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父亲与五一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节假日似乎是外星人的事,离他们很遥远。 生产责任制实施后,土地包产到户,极大地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人勤地不懒,土地就像久病初愈的汉子,又焕发出了蓬勃的朝气。那个时候,家乡人都叫我父亲张把...

    张新文 发表于 2021-10-25
  • 奶奶做的韭菜盒子

    我的奶奶出生在上世纪30年代,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历尽艰辛将五个子女抚养成人,后又因家中劳动力缺乏,奶奶承担起了照顾我们姐弟的重任。童年的记忆大多早已模糊,唯有奶奶做的韭菜盒子至今难以忘怀,成为我记忆深处念念不忘的...

    赫齐英 发表于 2021-10-23
  • 追忆父亲的革命岁月

    95年前的7月,在嘉兴南湖的红船上,中国共产党诞生了。翌年八月,儋州白马井滨海小渔村里的一户小地主人家诞生了一个小生命,取名陈谟烈。由于排行老三,成年后他被村里人称为三爹。他,就是我的父亲,一辈子对党忠贞不移的革命人。 眉清目秀的父亲天资聪颖...

    陈新 发表于 2021-10-22
  • 母亲的苏子叶

    母亲的苏子叶长在老房子的后园里,高高低低,拥挤在两棵李子树下,无规则地排列着,绿油油铺出十几米远。 自从女儿月娟那天在电话里说,苏子叶有防病保健作用,母亲便开始关注它的长势,并琢磨起它的几种吃法来。 太阳拨开晨雾时,母亲便挪着歪斜的脚步,进...

    孙玉秀 发表于 2021-10-20
  • 母亲的镜匣子

    母亲曾有一只木梳妆匣,外观呈长方体,精致的烫花图案,淡粉色的亮漆。它是母亲当年的嫁妆,也是我童年的挚爱。 镜匣子又称梳妆匣,将镜匣子上的锁扣打开,掀开镜匣子盖,一道亮光飞出,舌头一伸,扮上一个鬼脸,便整个在镜子里呈现出来。 镜匣子里有一长方...

    孙玉秀 发表于 2021-10-20
  • 父亲

    离清明节还有一段时光,母亲就开始唠叨:趁你们现在身体还好,我要上山看看,下一次说不准母亲说的上山看看,就是去看望离开我们已经三年的父亲。 这三年来,我们兄弟妹每年都上山看望父亲,因为母亲年迈体弱,加上路途遥远,都是我们代为表达心意。 父亲,...

    吴春霞 发表于 2021-10-20
  • 爸爸是党员

    在农村,父亲是一名党员。 父亲在部队入的党。那一年,部队驻地突发山洪,父亲和战友们奋力救人,由于表现突出,父亲不仅荣立了三等功,还入了党,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从此,父亲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处处以党员的标准衡量自己。父亲退伍时,本...

    张华梅 发表于 2021-10-20
  • 把健康还给母亲

    母亲老了,身体大不如前,睡觉质量也差。我想带她去体检,她却摇头拒绝,说人一老,哪会没病没痛,她这些都是小毛病,正常。我知道她是心疼钱,便撒了个谎说:我那医保卡上还有好几百,不用就作废了。 一听作废,母亲就急了,说那得去看看,今天就去。 到了...

    刘希 发表于 2021-10-20
  • 父亲

    公交车到站了,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起身准备下车,拎着一提卷筒纸。大爷伛偻着腰慢慢走着,那提纸显得又重又长,尾部拖在车厢里,在地上划过清晰的印痕。看着老大爷步履蹒跚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父亲。 父亲这样大的年纪,也是经常一个人出去买东西。我总是...

    朱晓梅 发表于 2021-10-19
  • 父亲的军人情怀

    父亲是个老兵,孩提时代,家里的老式相框里装裱的都是父亲在部队上的照片,有他穿军装的单人照,有他和战友的合影,有他穿作战服的训练照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在密密麻麻的照片里寻找父亲的身影。 不仅我们家的相框里都是父亲的照片,连奶奶家和姥姥家的相框...

