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间读书

    窗外的风,时大时小,也不知道它的口袋里装了多少钉尖的语言;也不知道那三月的早春里,还积郁了这么多的阴冷;更不知道它是否是,向前些日子的阳春在发泄冲撞。不过,这风确实撕破了早春三月的软暧。 天色,也阴沉起来了,大有冬日的阴冷。坐在书桌前看书,...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3-21
  • 一幅眼镜

    我有一幅眼镜,一幅花掉眼的眼镜,很重、很重。 我很怜悯它的独白,苍白的记忆,在纸上打开;浮光的时光,灯光线下的洁白世界,它帮我翻找、标注;在我的鼻梁下,显摆的是放大收集的细细的亮点,压沉的是皮肤浮躁的光泽。它与我坐在一起,谈话,谈着饥饿着的...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3-21
  • 凄凉梦中的火焰花

    你应该是这样的,隔着飘逸的轻纱 极轻的紫线织着,极薄的云蒸着 坐在霓裳的飘光,那道晚霞的云霞 似一朵金香的梦,落在石上青苔的绿波。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听了一夜松风的雪花 寒山的深处,采菊的篱笆 灯火阑珊的窗,煮熟了梦的咖啡的苦味 竞为谁?竞为谁采...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3-21
  • 在月光下等你

    夜寂静无声,满天的繁星闪烁着淡淡的微光。 一弯冷月拉着长纱漫步在高空,我被这夜的微光紧紧的包裹着,没有一丝睡意。 独自行走在月光下,寂静牵引着思绪,爬上那阵拂面而来的风,任游在街头。在万籁俱寂的时候,心灵之门不经意间蓦然打开,思念的感触像杂...

    鸿颖 发表于 2016-07-08
  • 小麦扬花

    这是一件细微的、精致的、热烘烘的事情。 在五月,关中平原把它的长、把它的宽、把它的厚作了床,把那些苹果园、桃园、杏园、梅林圆、梨园、山楂园、猕猴桃园、葡萄园、核桃园、柿子园、石榴园、枣园、葵花园作了五花八门的床帐,遮断视线,让一大垄又一大垄...

    黄国田 发表于 2016-05-07
  • 峡山的夜晚

    一 灯耀峡山,水边的红霞扑面而来,乐游的人群中,旁若无人行走的是谁? 如同水面上光的巡礼,被映红的,那张兴奋的脸庞又是谁的? 懵懂闯进峡山的夜晚,一瞬的光,融化了心头的冷霜; 一瞬的光,抵挡了苦苦的寻觅; 一瞬的光,消隐了浪迹天涯的执念。 我看...

    朱建霞 发表于 2016-04-13
  • 乡村四月剪影

    东风朝南行进的上午。 在丰腴的田野,有黄色的流光向四月汇报明天的花事。 昨日云的雨消停过后,幽默的天空考验着摇篮婴儿的分别心。 北面,从紫云山的肩井穴走出的涧水,盘绕迂曲倾向于木兰溪的坦荡。 不加分析看,怀孕的山腹似乎是年鸟儿们不时之需共产的...

    九月生 发表于 2016-04-13
  • 黄昏的乌鸦

    下班了 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 后来,找了个被推土机咬了一半的山坡 坐了坐 乱石如大地破碎的骨头 野草在其间生长 人不过是另一块土里的野草 这点我从不怀疑 坐得无趣了 到双堰塘,头支在栏杆上看水 看了半天 没看到一尾鱼,连蝌蚪也没有 我不急,风也不急 一只...

    段家永 发表于 2016-03-31
  • 远方很远

    你说,远方肯定有棵季节树,枝头已挂满了太阳花。 其实,季节一直走在路上,一颗飞翔的心灵疲倦了,你是否也坐在自己的掌纹上?让灵魂之舟,从此不再搁浅。 不是一切许诺,都举在桃树的枝头上,让终审的太阳,焦灼地润色。 至今,爱的故事继续上演,何处去找...

    小小麦子 发表于 2016-03-30
  • 想起从前

    从前,蝴蝶点破花蕊的时候,我采撷一些珍贵的歌谣归来,你从我尘土飞扬的眼眸里一晃而过,带走了大部分青草的气息。 从前,单薄的月亮高悬子夜,晶莹且闪烁,跳动心事匆匆地冲动埋葬了多年的秘密。 是谁将村庄停泊在灯光的深处?至死不渝地坚守生生不息草木...

