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中到底有什么?

    杨绛在谈读书时这样说:读书好比串门儿隐身的串门儿。要参见钦佩的老师或拜谒有名的学者,不必事前打招呼求见,也不怕搅扰主人。翻开书面就闯进大门,翻过几页就登堂入室;而且可以经常去,时刻去,如果不得要领,还可不辞而别或另请高明和他对质。这和歌德...

    刘新宁 发表于 2016-09-20
  • 给心灵一米阳光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段情,有一首歌,在生命中走过的每一个脚步都有一个故事,在不经意间回首,那些在生命中灿烂过的笑容,那些在阴霾里温柔过的目光,在生活中的沧桑,都成了一片片折叠的记忆,在泪水与欢笑中葱茏。 我们不能不承认,这世界还不是太完美,...

    茫茫人海遇到你 发表于 2016-03-18
  • 原来过得很快乐

    在冬天依依不舍的脚步中,人们依然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 雨刮不停的拨开窗外的阴雨绵绵,让她想起一月前的压抑。那时候妈妈在icu抢救中,她在寒风冻雨中穿梭,身体早已感知不到寒冷,因为心中的温度已经降到了冰点,那是一种被残酷的现实压抑到喘不过气的绝...

    lovecc 发表于 2016-03-18
  • 路与心路

    有一条路,我走了二十多年。眼下,将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段里,我无法从这条路经过,因为这条路被封了。 封路的理由很简单,是因为要改造。 它是我们这座南方小城最美丽的道路。路的两边都是湖水,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条路的存在残忍地将原有的湖面划分为两片,...

    都德龙 发表于 2016-03-14
  • 跟着心情去散步

    那天晚饭后,老公忽然说:我们出去转转吧。我和儿子一愣,想着确实吃得有点多,便一起出门了。 我们小区的位置比较偏,平时我们很少出来,可没想到这晚上往天上一看,竟然有很多闪闪烁烁的小星星。你们看我指了指天空,儿子叹气道:妈妈,白天的天空很蓝很蓝...

    蔡源霞 发表于 2016-03-13
  • 你是一棵什么树

    我的老家在农村,记得我年幼的时候,在我家屋后的草堆旁,不知何时长了一棵小树。我第一次注意到它时,我就好奇地问父亲:爸,咱家屋后种的都是桃树,这一棵树,也一定是桃树吧? 父亲看了看那一棵小树,分辨了好久,硬是没有分辨出来。父亲说,也许是一棵梨...

    鲍海英 发表于 2016-03-13
  • 感受雪花

    看看雪花的风采,摸摸雪花的肌肤,闻闻雪花的味儿,那是我一个久远的梦了。 那次去北京,正好是农历二十四节的大雪,然而没有遇上大雪,倒是感受到了小雪,雪花飞舞让封在我心底的梦幻变为现实。 傍晚,坐在进入京城的车上,司机说,今年入冬以来,北京只下...

    游水方 发表于 2016-02-29
  • 情人节

    情人节,作为舶来品的西洋节日,越来越受到部分国人的顶礼膜拜,趋之若鹜,大有风景这边独好,后来居上,取而代之的意思。 其实,即将到来的元宵节也就是古代的情人节。但凡美女,都深居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或专于女红,或吟诗作画,纵有千种风情,更与...

    顿悟 发表于 2016-02-28
  • 过年不做低头族

    爸妈都是古稀老人,为了让日后少留有遗憾,所以很早的时候,我们就约定好回家过年。除夕前一天,姐姐一家从天寒地冻的北国冰城哈尔滨飞了回来,哥哥一家则千里迢迢从四季如春的昆明赶回来,我离家最近,从几百里外的小城回到家中。 儿孙满堂,含饴弄孙,大概...

    张燕峰 发表于 2016-02-27
  • 春夜读书美

    旧居改造时,征求妻子的意见,特地开辟了书房,读书人不能没有藏书的地方。日积月累,书房里便充盈着数千册喜爱的经典书籍。 古人云:书,非借不能读也,但我认为只要家有存书,就要赶紧去读,书,毕竟是无价之财富,只有读才能融化为自己之智慧。 春夜读书...

