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腊肉的文章

  • 又到腊肉飘香时

    前几天,打电话回老家,母亲告诉我,家里的腊鸡腊鸭腊鱼差不多快烘好了。 在我们老家一带,冬至过后到腊月,正是烘制腊味的时节。这段时光,肉香弥漫着每一个日子、每一条...

  • 年夜饭

    英国首相卡梅伦访问中国时,驻英大使刘晓明引了两句诗来形容卡梅伦的到访: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这首诗出自史青的笔下。 一千多年前一个除夕的夜晚,五步成诗的史青在...

  • 母亲的“乡味”

    在人们的家乡情结里,最难割舍的一种便是舌尖上的乡味。人们对家乡饮食的味道,往往有着一种近乎执着的喜好。母亲做的乡味,让我真切感受到那是一缕浓浓的乡情、一份深深的...

  • 湘西滋味

    湘西的(酸)鱼湘西的(腊)肉,湘西的牛肝菌你等不到熟!因为香浓、味美,以至于等不到烹熟,你就味蕾大开。不信,你走在武陵山中,步入湘西神界,无论在州府吉首、边城凤...

  • 笋之味

    多年前去皖南,景区里,见到当地山民蹲在路沿上卖笋,那种指头般粗细的一堆笋,一边剥一边卖,三五下扒掉粗糙的笋衣,雪白的胴体露将出来,可真是尤物啊,通体洁白,细腻光...

  • 过年了,等着你归来

    这风雪飘飘的腊月,有多少火车奔跑在万水千山朝故土家园的方向抵达,在家的窗口下,有多少母亲忙碌的身影,一粥一饭里,盛满了对儿女们归来团聚的期待。 我的母亲,在腊月...

  • 远传冬笋味

    梁实秋先生在《雅舍谈吃》中写道:冬笋最美。过年的时候,若是以一蒲包的冬笋一蒲包的黄瓜送人,这份礼不轻,而且也投老饕之所好。我从小最爱吃的一道菜,就是冬笋炒肉丝,...

  • 梦里故乡

    离开故乡年月久了,梦里总会出现儿时的一些人和事。想回去看看,无奈琐事缠身,动了念头却动不了身,尤其是这些年,未曾陪父母吃上一顿年夜饭。 我的故乡是黔北高原上的一...

  • 五月野笋香

    每到五月间,在农村老家都有一道特殊的菜肴,青笋炒腊肉。所谓青笋,指的是在山间小坡自然生长的小竹笋,四五月份受到雨水的滋润,然后冒出地面。远远望去像是一个个小木桩...

  • 小雪未雪

    小雪之日,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此语出自古籍《群芳谱》。想来,撰写此谱的人当是北方人无疑,因为在南方,农历十月下雪是罕有的事情。 每年都有小雪,但小雪...

  • 百变萝卜

    看到这个题目,或许有人说:萝卜就是萝卜,再变也还是萝卜。这话说得没错,但我并不完全赞成,因为母亲的百变萝卜让我吃出了萝卜本身没有的味道。 一入冬,母亲就开始变着...

  • 可爱的文章

    一眼之缘的小可爱 文/琴儿 前几日去花鸟市场遛圈,看见好些人围着两只笼中鸟教说话。 鸟儿个头不小,浑身黑不楚楚的,跟小时候村子里一被人们看到就遭撵打的黑乌鸦像亲兄弟...

  • 折耳根炒腊肉:缘分天注定

    很多事物,天然就该在一起,比如秤杆与秤砣、杵子与擂钵,再比如宋朝杨家将里,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焦赞与孟良,事物间的和谐共荣也非男女之情才能形容。 这里要说的是折...

  • 母亲的腊月

    当墙上的日历渐渐只剩下薄薄的几页,年的脚步就渐渐地近了,腊月也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我们的身旁。腊月,在农村人眼里,是个喜气和忙碌的月份。一到腊月,母亲就忙开了。在...

  • 年味的今昔

    几天来,街上都很拥挤。文明路、富强路、西安路的堵,随时随处可见。年节越来越近,街道越来越堵。好在近几年来城镇化速度加快,城镇人流容量成倍增长。不然的话,更堵得不...

  • 腊肉

    一到腊月,安庆的大街小巷的房前屋后,阳台或窗前,都挂起了腊肉、咸鱼或香肠,在冬日暖阳的照耀下,闪着油滋滋的亮光。 晾晒腊货的时候,年就不远了。 北到陕甘一带,南到...

  • 家的味道

    近日,我总是在夜半三更的时候从床上爬起来找些事儿做。就好比现在,夜已深人已静,我却在坐于电脑前,写下这篇文章。 黑夜,是个很好的天然屏障,所以人们总是喜欢将脆弱...

  • 用前生换今世拐杖

    月黑风高。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驼背的老妇人,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扶着背上的小男孩,一步一步艰难前行 记忆的屏幕上,再也翻映不出比这更为久旧的影像。一定是有谁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