    小小麦子 发表于 2016-03-30
  • 梦见花朵

    梦见花朵,在月白风清的夜晚我竟如此愁肠百结。 我从没有感觉往事如昔,当禁锢的灵魂拥有了花朵,是否爱的土壤开始松动,等待幸福种子的莅临? 其实,冬天逝去了,不需要理由。花朵在我梦里出现的时候,也不需要理由。 爱与不爱,从来就不用理由。而柳树的嫩...

    小小麦子 发表于 2016-03-30
  • 风远去了

    那年,告别村庄的花季,风远去了。 露珠坐在暗处,颤抖着,渴望谁的抚慰? 一株孤独的槐树,拒绝着秋的到来。 那些可以被风吹落、不可以被雨击碎的菊花,仍站在村庄最高的山坡上眺望。 那年早晨,我一个人最先跑过炊烟的村庄,看见结满露珠的草叶上,还没有...

    小小麦子 发表于 2016-03-30
  • 故乡的油菜花

    杨柳吐青时,春风顺手解开,一根磨毛了的拴牛绳。 卧了一冬的老牛,缓缓起身,一甩尾巴,山就绿了。 猫在地里的油菜花,早就憋不住花期,一口气开到春天的尽头。 浓得化不开的颜色,从山坡流到山脚,阳光卸满山谷。 层层梯田,是巨幅的手工画,粗拙而惊艳,...

    多梦的江南 发表于 2016-03-30
  • 陌上花事正浓

    明媚的春色 惊艳了时光 也妆点了整个江南水乡 陌上春色,花事正浓 到处都是绿意盎然的生机与活力 燕的呢喃,莺的娇啼 蜂的忙碌,蝶的喘息 仿佛都为这陌上春色 奏响了一阙动听的交响曲 谁家的农舍小院旁 一片金灿灿的花海 正在妖娆绽放 我不想辜负如此良辰美...

    上海的雪儿 发表于 2016-03-30
  • 夜深的时候

    夜深的时候,你是否还在惦记着谁,眼睛盯着手机,专注着不敢走远,看着她的头像,你犹豫再三,打出的留言,你删了又删,哪怕对方一声名字的呼唤,你的心情都会惊喜万千,内心深处的激情呀!都在心潮澎湃,心肝乱颤。 夜深的时候,你是否还在等待着谁,期待她...

    惠龙 发表于 2016-03-18
  • 回家

    过程,短暂也漫长。在逝去的时光里清晰。 一匹老马,回望。一切都不是昨天的模样。痛,在风中,模糊了季节。只有你懂。 外省的月下,嗅不到故乡的味道,离开。越走越宽的路,离家最近。 不再拥挤,不在闹市中孤单,不在别人的目光里委屈自己。 回家。再简陋...

    北城 发表于 2016-03-10
  • 盆景

    那天,我同儿子儿媳从花店买回一盘盆景。 店老板告诉我,这盆栽不要经常浇水,浇多了会烂根。 我忽然觉得,这简单的话语就像盆景告诉了我们许多生活道理。 盆景不会说话,但它心里知道我们都喜欢它,会宠爱它。它与我们都互需陪伴。 盆景,有这么多人对它执...

    刘竹 发表于 2016-03-10
  • 早晨拍到的树和月亮

    ① 早晨在路边走着的时候,看到了我所认为的美景。 其实,这美景,不过只是几棵树和半个月亮罢了。 而那几棵树,如果真的要和那半个月亮组成一幅美景的话,那么,也是要将那几棵树的多半个身子砍掉的。 只留下树梢与那半个月亮做伴,就足够啦。 ② 将它们拍...

    何红雨 发表于 2016-03-06
  • 我站在春风里眺望远方

    河流从身旁流向远方。 春草从脚下绿向远方。 鸟鸣从头顶飞向远方。 我感怀的诗句,从春风里邮向远方。 秋风中的荻花早随雁行远去。川西平原冬天的故事也曾藏进西岭经年不化的积雪。 冰冻的时光,在每一轮春风归来的途中醒来,只想寻找一缕绿云飘逸的长发,聆...

    秦时明月胡华强 发表于 2016-03-06
  • 想故乡

    想故乡时,我就把自己 想成一支画笔,蘸着浓浓往事 描摹她的模样 一朵水墨,开成父亲的咳嗽 把农历的太阳和月亮 从立春赶到冬至。那苍老喘急的声音 震疼我的童年 让小村咳出殷红的血 想故乡时,我就把自己 码放在散乱的文字里,专门挑选 吐着方言的乡音 生动...

