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秋望月

    一丝清凉把白昼拧干,晚上望月的人悄然增多,灼人的焚风消逝天地间,委婉的丹桂清香,中国人喜欢中秋望月,历史悠久,这个习俗源于春秋时期,《长安玩月诗序》记载:秋之于时,后夏先冬;八月于秋,季始孟终;十五之夜,又月之中。稽于天道,则寒暑均,取于...

    张燕梅 发表于 2019-12-06
  • 今天,是您的生日

    当鲜艳的五星红旗沐浴着黎明的曙光,在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的时候,十三亿人的心中都在深情地吟唱同一首歌:啊,祖国,今天是您的生日!九州同乐,万众欢腾! 今天是您的生日,四海之内,安塞腰鼓敲起来,吴桥杂技耍起来,山东快书说起来,东北唢呐吹起来,各...

    张燕峰 发表于 2019-12-05
  • 怪树林

    如果把胡杨林喻为人间天堂的话,那么当我步入怪树林的一刹那,我就仿佛叩开了地狱之门。 那是一个狰狞的世界,那是一个怪诞的迷城!远远看去,整个谷地里,简直是尸骨遍地,让人触目惊心。那一大片枯死的胡杨,有的俯身颔首,有的曲背勾腰,有的身首异处,有...

    发表于 2019-12-02
  • 老哥哥

    我有散步的习惯,即便客居海岛,也一直在坚持。每日黄昏降临,我便去那条僻静的街上散步。街在一片椰林中,散步时,我常看到那个老人,背对着路,面向翠屏似的椰林,坐在那里打竹板。每天散步我都能看到他。我曾猜想,这大约是一个老艺人吧?然而,可能年岁...

    阿成 发表于 2019-11-23
  • 女儿与文凭

    女儿是在县实验中学读的初中,她成绩优秀,在当年入学考试时名列第一。在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后,成绩却降到了第二十名。考试后不久,学校召开家长会。我坐在她的座位上,几张折叠着的作业纸用图钉钉在课桌中间,上面写着爸爸收的字样。我慢慢打开女儿写给我的...

    尚喜社 发表于 2019-11-22
  • 给孩子失败的机会

    那天,一位女顾客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到店里买东西。以前,他们每次来超市或是离开时,都是妈妈给小男孩开门。这次出门的时候,小男孩突然跑到妈妈前面想给妈妈开门。没想到,那位妈妈却大声惊呼着:儿子,别动,小心门夹到你的手,还是让妈妈来给你开门...

    佟雨航 发表于 2019-11-13
  • 福如流水

    老林是我们工地上的技术员,今年已七十一岁了。他走路如山风,说话如洪钟,视物如准星,虽然人瘦了点儿,但乐观、健康、精神! 在许多人看来,老林天生就是吃苦的命,没有大福大贵。 到底老林有福没?我认为:老林特有福。就老林个人来说,他也认为他是最有...

    李学军 发表于 2019-11-13
  • 因人制宜过暑假

    悠长暑假,孩子应该怎样渡过?这个不是问答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也不是判断题,不存在对与错之分。而应该是选择题或多选题,不同环境,不同类型,不同条件的家庭和小孩都会有不同的选择。 对于学习成绩较好的孩子,选择的余地当然宽松和愉快得多乖宝宝当然...

    项友龙 发表于 2019-11-13
  • 流放书屋

    妻子跟我说她想去趟苏州,看看诚品书店。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从慈溪到苏州,有一百七十公里的路程,也许有人会觉得跑这么远就为看一个书店有点小题大做了。看书哪里不能看,何必非去那么远的地方?对于这样的论断我只能对以鼻孔、还以白眼:吃饭哪里都能...

    潘玉毅 发表于 2019-11-12
  • 青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两小无猜天真无邪的童趣稚儿,一个将竹竿当马骑,一个把玩手里的青梅枝,透过文字似能听到清亮悦耳的笑声。又有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那种欲走还留,欲语还羞,欲抬头又低眉的形象,活脱脱就是一幅生...

