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爷爷的小闹钟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特淘气。 那时父母在南方打工,我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七岁上小学时,面对新环境,我思想上有些发晕。在学校里,不是和这个男同学打架,就是和那个女同学打架;不是打伤了同学,就是被同学打伤了学习更是一塌糊涂,因为我根本没...

    赵福海 发表于 2020-09-18
  • 我的党员外爷

    说起党员,我家有好几个,爷爷、外爷、伯父、父亲、叔叔、我都是党员。爷爷今年94岁,身体硬朗,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在这里为什么要写外爷呢?因为在我家的党员中,唯独外爷不在了。逝者为大,就说说我外爷的故事吧。 外爷杨士森,是偃师杨马村人,生于1931...

    宁妍妍 发表于 2020-09-17
  • 我对岳母撒了个谎

    岳母今年九十二岁高龄了,上月下旬打电话来说要到三茅小丫头家过几天。我和老伴戴丽娜喜出望外,我俩结婚快40年了,岳母极少在我们家过夜,接到电话后老伴喜出望外立马叫儿子开车从新坝秋登把外婆接到三茅。 岳母身体还算硬朗,头上扎着绿色方巾,岁月的沧桑...

    周金龙 发表于 2020-09-12
  • 怀念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我没有哪一天不想他。吃饭时,看书时,凭窗远眺时,甚至走路、睡觉时,我都会不自觉得想起他。 每每回家,推开房门,我仿佛看见父亲躺在床上或者坐在轮椅上,我轻轻唤一声:爸。父亲也轻声应答:嗯。这样想着,便觉得父亲没有...

    戴月娥 发表于 2020-09-12
  • 父亲的回忆

    每次父亲忌日的前一天,兄弟三家都会不约而同相互提示这一纪念日子。十七年前(二00二年阴历十月初六日)的这一天上午九时许,如同母亲一样,父亲也是在夏集医院,丢下亲人和许多没有来得及干完的活,突然撒手人寰。 晴天霹雳,简直无法接受。前一天晚上刚...

    夏集文印(金奇) 发表于 2020-09-10
  • 母亲的回忆

    今年农历二月十四是母亲辞世十五周年祭日。作为子女,虽昏昏然、忙碌碌,可静下心来思念起母亲,音容笑貌、生活的点滴又如昨日情形,逐渐清晰起来。 母亲是累死的。记得父亲六十六岁那年查出了贲门肿瘤。手术后日夜服伺病人其实是件很苦很累的活。那时子女们...

    夏集镇文印室 发表于 2020-09-07
  • 奶奶

    看了倪萍写的《姥姥语录》,我想起了奶奶,我那远在他方的奶奶。自从结婚后,我就很少回家看望她老人家了,不由得心生愧疚。此刻,我的记忆飘向了熟悉的故乡,飘到了我亲爱的奶奶身边。 我还不懂事时,为了生活,爸爸妈妈常年在外奔波。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是...

    叶杨琴 发表于 2020-09-04
  • 父亲如锯

    我的父亲是个普通农民,又是个受人尊敬的木匠。他一辈子与大山为伴,与土地和木料打交道,几乎没有走出过大山,是地地道道的山里人。 他走完81岁的人生旅程、告别这个世界时,十里八村的乡亲闻讯赶来,要送这个为他们打过房梁、做过嫁妆、钉过门窗的老木匠最...

    化长河 发表于 2020-09-03
  • 父亲是我的孩子

    小时候,父亲总是牵着我的手,缓缓地走在马路上,说,慢慢走,不着急。现在,我扶着父亲,缓缓地走在马路上,说,慢慢走,不着急。像那个时候,我朝父亲回应般的微笑,父亲也朝我微笑,在他那张苍老的斑驳的脸上。 我带父亲去医院。医院的路,其实并不长。但...

    崔立 发表于 2020-09-01
  • 陪父母踏青

    最近半年多,父母搬到了城里跟我一起生活。 春天到了,父亲忽然有些出神地说:往年在老家,这时候该下地干活了。我说:现在你终于不用受累了!年纪大了,该好好歇歇了。母亲接过我的话说:你爸想老家了。他呀,离了那一亩三分地还真不习惯。总在这里呆着,他...

