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母亲的针线活

    记忆中,每次回老家,刚在老屋前冒出半个头,总见母亲坐在大门口屋檐下的椅子上做针线活儿,脚边放着那个竹编的暗红色针线箩。母亲抬头看见我们,笑眯眯地连忙起身,边招呼:回来啦!一边收拾起针线。也不知道母亲是在做针线,还是在等人。 外婆在母亲五岁时...

    周芳芬 发表于 2022-08-18
  • 唱给母亲的挽歌

    今年的母亲节,恰好是农历的四月初二。四年前的母亲节,母亲病情加重,三天后,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母亲,您在天堂还好吗?今年春天,我们在您的坟前种下了一把萱草籽。母亲一生爱美,却没有谁为她献上一束鲜花,如今我们给母亲献上一篮萱草和一篮康乃馨...

    张朝林 发表于 2022-08-18
  • 荔枝红了

    荔枝红了的时候,父亲节就到了。问问周围的人,知道荔枝的多,知道父亲节的少。 父亲节是美国人发明的,时兴到中国来也是近些年的事。而我注意到它,则是因为我的爱女毛毛。在前些年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她兴高采烈地跑到我的面前,突然将藏在身后...

    发表于 2022-08-17
  • 父亲的“名言”

    从小就读了不少诗词歌赋,也看了许多名言警句,一直认为这些都是圣哲先贤留下的宝贵财富,因此平时对其是推崇备至。可是没有想到,我的父亲也有一句通俗易懂的名言,并且自始至终都在影响着我、激励着我、鞭策着我。 要像牛一样勤奋,要像树一样生活!这两个...

    钱续坤 发表于 2022-08-17
  • 怀想岳父

    岳父去世10年了。想起岳父,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过去。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岳父是什么情景了,只记得我和爱人结婚时,岳父已经退休,但仍拿出一笔不菲的资金,帮助我们小夫妻安家,还送了我一块当时比较罕见的瑞士手表,至今我还珍藏着。 到现在也不知道...

    胡兆明 发表于 2022-08-16
  • 父亲的“领导”情结

    刚退休那阵,父亲的领导范犹存。母亲要求一家老小尽力配合,营造出一种被领导的氛围,以帮他实现从单位的头到普通群众的顺利过渡。 那个周末,见他无所适从,母亲特地派了个活,让他按写好的单子去菜市...

    刘卫 发表于 2022-08-16
  • 父亲的土地情结

    周末回家与父亲一起砍芭蕉,享受收获的喜悦。可没干多久就开始腰酸腿疼,感觉好累。 79岁的父亲脱下褂子递给我:你垫上坐会儿,在芭蕉树下歇歇。父亲坐在地上,掏出香烟递给我一支,自己拿出旱烟袋悠闲地吸着。 坐在遮天蔽日的芭蕉树下和父亲聊天,幸福感油...

    罗振 发表于 2022-08-14
  • 父亲

    那些年,西瓜成熟待摘时,亦是防卫工作最吃紧之时,每晚,父亲都要带着我,在瓜田里看瓜。 被父亲统称为害物的野猪、獾子、老鼠等,会在夜色的掩护下,来瓜田里偷食西瓜。它们只要朝瓜上咬一口,这个瓜就算破相了。 为了阻止这些害物偷瓜吃,每隔半小时,我...

    徐竞草 发表于 2022-08-13
  • 给父母留一把钥匙

    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高科技企业,依靠这些年的不懈努力,我终于当上了这家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前段日子我在市中心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子,而父母依然住在城郊的老房子里。 我每天都很忙,不但要做好公司的事情,还要经营好自己开的服装店。我没有时间...

    余平 发表于 2022-08-13
  • 思念母亲

    寒冬即将来临,我对逝去的母亲越来越思念。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六年了,但陪伴母亲的最后时光却常常浮现脑海。 母亲一辈子吃了很多辛苦,总算在晚年置下了位于下河头的一户属于自己的房子。对于在炎热的夏天能用上电风扇、空调,母亲颇为满意。然而遗憾的是这房...

