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半听雨

    手机电子书看到迷顿,半梦半醒间,被淅沥的雨不经意地滴醒了,雨点敲击着窗棂,发出的声音听来甚是悦耳。披上衣衫爬下床,没有开灯,摸索着走到窗前,原来窗户根本是开着的,风虽不急,可也感到了迎面的潮湿,一丝丝的湿气顺着面颊、眼角,继而入侵到全身,...

    邓世琴 发表于 2020-07-10
  • 静院

    我曾在《场院》里这样描述属于我的院落:场院不算太大,大约四十多个平米,再在外沿砌上一堵墙,便圈起了一方天地在靠近西边的厕所边上,依旧保留了一块泥土路面。院内有两个花池,池中各栽了一棵树,一棵是香樟树,另一棵还是香樟树 有树,自然招来了鸟。有...

    程振华 发表于 2020-07-10
  • 难忘大通街

    没去过大通街就枉行赤坎街。 赤坎,在宋代已具小商埠雏形,到了清朝,随着海禁解除,海上贸易得到不断繁荣而发展。当时的古老渡和大通街以东地域,是一片海滩,来往货船通过鸭乸港乘潮进出商埠。 古老渡和大通街沿线,设有多个码头,独特的优越地理环境,使...

    吴国威 发表于 2020-07-08
  • 清端园去来

    趁暑假回雷州家乡,我约了几位大学同学去清端园,寻找清代清官陈瑸的足迹。清端园在雷城南8公里的南田村,晴空丽日,路通车快,一会儿就到达目的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门上方的清瑞园三字,刚遒有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迈过山门,接着是一个不算很大的青...

    莫景锋 发表于 2020-07-08
  • 存在的意义

    打从我记事以来, 父亲一直都做着珍珠活取穿串的营生。他在闹市租了一间大约有6平方米的门面,门前摆了一个摊子,上面摆满了手工穿好的珍珠手链,琳琅满目,非常漂亮。摊子前面有三个塑胶桶,里面盛有三分之一量的撬开了还带有珍珠的蚌壳,以向人们证明父亲...

    竹纹君 发表于 2020-07-04
  • 正月里打卯

    正月三四,在我们沂蒙老家,是打卯的日子。卯,是用粗制棉线紧紧缠结而成的球体,一握大...

    许厚全 发表于 2020-07-04
  • 像孩子一样歌唱

    小孩子都是喜欢唱歌的,咿咿呀呀,不论唱得如何,一唱就是半天;也不管别人爱听不爱听,反正自己开心得不得了。我很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唱歌。 少年时代的我是很爱唱歌的。现在我还会唱当年极流行的《黄土高坡》。那首歌的曲调非常粗犷:我家住...

    牛学军 发表于 2020-07-02
  • 请一定给我个拥抱

    如果在遥远的将来我们还能相遇,会不会像现在一样,笑得像阳光。我们会去往不同的大学,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如果我们还能相遇,请一定给我个拥抱。 学生时代的友情单纯得像纸,喜欢和不喜欢都写在上面。现在的我们,会因为喜欢同一本书而相谈甚欢,会因...

    宋子晗 发表于 2020-07-01
  • 三八节里忙“护花”

    三八节,是属于妻子的节日,也是我这名护花使者忙碌的日子。 二十年前的春天,皮肤白皙、身材高挑、衣着得体、温文尔雅的妻子映入眼帘,走进了我的生活。再你来我往,经过半年的恋爱时光,我们走进婚姻的殿堂。由于时间短暂、了解不够深入,婚后的磨合期在所...

    何龙飞 发表于 2020-06-30
  • 那些年,我们一起看的世界杯

    我看的第一届世界杯是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那一年,我上高三,尽管高考在即,但看世界杯的热情不减。国足时隔44年终于冲出亚洲,站在世界杯的舞台上,我和亿万中国球迷一道,坐在电视机前为国足加油。那一届世界杯,中国队技不如人,小组赛一球未进,尽吞九...

    周维强 发表于 2020-06-26
  • 女友

    我这一生中男友不少而女友不多。有一位女友是从未见过面的,却至今不忘,甚至她信里的有些话也还记得。 上世纪40年代初期,我正在印度乡间,忽然给别人介绍的国内一位女子写信,得到了冷漠的回答。我又写一封信寄到昆明,请她的一位教中学的朋友转去。这位转...

