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皮的小金鱼

    前几天,我家新来了3对小客人,它们就是我那6只活泼、可爱、调皮的小金鱼。 它们都有着共同的外形: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机灵与调皮,一张小嘴巴总是不停地吐着小泡泡,那红白相间的尾巴,在水中优美地摆动。它们的脾气都挺活泼的,常常在水里欢快地嬉戏。每当...

    徐艺函 发表于 2020-09-05
  • 好同学苗苗

    上学期,我们班转来了一位叫苗苗的新同学。她个子不高,经常穿一身洗得发白的校服。听说她是农民工的孩子,想必家境不是很好。苗苗话语不多,很少主动和同学们交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半个学期下来后,她的所作所为渐渐改变了大家对她的态度。 苗苗既不是...

    路月平 发表于 2020-08-10
  • 生活中的美

    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家庭中的温馨,社会中的奉献,更是一道道多彩多姿的美景。 清晨,我走在上学的路上,朝霞照耀下的马路,像披着一层金色的纱衣,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原来,在每一天的黎明,我们还沉睡在甜美梦乡的时候,城市的美容师们...

    陈浩天 发表于 2020-08-03
  • 腹有诗书的魅力

    胸藏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曾几何时,我追求游戏带来的快乐,沉迷其中,虚度光阴。我经常把自己反锁在房间中玩游戏,忘乎所以,丝毫不在意时间的流逝。为此,老师多次找我谈话,与我分享阅读的心得。我也尝试过读书,但是面对比游戏画面单调的白纸黑...

    张皓禹 发表于 2020-08-03
  • 深呼吸,来淳化

    爷爷说:淳化好,人憨,地灵,物华天宝。接人气,接物气,接地气。 爸爸说:西安好,大都市,物多,景美,经见广,资源丰富。(因此,在家乡小学上完一年级,爸爸就把我从淳化十里塬中心小学转到了西安。) 我说哪儿好呢? 西安是大城市。有三多,人多,车多...

    魏紫琰 发表于 2020-07-22
  • 我们毕业了

    当毕业真正到来的时候,总会有很多的不舍。 考完试以后,学校组织毕业典礼。在毕业典礼上,我是朗诵团的一员。愿我们的母校,从成功走向灿烂,从灿烂走向辉煌我深情地朗诵着。 朗诵快结束了,我们变成两列,转身看着大屏幕。大屏幕上打出我们的校园七景和六...

    姜睿暄 发表于 2020-07-03
  • 求缺

    我经常听到有人说,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在现实生活当中,就在我的周围,的确有几位近乎完美主义者的朋友。这些朋友在交友与做事方面,几近苛刻。比如,装修房子,要做得井井有条,一丝不苟。比如做菜,也讲究原料火候之类,甚至穿衣戴帽也毫不马虎,有的,...

    阿成 发表于 2020-06-12
  • 家有小乌龟

    我家有一只既有趣又可爱的小乌龟,我给它取了一个很神气的名字红耳。 它的外貌很奇特,带有花纹的脑袋总是一伸一缩的。圆溜溜的小眼睛一眨一眨的。小小的嘴巴竟形成了三角形。它那有趣的四肢总是拼命地摆动着。龟背上的花纹更是好玩了,是由许多大小不一的六...

    田羽函 发表于 2020-05-19
  • 我的吉他梦

    我的梦想,闪耀着金色的光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吉他梦,手指拨弄着琴弦,弹奏出欢快而浪漫的旋律,轻轻吟唱着校园的童谣我盼望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吉它,更盼望有朝一日能在舞台上为大家弹奏美妙的音乐。 洛阳初中轰轰烈烈的社团活动,为我打开了学习吉他的...

    刘柯书 发表于 2020-05-07
  • 我的童年

    在记忆的海洋中,有一片最美的星空,它像天边的彩虹一样,五彩斑斓,它像天空中耀眼的星星,永远那么美丽,那么值得留恋。 我小时候在乡下爷爷姥姥家,跟着爷爷去挖野菜、钓小鱼,田野里的野菜那么多、那么密,爷爷一个个地教我认识这些野菜,这是什么?那又...