    周武功 发表于 2022-08-11
  • 朴素的父爱

    去接孩子放学,等在学校大门口。家长们一丝不苟地候在外面,周边停着汽车、电动车。 在校门口随便走动,一眼瞥见孩子小学同学的父亲,正端坐在他的电动三轮车里,焦急地四下张望。想和他攀谈片刻,但我知道,随着我们两家其中一个孩子的放学归来,我们的谈话...

    聂学剑 发表于 2022-08-08
  • 陪父亲过好每一天

    我刚退休半个月,85岁的老父亲就因患严重的阿尔兹海默症住进了医院。老父亲连亲人都不认识了,不是哭就是闹。只有作为长子的我来伺候,他才眉开眼笑,有时跟我顶脑门做鬼脸,有时忽然从兜里掏出几块我小时候爱吃的糖果,甚至几块油乎乎的红烧肉。看到父亲像...

    朱家荣 发表于 2022-08-07
  • 亲人的世界

    儿子乔迁,我送了他一些生活必需品和装饰物,包括一个地球仪。我只是看到有富余空间,并没有考虑他是否喜欢。后来,我有了一个印有名家书画的瓷盘,觉得比地球仪更适合那片空间,而我更喜欢那个地球仪,就有了交换的想法。有了这想法,我就先问他,你喜欢这...

    姚文冬 发表于 2022-08-05
  • 母亲的菜园

    每到周末,我总要开车回到乡下看望老母亲。自出高城工作后,这个习惯一直不变。 今天 又是周末,天气晴好,我早早起床,去市场买了母亲最爱吃的驴肉,便驱车直奔乡下。 我的家乡是荔乡根子,离城不算远,才30多公里的路程,不需一个钟就回到了。平时我回到村...

    陈武 发表于 2022-08-04
  • 听听母亲的声音

    这周回家,母亲又在厨房里忙碌着。见母亲瘦了一圈,且脸色蜡黄,问及父亲才知道母亲因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夜间上卫生间数十次而不愿惊动儿女们,到天明父亲要电话告知我们,而母亲又极力反对,仅仅以家中常备药物应对。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这几天一直...

    李晓会 发表于 2022-08-03
  • 我与母亲

    时至今日,我印象中母亲这个名词一直是模糊的。不是说她没有陪在我身边,而是在成长的历程中有那么一段属于我们娘俩的记忆是空白的。 母亲在医院上班,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行走在救死扶伤的第一线。从我记事开始,陪伴我长大的大多数记忆都是关于父亲,所以...

    王智超 发表于 2022-08-03
  • 母亲住在景区

    今年初,我们家搬进了新房子,三室两厅两卫,面积有140多平米。我就与妻子商量把住在农村老家的母亲接来...

    郑学富 发表于 2022-08-02
  • 三叔

    惊蛰的后两天,下了一场透雨,昨日春阳暖照,气韵风流,在三叔看来,此时的土地象待孕的少妇,墒情正好,是撒种的美好时节。 距村口两里处,有三叔家一块地,在坡地上,坡地连着青通河水岸线上方的荒滩,常年漫不上水,队里分给他的时候是五亩。四十多年前,...

    唐正国 发表于 2022-07-31
  • 父亲的书法人生

    回乡下老家,见村里一户人家正在操办喜事,到家后也不见父亲。我知道,他一定是给人家帮忙去了。 父亲10年前退休。退休前,父亲是市工会宣传干部,因为工作需要,他对书法颇为看重,一有空便临摹名家字帖,用心钻研。一年年下来,父亲的书法大有长进,软硬笔...

    杨丛 发表于 2022-07-30
  • 父亲为我做书箱

    那时我刚上初中,是个嗜书如命的小书呆子。那个年代条件有限,我们很少能够看到课本以外的书。 我有幸从表姐那里得到了一本作文书,是一位老师给中学生讲如何写作文的,很吸引我。我如获至宝,从此开始到处收集课外书。我从姑姑家淘来的半本《聊斋志异》,书...

    马亚伟 发表于 2022-07-30
  • 岳母的“辣椒红”

    周末,我正在店里帮妻子打理生意,突然手机响了,按键一看,是岳母打来的,说是今年辣椒又长势喜人,沉甸甸的辣椒早已挂满了枝头,要我拿些新鲜的辣椒回来做菜吃。 许是知道我们爱吃辣椒的缘故,年过六旬的岳母仍不肯闲着,执意要侍弄着她的菜园子。每年清明...

