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巨人堂嫂

    堂嫂与堂哥真是天造地设。堂哥生得穷酸,尖嘴猴腮水蛇腰,眼睛大如铜铃。堂嫂长得喜庆,红脸大嘴眯眯眼,身材蛮有规模。 堂嫂生得粗蛮,但念过不少书,不说脏话。 那时候,乡下谁家的东西被盗了,主妇都是拿着刀子砧板剁呀砍呀,要把小偷的祖宗八代都骂遍的...

    熊荟蓉 发表于 2021-05-16
  • 父亲为我“淬火”

    淬火,就是把钢加热到一定温度,然后迅速冷却处理,这样可以提高钢的强度、硬度、韧性等。说通俗点,就是在正热之时泼上一盆冷水。 父亲深谙其中的道理。同时,他也把我当成一块钢。 上初二那年,因为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名,我俨然成了学校的名人,每次...

    阿梁 发表于 2021-05-16
  • 妈妈的唠叨

    三月的北京也如我们南方一样,绿意跃上枝头,迎春、桃花争相斗艳。这天的天气也是格外的好,早早地就有阳光洒进我屋,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观看我喜爱的电视节目《经典咏流传》。当看到同学们咏唱《送别》的时候,我的思绪乱了,这首歌的曲调击碎了我,我...

    卢领其 发表于 2021-05-15
  • 悲观主义者老妈

    我妈是一个严重的悲观主义者,她啥事儿都要反反复复琢磨个不停,思维方向喜欢往事物的黑暗深渊里不加限制地滑去。 我倾诉一下我妈的悲观主义吧。比如我乘车,她害怕出车祸,我乘飞机,她担心出空难,我步行,她又怀疑我眼睛近视把大树撞到了那年,我去湖南长...

    李晓 发表于 2021-05-14
  • 两个儿子的四十年

    我是上山下乡后期时与农村姑娘结婚的。婚后,于1977年6月和1978年11月有了两个儿子。两个孩子的成长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变。 1979年,插队落户十年的我终于回城。按照当时的政策,已婚的男知青可以带一个孩子的户口回城。经过全家人商议,我带着不足两...

    海川 发表于 2021-05-13
  • 第一次陪母亲游龙门

    母亲早年毕业于开封女子师范,偏爱艺术。1953年秋,她从开封来到洛阳任教。第一个寒假,母亲便带我们弟兄两个到龙门参观。母亲说,她当学生时就盼着能好好看一看龙门石窟。 天未亮,我们穿过没有路灯的街巷走到南关,这里停有很多到龙门拉煤的马车。车把式听...

    蔡茂松 发表于 2021-05-11
  • 年衣

    要过年了,我和妻子上街,给女儿买新衣服。看着那花花绿绿的衣服,我突然想起了父亲。 父亲走了十多年了,十多年来,我每每想起他,就会拿出他临终时送我的衣服,放在鼻子下面,闻着那熟悉的味道,恍惚中,父亲好像就在眼前。 父亲是一名工人,两年发一套工...

    魏杭州 发表于 2021-05-11
  • 父亲的礼物

    父亲每一次出远门,回家时或多或少都会给我和母亲捎回些礼物。 这次,父新突然心血来潮,虽是不惑之年,家境也不清贫,可父亲说要出去打工赚钱,竟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踏上南下的客车,到了东莞寻梦。一个月过去了,父亲音讯全无。母亲牵挂着,我担心着。日...

    曹建龙 发表于 2021-05-11
  • 姐姐

    姐姐是老师,出生于1950年,身材偏瘦,身高不足一米五,从小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上初中时,只有她一个人考上了九台一中。消息很快在十里八乡传开,因为全公社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考上这所重点中学了。可是由于特殊原因,她没能上大学,而是回乡务农。在班...

    赫玉凤 发表于 2021-05-10
  • 忆婆母

    昨夜大雪纷飞,寒气袭人。凭窗远望,眼前再次浮现出我与婆母相处的一段往事,不禁泪眼朦胧。 女儿出生那天,由于我腿有残疾,所以医生征求我们的意见:是正常生,还是剖腹产?我和父亲四目相对,迟疑不决。站在一旁的婆母语气坚定地对医生说:她妈妈没在身边...

