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有凉风

    夏有凉风,风从街边的梧桐树叶间吹来,从花坛的草木丛中吹来,从田头的稻穗顶上吹来,从满池的荷塘月色里吹来。黑云翻墨时,山雨欲来时,一缕风独行或者一阵风结伴而行,踏过群山,跨过碧波,一直送到人家门口,有时也送到人心头。这风,既有山川的灵秀,又...

    潘玉毅 发表于 2020-01-20
  • 偶遇百美崖壁

    不经意间闯入阳朔县城下游漓江边这个废弃很久的老码头。如果不是被岁月冲刷得溜光的青石台阶一直延伸到水下,如果不是陡峭的河岸在这里被人为地劈开一大个豁口,如果不是如今在这里开设简陋的农家饭庄的老板告诉我们,我们不会想到这里曾经繁华,不会想到这...

    蒋忠民 发表于 2020-01-15
  • 村后那些山名

    村后的山是秦岭的一部分。至于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也许根本就没有名字。但是山里几乎每一处坡梁、沟洼、潭水,都是有名字的。而且是我还没有到山里去过的时候,这些名字就从父辈祖辈的日常言语中渗透到我心里的。 比如庙沟,那是村东头两座...

    王政 发表于 2020-01-14
  • 六月芳流墩

    芳流墩,很文艺的村名。村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常年瓜果飘香,绿意缠绕。就是这朴实飘香的红土地,养育了洪三泰那样名闻遐迩的大作家。 这一天,有幸踏上这片芳香的土地。心情像六月阳光,尽情地绽开,金黄而灿烂。果真,随着脚步声,这浓浓的绿,便扑面而...

    李本明 发表于 2020-01-12
  • 远去的炊烟

    好久没有与大自然亲近,心情有些烦躁。吃过晚饭,独自一人走在郊外的小路上,呼吸久违的新鲜空气,感受田野的无限风光。 身后,一座座高楼成为模糊的轮廓,眼前一片葱绿的梯田一层一层旋向天际。玉米站成了行,好像迎接久违的故人。路旁的小草,微微摆动着柔...

    刘莉 发表于 2020-01-10
  • 中年想事

    我走在一条道上。走着、走着,不觉得天已是晌午。日头明晃晃的,我坐在乡野的一家小餐馆里,手捧一碗糙米饭,想着要做的几件事情。 访一座老宅子。人生已进入下半场,我想再去江南古镇同里。退思园,显然是适合中年人的地方,从热闹处转身安静,退而思,宁心...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1-06
  • 故乡的黄昏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深爱着故乡的黄昏。虽然现在生活在城里,但并不能对城里的黄昏产生喜爱,它来的总是那么的单调乏味,那么的距离遥远;而故乡的黄昏却总是那么的亲近美好,味浓意深,用不着刻意去接近,就已跳到了我的心窝里。 故乡的黄昏,最美的...

    王建波 发表于 2020-01-02
  • 原起寺下山水美

    漳河岸边,凤凰山巅,一寺一塔,屹立千年。 原起寺,青龙塔,携唐风着宋韵,在河湾的尽头枕着滚滚涛声,沐着尘世风霜,于千余年的守望中,看花开花谢,观云卷云舒。千余年的风沙已将许多旧时模样掩埋,却又将许多辉煌孕育。如今,漳河岸边的蕃昌兴旺已远非建...

    李慧丽 发表于 2019-12-30
  • 下港赶海

    近日,经曲界,过前山,到下洋,工作完毕,忙里偷闲,到下港海看赶海去。 徐闻县下洋镇下港村,是人口不足一千人的海边渔村,该村村前的下港海滩上礁石连片几千亩,石头上面长满各种各样的贝类和生蚝。下港海古来以下港赶海闻名,每月的农历初一、十五前后几...

    支贤 发表于 2019-12-30
  • 过去的年

    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 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往往是一过了腊月涯,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好...

    发表于 2019-12-27
  • 过去的年

    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 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往往是一过了腊月涯,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好...

