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妈妈织毛衣

    妈妈年轻时手很巧,主要表现在打毛衣上,过去商店里只卖毛线没有毛衣成品,全家人的毛衣都是妈妈一针一线打出来的。妈妈只要看到别人穿的花样,就能琢磨出来怎么打,打出来的毛衣比原样还好看,还能根据毛线的颜色设计出不同的图案。因为手艺好,经常有同事...

    董刚 发表于 2021-03-02
  • 父亲“忙冬”

    印象中儿时的冬天是闲冬,如果不是大雪纷飞天、黄沙飞扬天、冰冷刺骨天,小村的街头巷尾总能见到三五成群闲聊的人们。但我的父亲是不在其列的,从我记事起,父亲的冬天总是在忙忙碌碌中度过的。 冬天要忙一家人的烧柴。立冬过后,场光地净了,田野也显得冷清...

    郭俊良 发表于 2021-03-02
  • 母亲需要什么

    我开车回村里接母亲,母亲回村里了,她一个人住在乡下,我不放心。 母亲在城里住不惯,最多住两天又吵着要回乡下,好像那里才是她的家。 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喜欢城里,大家都喜欢城里,可母亲偏偏喜欢乡下。 母亲在乡下住就要种地,不种地,她闲不...

    梁亚平 发表于 2021-02-28
  • 外婆

    3月6日,表妹结婚,我又见到年迈的外婆,刹那间,所有的往事开始如潮水般奔涌 说起外婆,我总会想到教育两个字。按说一个目不识丁的妇人怎么能和教育扯上关系呢?但在外婆的生命历程中始终都辉映着教育的光华。外婆与教育之缘首先得从外公说起。外公读过私塾...

    聂耀宗 发表于 2021-02-26
  • 母亲爱识字

    母亲来我家小住,除几件随身的衣服外,还带着一本书,让我颇感意外,因为母亲不识字,这我是知道的。 你妈也不知从哪儿弄来这么一本破书,像得了宝似的,到哪儿都不撒手,老了老了又当起学生,认起字来了父亲不停地对我念叨着,看起来对母亲读书认字一事颇不...

    樊丽萍 发表于 2021-02-16
  • 父亲给我的教育

    当我终于提起笔要写父亲时,他已离开我四年了。2013年的秋天,我们兄妹几个还商量着要给他过九十大寿,九月二十五日中午,他在儿女们环绕在身边时,安详地闭上了双眼。父亲高寿九十,无疾而终,儿女孝顺,家庭和睦他是有福的。村里老人们说,这是他给自己积...

    贺武英 发表于 2021-02-15
  • 父亲看的最后一次春晚

    老付是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平时大都沉默的朋友。我俩几个月不见,也不陌生,有时,我还会梦到他,有天梦里他笑眯眯地说:你来,我请你吃羊肉嘛。我知道,这是对我紧张生活的一种缓冲。 果然,在做梦的第二天,老付就请我吃羊肉了。吃完了羊肉,老付问我:看了...

    李晓 发表于 2021-02-06
  • 鼓的是行囊,满的是爱

    临近9月,好多大学新生都要去报到了,这对很多家长来说,绝对是个考验,首先是最现实的准备行囊的问题,再有就是最关键的心理上的分离焦虑。 堂弟坤坤也要去北京的一所大学报到了,这些日子,一大家族的人,都慌忙地帮他准备行囊。 爷爷给了他一个护身符,说...

    苗君甫 发表于 2021-02-04
  • 60米的母爱

    那年,她独身一人前往苏州,刚安顿好住处,母亲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她不接,母亲又发短信。丫头,告诉妈妈,你在哪儿?妈妈只是太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将来。也许我的方式不对,但妈妈的初衷唯有一个再三思索,她回了一条短信给母亲,妈,我很好,在学沙画。...

    沁心 发表于 2021-02-03
  • 心中一把锁

    尽管儿子早已成家,但在他心中仍然有一把锁。 那是在儿子刚念中学的时候,一个星期天,他去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party。我那位爱清洁的老婆乘此机会去整理打扫儿子的房间。在清扫过程中,无意识地发现一本日记本,她就将儿子的日记本递给了我。 出于好奇,我就...

