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大爱芬芳

    上班路上,无意间发现路边一丛迎春花悄然绽放了,金灿灿的,格外醒目。 迎春花,迎接春天到来的花朵!连日来沉寂的心灵,为之惊喜而振奋。 是啊,料峭寒风中,正是迎春花,以嫩黄娇弱的姿态,敲开了春天的大门,为人们带来许多关于春天的美好消息。立春过后...

    冯敏生 发表于 2021-10-27
  • 一个农民工的火树银花

    从后墙走到门口是九步。 掂起墙根的帆布提包,刘小海刚走三步,裤兜里的手机响了。将提包放到地上,刘小海摸出手机,食指滑一下屏,贴近耳朵,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女子说的是普通话,吐字清晰,语音轻柔,刘小海听来却似五雷轰顶。挂了电话,刘小海愣愣地站...

    胡天翔 发表于 2021-10-27
  • 梁山出才子 新宁出美女

    梁山、新宁都是过去的县名,现在分别称梁平县和开江县。前者属重庆,后者属四川。其实两个县紧紧相连,如血脉兄弟。 这两个县曾经两度合并在一起,时间很长,其不解之缘我打算再另写一篇文章。今天专讲梁山出才子,新宁出美女这话。 我本云阳县人,恢复高考...

    贾载明 发表于 2021-10-26
  • 书卷多情似故人

    这几年,孩子长大了,生活中,该争取的已经争取了,争取不了的再努力也无济于事。于是,闲暇时,一头扎进书本,越看越有感触。本想动笔写下世态万情,破人愁闷,然而等到自己动手,才发现知识浅陋,下笔无文,于是陷入一种苦恼之中。愁闷之余,扪心自问,如...

    李红梅 发表于 2021-10-26
  • 在加拿大看“春晚”

    春节前,我到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城和儿子团聚。除夕当天,儿子和儿媳妇收拾起东西说要带我去看春晚,我好奇地问:看春晚不是在家里用电视看的吗?怎么还要出去?我那黄头发的儿媳妇用夹生的汉语告诉我说:我们要去看的不是中国的春晚,而是加拿大的中国春晚。...

    唐效英 发表于 2021-10-26
  • 开放在春节的桃花

    新春佳节的前几天,我就职的证券公司从花市里购买了一株桃花,摆放在宽敞明亮的散户大厅里。含苞待放的花蕾,勃勃向上的生机,像花雨伞一样自然伸展的枝条撑起一片红绿相间的天空,挂满枝干的福字红包与缀满枝头的嫩绿花蕾相映成趣,惹来股民们一片艳羡的目...

    唐文胜 发表于 2021-10-26
  • 延续年味,莫忘归心岗位

    过年前一个星期忙回家,过年后上班第一个星期在回味。虽说节后上班已有一段时间,可过年的场景还是过电影一样在眼前浮现,时不时泛起阵阵年味。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看一看为自己牵念记挂的父母,释放一下郁积已久的乡愁,抚慰一番羁旅漂泊的心灵,个中滋味...

    张永生 发表于 2021-10-26
  • 三代人的春运

    父亲老家在武汉,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广州的一家机械厂工作。老话讲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每年父亲都要回老家过春节。五十年代的春运,旅客坐的是蒸汽机车牵引的绿皮车,自然是没有空调,也没有软座。由于车速慢,到站停靠次数多,从广州到武汉要开上二十多个...

    余平 发表于 2021-10-26
  • 飘洋过海的温暖

    春节,阖家团圆的幸福时分。 我匆匆赶往邮局,给远方的朋友寄份礼物。一进邮局,却见柜台外人声鼎沸,很多人挤挤挨挨在那里,包裹也堆成小山。 我在一旁等候。一位大姐把极沉重的两个大箱子搬到柜台上。工作人员打开细细地检查。两个大箱子里,竟是各式各样...

    刘云燕 发表于 2021-10-26
  • 守着小摊过年

    我和妻子曾摆过十年小摊,每年我俩都守着小摊过年。先前二马路批发市场就在不远处,那时来往路过的行人真多。我当时是做设计签名生意的,妻子在那贴手机膜,过年人多我们趁机可多挣些钱。 那时女儿正在上小学,过年了孩子也放假了。别的人家一家三口都在家看...

