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冒

    又到了夜阑人静的时刻了,冬天的夜格外漫长与寂寥。温度在夜间的骤降是令人寒颤的,疏不添衣就可能会感冒。提起感冒,我便想起自己在每年冬天,总有那么一阵子鼻塞头晕,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好不舒服。 初二的上学期的冬季,我还记得自己那次又感冒,托同桌...

    杜陆见 发表于 2022-09-24
  • 秋天的礼物

    秋收时节,有田的人注定忙碌。假期回到老家,见院门紧闭,就知道公公婆婆去地里忙活了。田野里的庄稼林立,玉米由青纱帐换成了黄装,西风一吹,沙沙作响。玉米棒硕大饱满,有的冲破包衣,迫不及待想要归仓。公公婆婆看见我们喜出望外。劳动队伍迅速壮大,连...

    李梅 发表于 2022-09-23
  • 爱心

    清晨,我去上班。太阳尚未升起,天气微凉。走进单位大门口时,在楼房右侧的墙角处,无意间瞥见一个挪动的身影。好奇心促使我走近细看,原来是一只受伤的小麻雀。它孤单地在光滑的水泥板上跳来跳去,很努力,却怎么也飞不起来。它试着沿墙壁往上爬,想爬到高...

    向永号 发表于 2022-09-22
  • 闯祸

    小时候,一到冬天,川北农村小县城特别寒冷。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青色的浊云。如是下雪天,屋顶全是厚厚积雪,屋檐下还挂着冰凌子。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刮在人的身上,直打寒战。放学回家,一阵急走,进了家门,急忙跑进灶房,把双手放在灶...

    廖伦涛 发表于 2022-09-21
  • 棉里藏爱冬不冷

    棉,对于我们过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亲人们再把爱藏进棉里,一个个冬天就不再那么寒冷了。 儿时的冬天出奇地冷,因为经济拮据,家里就缺衣少裤,也缺少棉被。这还了得,会把幺儿们冻坏的,父母着急了。经过商议,父母决定:再穷也要多制两床棉被,加上原有...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09-20
  • 关于老屋的一些记忆

    老屋实在是太老了,那是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半间泥瓦房。由于原来同在一间瓦房里住的那家人搬走了,父亲无力于买下另外一半,所以就只剩下半间了。老屋拖着残垣断壁伫立于风雨之中,俨然是到了风烛残年的地步了。下雨的时候,到处都漏雨,即便是盆盆罐罐都用...

    白锐鸽 发表于 2022-09-18
  • 滑雪去

    冬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尤其在小时候,冬天一到,我们的欢乐季节就到了。 在我们东北,冬天非常寒冷,但是再冷也阻挡不了我们贪玩的天性。只要一落雪,就会跑到田野里撒着欢的玩。我们玩的种类可多了:踢球、打雪仗、堆雪人,还有打冰车、滑雪等。在这些玩法...

    尹成荣 发表于 2022-09-15
  • 琴声

    听,琴声!每天下午,优美动听琴声会准时从德格中学教学楼传来。准是支教来的赵进老师在教学生弹电子琴了。她不是在教体局上班吗?怎么会到学校来教学生弹琴?几个老师议论着。 自从原先的音乐老师退休后,学校的琴房鲜有琴声传出。学校琴房升级后,又配备了...

    何锋 发表于 2022-09-15
  • 合欢

    最爱朵朵团团,叶间枝上,曳曳因风动。说的是当下正肆意绽放的合欢。如丝的花瓣,娇滴滴的粉红,旁边的叶片呈羽状,仿佛一个个英俊挺拔的美貌少年。合欢花知道自己生得美,是赵飞燕在跳掌中舞,凌空枝端,借着一缕风,便恨不得飞出去。觉得合欢该当盛开于春...

    子薇 发表于 2022-09-10
  • 那一轮明月

    乡村的夜空,一轮明月高挂在天上,倾泻如银如水的光,到处都是白晃晃。 中元节,我们回乡一趟。乡邻们有着丰满的快乐,一年四季都不忘嗅闻泥土的芳香,与山川河流亲近对话。他们几个粽子,一袋豆子,或者干脆提上一篮子红辣椒,塞到母亲手里。母亲乐呵呵地提...

