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葫芦

    路过菜市,有葫芦卖。一袭暗花表皮,若衣着简静的无邪少年。触指试探,指甲深陷皮肉,禁不住又叹又愧:叹的是稼穑丰实的清嫩,愧的是自我品格的粗鄙。掏钱买了,别时,真想向卖葫芦的大娘深深鞠躬。 乡土走出来的人,谁对葫芦不怀有一份亲切?仲春,粉朴朴的...

    吴孔文 发表于 2020-07-10
  • 光阴的真相

    当影子和它的本体同时被记录时,我们以为得到了更多。 实际却相反。我们得到的疑惑比真实多、迷惘比了解多。少则得,多则惑,三千年前老子就已经明了,而我们却执迷不悟地如此贪婪。 这种执迷就像白鸽和它们黑色的影子一同在这张照片中飞越红色宫墙那样,纷...

    唐悦之 发表于 2020-07-10
  • 母亲的秋天

    一缕秋风吹来,拂过母亲面颊上夏天留下的最后一滴汗珠,一丝清凉流下来,在母亲脸上绽放灿烂笑容。 母亲的脚步轻盈起来。弯弯的扁担,一头担着日月,一头担着给养,满田埂地跑,给她侍弄的庄稼送去秋的问候。 棉花终于开出洁白的花。母亲背着筐走进田野,从...

    发表于 2020-07-09
  • 让孩子欢笑

    小赵同学,爸爸回来了!下班回到家,我同以往一样招呼着女儿。通常女儿会停下手头的作业,从她的房间奔向门口,边接过我手里的包边说她今天班级里的趣事。可女儿今天却是手里捧着课外书从阳台的吊椅上下来后奔向我的,嘴里正吃着水果。看来,今天放学后的时...

    赵定顺 发表于 2020-07-09
  • 纯粹宁静的美好

    周末有幸和作协朋友前往官渡镇采风,目的地是向往已久的晚清粤西著名的书院之一麻俸村蓉镜书院。 来到村路口,在拐了几条村的小巷后,我们到了蓉镜书院的大门口,便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抬头仰望着大门口朱砂底白字的四个字蓉镜书院。快,快,快,快进来拍...

    李莫兰 发表于 2020-07-08
  • 恰到好处

    前些日子笔者去医院作血常规检查,在抽血化验时,笔者看到护士小姐用棉签沾着酒精一遍遍消毒,酒精瓶上标明75%。我好奇地问护士小姐,为什么酒精浓度是75%,而不是100%。浓度高不是消毒效果更好吗?护士小姐的解释让我茅塞顿开。原来75%的酒精可以破坏细菌的...

    李湘东 发表于 2020-07-08
  • 苋清齿香

    淮北平原,野菜能抵半边天,田地、沟边乃是也野菜眷恋之地,斯时节,提一杞柳篮,捉一把铁铲,猫腰蹲在地边,顷刻间,半篮子野菜歪在手边。提到野菜,自然会想到荠菜,荠菜土名香荠菜,它是春寒料峭时的野菜,它有小家碧玉般清秀和淡爽。 而在夏天,荠菜、白...

    丁纯 发表于 2020-07-07
  • 来点钝感力

    若想获得美好生活,你需要来点钝感力。 钝感力一词是作家渡边淳一发明的,即迟钝的力量,从容面对生活的挫折和伤痛,坚定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 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太过敏感,因为在乎别人的目光,我们情愿选择违背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想去跳广场舞,担心...

    王丕立 发表于 2020-07-07
  • 创造生活

    秋凉时我回老家为母亲送寒衣,返京时大姐给我带了两样东西,一样是黄豆,一样是芝麻。黄豆和芝麻都是大姐当年在自家田里种出来的,里面包含的是老家特有的地气。大姐戴上花镜挑选出来的黄豆,闪着金色的光亮,一粒饱似一粒。大姐把芝麻也收拾得很干净,没有...

    刘庆邦 发表于 2020-07-07
  • 白云山听涛

    在白云山听涛,那么浑厚而悠长,那么深邃而圆润。 我不知道是山爱上了白云,还是白云恋上了山。从山与云的蜜语中,我窃听到了它们的柔情蜜意。我不知道是白云在为山歌唱,还是山在为白云唱歌。云与山的沟通、交谈,那种默契,仿佛是灵魂与感情的抚摸。究竟我...

