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给我跪下的爸

    那年我二十二岁,刚从学校毕业去一个乡上工作,做了一名吃皇粮的干部。我们那个村子里,有人激动,也有人眼红。 激动的人如我堂伯,他替我去祖坟前烧香磕头,求祖宗保佑我。眼红的人如卢铁匠,有年我家的鸡去吃了他家的瓜苗,卢铁匠跑到我家门前,大骂了我祖...

    李晓 发表于 2020-07-10
  • 怀念母亲

    母亲去世,转眼已经十年了。 母亲田先珍,又名小银子。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上世纪50年代,母亲与父亲组建家庭,先后生下我们兄妹四人,上辈还有外婆及太祖母。在那个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岁月,母亲上有老下有小,八口之家,吃饭饔飧不继,穿衣捉襟见...

    左成生 发表于 2020-07-10
  • 坐在门前的外婆

    外婆正坐在家门前不紧不慢地拾着豆里的砂粒,边拾边朝着路口张望,像是在等待着谁的归来。中午的阳光照得外婆的银发闪亮闪亮的。外婆看到我时,像是有些意外,但看得出,她也很开心,笑哈哈地站起身热情地招呼着我进屋。 刚走进屋内我就闻到了一股菜香味,顺...

    谢崇坤 发表于 2020-07-10
  • 父亲的标签

    眼下,南京的天气一天天转凉了,在我这小住的父亲,开始惦念着回家秋收的事了。父亲年龄大了,对于干农活这样的力气活,他已经干不动了,多次劝他不要做了,该清闲清闲了,可父亲还是依然坚持着。我们兄弟几个都明白,老人家这是不想为我们增添负担。 送走父...

    马晓炜 发表于 2020-07-09
  • 回忆母亲

    母亲离开人间那最后一瞬,我远在北京带外孙。我赶到家里,她老人家已经安然躺在草铺上。在子女中,我最听母亲的话,母亲对我厚爱有加。听说母亲没有看到我,临走也没合上眼。我不知道她是怎样含着企昐、带着遗憾离开人间的。我哭着用手轻轻地合上了母亲的双...

    张荣生 发表于 2020-07-07
  • 最浪漫的事

    落日的余晖静静地洒落在客厅的地板上,形成的光斑反射在客厅中的父亲、母亲身上。父亲戴着老花镜安详地坐在凳子上,轻轻地给母亲剪着手指甲 儿时记忆中的父亲,因为工作忙,总是不理家事。可是自从母亲患病以来,父亲已经成为母亲的家庭医生。母亲血压高,父...

    于恩灵 发表于 2020-07-06
  • 追忆爷爷

    世间的冷暖,不是人人都能体会得到的。 我10岁的时候妈妈生病住院,我和哥哥跟着爷爷奶奶...

    张炳辉 发表于 2020-07-05
  • 爷爷的墨盘

    家里有个黑色的墨盘,虽然很陈旧,然而全家人却舍不得丢弃,搬了几次家也总是将它保留下来,让它成为了我们家的古董。因为,那是爷爷去世后留下的唯一纪念品。每次看到墨盘,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爷爷的音容笑貌。 墨盘,陪伴了爷爷一辈子,是他在世时候的心...

    刘传福 发表于 2020-07-04
  • 父亲的琴声

    椰榔月照笼轻烟, 晚稻新割户户欢。 小院咿呀弦线唱, 村歌几曲庆丰年。 山月莹亮,夜风轻扬,夏萤悠游,萤灯点点。山月中,琴声铮铮琮琮,古老的小山村,夏的温婉情怀轻拨。父亲抱着老木琴,琴声幽明,生活的酸甜苦辣在琴线上纷纷扬扬。 父亲是遗腹子,幼时...

    胡天曙 发表于 2020-07-02
  • 父亲的记事本

    父亲今年六十五岁,不抽烟不打牌,只喜欢在本本上记些东西。 这是父亲多年来保持的习惯,家里有点什么经济账目、大小事务,都爱写在一个记事本上。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是他坚信不疑的人生信条。 听母亲说,父亲年轻时,在村里的生产队当过记工员,一笔账目理...