    许培良 发表于 2016-02-26
  •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从小到大,我一直有着一颗玻璃心。 奶奶去世以后,几个孙子孙女中最难受的那一个,而且难受了很多年的那一个,就是我了。 智障的三叔在敬老院里,心里最放心不下他的那个人也是我了,所以每年春节回去我要走的那天,他总是忍不住红了眼圈,弄得我在回上海的...

    扬希的小屋 发表于 2016-02-23
  • 我懂得了父爱

    我的爸爸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成天板着脸,像个木头人,好像我们欠了他什么。因此我对爸爸的评价是:冷漠无情。 我喜欢妈妈,她每天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从早到晚,嘘寒问暖,我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生活,作业马虎一点,贪玩一点,妈妈都对我一切从宽。我...

    漠然陈庆丰 发表于 2016-02-21
  • 出门带本书吧

    通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火车上,最适宜做的事,就是吃和睡。没有事情做,嘴就不能闲着,不停地吃,吃累了,就躺下睡。睡醒了,再找东西吃。吃到嘴巴困了,再接着睡。昏昏噩噩三两天,就到目的地了。 也有那看手机的,不到半天,就到处找电源插座充电。不...

    枫林雁子 发表于 2016-02-20
  • 冬日读书滋味长

    元代翁森在《四时读书乐》中写道: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 把冬日读书的乐趣和情调挥洒得淋漓尽致,雪日书千卷,花间酒一樽,更让我体会冬天漫漫,有书做伴,沉积学海,充实生活的读书心境,真是冬日诗书滋味长。 冬日读书能让我去掉尘世的浮躁之...

    张海潮 发表于 2016-02-04
  • 把阳光 装在心里

    每个冬阳灿烂的午后,我都会寻找阳光,淋浴在阳光里,让阳光浸入肌肤,在身体中散去。 一个初冬的午后,高阳朗照,云淡风清。我走过那条繁忙的街道。路边摆满了地摊,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本已狭窄的街道显得更加拥挤,似乎连插脚的地方也没有。每一次经过,...

    李声波 发表于 2016-02-02
  • 家总在节日里芳菲

    节日是季节的花期,总是在季节的和风细雨里绽放。家是节日的花絮,总让漂泊者追随和惦念。在人的成长过程中,每一个节日都是一个团圆的期盼。小时候如同一只候鸟,随着家人而迁徙,长大了就成为留鸟,固守着某个角落的风景。无论是家贫还是家富,总是溢满温...

    刘喜臣 发表于 2016-02-02
  • 一句话 一辈子

    一个人,一生中总有一些依赖依恋如影随行,总有特定的人、物、事串连生命。比如亲人,比如故乡。 还比如办公室。 在长沙学习两月,每周回家一次,也必定要回办公室一次。不去就不踏实,心里就感觉空洞。 这周打开办公室,敞开门窗换空气。随即清理扎堆的报纸...

    卢宗仁 发表于 2016-01-15
  • 年关的张望

    小溪沟那边一阵爆竹清脆的爆炸声,大地好像颤抖了一下,火药和油纸燃烧后散发出淡淡的焦香,从远处飘了过来。 屈大爷走到门前院子边,将手掌搭到额前向远方张望。又一个爆竹像火箭一样升上天空,然后炸裂开来,纸屑纷纷扬扬随风飘散。 哦,要过年了,又到年...

    鲁珉 发表于 2016-01-14
  • 大女人,小女人

    最近常被朋友笑说,我是大女人。大女人这个词我很喜欢,想想这些年经历了多少场变故,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我再不是那个动不动就掉眼泪的弱女子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变得坚强,也许是在那个淋着大雨独自回家的晚上,也许是在那天面对生离死别的无...

    郭慧 发表于 2016-01-14
  • 当过兵,我一生引以为荣

    三十七年前的今天,十九岁的我,吃过早饭,告别亲人,母亲像导演一样念着台词示范着:你向前走几步,再往回几步,看看家门,看看亲人。我一一照做!才依依不舍地向大队部走去。在我转身的时候,母亲没有直视我,只是摆摆手,以示我可以出发。她将情感很好地...

