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家了

    已经深夜了,带着耳机听着音乐,脑海里有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想了想最近每天的课程,想了想即将到来的考试与六级,想了想两三年以后的工作或者考研,还想了想数十年之后的变化。顿时感觉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突然感觉内心一阵疲惫。 无数次的夜晚这样想过,...

    19980327wsc 发表于 2019-03-30
  • 给父亲的一封信

    尊敬的父亲大人: 您好! 如果不是上级公司有征稿任务,我和您老人家近得邮递员都不给寄的距离是无需写信的,况且我最多半个月就会回老家看望您和母亲,有些话完全可以当面讲,但总觉得有些话是在见面中难以说出口的,正好借此机会,跟您聊聊。 聊点什么呢?...

    sryqh 发表于 2018-10-29
  • 我们的曾经

    你是否曾经让酒精麻痹过对她的思念 你是否曾经让香烟萦绕着对她的亏欠 你说她不论被任何人称赞的美丽 都不如你们曾经的第一次相遇 你那肮脏的皮囊是否还藏着所谓的圣洁灵魂 你那千疮百孔的心是否还向往着所谓的爱情 你那疲倦的双腿是否还坚持着自以为是的理...

    楼兰 发表于 2018-06-25
  • 母亲的热炕头

    时令还没真正进入五月,母亲就急着包粽子了。她突然打来电话,问我孩子高考完啦没。那天高考刚结束,看儿子情绪不佳,我没敢问他考试情况,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稳住,好坏都要坦然面对,不能给孩子压力,再说成绩很快就出来了。可心里总慌得很,不得安宁...

    rengaili 发表于 2018-06-20
  • 摘集果子

    摘集果子 摘集果子 割下死敌的耳朵,以示战功 未经缔结构造,在原始树杈上巢居 人进浴缸,缸水满溢 伸长颈脖,以就匙子里的食物 用来装运货物行李的竹篓 手持大戉,呐喊示威 父母将哭泣流泪的幼儿抱在胸前加以安慰 躬身垂臂的劳作者,地球上唯一会创造文明符...

    vangyun 发表于 2018-04-26
  • 足履平地,徒步前往

    足履平地,徒步前往 没有吹响号角时发出的嘘嘘声 旗帜起伏飘扬 婉转起伏的竽音 对峙的两军之间不偏不倚的非军事地带 山岭间涧水汇集的洼地 用绳子系住鹰隼双足,驯养助猎 异口同声 箭靶上用赤碣色泥浆涂抹的醒目靶心 长尾飞禽 婉转起伏的竽音 鸟儿振翅翱翔...

    vangyun 发表于 2018-04-26
  • 将门栓插进左右两扇门的两个栓孔,紧闭大门

    将门栓插进左右两扇门的两个栓孔,紧闭大门 将门栓插进左右两扇门的两个栓孔,紧闭大门 一种喜欢侵占他鸟巢穴的山雀 有屋有地,定居生活 非舟船无以越渡的大川,即北方第一大川, 即黄河,发源于青海、流入渤海的中国第二大川流 足履平地,徒步前往 洞穴狭小...

    vangyun 发表于 2018-04-26
  • 他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爱你

    我曾经认识过一个傻姑娘,她叫小颖,她给我的印象,唔让我想想,应该说是一个比较性情中的姑娘,对,的确是比较性情中。 从认识她开始我就常常反反复复的听到她提到过一个男人,一个我从未见过,不对,是她所有的朋友都没有见过一直充满着神秘色彩的男人。...

    栖偌 发表于 2017-11-10
  • 情动,花开

    人不轻狂枉少年,可轻狂过后,是否会去后悔呢? 高中时段的我,一心惦记着我的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的小姑娘,甚至到了一个走火入魔的地步。 所有的原则皆可为其放弃,原有的下限可以为她不断打破。试图以此来感动她,以青梅竹马的情分感动她。 可现在看来,是...

    太极史诗 发表于 2017-10-13
  • 北上的火车

    我不善言辞,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到某种旋律就有一种想要诉说的冲动。《白杨向北》如果能够写下去,应该就是源于这种冲动以及无数次重复的心情。 然而,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没有在任何刊物发表过任何文章的门外汉来说,讲完一个比较长的故事不仅仅是挑战...

