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流光碎影中的家事

    如果书写光阴的故事,讲述一下家事,心里会感到一丝慰籍, 或许也能给予人心灵上的启迪。 记忆中家里曾有过一块菜地,地里种有各色蔬菜。每逢秋季,父亲总要种上一大片萝卜,因为我母亲生前爱吃萝卜。收获的萝卜除去自用,余下的便拿到市场上去变卖。 那时候...

    张元 发表于 2021-07-28
  • 父亲和烟酒

    从记事开始,父亲就烟酒不离口。父亲爱吸烟喝酒都是有原因的,吸烟是年轻时上山下乡因为想家而留下的后遗症;喝酒的原因则是因为近几年工作一直不顺心。企业不景气,父亲为了保持一份稳定的收入,只有白领染蓝领,冲锋在岗位的第一线。 有一次我去单位找他,...

    董行 发表于 2021-07-27
  • 母亲的信

    母亲一走转眼三年了,时间过得好快,常常感觉她还在家乡的街巷里穿行,在那里的湖边、山间散步。甚至,有时我坐在窗前写作时,觉得她仍在隔壁看书、喝茶或坐在阳台边晒太阳。 前两个月,二哥忽然告诉我,找到父母当年写给我的一些书信,是我上大学期间写的。...

    刘武 发表于 2021-07-26
  • 给妈妈的一封情书

    亲爱的妈妈: 刚下班,这会我正在床上躺着给你写这份情书。您不要脸红,我想这应该不是您第一次收到情书吧!说实话,有点想您了,距离上次回家已有12天,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严肖 发表于 2021-07-25
  • 爸妈要去看世界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也是爸妈的愿望。老妈常常说:等你爸退休后,我们也要一起去看世界! 几年前,老爸退休了,可是,却没有时间与精力去旅行。因为,要照顾年迈的奶奶。那几年,是他们最辛苦的时候。为了伺候好奶奶,他们付出了很多。去年奶奶去世之...

    马媛媛 发表于 2021-07-25
  • 远方的思念——追忆我的大姨父

    今天接到表哥打来的电话,说大姨父于6月29日因病抢救无效去世,听闻这个消息,我一时懵了,不会吧,正月见他还好好的,也没听说他得什么病啊,就是心脏一直不太好,老毛病了,表哥说是突发心梗送医院没抢救过来,已经去了再次确认这个不幸的消息,泪水不由得...

    新月无忧 发表于 2021-07-22
  • 他喜欢的,其实是你依然重视他

    我的爸爸是位退休老干部。他在55岁那一年彻底赋闲了。55岁,在如今的我看来还是智慧和魅力兼具的年纪,我爸爸开始出现在广场上,他看那些下棋的老头儿,怎么也不像是自己的同类。于是又回家,在家也有大把的时间需要消耗。未来几十年的自由生活就这样突然而...

    米勒娃 发表于 2021-07-21
  • 母亲寄来的包裹

    母亲常寄包裹给我,这包裹与我所收到的其他包裹不一样。握在手里,布面的柔软和密密的针脚,似已经让我感觉到,母亲往包裹里装东西时双手的温热。母亲寄来的包裹布,看一眼,就能让人从许久忘却的朦胧记忆里,想起儿时家里的一处处温馨。母亲的包裹,是裁剪...

    汪彤 发表于 2021-07-19
  • 总是想着父亲那些事

    那条黄鳝 记得10岁的时候,我喜欢捉黄鳝,并且也以捉黄鳝在家乡出名。每当放学回家,总是喜欢边行走边寻找捉黄鳝的契机。这天,我又捉到一条二两来重的黄鳝。回家把它养在自家的挑水桶中,就又奉母命去拔猪草了。晚上回家,我朝水桶中一看,我捉回家的那条黄...

    俞云龙 发表于 2021-07-19
  • 父亲归来那一天

    我小时候,父亲归来的那一天,就如彗星降临的那一天一样不可思议。父亲是天文望远镜工程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科院下属的国家级天文台中,不少观测星系的望远镜都是他设计的。设计组装好的望远镜,小心翼翼地运往各地的天文台安装完毕,需要父亲前往调试...

