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岳父的晚年

    岳父的过世很突然,一口痰卡在喉咙,没等救护车赶来,就躺在自家沙发上,离开了人世。 岳父小时候吃过不少苦。家中有三兄妹,上有一个哥,下有一个妹。年少时,家里贫寒,经济拮据,一家人的生活极为困难。更为悲痛是,其父因病早逝,去世时,岳父只有三岁,...

    梁正 发表于 2022-11-26
  • 清明思母

    踏着清明的雨,走过故乡的湖,草径黄叶清风冷。断墙瓦砾无炊烟,山上竹林处,有鸟自飞腾,唯有老梨树伸展着还未开花的枝条。 树林中,母亲的墓碑孤零零站在雨中。 独自一人,静静靠着墓碑坐下,风吹墓上的草,轻轻划过耳廓,像母亲的白发。轻轻除去坟头的杂...

    云鹰 发表于 2022-11-26
  • 母亲在,家就在

    小时候,我时常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去四野里追逐、游泳、捉迷藏。只有饿了、累了的时候,才知道回家。回到家,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妈!看到母亲慈爱的目光,满身的疲惫便一扫而光。 那时候,农家的生活还十分艰难,我们穿打着补丁的衣裳,喝照得见人影的稀饭...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3
  • 老妈的玉米

    我夹了一块脆生生的黄瓜放进嘴里,手机响了,是老妈。她说,她马上到小区门口,给我捎来了玉米。她声音很大,唯恐我听不见似的。 老妈71岁了,我有一个月没见她了。由于忙,更确切地说是慵懒,我没去看她。我们姊妹几个都在市区,哥嫂在老家盖了宽敞的新房,...

    乔艳朵 发表于 2022-11-22
  • 看着你日渐苍老

    我的母亲八十多岁了,长年住在乡下。 老家的村子,位于豫西丘陵地带。我家的院子紧靠一个阳坡,迎面可见盘旋的山路和层层梯田。母亲喜欢这样的环境,多少年了,她都不愿离开。 前几天,母亲打电话说,腿疼,睡不好觉。说完,叹了一口气。 听到母亲的叹息声,...

    王剑 发表于 2022-11-22
  • 想起父亲泡酒吧

    看到这个标题,你可能会疑惑。那个年代,长沙哪里来的酒吧啰? 那年我大约五岁,紧紧抓住父亲的衣角,到了记忆中的第一个酒吧。 姚家巷子里的邓家铺子,那是个卖南货、杂货的小店。不大的店面,有个三尺见方的小柜台,老板就在柜台里接待顾客。柜台外,靠墙...

    苏秀英 发表于 2022-11-21
  • 母亲西行记

    今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入葬那天,天空怱然飘起入春以来的第一场大雪,强劲的西北风搅得棉絮般的雪花恣意旋转,摇得脱尽叶片的灌木枝条簌簌抖,吹...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9
  • 母亲的水煮鱼

    我喜欢吃水煮鱼的情结,源于母亲精湛的厨艺。 小时候,一见到母亲做水煮鱼,我便垂涎欲滴。守在灶台边寸步不离,对小伙伴们的呼唤置之不理。所以,我曾怀疑自己是属猫的。 家里来了客人,水煮鱼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曾有客人对我说:九满,你好口福啊!有一...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9
  • 牵挂

    那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母亲走后,时光仿佛按了快进键,我突然变得和母亲的年龄很接近了。我开始有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懂人情世故了,以前回到...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8
  • 我的岳父

    我的岳父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广州郊区农民,一辈子生活在那片土地上,过着简简单单的乡村生活。他曾经抽过烟,后来因为患上肺部疾病戒了,他对酒没有什么交情,至于他一生的乐趣,在我的记忆里,除了看看电视节目,那就是对报纸情有独钟。岳父的生命里没有半点的...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6
  •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龙昌坤,因患癌症,在距他六十岁生日还差68天的时候病逝于长沙。 想到我的父亲,我就有一种负罪感。他退休没几年,还没等到我们做子女的给他尽孝道,就过早的去世了,所以我觉得特别特别的对不起他。 我父亲在对我们兄弟俩,在教育上是非常严苛的,...

