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为做了父亲

    外甥做学生时,逃课、上网吧、离家出走没少让姐姐操心。外甥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毕业,因自己长得像个韩星,也喜欢发艺,家人征求他的意见,送他去学手艺,说好了,拜名师,静心学艺。起初外甥对学手艺很敬重,准时上下班,可好景不长,渐渐懒散起来,常被师傅...

    胥加山 发表于 2021-01-21
  • 生日温暖

    我是个对时间概念比较敏感的人,对于要纪念的日子,我肯定不会忘记。记忆中的孩提时代,每逢我的生日,奶奶和妈妈总是不忘给我煮个鸡蛋并嘱咐我一定要躲在门拐角处吃掉,说这样吃记忆力就会特别强,念书聪明。那时的我没有想过大人们的话是否正确,只是按照...

    薛玉富 发表于 2021-01-17
  • 夜雨

    不知何时下起雨来了。 星星点点的雨从打开着的窗户飘进来,滋润窗台上那盆久未浇过的郁金香。 郁金香的花期早已经过了, 但我总也忘不了那散发着浓郁清香的鲜艳的花朵。 然而,那美丽动人的郁金香哟,早已随一个女孩的远逝而不再开放 可是,那叶却始终是坚挺...

    李洪 发表于 2021-01-12
  • 牡丹的抗争

    读中学的时候看过作家张抗抗女士的一篇散文《牡丹的拒绝》,大概讲的是她于某年的四月慕名来洛阳赏花,游人络绎不绝,但由于天气不佳,连续低温阴雨,那一年洛阳的牡丹并没有如期展颜,因此令不少游客失意,甚至觉得洛阳的牡丹徒有虚名。 她虽然赏花不成,却...

    黄雯 发表于 2021-01-10
  • 黄河口漫笔

    九曲黄河从这里归于大海。海纳百川,于斯为大,天地间平添了一道斑驳陆离的精彩画卷。黄河口,流淌着的凝重和沧桑。远远近近的自然人文景色,像精心的摆布,又如随意的勾画,烟雨洪荒,憾人心魄。 那一天,应友约携妻将雏至黄河口品鲜。蟹香弥漫,暖酒入心。...

    郝树江 发表于 2021-01-10
  • 城市的水田

    居住在高层住宅小区,楼下却有一方平整翠绿的水田,给了我身居城市却能感受自然的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现代都市的繁华景致和生机盎然的水田里散发出的恬淡气息和谐融洽,每每让我神清目爽,陶醉怡然。 今年初夏,整日于办公室和住宅间两点一线的我,一日不经...

    王成凤 发表于 2020-12-30
  • 夏天,雨的舞台

    春末夏初,当春天姹紫嫣红的艳丽渐渐远去,夏正迈着轻快的脚步向人们走来。随之而来的是阵阵的雷声,雷声过后,从初夏至盛夏再到仲夏,或是细如牛毛般的雨丝,或是米粒般的细雨,或是倾盆而来的大雨,要么绵延不止,要么一闪而过,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一派热...

    李进兰 发表于 2020-12-29
  • 我从哪里来

    新春佳节,亲朋好友相聚少不了相互聊聊各自的境况,内容多为家庭、孩子、工作和收入,却鲜少谈及家族历史。偶然听到长辈讲到一鳞半爪不由兴趣盎然。原来自己生命的源头,竟然在千山万水之外,在未曾到过的陌生城市。我从哪里来?何处才是家的根?这个千百年...

    董俊 发表于 2020-12-25
  • 让爱有时打个盹

    爱本无错,而无所不在,无微不至,无孔不入,尽管是好心,却难以得好报,因为这样容易把爱扭曲,变成强迫,给人只能是源源不断的压抑。且看 冷清了一个冬天的柳枝,一夜间萌发出了新芽,在斑驳的墙上映上俏丽的影子,捎来了春天的信息。 站在空旷的屋坪里,...

    新功 发表于 2020-12-25
  • 不知今夕何夕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___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却不能在一起,两地相隔,相思相望而又不得相亲,枉教得凄凉憔悴,黯然销魂。 再读纳兰,仍然为词人的敏感多情而击节,人生最伤怀的事莫过于相爱之人的天涯之隔,相...

