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根不谈

    母亲在院子里栽两棵玫瑰,每当玫瑰盛开的时候,招致不少人前来欣赏,有人想从院子里移走,母亲婉言谢绝了他们的要求。后来母亲学养花师傅的技术,剪下刚开过花的枝条,浸泡在盛满清洁水的玻璃瓶子里,上面罩上透明的塑料袋,放在太阳光下。没过几天,发现在...

    田文华 发表于 2021-04-10
  • 高“烤”

    题目中的高烤,指的就是高考。大概略懂点文学常识的人都看出来了,高考中的烤写错了,可你千万别改,为什么使用这个烤字呢?我是有道理的,很多人知道,大学生是考出来的,可在我的眼里,大学生应该是烤出来的。 再过几天,儿子就要参加高考了,家里的房子虽...

    李杰 发表于 2021-04-09
  • 夜读

    我最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一本书,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翻书做做笔记,有时写写文章。 不光是我,很多人都有夜读的习惯,因为相比于白天,晚上要安静许多。到了晚上,马路上的车流少了,院子里只有几只野猫偶尔出来活动一下。夜静了,心也更安静,可以通过书...

    潘玉毅 发表于 2021-04-09
  • 探亲小记

    很少一人出远门的她忘了胆怯,携着年幼的孩子随着人流向车站出口方向走去。 母子俩急切地用眼神在人群里搜索着,寻找着那个很久未见,无比熟悉的身影 不一会,他从不远处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一身浅色的衣服显得格外清爽洁净,像蓝天下飘着的一朵白云,让人...

    飘雪寒梅 发表于 2021-04-05
  • 房子

    祁连山末端的小村庄,一年四季都是阳光普照。哪怕是冬天,阳光依旧在两山狭小的空隙里艰难地挤出,反射出银色的光芒,正好照在夜晚落下的几片雪叶上,炫得人眼睛发花。 爷爷和奶奶在这个小村庄生活了一辈子,从未走出去过,而今他们已经年迈,却失去了自己最...

    杨红月 发表于 2021-04-02
  • 对面的邻居

    说到邻里关系,我一直很惭愧,搬家快三个月了,还不知道住在对门的邻居姓甚名谁,彼此的关系仅仅维持在楼道或电梯相遇时的点头之交上,这让我十八岁的儿子特别纳闷。 一个星期天,儿子一大早就整装待发,一问,是约了对门邻居的儿子打篮球。我这才知道邻居的...

    杨力 发表于 2021-04-01
  • 韩城人的腊八饭

    腊八,顾名思义,就是腊月初八。在我国,许多地方把腊八也称为节日,它起源于古时的祭祀。古人为了祈盼风调雨顺,祈求五谷丰登,一年中的春夏秋冬都有各自的祭祀仪式,冬祭在十二月,古人们猎取禽兽祭祀祖宗和神灵。因此,后来便将猎祭称为腊祭,十二月也就...

    郭枫仪 发表于 2021-04-01
  • 花甲辞

    各位亲友: 今天是周末,借着给我过生日的由头,大家来聚聚,喝几杯我珍藏了十五年的茅台酒,拉拉闲话,加深亲族间的交往。也通知了十几位朋友但正如我所料,只来了一半,因为我只说是周末无事小雅集,没提过生日。一说生日,朋友正好有事忙呢?岂不为难!我...

    方英文 发表于 2021-04-01
  • 伙伴

    我家养了两只小猫,一白一黄,差不多大,活泼可爱,一家人都很喜欢。冬天,它们喜欢卧在靠近阳台的沙发椅上,在暖洋洋的阳光中酣然入眠。夏天,它们舒展四肢,懒懒地躺在空调柜下冰凉的地板上,或打滚儿,或对视,那份惬意自在让人羡慕。它们白天养精蓄锐,...

    耿菻 发表于 2021-03-31
  • 微雨洛浦

    撑伞走出校门时,已是傍晚,小雨仍是不急不缓。 西行数十米,便闻哗哗水声,下了条石砌成的台阶,一溪清流便在眼前了。 前阵子,阴雨连绵,瀍河水位上涨,经过拦水堤坝,水声隆隆,白玉飞溅,比平时更多了气势。碧水如绸、水草摇曳。细雨落处,碎花朵朵。忽...

