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籺的回忆

    外婆生日前两天的晚上,小舅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小视频,我的母亲与外婆、姨妈、舅妈正在外婆家做籺。顿时,我和几个表弟表妹口水顺流成河,狠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外婆家 视频里,我的母亲和姨妈正在用力搓揉着面团,两个舅妈也在包着捏着,外婆在不时加点什么,...

    郑玉兰 发表于 2019-11-18
  • 滑溜溜

    落雪后的老家山庄,鸟不飞,狗不叫,一片沉寂肃穆。平常爱串门子,爱谝闲传的,也蜷缩在热炕上懒得动弹,此时的我竟然想起小时候滑溜溜的趣事来。 滑溜溜是老家榆中的方言,意即滑冰滑雪的意思。雪落山庄,带来了一个温馨美丽的童话世界。日头一冒花子,小伙...

    尤效清 发表于 2019-11-16
  • 那时的雪那时的人

    几天前,袁泉老师就在网上查到,天要阴了,她的脸也就阴了。这天果真下雪了,她的脸便更阴得厉害,像要杀人了。 下雪了。下雪了!袁泉老师听到了孩子们轻轻的呼声。真的下雪了,白皑皑、毛绒绒的雪好美,好美啊!这是农历十月二十四,这是河西走廊的天终于得...

    李兴泉 发表于 2019-11-16
  • 煮碗红烧肉

    我有一位朋友,他的母亲快九十岁了,我问他今年的母亲节对母亲有何表示时,他脱口而出:煮碗红烧肉! 朋友说,他的母亲出生在很偏远的农村,家里很穷。嫁给他的父亲后,家里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连过春节都难得吃上一回肉。那时候,猪肉供应有限,买肉要凭票...

    张聪蓉 发表于 2019-11-15
  • 大脚的工程

    我站在崖头看大脚在沟底上演那个推石头上山的神话,他要把一块大石头搬上崖坡,一连抱了三次都失败。这个西西弗斯秃头上的汗珠闪闪发光。我绕到沟底帮忙,他正在大口喘息。抬头看见我,很不好意思地扎煞着两只泥手叫了声,嗨,小姑夫下面不知说什么好了。他...

    孙少山 发表于 2019-11-15
  • 黄河入海流

    驱车三个多小时,从山东的高唐往东营赶。我是去那里看黄河入海的。这一路车极少,人亦寥寥。公路两边的平原宁静如画,让人沉醉。忽焉有淡腥的海风袭来,知道这是快要到了,心也无端地悬了起来。车抵东营,恰好华灯初上。晚餐做东的是当地一位朋友,人很豪爽...

    阿成 发表于 2019-11-15
  • 报销

    报销,早年在公职人员心里的概念,一般就是报差旅费,包括车船费、住宿费和出差补贴(从一天六毛开始)。前两项需要把各类票据都保存好,少一张都难受,跟丢钱是一样的。那时也有个别人投机取巧,外出捡公交车票,旁人很难弄清他坐过没有。 火车票钱多,更严...

    何申 发表于 2019-11-15
  • 家乡雨也亲

    今天荆州下起了大雨,这是我返乡半月来的第一场雨。呆在窗前向外望,江面烟波飘摇,飘逸的雨沫带来乡土扑鼻的馨香,一丝目极烟波浩渺间,晓乌飞处认乡关的心绪油然而生。 小时候,不知听谁说过男孩子不打伞,害得我一直到去年都没有养成打伞的习惯。记忆中的...

    堂少 发表于 2019-11-14
  • 从树上学到的智慧

    周末和儿子在小区散步,正好看到园丁在植树。5岁的儿子第一次见到植树,因此非常好奇。 原来,为了改善小区的环境,物业的工作人员采购了一批树木回来种植。这些树木,无一例外的被砍掉了大部份的枝叶,只剩下一根树干和零星的几根树枝。 儿子看着这些树木,...

    郭慧 发表于 2019-11-13
  • 闲赏秋月细品风

    漫漫清秋夜,风儿撩开了一角窗帘,顿时,一缕银白的月光俏皮地躲进了我的双眸。正因琐事烦躁,辗转难以入眠,于是,索性穿衣起身,步入阳台,任由思绪天马行空般游离于那优美的月空中。 万里无云的碧空,一览无遗的苍穹,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深邃,给...