    心海-涟漪 发表于 2020-12-24
  • 一件小事

    我家附近,有一个多层、建区约有二十载的高档小区。它的名字叫:东方名城。从总体上来看,东方名城里里外外都很漂亮。 她大门高耸宽敞,颇显气泒。人车出入和其他小区大同小异。门口右侧,一块长约4~5米,高2米左右,形似鹅卵石的大石头,上面写有东方名城...

    蒋荣贵 发表于 2020-12-22
  • 八千步

    早晨下床,她把手机拿上。从床到卫生间是十步,从卫生间到厨房是八步,从厨房出来穿过客厅,走到南窗外的阳台是十六步。每走一步,手机都会记数。每天她要完成八千步。 天气预报,今天最高气温16C。暖气走了以后,外面比屋里暖和,还能晒太阳补钙。吃过早饭...

    女真 发表于 2020-12-18
  • 革命圣地延安

    巍巍宝塔山 1135.5米的峰巅上,耸立起高约44米九层宝塔。 唐朝的瓦砾、宋代的印记、明时的青砖,被真理的力量和铮铮铁骨,锻造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高耸入灿烂的朝霞,耀眼夺目,光芒万丈。 曾经,宝塔宛若如炬的灯塔,凄风苦雨的日子,映照出黄土高原上一片...

    马晓炜 发表于 2020-12-16
  • 年夜饭

    不消说,年夜饭是过年的重头戏。母亲一早就开始煮腊肉、腊鸡、腊鸭、腊鹅、腊鱼、香肠。父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唯独这一天是坐在灶前添柴烧火的。 中午,随便吃点面条。到下午,我们就饿了,于是先啃鸡腿、鸭脖、鹅头。然后,开始贴春联,清洗碗盘筷子,打扫...

    李季 发表于 2020-12-15
  • “遗产”

    1999年1月30日上午,我看外面有难得的太阳,就把病重卧床的父亲抱到道场上的躺椅里,让他老人家晒晒太阳。在暖暖的阳光照耀下,父亲的脸上一派舒适。我站在父亲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小声问他要不要抽一支烟,父亲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我进屋找了父亲平日爱抽的...

    龚明德 发表于 2020-12-10
  • 因为有你

    萧瑟初冬,凛冽寒风,零星的树叶在寒风中飘落,一地枯黄,一地残美。晨雾蒙蒙,炊烟袅袅缠绕着初冬的身躯,隐约茫茫缓缓缥缈,直到天地间一片霜凝。 而那一天,我的眼睛渐渐地模糊了,犹如在灰茫茫的阴霾中。越来越看不见了。看不清这个世界的样子,你还会在...

    赵凤宝 发表于 2020-12-09
  • 兵哥哥

    兵哥哥是饱含温情的一种称呼,也许,更多的人喜欢叫他们为同志,这称呼有些太过正式。也有人称呼他们为解放军同志,这个称呼略显繁琐。而称呼他们为兵哥哥,最显亲近。自古以来,都有当兵的,但兵哥哥这个叫法,只是当代独有,显示了军民之间的鱼水关系,表...

    谢祺相 发表于 2020-12-07
  • 戏法

    看戏法那年,大江子十八岁,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 初春的午后,一伙变戏法的人在村里的场院上耍尽了名头,最后拿着翻过来的铜锣收钱。大江子和另一个半大小子起哄,演的啥破玩意儿还收钱?结果人家收了三圈过后只有几个钢镚儿。于是变戏法的那五六个人凑...

    王春华 发表于 2020-12-01
  • 那堆灰烬

    2010年,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兰州、通渭之间跑动,心情非常之郁闷。每次坐车去老家和坐车从老家返回,看着那熟悉而贫困的山山水水,泪水就溢出眼眶。 这是我的生身之地呀。这是我的祖地。但看来慢慢地就要断了。这个断的过程,是那么的撕心裂肺。我曾经说过...

    杨光祖 发表于 2020-12-01
  • 新在新年里

    哪怕一本台历的开启,哪怕一窗灯火的守候,哪怕一挂鞭炮的炸响,新年总在不经意间到来。腊味,只不过是新年散发的气息;腊梅,只不过是新年绽放的容颜;雪花,只不过是新年发出的请柬新在心里,新更跃然在新年里! 顺着腊味、腊梅和雪花,我们深入新年的气氛...