    左非 发表于 2017-06-09
  • 谁最在乎你

    人海茫茫中,谁最在乎你? 茫茫人海中,你最在乎谁? 女儿,从你来到这世间,你早已明白都有谁最在乎你;而你一路走来,也该明白了你最在乎谁。在乎,其实就是时刻挂在心上;在乎,就是每个人都在心里装着对方;在乎,就是都不忍伤害对方;在乎,就是相互祈...

    真爱有风 发表于 2017-05-27
  • 有些玩笑有真情

    玩笑,是玩还是笑?是戏耍的言语或行动?在我看来,有时候的玩笑大都有认真的成分,淡淡的真心话在玩笑中说出口,只是不想懂的人,怎么都不会懂。 玩笑让我们的生活更加愉悦,它可以说过之后一笑而过,它更可以包装你某种内心的表达。 是啊,有多少想要真心...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5-12
  • 爱无言

    多少个夜晚折叠了许多的思念,随着夜风虚无缥缈的悄悄离去。 然而,对于茜茜来说,只有在这灯火通明的夜晚才能放松自己的心情,白天忙碌的工作没有任凭她去思考一些儿问题。 站在天桥上,任凭冷风吹拂着她的秀发,飘逸着长长的发丝,出神地望着远方,等待着...

    Xp3067531733 发表于 2017-04-01
  • 妈妈的学生时代

    我妈妈是个文化人,这是我从小到大一直以为的。 妈妈是当年县里的中考状元,学习很好,但是家庭条件捉襟见肘。听妈妈回忆过小学时每到交学费杂费的时候,都是她最小逃学的时刻,因为没钱,总是拖上好久,偶尔还会被老师撵回家取钱,可那又能怎样,钱还是拿不...

    水泥热点NEWS 发表于 2017-03-13
  • 年底清理抽屉

    年底岁末,清理盘点。抽屉这个容易被遗忘的角落是否整洁,也必须兼顾。凌乱不堪的抽屉,证明我从来没有爱护过它,只用不清,任其繁乱。许多时候我为找一件东西,曾经火急火燎把它拉开又猛力推合,简直在拿抽屉当出气筒,可是抽屉不愠不怒,仍以它的包容,来...

    许亮生 发表于 2017-03-10
  • 月晕如酒(歌词)

    (一) 当夕阳渐染我洁白的衬衫 思念入河水缓缓流淌 夜幕降临是那样突然 秋风吹来了千年寒霜 我抬头仰望乘云破雾的明月 像渴望妈妈的眼睛一样 船儿划开那粼粼波光 引擎声在寒夜里渐近渐强 台灯高挂在三十八万公里的天上 孤影在整个东半球悠荡 时间冲淡年轻的...

    qq986957197 发表于 2016-12-27
  • 心里也禁不住难过。那么开朗大方的你,怎么会也在黑夜中独自徘徊难过。 你应该在艳阳天下开怀大笑,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应该活的充实而快乐。 那样的你,是怎么会在这样的年纪中垂头丧气? 你说造化弄人,爱你的你不爱,你爱的却离开了你。 那么哀伤的...

    蔡依林男朋友 发表于 2016-12-07
  • 望玉兔——献给一见钟情的她

    遥思日久,遐想天长, 爱慕情缘,心向往之, 牛郎织女,鹊桥相会, 千古佳话,妇幼皆知, 天宫玉兔,嫦娥揽怀, 八戒妄求,下界作囤, 华夏泱泱,情绪绵绵, 月老发白,众生碌碌。 小生卯兔,性和心烈, 奋发尤为,向往圆缘, 未曾奢思,因起建业, 纯属偶合...

    阳光灿烂 发表于 2016-11-15
  • 怀念一个小嫚

    最近几年,我一直很怀念一个小嫚,这个小嫚和我们一起共事三年,离开北京又三年,加在一起,前后已经有六年了。 小嫚姓袁名媛,是山东青岛人,属于大家想象中那种山东姑娘的标本,身材中等偏上,人长得干干净净的,很匀称。 我怀念这个小嫚,不外乎三条。一...