    向往森林 发表于 2020-06-30
  • 母亲的手

    小站成了链接我和乡村的桥,母亲用她的一双手把一次次我迎回了家。 当年,一台上海牌缝纫机一口枣木箱子将母亲娶进张家的父亲,却没有给予母亲丰衣足食。母亲上要孝敬公公,下要对未出阁的两小姑子维系好关系。 母亲的手,在娘家纺线,蹬蹬木头钉制的架子机...

    张淑清 发表于 2020-06-28
  • 母亲

    母亲病了,岁月在她的身体里长了肿瘤,病魔啃食着她的身体,让这位如大山般的母亲一夜之间失去了笑容,丢掉了坚固的铠甲。我带着母亲趁着雨露未干仓促离开了家,争分夺秒地前往大城市就医。 医院里人满为患,挤得我越发焦虑,盼望尽快地办齐手续,尽快地安排...

    蔡凤飞 发表于 2020-06-26
  • 在变化中让亲情坚守

    一年一度的春节即将来临,年迈的母亲又在扳着指头数着孩子回家的日子。即使在城市打拼多年、有了一个安定的家,每当年关来临,感觉自己还是像候鸟一样,时间到了,一定要归去。与我们思归心切的过年情结相比,生在城市、长在城市的孩子显然没那么兴奋,或许...

    练洪洋 发表于 2020-06-25
  • 父亲的“绿色”年货

    春节快到了,我打算把父亲接到城里来过年,父亲执拗着不肯过来,他说他很忙,让我们回老家过年。真搞不懂,快70岁的老人能忙什么呢?说不过父亲,我只好回老家,看看父亲到底在忙什么。 回到家,却没见着父亲,叫了几声,也没见人应,只见院子里成群的鸡正在...

    廖桂莲 发表于 2020-06-22
  • 奶奶过年

    我们村不过重阳节,仪式化的尊老敬老集中在大年初一这天。大伙儿早早吃过饺子,便三五成群到长辈那里拜年。 奶奶是村里年纪最长的寿星,拜年的乡亲们来了,她那平时显得空荡的屋子,一时变得很挤。每年的热闹喜兴,都叫她过后好长时间念念不忘。奶奶是个喜欢...

    司葆华 发表于 2020-06-21
  • 一树风景

    很想写一些关于父亲的文字,思来想去,无从下笔,倏然地就想到了老家的树。 老家在豫西,它就像一粒散落人间的古铜扣,被先人们捡起,缀在洛河北的丘陵上。那儿沟壑纵横,草多树少,地边沟沿就是树的落脚点。因缺墒少水,那儿的树长得稀稀拉拉的,个头也不高...

    梁景伟 发表于 2020-06-16
  • 父亲的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两暑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上半年是六廿一,下半年来八廿三,每月两节日期定,最多不差一二天。我是听着父亲的节气歌、踏着二十四节气的鼓点长大的。 春天的鼓点欢快激越,当黄鸟穿过雨幕,惊醒农民的酣梦时,父亲就...

    徐礼军 发表于 2020-06-16
  • 母亲不过节

    晚上七点给老家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许久才接通。母亲边喘边问我,吃了吗? 我应了一声,问:你呢? 还没啊,刚从地里回来!母亲疲惫地说,正种棉花。 我不由得心疼起来。在城市,我早已吃过晚饭。可乡下,母亲却刚从田间劳作回来。昏暗的厨房,锅灶冰冷。我...

    吴婷 发表于 2020-06-12
  • 我的父亲比我老

    我出生那年,父亲42岁。 那段时间父亲正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听到我出生的消息,父亲并没有表现出老来得子的喜悦,只是淡淡地摆摆手,便又把身子缩回了被窝,脸上的表情和母亲从隔壁家抱来一只猫那样平静,甚至是漠然。 当然,这些是接生婆李婶告诉我的。...

    张君燕 发表于 2020-06-10
  • 偷走妈妈青春的不是岁月,而是……

    亲情大概就是这样,你想说一句谢谢,可是说出来才是最大的亏欠,我们都是在成长中、遗憾中、后悔中学会了爱,父母在,人生就有归途。 自从离开家到了另外的城市,就会每天给妈妈至少打一个电话,她总说我烦,说我干嘛打这么多电话,但其实我知道,小区里的妈...