    我是刘海豹 发表于 2016-03-02
  • 蓝色的手帕

    一块方手帕轻轻抹去我的眼泪,抹去我的哀泣。朦朦胧胧之中我记住了手帕的颜色却忘了我的忧伤。世界向我关闭了一扇大门,但又为我敞开了一扇大门。 蓝色的手帕上,有大海的波浪,一只小船扬帆起航,绕过暗礁,躲过漩涡,日夜追逐,大海的宽广给了我温馨和安详...

    fxzh1016 发表于 2016-02-29
  • 玉米人

    (一) 玉米长着长着就掩盖了我,我须站在高处才可以望见玉米林的波澜壮阔,不断地涌动远方。 八月的乡村,风吹玉米林的世界哗哗作响,神秘又一次变得郁郁葱葱。深入其中的我熟悉玉米林的气味,我和玉米林一起唱歌或者一起哭泣,和生长的玉米一样努力向上,...

    fxzh1016 发表于 2016-02-24
  • 眼神

    虽然不言不语,虽然眉目传情,裹藏着一块湿布,丢弃一座城池, 虽然空无一字内容地,诞生了一套关于命运的哲学, 虽然不漏夜晚的痕迹,腐烂一具春天的女尸, 虽然让我看见故乡收养的伤兵,一瘸一颠地走路, 虽然让我听见一处空巢的鸟鸣,走出一个孩子,却手...

    荒谷 发表于 2016-02-20
  • 迷人的温泉河谷

    (一) 一眼便难忘,归途那么长,流水洗净了眼睛。两岸夹树,是安静的﹔牛羊吃草是安静的﹔百鸟和鸣,也是安静的。天籁之音袅袅而升,纯净的空气里弥漫安详。 斑斓的林荫小道,散落人迹罕至的幽香,远比久居繁华之地喧嚣容易远望和梦想。游戏简单,草虫隐匿...

    fxzh1016 发表于 2016-02-18
  • 玉米人

    (一) 玉米长着长着就掩盖了我,我须站在高处才可以望见玉米林的波澜壮阔,不断地涌动远方。 八月的乡村,风吹玉米林的世界哗哗作响,神秘又一次变得郁郁葱葱。深入其中的我熟悉玉米林的气味,我和玉米林一起唱歌或者一起哭泣,和生长的玉米一样努力向上,...

    fxzh1016 发表于 2016-02-16
  • 回眸

    1. 就这样,再次启程。披风沥雨,阳光装在心里。无边的黑暗,挡不住深情的眼睛。于是,在清寒的春风里,在冰雪中的梅韵里,一双脚又开始了探寻。 深深浅浅,曲曲直直,是是非非,不去理会。甚至,不去祈求启明星的指引。目标锁定,方向不会游离。 眼前,没有...

    弓力 发表于 2016-02-11
  • 伸向春天的榆钱

    盛开,荡漾,穿过大片大片的春天的时光,开始密语酝酿,用什么旋律,用什么语句,表达内心的情感?丰满,圆润,随风摇摆。习惯于春风地抚摸,习惯于安静地生长。像一朵朵怒放的花儿密密匝匝挤满春天的枝头,毫无掩饰对春天的热爱。 盛满无数的想象,爱恋的影...

    fxzh1016 发表于 2016-02-05
  • 走一趟陌生的街

    江南烟雨我不陌生。油纸伞飘过的雨巷我不陌生。 青石板。木板墙。青瓦顶。时光流淌,总会在穿街而过的风中留下印迹。 那些婉约的晨昏略带忧伤。 木格窗边闭目静坐的老妪,昔日的艳丽新娘,让屋顶的炊烟成为定格的风景,让青石板上湿漉漉的水痕无数次干涸成遥...

    秦时明月胡华强 发表于 2016-02-05
  • 缘,就是各不相欠

    我来过的地方 一行是仰望苍穹的大地 一行是俯览人间的星辰 有桥有水的地方 我居住在那,是我的家 我掠过的红尘 一行是才子胸中的佳句 一行是布衣身上的风霜 敢爱敢恨的性格 我生活在这,是我的命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一切丑陋和美好的 都可能瞬间即逝 诗...

    唐海林爱的宣言 发表于 2016-02-03
  • 梅花祭

    一 机关大院植有四株腊梅。 终于开出今冬的第一束梅花。那是十天前,元旦假期刚过,在步入2016年的第一个工作日的正午,我吃过午饭回宿舍的路上。 眼前,似突然站着一位佳丽,目光灼灼,身材娉婷,在冬日特有的阳光下,迎着似暖还寒的微风。 有一枝开得特别...

    刘宏伟 发表于 2016-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