    灵魂鸟 发表于 2020-07-07
  • 梦回南京

    朦胧如梦,竟是我6年前初到南京时,对人生中到过的第一座南方城市的全部印象。 天空正下着小雨,空气湿润得能拧出水来,中山陵的博爱坊静默无言;总统府的芭蕉叶绿得流油;遍布大街小巷的灯箱在雨雾中明明灭灭。整座城市,像是被一个朦胧的梦境,牢牢罩...

    苏天辰 发表于 2020-07-07
  • 离别, 也可以是快乐的

    送儿子晓军到火车站,眼看时间快要到了,晓军还在用微信和同学不慌不忙地闲聊着。我问他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他也只是抽空回了我几句。 唉,你就不能陪我聊聊吗?我叹了一口气,这一分开,又要到暑假才能看到他了。想想,就很不舍。 晓军放下手机,笑着问我想...

    唐昆 发表于 2020-07-06
  • 感染自我

    2015年11月,我调任到市统计局,个把礼拜后,市长唤我到他办公室,说下午去省里开会,要我随他去见见他小老乡。见我疑惑,又说:小老乡,就是你们省统计局张世平局长,你新来,还没去向他报到吧?我点点头,连忙谢着市长,心里充满期待。 下午,市长与世平局...

    黄胜发 发表于 2020-07-06
  • 槐寄乡愁

    我常常想起老家门口的那棵大槐树,想它香甜月白的花,想它郁郁葱葱的绿,想它带给我的欢愉时光。 20世纪80年代初,我家批了宅基地,父亲倾其心血盖了四间平房,平房盖好后,就在门口种下了这棵槐树,父亲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今,3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

    雁南飞 发表于 2020-07-05
  • 道可道

    道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它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发芽、生长、开花、凋谢,是一朵花的生命之道。 东升西落、不舍昼夜,是太阳的运行之道。 生老病死、忙于名利,是芸芸众生的生存之道。 饮食有节、起居有常,是世人的养生之道。 春耕夏播、秋收冬藏,是农事之...

    高顺喜 发表于 2020-07-05
  • 朋友圈点赞

    老王被视为朋友圈的奇葩。他年近不惑,事业没搞出什么名堂,但他最敬业的一面就是夜以继日地给人点赞。所有潜伏的共同朋友因此明白一件事,原来老王不仅是喜欢我,而且喜欢所有人。很快,老王就被扣上了虚情假意的帽子。老王就这样被慢慢孤立了,但他浑然不...

    宋爽 发表于 2020-07-04
  • 沁人心脾十里香

    十里香是伏牛山区的一种野花,细小繁密的白花在藤蔓上开得一簇一簇的,众芳国里,它是最貌不起眼的花儿,然而由于不断散发出浓郁芬芳的花香,让乡里乡亲们记住了它,并且给它起了一个通俗而又夸张的名字十里香。 玫瑰会散发出浓郁的香味,所以尘世中就有人用...

    闪健中 发表于 2020-07-04
  • 面积最大的乡

    唐古拉山乡,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乡。唐古拉山多大呀,乡又是多么小啊,这两者怎么能结合在一起?但这是真的,乡政府驻地就在不远的地方 一条小破路,路边有几个小店。 八月的早晨,沟里结着冰,工人们已经在挖沟了,戴着看不出颜色的劳动手套。一个人正直起腰...

    李美皆 发表于 2020-07-04
  • 与沙尘暴同行

    走在青藏线上的,除了大货车,就是越野车,偶尔还可以见到骑行的驴友,往返近千公里,总共见到六七位驴友。令人为之惊呼的是穿着绛红僧袍骑着自行车的喇嘛,车后座上绑着一些生活物资,赶集归来的样子,真是僧俗两界的奇特组合。 忽然就来了沙尘暴,席天卷地...

    李美皆 发表于 2020-07-04
  • 遥远的边疆遥远的年

    走出胜利村,夕阳正红。我带领全家给父母拜年,现在要返回矿村,沿河川向西,迎着一轮又红又大的太阳。金色的光辉在白雪皑皑的原野上荡漾,雪地染上了美艳无比的一层橘红。一条洁白的大道在眼前,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我们一家四口,两辆自行车,我载着老大永...