    茶茶 发表于 2020-06-06
  • 母亲的汇演

    前段时间一直都很忙,很久没有回老家陪父母了。今年国庆节前夕,我终于找了个机会,和爱人孩子一起回到久违的乡下老家,陪父母一起过国庆节。 看到我们回来,父母欢喜得不得了。像是对待客人一样,父亲赶紧给我们倒茶,围着我们问这问那。母亲一把搂住女儿,...

    马从春 发表于 2020-06-03
  • 风雪中的母子

    在纷乱的车流与人流中,一位母亲,挽着儿子的手,艰难地向幼儿园走去。 母亲身材瘦小,一张瓜子脸,右脚不知道什么原因残疾了,这条腿明显比左腿细好多。她每走一步,右脚几乎呈九十度横在左脚的前面;她的右脚不但不协助左脚走路,相反还碍了左脚的事儿。正...

    尚喜社 发表于 2020-05-30
  • 父亲眼里的幸福

    假期带女儿回老家看望父母。正遇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与两位邻居在一起闲聊。我和母亲在厨房边做饭边听三位老人在院子里唠嗑。 听他们谈话,得知李老伯家境不好,四个儿女三个因孩子上学结婚而欠下外债,最小的儿子去年刚结婚在家种着几亩地。此时李老伯朝王老伯...

    宁妍妍 发表于 2020-05-29
  • 父母的期盼

    长假第四天是中秋节,我心想等到中秋这天再回娘家吧。第三天晚上,我觉得应该给父母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惦记。 电话刚拨过去,父亲就接住了。我告诉他明天我们要回去,他嘿嘿笑着答应了,我问他们吃饭没,他说吃过了。简短的交流后,挂了电话,我很奇怪,感觉...

    张亚玲 发表于 2020-05-29
  • 父亲的风趣多年后我才懂

    父亲是个很闷的人!废话少就罢了,话也少。我们的谈话加起来就一句 爸,吃饭喽。嗯。他的确像座山。我则少年老成,不甘心朝朝开门见山,一直妄图愚公移山。 那时候,生活和农活都是纯手工操作。所以,时光慢,人倍忙。活着,就是没完没了干活,拼的是体力和...

    洛水 发表于 2020-05-27
  • 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和母亲是在部队里认识的,经过自由恋爱而结合的一对革命夫妻。 父亲是因为反对封建包办婚姻而离家出走参加革命的,因此,他对这婚姻非常重视,从我记事时起就没看过父母红过脸。父亲一生从没爆过粗口,是非常温文尔雅的人。他最看不起男人骂女人,当然更...

    朱红 发表于 2020-05-24
  • “半仙”舅舅

    舅舅是个算命先生,这一点,我非常不喜欢。 眼睛不瞎,手脚完好,田地里的活哪样不比人差,干么还要不务正业,靠糊弄别人挣几个小钱?爸爸是国家干部,最反对封建迷信那一套,一听到别人提到舅舅,头就横...

    晓晓 发表于 2020-05-23
  • 父亲与车

    父亲是位地地道道的庄稼人,脱贫致富是他的追求。 父亲也不是生来就愿意与土坷垃打交道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藏在父亲心中的一个梦想。年轻时,父亲曾告别故乡,怀揣梦想,远去沈阳当铁路工人,天天和火车打交道。但没过几年,父亲就响应国家号召,自愿...

    王兰生 发表于 2020-05-17
  • 民工父亲

    刚搬入新居不久的一天,我端坐在电脑前专心打字。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敲门声。我嘀咕道:门上不是有门铃吗? 我走到门边,从猫眼往外看去,只见一个陌生人,头发蓬乱,脸上汗渍点点。我警惕地将门打开一道缝隙,问道:你找谁? 那人脸上堆满了笑意,嗫嚅道...

    李良旭 发表于 2020-05-09
  • 父亲的生日

    以前,每每临近父亲的生日,我早早便在心底许愿,要给父亲过一个像样的生日。可等记起来时,往往父亲的生日已过去了。年复一年,偶尔提起这件事,父亲总会说:我不喜欢过生日,过一次老一岁,现在日子好了,天天跟过生日差不多。 父亲的话更增加了我们兄妹三...

    冯信光 发表于 2020-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