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画文章

  • 忙忙碌碌的腊月

    我的老家在一个并不起眼的河川里,村子背靠大兴安岭,村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村与村之间约有一二公里的距离,附近村子的狗吠鸡鸣都听得一清二楚,就连早晨的炊烟也常混...

  • 贴年画

    儿时的腊月里,打扫完屋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墙上贴年画,那喜气洋洋的年味儿就氲氤在贴挂年画的墙上,由此买年画便成了一个不叫习俗的习俗。 那时,我最喜欢跟着爷爷到大北...

  • 祖父的年画版

    祖父在我出生的十年前就去世了。 我只看过他的照片,那是他留在世上唯一的一张。我常常长时间地凝视他的双眸。这是一张中年人的脸,安详而和善。我能看到的遗物,是他手刻...

  • 年画记忆

    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小时候,日子刚进腊月,邻居龙凤婆婆就会教我唱这首歌谣。歌中所唱的门神,是大人在集市上买回的年画里的...

  • 乡村年集

    一进腊月,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要到镇上赶年集。赶年集对于乡亲们来说,可是头等大事。是呀,无论过去的一年多么憋屈不顺,但是来年总有新的期许和盼头,不是书里经常说一元...

  • 年画

    年的喜庆不仅隐藏在古老的习俗上,还彰显在那些红红绿绿的年画中。作为年画的故乡,开封朱仙镇,每年都有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大家到此不仅是为沾沾年气,更是为了窥探那些为...

  • 年画的记忆

    中国人过年的年味在变。我们小时候喜闻乐见的年画,现在已很少见到了。但在那时,却是一道亮丽而充满年味的风景线。 上小学时,春节来临前,新华书店的墙上会挂出许多年画...

  • 年画

    生活变好了,日子就过得飞快。若干个理由,已注定鸡年春节我不能回老家了。于是,我将每天必打给老爸老妈的电话,算作是自己不孝的救赎。 每次电话粥,都是在老爸大声嚷起...

  • 墙上的年景

    年画是春节将至的讯号,裹挟着油墨的清香,如一缕春风轻轻拂进乡村腊月,年的味道立即被渲染得醇厚香甜。 母亲说,年画是年的标记,没有年画,年的味道儿就没了。买了、贴...

  • 我家的年画

    今年过年回家,家里的墙壁上新贴了一张一米五长的年画,这是父亲今年买的唯一的年画习主席个人年画。这张年画在狭小又昏暗的窑洞里显得格格不入。但在父亲眼里,这样的布局...

  • “莲”年有“鱼”

    打我记事起,母亲每到临年的最后一个集日便带我去赶集。母亲赶集的目的不是买年货,也买不起年货,而是为了5分钱一张的年画。年年如是,岁岁如此。 我清楚记得年画上的内容...

  • 年画的味道

    小时候,每年春节前,父亲就会买来纸张和画笔,坐在木窗下就着雪光画年画。父亲画年画的时侯,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寸步不离围在父亲身边,看年画,闻那水彩的味道。记忆里...

  • 年坐在画上走来

    临近春节,一次回乡下老家赶集时,我又看见了几张那种久违的儿时的年画,顿时一种感慨涌上心头。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关于故乡,春节是我儿时最其乐融融的回忆。每...

  • 春节里的浪漫事

    猴年春节里,有一则上海姑娘随男友到农村吃年夜饭,面对现状后心理崩溃连夜分手的新闻,引爆了社交网络。有人痛感区域差别、贫富分化;有人历数年节礼俗,家庭教养;还有些...

  • 年画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年画是农村过年不可或缺的。农村一般是瓦房,还带有土灶。一年的风尘落下来,烟火熏下来,白墙壁变了色,年画也发暗发黄。因此,每到年关,乡亲都会用石...

  • 那时的年

    早晨起来,听见天空中传来咕咕、咕咕清脆的鸟鸣声,空气中弥漫着油炸的香味,才发觉春节又临近了。春节是春的起点,是人们最为重视的传统佳节。 儿时记得吃过腊八粥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