    唐兰荣 发表于 2022-07-28
  • 妈妈不再心疼我

    从很多方面来讲,我对爸妈是不够孝顺的。成年后,自以为有了一些阅历,对着爸妈更是动不动就批评否定,对一直逆来顺受的妈妈更是习惯性地凶,根本不顾及他们的感受。虽然,每次凶了妈妈后又自责。唉,我这一方面是自身修养差,另一方面也算是被爸妈惯坏了。...

    咿呀 发表于 2022-07-25
  • 巧手妈妈

    朵朵学校布置了手工作业,要求每个孩子和家长一起完成一件手工作品。 母亲说:外婆给你做风筝,行吗?做风筝?真的假的?朵朵跳了起来。母亲说:当然是真的。 说干就干,准备好剪刀、毛线、彩绳、卡纸、竹签、胶带等工具后,朵朵在母亲的指挥下,像只燕子似...

    苗君甫 发表于 2022-07-24
  • 姥爷的“至理名言”

    你看看这粮票,现在放在柜子里都占地方了,过去可是宝贝!每隔一段时间,姥爷逢人就拿出来老物件翻一翻,唠叨上几句。 姥爷77岁了,是一位有着54年党龄的老党员,退休前是北方重工集团的一名天车工,我从小在姥爷身边长大,没少听他讲故事,小时候听不懂什么...

    吕瑞娇 发表于 2022-07-20
  • 父亲的花灯

    小时候,每年元宵节前几天,父亲就会做几盏花灯,挂在房前屋后,让我们一家人笑脸盈盈地过上一个元宵节。 父亲是个教书匠,一年到头,除了寒暑假,难得有闲心坐下歇歇。那年,离元宵节只有一个星期了,左邻右舍都挂起了大红灯笼。每到夜晚,红红的烛光照得大...

    刘小兵 发表于 2022-07-19
  • 父亲的冬至鱼生

    冬至到了,我又想起了父亲的冬至节鱼生! 在我的家乡,冬至被看成是仅次于年的一个隆重节日,所以我们村都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因而,在这一天,村里人都会用包粽子、蒸饺子、吃汤圆、做冬至饭等来庆祝冬至节,以寓意团团圆圆、平平安安。 可是,我的父亲却...

    甘婷 发表于 2022-07-19
  • 父亲的清明

    父亲的父亲是怎样一个人?父亲对我说过:年轻时在滹沱河两岸,几乎都知道他。 现在父亲已经97岁,躺在床上昏睡半年多了。那天我去医院看他,在路过一座从上到下都是蓝色玻璃的大厦时,我仿佛在暗淡的蓝色中看到了他:黑色的帽子、黑色的棉袄和黑色的长裤,只...

    李赞民 发表于 2022-07-18
  • 奶奶心里的中国

    枯瘦的手筋脉凸起,紧握着一根枯干的树枝,在坚硬的灰色地面上用力刻画出一道道苍劲的划痕,横平竖直,渐显现两个字中国。 这是我时常梦到的情景,也是我记忆中最真切的场景。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第一次认识汉字,教我的是我六十多岁的奶奶。 几年前,...

    吕志雄 发表于 2022-07-17
  • 卖鸡蛋的母亲

    天边刚露出鱼肚白,父亲就用手捅了捅母亲。 哎,起来,天亮啦,起来收鸡蛋了。父亲从来没在我们跟前叫过母亲的名字,母亲似乎已经习惯了父亲的叫法。还早呢,就叫人起床。真是的!母亲低言低语嘟囔着。尽管母亲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父亲还是似乎听到了什么。...

    薛国英 发表于 2022-07-15
  • 父亲从蓝田走来

    秦岭北麓,关中平原南部,离西安四十公里有座古老的县城蓝田县。县城历史悠久,这里钟灵毓秀,人文荟萃,人类的祖先蓝田猿人和美名在外的蓝田玉源于这块土地,这便是我父亲的家乡。 离县城四公里的营上村,有两百多户人家。九十多年前,父亲出生在这里。营上...

    雷晓明 发表于 2022-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