    张晓彦 发表于 2021-05-10
  • 父亲还是喜欢喝点小酒

    父亲一辈子,是个黄牛命。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一直是个喜欢喝酒的人。即便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贫穷年景,家里若来了客人,父亲总让我们去水田坝上的小店里打散装烧酒。每次拿个高温瓶子,一斤。实在碰上没钱的时候,就半斤。当然,由于那个时候条件太差,原...

    王华松 发表于 2021-05-09
  • 父亲焚草

    那年遇到挫折,我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根一根地抽闷烟。父亲偶尔推开门瞧我一眼,又轻轻把门关上。 三天后,父亲叫我出来,我不理不睬。父亲怒色顿起:你给我滚出来!我还是怕父亲的,就出了屋子。父亲拉我去屋后的园子。后园已荒废多年,地里满是杂草。我问父亲...

    张彦民 发表于 2021-05-08
  • 岳母的饺子

    岳母做的饭菜,家人亲属都爱吃,像红烧刀鱼、葱花鸡蛋、笨鸡炖蘑菇粉条、熬肉皮冻、拌凉菜尤其是她包的饺子,堪称一绝。 岳母包的饺子,好吃的秘诀在于拌馅儿。每次包饺子,岳母总是先精选食材,猪肉一定是选前槽部位的,蔬菜一定是时令新鲜的。岳母喜欢自己...

    赵连伟 发表于 2021-05-07
  • 舅妈也是娘

    许多时候,我们对父母以外的亲情往往看得都很淡,有的人即使给了我们许多疼爱与关怀,我们却没把这份情感融入感恩之中。当岁月把亲情定格在我们仰望的星空和故乡山坳的时候,这些零零星星的记忆就会一路奔跑着扑入我们的心怀 大舅妈给予我的疼爱与关怀和母亲...

    姚树森 发表于 2021-05-07
  • 外婆的油炒面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印象深刻的四季饮食和小吃有很多。比如春天的春饼,夏天的抹糊子,秋天的蒸豆角等等。 说到冬天,就首数油炒面了。外婆的油炒面不是用一般的油炒的,用的牛骨髓油。牛骨髓还不是很容易买到的。我们家是回民,票证时代,我们家发的是牛肉票...

    周伟民 发表于 2021-05-06
  • 怀念父亲

    今年是我父亲的第一百个生辰。他的经历,可算传奇。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父亲所在的部队入朝参战。在第五次战役中,部队后撤时被围,父亲同5000多名志愿军被俘。当时,父亲在被俘的志愿军中级别最高,为了把被俘的志愿军团结和组织起来,他们秘密组织建立了...

    赵望朝 发表于 2021-05-06
  • 母亲的鞋码

    母亲节快到了,想给母亲买点东西。 买啥东西好呢?母亲没啥嗜好,那就买双鞋吧,老人定会很高兴的。 母亲辛苦忙碌了一辈子,最辛苦的是就是她的那双脚,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她呆在家里,活动少,腿脚也不方便,买一双柔软一点的鞋是很需要的。但是当我走到鞋...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5-06
  • 永远的爱

    女儿和奶奶的关系很亲,没事就跑到奶奶跟前撒娇,奶奶也把她宠得快上天了。看着女儿和奶奶的亲密,突然想起了我的奶奶,想起了她对我的宠爱。 我的奶奶活在我八岁以前,只有几岁的我对奶奶的记忆却很深刻。记忆中的奶奶总是穿一身黑色的衣服,裤脚紧紧地扎在...

    倪红艳 发表于 2021-05-06
  • 父亲

    一 他的脸,渐渐地长出了父亲的轮廓,他于是仰着头,想念他。 他记起了小时候,有一次和父亲站在窗口,父亲忽然向窗外的黄昏伸出手去,竟无中生有地拿回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米花糖,笑着递给他,他鼓足了惊讶的眼睛接过来,一边细细咀嚼,细细品味,一边又无限...

    可言 发表于 2021-05-05
  • ​戒尺下的母爱

    在我还没上小学之前,对文字没有任何概念,只对小人书特别感兴趣,当我看着小人书上面人物表情的时候,我就特别开心。 所以当母亲对我说要教我读书写字时我依然很开心,因为我孩童时期对任何事物都感到好奇,我欣然接受着说:好。 母亲拿出有些泛黄的书来,...

