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广州——我思念的第二故乡

    在多数西南地区人的眼里,广州给人的印象可能就是一座打工的城市,我们贵州人去广州打工,就称刹广。然而我却不一样,广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曾经我最想离开的城市,如今却再也回不去的城市。又到一度八一前夕,每逢这个时候,我就会更加思念羊城广州。 魂牵梦...

    邓永金 发表于 2021-07-28
  • 小帮手

    家有宠物狗,自然不寂寞,而且乐趣多多,经常有搞笑、雷人的事儿,逗得人开心、爆笑,乐而忘忧。如果稍加调教和训练,它们还会成为生活中的小帮手。 我家养的宠物狗是一只泰迪犬,它聪明、乖巧又有些调皮,今年两岁了。它刚来我们家时才一个多月,由于长有一...

    盛忠波 发表于 2021-07-28
  • 童真

    童年是美好的,童言是天真的。每当我回忆起童年那些天真的童言时,都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一天,茶余饭后,我在女儿和外孙面前讲起我童年时的趣事儿,逗得他们捧腹大笑。 那还是在我4岁的时候,爸妈工作忙,就把我和弟弟一同送进了当时的长春市中兴幼儿园...

    吕松军 发表于 2021-07-28
  • 一条绿围巾

    和老伴儿一起逛超市,在服装区发现一个出售围巾的摊位。在锃光瓦亮的不锈钢货架上,搭着好多各式各样、颜色不一的围巾。我俩高兴地选了两条,我的是大红色的,老伴儿则挑了一条蓝绿花格的。捧着新买的围巾,我不禁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买围巾那段刻骨铭心的...

    蔡金海 发表于 2021-07-28
  • 朽木

    为友人刻一青田石名章,他甚喜欢,就说请我吃饭。窗外的树,由绿变黄、又变秃,半年过去了,吃饭的事儿依然没有兑现,看来只是一句空话。令我意外的是,一天他忽然登门,抱来一截弯曲的朽木给我,说是从长白山的崖子上刨下来的,觉得像什么动物,修饰一下可...

    马洪 发表于 2021-07-28
  • 颜色

    一直不喜欢艳丽的颜色,尤其在衣着方面,更是如此。有生以来只有一次穿红色衣服的经历,那是我小学二年级时,随爸爸工作调转搬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第一天去新学校上学,手巧能干的妈妈为我和大妹妹每人做了一件大红的条绒上衣,娃娃领,肩部断开,加上蕾丝边...

    孟庆梅 发表于 2021-07-28
  • 老何的诗和远方

    早春二月,正是柳条吐绿的季节。老何来电说,有一喜事需庆贺,且必须的。何事?老何说,退休后每天边拉二胡边写诗,刚好满百,嘱我为之作一小结。听罢,确是可喜可贺之事,欣然应之。 我与老何,相识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他在黄溪医院工作。不过,此...

    王长贵 发表于 2021-07-28
  • 冻桐子花

    去年腊月二十九便立春,今年过了个暖年。准备把过冬的羽绒外套收纳起来,母亲说,慌啥子,还没冻桐子花,冬天不算完。 果不其然,没多少光景,气温骤降,哆哆嗦嗦又穿回寒冬的装束。 原来,无论李花开得多么热闹,梨花坠落得如何决绝,只有桐子树豪迈地翻开...

    陈美桥 发表于 2021-07-28
  • 行路万里

    过去一年,很多时间花在路上。这是以往很少有的状况,我的人生大多数时光,都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往好里说,在闭门造车,写虚构的小说。往不好里扯,就是胡编乱造,脱离活生生的现实。 去了好多趟北京,去了好多趟上海,交通便捷,让旅行变得不再恐怖。去北...

    叶兆言 发表于 2021-07-28
  • 不辞

    寒露已经过了,九月初九重阳了,霜降了,甚至立冬了,那丛八仙花的花朵竟然还未全然地凋谢。是的,它是萎谢了,低首俯就几乎委地,花朵之色早已驳杂,从粉蓝粉红粉白的粉嫩,渐渐色深、色芜,乃至如今已然无法确定颜色,花叶的边缘有如火烧过后的焦痕,可是...

