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风花雪月来半两

    儿子在阳台上喊我快过去看,正系着围裙炒菜的我,随儿子一起探出头去。原来楼下的空地上,邻居刘先生不知从哪儿搬来两个硕大的水缸,古董般质朴厚重,说是用来养睡莲。他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碌着,往缸里放水和泥,与往日西装革履、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他判若...

    孙荔 发表于 2021-05-16
  • 花之语

    万物皆有灵气。风来了,带来百花的气息,静坐侧耳,聆听花之语。 几年前,我一时兴起,从一个花农手中买下一株茉莉花枝,把它移栽到花盆里,培土,浇水。茉莉花有了土壤、水分的滋润,很快就在盆中怒放生命。那一朵朵洁白的小花儿,那沁人心脾的清香,勾起我...

    张晓琴 发表于 2021-05-16
  • 静守千秀谷

    静守在遮阳棚下,看雨霏霏。 一张圆桌、四把藤椅,圆桌上摆放着一个望远镜、一杯茶。坐在藤椅上,偶尔抽烟,偶尔喝茶,偶尔拿起望远镜,看樱桃山,看山庄别墅,看鹅恋湖,看鲜花果树荷塘楠竹林也可以拿起手机,咔嚓咔嚓,留下千秀谷这雨中梦境。 旁边是南瓜...

    曹茂海 发表于 2021-05-16
  • 会讲故事的墙

    应邀来到碧石渡镇李家境村上鲁湾。朋友鲁金河说:我们湾子现在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山美水美湾子美,湾里的每一面墙都在开口讲故事。 上鲁湾是五卦山腰的一个湾子,五卦山是界于鄂城区碧石渡镇和大冶市还地桥镇的一座山,山不高,名气不小,在原《大冶县志》和...

    周祝文 发表于 2021-05-16
  • 城墙往事

    清晨,鄂州城北江畔城垣氤氲着静谧而悠远的气息,朝阳从东方露出笑脸,为红砂石的古城墙镶上金边。古老的城墙静静矗立,望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谢,听潮涨潮落,观人来人往,见证历史沧桑。触摸它,让人禁不住思绪翻飞,不单发思古之幽情,亦体味当今之盛世,...

    杜政宁 发表于 2021-05-16
  • 乡戏新韵

    张祖大湾,鄂城区汀祖镇张祖村的一个湾子,地盘不大,却在十里八乡名气不小,因为湾里有个戏班子。 张祖大湾的戏班子原名叫张祖楚剧团,成立至今已有五十多个年头。每逢过年,戏班子搭台开唱,从正月初一热闹到十五。这简陋的乡村戏场,吸引乡亲们抬长凳、扛...

    王孝长 发表于 2021-05-16
  • 我的幸福感

    我的家乡在岳麓区坪塘街道新合村,环境优美,土地肥沃。曾经,土路、土坯房、土灶,是家乡唯一的特色。 下雨的日子,那条唯一通往城镇的黄泥路,被雨水一冲,形成大小不一的泥窝,坑坑洼洼,有时鞋子陷进泥窝,还得用手拔出来。而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子,漏雨进...

    飘梦 发表于 2021-05-15
  • 欢鸣

    小区是在麻雀叽叽喳喳的相互交谈中醒来的,我也是,小区内长势茂盛的花草树木也是。 小区坐落长沙城北,远离市中心。昨夜的一场春雨,来得急,去得也快,但很快让小区陷入了湿漉漉的宁静。这种宁静一直延续到晨光熹微,才被叽叽喳喳的麻雀声打破。 起初,听...

    曾利华 发表于 2021-05-15
  • 何顿的味道

    随着手机及影视专媒的发达,纸质文学作品的市场越来越...

    王力达 发表于 2021-05-15
  • 减枝

    土路上几堆新鲜树枝很是醒目。走近一看,绿叶间挂满了拇指粗的小桃。是谁?将好好的桃枝丢弃路边,多可惜。弃桃旁是一大片桃林,桃花刚开,我经常来这儿,赏花、拍花俨然成了桃花时节的一件乐事。花开过后,枝头抽出新绿,结出小果,一粒粒小桃,毛茸茸,点...