    朽木并非无用 发表于 2022-11-16
  • 勤劳的母亲

    母亲真的老了。这是我元旦假期陪母亲散步时深刻体会到的,她已跟不上我的步伐,我走几步就得停下来等她。母亲怎能不老呢?她已年过七十,古稀老人了。 母亲出生寒微。她姊妹六个,母亲是老大。她10岁那年,我的姥爷,一位正直刚性的农民,因为忍受不了别人对...

    葛继红 发表于 2022-11-15
  • 母亲永驻心中

    母亲节就要到了,这两天办公室里有同事在谈论如何报答母亲的恩情。有人说给母亲做一道可口的饭菜;有人说陪母亲逛街,为她买新衣服;也有的说亲不在,无以为报,实在遗憾的。我说母亲永驻心中。 是的,我的母亲已经去世15年了。这些年,每当遇到一定事情时,...

    刘利群 发表于 2022-11-09
  • 与母同床

    去年夏天,我回了一趟老家。 回到家,看到母亲的脑袋垂得更低了;银发,在母亲的两鬓一飘一飘的我突然一扭身,悄悄地落泪了!时间走得这么仓促,我还来不及回望,以前为我遮风挡雨的母亲,也许今后就需要我的搀扶和支撑了。 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轻轻地...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二姐如母

    那年中考,我如愿进人了南县第一中学。 随后,我告别了亲人,走过村头,跨过那条久负盛名的南茅运河,来到传说中的县城,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 在县城上学,因为离家远,吃住都在学校,生活费用一下子涨了许多。母亲在万般无奈之下,向她那几个成了家的儿子...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母亲的咸菜

    我的母亲是腌制咸菜的高手,她每年都会腌上好几坛子咸菜。 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差,没什么好吃的。但是,有了这些咸菜,简单的饭菜就变成了美味佳肴,生活也变得有了味道,有了情趣。 母亲心灵手巧,变着花样调理着咸菜的式样。或蒸炒,在热锅里放上半勺油...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卑微的母亲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乡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大城市工作。每天西装革履,出入高档写字楼,俨然一副精致白领的模样。今年春节回家,感觉一万个不适应,道路上尘土飞扬,厕所里臭气熏天,洗个澡还得一桶一桶地提水倒进澡盆。最让我不习惯的是,洗脸的毛巾还得...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母爱深似海

    从我记事起,我的母亲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分昼夜地运转,日复一日的在土地和家之间忙碌着。我穿的鞋子是她亲手缝制的,家里的蚊帐是她亲手纺制的,我们家的枕套、被套、鞋垫上面都有母亲绣制的图案,或花草、或飞禽、或走兽。可是,当时的我,完全没...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妈妈的味道

    开学快两个星期了,我准备召开一次初一新生家长见面会,粗略算了一下,虽然有一半的学生父母外出打工,但都能让爷爷奶奶或其他亲属来参加。离开会还有三天的时间,唯独王春芳没有报上来,不知道让哪个亲属来参加这次见面会。 下午自习课结束后,我把王春芳叫...

    程广海 发表于 2022-11-08
  • 记我最爱的外婆

    2019年的最后一天,一众亲人在悲痛中送了外婆最后一程,回到老屋,望着堂屋桌上外婆的遗像,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是的,不管我愿不愿意接受,那个从小到大把我捧在手心里的老人,真的离开了。 说起来,外婆算是高寿,在她93岁这一年走完了她的一生!遗憾...

    田丹 发表于 2022-11-05
  • 我的好姐姐

    我的三个姐姐待我恩重如山。尤其是三姐。如果评选感动中国十大姐姐,我绝对投三姐一票。 三姐漂亮、善良、温柔,识大体,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大家开心快乐。 在我记忆里,三姐从不欺负过我,从来不打骂我,什么时候都是让着我,呵护我的。我上小学了,三姐天天...