    韩国光 发表于 2021-10-26
  • 守旧礼过新年

    对于过年,老一辈的人和年轻人的观念有很大程度不同。老一辈人认为过年是一年当中的大事,丝毫不能马虎。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讲,过年无非就是吃吃喝喝,也没有多大的意思。每到过年,总能见父母大包小包地往家拎,见此情形,我总是会埋怨他们。可他们却说,过...

    朱凌 发表于 2021-10-26
  • 灌阳油茶

    灌阳油茶是灌阳最有名的特色美食之一,是一种食疗兼具又经济实惠的吃食。灌阳的油茶也叫炒米茶,顾名思义,就是以炒米和茶叶为主料。 灌阳油茶的来源和喝油茶的习俗的形成,可谓久远,据说在唐代,灌阳就有了打油茶的习俗,一个主要的原因,与所处的地理环境...

    蒋明艳 发表于 2021-10-26
  • 缱绻的忧思

    我一直等待着与你相遇,如果是命运的话,我希望我和你不会就这样而结束。无论过了10年或是100年这个世界还会逐渐改变,就算那时我们已经不在了,永不改变的思念却依然存在。我已经无法回首,在这个颠簸的道路上,我失去了回头的能力。 天空比起昨日看起来低...

    自由 发表于 2021-10-25
  • 观音柳的见证

    家乡的小学校里有一棵叫观音柳的树,学名叫柽柳,又叫三春柳,树高约三米左右,不知何时栽种。枝条从顶端下垂,叶细小密生,每到春夏柳吐绿珠,神韵刚柔,形似瀑布 上世纪50年代初,家乡的小孩几乎人人都会出痧痧患上麻疹...

    张礼寿 发表于 2021-10-25
  • 草海边的航海俱乐部

    云南是一个高原内陆省份,距离大海是如此的遥远。好在,昆明还有浩瀚的五百里滇池,能润泽孩子们对海的向往。以前,昆明人满心欢喜地在海埂游泳,乘着单桅的、双桅的甚至三桅的帆船在湖面上荡漾,从篆塘经运粮河,去大观楼、庾家花园、鲁家花园、观音山、白...

    潘伟民 发表于 2021-10-25
  • 春夜思归

    唐代诗人李益在《春夜闻笛》一诗中所写的情境,完全是思归之情。那寒山吹笛唤春归,迁客相看泪满衣之中,有悲泪里涌动着的遗憾和怨望,也有春望里拥有的真情和渴求。而诗中另一句洞庭一夜无穷雁,不待天明尽北飞,就更显思归之心了。那种士卒的乡愁,迁客的...

    鲍安顺 发表于 2021-10-25
  • 一对实木箱子

    1963年,受国际紧张形势影响,中央作出三线建设的战略决策。三线建设是中国经济史上一次极大规模的工业迁移过程,同时它也是一次极大范围的人口流动过程,前者为西南地区的工业化贡献巨大,后者促进了内地与边疆的文化交流。 1965年9月22日,经国务院批准建...

    王宏志 发表于 2021-10-25
  • 音乐伴我度晚年

    受大哥影响,我从小就喜欢乐器,特别钟情价廉物美的竹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学会了吹笛子、拉二胡、弹月琴这些爱好,为我的晚年生活带来无穷乐趣。 10年前,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乐友,应聘到一家酒店从事迎宾工作。每天晚上7点到10点,我们身穿白族服饰...

    王履祥 发表于 2021-10-25
  • 开在岁月里的花

    惠是我的好友,一向阳光开朗的她却突然患了重病,医生说她的病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治愈的希望很渺茫。无法继续上班的她,只能待在家中休养。惠的家是过去的老房子,楼层低,光线暗,面积也不大,还有年迈多病的老人同住,我想她天天待在那个家中,重...

    王娅民 发表于 2021-10-24
  • 结缘洛阳

    十一黄金周,亲家一行二十余人,从福建来洛阳参加孩子的婚礼。短短3天,他们为洛城之美倾倒。 一赞环境美。走出龙门高铁站,正值夕阳西下,一行人抬头仰望,惊叹落日的瑰丽壮美。车向友谊宾馆驶去。窗外,宽敞整洁的道路,栉比鳞次的高楼,波光潋滟的洛河,...