    郭喜欠 发表于 2021-03-30
  • 花事

    小桃无主自开花 东出安康城数里,有九里湾,九里湾里是桃花。在这桃红柳绿的春光里,置身于大自然的田野里,倘佯在这桃林,真是妙不可言。看山坡上那一片一片、一树树、一枝枝的桃花,如火如荼地盛开着,雪白的含羞,粉红的娇嫩,大红的浓彩《诗经》把桃花比...

    方晓蕾 发表于 2021-03-29
  • 花事

    夕阳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滑向乱石山的时候,山上连一根拦住它的树杈都没有。收工往家赶的老周,一边走一边不住地朝乱石山上那块黑黑的墓碑看,只能看见一丁点它的影子,它立在灰白的乱石中,是够孤独的哩。 老周被夕阳拽得长长的影子倏忽不见了,身体却没有感觉...

    何荣芳 发表于 2021-03-26
  • 没开钱的糯米饭

    那天清晨,我刚洗漱完,她说想吃糯米饭。我骑车飞奔到农贸市场门口,看到一米多高的小吃车上摆放着整齐有序的佐料,甑子里热气腾腾,阵阵糯米饭的清香扑鼻而来,让我不禁回想起十年前在兴义读书时学校旁边的那家贞丰糯米饭的味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走上...

    文明发 发表于 2021-03-25
  • 我不是正在晒太阳?

    我身边有这样一位朋友,经营一家广告设计公司,公司事业蒸蒸日上。他是一个精力非常充沛的人,忙不完的生意,接不完的单子,他几乎每天都只睡三四个小时,他常常会在订好出游计划或休息的前一秒钟接到一个电话,迫使他推翻所有的计划。他就像一只上足了发条...

    罗娜 发表于 2021-03-25
  • 与“鹩哥”快乐生活

    三年前,我发现有一处从未去过的花鸟市场,于是进去闲逛。刚进门就听见悦耳动听的鸟鸣不断叽叽喳喳落入耳中。举目望去,一排排鸟笼挂在前面。逛花鸟市场的人或站或蹲,在鸟笼前观看。 欢迎光临你好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我以为是鸟的主人在跟我打招呼,想不到竟...

    汪志 发表于 2021-03-25
  • 海枣

    夏天,小学同学聚会去大连游玩,在旅顺口的白玉山,我随手买了一袋海枣,拿出其中一颗放进嘴里,不知是人的味觉退化,还是其它原因,觉得没有小时候吃的那个甜味了。 嘴里咀嚼着海枣,一段童年的往事清晰地涌入脑海 现在的市红十字会医院后面,有一个造酒厂...

    刘凯 发表于 2021-03-23
  • 倾听者

    我算得上是跑马山的倾听者吗? 跑马上对它的倾听者说:如果你顺着北边那条道上跑马山,你就会见到殊异于从南边道或中间道上跑马山所见到的景致;跑马山四季的景致是不同的,它们各有千秋;如果你是为观景而来,那你最好不要在有很多人上山的时候上山,而且,...

    毛桃 发表于 2021-03-22
  • 情歌与战歌

    甘孜,一个珍藏在特色地域文化和山水情韵中的名字。它位于四川省西部,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州。 地名洇染着古昔感、峥嵘感、深邃感,极具想象空间。由于地域的原因,说起甘孜,我首先想到的是享誉全球的《康定情歌》;想到的是举世闻名的飞夺泸...

    陈小玲 发表于 2021-03-22
  • 我只是喜欢悄悄躲起来

    爸爸跟我讲过一个很棒的故事。他说在他念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荒郊野外,四下是满目萧然的坟堆和杂草。讲到这里,他的脸上挂起一丝尴尬的苦笑,好像对这件奇特的陈年往事很不以为意。 我可不这么认为,对我来说,这是一...

    袁哲生 发表于 2021-03-21
  • 做父母的“情绪管理师”

    前阵子,父亲吃过晚饭到外面散了会儿步回到家,怒气冲冲地告诉我,他在散步途中碰到了一条狗,那狗没系狗绳,突然向他奔过来,作势要咬他,他吓得腿都软了,那个遛狗的人见状,这才慌慌张张地跑过去,把狗抱走了。父亲气愤极了,说要去小区物业告状,让他养...