    谭美兰 发表于 2022-11-04
  • 爸爸为我躲一生

    小时候不懂的事真的太多,就像我总弄不懂为什么别人的爸爸是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门口后,才转身离开,而我的爸爸总是在离学校大门五十米远的地方,就不再送我往前走,而是让我独自一人走完这五十米。 我问爸爸为什么会这样。爸爸说他累了,走不动了。我说也...

    肖进 发表于 2022-10-30
  • 父母在

    母亲绑着一片湛青色过膝拦腰布,在老屋的锅灶头前烧猪食。隔溪对岸,父亲在路边的水泥空地上打豆子。窄窄的河床下,溪水如练,淙淙有声。一只肚白背灰的鹅,正高高举着脖子,探头探脑地率几只鸭在浅滩上摇臀摆尾。 仲秋的午后,散落村庄周沿的梯田一片灿黄,...

    金小林 发表于 2022-10-29
  • 三娘

    三娘是奶奶亲姐姐的女儿,嫁给奶奶的三儿子做了我们的三娘。如今看来,这铁定了不会有好结果,相同基因最容易产生畸变,概莫能外。 可奶奶不懂得这个理。奶奶生下三爸时,姨奶奶恰好生下了三娘,姊妹俩一高兴,一拍即合结了娃娃亲。这在民国时期的北极塬上,...

    张宗涛 发表于 2022-10-28
  • 三件衣裳

    记忆中,父亲一生只穿过三件衣服,粗布、蓝警服、黄检察制服。 从我出生到上高中,父亲一直在外工作,靠自己的工资养活一家六口人。那时,父亲在老家邻县一个公社当领导,身上从里到外,全是母亲一针一线手工缝制的粗布衣服。那件不知穿了多少年的蓝外套,虽...

    周接夏 发表于 2022-10-28
  • 母亲的目光

    每次离开老家最怕的是母亲送我时的目光,她嘴上虽说,早点走路上慢点,可我读得懂她目光中纠结与依依不舍。 这次回家感觉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除了头发基本全白脸上增添了更多的皱纹。刚说过的话过不了多大会儿便又反复重提,而且之前电话里也提及过。上次回...

    第五建平 发表于 2022-10-28
  • 感恩母亲

    亲爱的妈妈,这么多人在花环的簇拥下冒着酷热与您的儿女们一起送您最后一程,上帝眷顾您和大家,暑热中透出清凉,您知道吗?这里有您的乡亲亲戚和几代有恩于我们的朋友,您欣慰吗?这么全的聚会却只能在您永远离开我们之后才能实现,这万古难全、悲欢离合的...

    薛宝生 发表于 2022-10-28
  • 我的奶奶

    奶奶这一生,无忧无虑。 出身小康家庭。上面有三个哥哥,还记得奶奶一脸幸福地给我们这些孙儿辈们说:当年未出阁时,在家里馋苹果或是梨子了,便说:爹,我想吃苹果。于是奶奶的父亲就挎上篮子去果园里摘上半篮儿,奶奶就着新鲜咯吱咯吱地吃,而劳作一天的哥...

    杜婵 发表于 2022-10-27
  • 父爱如山

    父亲已经一周没有理我了,我打电话,他也不接,在生我的气。 上周末,我约了父亲的几个老朋友吃饭,想着父亲家的菜品好、口味佳,就和父亲说,饭局就安排在他那儿。父亲很高兴地答应了。 当天上午,我来到父亲家,看到家里已经来了五六个我不熟悉的人。父亲...

    刘琼 发表于 2022-10-26
  • 父亲,请放心

    由遵义往西北去,至茅台镇,进入赤水河谷旅游公路,到两河口,一条修葺一新的支路顺着山势蜿蜒而上,穿过百年老街周家场,便到了我的老家刘家寨。 先前,从遵义到刘家寨,需要经历两头黑:天没亮便出发,在大巴车上颠簸十几个小时,再步行几个小时山路,天黑...

    刘亮 发表于 2022-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