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时的铁皮烤箱

    儿时居住在寒冷的北方,家家户户取暖做饭全靠一只煤炉。煤炉先用木柴引着,上面放置煤块作为燃料。煤炉有一只长长的烟筒伸到室外,用来排烟放气。煤炉的侧面有一个用铁皮做的的三层烤箱,抽屉可以取出来。 童年记忆中印象最深的画面就是我顶着一身的雪花,跌...

    苏雪莲 发表于 2017-03-10
  • 春雷初响

    雷声响了,憋了很久,一来就气势惊人。万物都醒了,是大梦觉醒的清透。没有雷声的呼唤,春天是迷糊的,似是而非的,没法儿去界定。雷声一响,冬天还敢赖着不走吗? 空气格外润,风从东边来,不急不缓,饱满、湿润、香甜,像哺乳的母亲慈柔地呵宠着幼子。春天...

    刘腊梅 发表于 2016-11-19
  • 春天听鸟

    最美的音乐家,是鸟。 最常见的鸟是麻雀。树麻雀躲进叶子里,喳喳喳的,但声音比较小,轻脆,像顽皮的孩子,总想弄出点声音,引来大人的关注。地麻雀很少叫,躲在草丛,一下扑愣着翅膀,蹿向天空,但飞不了多远,就得歇一下,喳喳两声,又不见了。麻雀像孩子...

    马卫 发表于 2016-10-26
  • 墙壁的温度

    你筑起的墙壁,结实而厚重,坚韧而挺拔,质朴而温暖,是我一直寻觅的温度。 一 清朗蓝天,纯净白云,随时钟转动一步步靠近黄昏,你疲惫的双眼在昏暗的天际下那么地无神,努力睁大向公交来的方向仔细搜寻熟悉的身影,焦急表情里略带欣喜。 只因一个电话打来,...

    Rebect_zr 发表于 2016-10-16
  • 秋光假日

    十一,秋光长假,谁不想有一个浪漫假日呢? 假日旅行多么明媚!可是扎起堆儿来,一窝蜂拥挤,弄得跟赶集上庙似的,令人不爽。晚间,看新闻里各大景点黑压压攒动的人头,我不觉对旅行的人们起了点怜悯之意。 路上车多,景区人多,吃住花钱多。有朋友疲惫归来...

    米丽宏 发表于 2016-10-05
  • 银杏树

    是落满一地的黄金吗? 灿灿的,耀眼的,当你路过的时候,你一定忍不住惊叹一声。 那一排的树,精神抖擞,映入眼帘。风像刷子一样刷过去,满树的金黄,纷纷落下,合着风的节拍,像一群身着黄衣服的人们,跳着欢快的民族舞蹈。风稍微缓下来,叶飘落在地上,铺...

    何漂 发表于 2016-07-08
  • 又是一年春草绿

    春天终于迈着轻快的步子走来了。我照例是要到曾留有儿时足迹的山野里走走的。离开山野之前,我是一棵梦想开花的小草,我曾在那里住了很多年。 温暖的春阳下,我再次和那些视同朋友的小草们亲近。 在上年枯黄衰败的草间,最先感知太阳的温暖。迫不及待地醒来...

    冰莲花 发表于 2016-04-13
  • 清明,必须还乡的日子

    清明节在中国人的精神天空上,永远是一个雨纷纷的日子,尽管这一天有时有雨,有时只有风,还有时无风无雨晴空万里。生活为清明派定的氛围,不止是在唐诗,也在我们的思绪里。 生命的脚步匆匆忙忙,自己距花甲之年愈来愈近,似乎离故乡愈来愈远,回老家的次数...

    安秋生 发表于 2016-03-30
  • 树与村庄

    人和树生活在一个村庄里,像兄弟,也像父子。人有老幼,树有高矮,那些树和村人一起出生、成长、荣衰,记录着村庄的家世。 村人都种树。孩子出生时,长辈给他们种树。树和孩子一道成长,树茁壮,孩子健康。等孩子长大,树也成材了。若是男孩,就把树砍掉,给...

    寒星 发表于 2016-03-21
  • 邂逅一朵花

    那年,一个春天的下午,我独自走在西安灞河畔。云淡风轻,阳光温柔地抚着我的面颊。在一个花圃边,我看到树下长着一簇簇小花,乳白色的花朵像小孩伸向天空的手掌,在期待什么似的。阴暗潮湿的林子,也焕发出别样的生机。那一刻,异样的震惊敲打着我的心脏。...