    朱秀坤 发表于 2019-11-09
  • 可疑的微生活

    微生活就是低头族忘我刷屏的生活。某位小友紧追时尚风标,我便好奇地问他:低头族不刷屏,难道会死吗?他笑道:当然不会死,但会生不如死! 一个多世纪前,洋人到中国来游历,喜欢到处拍照,时不时,他们会把镜头对准那些衣衫褴褛的村民,村民莫不惊恐逃避,...

    王开林 发表于 2019-11-08
  • 南渡河

    一 不长的南渡河,却是故乡最长的河。 八十八公里的干流,源于遂溪坡仔,入海于雷州双溪口,横贯了我整个故乡。 记忆中的南渡河总被拉得好长好长。我走到哪里,它延伸到哪里,我梦到哪里,它流到哪里。 早年喝进去河水,都已化成血液,滋润着我的血管,温暖...

    孙善文 发表于 2019-11-07
  • 没有电梯的日子

    那天来单位上班,刚走进大楼,就见门口贴了份安民告示:电梯已坏,正联系维修部门,请原谅。 其实,这部电梯罢工早有征兆。那天,我和同事乘电梯下楼。刚下一层,电梯突然使起性子,无论你按什么键,就是停在半空纹丝不动。我们连忙向物业求援,电话刚拨通,...

    顾夕 发表于 2019-10-31
  • 画个妈妈抱抱我

    伊拉克战乱不断,致使许多孩子成了孤儿,达娜就是其中之一。 达娜才是一个4岁的小女孩,失去父母后,她无依无靠,被送进了孤儿院。虽然孤儿院里有保育员的细心照顾,还能与许多小伙伴一起玩耍,可她并不开心。她经常哭喊: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有时做梦都会...

    赵盛基 发表于 2019-10-31
  • 烟头烫手不一定疼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这是常人都懂得的道理。可在实际生活中,往往就有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某天,外地来一个女记者,我多年的朋友,中午饭后闲谈时,她突然问我:假如有一天,当你正吃的口眼歪斜时,忽然从外边闯进一个男孩儿,叫你一声爸爸你会做出什...

    红孩 发表于 2019-10-29
  • 先说一句“对不起”

    和同事一起到财政局办事,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同事一边扭头和我说话一边开门下车,这时刚好有一个小伙子从车门边过,车门一开,正好撞到他,他捂住手臂,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同事下车之后,还没等对方开口说话,马上一叠声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开门时...

    肖宁嘉 发表于 2019-10-17
  • 开车的境界

    丁师傅是一家企业的驾驶员,我偶然坐了他一回车,真的让我肃然起敬。 一见面,他就跟我打招呼,好像老熟人一样,但只看了一眼,他就低头把副驾驶的座位调了调。等到我一坐上去,就觉得前后高低都那么合适。车上放着轻音乐,他说时候还早,你眯会儿。只要我电...

    汪政 发表于 2019-10-16
  • 因为母爱,不再胆小

    我生性胆子就小,因为不敢一个人藏起来,所以我的童年里从没玩过捉迷藏游戏,一直到读初中的时候,晚上我才敢一个人睡觉。 谈恋爱的时候,我对男友说:将来结婚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记得每晚都要回家,别丢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就行。他嬉皮笑脸地说:你看我像...

    汪永丽 发表于 2019-10-10
  • 在异乡遥望故乡

    我的童年少年时光是在故乡度过的。故乡有着水墨画一样简洁的意境,稻浪飘香,炊烟袅袅,红墙绿瓦,青山如黛,一派田园风光。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16岁那年的春天,父亲带着我们举家迁居广东。那时父亲是吃国家粮的工人,我在...

    王雄 发表于 2019-10-09
  • 回家乡过年

    又是一年春节,喜庆的氛围笼罩着大街小巷。95后的我每年都跟着父母回家乡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我的家乡是宜章县五岭乡的留军村,这个村很小,但是充满了乡情。每逢过年,家家户户都在为准备年货奔忙。大年三十,父亲带着我和母亲还有年货,开着一辆旧吉普车...

