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年了,等着你归来

    这风雪飘飘的腊月,有多少火车奔跑在万水千山朝故土家园的方向抵达,在家的窗口下,有多少母亲忙碌的身影,一粥一饭里,盛满了对儿女们归来团聚的期待。 我的母亲,在腊月里也开始忙年,这是她从乡下进城后,一直没有改变的一种生活习惯。 母亲首先给在乡下...

    李晓 发表于 2021-10-26
  • 三代人的初心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也许是农耕民族的特点,中华儿女自古就有强烈的家国一体的观念。中华民族的历史,何尝不是一个家与国命运共建共融的过程呢。 在甲骨文中,家的写法是棚下有猪,国的写法是以戈守城 。我们的祖先正是以此来表达追求平安富裕和美好生...

    赵浩辰 发表于 2021-10-24
  • 择一村而终老

    沿着一片青麻红柳的走向,循着一路鸡鸣犬吠的脉络,就会走进乡村宽阔的胸襟和宁静的氛围。 走进乡村你会发现:乡村盛产农事。与五谷杂粮有关的农事都可以在乡村这个大超市中找到。春耕、夏锄、秋收、冬储,像经典的老歌一样,优美的旋律在南北二屯千百年地萦...

    钱国宏 发表于 2021-10-22
  • 触摸书香山的心跳

    每天早晨,用目光触摸对面书香山的心跳,是日常的必修课,我们成为邻居已有十多年。 我呼她书香山。说起这个名字,还有一段来历。一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来到阳台。远处,天际红霞烂漫;近前,山林青黛静穆。一只白鹭划破宁静的画面,悠悠远去。心有所失,目...

    陈绪保 发表于 2021-10-21
  • 母亲考验电梯

    那年,我搬了新家,新家的房子带电梯。母亲因为年纪大,以前没乘过,对电梯有一种天然的恐惧。 白天,我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她腿脚不好,还拄着拐杖,为了教会母亲使用电梯,我们带着母亲反复乘坐,怎么摁按钮,摁哪个按钮是开,...

    王岚 发表于 2021-10-19
  • 虫奏鸣曲

    秋虫都是音乐家,它们鸣唱得非常卖力,不管独唱还是合唱,皆令人陶醉。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虫儿的音乐,有多少人在听它们的鸣唱,有多少人能从它们的乐声里体会到生命的尊严。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秋虫粉丝,不会去追逐它们,只是通过乐声来感受,不管什么样的...

    张华梅 发表于 2021-10-18
  • 又到栀子花开时

    小区后的一片栀子花开了,空气里溢满了花香,让人流连忘返。好爱这栀子花的香味,浓郁却不媚俗,芳雅却不肆意,沉醉怡人,沁人心脾。 栀子花纯洁精巧,或含苞欲放、或层递绽开,或俏立枝头、或藏于叶下,或洁白无暇、或镶着绿边,怎的都让人爱不释手。 栀子...

    王秀萍 发表于 2021-10-17
  • 母亲制作的大酱

    东北人有一个独特的饮食搭配,就是大葱蘸大酱。影视剧里时常出现这样的场景:一家人在炕上盘腿而坐,小方桌子上,一盘葱,一碗酱,扒拉一口饭,拿一根葱,蘸一点酱,嚼得津津有味。虽然如今的年轻人已经没有这个习惯了,但是对我来说,大葱蘸大酱,比任何美...

    许双福 发表于 2021-10-15
  • 美味的猪脚醋

    久居广州,我对当地的饮食文化有了深入的了解,颠覆了我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的肤浅认识。广州属湿热之地,原本以为只有一些清凉饮品或蒸煮清淡之菜,没想到还有深藏在民间的猪脚醋,此物别有一番风味,都说山西人爱吃醋,是西酸之首,可你要是吃到了广州的猪...

    钱春华 发表于 2021-10-14
  • 有一种相遇,叫同事

    人人都在盼望天晴的日子,偏偏一天到晚都下雨。拉开窗帘,雨丝成幕。索性放下工作,静处陋室作文。 17年前,我开始给报社投稿。刚开始是邮寄,和编辑老师渐渐熟悉之后,便是直接送稿过去。再后来,因为机缘,我终于跨进报社大门,正式成为了报社的一员。记得...

