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外婆的孤独

    人在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的读不懂,但当我们真正读懂的时候,岁月已携同那些人和事离我们远去,我们再无力去弥补那些读不懂留下的遗憾和亏欠。 外婆24岁守寡,孤独地活到82岁。 关于外婆,从我记事起,感觉她就是怪怪的,她的忧伤、她的不领情、她的怪异话...

    李忠会 发表于 2020-12-06
  • 哑表妹

    那天,哑表妹在赶场,看到我后,她欣喜地拍着旁边的儿女,然后指指我,比划着仿佛在介绍:看,我的儿女都长大了,都不错吧。她灿烂若花的脸上,凝聚着苦尽甘来的喜悦。 也是,如今表妹两个细娃先后上了大学,自己也住上了新楼房。这于健康人来说,或许正常不...

    熊定质 发表于 2020-12-06
  • 父亲的新房

    四月份,年逾七旬的老父亲从一家小区保洁员的岗位退下来。说是退下来,其实是被物业公司辞退了。原因是父亲年事已高,物业担心在打扫楼道卫生、清运垃圾过程中会出个啥闪失,给他们摆下麻达。这时,我们才发现父亲真的老了。 一天,父亲把我们兄弟二人召集在...

    胡自兴 发表于 2020-12-05
  • 忆我的叔父宁基

    6月中旬,随市民营经济考察团飞抵首站福州。一踏上福州的大地,我就被亲情牵引着,迫不及待地来到文林山革命陵园,祭拜30年前长眠于此的叔父。当一眼看见叔父骨灰存放处那帧遗像的一刻,我不能自已,长跪嚎啕大哭 叔父是父亲唯一的弟弟。叔父生于1930年,步...

    宁永泉 发表于 2020-12-03
  • 我的大哥大嫂

    我同大哥是同父异母兄弟,却没有疏离的感觉,或许是作为兄长的天性,一直视我为小孩吧。 他年幼时患过天花,那命不知是怎样熬过来的。因而取名长龄。其实按字辈,他叫厚诚。还真如其人:目耳口鼻,配上略呈国字形的脸型,加上宽肩厚背,显得气正稳沉。他爱京...

    吴厚炎 发表于 2020-12-02
  • 父母是家

    在我年少之时,总觉得父母这也没有赋与我,那也没有赋与我,跟别人比起来,总觉得父母差我们的,总是心里不平衡的时候找他们吵闹,现在我也为人母了,明白了人间的坚辛困苦,生活的不易,深深的愧恨自己的年少无知。 女儿是父母的的小棉袄,说明了女儿心细,...

    雨仁为善 发表于 2020-11-30
  • 母亲桥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上,母亲为了让我能赶到镇上读书,特意在天还没大亮之前,叫我起床吃饭,饭后递给我一包用芭蕉叶包好的中午饭说:带上,留到半路吃。我接过午饭,放在背包里,走出家门。母亲像以往一样送我到河边。 河水特冷,母亲叫我坐竹筏过河。当竹筏划...

    黄典飞 发表于 2020-11-29
  • 老爸走钓钓大鱼

    爱钓鱼的老爸最近琢磨出一种百钓百中的钓鱼方法走钓。 老爸家的门口有条不宽不窄的河,在这条河里,每年夏天上上下下都出鱼,偏偏流经老爸家门口的这段空有水过,不见鱼。经老爸观察,家门口这段河,跟别的地方不一样,一是落差大,水不但急,还带出一个个大...

    孙言 发表于 2020-11-27
  • 请母亲放心

    母亲思想已经停止20年了。20年,弹指一挥间,我们不曾停下脚步,一直在奔跑,在党的领导下,编织着美丽的小康画卷。20年了,甘孜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勤劳善良的百万甘孜儿女生活富足而美好。母亲,今天就让我来跟您唠叨唠叨甘孜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变...

    龚薪友 发表于 2020-11-20
  • 我的父亲

    清晨的秦岭山上,庙宇间传来钟声,禅师们在虔诚学佛。山下的印馆内,传出刀刻石头的磕碰声,那是父亲在以他的方式学佛,在修炼自己。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父亲以苦行僧的方式在修行。 在我看来,父亲就是一个苦行僧,他在印学之路上不断地前行,他就是篆刻世...