    发表于 2020-03-25
  • 养蚕日记

    上星期,科学老师发给我们一些蚕卵,让我们带回家养,并观察蚕的生长过程。我小心翼翼地把蚕卵带回了家,那蚕卵又黑又小,像一粒粒黑沙子,每天我都要去看看它们。 过了好几天,蚕卵里终于孵出了小蚕,刚刚孵出来的小蚕黑黑的、小小的,就像一只只小蚂蚁,难...

    汪逸儒 发表于 2019-11-21
  • 有意思的人和挺琐碎的事

    静静伫立在那里的教学楼,吞吐着岁月,又送走了一届高三。一群人来过,一群人离开,还有一群人即将到来,没人知道这个独自站在时间的河流中央看着一代又一代走来又走去的旁观者亲历者,有多寂寞。 年年岁岁,周而复始。 高二就这样在六月叮当作响的阳光下结...

    张杨怡 发表于 2019-11-19
  • 行走青泥岭

    青泥岭位于徽县南部约二十里地的大河店。《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等书皆有记载。说青泥岭在兴州长举县西北五十三里接西山东,即今通路也。悬崖万仞,上多云雨,行者屡逢泥淖,鼓号青泥岭。东南四十里巾子山,其山巅望之形似巾子,故名。其色如铁,又...

    栖云柳 发表于 2019-11-16
  • 江翻

    何谓江翻?这个仿佛在词典里也难以找到的词,恐怕令好多不明就里的人感到莫名其妙。其实我也是一知半觉,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改革开放前的每年盛夏,黄浦江水质受某种因素的影响,以至江中呈现似翻江倒海的超常现象,短时间内鱼类生存环境骤然恶化。这...

    孙瑞辉 发表于 2019-11-09
  • 不是人间富贵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这是纳兰容若写的塞上雪花。它们在绝世的冰凉与寂寞中从天而降,是不以人世土壤为生息的别有根芽之花。它们在最低的温度里绽放最冷峻的花,而...

    陈欣彤 发表于 2019-10-11
  • 西河,诗一样的河

    朋友告诉我,郴州西河风光带是一个绝佳的去处。所谓风光带,是在原有西河自然流经的堤岸上修建了一条漂亮的游道,游道为彩色混凝土路面,与清清的河水一道,像一条优美的彩带蜿蜒地伸向远方。河床保留了原生态的树木、藤蔓、花草植被,游道两旁有很好的经济...

    何炳文 发表于 2019-10-09
  • 忧郁与理想

    很久都没有写过东西了,一来是惫懒,二则每每提笔,不知为何总生出一股莫名的烦闷。以至于每写几字,便觉其为垃圾粪土,再愤然毁去。或许是内心积压了太多尘垢吧,或许我总在潜意识中逼迫自己要写下一些东西来,可我的本能却常常与之抗拒。深究起来,还不过...

    觀瀾 发表于 2017-02-21
  • 你要求我美,那你帅吗?

    聚会的时候,班里的团支书开始向我们吐槽,说现在都***什么社会,找个对像都那么难,说如果是他爸妈的年代该多好,只要到年龄随便相亲都能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我们关切的问他:你想找什么样的女孩子,只要我们身边有类似单身的,都可以介绍给你。毕竟单...

    慕晗雪 发表于 2017-01-13
  • 送给所有在外奋斗的人

    中国有那么多可以家人团聚的日子,如中秋节,春节,元宵节,重阳节 当一个人在外地习惯了,离家远了,说不定就真的习惯了,要不然怎么会越走越远呢。 当21世纪到来,外面的世界总是那样的精彩,那样的繁华。引着无数的人离开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到一个完全...

    小-小-亿 发表于 2016-10-30
  • 中秋佳节忆往昔

    已记不清好久没写过日记,渐渐因为一些事蹉跎一秋的冷意,道不明说不出,只能默默努力,当看看自己以前的记录岁月,不甚感慨,突发想写点什么致自己,也致即将到来的下一年的我,定将风起扬帆,经历过了,成了,是时候要成熟了题记 八月的这天,沁透着一个人...

