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文章 / 关于眼睛的文章

  • 多多老了

    我突然发现,多多老了。我从来没想到,它竟这样快就老了。 多多两眼混沌无神,身上长出了一块一块的黑斑,毛发渐渐稀疏发黄,偶尔还掉毛,走路也慢吞吞的,反应迟钝,无精...

  • “闲书”岁月

    初二那年,我迷上了看闲书。所谓闲书,就是课本以外的书。一本小说,在班里转个圈,很快就成了皱巴巴、脏兮兮的旧书,可见闲书的受欢迎程度。有的同学管闲书叫大书,我觉得...

  • 明亮的眼睛

    泵站孤零零坐落在小村的东北角,我绕着偌大的院子转了一圈,小白乖巧地跟在后面,轻轻叫两声,我怜惜地摸摸它的头,若没有它,这院落该有多寂寥。 突然爆发的疫情,打乱了...

  • 木心的优雅

    我虽然祖籍山东半岛,但现今半岛上已举目无亲。过年五天,无人访我,我无人访。到底有些寂寞,就用特价票看了一场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岂料,巩俐的白骨精妖而不艳,郭富城的...

  • 梦从少年来

    姝,我的高中同学。那年,她17岁。 那时候的她,园脸、丰满、白皙,很像当年的刘晓庆。眼里闪烁着美丽的、迷死活人的光彩,脸上总有动人的微笑。看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

  • 用你的眼睛去认识人

    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这是一句俗话,也是一句大实话。 凡背后议论人者,多从个人好恶出发,难免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而不明就里的旁听者,往往会先入为主,用...

  • 豁豁牙,漏气气

    那一刻,你是大大地吃了一惊,抡圆了两条小细腿奔到母亲面前,喘喘地喊:妈!妈!牙!牙!母亲一瞅你高高扬起的手,乐了,咯咯咯笑弯了腰。你的指尖上,捏着一颗染血的小门...

  • 天使的眼睛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另一双眼睛,那是一双清澈的眼睛,明亮的眼睛,温润的眼睛,会说话的眼睛。那双眼睛大大的,圆圆的,卧在长长的睫毛下凝视着我,充满着善良和...

  • 感动

    生活中,感动无处不在。我们为英雄感动,热血沸腾;我们为坚强的人感动,潸然泪下。感动给我们心灵以巨大冲击,深度触及我们的灵魂,也足以让我们终生难忘。我在许许多多的...

  • “漫画”杜老师

    我们教室里时常会出现一个微胖的身影,她脑后盘着一个圆圆的发髻,鹅蛋形脸上的那双大眼睛总是发出就连厚厚的红框眼镜也遮挡不住的严厉的光芒。她,就是我们的数学老师杜老...

  • 削菠萝

    热辣辣的夏风吹遍大陆最南端,吹出了金色的浪,吹开了丰收的画卷。这个时候,总能第一时间享受到美味开胃的水果,它们来自红土地的馈赠,来自徐闻菠萝的海。 我就是其中一...

  • 把手伸给母亲

    翻开人生的记事簿,自我懂事起,第一次主动把手伸给母亲,是在25年前母亲临终时的48小时里。那是过大年的前三天,医院外,大街小巷都响起了小孩开心过年、摔打纸炮的噼噼啪...

  • 石狮子的眼睛

    在我初学钓鱼的时候,一位渔友曾为我讲过一个故事。 徒弟面对料场上一只只石狮子不住地唉声叹气,他手里雕刻的石狮子,已经是第五只刻上眼睛的狮子了。和前面四只一样,毫...

  • 母亲

    树梢顶着一抹亮光,那是太阳最后的呼吸。村口的白杨是谁的眼睛,又替谁守望,洁白的语言空无尘埃,覆盖您的心房,生活留下的函数是量与变,唯有您的等待,亘古不变。母亲接...

  • 难忘的眼神

    五年级的我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在老师表扬的人当中总少不了我,这也成就了我的得意忘形,作业开始偷懒,心想反正我的成绩好,老师不会查我的作业。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那天...