    王华松 发表于 2021-10-12
  • 心中有竹

    宋朝著名画家文同擅长画竹,因为他的故乡竹多。我老家在四川盐亭文同故里,那里现今竹子仍然不少。那儿的家家户户,无不倚竹而居。小时候,我性格孤僻,少语,常常独自在屋后大片竹林里听鸟鸣、捉笋虫。那时,乡下孩子没有多少玩乐,于是就地取材,想着法子...

    何仁君 发表于 2021-10-07
  • 不愿醒来

    再过一周就是寒露了,可外面的温度依然猖獗。哪怕那摇曳的枝叶,也是在滚滚的热浪里翻腾。它们每年不都这样吗?只有熬过酷暑,才迎来着金秋。那树尖枝繁叶茂,在万物都结果的季节,却义无反顾地脱离了母系。我伤感于它年复一年地枯萎,重生,无数的生命殒没...

    何白女 发表于 2021-10-02
  • 写给自己

    一直在忙忙碌碌。方向,口是心非。也怪这飘忽不定的风,游离的眼神里找不到足够深的辙,来镇住慌乱。 背一篓文字点不着一盏篝火,蹲在地上一块块撕碎自诩的牌子,肩上的青春霜成疲惫的黄昏,错过了日出又错过了日落。 更多的时候,是把自己锁在坚不可摧的城...

    北城 发表于 2021-09-29
  • 你那里下雪了吗

    新年第三天,大雪如期而至。飘飘洒洒,细细碎碎,直下了两天一夜。雪落无声,却把整个世界装点得宛如童话,美极了。 朋友圈里早疯了,各种各样的晒,似乎都没见过雪。难怪有人说,雪是好雪,就是人不正常了。 不怪网友不正常,实在是有几年没有见过大雪了。...

    杨莹 发表于 2021-09-26
  • 母亲与她的土布鞋

    母亲做的土布鞋,在家乡很出名。 她选用家乡的土棉布做鞋帮,因为土棉布是家乡人自己种植棉花、自己纺纱、自己织成的土布,既柔软又结实,穿着特别舒服。她做的鞋底,更讲究质量,选用竹笋叶、棕片和土布做材料,再用浆糊裱成袼褙(家乡话,用浆糊把五六层土...

    李伯成 发表于 2021-09-24
  • 追忆那些旧时光

    春节渐渐走远,元宵节又紧跟而来。新年的氛围,因声声爆竹和满城的彩灯被推向高潮。 在我的记忆里,过节是热锅里冒着的滋滋油香。炸撒子炸带鱼炸丸子,似乎所有能勾起馋虫的美味都要在油锅里打个滚儿。女孩子少不了打下手帮忙,揉个面团洗个碗盆什么的,离厨...

    任鹏 发表于 2021-09-20
  • 岂可青春不留痕

    近日,儿子年级举办语文话剧表演,他们班的节目《屈原》获得二等奖。 孩子们根据郭沫若的话剧《屈原》选段,从改编剧本,角色分配,服装、道具、化妆、音乐、录像,到登台表演,以及后期的配音、剪辑、字幕,最后发送到优酷APP上,全是自己搞定。那一晚,儿...

    凿冰煮雪 发表于 2021-09-17
  • 漂洋过海去看你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耳机里又响起了《漂洋过海去看你》这首歌。这首歌从发布到现在二十多年来,在一代代人心中掀起了无数波澜,也让我想起了小然 小然是我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个外地女孩儿,性格...

    罗天琪 发表于 2021-09-13
  • 鞋子的启示

    小时候穿的鞋子是妈妈贪黑起早偷空做的千层底,制作过程的繁琐与辛苦自然清楚,穿起来格外珍惜。没资格挑剔鞋样的美丑,就像妈妈的爱一样,容不得丝毫嫌弃。 上学做课间操要穿小白鞋,它不耐脏,穿时要格外小心,沾染一丁点儿脏污就显露出来,没办法掩藏。洗...

    赵玉萍 发表于 2021-09-12
  • 在路上

    家住长江边,单位居南山。古城虽小,但从城东北到西南,每天一个对角线上下班,查了百度地度,是8.8公里,实际路途12到15公里不等。 刚开始,这每天的上下班着实是件头疼的事,滨水路、长江路、黄山南路一路走来,交通高峰期车多路堵,有时在一个路口要等上...