    龚静 发表于 2021-07-28
  • 回家过年捎些啥

    朋友小王是东北人,虽说离春节放假还有些日子,但他已开始张罗往回带的东西了。小王说,除了买些孝敬父母长辈的吃穿用礼物外,还把自己新近获得的2份证书一同捎上。小王所说的证书,分别是单位年度先进个人和自己论文获奖证书。我听了,感到小王想得很周全,...

    石路 发表于 2021-07-28
  • 闲时读书也怡然

    这些日子,翻看一些老旧的书:刘义庆的《世说新语》,萧红的《呼兰河传》,方方的《行云流水》,甚至于《唐传奇》《太平广记》。年少的时候,喜欢看一些令人炫目的爱的霓裳羽衣,流水经年,如今越来越喜欢看那些散发着旧书味道的文字,或许那是陈腐,但是竟...

    丹日 发表于 2021-07-27
  • 熟不逾矩

    最好的关系,不是不分你我,而是熟不逾矩。把握好尺度,注意交往的分寸,清醒地认知自己的位置,这样才能更好地和别人相处。 台湾作家三毛说:朋友再亲密,分寸不可差失,自以为熟,结果反生隔离。朋友之间能够舒服长久地相处,就是要掌握恰到好处的分寸感。...

    张海蓝 发表于 2021-07-27
  • 自省也是竞争力

    我有个前同事小宣,在公司待了三年,接触过大大小小的项目,也算是有些经验,但最后依旧被公司辞退。她被辞退并不让我感到惊讶。 有一次,公司要举行一场非常重要的评估活动,客户要利用这场活动对整个项目进行评估。活动结束后,客户给我们反馈了很多问题:...

    李佳杨 发表于 2021-07-27
  • 你不美,因为不勤快

    身边越来越多的姑娘摩拳擦掌在微整形的道路上一去不回。我不反感医学美容,我只是怀疑,你懒惰得连基础保养和日常淡妆都做得不到位,寄希望于微整形行得通吗? 因为懒得化妆,所以寄希望美瞳线和纹眉;因为气色不够鲜艳,所以仰赖水光针;因为毛孔粗大和皱纹...

    费拉拉 发表于 2021-07-26
  • 旧时民间消寒物事

    冬至日开始后的三九、四九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期。小时候生活在昆山,虽地处苏南,亦是寒风刺骨,冰天雪地。记忆中一些民间的消寒物事仍印象深刻。 寒冬腊月小孩子最怕手冻僵后不能玩。记得家中有一个铜制的手炉,盖子上有星星点点的小孔,内置烧热的草木灰,...

    福华 发表于 2021-07-26
  • 在南极过圣诞节

    圣诞节是洋节。上月我去南极游,正逢圣诞,在破冰游轮乌斯怀亚号上过了次洋节。 出行前,买了个尺把来高的绒毛圣诞老人放进行囊,带它漂洋过海去过节。还备了点小礼品,有蓝花布面的小折扇、无锡小泥菩萨。折扇和泥玩偶都有汉民族特色,这些小玩物送老外,肯...

    吴莉莉 发表于 2021-07-26
  • 寒衣暖心

    中华传统美德之一便是乐善好施、济贫扶困。济贫扶困的具体行动应是冬天的施粥和捐助寒衣。听长辈说,从前每到冬季,庙宇和慈善机构总会支起大锅熬粥施粥,救助那些饥馁之人。粥虽然不耐饥,却暖和易消化,可救饥饿于一时,特别适合冬季助人解一时之馁。此举...

    吴翼民 发表于 2021-07-26
  • 寒江独钓蓼做伴

    尽管已是腊月,许是暖冬之故,在农家乐附近的一处沟渠边,竟发现了几株残存的野花,厚厚的草叶间隐藏着一些深紫色碎米般的小花,当地的老农告诉我:那是红蓼,也叫狗尾巴草,深紫色花穗是它在生命最后阶段匆匆结出的籽儿。 红蓼当然是很卑微的花,给它一点点...

    王奇伟 发表于 2021-07-26
  • 浅草伴鱼

    走出梅州酒店,午餐后的阿弟因在不经意中有新发现而再现笑容在西墙的拐角,一方约二十平方米的水池简陋而水亮,深不盈尺的池水水色青灰,三十多条彤红的锦鲤和一条奶白色的锦鲤在水草丛的里外漫游,这俗名水花生又叫鱼窼草的水草尽管以生命力极强和喜欢疯长...

