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钉马掌

    钉马掌喽一阵阵吆喝声从村头传来,钻进二叔的耳朵里。二叔慌忙跑进队长家:队长,你看咱队的那三匹马都漏蹄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早该钉马掌了。 行,你就看着办吧﹗队长爽快地答应了。 二叔牵出来的第一个是枣红马。这匹马在大家眼里是匹好马,性情温和...

    朱号斌 发表于 2020-09-18
  • 借推剪

    地薄石头多,出门就爬坡,缺电又少水,憨傻光棍多。这是我们村四十年前的真实写照。那时,我还是本村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村里穷得看不到理发店的踪影,理发成了老百姓的头等大事。 一天清晨,父亲急匆匆地给我下达任务,他给邻村吕伯写了封信,派我前去借推剪...

    李国民 发表于 2020-09-17
  • 冬去春来

    天蒙蒙亮。 柴草垛里,老墙洞里,麻雀叽叽喳喳,露头窜动。太阳映红天边的云朵,不慌不忙的从东方升起。时而躲在山后,露出半边脸红润而秀美。时而藏进云里,披着纱温雅而含蓄。时而落在屋顶,鲜活亮丽。时而挂在枝头光艳注目,生机勃勃。 太阳越升越高,光...

    马克林 发表于 2020-09-16
  • 登山揽胜自风流

    春夏之交,正是登山揽胜的好日子, 然而作为工薪一族,时间和金钱所限,我不能经常去远处登临。按捺不住想要登山时,我就去家乡村屯的小后山。 这是大东北一座极其平常而普通的小山,名不见经传,它居于群山之中,远离闹市之外,实在是太不起眼了。然而,这...

    王海清 发表于 2020-09-16
  • 美好的泪花

    人生的美好,每个人的感受不同,或者叫多种多样。我认为人生中达到了求你想要的,享你拥有的,这句话就概括的比较准确。而我人生中的美好时刻,真的不少,今天,我说件情感方面的事。 记得那是八十年代初吧,当时,我正在人武部当通信员。人武部里一位退休老...

    胡光荣(古月湘云) 发表于 2020-09-16
  • 春季到来话草莓

    春天是草莓成熟的季节,色彩鲜红、形状可爱的草莓成为很多人的最爱。更有趣的是,现在超市不仅能见到各种新鲜的草莓,还能见到种在花盆里带着绿叶的草莓,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草莓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每百克含维生素C高达80毫克,远远高于苹果和梨...

    李丽 发表于 2020-09-16
  • 汉蛮(4)

    一天吃五六餐。爸爸说。 是的,是第六顿饭了。妈妈答道。 爸爸肺支气管扩张导致的毛细血管破裂出血,通过十多天的止血、抗炎、补充微量元素、输氧和支持等联合救治护理,现在已经基本上脱离了危险。 爸爸对妈妈说出今天吃饭的事,证明爸爸的认知、记忆已经恢...

    胡光荣(古月湘云) 发表于 2020-09-15
  • 加元归来

    晚饭后的散步就是这么松松垮垮,一路说笑回到家。突然听到加元与人打招呼的声音,错愕之余,立即出门看个究竟:是真的,带着一脸疲惫和憔悴,刚到夏集。我赶紧把他让进屋里,急切地问起他身体近况。瘦削了一圈,身上多了些雏褶,低着头顺着眼,没有了往昔的...

    夏集文印(金奇) 发表于 2020-09-14
  • 推手

    路上,儿子行走在前,母亲紧随其后。 忽然,儿子摔了一跤,母亲赶紧将儿子扶起。 走着走着,儿子又一次栽入坑中,母亲心疼地把儿垃出坑。在以后的路程中,儿子一次次误入险途,母亲一次次帮其脱险,从不责备。儿子想,有母亲在后,前方皆是坦途。于是,儿子...

    黄计芳 发表于 2020-09-14
  • 偶遇初恋

    这几天,你的偶然出现,让我年少时的很多回忆瞬间涌上心头,那段曾让人难以忘怀的记忆,伴我走过了23载春秋,我曾多少次偶然回到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看着那巷子里老旧墙面上的涂鸦文字,触景生情,历历在目。 农贸街,是我儿时成长的地方,也是我人生情感...