    徐学平 发表于 2019-11-13
  • 童年趣事——客气

    记得小时候父母经常对我们讲:做人要懂得规矩,要有礼貌,特别到了别人家里,叫你吃饭要客气,不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坐下来吃,人家叫你吃饭都要说吃过了。在六十年代末,人们的生活水平还是较低的,能在人家家里吃餐饭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那时粮食是定量...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19-11-13
  • 我家的“大总管”

    小时候,我们最怕爷爷。他好似一个大总管,事无巨细,样样都要管。吃饭要细嚼慢咽;走路要挺胸抬头;东西用过要放回原处;客人来了先倒茶,客人走了要送到大门外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我们最不能容忍的是他的小气。那时,每到冬天,总有人到村里爆玉米花,爆...

    闻静 发表于 2019-11-13
  • 做一个种草人

    五一,小梅大婚,看到她幸福的模样,我真为她高兴! 小梅是我以前的同事。她刚参加工作时和我搭班,我们慢慢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那时她谈了一个正在上重点大学的男朋友,虽然她的工资很低,但还是省吃俭用补贴男友。我曾和她开玩笑:你也要学点儿什么,不...

    张玉贞 发表于 2019-11-13
  • 习惯与自然

    一根小小的柱子,一截细细的链子,拴得住一头千斤重的大象,这不荒谬吗?可这荒谬的场景在印度和秦国随处可见。那些驯象人,在大象还是小象的时候,就用一条铁链将它绑在水泥柱或钢柱上,无论小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小象渐渐地习惯了不挣扎,直到长成了大...

    陈林 发表于 2019-11-13
  • 柳骨

    我自小就练习书法。这一爱好源于父亲,他当时为了让我有一技之长,就让我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向,没想到这一选择一直延续到今天。不敢说时间有多么长,写的字有多么好,但总算还是坚持下来。 初学书法,最先接触到的便是柳体。刚开始时,只觉得柳体不过是一种很...

    佟晨绪 发表于 2019-11-12
  • 为“荷”发烧

    按预约,早晨一起去拍荷花。 4点30分,我向老韦家靠近,离他家还有20多米时,停在门口的一辆五菱牌小面包车呜地轰响油门。我急赶几步上了车,与车上的老韦、老吴三人向目的地开拔。 老韦经商几十年,近年发觉需要学习充电补文化,就报名读了县里的老年大学,...

    赖建辉 发表于 2019-11-12
  • 看叶

    街头的银杏,挂起一柄柄黄橙橙的小扇子,在秋阳下闪着淡淡的金光,远看犹如栖息了一树的金色蝴蝶。微风掠过,金蝴蝶翩跹起舞,撞在脸上,扑在肩上,滚落下来,人行道上斑驳一片。 院中的柿树,扯起了一面面棕红的旗帜,越过庭院花墙,在小巷上空猎猎招展。树...

    疏泽民 发表于 2019-11-11
  • 那些年最糗的事儿

    给14岁的女儿说起拾粪这个词,她愣是搞不明白粪怎么要去拾,给她说起我儿时拾粪的经历,她信是信了,就是扯着脖子张着嘴巴噢啊地直作呕吐状。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正上小学,父亲在县公路段当工人,我家是当时农村典型的一头沉。母亲起早下晚累死累活只能...

    周亚娟 发表于 2019-11-10
  • 落伍的老鞋匠

    每天清晨步出大楼,总见马路对面电线杆旁有个老鞋匠坐在那里默默地纳鞋。 那天下雨,隐隐感到鞋底有点渗水,抬脚查看,却见刚买不久的皮鞋底磨出个洞。心里纳闷这几百元一双的名牌皮鞋质量也如此差,后来又发现皮鞋的右脚尖处也磨破了。因鞋面甚好,皮质又松...

    李动 发表于 2019-11-09
  • 杨梅端午红

    五月端午节,杨梅红似血。应老友相邀,来到杭州孤山的林逋。江南水乡五月天,夏至前后,杜鹃花盛开,满山映红,云霞流白,蝉鸣艳阳天。 杨梅林中,杨梅红了,硕果累累,绿叶烁烁,果农们挑着竹篮,背着竹篓,穿梭林中,采收杨梅。于是一坡笑声杨梅林,溢满了...

