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母亲玩微信

    母亲生活在农村,一辈子靠种田为生,不识几个字,更没有什么文化,虽然她已古稀之年,但她对新生事物仍充满好奇。周末,母亲进城来我家,我想请姐姐过来一起吃饭,姐弟也好团聚一下,于是就用手机微信和姐姐视频通话。见姐姐的图像清晰地显现在手机屏幕上时...

    钱永广 发表于 2021-09-24
  • 二胡

    二胡,又叫二弦胡琴,也称南胡或嗡子,是我国一种传统的拉弦乐器。据史书记载,二胡始于唐朝,是北方游牧民族奚部族所创,故也称奚琴。在宋代音乐理论家陈旸所著的《乐书》(卷一二八)中就有记载: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鼗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

    熊兴国 发表于 2021-09-24
  • 穿过丛林看小溪

    我们生产队位于偏远的山村,20多户人家同龄儿童10多个,砍柴割草放牛放羊,绝大部分时间是一起度过的。上学放学绝对是集体行动,常常从松林坡传来互相叫喊的声音:我们上学时在松林坡石坝处相见,放学时在倒角湾田角一块大石头处相见。一起在上学放学的路上...

    邹清平 发表于 2021-09-17
  • 动感青春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切行动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有良好的体魄。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少年强、青年强是多方面的,既包括思想品德、学习成绩、创新能力、动手能力,也包括身体健康、体魄强壮、体育精神。做到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将来才能成为栋梁之材,朝气蓬勃...

    汪昱衡 发表于 2021-09-16
  • 步鱼和春笋

    杭州人很热爱吃笋。春笋步鱼,正是杭州的名菜,只在春天才有,人不容易吃到。步鱼,也就是塘鳢鱼,一种个子小小的鱼,通俗的叫法为土步鱼。以其个小,更是鲜美。其实江浙地区都有步鱼,只不过这两年少了。我有时到菜市场去,专门会找一位摊主问,今天有步鱼...

    周华诚 发表于 2021-09-14
  • 心灯

    昨晚约好了今天午后他来。 小事一桩:厨房里原来的一个电插板需要换个地方安置,由于需要电钻打孔、上膨胀螺丝才能固定,历来对机械没感觉的我就懒得去管,也确没女汉子到可以操纵电钻的地步,一段时间来就是串联了一个活动插板应付着用。 午后2点,他如约而...

    皮佳丽 发表于 2021-09-13
  • 好老师,一辈子

    何老师是我初中时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瘦高个儿。何老师多才多艺,会弹古筝,会画画,还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课余还喜欢跟我们一起打篮球。 何老师平易近人,初中三年,我从未见她发过脾气。对班里调皮的学生,何老师也总是和颜悦色,耐心教育。记得有一次,...

    陶冬梅 发表于 2021-09-12
  • 某先生

    说来惭愧,至今,我都不知道那位小学老师姓甚名谁,故只能以某先生称呼他。 某先生没教过我,并且,他应该是在我读三年级前,就调离了我们村小的。我记得某先生,只因为一个场景。 在小学三年级前,我的脑子还处于未开化的状态,加上时间已过去近三十年,当...

    马继远 发表于 2021-09-07
  • 蒲公英和蜗牛

    在植物和动物中,很少有人知道,蒲公英和蜗牛是最亲密的,近期,意外发现这个秘密后,我感到特别惊奇。 滞留在瑞士的半年多日子里,我随身携带的降血压药品已经服用完了。接下来,我用蒲公英代替降血压药,每天都要去女儿、女婿居住地附近的野外采摘蒲公英煮...

    谷正华 发表于 2021-09-06
  • 早餐的味道

    昨晚煮了一大锅杂粮粥:糯米、花生、绿豆、豇豆,挺香的。很好喝,但没喝完。 早晨起来把它热了一下,盛到碗里喝了一口,没想到,与昨天晚上的味道相比,发生了巨大改变,寡淡得不说难以下咽,也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杂粮粥睡了一夜自身发生了改变,还是人睡...

    赵文汉 发表于 2021-09-05
  • 清河的李花

    日日出西园,只望花柳色。清明朗和的春日里,走出西园踏青赏花乃人所共盼之舒心乐事。 早听说清河镇龙洞坝山上有一大片李子园,每至春暖花开时节,便可见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丽景象。因为出了个袍哥大爷、抗日名将范哈儿,因为那条中西合壁的将军街,作为...