    张未 发表于 2021-05-05
  • 回到母亲身旁

    一 清明节假期即将结束,准备要回珠海。出发前一天下午,母亲割了几片香蕉叶,说要做叶包糍,让我带走。儿子和女儿这次都没有跟着我回老家,所以要让他们尝尝家乡的美食。 出发当天早上,母亲把香蕉叶放进锅里的开水烫一遍,炒了一碗花生米做馅,将糯米粉调...

    钟百超 发表于 2021-04-30
  • 母亲的歌谣

    我的母亲今年88岁了,耳不聋、眼不花,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思维依然敏捷。母亲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中心,工作之余、下班回家、放学归来,儿孙们都习惯往母亲住的屋子跑,把母亲围在正中间,或默默地端详着生养我们的母亲,看着她那我们孩提时代就已经花白现...

    吕五权 发表于 2021-04-27
  • 母亲的针线活

    衬衫纽扣掉了,请妻子帮忙缝上,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我埋怨她是个不称职的妻子,女人居家过日子,总该学会些简单的针线活吧,想想我的母亲,做鞋、做鞋垫、织毛衣,样样不在话下。 母亲虽然大字不识,但心灵手巧,做得了一手好针线活。结婚时,娘家除了打发...

    岳凡 发表于 2021-04-27
  • 奶奶的手帕

    除了擦鼻子擦嘴,旧日乡下,女人们还有用手帕来包头的习惯,算是简易的帽子,可以遮风挡沙。 不过,我奶奶有一方手帕,是专门用来包钱的。 那是一块土布手帕,上面绣着一枝嫣红的桃花,两只黄蝴蝶,以及一只敛翅将歇的蜜蜂。令人奇怪的是,如此好看的图案,...

    羊白 发表于 2021-04-26
  • 我的外婆

    外婆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每次想起,我都会潸然泪下。 外婆跟千千万万个中国妇女一样,一辈子耕田织布,生儿育女,赡养老人,为人做事却是风风火火。外公是长子,公公早逝,婆婆患病,还有好几个弟弟妹妹,所以外婆一嫁过来就成了当家的,她没有丝毫怨言,...

    燕子 发表于 2021-04-25
  • 岳母的碾馔

    清晨,竟听到布谷鸟的叫声,麦熟杏黄了吗? 往年这个时候,岳母肯定已经去地头观察多少遍了,还会掐掉一个麦穗,用两掌心对搓,轻轻吹去麦皮,判定麦籽的成色,看看合不合适做碾馔;还要和邻居老太太一起,费劲清扫院门外的石磨,她们要合伙搭班做碾馔。 倘...

    君弹天下 发表于 2021-04-22
  • 五月的康乃馨

    母亲节快到了,我把所有的爱和语言装进一份份礼物中。让我们一起传递对母亲的祝福,让我们一起感恩。 可我的母亲离我而去,永远地走了。 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走得这么急,没有留下什么遗言。之前,母亲一直都很健康。那年临近春节,我给她打电话,可她没有催...

    曾洁 发表于 2021-04-22
  • 哥哥

    我出生的时候,有人上山告诉正在砍柴的哥哥:你妈给你生了个小弟弟,这回有人帮你干活了!哥哥说:那么小,什么时候才能帮我干活?哥哥整整比我大二十岁,没有读过一天书。那时程家的日子已渐入佳境,供几个孩子读书不算事儿,但爷爷因为读了书的爸爸没给家...

    程远 发表于 2021-04-22
  • 奶奶

    奶奶出生在大户人家,是个典型的大小姐,少女时期吃饭穿衣也是丫鬟伺候着。她从小聪明果敢,才思敏捷,十三岁的时候就当家做主,家里的大小事务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全家上上下下都对她钦佩有佳。 奶奶上过私塾,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算盘珠子也拨得叭叭响。...

    王腊梅 发表于 2021-04-21
  • 庄稼父亲

    一声雄鸡的长鸣划破万籁俱寂的夜空。村东头阴洼路下的一间土坯房里,又亮起全村最早的一盏灯。瓦数很小的电灯的光亮,把一团凝重的黑乎乎的身影,剪贴在落满尘土、横布着蜘蛛网的土坯墙壁上。一个粗布汗衫包裹着的嶙峋的身躯,在简陋的土炕上盘腿而坐。幽幽...

    尤效清 发表于 2021-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