    马亚伟 发表于 2020-09-01
  • 母亲入党

    母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虽已退休赋闲多年,但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在她身上丝毫未变,对党组织依然一往情深。说起她的入党经历,可谓一波三折,一言难...

    熊益军 发表于 2020-08-30
  • 父亲的教育

    我8岁那年写下了人生的第一篇日记。那时我读二年级,应该是春末时分,一个晴朗的周末。父亲给我一个塑封的日记本,在教完我日记的格式后,父亲推开火炉屋的木格窗,指着院角那块种着地雷花、指甲花和十样锦的小花坛说,你可以写写里面种了什么,长什么样子。...

    严冰香 发表于 2020-08-28
  • 母爱如粽

    端午节吃粽子,是一种很老的习俗了,但对我来说更是一份对母亲情感的寄托。 现在吃粽子已不分时节,正如朋友说的,市场上任何时候随便都能买到,其实类似这样的事已经很多了。望着桌子上还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粽子,我又念起了远在乡下的母亲。其实,时至今日,...

    姜宝凤 发表于 2020-08-26
  • 母亲的口头禅

    父母年纪大了,每次去看他们,那目光的混浊、行动的迟缓、衣襟上的饭渍,都会让我心田腾起的迷雾浓得挤出水来。然而仅仅是很短时间的悲沉,母亲就会声音抬高几度:身放下,心放宽,自自然然凭着天,生老病死谁也改变不了。母亲的话颇有拨云见日的力道,我们...

    绮岸 发表于 2020-08-24
  • 无所不能的母亲

    母亲的胆大一直是村里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记得小学放学后,母亲不在家,我和妹妹弟弟在黑夜的门墩上苦等许久,几近崩溃之时,妈妈回来了,她肩驮半扇猪肉,手攥一根木头。原来她是在邻村大队部等着宰杀死猪,廉价买了病猪肉后又冒险赶夜路的。 不知母亲的胆大...

    郝未宁 发表于 2020-08-21
  • 父亲大人

    见字如面小儿叩拜:每年的今天都想给您写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从何下笔。您对于我来说 熟系又陌生,熟系是因为您是我的父亲,咱们每天都会得见,陌生是因为您不是我印象中的父亲,尤其是这几年,感觉您不在像以前一样了。这几年您变得暴躁了,不对,用暴躁这...

    悲白发留不住芳华; 发表于 2020-08-19
  • 后父

    我们家住的地方有一条金沟河,民国时日产斗金。现在却很少有人来淘金了,上游河岸千疮百孔,到处是淘金人留下的无底金洞。我们住在下游,用淘洗过金子的河水浇地,也能在河边的淤沙中看见闪闪发亮的金屑。这一带的老户人家,对金子从不稀罕,谁家没有过成疙...

    刘亮程 发表于 2020-08-16
  • 婆婆的年

    进入腊月,婆婆比平日更忙了。身材高大、性子急躁的她早早就去街上置办年货。用她的话说:赶早不赶晚。买齐了油、面、肉、水果、蔬菜、零食等年货后,她惦记着给孙子、孙女买个玩具、买件新衣。处处周到,唯独很少想起自己。 随后,她开始一样一样精心制作、...

    朱丽 发表于 2020-08-14
  • 母亲和我

    早上,天气清凉。我拉着母亲手,在平展的人行甬道上散步。我感觉到母亲真的老了,她的脚步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那样有力矫健了。 还记得母亲年轻时,经常肩扛三四十斤一口袋土豆或一筐青苞米,去十几里外的镇上换些零钱,用来购买家里常用的油盐酱醋。有时,她为...

    于文华 发表于 2020-08-11
  • 父亲的手艺

    从小到大,家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由母亲掌厨,若平日远庖厨的君子父亲卷起袖子做起羹汤来,那必是有特殊食材入门(如螃蟹、臭豆腐),要不就是大宴宾客时。父亲的刀工是出了名的细腻,请客必备的卤味拼盘一定得由他来操刀,牛肠海带豆干做底,牛腱肉切成薄片...

