表达各种感谢,其实,常...

    张依泽 发表于 2022-06-02
  • 暮春时节苦楝花

    桃红李白梨花如雪,还有樱花,还有紫云英,还有油菜花,还有格桑花,还有映山红从春风唤醒大地开始,花期接踵而至,花事热闹非凡。有些花开起来,往往会让人感觉到貌似漫不经心,不热烈,不争艳,不闹腾,当我们以为繁花已过叶果当先的时候,它们在绿野中的...

    蒋忠民 发表于 2022-06-01
  • 葡萄架下的童年

    老家的院子里曾有一个葡萄架,几根木头搭建,夏天时,葡萄架上叶片如织,藤蔓垂挂,绿茵茵一片,如一把巨大的伞,撑起了我的童年时光。 傍晚,落日熔金,霞光满天之时,爷爷从田间回来了。他放下锄头,一手端着茶水,一手拿把蒲扇,径直朝葡萄架下走去。我和...

    王玲花 发表于 2022-05-29
  • 碾米岁月

    每次碾米,天还没亮,就被父母叫起床。 村上有一个碾米加工厂,每逢周四才打开加工厂的大门。虽然天还没亮就起床出发,但到了加工厂,都只能排在乡亲们后面。等我们碾完米往回赶,来回七八里路,又全是陡坡,喘着气,一路歇歇停停,全身被汗水浇透方能到家。...

    陈罡元 发表于 2022-05-28
  • 与深秋的芦苇对坐

    深秋的黄昏,天光暗淡,夕阳欲坠。我开着车,途经一片芦苇。那茫茫苍苍的芦苇牵动了我的视线,忽然想起,浮士德看到美好的事物会喊,你真美啊,请停一停! 那一片芦苇,其实并没有多美。只是觉得它在点染深秋的意境,仿佛是一幅水墨画中简简单单、清清淡淡的...

    王国梁 发表于 2022-05-27
  • 打春牛

    老家在农村,在儿时的记忆中,每到立春,就会上演一场打春牛的好戏。 立春意味着揭开了春天的序幕,表示万物复苏春季的开始。经过冬闲的休整,乡亲们开始备耕,迎接随后到来的忙碌春天。 在村里的打谷场上,早早就有一条土塑的耕牛立在那里,只待立春一到就...

    赵自力 发表于 2022-05-23
  • 暖的土炕

    故乡坐落在晋西北黄土高原,那里的人们依山而...

    段新民 发表于 2022-05-21
  • 剪窗花

    寒风不时拍打着厚厚的门帘,呼啸着穿过窗前的苹果树。三五个穿着鼓囊囊棉衣的小姑娘围坐在火炉旁,专心地剪着窗花。在一片纷纷扬扬落下的红色纸屑中,小小的心底似乎燃烧着一团团喜悦的火苗,盼了好久的年终于来了,剪窗花,贴窗花,成了童年时最开心,也最...

    剑贞 发表于 2022-05-21
  • 芦苇摇曳粽飘香

    端午收割忙,苇叶飘粽香。离端午节还有几天,农民正忙着收麦子,城里超市的冰柜已填满了粽子:蜜枣、鲜肉、豆沙、八宝等各种口味;精装、简装、袋装、散装等一应俱全。 现在的人图省事,吃粽子都买现成的。先前我在乡下吃的粽子,都是母亲亲手包的。 端午节...

    王君超 发表于 2022-05-21
  • 秋叶

    一叶知秋,叶好像总是和秋连在一起的。与其说秋天的叶最美,倒不如说是叶装扮了秋。秋风扫落叶也罢,叶落归根也好,叶总是秋的点缀,秋叶正是秋天的一道主打风景。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杜牧赞深秋的枫叶,确实很美。这种美无处不在,只要用心去...

    如一 发表于 2022-05-19
  • 月光下的荷塘

    晚饭后,换了身运动外套悠闲出门,戴着耳机听着音乐,一个人鹅行鸭步沿着运河踱着步。不知不觉走上了一条从没走过的小路,走得有点远了,路上人影稀少,路灯下树影斑驳分外安静。于这安静中,我嗅到了一缕,抬头四望,远处的月光下,一池荷花开得正盛。我的...

    王楠 发表于 2022-05-19
  • 磨刀石

    在我故乡大巴山里,家家户户屋前会放置一两块磨刀石。主人精心在山坳里挑选回来,一块石头质地砂粗,用于大的钝器刃口的毛料打磨,另一块石头质地砂细,用于刀刃口锋利打磨。青青的磨刀石,来自于层峦叠嶂的大巴山里,还可以做石磨,坚硬结实,日晒夜露永不...

    徐宇 发表于 2022-05-17
  • 榆钱与榆米

    在一次比较奢侈的宴会上,吃过一次榆钱儿,凉拌的,看上去没经过秘制处理,也不需要多少作料,价格却比桌上所有青菜都昂贵。这使我有点吃惊:我每年都要吃上个把月的榆钱,我每顿饭都可以大碗吃的榆钱,真的如此值钱吗? 于是,我在当时产生过一个强烈的想法...

    李新宇 发表于 2022-05-15
  • 渭河上的船

    以前,我们村的人要到渭河北岸,得去很远的葫芦峪渡口坐船。村后的五丈原与北原隔水相望,这里曾经是三国古战...

    赵利辉 发表于 2022-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