    发表于 2019-12-27
  • 夏日礼赞

    夏日的鸟鸣、蝉鸣和蛙鸣是夏日最最质朴的音乐。而夏日不约而至的一场暴雨更是一首好听的夏日赞歌。在夏日,相对于倾听鸟鸣、蝉鸣和蛙鸣我更喜欢听雨。风声雨声读书声才是夏日里最优雅的乐章,而声声入耳的一场酣畅淋漓的暴雨更是最优美的一首夏日赞歌。也因...

    宛皖 发表于 2019-12-24
  • 金秋打枣

    唢呐独奏曲《打枣》,小时候听过。曲调幽默、诙谐,还有口哨伴奏。音乐模仿打枣人一杆儿一杆儿打枣时的动作和枣子雨点儿一样落下来时的愉快心情,听得人似乎要随曲调起舞。 小时候常在姥姥家生活。姥姥家院子里有一棵硕大的枣树。枣树华盖如伞,遮天蔽日,给...

    刘开学 发表于 2019-12-21
  • 旧电视机

    我在城里买了房子,装修好了,要买家电。 父亲打电话给我,问我装修的进度。我说马上要买家电了,他说记得买品牌的,要货比三家。他是怕我不会还价。我说现在价格在网上都可以查询的,全国统一价,不会被商家占便宜的,已经去电器店转过了,现在恰逢搞活动,...

    程丽芬 发表于 2019-12-19
  • 闲井

    大约是凿井汲水的年代已经久远了吧,这年头,再没哪一口井是忙碌的,忙碌的是城市新辟道路上的车轮、脚步和喇叭,井都是闲井。 走近一口闲井,足有几分忐忑的,怕低头看见意料之中的荒凉清寂,又怕意料之外的什么,猝不及防地撞入眼帘,更怕它要向你诉说那种...

    苏会玲 发表于 2019-12-17
  • 在城里观灯

    这些个灯火辉煌,是日子里的红艳艳与喜洋洋,醒目,激情,张扬。 此时此刻,通往灯会的道路已被人流淹没,夜色成了灯会的陪衬,一盏灯与另一盏灯悄悄相遇,一盏灯与另一盏灯惺惺相惜,一盏灯与另一盏灯彼此照亮心房。 河流安然无恙,古城墙沧桑又现代,古老...

    发表于 2019-12-16
  • 灵魂飞行

    这天上午精神不错,在露台上为多肉植物分家,整个夏天的阳光雨露过后,它们长势惊人,很难相信,我几乎没加以任何照顾。 有个朋友说,你很会养花。偷笑,假如一年拍几次茶花米兰杜鹃上传社交网络就算会养花,我的那些真正精通植物并且与之长期共处的朋友们一...

    沈熹微 发表于 2019-12-11
  • 乐做柳下客

    第一缕春风吹过的时候,柳树就开始心猿意马,没几天便绿了枝条,显摆地摇曳在风中,比还未脱单的女孩们更加美丽动人。 春天总是令人惊喜的,自然界很多变化都在悄没声息地进行,譬如慢慢变绿的柳枝,仿佛在一抬头的功夫,就绿得人心里痒痒的。我总在想,这充...

    谢观荣 发表于 2019-12-09
  • 童年梦境

    冰心说: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我的童年是在挤油渣儿、抓小沙包、捉蜻蜓、踢毽子、滚铁环中度过的。这些童年的玩儿成了我的童年梦境。 在冬天,课间休息的10分钟,我们就喜欢跑到讲台上,男同学与女同学比赛挤油渣儿,挤一挤,使...

    阳莉 发表于 2019-12-08
  • 怀念老屋

    老屋早就扒掉了,老房址也都被高铁施工占了,一点影子也没了,但老屋在我的心里却依然鲜亮地活着、挺拔着、温暖着。 屈指算算我离开老屋已整整二十八个年头。这二十八年里,我时常在梦里回到老屋,回到那个既让我心酸又让我温暖的地方。由于父亲去世,母亲改...

    柳新军 发表于 2019-12-07
  • 春卷

    那天在大灶房吃饭,外间有序排列的各色小吃摊点群里,一家支着一口热气腾腾油锅的摊点,相当的醒目。锅上搁着一只镂空的金属支架,支架上摆放着新鲜出炉的春卷。我们的饭局尚未开席,便有人建议来些春卷,于是,打开包间的窗户,一盘香喷喷的春卷便递进来了...