    冰山一角生 发表于 2016-10-30
  • 平凡之路

    时间总是宛如指尖的流沙,转眼已来济南培训近半月。每天都过得充实而快乐,忽然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写过文字了。其实,有很多回都想写点什么,可一下手就不知道该从哪个键按起,是的,我不知道该具体说些什么,理不清清明节并我没有回家,而是与小伙伴们一...

    墨宝 发表于 2016-10-18
  • 橘子汽水

    你知不知道橘子汽水是什么样的味道,是酸酸的味道,比我的生活滋味淡一些,比我的以前的生活要浓烈一些,这样很好,很美的滋味,我现在好想念西安泡馍,好想念在西安的大街小巷流窜的日子,感觉真的很好,很陕西的味道,让人很着迷,好想念在回民街上吃的臭...

    烫的雪 发表于 2016-10-08
  • 躺在记忆里的那个人

    每个人的记忆里都会躺着一个人,不管经历多少年,不管这些年里你的记忆刷新过多少次,他始终就在那里。他留给你的记忆或悲或喜,但一定刻骨铭心,七大于我便是如是。 七大是我父亲的堂弟,在他26岁那年的深秋,他把自己交给了果园里那口清澈的井,那一年我10...

    XS路上 发表于 2016-10-07
  • 女生看球也疯狂

    最近,四年一届的欧洲杯打响了,又一次打乱了我的生活步调。 其实,说起与足球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我上小学时。那时学校有兴趣小组,想不起来是何缘由,不爱运动的我竟然报了足球组。由于去今已远,当时的情况实在记不起什么了,只还有一幕留在脑海里,个头小...

    任艳 发表于 2016-09-30
  • 恰到好处

    办公室老刘平时喜欢喝点小酒,每次喝完都说自己喝得恰到好处。我问老刘:什么样的状态是恰到好处?老刘说:既有悠然的快意,又能保持冷静和清醒,这便是恰到好处。喝得酣畅淋漓,酩酊大醉,既伤身,又难免惹出是非;喝不到兴致,又无法体会酒的微妙。只有喝...

    刘新明 发表于 2016-09-23
  • 爱的对等

    同事小霞离婚后,嫁给了大她十多岁的关涛,听说小霞自嫁给关涛后,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做早餐,晚上十点又做好宵夜等关涛回家。我们都感到不解,因为小霞的前夫阿强对她实在太好了,上班送下班接的,且是风雨无阻。小霞一直和公婆在一起生活,据说小霞连一根菜...

    梁秋红 发表于 2016-09-23
  • 深圳

    深圳 多少人的梦想地 多少人的葬生所 青春与梦想的碰撞 现实与命运的交错 任时光匆匆流逝 孤影长存...

    泸西飞鸿 发表于 2016-09-22
  • 秋天来了,梦想知道吗

    秋天来了,早上起床越来越冷,同一个时间点起床,醒来房间里已经看不到清晨的朝阳。清冷,天色微明,与之前大热天的时候相比,床更容易让人缠绵。 不高不低人体焐热的温度和像是安上弹簧的眼睛都具备神奇的魔力,总是能妥协人的意志,即使是前一天的信誓旦旦...

    虫鸣吹晚风 发表于 2016-09-22
  • 时间,我要改变你!

    今年算下年岁,我已经24岁了。心中有些震惊,倒不是我没注意自己的岁数,而是猛然认真一念间发现,时间流转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快了起来。 记得上小学那时,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刚看完一集想着下一集的动画片,明天要和同学一起完的游戏,都让我感觉时间像出远...

    无心木 发表于 2016-09-13
  • 最没有尊严的地方

    办完一切手续,我在医生办公室里足足等了四个小时,还好有朋友陪伴,让我在面对医生递过来,完全是解脱医生责任,却足以使每个患者都心惊胆战的术前同意书上签字时能够坦然以对。排班的医生一再对我说,只是个小手术。空闲时,才会轮到我。从他的眼神中,我...

    平凡往事 发表于 2016-09-06
  • 梦中的中年

    那天我做了个长梦,一觉醒来,发现妻子正在为我做早餐。以前总是我先起床做早餐的,我问妻子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妻子说:你打了一晚上呼噜,吵得我睡不着,我干脆早点起床煮豆浆。看着妻子的黑眼圈我满是歉意,我说:我以前睡觉是不打呼噜的,现在是怎么了?...

    占广进 发表于 2016-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