    金克木 发表于 2020-06-24
  • 会吹口琴的 碾米坊

    沙州坪边上的碾米坊,比村里的民房高一些,有三栋民房那么宽阔。曹田大队的社员,有人习惯上称碾米坊为发电厂,有人又喊它加工厂。 碾米坊离村湾有几百米远,在沙洲坪东岸,隔着几坵水田,远望过去,有些孤寒,也有沉稳的矜持,啸傲的淡定。这种淡定,拉长了...

    邓树现 发表于 2020-06-22
  • 水做的雪

    1 雪花是你的梦。 一朵一朵的雪绒柔软细腻,攀着炊烟的肩膀,把初冬的纯投递到万家灯火里。 木格子窗棂睁着眼睛,凝视着老屋里时光演绎成的过眼烟云。磨砂玻璃里,藏着星星和虫鸣。 极目所至,白雪覆盖的小村里,土坯和茅草幻化着陈旧的意境,几行歪歪斜斜的...

    潘新日 发表于 2020-06-22
  • 春花

    过年了,买几盆鲜花,或买一束鲜花放在家里,不仅增加了年节的气氛,也使得满堂春意盎然,喜庆吉祥。 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年轻的母亲照例要去花市买一两束春花回来,或是迎春,或是腊梅,或是玉兰和百合,让家里的年味儿浓郁而温馨。东北之冬,北风呼号,...

    阿成 发表于 2020-06-21
  • 幸福该有的模样

    早晨,一缕阳光从窗帘缝中溜进脸庞,泛起脸上的油光,睡眼蓬松的张开眼睛,随即又眯成一条缝,感受着光的温暖,或许这就是幸福该有的模样 儿时,家里的重担一直压在父母的身上,为了生计,他们一刻不得停歇,家里的农活有弟弟妹妹帮着分担,而我只做着做饭喂...

    天地有容 发表于 2020-06-17
  • 我教孙儿献爱心

    春节期间,亲朋好友之间你来我往,家里厅堂前逐渐堆满了糖食果品。元宵节那天,妻子把堆得小山似的果品整理到一个角落里,她自言自语地说,丢去吧太可惜了,留着吧又吃不完。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我说,何不送去敬老院给那些孤寡老人吃呢?对呀。妻子赞同...

    周荣华 发表于 2020-06-15
  • 和爸爸一起品茶

    爸爸喜欢喝茶。吃完晚饭后,他总会拿出那套茶具品茶,显得十分惬意。爸爸说自己喝茶是为了消食,我看是为了享受。 透过那透明的壶壁,我看见一片片茶叶在淡绿色的茶水中翩然起舞,散发出生机,散发出活力,令人感到神清气爽的茶香也时不时地钻入鼻腔。我对爸...

    李腾阁 发表于 2020-06-12
  • 烤猪肝,喷喷香

    在各色荤菜中,本人素来喜吃家畜家禽内脏,尤爱吃猪肝,爆炒,打汤,卤制,熏腊,烧烤样样都好,来者不拒。但吃来吃去,吃了大半辈子,我还是总觉得比不过老家的烤猪肝。每每想起小时候家里杀年猪、烤猪肝的情景,我就会忍不住流口水。 其实,老家的烤猪肝还...

    卢兆盛 发表于 2020-06-09
  • 打个电话问妈妈

    周末,在家学着用江米甜酒发面蒸馒头,早晨起床我就把准备好的江米甜酒调成米糊,放到温度稍高的地方等着发酵,大半天的等待后终于看到了星星点点发起的小泡泡,按照朋友的说法,这就是发酵了。于是我又开始揉面团,将近两个小时后,原本待在盆底的面团像吹...

    张文艳 发表于 2020-05-29
  • 岁岁清明

    岁岁清明,今又清明。关于清明,我始终觉得,这是一个代表过去的词汇,因为祭奠与怀念。花木芳菲、草长莺飞的四月天,怎奈一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使得清明二字,在文字纵深处更增添了几分烟雨迷濛的感觉。 清明是农历的二十四节气之一,...