    子薇 发表于 2019-12-03
  • 一墙扁豆花

    那时,烧好晚饭,我喜欢搬张小竹椅,坐在院里看书。累了就抬头,看看爬上墙头的扁豆花,看那一串串浅紫淡黄的小花在夕照中慢慢地暗淡下去,看着时光在我身边缓缓流逝,我常常会感到一种无法叙说的清淡和疏朗。这时身边有鸡在觅食,有蛐蛐儿在轻吟,父亲在一...

    朱秀坤 发表于 2019-11-30
  • 大鏊煎饼

    奶奶是山东人,有一手做大鏊煎饼的好手艺。母亲跟着奶奶也学会了这门传统的山东小吃。 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就去世了。每当吃到香甜美味的煎饼时,奶奶的印象总会体现在母亲烧制大煎饼的影子里。 那时候,老百姓生活水平低下,白面、大米成了奢侈品,只有逢...

    苗建文 发表于 2019-11-30
  • 延安颂(组章)

    铁流滚滚,征尘飞扬。 一支红色革命队伍,翻过皑皑雪山,穿过茫茫草地,融入西北一隅延安,延安沸腾成一座革命的大熔炉。 中国共产党人高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挚天巨炬,照亮整个华夏神州。 一位诗人手提一支马良的神笔,开天辟地,指点江山,《论持久战》、...

    吴晓波 发表于 2019-11-29
  • 两当的阳光

    一 两当是什么地方?两当是甘肃的贫困县之一,位于甘肃东南部。两当尽管是贫困县,但两当的阳光是灿烂的。 沿两当绵延的山岭望去,山挨着山,山抱着山,山连着山,山靠着山,起起伏伏,跌跌宕宕,但山都不高,绿绿的,纯纯的,上面撑起一片蓝天。当灿烂的、...

    王福明 发表于 2019-11-27
  • 雪事

    雪,舞蹈轻盈的华尔兹从天国徐徐降落,雪莲一样纯洁。不知她灵动的身姿出自何方,她定然是出使北国的使者,棉絮样的一层皎洁,覆盖了原野。 六点多的时候醒来,窗外还流淌着夜色。你把心情压缩成一朵兰花,印上标签,贴在微信的空间,轻声细语地向朋友问候,...

    董国彦 发表于 2019-11-25
  • 春光作伴好读书

    喜欢在春日的阳光下捧起一本书,在窗前感受和煦的阳光,阅读时就像在感受日光浴的同时感受文字对心情的治愈。一本好书就像春日的暖阳,照在人的心底,温暖而又柔软。 喜欢沐浴在温暖的春风里读一本书,微风拂过脸庞,扬起发丝,撩动窗边的纱帘也撩动心弦。沐...

    宛皖 发表于 2019-11-23
  • 红薯窖内乘凉

    每当酷暑难耐时,总会想起儿时我们家的红薯窖。 那时的农村,红薯在餐桌上绝对唱着主角。红薯汤,红薯馍,离开红薯难揭锅,村里流传的这段顺口溜,足以证明那个年代红薯在庄稼人心里的地位。 一场秋霜过后,红薯该收获了。随着犁铧的翻卷,一串串肥硕的红薯...

    张建强 发表于 2019-11-22
  • 坐着火车去旅行

    不去旅行的理由可以有千万个,但是想踏上去远方的列车,给自己一个理由就够了,比如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比如荷花们的偶像何晟铭。7月1日,突然接到一个好消息,我们何晟铭国际后援会将在重庆举办活动。 于是立即订火车票。我似乎有着火车情结,每次远行...

    邱秀琼 发表于 2019-11-21
  • 家乡的粉丝

    电话中,父亲说他正在去地里的路上,还有点山芋要赶紧挖回来,趁着天晴洗点山芋粉。 这些事情够他们忙碌几天的了。山芋收回来后要洗干净,用机子碾碎。前院里准备几口大缸,支起一个三角杈,系上包袱,过滤,沉淀。一夜过后,缸底便沉下了厚厚的山芋淀粉,刮...

    施志芳 发表于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