    刘亚华 发表于 2021-03-20
  • 缘分天注定

    那天傍晚,几位同事在单位加班,准备回家时外面又下起了大雨。 大家临时起意,不如出去聚餐,热闹一番,也解解乏。 距离单位最近的就是一家骨头馆。当几位男同事对着热腾腾的一盆肉大快朵颐时,小敏一直低着头,来回摆弄着筷子,却始终没有吃一块骨头。我不...

    张军霞 发表于 2021-03-20
  • 狂野的老牛坡

    成都最东边,有处老牛坡,是整个龙泉山脉最高的主峰之一,这儿是驴友、摄友和喜欢越野赛车大师们的天堂。 每年的春夏之交,这儿的七里香漫山遍野,远远近近的驴友和摄友都像蜜蜂一样纷纷踏至,他们白天与花共舞,到了清晨或傍晚,则守在山尖尖上翘盼东方日出...

    杨力 发表于 2021-03-19
  • 买菜做饭话今昔

    离开工作岗位,不少故旧见面总问现在干些什么?买菜做饭!我干脆地回答。一些人不信,更多人赞许:你日子幸福。可不,无官一身轻,想想辛苦了46年,该享受一下幸福美好的时光了。 退下来第一天遇到的问题,便是买菜做饭。以往无论上幼儿园、保小与在工厂上班...

    祁河 发表于 2021-03-18
  • 儿时冰上玩

    如今的冬天是越来越热了,不要说一九二九冰上走了,就是三九四九,湖面上的冰也薄如蝉翼,我总不由地想起儿时冰面上玩耍的趣事来。 我们古城东靠太钢,西邻一片很大的水洼。那时取暖条件不好,穿的也少,觉得冬天刺骨得寒冷。但对于我们男孩子来说,一旦到了...

    刘保明 发表于 2021-03-02
  • 落花颂

    当花还是花苞时,爱花的人就期盼它的绽放。次第开放时,过往的人,会放慢脚步多看几眼,情不自禁地赞美它的美丽、馥芳。赏花人的脸上洋溢着蜜一样的笑,幸福、欣喜!不同种类的花,各有各的姿态,各有各的气质与性格。无论是哪种,都有它的迷人之处,惹人喜...

    魏小蕊 发表于 2021-02-21
  • 一部电话润乡情

    那一年,父亲做小生意赚了点钱,就在家里装了部电话。那个时候的农村,电话绝对是个稀罕物,左邻右舍前来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母亲说,大家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吧,方便!于是,我家的电话就成了村里的公话。叫人接电话、等听电话成了我家小院的一道风景线...

    王加月 发表于 2021-02-16
  • 幸福院里的开心事

    我是芝川镇富村人,老母亲今年八十七了,我和弟妹们虽然都操着心,但由于各自的家务事,母亲在家仍几近空巢,为了不使母亲感到孤单,我们商量着把母亲送进了村里的幸福院。 我在西安看孙子,这天刚回来,一进家门,母亲既不问她连心的孙媳也不问她心尖上的重...

    峰起鹏 发表于 2021-02-15
  • 牛年第一场雪

    昨天除夕,刚刚送走了鼠年,迎来了牛年,昂首阔步迈入了牛年春天的门槛。 回眸鼠年,真的不想再一次谈起惊心动魄的抗疫。因为它给人们留下的是不尽人意的焦虑和煎熬。好在没有过不去的严冬,终于迎来樱花盛开,在攻克时艰中我们手挽手取得了抗疫战役胜利!回...

    临海凭风 发表于 2021-02-14
  • 素心若雪

    我的家乡在粤北山区,小时候,几乎每年冬天都会下雪。也可以说,冬天下雪,是自然而然的事。那时因为怕冷,也因为家里比较贫穷,买不起很好的御寒衣物,我甚至有点讨厌下雪。下雪天,我总是窝在家里烤火,或是躲在被窝里,打雪仗、堆雪人什么的从不参与。 高...

    何桂梅 发表于 2021-02-07
  • 喜自平仄深处来

    每一幅平仄有致的春联里都藏着一段历史。 岁月流深,惊喜于回溯处繁衍,生生不息。 每逢岁末,在街头巷尾邂逅那大红的春联时,总不由得想起爷爷。他是老一辈的文人,以前逢年过节,乡亲们常上门托他写春联,到后来,写春联渐成了老爷子的一大爱好。如今超市...

    茹秋乐 发表于 2021-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