    徐俊霞 发表于 2021-10-19
  • 母亲的算盘

    我家里珍藏着一把红木算盘,算珠和算框都是枣红色的,四角用铜片箍...

    钟芳 发表于 2021-10-18
  • 母亲

    母亲是个有爱心的人。就说喂流浪猫,母亲十多年如一日,每天将中晚两餐的鱼头鱼尾,或其他的荤腥装进塑料袋,再用荤汤拌上米饭。母亲很细致,说猫只能吃白汤。晚饭后,弟弟将猫食送到楼下时,几条猫早就候在那儿。还有一次,我到南京看望母亲。午睡起来的时...

    李景文 发表于 2021-10-18
  • 怀念奶奶

    看完电影《相爱相亲》,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人物,便是电影中的阿祖姥姥,她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阿祖姥姥生于旧社会,遵循当时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岳子福。没有结婚证,在现代来看婚姻根本不受法律保护,不合法。婚后,男人外出打工,在外遇见真...

    赵莎莎 发表于 2021-10-17
  • 母亲与童谣

    一个生长在村庄里的人,除了熟知花生、芝麻、高粱、红薯等五谷杂粮,桃子、李子、枣子、橘子、板栗、石榴等村野里高矮的果树,还有天上飞的燕子、麻雀、喜鹊、布谷鸟,夜晚啼哭的猫头鹰,水里游走的小鱼小虾,到处都是我的记忆。也许,这些都是构成村庄记忆...

    谭旭日 发表于 2021-10-16
  • 姑奶奶

    姑奶奶去世,距离现在已经很多年。没事乱想的时候,仍然记得母亲当时打来的一个电话。电话里,老人家征询我:姑奶奶的葬礼究竟该怎么办,到底是厚还是薄?不明就里之下,一问下来,竟然还有一些让我啼笑皆非的隐情。 姑奶奶是父亲的亲姑姑。按惯例,她的去世...

    余英国 发表于 2021-10-15
  • 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的泪水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有两次流泪,一次是为了母亲,另一次也是为了母亲。头一次,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母亲三十多岁。 一个冬夜,睡在土炕上的我被父亲的哭声惊醒。半个月前,母亲的脖子上长了个鸡蛋似的大包,父亲带母亲去白城的医院检查,当...

    丁利 发表于 2021-10-15
  • 妈妈的灯

    早晨醒来,昏黄的灯光透过窗帘射进我的卧室,顿时感到暖暖的。 我知道,妈妈又在厨房为我忙碌早餐,因为隔壁厨房的灯光从后窗照进了我的卧室 记忆里,妈妈总是与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在我懵懂的童年,每天晚饭后,喂完家禽,妈妈总是守护在我身边,陪伴妈...

    长白山 发表于 2021-10-15
  • 二姐的高考

    我的同宗二姐,中等身材,瓜子脸,柳叶眉,眼睛不大却非常有神,喜欢扎马尾辫儿,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文质彬彬的气质。 二姐是我堂伯的女儿。堂伯是老私塾底子,识文断字,对二姐的影响很深。伯母是乡村接生员,为人善良,特别有恒心、有耐心、有爱心,一副温文...

    李凤高 发表于 2021-10-15
  • 远行的父亲

    父亲要走了,到很远的地方去。 一大早,热腾腾的饭菜摆上了桌。另外还蒸了六个鸡蛋,这是为父亲路上准备的点心。从去年12月回家至今,父亲在家待了近三个月。期间,为了医治他的病,我陪父亲东奔西走,去了三四次大医院。看着越来越消瘦的父亲,我们最终同意...

    邱达官 发表于 2021-10-14
  • 我有一个干娘

    在乡村,说一个人命贱,就要拜干爹干娘。是干爹干娘在尘世积下的德,是干爹干娘与亲爹亲娘挽起来的爱,把一个孩子平平安安拉扯大。 我的命就贱,狗尾草一样贱的命,它散落在黄土里,任性又默默生长,在风中摇摇摆摆却无人注意。三岁那年,我妈就让我拜了一个...