    刘浩然 发表于 2021-02-03
  • 父亲与牛

    父亲的一生与牛相依相伴。 我的祖辈很穷,没饭吃,父亲7岁了,无钱上学,只有给地主放牛,天真无邪的父亲年幼无知,稀里糊涂将牛绳捆在自己腰上,牵着牛在田塍上吃草,突然,大水牛看到对面来了一头大公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它兴奋地昂起头,哞嗯嗯地叫...

    成新平 发表于 2021-02-03
  • 藤梨之爱

    上小学三年级那一年,我10岁。有一次去邻居家玩耍,邻居三奶奶家的小孙子正在吃一种奇异的水果,椭圆的外形像个鸡蛋,褐色的表皮上长满了绒毛。后来,三奶奶告诉我,这种水果叫藤梨,长在大山岭的,想吃就叫你娘去摘。 回到家,我哭着闹着要吃藤梨。母亲向来...

    谭丁录 发表于 2021-02-03
  • 父亲的那一口牙

    最近,牙痛已经折磨我两三周了。牙痛时,不光牙齿会痛,整个头部的穴位都会痛,吃不了饭,睡不着觉。 年轻时不知牙痛的厉害,所以对别人牙痛,总不以为然。但这次牙痛,除了感觉痛苦之外,还让我想起父亲的那口老牙。从我记事的那年开始,父亲口中的牙齿,就...

    戴高山 发表于 2021-02-02
  • 妈妈更年期的样子

    这个假期,家里除了因装修而杂乱堆放的家具看起来不顺心,还有老妈的念叨声,让人多了一丝永无休止的烦躁感。 哥哥辞职回家打下手,嫂子刚怀了个小宝宝,爸爸的右脚趾粉碎性骨折刚做完手术行动不便,田地里没有农作物可以出售。简单点说,家里没有收入,除了...

    罗银娟 发表于 2021-01-29
  • 母亲的针线笸箩

    小时候,母亲不仅有一双细长灵巧的手,她还有一个圆圆的竹篾编的针线笸箩,那是她的嫁妆。母亲的这个百宝箱给我们缝补了美好而幸福的生活,把我们的家变成了温馨的港湾。 母亲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姐弟五个抚养成人,针线笸箩紧紧伴随她左右。上有老下有小,里里...

    陈会婷 发表于 2021-01-20
  • 陪母亲锻炼

    母亲搬到城里一年了,长胖了不少,但身体状况却大不如从前,抵抗力很差,动不动就感冒。几天前,我带母亲到医院做了体检,结果显示她的身体真的出现些小状况。医生说,平时要加强锻炼身体。 母亲看着体检结果说:我身体出了问题得给你添多少麻烦,这样下去不...

    王国梁 发表于 2021-01-20
  • 父亲的镰刀

    父亲的镰刀曾挂在泥坯老屋的土墙上。老屋多年不住了,似乎成了一座储藏室,承载着许多念想。老屋里储藏着旧物:谷囤、苫子、蓑衣、斗笠、残破的独轮车和生锈的锄头等等。沉重的木板门一开,哗啦,一屋子亮光,漫过记忆,抵达那时的岁月。 那把挂在土墙上的父...

    陈帮德 发表于 2021-01-19
  • 忆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有余,感觉中,父亲仍然和母亲、和我们在一起,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父亲出生于名门望族合肥李氏家族,祖籍合肥郊区永安乡,祖父李澍国(字荫宇)。抗战期间,因祖宅李家圩子建筑宏大、气派(四周有护圩河、四角有岗楼),...

    小妹 发表于 2021-01-17
  • 道不尽 对外婆的怀念

    外婆,清明节快到了,无论天气怎样,我都会回乡下去祭拜您的。 您4 岁时就被父母送与外公家做童养媳,6 岁时被外祖父一根扁担挑着,一头箩筐里装着外公,另一头箩筐里装着您,从山东逃荒来到黑龙江。在黑龙江一个叫刘家沟的小村落,15岁的您与17岁的外公结为...

    佟雨航 发表于 2021-01-17
  • 母亲的心

    下午,儿子微微有些咳嗽。陪他出门,在路上买了药,很担心他不会照顾自己,咳嗽加重。一路上,不停地说着。儿子,我有点想你回去,不住校了。这样,你的咳嗽我就不会这么担心了。你想回去不?有时候想,有时候不想。一想起回去有那么多同学,我就很开心。 突...