    侯昌照 发表于 2019-10-09
  • 母亲的口头禅

    母亲一辈子没念过书,箩筐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但明事理、知礼节、懂分寸。现已年近古稀,虽很多事都不记得了,却分得清轻重大小,重要的事会常常挂在嘴上,反复叮嘱,渐渐地成了她的口头禅。 在我孩童时代,记得母亲的口头禅是:个崽造孽,受了好多苦哇!凡是...

    谢开顺 发表于 2019-10-09
  • 教师,也有成长痛

    以前我教过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沉静内敛,嗜书如命。她像一朵安静的莲,写出的文章总是给人一种一鸣惊人的感觉。四年级的时候,瘦弱的她常常感觉关节疼痛,而且是莫名其妙地来,又莫名其妙地消失。女孩的妈妈很担心,于是带孩子到医院诊疗。诊疗后发现,女...

    耿玉苗 发表于 2019-10-09
  • 长大在一夜之间

    这几天突然降温,可能是前两天的感冒没有好利索,嗓子一夜之间痛得不能讲话了。勉强撑着去单位,水喝了不少,嗓子还是痛得难受,干得好像要冒烟。我甚至怀疑,喝下去的不是水而是汽油,疼痛的症状加重了。想休息几天,可是手头的活儿,进展不太满意。权衡利...

    王军华 发表于 2019-10-04
  • 丹青缘

    随作协文友坐车来到烟雨迷蒙的西湖边,来到国画大师潘天寿的故居。 聆听纪念馆解说员小李介绍潘老的作品,认真欣赏其画,从心底感佩其画磅礴大气。待解说员介绍毕,我问她:你认识高培明吗?她笑着说:怎么不认识,还相当熟悉呢。高书记刚去世,他是个好人。...

    李动 发表于 2019-09-29
  • 走近柳永

    读柳永的词,总能让人荡气回肠。他才华横溢却得不到封建士人的认可,无法施展抱负,他似乎厌倦了红尘却又在世俗中纠结不去,他流连于风月场所,看似风流不羁,却又掩饰不了满腹不得志的辛酸。 带着满腔热血和抱负的柳永初考进士就落第了,自视甚高的他遇到了...

    朱琳 发表于 2019-09-26
  • 沉默了四十年的往事

    时光飞逝,一愰,从正式离开中学到现在已有40个年头了。当年的少男少女如今已是老男老女了。虽然时间不饶人,虽然40年没见面了,有幸现代技术,可及时沟通,照片传递,虽不能当面握手,拥抱,但也可天天交流。在这里我要首先感谢虞同学,是他通过多种搜索,...

    秋天的随笔 发表于 2019-09-05
  • 想家了

    已经深夜了,带着耳机听着音乐,脑海里有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想了想最近每天的课程,想了想即将到来的考试与六级,想了想两三年以后的工作或者考研,还想了想数十年之后的变化。顿时感觉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突然感觉内心一阵疲惫。 无数次的夜晚这样想过,...

    19980327wsc 发表于 2019-03-30
  • 给父亲的一封信

    尊敬的父亲大人: 您好! 如果不是上级公司有征稿任务,我和您老人家近得邮递员都不给寄的距离是无需写信的,况且我最多半个月就会回老家看望您和母亲,有些话完全可以当面讲,但总觉得有些话是在见面中难以说出口的,正好借此机会,跟您聊聊。 聊点什么呢?...

    sryqh 发表于 2018-10-29
  • 我们的曾经

    你是否曾经让酒精麻痹过对她的思念 你是否曾经让香烟萦绕着对她的亏欠 你说她不论被任何人称赞的美丽 都不如你们曾经的第一次相遇 你那肮脏的皮囊是否还藏着所谓的圣洁灵魂 你那千疮百孔的心是否还向往着所谓的爱情 你那疲倦的双腿是否还坚持着自以为是的理...

    楼兰 发表于 2018-06-25
  • 母亲的热炕头

    时令还没真正进入五月,母亲就急着包粽子了。她突然打来电话,问我孩子高考完啦没。那天高考刚结束,看儿子情绪不佳,我没敢问他考试情况,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稳住,好坏都要坦然面对,不能给孩子压力,再说成绩很快就出来了。可心里总慌得很,不得安宁...

    rengaili 发表于 2018-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