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姥姥的压岁钱

    小时侯,每逢给姥姥拜年,姥姥就会用一双布满老茧的手,颤微微地从一个千裹万缠的布包里拿出一毛钱给我作压岁钱。这一毛钱,也只是在我手里热乎一小会儿,一但离开姥姥家,母亲就会要去说她给我保管。说是保管,其实就是没收,有去无回。年年如此。一毛钱对...

    青庆 发表于 2019-12-07
  • 一张葱花饼

    头一天就把面发上,第二天收拾行李前开始搭锅烙饼。面揉得不软不硬,火开得不大不...

    周媛 发表于 2019-11-30
  • 戒指

    童年时,跟着父亲去山坡上,父亲割羊草,我在草地上玩过家家或用小草编成绿油油的戒指,戴在手指上,举起手来瞧瞧,感觉甚美。有时也把草戒指压在书页里,几年没扔。虽草戒泛黄,但往事如昨。 十几岁,从地摊上买来一镀铜戒指随便戴在左手无名指上,自我感觉...

    雨君 发表于 2019-11-30
  • 母亲的话

    从古到今,很少有不识字的文盲也着了书的。当我读到明代温璜所记的《温氏母训》把他母亲所说的话一条条白口直言地记下来,这妇道人家虽没受过什么教育,但其经验之谈中,时时展现一种灵悟,很值得人深思。 首先我很佩服她反对打骂教育,反对棒头出孝子的古谚...

    黄永武 发表于 2019-11-27
  • 家,温暖的港湾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有福就该同享,有难必然同当,用相知相守换地久天长。这几句歌词描写的很实在,说起来也很简单,但是要做好却困难。家庭成员虽然都是由几个人组成一个整体,共同奋进,但同时每个人又都是独立的个体,都会有愉快与烦恼...

    炎夏 发表于 2019-11-21
  • 记忆中的水陆庵

    和水陆庵相熟已经十余年了。因为水陆庵离工作单位不到一公里远,就像自家的后院,不经意的散步,陪远方的朋友参观,正月里逛庙会,游水陆庵的次数早已数不清。 蓝田以东,葱翠的秦岭脚下,从山间奔流而出的清河被一小片陆地一分为二,水陆庵便坐落在这小岛之...

    王娜娜 发表于 2019-11-20
  • 半碗“哑巴条”

    朋友强的儿子结婚,我应邀前往。由于去得早,大半天不见朋友的面。等了好长时间,强才急匆匆赶来,告诉我,他去请六婶了。我好奇地问,你请她干啥?强收敛了笑容:她是俺的大恩人呀!于是,强讲了一个故事。 强一岁时没有了母亲,十岁时又失怙,他和姐姐相依...

    申社彤 发表于 2019-11-13
  • 南禅寺邀月

    当快要走出院子的时候,前方一个中年男子高举着手机朝我这边拍照。这里既非名胜古迹,又无明星政要,他到底拍啥呢?我纳闷地扭头往后看了看,带着疑问走出了大院。 趁着在苏仙岭脚下的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间隙,不经意间抬头向天空望了望。哦,顿时我才明白,...

    郭鹏程 发表于 2019-11-05
  • 郴州的入口

    靠近郴州的时候,我费心寻找着走进她深处的入口。 我寻找到郴州山水交汇处的这个入口。这里有山有水,山水像两位久已思念的情侣,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在这里热切会面。 山是两座,水乃两条。 这两座山也太大了点,一座是南岭山脉,一座是罗霄山脉,大小山头挨...

    辛贵强 发表于 2019-11-05
  • 窗口的眼眸

    人们经常会说:打开窗户看世界!可我家窗前的世界实在太小太小,一眼望去也还不足百米,站在窗口,能望见的只有那几棵柳树、那两排小车,还有那几个提着菜篮、牵着孙子学步、逗乐的老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一样,老人和孩子都变成了熟面孔,在我们...

    朝花夕拾A 发表于 2019-11-04
  • 你是我的眼

    我有幸结识了一对夫妻,租住在我楼上的四川人。 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很震撼,他们正从楼上下来。这对夫妻约摸三十出头,先生身高大概一米六五,穿着白衬衫,黑色的西裤笔挺,干净、整洁;太太短发,微卷,白皙的脸略显瘦弱。出行的方式奇特而温暖,太太伏...