    巴山 发表于 2021-09-04
  • 暮年

    这个冬天我去到瑞士。那一日在卢赛恩,下午三点,年轻人逛街去了,天色阴沉,冷风戳面,我躲进闹市街边的一间咖啡馆,喝茶取暖。 咖啡馆不小,却陈设简单,方桌,木椅,白墙,在昏黄的灯光下没有装饰。杯具器皿也很一般,伯爵茶冲泡在平常的大口玻璃杯里。店...

    潘家新 发表于 2021-09-01
  • 你的深情 他知道

    看了冯小刚的新片《只有芸知道》,很有感触。影片讲述了一个很美的爱情故事,据说是冯小刚根据一位好友的亲身经历改编的。故事很简单,讲的是一对旅居新西兰的中国小夫妻隋东风和罗芸,在异国相遇、结婚。幸福平凡地过了十五年的小日子后,罗芸去世。隋东风...

    李月亮 发表于 2021-09-01
  • 美味砂锅头

    小寒节气一过,进入三九、四九冰上走的严寒季节,下班后走在寒风凛冽的街头,心里最渴盼的,回到家里饭桌上有一个热气腾腾的砂锅头了。 记得小时候家里穷,开荤吃鱼肉是件稀罕事,萝卜、白菜是餐桌上的家常菜。后来家里日子渐渐好转了,餐桌上的菜肴也丰盛起...

    曹乾石 发表于 2021-08-30
  • 天坛约会

    除夕的前一天,天气不错,温度高达14摄氏度,便去天坛转转。比起前些天,天坛里的游人渐多,挂起的红灯笼也渐多,北天门前那两排银杏树上悬挂的红灯笼,比起去年明显又密又红。想起去年这时正是武汉封城以及天坛里冷清的样子,如今节日的气氛,已无可阻挡地...

    肖复兴 发表于 2021-08-30
  • 一路前行

    夜晚的星辰格外醒目,月光挥洒一地,被近日的事情压得喘不过气的我们坐在马路边,一直讲述各自的心路历程,讲述未来的希望。太阳从天边升起的那一刻,是希望还是失落,是泉涌般的泪水还是自信的脸庞,我已不敢去猜测,只能伸手向美好的早晨挥挥手,一路前行...

    党绵 发表于 2021-08-29
  • 停电的遐想

    清晨起来,我正在卫生间洗漱,眼前突然一黑,停电了。电话询问小区物业,说是片区电路意外故障,预计停电抢修得一整天。 赶忙让胖阿姨下楼去超市买蜡烛。应声去了,却老半天没回。正纳闷,房门打开来,胖阿姨一屁股瘫坐下去。满脸汗涔,直喘粗气:嗨唷,电梯...

    潘鸣 发表于 2021-08-25
  • 轻轻浅浅的张老师

    我从中等师范毕业30年了。去年盛夏,我与同学们相约到学校看望班主任张老师。 彼时,我们的师范学校已经改为普通中学了。张老师虽然已近花甲,但身板笔直,面目白净,透过眼镜片的目光仍然炯炯有神。他只比我们大十来岁,站在一群大腹便便、秃顶变形的男同学...

    吴静娴 发表于 2021-08-23
  • 女儿的新年

    年末,我收到了最珍贵的生日礼物。生日前一天,快递员送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打开黑色烫金的礼品盒,水晶球里一朵红色的巨型玫瑰娇艳欲滴地呈现在眼前,是野兽派的永生花。早在20世纪的德国出现。它是用高科技手段,将鲜花经过脱水、保色、干燥等复杂程...

    薛燕 发表于 2021-08-20
  • 童年的春天

    当我在微冷的早晨出门,走在路上,头顶传来黄鹂鸟清脆动人的鸣叫,一声一声直达心脾,风吹过耳畔却并不觉寒冷刺人,反而像双温柔的手拂过发梢。池塘边的杨柳迎着风舒展开来,生机盎然且轻巧婉然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二十来岁温婉动人的年轻姑娘,深深一嗅,空气...