    两颗心 发表于 2020-11-30
  • 女兵之美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离开军营已经许多年了。难忘军营,是军营赋予了我们每一个女兵风采,女兵之美也同样装点着军营,装点着祖国。伟大的祖国,绿色的军营,我永远是一名女兵,女兵之美,也是祖国之美,也是军营之美。 女兵之美,我们迈着整齐的步子,走...

    王淑芹 发表于 2020-11-28
  • 《边城》随想

    烟雨中的凤凰古城,酉水里的一叶扁舟。雨稀稀疏疏,敲打着这古朴清新的边城人家。由四川过湘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一...

    王雅 发表于 2020-11-20
  • 幸福的开关

    在一个电视节目中,有一位3岁小男孩因其可爱的光头形象以及根本停不下来的热舞,征服了现场评委以及观众,当主持人问他为什么选择跳舞时,没想到这个才三岁的小孩儿是如此回答的:选择跳舞是因为看到妈妈在我跳舞的时候会笑,说明笑就是幸福了。 童言不仅无...

    鲁秦儿 发表于 2020-11-19
  • 北大营赋

    北大营是昔日张学良之东北军兵营,因1931年侵华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而闻名于世。东北军620团团长王铁汉率部突围,在这里打响奋起反击第一枪,从而拉开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序幕。值87周年来临之际,作为辽宁省作协会员,忆沦亡之耻,观沧桑之变,讶日新月异...

    马仲喜 发表于 2020-11-18
  • 歌曲的年龄

    朋友圈里,有人晒蔡琴的CD,其实,我也是蔡琴的粉丝,迷上蔡琴很突然,歌曲中那份感伤而不忧伤的韵味,让我一下子觉得相见恨晚。她每首歌仿佛是在细语倾诉,却没有一点的骄矜做作。 作家邵丽说:蔡琴代表了咖啡馆,哥特式的建筑,落满黄叶深秋的街头。蔡琴应...

    丁纯 发表于 2020-11-18
  • 我的文学情缘

    不知从何时起,我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或许是四年级时,爸爸给我订的《小学生作文报》,我被报上一个瑞士小孩的连载故事吸引,至今仍记得故事中那个瑞士小男孩是多么淘气和搞笑;或许是在14岁那年寒假,去三姑母家玩,无意中发现了大表哥有十几本世界名著...

    兰若 发表于 2020-11-17
  • 烧饼店

    不知何时,我上班必经的小桥边,多了一家烧饼店。店铺不大,屋外放了一个大烤炉,屋里西墙边置了一块长方形的案板,上面放着揉好的一小块一小块面团。东边是一张小方桌和两条矮凳。 卖烧饼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整天埋头做烧饼,只有在顾客来买饼时才抬起头来打...

    吴建 发表于 2020-11-15
  • 最难忘的微小瞬间

    常常很好奇决定一个人记住或遗忘一件事、一个场景的关键点是什么。为了写作业开始从记忆里翻箱倒柜,抽丝剥茧,好几次都觉得自己有话可说,末了发现那些记忆和想象已难以厘清的东西,不是被掏空便已难成形。很困惑为什么会这么平白无故地发生,又不知所云地...

    王嘉睿 发表于 2020-11-15
  • 洛汭遐思

    洛汭,即洛水入黄河处。《尚书禹贡》: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其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驿道要津,万里奔腾的黄河在这里接纳了发源于秦岭山脉东侧的洛水,黄河水色自中流一分为二,北面黄河水泥沙俱下、汹涌东去,南面洛河水清澈明净、缓缓融入。河洛交汇,水势翻滚...

    金鑫 发表于 2020-11-11
  • 这个夏天就在这里消暑了

    午后的一阵大雨,把小城的天空洗刷得碧蓝碧蓝的,几朵白云悠闲自得地飘游着。两天没有出屋的我信步走出家门,来到雨后的大街上,本以为能有一丝凉爽,哪知脚踏在马路上犹如走在火焰山的土地上,把鞋烫得滚热滚热的。迎面袭来的是一阵阵的热浪,烤的脸直冒热...

    郑学富 发表于 2020-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