    吴丰强 发表于 2016-01-12
  • 回归“心灵左岸”

    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同学,他比上学时胖了一圈还多,显得肥头大耳的样子,跟上学时那个瘦弱斯文的男生简直判若两人。他这些年做生意发了大财,执意要请我吃饭。 我们聊起学生时代的往事,我说:我记得你上学时喜欢写诗,我现在还记得你写的诗呢!我刚要给他背...

    马亚伟 发表于 2016-01-06
  • 暖饼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吃甜食,特别是那些甜甜的糕点更是让我垂涎三尺。一生品尝过很多很多的糕点,但是我最念念不忘的却是儿时父亲递给我的那种叫做龙凤饼的糕点! 龙凤饼,俗名叫饿煞饼,甜甜的,圆圆的,大概有我父亲手掌那么大小!薄薄的一层。在那物质匮乏的...

    章月珍 发表于 2016-01-06
  • 你是一个好人

    昨天还没下班,老友打来电话,问我下班没有。虽然已是接近下班时分,但手头的事务并未处理完全,也略微急着回去。老友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没说两句也就放我回去工作了,但我说我下班会打给他。可是,晚上回家,却也忘记了他的电话。 今天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情,...

    消溶 发表于 2016-01-05
  • “砖头”录音机

    有些记忆会被抹掉,有些记忆会被埋在心底。纯真年代里,一台砖头录音机为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录音机被人们俗称砖头机,作为文化生活的见证,曾是当时的紧俏商品。砖头录音机里飘出了甜美动人的歌声。磁带盒上的一张迷人笑脸以及邓丽君的...

    沈立锋 发表于 2015-12-25
  • 南瓜北瓜

    小时候我不识南瓜,在我家乡只有北瓜。而北瓜却有两种,一种扁圆形,带凹进去的棱,一般为黄色,带暗花,一种为洋北瓜,可以搭架,为长圆形,弯脖。按颜色分,黄色的一般较甜,适于当主食。绿色的做馅好吃,属于蔬菜一类。 初识南瓜这两个字,是抽象的,因为...

    刘亚荣 发表于 2015-12-21
  • 我们就这样,笑着握手言和

    如果我说,提起生日,我会瞬间泪如雨下,你信吗? 生日这天,想必每个人都会收获满满的爱父母无微不至的叮咛,好友独特用心的关爱。礼物满怀,人人都会与众不同地度过今日吧。 我也不例外。但,除了欢欣和感动,生日于我而言,还有更加别具非凡的意义。 19岁...

    烟花三月下扬州 发表于 2015-12-19
  • 心语

    在这浮躁而又喧嚣,充满物欲、充满无奈、充满尔虞我诈的社会里,作为一介平民的我们,应当如何确定人生的坐标,如何面对这五彩缤纷的生活?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么? 我不喜欢热热闹闹,亦不喜欢眼花缭乱。我喜欢那种诗意的淡泊,那种美丽的宁静,那种无牵无挂...

    任卉 发表于 2015-12-17
  • 孤独的北上广

    一个高中很要好的同学今天忽然联系了我,我们在微信里随便寒暄了几句,谈谈近况,谈谈未来。语气还是很熟络的那种,但总是隐隐约约透着陌生,彼此都不点破。在谈话的最后说,他最近辞了在北京的工作,准备过完年回老家发展。我笑了,问他是不是准备回家结婚...

    梁紫燕 发表于 2015-12-16
  • 冬日里那可爱的花

    以前的认知局限让我以为在大冬天里只有腊梅会开花,脑子里似乎总是若隐若现的有腊梅的影子。一首《一剪寒梅》更是把腊梅傲立雪中的形象描绘的淋漓尽致,只是这种风光只属于北国。在南方的这片热土,特别是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放眼望去,绿,满眼的绿,绿的可...

    匡小容 发表于 2015-12-13
  • 感恩妈妈

    在这个世界上,我感恩的人和物有许许多多:感恩太阳给我光明;感恩小鸟为我歌唱;感恩石子为我铺路;感恩老师教我知识但是我最感恩的是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我的妈妈。 11年前,一个小婴儿出生,那就是我。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和关心我,使我从最初的婴儿长...

    刘乙桦 发表于 2015-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