    王春凤 发表于 2022-09-07
  • 泛舟咸阳湖

    我与咸阳湖是老朋友了,泛舟其上还是第一次。 大学的时候,稍有闲暇,总喜欢在咸阳湖边跑,心情好时来,心情不好时也来,在这西北内陆,能寻着这么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湖,实属难得。恰我偏偏喜欢水,喜欢在水边游荡,虽说那些个公园里也有湖,但去过咸阳湖...

    马婷 发表于 2022-09-05
  • 丢在童年的手绢

    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刚打开手机音乐播放器,这首脍炙人口的儿歌就仿佛一股激流将我尘封的记忆唤醒。除了想起这一陪伴无数人度过快乐童年的丢手绢游戏,更令我慨叹的是遗失在那个年代里...

    杨建伟 发表于 2022-09-01
  • 夏夜藏猫猫

    我们小时候,夏天的夜晚因为没有电扇,都喜欢出门去纳凉。 夜幕降临,大人们都喜欢拎着蒲扇,带着小板凳,到处去找凉快的地方。孩子们跟在大人的后面,一旦见到玩伴,就玩个没完。 就我们村来说,夏夜,人们纳凉最喜欢聚集的地方是沟外埂,也就是我家门外一...

    刘恒菊 发表于 2022-08-30
  • 有一只鸟飞过

    大好春光里,一棵高大的苦楝子树寂寞地站在窗外,灰褐色的枝干没有青绿的叶子,也没有缤纷的花朵,更没有蜂飞蝶舞萦绕身畔。周围的热闹喧嚣与它无关,它寂寥地站在明媚的春天里。 忽然,我看到一只长尾巴鸟飞过来,落在它的枝上。窗外的画面顿时生动起来,一...

    文方勇 发表于 2022-08-26
  • 那年落榜去挖矿

    那一年,我高考落榜。痛苦之余,为了寻找出路,我跟着表哥去挖矿。 挖矿点在远离家乡的云南红河岸边,车子到了矿山下就没了路。一下车,仰望着矿点的大山,我不由心里发怵。大山丛林密布,直插云霄,近乎九十度的陡峭;山脚下,红河滚滚,翻卷着浑浊的激流。...

    杨丛 发表于 2022-08-24
  • 故乡情

    周末一大早,母亲和父亲回老家办事,晚上回来的时候屋里已堆满了从老家带回来的各种农产品黄豆、绿豆、土豆、毛蒜,特别是那只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大公鸡,嘿,别提多招人稀罕了。那大公鸡足有六七斤重,架上铁锅,炖了没一会儿就打鼻儿的香,没用一滴油却炖...

    刘宏杰 发表于 2022-08-22
  • 馏灌肠

    小时候,一进腊月,人们便悄然进入了一年一度的忙年中。那时我最喜欢看的就是父亲做过年的吃喝了,尤其是馏灌肠。 腊月里人们几乎家家都在做灌肠,而且做得很多。因为这灌肠不光是自己家吃,还要拿出一部分来送人的。城里的亲戚也都喜欢吃老家送来的灌肠,主...

    晓根 发表于 2022-08-20
  • 豌豆的记忆

    社区工作人员傅姐,常常把她在郊区种的绿色新鲜蔬菜带来给我们,让大家尝个鲜。四月的一天,她带来了刚摘下来的颗粒饱满的翡翠似的豌豆。 我最喜欢豌豆了。四月的杭州,这样新鲜的豆子直接带壳用水煮,是最简便又好吃的方法。煮到豆壳软了,把水滗干,趁热加...

    老陀 发表于 2022-08-13
  • 闭上眼就能看见你

    孩子还不到三岁,今年秋季,我们把她送到一所私立幼儿园。 和所有小朋友一样,刚开始那段时间,孩子哭着闹着就是不想去幼儿园。和我们一同生活惯了,突然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孩子没有安全感,自然不愿意去。有时早晨起床,孩子知道要去幼儿园,就一千个不愿意...

    赵自力 发表于 2022-08-13
  • 岁月深处忆老师

    小小渡船,小小渡船,渡船就像一个摇篮,日出时摇来满河的童话,日落时摇走彩色的梦幻。啊,老师,亲爱的老师,你就像那山村的渡船这是我们小学音乐课本里的歌,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它的旋律。是啊,老师就像渡船,迎来送往着一批批学子。 在我...