    童欣 发表于 2021-10-24
  • 重阳今昔

    据史料考证,重阳节始于远古时期。至魏晋时,节日气氛渐浓,到了唐代被正式定为民间的节日,此后历朝历代沿袭至今。 晋陶渊明在《九日闲居》诗序中曰: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诗人喜欢重九,满园菊花,无酒可饮,自...

    静言 发表于 2021-10-24
  • 开江与梁平的不解之缘

    不论是历史和现在,开江与梁平都有许多不解之缘。 开江是指开江县,梁平是指梁平县。 顾名思义,梁平是山中有平地,刚柔并济;开江历史上称新宁,平和柔婉。 巴山蜀水,过去是四川的象征,因蜀水之秀,巴山之雄。 巴山群峰连绵,沟壑奇诡。可是在莽莽大山南...

    贾载明 发表于 2021-10-23
  • 四叶草与人生

    三叶草,东家院中三叶草,一群孩子在打闹。三叶草,三叶草,三叶草中四叶找。你也找,我也找,找到四叶幸运草,幸运草!听到这首童谣的时候,我已不再少年,其实并未见过三叶草。那时三叶草不似今天这般常见,我有些好奇,什么样的植物担得起幸运草三个字!...

    张庆 发表于 2021-10-23
  • 暖阳下面好读书

    读书是需要环境的。通常我们读书,是在自己的书房。取一本自己喜好的书,泡一杯香茗,在文字中打发时光,在时光中接受熏陶,其乐融融。在家中读书还有个好地方,那就是马桶上,也许是为了避开浊气,在马桶上读书特别专注,心领神会间,全然忘记你此刻正在和...

    杨力 发表于 2021-10-23
  • 牧城驿湖的春天

    游览过高原明珠滇池,零距离接触过烟波浩渺的青海湖,泛舟横渡过翡翠般的洱海,亲近过天空之境的茶卡盐湖,走近过碧波荡漾的达赉湖这些湖,都是走马观花,而牧城驿湖,不是最美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她却是我最钟情的、印象最深的,也是最爱的。 牧城驿湖,原...

    若水 发表于 2021-10-23
  • 故乡的小河

    我的家乡在内蒙古东部的东辽河畔,东辽河沿着家乡科尔沁左翼后旗向阳乡继斌村(张大房子)东边缓缓地流过,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东辽河承载着我无数孩童时代的梦,当年清澈的涟漪,曾泛起无数记忆的片段。离开故乡已经36年了,去年冬天,我与童年的伙伴陈树...

    胡志国 发表于 2021-10-23
  • 故乡往事

    年进耄耋,客居他乡,乡愁更烈。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亲友和乡邻,常常浮现在记忆的屏幕上。童年时代所经历的两件往事总在脑海里盘旋 蛤蟆山庙会 我的故乡奈曼旗新镇毛仁沟梁村东南五华里处,有一座低矮的状如蛤蟆的孤山,山前有两个好像眼睛的小山包...

    张树芳 发表于 2021-10-23
  • 一个人的“芭蕾”

    从小喜欢并坚持到现在的算来唯有两样:一样是读写,另一样便是跳舞。我坚信,一个人喜欢了什么,就一定会被它所喜欢的东西雕琢和刻画。对于女子而言,喜欢读写,喜欢跳舞,的确是极相宜而幸运的事。 读和写,蕴养心灵与慧气。心灵返哺于面貌,人就有了文雅,...

    文芳 发表于 2021-10-22
  • 轻柔的羽衣

    竹梢随风轻轻摇,枝头祈愿路迢迢。牛郎织女鹊桥会,繁星明月映九霄。 七夕节那夜,女儿依在我怀中,看着满天繁星,问我:妈妈,织女星在哪呀? 我抬手指了指天际,思绪一下回到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我也喜欢躺在母亲的怀里,听着《牛郎织女》的故事。故事里...

    赵晓芳 发表于 2021-10-22
  • 有妈妈的日子真好

    我的妈妈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女子师范毕业生,是大家闺秀。她是五四以后的新女性,接受了进步的思想教育,很开明爱国又有民族责任感! 妈妈任过教师、文化教员、街道妇女主任等职务。虽然看起来很纤弱,但骨子里却很坚强,从不流泪也不抱怨什么。 妈妈从来都...

    王兴华 发表于 2021-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