    清粥小菜 发表于 2019-11-04
  • 边防的美食

    炊事班长抡着炒菜铲,从行军锅中猛地抄起一坨面条,右腿后撤一步,像扔手榴弹一样,使劲地往墙上一甩。见面条死死地粘在了墙上,大喊一嗓子:面熟了,开饭! 我也说不清炊事班长判断面条生熟的办法有无科学依据,反正自打在新兵连看到这一幕,我便本能地对面...

    贾永 发表于 2019-10-31
  • 又闻青团香

    又是一年清明至。中华饮食,博大精深,每个传统节日,都有诸多的美食让人回味与遐想。流传于江南地区的青团,就是一道清明时节的特色食品。清明既是节气也是节日,作为节日,与纯粹的节气又有所不同,节气是物候变化、时令顺序的标志,而节日则包含着一定的...

    翁俊安 发表于 2019-10-16
  • 扒泥鳅

    民以食为天。人一生几十年,吃的东西太多太多,我虽不能说吃遍山珍海味,但吃的食品种类也是数也数不清。能让我回味无穷的,却很少很少。但少年时代吃的泥鳅下挂面却让我终生难忘。 那是上世纪50年代,我正在小学读书。我读书较迟,十岁上小学一年级。一次到...

    武昌和 发表于 2019-10-13
  • 难忘故乡老水缸

    去泰国旅游的友人告诉我,泰国人家里摆放着很多水缸,她让我猜是干嘛用的。我猜不出来,不过倒由此想起故乡的老水缸。如今在高楼居住的人们显然已经习惯了便捷快速的城市生活,少有人家还备有水缸。但在乡村,谁家不会放着几口水缸呢。这种粗陶烧制的大肚子...

    雨林 发表于 2019-09-26
  • 不再拥有,不要忘记

    曾经喜欢一个人,现在喜欢一个人。青春总是那么美好,让人甜美让人陶醉,青春的恋爱更是让人如痴如醉。 自我把你放在心中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就开始繁华,梦想着一起开心快乐,走过余生白头偕老。但是梦断天涯,你说我们都还年轻说过的话都不能当真,可我却...

    三尺长情 发表于 2019-08-21
  • 拾忆与失忆

    估计又是心血来潮吧!反正那天看了奇葩说就有这个想法了,想写点东西。每期的辩题我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今天看的关于失忆的这一期倒是让我思绪万千,想了很多东西。 首先对于这个辩题,我看到的第一反应也就是我内心的真是想法是不让她恢复记忆。对,就是这...

    晴天ygh 发表于 2017-05-27
  • 我想有个家

    家,这个幸福而温暖的字语,总是降临不到我身上,而且离我越来越远。家是什么?家,家就是一个避风港,一个心灵休憩的场所,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家也是士兵的堡垒,家是老鼠的洞,家是蚂蚁的穴,家更是蜘蛛的网,在这个世上,就连动物尚希望有自己的休身之...

    一直在路上 发表于 2017-05-17
  • 老屋!

    据传,老屋曾经是一位地主小妾的住处,在当时,那位地主富甲一方,那小妾的住处自然是几尽奢糜。由于当时某种变故,辗转到了我祖辈的那里,里面除了几面绘有青灰图案的墙以外,什么也没有了。这个故事无从考究,但成了我们茶余饭后最爱调侃的话题,调侃那位...

    汤婕晨 发表于 2017-04-22
  • 负了如来未负卿

    我没摆地摊,地上,却摆满了的书和纸,那是我二十来年的积蓄,我的目光逐一来回抚摸着,往日眉梢眼底的喜悦,被矛盾、被忧伤、被不舍所取代。 那一摞日记,二十多本,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心路历程,成长的雀跃、少年维特的烦恼、所有落花微雨的随感,都被我压...