    朱丹丹 发表于 2021-08-18
  • 十月的阳光

    一 有人说,十月的红是最鲜艳的红,因为那是56个民族共同描绘的红;有人说,十月的歌是最嘹亮的歌,因为那是炎黄子孙共同唱响的歌;有人说,十月的方向是最明确的方向,因为那是华夏儿女共同追求的方向:这是从战争到和平的方向,这是从黑暗到黎明的方向,这...

    孙凤山 发表于 2021-08-18
  • 风箱记

    母亲早年在区供销社工作,对来区上买农具的老乡很热情,时间长了都叫她江大娘,得闲时母亲也带我去村里玩。 村里的农家,青瓦的屋顶上,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柴垛在院角堆着,公鸡在草丛里刨食,母鸡懒懒地趴着打盹。老乡一手向灶膛里添柴,一手慢慢地拉风箱...

    郭松 发表于 2021-08-13
  • 冬日可爱

    水一瘦,山就寒意顿生;天一冷,太阳就显得金贵起来。冬日就在你愿意不愿意的时空轮回中来了。作为一年之中的收官者,冬天以其凛冽的寒冷,凌驾于春夏秋三季之上,让山寒水冷,水落石出;让草木凋零,虫鸟静寂;让谷物入仓,大地沉寂,应该是让人钦佩和仰慕...

    秦延安 发表于 2021-08-10
  • 乡音无改

    语气平和,缓慢而富有浓浓的乡土气息的话,叫我永远不会丢。说是方言土语,其实就是家乡人的普通话,很是接近北京人的语言,只是个别音节发音较重,有些生硬而已。祖先给我们留下这个乡音,它富有深情,富有特点,叫我还是很留恋的,更无法彻底改变。 许多年...

    张慧中 发表于 2021-08-09
  • 夏日茄泥香

    夏天到了,菜市场里茄子成了当家的主打菜。茄子不仅营养丰富,而且可以做出很多美味佳肴,烧茄子、干炸茄盒等等,我最喜欢的则是拌茄泥。相对其他用茄子做的菜肴,拌茄泥可谓操作简单,省时省力。 小时候,母亲上班忙,平常的日子无暇弄精致的菜肴,经常在下...

    张展 发表于 2021-08-08
  • 一盆饺子馅

    大年三十,盘了一盆饺子馅。小区封闭,就我和妻子吃了一顿,那馅,还冒着尖。妻子说,包成包子吧。我脱口而出,见了馅,不是饺子,就是包子,习惯思维。她不服,说那看你的。 那就把饭变成菜吧。我把豆腐皮切成菱形,放上馅,对角裹住,用海带丝在中间扎紧,...

    郭远清 发表于 2021-08-07
  • 怀念实习的日子

    九池是长江边一个十分普通的小地方,位于重庆市万州区的西南部,风景秀美,物产丰富。与九池乡结缘是我在重庆三峡学院毕业的前夕。我们美术师范教育专业的四名男生和一名叫做丽珊的女孩,被学校分配到九池中学,进行美术教育和班主任实习。 初为人师的我,想...

    王兴寨 发表于 2021-08-04
  • 快乐地飞

    大学同学紫蝴蝶给我发微信,说武汉大学校园的樱花又开了,绚烂极了,如果再不来,今年可就看不成了。 之后,她又在微信里给我发:我恋爱时受过伤,毕业时发过愁,结婚后有过痛,来陪我看看樱花吧,我想让樱花冲刷掉我身上所有的烦恼和忧愁。 当年在班上,紫...

    鲍海英 发表于 2021-08-04
  • 北京行遇陌生人

    我们在生活中,会遇到很多陌生人,有些人从陌生人变为熟人,进而成为朋友。这次北京之行,我遇到了不少陌生人,有意思的是,我们居然能共居一室,或共处一桌同进晚餐。 这次是有书平台成立三周年庆典,邀请我们作者去北京参加聚会活动。活动现场,我听了大咖...

    唐士莉 发表于 2021-07-30
  • 惊艳的时刻

    那一年端午前夕,大观园里下起骤雨,一个叫龄官的女孩子躲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痴痴地画着字。路过此地的贾宝玉眼睛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钩地看了去,又在手心用指头写,原来是个蔷薇花的蔷字。 雨太大,宝二爷看得心疼,大呼让她别画了,她回道...

    商玉玲 发表于 2021-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