    何志斌 发表于 2021-09-12
  • 又是一年栀子白

    去年院子里添了盆栀子花盆景,今年又逢栀子开花时节,一簇簇花朵竞相开放,一片片花瓣洁白无暇。点点绿韵拥着温婉的白花,娇嫩可爱,清雅凝香。 对栀子花的深爱得从孩提时代说起。邻家院子里有一棵硕大的栀子花树,5、6月间白色花瓣缀满枝头,纯白耀眼,馨香...

    朱菊华 发表于 2021-09-11
  • 儿时过年“搭铜板”

    小时候过年,我常与村子里的小伙伴玩一种俗称搭铜板的游戏用旧时的铜板在砖块上砸硬币。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农村生活条件有所好转。父母在除夕的晚上会给我们几角压岁钱。有的家庭爷爷奶奶、姑姑等长辈们也有贰角或五角压岁钱给小辈们。这些压岁钱加在一起,...

    赵理章 发表于 2021-09-08
  • 错过

    其实跟他从小就认识,正所谓他住胡同头,我住胡同尾,天天厮混在一起,日日同饮自来水。仗着比他小几个月,在院子里玩时我还没少抢过他手里的玩具。 可是像很多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不经意地与他开始保持着疏远。尤其是上中学后...

    欧阳华丽 发表于 2021-09-06
  • 野菜情

    又到了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你瞧,柳枝抽出了嫩芽,小草才露尖尖角。而我,最喜欢挖野菜沉浸在一片鹅黄、淡绿、浅粉的世界里。 童年有关春天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每年挖野菜的情景。 我家住在部队大院里,这里除了极小部分的军事区和家属区以外,就是一...

    曹丹 发表于 2021-09-04
  • 相约高峰

    行走在三月的暖阳里,就像沐浴在姑娘深情的眸子里,香甜酥软。而三月的风却是浩荡,吹绿了大地,吹出春池涟漪一片,也吹开了一个繁花似锦的世界。高峰的桃李花开了。朋友们在微信里喊开了,我还没来得及投入大地怀抱,享受春的拥抱,喧闹的朋友圈里早已春色...

    段绪兰 发表于 2021-09-04
  • 那年月的好声音

    奔流不息啊,宽广美丽广濑河,往事如流水,一去不回,广濑河轻轻闪着银光,好像你双眼永远在发亮当手机里重新响起上世纪80年代我酷爱的这首歌曲《青叶城恋歌》那熟悉的旋律,而且是我非常喜欢的中央乐团男声四重唱(银河四重唱)用他们那特色鲜明、优美感人...

    刘蔚 发表于 2021-09-01
  • 吃羊肉

    时值隆冬,羊肉又成了热门货,大小餐厅里推荐的,菜场小贩吆喝的,也多为羊肉。至于火锅店里的涮羊肉,那几乎是一年四季的必备品种。 不过,我是不吃羊肉的。在我儿时的印象中,上海人爱吃羊肉的也并不普遍,至少我家里几乎是不吃的,似乎也没见过羊肉进门。...

    孙琴安 发表于 2021-08-31
  • 蔗糖的味道

    老家县城人民医院的门口有许多流动摊位,其中有一个卖蔗糖的摊位吸引了我的注意,并勾起我对童年生活的回忆。 那时候,我们可以吃到蔗糖的办法有两种,一是拿出几分钱,卖糖的师傅就可以用刀子切出一块;另一个办法就是用旧货旧鞋,旧塑料纸,旧铁器等来换...

    吴寒月 发表于 2021-08-30
  • “拥军”牌月饼

    中秋时节,市场上月饼的品种、口味、样式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但它们终究没能打动我,因为在我记忆深处,最难忘的还是30多年前在部队吃过的拥军牌月饼。 那是我18岁入伍的第一年的秋天,从安徽巢湖返回含山县林头镇驻地营房途中,看到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

    陆地 发表于 2021-08-28
  • 一架黄瓜

    母亲又让人捎来一袋黄瓜。一根根黄瓜细长均匀,浑身长满毛绒绒的尖刺,有的头顶上还戴着沾有露水的黄花。看起来青翠欲滴,咬一口满室清香。 看着这些黄瓜,不禁想起母亲的小院,小院里的黄瓜架和藤蔓下母亲独自站立的身影。 母亲喜欢在小院里养花种菜,每年...

    彭雪梅 发表于 2021-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