  • 时间才是真正的雕刻家

    在纽约大都会美术馆二楼僻静的角落里,存放着一些古物的残片,因为不是艺术品,看的人很少。 古希腊的人像雕塑讲求真实,通常青铜塑像都会刻意制作眼睛的部分。白色石头上...

  • 山村的眼睛

    位于西安市临潼区南边的骊山,是市里著名的旅游名胜景区。骊山东麓,犹如巨龙一样盘踞着偌大一个岭子。相传北宋时期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穆桂英,就曾在这里安营扎寨,这岭子...

  • 小镇的影像

    记忆中的小镇,是我孩提时的整个世界。 约摸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带我去镇上赶圩,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过了一座山,再拐两道弯,就到了一个高坡前,父亲见我赖着不肯走了,...

  • 雪猪

    雪猪是我的朋友,与我一起生活在雪域高原上。它有有一双墨蓝色的眼睛,能够映现整个世界。抚摸它一身金黄闪亮的毛发,让我温暖至极。 雪猪比我勤劳,总是很早就走出洞穴找...

  • 猫样年华

    我不爱养动物。每当看到其他女生无限温柔地喂养小猫小狗的时候,我就陷入深深的自责。 小时候的分工,所有和小动物有关的活,全部分给弟弟。我宁愿到河里挑十几担水到对岸...

  • 遗传

    父亲在一家花岗石厂负责装运。儿子三岁那年,跟父亲在厂里玩耍,不小心被一粒碎石击中左眼;被送到医院,医生查看后摇头叹息。儿子四岁时,那只眼已泛白了,很难看。他问父...

  • 二伯

    二伯是我父亲的堂哥,我们两家同住一个院子。 二伯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镶嵌在清瘦的脸上,越发显得精神。老年后的二伯走路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是常事,到医院检查,结...

  • 黑夜里的透亮

    我们在事业、生计上的奔波,主要仰仗于阳光庇护下的白昼,那是时空的平台,成就诸多希望的平台。然而,我还是感恩于黑夜,黑夜睡眠前的那短暂的时光。 那会儿,灯光已全然...

  • 他成功了

    在我眼中,我的弟弟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小毛孩,青涩地如同未长熟的梅子。也正因如此,他做事便要么是半途而废,要么是以失败告终。然而那一次,他却尝到了成功的喜悦,战胜...

  • 春野

    三月初,柳初黄桃未红。许多的树还光秃秃的。城市静静等着春风起千红来,但再往城外走几步,就是另外的光景了。 阳光润染,惠风和畅。绿油油的麦田荡漾滚动,荠菜、蒲公英...

  • 给自己画一幅素描

    这个男孩,非常像漫画中的人物。一对蒲扇般的大耳朵,眼里透着友善。他很爱笑,因为他知道,阳光的孩子运气不会差。 他一直很调皮,老师罚他抄课文,虽然每次手都抄得手痛...

  • 怕痒的紫薇

    白云像清洗过似的干净透明,大团大团铺展在蓝得耀眼的天空。紫薇则花团锦簇,正以火辣辣的颜色,近乎野性地燃烧在夏天的月湖公园。 花儿一串串、一簇簇,红的黄的紫的白的...

  • 眼睛只能识人面,时间才能辨真心

    苍茫一生,真情可贵;漂萍过客,真心难得。 常言道:事不出,不知谁近谁远;人不品,不知谁浓谁淡。 世间事,只有经历过,才能知冷暖;周遭人,只有相交过,才能见人心。 ...

  • 眼睛

    小时候我最怕父亲的眼睛。他的双眼就像是两把锋利的刀子,寒光熠熠;又像一个外来的入侵者,陌生而敌意。那是一个艰难的时世,父亲农闲时节都在外面奔波,苦苦挣钱。在父亲...

  • 可爱的作文

    可爱女儿之一 文/唐晓健 常年在深圳打工,挣了些钱在县城盖了栋小楼,有些简陋,没有装修,岳父买了个小火炉子在一楼过道上做饭,从深圳回,映入眼帘的是:岳父在炒菜,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