    袁丽霞 发表于 2021-05-15
  • 宝巾花开

    星城八方小区,绿树成荫,一条羊肠小道,从我家门前蜿蜒而去,常有人悠闲漫过,或推老人,或牵小孩,或遛小狗流连忘返。每逢春秋时节,当路过的人们偶然抬头,常被我家二楼阳台鲜艳的宝巾花惊呆,有人啧啧称赞,有人拍照留念。有人叫它宝巾花,也有人称它三...

    陈平世 发表于 2021-05-15
  • 捡来一枝洋桔梗

    迎面一辆摩托车,绑着两个花篮,呼啸而来。离我几步之遥时,一枝花掉落地上。我对着车主喂了一声,早已从我身旁飞过的他,回头看了一下。我指了指掉在地上的花,他没理会,继续风驰电掣,绝尘而去。 一辆汽车驶来,差点将花碾压。 我是爱花之人,对花天生怜...

    吴丽珊 发表于 2021-05-15
  • 我爱冬泳

    近些年每到冬至前后,湖南各家电视台,都会播报长沙有一群冬泳客,或冬泳客横渡湘江的新闻。 在长沙,每当提到冬泳,总有看官会不寒而栗,心想:这是搞什么?冬天洗热水澡还冷,这群人还去冬泳?真不可思议。而在我的心中,冬泳在长沙是一项极好的运动,它是...

    黄显耀 发表于 2021-05-15
  • 乡情大会

    今年正月十五,我和一班文友,到东莞桥头镇一带采风,和当地群众一起庆元宵,领略了当地风俗的独特韵味。 我们来到三镇交界的田头角村,正赶上三个村子的游会队伍在田头角广场会师。来自常平镇田尾村、企石镇东山村的游会队伍,带来了醒狮队、麒麟队、彩凤队...

    莫树材 发表于 2021-05-15
  • 萝卜干里的记忆

    那晚正准备吃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原来是老家的堂哥,他手里捧着一瓶白萝卜干,塞到我手里,打趣地说:喏,你最爱吃的姥姥牌咸萝卜干! 我没来得及给姥姥打电话,馋馋地打开盖子,那股熟悉的味道慢慢地灌了一鼻子。喜欢姥姥腌制的萝卜干是从小时候开始的,...

    蔡占奎 发表于 2021-05-14
  • 蟹中情

    今年国庆,我和爸妈在姥姥家和姥姥一起包饺子,热腾腾的饺子刚出锅,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三姨和姨夫。今天的饺子馅油大,可口,我们热情地叫三姨和姨夫一起吃,他们高高兴兴地坐下,和我们一起吃过饭,爸妈又张罗着把煮好没吃的饺子和没包完...

    赵春 发表于 2021-05-14
  • 拐杖

    有一则谜语:小时四条腿,长大两条腿,老了三条腿。谜底是人。所谓三条腿,是说老年人年老力衰,走路艰难,通常要拄根拐杖助行了。 君不见,街头巷尾,村边路上,那些老先生、老太太,弯腰驼背,拄一根拐杖,慢悠悠蹒跚前行。这拐杖,起支撑作用,是老年人行...

    施直东 发表于 2021-05-14
  • 小雪未雪

    小雪之日,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此语出自古籍《群芳谱》。想来,撰写此谱的人当是北方人无疑,因为在南方,农历十月下雪是罕有的事情。 每年都有小雪,但小雪里发生的事情、见到的景色、遇到的人都是不一样的。在黄河以北,雪落在苍茫的大地上,...

    潘玉毅 发表于 2021-05-14
  • 田野还绿着

    前生,我可能是一只青蛙,抑或是一条青蛇,总之,我可能是一只需要冬眠的动物。我怕冷,我不能想象在白雪皑皑的东北,被冻成一条僵死的蛇,也不能想象那一年中,有半年时间在过着冬季。主要是心冷,一个人的日子要多无趣就有多无趣。 天一冷,就爱窝在被子里...

    黄玲玲 发表于 2021-05-14
  • 长江大桥, 让天堑变通途

    早几天,我去镇江船厂办事,船厂的朋友领我走走看看厂容厂貌。当我来到江边,望着浩浩东去的江水,我就想这6000多公里长的长江,几千年来有着数不清的人员为渡过长江而葬身江底。我一位初中同学的父亲,在1949年渡江战役中,就牺牲在渡江之时,因而这同学是...