    李晓 发表于 2021-10-14
  • 母亲的心愿

    年老的母亲是孤独的。父亲去世十五年,母亲便孤独了十五年。孤独得就像窗外地里站着的那棵老树,叶子已被寒风拨离,浅黑色的树皮沧桑着,深沉在时光里。母亲天天清晨都要站在窗前,望着那株老树,重复地想着她想回搬迁老屋看看的心愿。母亲就那样站着,仿佛...

    蒋小林 发表于 2021-10-14
  • 母亲的世界里住着谁

    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感慨,我的世界依然很大,住着一些人,一些事,来来往往,繁花似锦。母亲的世界却越来越小,只住着她的儿女。母亲年轻的时候也如我这般吧?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了呢?每每念及处,不禁黯然。 无论什么都抵挡不住岁月的脚步,我曾看过母亲...

    王晓宇 发表于 2021-10-14
  • 岳母

    记得那年已是深冬,冷雨霏霏,天寒地冻。妻生了大女儿。农村有个风俗,但凡家里生了孩子,就要去妻子娘家报喜,名为报喜,实则要娘家置办些补品,好让女人坐月子。 我也不例外,照例去到妻的娘家报喜,走到岳父家的厨房,岳母费力地从火塘边的板凳上战战兢兢...

    梁俊 发表于 2021-10-14
  • 父亲的牛仔包

    前几天给父亲打电话,他告诉我说新疆的活儿不多,工友们一致决定到江苏找活儿干。于是,我极力邀请他到成都来一趟。起初,父亲是拒绝的,一方面他不愿意来给我们添麻烦,另一方面,用他自己的话说:今年还没挣到钱,不好意思来。 之后在雨儿和我的共同邀请下...

    汪学金 发表于 2021-10-12
  • 父亲第一次坐飞机

    我的父亲,一个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农民。年轻时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背着篾背兜儿走乡串户,干篾匠活用每天挣得的一块钱工钱,苦苦撑起了一家七口人的一片天。 1983年,大姐考上重庆师范学院,第二年邀父亲去重庆游玩了一次。那是父亲第一次出远门,单边辗转坐...

    庞秋波 发表于 2021-10-12
  • 父亲的“酒疯”

    早上母亲打电话来说,自从我们上次回了老家一趟之后,父亲很正常了,连续好几天都不发酒疯。 事情缘于10多天前,母亲打电话来说,父亲又发酒疯了,而且几天几日不消停,弄得她也是度日如年,闲着就骂人,没事就找茬儿,本来身体就已经很不好了,你说恁个下去...

    王华松 发表于 2021-10-12
  • 粽子飘香忆亲情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又快到了,端午节是思念与怀念的节日,更是亲情的节日,端午节的粽子更充满着无尽思念。常常在城市在街头欣赏那些风景树那一道道靓丽的风景,从叶绿叶黄中感受季节的轮回,在城市的花园里,感动花谢花飞的默语轻诉,在鳞次栉比的大楼和滚滚...

    曹桂田 发表于 2021-10-12
  • 父亲打我一耙子

    我的父亲是一位极普通的农民,没进过学堂,是真正的文盲,但父亲心地善良,中国农民的优良传统在他身上有着明显的体现。 我母亲去世得早,母亲去世的时候我12岁,二弟7岁,小弟5岁,是父亲又当爹又当娘地将我们拉扯大。在那个物资还不丰富的年代,一个大男人...

    史庆友 发表于 2021-10-11
  • 外婆在午睡

    小时候每年暑假,我都要去外婆家,那里山清水秀,是消夏的好出处。 外婆无论多忙,她都要睡会午觉。外婆说午饭后瞌睡虫就来了。我那时淘气,常常和伙伴们爬树摘桃,下河摸虾。外婆常常不让我去,说小孩子不能到处爬,担心我受伤。所以,大多时候外婆都把我放...

    赵自力 发表于 2021-10-07
  • 父亲和我

    那年我九岁,父亲四十七。 父亲非常严厉,尤其是对我们三兄妹,而我还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九岁的我开始试着顶嘴,试着我行我素。记忆中深秋的一天下午放学后,父亲问我,在学校表现得咋样啊,我伸出大拇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说:第一。父亲暗喜,笑呵呵地问我啥考...

    于强 发表于 2021-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