    邓永金 发表于 2020-09-14
  • 在元宵古老花树旁看风景

    走向春天,先呷碗元宵的定心丸 就到元宵节了,请吃了这碗定心丸老长沙的汤圆,信心满满地走向通往春天工作的路上。 蔡锷北路局关祠口常青汤圆店的美女老板娘潘平,对她家的汤圆在元宵节的生意很有信心。她说,对长沙人来说,过完元宵节,心理状态就会自然调...

    任大猛 发表于 2020-09-14
  • 扬中河豚塔赋

    河豚塔位于江苏扬中,造型是一条金光灿灿,摇头摆尾的河豚,黄铜披身,建成以后成为扬中市的新地标,同时也是第八届江苏省园博会的重要标志。根据官方介绍,河豚塔目前是国内最大的异形钢结构城市雕塑,体积创下世界之最,正在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乃赋曰:...

    张桂生 发表于 2020-09-12
  • 生活琐记

    不厚道 隔壁最近来了一对夫妇。他们经常早出晚归。前段时间,隔壁的大嫂经常过来向我请教网购的知识,我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

    王亚仲 发表于 2020-09-12
  • 生活琐记二则

    去谁家 邻居张婶又在小区的院子里来回踱步了。 这几天我发现张婶的电话特别多,每接完一个电话,她就要低着头在院子里来回踱上一阵子。实在好奇,我忍不住上前问个明白。 张婶瞅我一眼,愁眉不展:都是我那两个儿子打来的。老大非得让我去他那儿住,老二又非...

    马云龙 发表于 2020-09-12
  • 爱在五月

    邻里小哥,平时重情重义,尤以母子情深令人敬服。 今年春夏之交、温暖五月,照常的晚餐后小店准备打烊。小哥微醺而至,一屁股粘到靠椅上,斜伸着身子,像是惺忪着睡眼,直呼口渴。他处饮仙醪,我处发感慨他突然冒出一句:我想我妈妈了!明显看到眼角处滚下晶...

    夏集文印(金奇) 发表于 2020-09-11
  • 江南雪

    游人,你可知江南雪?不是久居南国的游人。你可知,江南雪的味道? 江南的雪不像北国的雪。铺天盖地,弥漫整个冬天。也不像江南的雨,缠缠绵绵,照仿长长一年。江南的雪像一位神秘的少女,有时一年一见,有时几年一见,又有时常年不见。她永远那么珍贵,那么...

    小舟 发表于 2020-09-10
  • 秋叶起舞

    秋叶起舞,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暗黄的秋叶诉说着节气的到来。我迎着寒冷的秋风,看着树叶一片一片凋零、落下,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惆怅和感伤。 我很喜欢秋叶起舞的样子。那么的美丽和凄清,像是恋人在风中分开的手。曾经的一切已经是过眼云烟。你仍旧是我心中最...

    小舟 发表于 2020-09-10
  • 微风来了,带着阵阵的花香向我们正面迎来。 小河里的波浪是那样子的诱人。小草被风吹的东摇西晃地。我情不自禁地感叹到大自然的美妙! 柳树正在一摇一摆地在风中翩翩起舞。黄鹂鸟在树上悠闲地歌唱。 今天的池塘非常地满,想必是昨天的那场大雨把池塘给灌满了...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 发表于 2020-09-09
  • 梦一场

    梦里梦外都是梦,梦里家乡有几村 梦中总是有那么一个人,即使我醒来了,还任然把他放在我的心上。听说了吗?梦里有秋河,每当风吹叶卷千层幕如黄鹤楼高。居然万里黄河不拘远,江来海愿被淹没 可穷人不懂诗情画意,富人却活出了笑脸。 我问:富人你穷过吗?而...

    夏小薇 发表于 2020-09-05
  • 如此湛江怎能不爱

    如此湛江,怎能不爱!这是今年元旦,我在微信朋友圈上发的一句话。最近身边发生的几件事,让我愈发感受到了家乡发生的巨大变化。在这个冬天里,我对湛江即将到来的春天,有了更多的期待和热爱。 筑路筑梦 绿林深处,一条条农村公路打开了乡村通往城区、通往...