    海清专属 发表于 2016-10-20
  • 守候你,一辈子

    我即将讲述的是一个听来的故事。其实这个故事已经听到有几年了,听故事的心情还在记忆里。今天,看了一本书叫《用等待一朵花开的时间守望幸福》,书里有一章专门描写那种或让人感动,或让人窒息,或让人无奈的各种爱情。看过几篇后,我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曾...

    叮当 发表于 2016-10-08
  • 感慨、羡慕

    去年的一天我陪同学去看病,恰巧碰到小学放学,有一幕让我既感慨又羡慕。 一个奶奶背着孙子的书包,跟在孙子后面,孙子手上拿着一个食盒正边走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他很享受的样子来看应该很好吃。 以前听到过批评孩子,强调孩子应该独立,...

    虫鸣吹晚风 发表于 2016-09-28
  • 昙花与魔芋花

    我家的昙花又开了,相信很多人没见过昙花盛开,但知道有昙花一现这回事。仿如长在仙境的昙花,会在夜幕降临时慢慢地盛开,到午夜时分完全绽放,花香四溢,真真醉人。到下半夜昙花会慢慢地收合。在所有凋谢的花朵中,应该也是昙花最靓丽,她收合后的外观,看...

    楊逸萍 发表于 2016-08-09
  • 戎装里的当之无愧

    艺术源于生活,每一部电视剧都是有一定根据的,或多或少,或实或虚,我们最好始终用投入的角度去欣赏,永远不要做出无理取闹般的吹毛求疵,因为我们离不开它们。 我喜欢迷彩,总被部队和军人的魅力折服,被博大的情怀震撼,因此也追过了关于特种兵和特警的电...

    一捧玥韵溢窗棂 发表于 2016-07-20
  • 幸福与不幸相存

    记得以前爸爸从客家饭店打包别人的剩菜剩饭回来给我和哥哥当宵夜吃,我们在那堆剩菜里挑挑拣拣,我就想吃三杯鸭,可惜总是没多少,可我每次看到爸爸带回来宵夜我仍是满心期待,我小,嘴特馋,什么都想吃,爸爸就骑着那部老式自行车给我和哥哥到处弄吃的,农...

    在盛夏等待 发表于 2016-07-04
  • 慢慢回忆

    苏青不愿意读高中,在初三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她就已经这样想,但是父母不同意,所以在普通高中分数线依旧差几分的情况下,依旧出了钱让她进了高中。 其实苏青以前是个学霸,但是因为和父母作对她果断的放弃了学业。苏青对自己的父母直至小学毕业都没有什么概念...

    Terminally陌 发表于 2016-05-22
  • 烟火

    连日阴雨,没有心思读书写字,整个人仿佛陷入到无边的沼泽中。想起许多旧事。 六年前,曾有人以兰花喻我,山谷幽兰,干净、通透、不沾染丝毫烟火气。我自知并非那样从容的女子,只是他没有看见我怀抱着烟火而已。是的,我一直确定我怀抱着烟火,且始终无法找...

    枕头的枕头 发表于 2016-05-04
  • 给青春路上奋斗的你们

    我们是青春的载体,我们走过的路留着青春的痕迹。肆虐的风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雄伟的山不能磨灭我们翻山越岭的决心;汹涌的江也抵挡不住我们青春奋斗的脚步。青春,一次就好,最美好的年华里用我们最坚决的态度面对着路上一切冲击我们的艰难险阻。心中...

    影子 发表于 2016-04-26
  • 阿姨,一份冬菇没有鸡

    今年的我们已与去年不同,我们的爱人也如此,如果变化中的我们依然爱着变化中的他们,这真是个令人惊喜的意外。每一届的毕业生都在抱怨母校总是在他们离开时变得更好,而他们,真的希望母校越来越好,希望阔别多年后回来,依然是欢喜的意外。 还记得高考前,...

    念奴徒劳无功 发表于 2016-04-11
  • 红色高跟鞋

    跑步回来,一身的汗。湿热的夏天,就要来了。 说起回不去的故乡,回不去的时光,气温骤降,手脚无力且冰凉。觉得自己是株无根的野草,像是一朵飘荡的云朵,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才是最佳的无悔的选择。如花的故乡,一片荒凉,再热闹的表相下,铺满了细碎的...

    红色高跟鞋 发表于 2016-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