    刘青纯 发表于 2016-03-21
  • 春夜呓语

    静夜,春雨潇潇,润物无声。亮一盏橙色的灯,手捧一杯茶,听着偶尔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心事若有若无,回忆时隐时现,渐渐的,本来平静的心绪突然就有了落寞的感觉这夜与在这夜里独坐的人。幽幽的灯,纠缠着纷乱的影子,一路杂沓走来朋友渐渐地远去,于是,熟...

    郑帝 发表于 2016-03-18
  • 锦溪小记

    一泓碧水,绿宝石般透亮,蜿蜒着,来到这重重丹霞地貌的峻岭深处,一唱十八里,写尽奇、险、峻、雄、曲、幽、静这些词,是从排工口中说出的。 老排工身骨硬朗,肩上背一顶竹笠,我和同伴踏实坐稳了,他轻舒臂膀,竹篙斜撑,竹排已轻盈离岸而去,悄无声息地滑...

    李龙年 发表于 2016-03-18
  • 桃花恋

    阳春三月,春意阑珊,披一袭粉红香衣,裙裾婀娜,衣袂飘飘。柔柔的春风,轻拂着软软的秀发,让心儿特别明朗。带着万分柔情,带着一帘幽梦,踩着细碎的光阴,行走在熏香的春天里。那一卷绯红的心事,便妩媚地绽放在和风暖阳里。 就在这片明媚的春光里,桃花粉...

    傲雪之梅 发表于 2016-03-15
  • 倒春寒

    猴年春天,犹如一波三折的爱情喜剧,来得有的好事多磨。本来春装已经穿上了,但紧挨着元宵节,下起了绵绵春雨。冷空气来了,气温从超过20℃到逼近0℃,让认为已经进入春天的人们,再次感受到无常的倒春寒。 我的记忆中,每年春季,总会有一两场倒春寒。觑着...

    储北平 发表于 2016-03-14
  • 鸟语如歌

    我认为世界上最美的音乐当属鸟儿们的啼唱。 回望生我养我的故乡,那里是鸟儿们的天堂。那些青葱的竹林、葳蕤的原野、层涌的山岭、苍莽的林涛,以及潺潺的流水,乡亲们的土墙,共同构筑成鸟儿们的天然大舞台。各色各类的鸟儿如排练有序的演唱团队,随着四季的...

    游刚 发表于 2016-03-04
  • 正月里来看大戏

    过年看大戏,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的一道风景。正月才开个头,年还没有拜完,大戏就要上场了。那时农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唱戏的消息一传出来,就像风一样吹遍了乡间的角角落落。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们,见了面就会相互转告,约定着一起去看戏。那份快乐欲...

    章中林 发表于 2016-03-01
  • 不甘做嵌入地下的楔子

    夜已央,更深寒重。翻过此夜又将是一年腊尽春回,寒暖更迭的始末。 我们一直在为即将到来的春天握筹布画,似乎跨过这道冷瑟就能触摸到盎然春意。 只是春天还在闺中,寒意却如强弩之末正走向归途。趁此,还可以继续予给予求,甚至欲可逾矩,为好逸恶劳的身心...

    高穹 发表于 2016-02-29
  • 老灵魂

    今年春节,一座平时喧哗的都市,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城里的人去哪儿了?有人说,回老家过年去了。 我问身边的人,你们的老家在哪儿?他们眼神一愣一愣的,感觉我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突兀了。 有人说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一个地方成为故乡,要经过多少年的...

    李晓 发表于 2016-02-28
  • 花陨 暧昧远

    春天的花是乱哄哄的。 百花齐放,争奇斗艳,五彩缤纷。先是梅花,粉嘟嘟肥嫩嫩地就着上枝头,淡粉,深红,绛紫,像是调色盘里暖色调颜料的随意泼洒。迎春故早发,独自不疑寒。 畏落众花后,无人别意看,只有迎春花才明了梅花急吼吼的心理,但它并不嗔怪,只...

    陈凤兰 发表于 2016-02-27
  • 穿新衣,唱大戏

    昔日穿新衣 穿新衣,过大年。 新衣被叠放在家里唯一的木箱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好的,也没试穿过。那个时候,不管新衣还是旧衣,合身的几乎没有。哥哥穿短了弟弟穿,姐姐穿瘦了妹妹穿,至于布料和式样,更是没讲究,一件衣,能为春夏秋冬遮体护暖,夏天为...