    明前茶 发表于 2021-07-18
  • 怀念母亲

    仿佛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整整三十一年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外界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我对母亲的思念。 母亲是一个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的人。父亲常年累月坡里来地里去,母亲起早贪黑,饮风沐雨,家里家外所有的事情全都落在母亲的肩上。打麦场...

    王书久 发表于 2021-07-17
  • 父亲

    父亲打电话来说:他刚接受完麻江电视台的采访。父亲的话让我感到非常惊奇,父亲居然要上电视了?是哪方面的新闻?带着疑问,下班后,携老公、孩子一起回家看老父亲。 整个暑假外出培训,加上带孩子出门不方便,已有一段时间不曾回家了。 走进寨门,映入眼帘...

    陈海燕 发表于 2021-07-14
  • 父亲的农谚

    在认识父亲的人眼里,父亲是工人,是文化人,是一个钻研学问的人。但父亲出身农家,自幼农耕,一生心系农业,一直没有离开过农田,对农业、农田,父亲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 由于我的母亲是农业户口,我们兄妹就都是农业户口,我们家就是农村人。父亲有十几年...

    无为唐元红 发表于 2021-07-14
  • 奶奶的礼物

    这个周末回家,我陪妈妈买菜,途中她对我说,以后吃饭,你就用咱家的棕色木筷,记住别拿错了。 我疑惑不解。她说,你奶奶的化验单取到了,是丙肝,有传染性的。咱不是不孝顺,但平时吃饭也得注意一些。我哦了一声,但心里却不好受。 自从爷爷去世后,奶奶就...

    赵小越 发表于 2021-07-14
  • 祖母的教诲

    母亲在我四岁时就因病去世了,我们原本不幸的童年,却因了祖母的担当,而变得幸福快乐起来。 当时,祖母决定将我们兄妹三个揽在身边的时候,祖父是反对的。祖父的反对也不是没有道理由于我们硬生生地加入,几个姑姑就只能是节衣缩食了。但姑姑们却从不抱怨,...

    合肥王红 发表于 2021-07-14
  • 母亲脱贫

    老家村里评定贫困户时,年过七旬的母亲对村干部坚持说自己也应该是贫困户。 母亲说,你们算算就知道了。我一年就靠这一亩三分地的收入生活,加上这个那个补贴,不吃不喝也不过挣两千四五百块钱。要是生个病闹个灾,连吃药钱都不够。政府规定的贫困户脱贫标准...

    侯振云 发表于 2021-07-11
  • 母亲

    江南的雨季是绵绵的。雨一下就是一个月。风里还有树叶淡淡的清香。沿着青石板的小路,数着雨里缕缕乡愁。轻轻叩响锈迹斑斑的门环,我仿佛看见了母亲,刹那雾气模糊了眼眸。 母亲还是老了,她变得越来越啰唆,什么事情都要管,说过的话要重复地说,做的饭菜也...

    杨丹 发表于 2021-07-09
  • 奶奶做的手擀面

    都知道关中人喜欢吃面,而我最喜欢吃奶奶做的手擀面,三十年来怎么也吃不腻。只要一想到那个熟悉的味道,味蕾瞬间如同条件反射般,不自觉地咽下口水。 奶奶做的面有种浓浓的麦香。其实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工序,将面和好后,盖上粗瓷碗,放置一个小时,然后再揉...

    薛雪萍 发表于 2021-07-09
  • 父亲的火把

    上初中时,学校每周总有二三晚的实习课。我家离学校有三里路,白天不觉难,一蹦两跳便到了学校,夜晚就怵了。 过一片稻田,翻一座山岭,而过山岭是极惧怕的。一条窄窄的山道,铺着青石,是乡村车行的路,两旁是过人的小树林,风一吹来,飒飒作响。间或林子里...

    刘超 发表于 2021-07-08
  • 女儿一样的母亲

    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问母亲这样的问题: 妈,你叫什么名字?母亲听了,看着我,一脸茫然。 妈,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坐在椅子上的母亲,她知道我问的内容,可就是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说不出她想说的话。她的嘴巴在不断地说一些听不清、弄不明的话。我默默...