    孙少山 发表于 2020-07-04
  • 可怕的美容

    上个世纪末我国开始出现美容高潮,当时国外流行一种美容产品,可以用注射器注射到人体各个部位,如果你的鼻子塌陷,就可以注射进鼻子里让塌陷处鼓起来;如果你脸颊凹进去,可以注射此物撑起来;如果你乳房干瘪,更可以用它充填得又大又圆。被引进中国后,立...

    邓刚 发表于 2020-07-04
  • 拜年的背后

    我老家的人性子烈,史上出响马,也出好汉。大抵是因为紧挨孔孟之乡,人们虽然刚烈,却凡事讲究繁文缛节。 大年初二,谁家有新姑爷拜年,按例要找两个年轻的小伙子,领着挨家挨户去磕头。小户人家的女婿倒还好说,那些娶了大家族女孩儿的新姑爷就要吃些苦头了...

    冯磊 发表于 2020-07-04
  • 不刻意的情人节

    就我那点浅尝辄止的激情和极不严谨的情调,显然是不适合过情人节的。我们很多人的问题是:不知该如何把想象中的情调、激情和快乐不折不扣地呈现出来而又不蹩脚、不做作。比如,到了海滩上,我感到的是茫然而空洞的快乐,连笑脸都是空空荡荡的,完全没有电影...

    李美皆 发表于 2020-07-04
  • 父亲耳聋

    一个家庭主妇如果爱唠叨,那这个家里肯定会狼烟四起战争不断。而对于我家来说,母亲虽然爱唠叨,却风平浪静地度过了几十年。因为我的父亲耳聋。 记忆里,父亲的耳聋给我增添了许多麻烦。比如,父亲就在家门前一百米外的菜地里忙碌,若是喊他吃饭,就得跑到父...

    李易农 发表于 2020-07-04
  • 春联

    春节与别的节日有许多不同,其中之一就是要贴春联。 当然也有不贴的,那是因为家里有老人去世,子女按照规矩戴孝三年,三年中不能穿红挂绿,也不贴春联。所以,正月里穿过大街,能一眼看出哪一家正在戴孝。正是这一点,使得家家户户都忘不了贴春联。因为一家...

    李云门 发表于 2020-07-04
  • 花木本无情

    等红灯时,看到身边停着一辆拖车,车上放着盆栽。其中两盆较矮,一嘟噜一嘟噜的鲜红小果从绿叶间钻出来,煞是喜人。便问车主:这种树叫什么名字? 这叫富贵子。他又指着旁边一棵稍高的说:这叫发财树。 好诱人的名字!我不禁叹道。富贵啊,发财啊,这大概是...

    居著培 发表于 2020-07-04
  • 既绚丽又平实

    刘文亨是津派相声的代表人物。津派以市民世俗文化为取向,继承传统精神,擅扬天津卫的哏嘎等审美情趣。从风格上看,京派趋于绚丽、快捷、雅致,而津派则更平实、稳重、就俗。刘文亨既是小老艺人又是新文艺工作者;在他身上,不仅有扎实的传统相声功底,也有...

    薛宝琨 发表于 2020-07-04
  • 大扫除

    过年,是孩子们欢乐的时刻,但成年人,尤其是家庭主妇,却很忙很累。有一种说法是忙年,以前过年,的确是家家户户都在忙,尤其是从辞灶到除夕的那几天。 首先是大扫除。各地风俗不同,南方似乎早一点,有要想发,扫十八;要想有,扫十九的说法。但在我的故乡...

    李云门 发表于 2020-07-04
  • 片片红叶情

    秋天是一个迷人的季节,不必说仓里堆积如山的稻谷,不必说树上累累的硕果,也不必说那繁星点点的野菊,单就那漫山的红叶,就足以令你陶醉,留恋,魂牵梦萦。我喜欢秋天,喜欢秋天里如丹似火的红叶。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

    周礼 发表于 2020-07-04
  • 明月寄情人长久

    每到中秋,总想写点与明月有关的文字寄托情感。一样的月光下,似乎每年都有不一样的心情。花好月圆夜,唯有对家人、朋友以及美好的世间万物最美的祝愿,是一成不变的。 每到中秋,不自觉地想听歌唱明月的歌曲以寄托情感。《月亮代表我的心》《花好月圆夜》《...

    侯宝华 发表于 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