    郑松烨 发表于 2020-11-19
  • 妈妈的心愿

    旧社会兵荒马乱,小孩的成活率很低。儿时,妈妈说,我上面有两个哥哥,大的6岁,小的3岁多,因家庭贫寒无钱医病而夭折。 腊月的天,天很冷,院子里水缸中的水有层冰。在我刚生下时,妈妈砸开冰,把赤着身子的我,抱进水缸里,猛然在水中一蘸,说这样抗冻,少...

    景岚 发表于 2020-11-18
  • 月光下的母亲

    20世纪90年代初的故乡山村,遭遇停电是件平常的事。冬天还好,农事不多,大家都比较闲散,若遇上停电,白天时候大不了窝在火桶中打瞌睡,夜里大不了早早上床歇息,可要是在忙碌的夏天遇上停电,那事情可就麻烦多了。 那时我还是个少年,有一次适逢双抢,母亲...

    周萌 发表于 2020-11-17
  • 母亲的早餐

    冬日的早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考验,能在床上多睡一会儿成了我周末的奢望。六点,手机铃声响起,我惺忪着睡眼唤儿子起床,周末的补习是孩子自己答应去的。 我一边招呼他带好自己的学习用品,一边交代他自己在外面吃早餐,孩子嗯嗯地应和。不一会儿,就...

    罗文 发表于 2020-11-14
  • 在大地上“绣花”

    父亲离开我们快十年了,他在大地上绣花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当然,论起做女红,父亲还真不如母亲。我要说的父亲绣花,是指父亲像母亲绣花那样对待土地,对待生活,始终保持着认真、细致、执着的态度和精神。 我父亲是地地道道的犁把式。庄稼地里十八般武...

    曹凤礼 发表于 2020-11-11
  • 父亲的军人情怀

    孩提时代,家里的老式相框里装裱的都是父亲在部队上的照片,有他穿军装的单人照,有他和战友的合影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在密密麻麻的照片里寻找父亲的身影。 不只我们家的相框里都是父亲的照片,连奶奶家和姥姥家的相框里都装满了父亲的照片。姥姥家有一张照...

    徐俊霞 发表于 2020-11-09
  • 平凡的伯父

    我的伯父,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人。 他的平凡,已经到除了亲人或者家人,没有人能够再记得他,记得起在这个平凡的世界上,还曾经生活着这样的一个凡人。他的平凡很无私、却有理想,他的平凡很坚韧、也很挺拔。 在我的骨子里,伯父是一个很伟大的人。虽然他很平...

    罗跃 发表于 2020-11-09
  • 陪婆婆游濯水

    还是在十多年前,婆婆那时七十多岁,曾与退休职工一道,在单位的组织下,去过一次濯水。随着年岁的增长,那一批退休职工,有的已相继离世,有的也如婆婆一样,年岁过高,行走不便,只能蜗居家中,几乎足不出户。 我到濯水工作后,常给她老人家讲起近几年来濯...

    庞秋波 发表于 2020-11-09
  • 奶奶的厨房

    在我的记忆里,总是看见那间热气腾腾的厨房。它是一座土屋,用土胚垒起来的土墙,屋梁的木头柱子露在外面,经年累月的烟火,热气已经把它熏成了黑色。厨房的土墙是每年都要粉刷一次的,粉刷的时间,通常是在年前。粉刷用的也不是现代化的涂料和油漆,而是来...

    梁亚军 发表于 2020-11-08
  • 父亲的果园

    打小记事起,父亲就为庄稼地忙碌着、操持着。但不安分的父亲决定在这块一亩半大小的责任田里种植果树了。 父亲的这种行动在我们那个穷乡僻壤、死啃着土地的村子里,不为大多人所认可,都认为这是瞎折腾、爱捣鼓。但果园寄托着父亲的希望,也代表着一位乡下农...

    杨洪昌 发表于 2020-11-08
  • 父亲的种田情结

    父亲今年七十九岁,二十年前虽开过大刀,但他一直勤于田间,对农田充满深情。 父亲十几岁的时候就下地干活,在生产队种田赚工分。那时,一年要种一熟麦子和一熟稻子。记得有几年曾推广双季稻,变成一年三熟。父亲和乡亲们除了生产队开会,就是忙于农作,天天...