    王尚桐 发表于 2019-11-09
  • 端午斗鸡蛋

    说起故乡的端午节,就不能不说煮红皮鸡蛋的习俗。 春天渐渐暖和后,鸡就下蛋勤了,这时家家户户就开始攒鸡蛋。一是卖钱零花,二是到麦熟割麦子、体力消耗大时可补充营养。再一个原因就是端午时要在粽子锅里煮上几枚红皮鸡蛋,为孩子驱病解馋做游戏。尤其是鸡...

    菜丛 发表于 2019-11-09
  • 黏硬兼施

    又是一年端午到,粽子又一次被隆重地抬上封面。素喜糯食,又喜简练之物,故粽尤对我胃。但烦的是粽叶,黏搭搭,油兮兮,手洗了还洗,黏的感觉意犹不尽这对我的洗手癖是个考验。 也许,有一爱就有一黏;有一简就有一烦(繁),这是世事的公平法则。 现在罗森...

    徐约维 发表于 2019-11-09
  • 链的神奇

    我年轻时,曾一度从事车、钳、铇,几乎天天操作维修,对链条的神奇功能十分熟悉。 退休赋闲家中,读书看报,字里行间常映入眼帘的一个词汇,也是链。什么产业链、资金链、生物链等。这又引起了我对链的联想,虽然一个是有形的,一个是无形的。 我慨叹链的神...

    朱方文 发表于 2019-11-09
  • 悠悠艾草香

    端午节临近,泖田中的艾草已经揺曳生姿,生机勃发。我虽久居城区,但也能闻到隐隐约约的艾香。 艾草是多年生草本菊科植物,叶子呈椭圆形,有香气,叶面是深绿色,反面生长着浓密的灰白色茸毛。每年大地回春,百草萌发时艾也跟着长苗,一簇簇一丛丛修长身子长...

    何伟康 发表于 2019-11-09
  • 穿越千年的相望

    近来追着看每周一次的《诗词大会》,我直呼过瘾。唐诗宋词乃一代之文学,诗词的精炼、审美及情感就这样穿越时空,直击心灵。它浑厚的气象,宏大的体面,贯通的血脉,飘逸的韵度合着诗词背后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人生和为人人格,扑面而来。 从诗词中读到...

    心灵 发表于 2019-11-09
  • 阿姨,你还会再来吗

    临近六一,基于单位的宣传工作,我被指派去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给三年级的小学生上一堂安全出行的教育课。 刚踏入学校,第一眼感觉就与我们在城市里看到的标准化建设的学校有些不同,校舍大概是用旧厂房改造的,一共三层楼,粉刷了蓝色的油漆,上面用白漆写...

    许蕾 发表于 2019-11-09
  • 老友如瓜

    上辈子,我可能是个蓑衣农耕人,有几个瓜果朋友。 我认识多年的老孙像南瓜。老孙不善言辞,他的世界是安静的,又是任性的。不会与谁争辩,俯仰横卧,活得恣肆。一棵藤蔓牵着他,就像南瓜俯伏在老宅旁,在这个小城不曾走远。 老孙本来是可以走远的,当年有几...

    王太生 发表于 2019-11-09
  • 尺素意万重

    上小学时,姐已作他人妇。大哥二哥亦早早离家,一个在忻县图书馆,一个在崞县读范亭中学。只父母和我在山里。母亲思儿女,便喊我写信,却从不写病灾,只说一切均好。我那时不晓得其中缘故,只觉给哥姐写东西,有许多该说。但终究未说。 直到考上高中,开始背...

    雨君 发表于 2019-11-08
  • 圆梦潞城

    春节一过,老家河北、新家山西的我这个现代人,又要返回潞城工作了。平素没什么大事也不怎么回老家的我,自然陪家里长辈的时间有限尤其是年过八旬的奶奶。在教书育人了一辈子,收获了无数的荣誉和成就后,光荣离休依然好多年了。虽年过八旬,好在老人家的身...

    樊学亮 发表于 2019-11-08
  • 乘着歌声的翅膀

    不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音乐的,而且后来更多喜欢的是古典音乐。 分析一下我身上的音乐细胞,初时一直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音乐基因,因为,母亲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父亲也就高小毕业。后来,前几年父亲偶尔跟我谈起,他年轻时曾经练过小提琴、笛子和口琴,而且...

    彭镇强 发表于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