    符腊梅 发表于 2020-09-04
  • 刹那欢喜

    一 风花粉。 她咬着下唇,像是费了好大劲儿才吐出这三个字。 我记得说完之后她笑靥如花的样子。 我脱口而出:以后风儿和风花粉的读书分享空间就叫风吧! 那时,中原风读书会刚刚举行到第三期。某个春风沉醉的夜,我们围绕着马新朝和单占生两位长者,久久不愿...

    冻凤秋 发表于 2020-09-03
  • 做一名古典的女子

    立秋节气以来,气温渐渐凉爽,利用周末的空闲时间,将衣柜中的应季衣服整理整理,看着一柜子的衣服,近几年买的衣服面料好像全成了棉麻,样式基本都趋于轻文艺,复古的款式。 四十多岁的女人,女儿已经上大学了,与丈夫之间已变成了亲情式的关心,性格从年轻...

    矜持的风筝 发表于 2020-09-02
  • 灌姑姑娘

    姑姑娘就是尿壳郞,这么叫是我们那里的土语。字也不知道是不是姑姑娘这三个字,根据口音暂且这么写着。 不是所有的屎克郎都被我们叫做姑姑娘。那些在地里随处可见,推着粪球走的,我们还将它称之谓屎克郎。它们所推之物则叫屎克郎蛋儿。村里的人们对于一些自...

    ゞ 正在缓冲99% 发表于 2020-09-02
  • 自圆心理

    美国心理学家兹格尼克做过一个妙趣横生的实验。他给138个孩子布置了一系列作业,让他们完成其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令其在中途停下来。一小时后,他对这些孩子进行测试,结果发现,多数孩子对中途停下来的作业记忆犹新。 对此,兹格尼克得出一个耐人寻味的...

    胡玉龙 发表于 2020-09-01
  • 花黄瘦

    最初听《花黄瘦》,是被它的名字吸引的。 少年时,喜欢读李清照,有一首《醉花阴》,至今记得最后一句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人比黄花瘦,单这五个字就能使人想象出一幅画来。花黄瘦,是否就来源于人比黄花瘦?我不得而知。不过,这三个字...

    陆小鹿 发表于 2020-08-30
  • 有木名凌霄

    文友在朋友圈发了图片,说出门见到一花开得别致,却遗憾不知花名。他还口占一首:一树依依拥铁栅,花开朵朵正斑斓。普天多少未名事,是为糊涂是为憨? 我仔细一看,不禁笑了,这不就是凌霄花嘛。 我最初是在舒婷的《致橡树》里熟悉凌霄花的:我如果爱你,绝...

    黄晔 发表于 2020-08-30
  • 我家的40年

    这几天,天阴沉沉的。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不时地敲打着落地窗。这细细的雨丝,如绵长的线,把我的记忆,牵回到遥远的童年。 1979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我的家乡还没有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我们几家人住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四合院里。低矮的房子,窄...

    闫晓琴 发表于 2020-08-29
  • 蜡烛山漫笔

    从平利长安镇金沙河峡谷口进入2公里,只见两个数百米高山峰紧挨着标直的插入云间,云散开时你能看见各自的峰顶都长着一棵巨大的青叶子树,当太阳清晨刚好漫步于峰顶的时候,以背景的方式树就被点燃成了红红烛捻。那山便是远近有名的蜡烛山。 蜡烛山的奇还在...

    杨洋 发表于 2020-08-29
  • 我的村庄

    我的家乡是鱼米之乡小纪,一个如今发展不错的乡镇。我的村庄离镇集不远,坐落的集市的东北方,淳朴热情好客的村民,每次回家都倍感亲切。门前一眼望不到头的田地,养育了村庄几代人。日新月异的乡村变化,是一代又一代人汗水的结晶,是一潮又一潮党的政策。...

    淡淡的云 发表于 2020-08-28
  • 笑说“屁”字

    前几日,跟仕学老哥出差。车程途中,仕学老哥讲起新购到手王蒙老师之书《文化的掂量》,其中一则,甚有趣味。 王蒙老师言,老北京人雅,往往将大俗变为大雅。以屁为例:老北京人称大便拉屎为出恭;放屁与拉屎一样,自然大俗,则称之为出虚恭。 名称一变,俗...

    罗松 发表于 202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