    徐龙 发表于 2020-11-06
  • 干娘

    干娘柯竹英,小学老师,带我一到三年级数学。她对每一个孩子都特别的好,从不偏心,无论是农村的孩子还是机关单位家庭的孩子。我是农村的孩子,父母读过小学,当时算是有文化的社员,当生产队妇女主任,父亲除了干农活,还去公社办的农村企业兼职做记账员。...

    陈丽娟 发表于 2020-11-06
  • 母亲

    一起交通事故中,一孕妇被疾驶的汽车撞飞十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昏迷不醒。大家都说,即使大人有救,孩子肯定保不住了。但医生检查后惊异地发现:虽然母亲身受重伤,腹中6个月大的胎儿却安然无恙。原因何在?一名目击者描述了车祸发生的瞬间不可思议的一幕...

    张芳芳 发表于 2020-11-05
  • 继母恩深

    我出生在一个条件极差的小山村,生母儿女多,实在抚养不过,听说我出生不久就由该村我的姥姥(祖母之姊妹)牵线,把我给了缺儿的这个家,时为1943年。当时养母怀中还有因病而奄奄一息的女婴,原本不足的奶水更是缺少,后姐姐夭折,我却渐长,还是缺奶,养母...

    倪继贤 发表于 2020-11-04
  • 我的母亲

    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高尔基 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没有文化,但她聪慧明理,心高志远。母亲对读书求知有一种朴素的高尚的认知,在那个困难的年代,她不假思索,将我们五个儿女,全部送入学堂。看到母亲一天料理家务,非常辛苦,好多人都建议...

    刘爱玲 发表于 2020-11-04
  • 祖母爱养鸡

    祖母这一生有三大爱好:种菜、养花和养鸡,而在它们之中,祖母倾注最多精力和心血的是养鸡。 今天住在城里养鸡的人不多了,尤其是住在高楼大厦、别墅豪宅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养鸡是多么的不便。 祖母喜欢养鸡,无论过去在乡下还是在城里,她对养鸡的热情丝...

    陈志亮 发表于 2020-11-03
  • 奶奶的金耳环

    我大部分的童年是跟奶奶一起渡过的,她一心只顾着和爷爷打理百货商店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花过太多心思在我身上。都说他们夫妻是小镇上最富有的主,可我却像赤贫家庭中的孩子,没有过零花钱。我不怨恨他们,真的!一点也不。爷爷奶奶对待自己也不见得大方。...

    田光岚 发表于 2020-11-03
  • 父亲爱过年

    周末我正在单位加班,父亲的电话来了,父亲在电话里兴奋地对我说:再有20多天就过年了!你妈又给你做了许多你最喜欢吃的腊肉,我今天又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的年货。今年咱门村唱大戏,年货要提早多准备些 放下电话,我很是无语。人家都说小孩子爱过年,大人们怕...

    郭福全 发表于 2020-11-01
  • 爷爷那些事

    农历二月十七。 旷野里,父亲将果品摆在供桌上,然后划了火柴,将那些纸作全引燃了。又燃了香烛,将香枝插在土缝内,然后把一壶米酒临空泼在坟前。头就深深地磕下去 这座坟里躺的是我的爷爷。 我没有见过爷爷,遗相上他老人家是戴着瓜皮帽、穿着斜襟子袄。...

    李吉明 发表于 2020-10-31
  • 傻娘

    娘87岁那年,突然傻了。她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早在半年前的一天,娘说自己柜子里的被子不见了,一口咬定是二嫂偷偷拿娘家去了,无论大家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二嫂憨厚实在,平时做好一日三餐,她总是先给婆婆端上。此时,面对突然不讲道理的婆婆,二嫂有...

    王兴平 发表于 2020-10-28
  • 母亲的那片天

    这么高的楼得住多少人,吃多少粮食啊!春日,城市难得的艳阳天,驾车拉着母亲兜风,指点东区那些高大建筑给她看。没想到母亲的目光与那些布满无数门窗的楼层相遇,开口就说了这样一句话,要知道,母亲退休前是一名中学教师,担任语文、美术课程。即使随女儿...

    刘先琴 发表于 2020-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