    方桂红 发表于 2016-02-26
  • 鸟儿跳起春天的芭蕾

    清晨,被一阵鸟语声惊醒,不由心生欢喜。春天来了!鸟儿唱起了春天的歌谣,春天的鸟语声分外清脆嘹亮! 我到窗前去寻找鸟儿的踪迹。原来,鸟儿们都在窗前的大树上,它们一定是从山的那一边飞来的。那棵大树,枝叶还没有繁茂,鸟儿们已经把它当做了天堂。鸟儿...

    王国梁 发表于 2016-02-25
  • 年味渐浓

    随着新年的脚步一天天临近,人们也开始忙碌起来,搞结算,办年货,回家乡,大家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迎接着新年。 走在大街上,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炫目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点燃了人们心中久违的激情。音响店里不时传出阵阵新年的欢歌,节日...

    周礼 发表于 2016-02-24
  • 梅之赞

    春节回老家,见爸爸侍养的花儿竞相争艳,温馨而浪漫。粉色杜鹃温暖烂漫,白色杜鹃冷艳纯洁,双色杜鹃醉人心脾,我陶醉其中。爸爸见我如此欣赏,便颇为得意地说:你再到西屋去看看。哇!东屋的窗台上一株腊梅傲然怒放,造型别致,是真花吗?我疑惑地触摸了一...

    淡舞幽兰 发表于 2016-02-24
  • 心灵深处的机井

    在我家大草房的东面,有一口机井。这口机井诞生在我家搬到大草房之后。一个晴朗的早晨,我被房东热闹的说话声吸引,原来是钻井队的人在施工,高高的铁架耸入云霄,机器轰鸣,我简直惊呆了。不几天,一口机井诞生了。告别了旁边那口饱经沧桑岁月斑驳的老井,...

    邢占双 发表于 2016-02-19
  • 落落与君好

    静美的秋,静美的晨,一些美好的遇见,正循着心的筋脉,一路迤逦而来,如若,我已在这里等,你又怎会不来,把这前世注定的机缘,一一认取? ------ 题记 晨起,有微风,轻轻柔柔,穿透镂花的纱幔,拂满一身的清凉。这可是你,凝了八千里的思与念,温情相袭。...

    霞霞妮子 发表于 2016-02-19
  • 杀年猪

    父亲昨晚打来电话,说今天家里杀年猪,问我可有空回去?言语中的惴惴让我很是惶恐,于是连忙应承下来。 村里现在只有几户人家了,房顶上,堆着积前两天的落雪,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从残壁中飞向树梢,让故园更显得颓败而荒凉。我早已在国庆节前装修好了新宅,...

    桂烈兵 发表于 2016-02-04
  • 拎着手杖走路

    一 生活中许多事总印证着墨非定律,你精心准备着,成了多余;你懒得准备,又出了问题。 我与妻子想趁着长假到黄山转转,之前在网上淘了一根能伸缩、带相机架的登山手杖。启程时尽管将它调成最短,但放在旅行包里,还是大半个身子探出包外,晃晃荡荡的。到了...

    张峪铭 发表于 2016-02-04
  • 夜月如霜,冬夜好长。睡眠一直差,睡着之后又是多梦。某夜梦见自己穿行于街市,不知道怎么的,就丢了鞋子,只好赤着脚继续前行,也不见卖鞋子的店铺。偏在这时,还远远地见到位熟人走过来,无奈难堪之下,戴上风衣后面的帽子,那人见了我也不知是认出还是没...

    子薇 发表于 2016-02-02
  • 人在大寒

    大寒,怀抱数重山色,十里梅花;却分明有金石之气。 大寒的山色,是水墨的;花朵一小朵一小朵。梅花,水仙,风信子,都差不多的风格,淡泊素净,小小的瓣儿,像安静细碎的微笑,又像那一点若有若无的春意思。 大寒,给人的触觉,却是金、铜、铁、石,错杂冰...

    苦茶 发表于 2016-02-02
  • 等一场雪

    冬日无雪,就像青春没有爱情,不完美。节气的最后几个音符,琵琶声起,渐渐高潮,朔风刮了,铅云垂了,甚至深夜未眠的人告诉我,雪子落过,但终究没有一场雪来白了眼,白了屋,洁净了天宇,让绚烂七彩归于黑白宁静。那些咏雪诗,小寒就开始聚集思绪的峰顶,...

    董改正 发表于 2016-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