    费城 发表于 2020-05-26
  • 红楼一梦

    《红楼梦》这本书在我家算得上是本禁书了。爸爸说:女不读红楼,男不读西游,读《红楼梦》你还太...

    張霁悦 发表于 2020-05-25
  • 人间好时节

    中秋将至,巧的是今年中秋与国庆假期共过。当人们开始计划假期游玩时,千里明月寄相思的情绪也会油然而生,而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也代表了一些人的经历和感慨吧。 今年过年时,家族的几位长辈时髦地玩起微信群,把大家拉到群里,无论身在哪里,分享、问...

    褚琳景 发表于 2020-05-08
  • 图图搬家记

    从前,有一只小蚂蚁叫图图。他住在一个又脏又小的地方,他受够这个地方了,终于下定决心要搬家。 图图有许多的邻居:老鼠、天牛、蜜蜂和蜘蛛。老鼠可是一个大嘴巴,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了。老鼠拿着奶酪说:小蚂蚁,你是我遇到过最好笑的...

    王奕璇 发表于 2020-05-04
  • 妈妈减肥记

    减肥,是每个胖胖心中的恒久心愿,我的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胖子,158㎝的身高,配上138斤的体重,胖得像个圆苹果。为此她很伤心,自我认识她以来,她说得最多得一句话,就是我要减肥,当然,多数是在她吃饱了然后上街逛那些衣服店子的时候说的。 现在,她又开...

    格桑拥珍 发表于 2020-05-02
  • 鸡年话鸡

    与丈夫谈对象,谈到差不多之际,在一个夏天,跟着他去他家看人家。 一进院,先扑入眼帘的是:一群鸡被狗撵着,上下乱飞,咯咯咯,咯咯咯地叫着。鸡一飞一叫,引得狗也汪汪吠起来。一副热闹场面。但在我这个向来爱好安静的人看来,那不是热闹,那是乱。 然后...

    雨君 发表于 2020-05-01
  • 食粥

    于国人而言,粥这样的食物实在平凡之至,平常到连大才子袁枚的《随园食单》里都不愿多言。然而,最平常之物,或许正是最不可或缺之物譬如水、阳光和空气。 幼年食粥,新产的小米配以北方特有的碱性水,熬出的粥自然色泽金黄、粘稠浓香。然而那时的我实在可厌...

    谭妙蓉 发表于 2020-04-27
  • 有你,真好

    我的外祖父,他已经年近七旬了,他是一个总能带给人温暖的人。我始终有一句话想对他说,但一直没说出口。那就是:有你,真好! 有一次,我刚上完补习班,就与母亲怄气,母亲气急败坏,呵斥了我,便摔门而走了。我更是被骂得悲痛欲绝,躺在床上,把头藏在枕头...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4-17
  • 抗疫琐记

    今年冠状病毒肆掠期间,我最牵挂的是我的母亲。 母亲八十岁,独自一个人住在乡下。母亲患有高血压,哮喘,关节炎。清晨起来她的呼吸像拉风箱一样,行走缓慢,让人放心不下。 因此今年春节我们要在老家过年,一家人聚集在一起,其乐融融。扫尘,清洗衣物,妻...

    华哥 发表于 2020-04-17
  • 五朵梅花,撑过冬天

    一年以后,我才发现我们家的环境和气候与一公里之外的花木市场的有很大的不同,这在这盆庞大的蜡梅身上体现了出来。一年前,当我吭哧吭哧地与送花工人将它抬进电梯的时候,它的众多的枝条上挂满 了柔美、明媚、玲珑的黄色小花朵,强烈的冷、清、又带点甜的气...

    余毛毛 发表于 2020-04-16
  • 小镇赏月乐悠悠

    丹桂飘香中秋至,转眼又是赏月时。西湖的三潭映月、林芝的高原明月、大理的洱海月、黄山的照壁映月知名景点是大伙追逐的热点,但于我而言,留在居住的无名小镇赏月也悠哉游哉。 小镇不大,但有一个公园,它也成为我赏月的首选之所。在妩媚月色的照耀下,徜徉...

    秦海 发表于 2020-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