    段如会 发表于 2021-01-12
  • 母亲的微笑

    微笑是人们绽放给这个世界温馨的花朵,而母亲的微笑是这百花园中最摄人心魂的一簇。 今年春节,在千里之外的安徽怀宁高河镇查湾村,在夕阳的余晖中,我深深被这母亲的微笑所震撼,至今感伤在怀,挥之不去。 这里是诗人海子的故乡。作为海子的同龄人,他的诗...

    郁松寒 发表于 2021-01-10
  • 亲情入年味

    年前回家时,母亲叮嘱我们说:过年时就别再回来了,一来路远,二来今年接了奶奶过来,还有你姐家的两个孩子又都在,你们来了又住不下,就别来回赶在路上了。 其实母亲说的路远,走高速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车程。母亲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们装着些吃的,一边絮絮...

    马云丹 发表于 2021-01-10
  • 山楂树下的父亲

    就在父亲弯下腰,去捡拾我们不小心摘落的山楂时,我忽然看见父亲满头的白发,那样清晰地映在了叶隙的漏影里。直直地,短短地,深深地刺向我,刺得我有些心疼。 其实,那白发早已生成,不过是我平日里极少看到在坡地里劳作的父亲,已尽显吃力罢了。乍这样看着...

    王佳兰 发表于 2021-01-10
  • 爷爷

    老话说,腊七腊八,冻死叫花。正午时分,呜呜的西北风裹着窸窸窣窣的雪花飘来飘去,打着旋儿一个劲地直往人们棉袄领子里钻。 傍晚,在胡同里扫雪的爷爷领着一个陌生人进了家门。他一边用手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一边咣咣狠劲地跺着鞋上的残雪,嘴里不住地吆喝:...

    张成斌 发表于 2021-01-10
  • 忆母亲

    母亲走在去年的那个冬日,这一天成为我永远刻在心上的日子。这些天,母亲生前的一幕幕时常浮现在脑海。 母亲1940年生于海阳一个叫东北涝泊的小山村里。姥爷是一个老地下党员,常年不回家,姥姥在母亲刚八九岁时就去世了,母亲和一个妹妹孤苦伶仃地靠着爷爷奶...

    孙仁谦 发表于 2021-01-10
  • 怀念父亲

    正月十四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不仅是元宵节的头一天,按当地习俗,许多人家在这一天就过上了大年春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是传统的四大节日之一,祭祖宗、吃汤圆、看灯展,很是喜庆和热闹。而这一天于我而言,却是父亲的祭日,节日的喜庆氛围,已在心底激起了我...

    罗迦玮 发表于 2021-01-07
  • 写作妈妈,画画妈妈

    三十年前的一个冬夜,父亲突然中风,从此全身瘫痪。在医院治疗了两个月后,医生告知,父亲的病已不可逆转,回家调理吧。无奈,我只好和妈妈把父亲抬回家。由于父亲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和妈妈二十四小时轮流伺候,喂饭喂汤,端屎端尿,翻身擦澡 我和妈妈竭尽...

    苏华 发表于 2021-01-05
  • 浪漫的母亲

    我一直觉得,母亲从骨子里是个很浪漫很浪漫的人。 记得小时候,切面条时,母亲总会把我喊到案板前,问,凌娃,想吃啥样子的面条?我呢,歪着脖子仰着脸蛋,边瞎想边瞎说,母亲就按我说的样子来切:三角形,菱形,正方形,长方形我说啥她就切成啥样的。父亲总...

    张亚凌 发表于 2020-12-29
  • 回乡看外婆

    去年重阳节,我回了一趟乡下,看看外婆。 外婆静静的坐在躺椅上,很和蔼,但更苍老。那张黝黑而清瘦的脸上,皱纹沟壑起伏,生活的沧桑和坎坷将外婆凝固成一尊雕塑,长久地静默着 我轻轻地走过去,在旁边叫了一声外婆。 外婆转过头,看见了我。但没有一点激动...

    张辉祥 发表于 2020-12-28
  • 陪母亲去登山

    中午回到家中,见茶几上有顶橘红色的太阳帽。母亲乐滋滋地告诉我说,重阳节即将来临,社区里搞登山活动,我已经和平时一起锻炼的街坊邻居报名参加明天的登山活动。 重阳登高当然好呀,秋高气爽进行户外活动当然有益于老人的身体健康,但考虑到老妈前几年下楼...

    江初昕 发表于 2020-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