    任向阳 发表于 2021-07-26
  • 飞翔的力量

    黑龙江农村插队二三年后,队里几乎每年都有知青被推荐去当工农兵大学生。我争取了几年,每次都被排除出来。 1979年,知青大返城,我顶替母亲进了上海一所中学工作,当了物理实验室的管理员。第二年,华东师大夜大学招生,父亲动员我去参加考试。没想到,居然...

    孙建成 发表于 2021-07-26
  • 耸立

    第一次看勃兰登堡门是著名画家沈柔坚旅欧写生创作系列作品之一、套色版画《勃兰登堡门》。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沈柔坚的经典作品,同《歌德故居》一起被德国博物馆收藏。 终于有一天,我也站在了勃兰登堡门前。于是,我想到了世间沧桑,当今勃兰登堡门已成为...

    苏剑秋 发表于 2021-07-26
  • 杂感两则

    一 人的一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总会遇到一些坎坎坷坷,种种挫折。面对挫折怎么办?可能有两种人。一种是遇到挫折就唉声叹气,怪天怪地,唯独不责备自己。这是弱者。另一种人是面对挫折不气馁,不趴下,而是以乐观主义精神,战胜挫折,继续坚定前行。这是强...

    季音 发表于 2021-07-26
  • 我是王安石

    这段时间一直考虑写一点东西,已经束笔两个多月,心中有点惴惴,站在自己黑洞洞的时间轴上,抬头向前,发现前面隐约有点光亮,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人们常说:老人怀旧;我想年轻,决定不写那些今不如昔的文章了,于是就考虑是不是写一些流行的东西,如...

    杜强 发表于 2021-07-26
  • 茶缸

    有一次上街买茶具,进得店里,就被那琳琅满目的茶具所吸引,一时竟不知如何挑...

    伍柳 发表于 2021-07-26
  • 出发与抵达

    有一种陌生,并非素昧平生,而是彼此相熟之后,你取道向东,我择路往西,各自挥鞭远驰。再见之时,各添沧桑,只是这个时候,仿佛只剩下往事可供聊一聊了。 有个朋友,已近不惑之年,上老下小打点得妥妥当当。放弃稳定工作,跨行苦钻配音行当。没有科班打底,...

    草予 发表于 2021-07-26
  • 在水族过长年

    水族,在我国56个民族中,是属于人口不算多的一个饶有特点的少数民族。其所有的水族同胞,总共不过四十余万。 除了在云南省富源县有一个万把人的水族乡,广西壮族自治区有两万多人之外,大多数水族同胞都生活在贵州省,其中二十几万人集中居住在三都水族自治...

    叶辛 发表于 2021-07-26
  • 压岁钱

    春节期间,孩子们最关心的事便是看自己能收到多少压岁钱。压岁钱的多少,往往和亲戚间的关系成正比,特别是直系亲属给的会稍多一些。 对于大人来说,这压岁钱有来有往,基本持平,多点少点也无所谓。但对孩子来说,虽然这钱不见得就归自己,但毕竟是一年之中...

    羊白 发表于 2021-07-26
  • 深锁乡愁

    劳姐发来一首小诗,是根据余光中的《乡愁》改写的:从前,乡愁是一张火车票,我在这头,故乡在那头。现在,乡愁是一张核酸检测报告,我在这头,故乡说:你就在那头吧,别回这头! 犹如竹箩不偏不倚地扣住一只背兴的麻雀,这首小诗,不偏不倚地扣住了背兴的我...

    张丽钧 发表于 2021-07-26
  • 丛林中孤傲的“云”

    在我国南方的高山密林之中,生活着一种美丽又神秘的猫科动物。因为在它们全身金黄色的皮毛之上,还长着大块深色的云状斑纹,所以被人们称为云豹。 云豹无疑是所有豹亚科动物当中色彩最鲜艳、斑纹最美丽的一种。它们是食肉目、猫科、豹亚科、云豹属、云豹种三...

    程醉 发表于 2021-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