    冼贞 发表于 2021-07-06
  • 岳母走了

    岳母姓陈,是儿子的外婆。在她的灵前,老婆告诉儿子说外婆去了天上,你再也没有外婆了,儿子撇开了嘴,但没有哭出来。我心里,除了以儿子还小不懂事来宽慰外婆在天之灵,还是真切地感受到岳母走了。 岳母生于一九五六年农历四月十六亥时,在几乎是兴义最北端...

    罗松 发表于 2021-07-05
  • 最爱外婆家

    儿时,每逢重大节假日,我都会跟随父母前往外婆家做客。于我而言,能去外婆家的日子,便是属于我的节日。 外婆家所在的村庄与我家仅一山之隔,但分属不同的县,母亲当年从山的一边嫁到另一边,也许这是他们所能想到的远方。因此,曲线温柔的连绵青山,成了我...

    汤飞 发表于 2021-07-04
  • 老爸的酒

    从我懵懂少年开始,就知道老爸喜欢喝酒。每次当我问他:酒那么辣,为什么要喝呢?老爸都抚摸着我的头说:喝酒可以消除疲劳。难怪,晚上的时候,他经常叫我帮他松骨,有时候还要用酒和花生油帮他刮痧。 为了满足老爸喝酒,逢年过节,妈妈就提前泡制一坛糯米甜...

    万年船 发表于 2021-07-04
  • 父亲结

    人一生都要经历很多情结,无父何怙,无母何恃,父亲结,就是我们无法摆脱且深入骨髓的一种情结。尽管我的老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农民,但一到六月,一到热火朝天的六月,我的这种情结便会愈来愈强,越来越烈。 六月的老父亲不是风景,只是麦收场景里一个小...

    邓荣河 发表于 2021-07-04
  • 父亲的马灯

    第一次高考落榜,我打算不再读书,跟随邻居到温州打工谋生。把决定通告父亲,一言不发的他木讷地蹲在地上,树叶子烧起的烟雾将他的身体缭绕得密不透风。 十年寒窗苦读,我似一头耕牛,辛勤耕耘,可上苍却跟我开了一个玩笑,那些平日比我玩得多吃得好的不正经...

    徐成文 发表于 2021-07-04
  • 母亲的针线篮

    在老家的旧物件里,有一个针线篮,那是母亲生前使用的针线工具,也是农村十分常见的妇女针线用具。 针线篮,也叫针线圃篮,一般用竹、柳条等手工编织而成,大小不等,是过去农村姑娘出嫁时必备的嫁妆,也是嫁到夫家后从事女红的专用器具。针线篮内常备的针线...

    雨凡 发表于 2021-07-04
  • 哄你一辈子

    母亲命好,是富人家的千金小姐,身居深宅大院,衣食无忧;父亲却是属鸡的命,刨一口,才能吃一口,替人家扛活,来维持自己一日三餐的营生。 父亲在母亲家扛活的时候,正是二十出头的壮小伙,有一膀子蛮力。父亲为人憨厚朴实,做起活儿来,从不惜力。时间长了...

    曹海军 发表于 2021-07-03
  • 怀念红军爷爷

    那是20多年前一个星期四的上午,我正在县城读高一,当我上完第一节语文课时,接到了父亲托人捎来的口信,说我爷爷过身了。那一刻,天沉了,风止了,一切都仿佛凝固了。我木然地呆在原地,泪如泉涌!爷爷,生前最疼爱我的爷爷,您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 泪眼朦...

    钟瑞华 发表于 2021-07-03
  • 母亲盖房子

    在农村,盖房子是男人的专利,母亲却打破了这一专利。 二十多年前,居住在大院里的几家人陆续搬离后,整个院子显得冷冷清清,破败不堪。年久失修的房屋,遇上下雨天,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家里的盆盆罐罐全用来接水。 母亲下决心盖房子,可那时父亲在外地工...

    刘转巧 发表于 2021-07-03
  • 我的娘

    娘去世四年了,我一直想我的娘。 娘躺在病床上,想用干瘪的手抚摸我的面庞,因为抬不起胳膊,她显得很失望。 娘淡淡地看着病房的白墙,想说什么却又不语,好像又想起独自在家的父亲,没人陪伴他,怎样打发孤寂牵挂的时光。 生病九年了,娘一直默默坚忍地抵抗...

    孙玉林 发表于 2021-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