    紫陌 发表于 2022-08-12
  • 带着饭盒去上学

    现在很多人对铝饭盒已经没什么印象了,这可是上世纪60年代人们吃饭常用的家什。记忆中的铝饭盒是长方形的,刚买回来很亮,用一段时间就会变得有点暗。用铝饭盒的一大好处是掉在地上不会坏,最多凹进去一块,但不影响使用。 当年我刚考进一所较好的中学时,学...

    郁建民 发表于 2022-08-11
  • 梦里炊烟

    多少年了,淮北大平原那黄昏时候的炊烟总是缭绕在我的梦里,既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的切近,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是一幅永久的画面:夕阳西下,夜色渐渐地朦胧了村庄,家家户户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炊烟徐徐回旋上升,若即若离,随风而逝。村庄的尽头,往往会传...

    许桂林 发表于 2022-08-09
  • 别让年味飘远

    春节前,街上卖春联的又热闹起来,印刷的、手写的,纷纷出场,古老的书法行进在喜庆的红纸上,重新焕发出美的青春。 我总是提前告诉父亲,不要去买街上写好的春联。我有个私心,我要亲自用毛笔蘸墨汁书写春联。倒不是我的书法有过人之处,我只是觉得,写春联...

    发表于 2022-08-08
  • 杏花心事

    北方三月的春风,还裹着些许寒意。素面相迎,扑了满怀的清冷。坐在公交车后排靠窗的位置,任头抵着不甚透亮的玻璃窗,思绪或是清零,或是随车摇曳,都不打紧。阳光浅淡,静静地飘散在脸上,抓不住的温暖从眉梢划到眼底,眼里全是车外走马观花的街景。 桃花儿...

    王欢 发表于 2022-08-03
  • 一双棉布鞋

    那年冬天,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了,母亲怕我再像往年那般上学冻了脚,于是便准备为我做一双棉花布鞋。 母亲先找来一些破旧衣服,拆成大大小小的布片,整理平展了;然后把面粉放进开水锅里搅拌成浆糊状,找一把笤帚蘸着浆糊抹在桌面上,在上面铺上一层布片,再...

    李远见 发表于 2022-08-02
  • 美味香甜冬至圆

    母亲是客家人,每年冬至必过,嫁给父亲后她把这个习俗也带了过来。她会在冬至这一天做冬至圆给我们吃,她说吃了冬至圆,日子才能团圆、美满。 做冬至圆,要用到糯米。冬至前夕,一个有太阳的晴天,母亲从米缸里取出预先留下的糯米,倒进簸箕里晾晒、挑选后,...

    黄淑芬 发表于 2022-08-02
  • 今夜又是月牙儿

    月牙儿总是惹人怜爱的。就那么一钩,静悄悄地挂在天隅。 看到月牙儿,我便会想起故乡土窑洞的窗户,月牙儿轻易地就刺破窗纸钻进来,用月光编织一个充满梦幻的睡袋,让累了一天的农人们开心地做了一晚上的梦。它不吵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地从每一个人的脸上、...

    张景 发表于 2022-08-01
  • 遗落在晚风中的乳名

    葡萄,小葡萄晚风中,传来女人甜美的叫声。以为是卖葡萄的,院子里常有推着三轮车叫卖的小贩。到阳台上看看,院中只站着位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子,显然不是卖葡萄的。或许是她的宠物狗离开了视线,葡萄是她狗狗的爱称? 葡萄,小葡萄女人继续呼唤。哎!这时候,...

    徐晟 发表于 2022-08-01
  • 溜冰

    小时候的乡下,小学校后面有条小河,每年冬天小河的水结了冰,河道就变成了一条银白色的冰道。小河的下游有一个很大的涝坝,冬天涝坝的水在寒风中冻成了一个大冰面。那时候乡下的孩子冬天没什么玩的,所以溜冰就成了我们最大的乐趣。 冬天很冷,但再冷也挡不...

    汪小弟 发表于 2022-07-30
  • 成都的雨

    成都四季的雨,风味各异。 时值深秋,秋雨可能只是三两滴,也可能只是树叶间窸窸窣窣的一阵轻响。马路上、小区里,地面干干如也,秋雨仿佛从来就不曾来过。一场秋雨之后,蓝天白云出现了。银杏叶在秋阳普照下活泛开来,满树的小叶子在招手,在舞蹈,在飘飞。...

    宋扬 发表于 202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