    曹树高 发表于 2021-05-14
  • 一件白衬衫

    为了借一件白衬衫,我跟在母亲的后面。一老一小,身影倒映在东干渠的河水里,看上去十分孤寂。秋后的乡村,鸡鸣、猪哼,白鸟叽喳,加上脚步踩过枯柴的嘎嘎声,汇成了田园诗歌。收获后庄稼地留下的稻茬,经霜一染跟一朵朵花似的好看,远处穿过一层薄雾露出来...

    刘玉宝 发表于 2021-05-14
  • 我们村的房子

    我1942年出生在界牌当时叫廿九圩埭的小村里,全村12户共32人,这12户人家还包含了有母子分家在内,实际只有8户人家。全村共25间草房子,3间瓦房子。 我家住在祖上留下的3间草房子里,除了一户姓蒋的两兄弟合住3间瓦房外,我家的居住条件就算是好的了。一是房...

    王柏坤 发表于 2021-05-14
  • 随笔

    五一假期过的真快,还没有找到休息的感觉就已经结束了。我想这是一部分人都有的感受吧!本应该是休息的时候,却变成了忙碌,人们以不同的方式过完了这个小长假。这个假期我没有做特别的安排,因疫情的原因好久没有回老家了,趁着这个机会在家里待了几天,整...

    江枫 发表于 2021-05-13
  • 微信点赞

    微信朋友圈里的心形点赞,手指一点,瞬间送达,心意略表,成为微信圈中用得最多的标志性符号。不过,这种符号用好了讨人喜爱,是微信正能量,用歪了讨人嫌,是微信负能量。 思想赞。微信上的片言只语,或深度好文,照见的是智慧的光彩。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

    周竹生 发表于 2021-05-13
  • 意外收获

    抵达拉斯维加斯的第二天晚上,导游叮嘱大家第二天四点半出发去大峡谷。一是为了早点到景区,人少,二是为了中午能赶回来吃中式自助餐。 第二天,天还黑着时我们的旅游车就出发了,车行要一个半小时,正好借此机会可以在车上补补觉,大家都在朦胧的晨光中酣睡...

    孙进 发表于 2021-05-13
  • 水利让故乡变了样

    我的娘家在淮安市淮阴区南吴集镇头庄街,现乡镇合并归码头镇管辖,是西汉大将军淮阴侯韩信的故里。 48年前,我远嫁到江南镇江。现在,人老了,魂牵梦绕的浓浓乡愁经常涌上心头,尤其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家乡旱涝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记得上个世纪60年...

    王义静 发表于 2021-05-13
  • 陪着老妈出国门

    我喜静不喜动,说走就走的旅行对我没有诱惑力。但老妈想法不一样,她一直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我便成了随行人员。 办好各种手续办后,老妈开始收拾拉杆箱,然后天天算着起飞的日子。那几天雾霾雨雪,润扬大桥都封路了,本以为要延期,结果出发那天风...

    艾乐 发表于 2021-05-13
  • 温暖一路行

    前些时我和老伴参加了由20位老人组成的旅游团,前往云南的昆明、大理、丽江等地观光游览。大伙儿都年逾花甲,于是就有许多相同之处:体力差不多,动作的快慢节奏合拍,生活习惯、兴趣爱好大致相同,甚至连生的慢性病也差不多,缺医少药还可互相照应,是个和...

    王晓明 发表于 2021-05-13
  • 东北记忆

    经过36小时的颠簸,火车终于在1979年5月30日上午到达三棵树。第一次踏上东北的土地,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新奇。 冰城哈尔滨素有东方莫斯科之称,道外区有许多欧式建筑,据说是十月革命时期,大批白俄逃到哈尔滨所建。坐在公交车上,看见许多戴白色布...

    徐生 发表于 2021-05-13
  • 生产队挖胡萝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生产队每年要种十几亩地胡萝卜。那时还是缺吃少穿的年代,胡萝卜既可以给人充饥,又是猪、牛冬季时的青饲料,特别是生产队还饲养了几头母猪,母猪在怀孕期,需要有营养的饲料,可见这胡萝卜有多重要。 秋收秋种结束后,生产队社员除三...

    赵理章 发表于 2021-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