    朱天衣 发表于 2020-08-09
  • 我是父亲的“菜”

    那么多蔬菜里,能谈得上感情的,就只有白菜了。说爱,太矫饰;说喜爱,又寡淡了些。没有一种蔬菜,有白菜那么随和,炒、烩、汆、烧、腌,各有风味。但我更迷恋的,是它那悠长的时光味和温馨的亲情味。 生长于农村,我和白菜有着共同的土壤和故乡,就像兄弟吧...

    葛亚夫 发表于 2020-08-08
  • 母亲的坚守

    我的母亲,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妇女,可她终生坚守着一个信念,那就是做人要有底线,要诚实。 我小时候,家里养了一头牛,暑假我常常和伙伴们一起去放牛。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玩抓子,牛跑了也全然不觉。等游戏结束,太阳已经下山,牛也找不到...

    阿紫 发表于 2020-08-07
  • 母亲练瑜伽

    母亲每天散散步、养养花草、带带孙子,退休后的她,身体一直不错。可没想到去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准备外出晨练时突然昏倒,一家人急忙送她到医院。医生说多亏送得及时,这是由于突发高血压导致的昏迷。打针、吃药,在医院里治疗半个多月,母亲病情好转后,说...

    钟芳 发表于 2020-08-05
  • 回忆母亲

    母亲一生风风雨雨几十年,生活赏赐给她的欢乐极少极少,命运之神在她面前挂起的是一幅幅悲剧色彩的画卷。1926年母亲出生在兵荒马乱、贫穷落后的当涂县农村,外婆临产时因子宫大出血而撒手人寰。当穷私塾先生的外公,含辛茹苦把母亲拉扯大。母亲七、八岁时就...

    杨贵香 发表于 2020-08-04
  • 能干的母亲

    母亲年纪大了。这句话在我脑海里出现了一遍又一遍。 小的时候,我常听婶婶夸赞母亲很勤奋又能干。婶婶常和我说起我还在母胎里的一些事。她说,母亲在怀我八个月的时候,还能挑着两大桶的水去灌溉。当时的我还年幼,只是感叹自己的母亲很厉害,自己有母亲的呵...

    劳婷 发表于 2020-07-30
  • 母爱根深

    母亲今年七十有五,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如常做家务活,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老人家。这对于儿女们来说,是最大的安慰,也是最大的期盼。 由于年久失修,老房子的瓦顶常常漏水,泥墙不断被雨水冲刷,似乎快要坍塌了。古人云:六十不造房。然而,母亲还是决定把...

    钟百超 发表于 2020-07-30
  • 父亲的白衬衫

    在父亲生命后期,我和他才有机会较长时间亲密相处。因为写梁庄,他陪着我,拜访梁庄的每一户人家,又沿着梁庄人打工的足迹,去往二十几个城市,行走于中国最偏僻、最荒凉的土地上。没有任何夸张地说,没有父亲,就没有《中国在梁庄》和《出梁庄记》这两本书...

    梁鸿 发表于 2020-07-29
  • 婆婆的好

    婆婆60多岁,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勤俭持家、热情善良、通情达理,是亲友眼中的贤妻良母。婆婆待我就像亲闺女,她常对我说:媳妇进了门,就是一家人。这辈子我们能成为婆媳是前世修来的缘分!我俩相处得很融洽,从来没有红过脸。 自打结婚后,由于我和老公...

    幸福一生 发表于 2020-07-24
  • 儿时外婆家

    最近在读林海音先生的《城南旧事》,看着有种莫名的感动,院中的马缨花,胡同口的收破烂挑子,这些在我的脑海里就跟过电影一样,画面感随之而来 我的童年有院里的山楂树、屋顶的娃娃松,更有外婆家的大杂院。古朴的门楼子,高高的迎春花,后院的大猪圈,长长...

    其格 发表于 2020-07-24
  • 愧对父亲

    出了趟远差回来,准备休息一天再到老家去看看父亲,父亲却先一天进城看病来了。 夜色还未完全褪尽,我扶着父亲去医院看...

    叶柄 发表于 2020-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