    喻贵南,笔名喻辉 发表于 2017-04-16
  • 妈妈的魔法棒

    叫女儿起床、给她穿衣服、帮她收拾书包、喂她吃饭、风风火火送她去学校、匆忙忙忙赶着去上班每天早上我都跟打仗一般紧张,哀叹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地拥有一个明朗的早晨。 某天,跟朋友抱怨,朋友说:你那么紧张,全是自己造成的,你本来可...

    苗君甫 发表于 2017-03-10
  • 滴血的杜鹃

    这是一个美丽而又凄凉的故事。 在一个远古的森林里,有一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杜鹃。它们相濡以沫,恩爱地营造自己的幸福,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不幸的灾难突然而至。 一天,一只杜鹃倦在巢中,另一只杜鹃外出觅食。它飞呀、飞呀,就在快到达目的地时...

    紫薇花香 发表于 2016-11-04
  • 月饼里的秋愁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又逢中秋,我又闻到了月饼的香味,想起了当年母亲自己制作的那个月饼,心中,便弥漫起淡淡的秋愁。 我的记忆里,中秋节对于农村并不隆重,秋收秋种,人们忙碌在收获里,耕种在田间里。在...

    魏益君 发表于 2016-10-17
  • 打碗碗花开

    任何物事一旦贴上故乡的标签,它必将成为你灵魂的一部分,像一首歌,属于音符和律动。于我而言,打碗碗花便是有着故乡标签的物事之一,魂牵梦萦,滋润魂灵,此生和来世。 打碗碗花朴素,顽强,不择地域,粉白如云,红粉如霞,枝枝蔓蔓,花中有叶,叶中带花,...

    任随平 发表于 2016-10-13
  • 四月是你的谎言

    看完四月,生命里的最后一点光也在摇摇欲坠地消散了 这本是个可以更阳光的故事,薰,我不想让她死去。 尽管这是早已定下的结局,尽管之前搜过剧情,尽管这份爱,很辛苦吧。在得知病情后义无反顾地放开了,生命已无多,是该做些什么了吧。 因奔跑而舞动的长发...

    漂乎兮乎 发表于 2016-09-29
  • 家乡的中秋月

    轻轻地踩着云女柔媚的舞曲,怀抱着一个圆圆的期盼,在乍暖还寒的秋色里,你袅袅婷婷的走来。 你是骑着七色的祥云,刚刚从家乡黛色的山头上游来的吗?你是从那条波光粼粼、蛙声一片的熟悉的小河里爬来的吗?你是从洒满夕阳、印满牛羊蹄印的那条童年的小路上走...

    刘新 发表于 2016-09-13
  • 写给自己

    很少有人会写东西给自己,有时候想写也不知道写些什么。 小学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成绩也还好。有三个很要好的伙伴,那时候除了玩就没有其他多的事情。那时候我们的世界就是奥特曼,课间的时候就是角色扮演。有一个伙伴很喜欢扮演怪兽,可惜他太强势我们总是输...

    love创想 发表于 2016-08-05
  • 从前的投稿

    电脑和网络时代,撰文和投稿变成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只要将电邮地址和文本粘上,再轻点鼠标,一封投稿文章就这样发出了,既不用成本,还保留底稿,可以重复发送。听说,有的文贼一天发送几千封电邮。电邮时代投稿太易,撰文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也许,今天...

    陈雪峰 发表于 2016-07-09
  • 七月祈祷

    七月,我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我要大声谈吐。我要插满鲜花。我要光荣地返回故乡。在我围绕的臂弯上,还有那么多的孱弱的孩子需要我去关怀。我披盖上属于自己的一份衣裳。我歌唱着祈祷声中最后的凋谢。 年轻的诗人啊,你来得不是时候啊!你所需要的尘土...

    青山 发表于 2016-07-02
  • 你顶起一片天,呵护我成长

    几日前在论坛上发完帖子说母亲身怀绝技,只手拎菜刀,佛山无影手,下午就接到母亲来的电话。母亲就是这样,你在她身边她老嫌弃你,说你是个累赘。可真的离开了,母亲却又像那只牵着风筝线的手,觉得风筝飞得太远太高,时常拽拽线,告诉你,别飞远了,别被风...

    清风十里不及你 发表于 2016-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