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年不识曲中意,如今已是曲中人

    以前经常循环播放一首歌,喜欢它的旋律,还有记忆深刻的这句歌词: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时光慢慢走,如今我们都成了曲中人,习惯了周而复始的生活,也习惯了与很多人渐行渐远。 手机里上千的好友,不知道能与谁说说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打了几百...

    茶茶 发表于 2021-02-18
  • 父亲的空中花园

    在农村,土地就是赖以生存的命根子,人人都珍爱土地,不会让土地闲置、荒芜,连房前屋后,旮里旮旯,都会零星种些蔬菜,或是果树,可谓惜土如金,绝不会让土地无用武之地。 我家房前屋后都被父亲好好地利用了,没有空隙,在房后搭建了鸡舍,在楼道下面,建了...

    岳凡 发表于 2021-01-28
  • 农闲季节

    小时候,我生活在无极县一个小小的村庄里。我的爹娘都是朴实的农民,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刨食吃,养育自己的儿女,安静地过着自家的生活。 冬季,是人们难得的农闲季节。然而对于娘来说,却没有闲的时候。那些摊在房顶上的玉米棒子干透了,娘会把玉米棒子装...

    朱彩娟 发表于 2021-01-20
  • 旱塬有水了

    1979年夏天的一个夜晚,老宅的院子里,梧桐树上的知了早就疲惫不堪进入了梦乡。聚集了一天的闷热,也渐次在黑夜中消褪。 村旁的麦场上,乘凉的人陆陆续续卷起凉席准备回家。睡得迷迷糊糊的我,不知什么时候被母亲抱回了家。姐姐和弟弟,早已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叶灵 发表于 2021-01-15
  • 绽放在烟花上的幸福

    有些日子是辞旧迎新的,比如春节;有些日子是驻足仰望的,比如元宵节。生活就这样,走走停停,那些烟花装饰的岁月,拖着影子的尾巴,繁华而孤单。站在又一年的烟花下,我能清晰看见那些远去的时光,踩着烟花,明明灭灭走来。 正月的乡村,继承了腊月的贫寒,...

    葛亚夫 发表于 2021-01-10
  • 那个遥远的端午

    端午节前的一个晚上,我打开电视,观看了中央电视台4套节目《文明之旅》栏目五月五话端午的访谈节目。当主持人问到受访者一生中对过端午节的时候,哪一次印象最深刻时,她的问话把我拽进了对旧时的回忆之中。 那是四十年前的一个端午节。那次端午节可不同,...

    吴尚 发表于 2020-12-29
  • 那些关于村庄的底片

    在我们村里, 露天电影似乎是兴起于80年代末期的玩意,在90年代末,露天电影在我出生的小村里还是个奢侈玩意。 我是87年出生的,没赶上露天电影的黄金时期,在1997年后的三年里,我总共看过四场露天电影,之后因为黑白电视的进入,露天电影淡出了我们的生活...

    此称 发表于 2020-12-26
  • 世界再大,大不过有人等你回家

    孤独是什么? 孤独是断线的风筝,飘飘荡荡,无家可归;是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是家有厨房,却没一口热饭 幸福是什么? 有时候简单,简单到就只有9个字:有家回,有人等,有饭吃。 不论在外面遇到了多大的坎,无论心灵生了一场多大的病,家里都有个能...

    李意外 发表于 2020-12-26
  • 我的大年初一

    上世纪50年代中期,我出生在安徽大别山麓的农村。家中有奶奶、外婆、父母和六个弟妹,共11口人,兄弟姐妹7人中我排行老大。初中毕业升学考试时,我以总分第一名考上了郭沫若先生题写校名的高中花凉中学。 那时,农村以家庭劳力出工记工分,年终按人口平均决...

    邓长青 发表于 2020-12-16
  • 练习一个人

    友人说他最近工作压力大,想周末找人打麻将放松一下,奈何总凑不齐人,好扫兴。我给他支招:不如尝试去做做一个人就可以做的事。 事实上,这些年,我最大的改变就是学会了自己与自己玩。一人玩最大的好处是自由自在,比如一个人去看画展。美术馆本身就是一个...

    陆小鹿 发表于 2020-12-15
  • 走遍千山万水,心里依然牵挂

    什么是家?白居易在《种桃杏》中对家有这样的描述: 无论海角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 家,是让人想起来温暖的地方;家,是让人觉得安心的所在。 无论我们在外面经受了什么,多大的暴风骤雨,多大的坎坷挫折,只要想起家,心里就踏实。 因为我们知道,贫穷...

    无铭 发表于 2020-12-12
  • 挖泥煤

    秋去冬来,又到了集中供暖的季节了。这时,我不由想起以前挖泥煤的往事。 提起泥煤,现在的年轻人也许很陌生,不知泥煤是什么东西?其实,泥煤是焦化厂洗煤后洗出的黑煤水,这些黑煤水流到一个大池里,经过沉淀、晒干,就是黑油油、黏糊糊的泥煤。这泥煤都是...

    成石 发表于 2020-12-10
  • 回家

    清晨,坐上公共汽车回乡下的婆婆家。虽然已经过了雨水节气,我依然觉得天很寒冷。 倚窗而坐。天蓝蓝的,没有一丝云彩。阳光暖暖的照在车窗上,照在脸上 。很想拽一把阳光在手,让它通过手心的脉络流遍全身,给自己一个透彻的温暖。 公路两旁稻田中的积雪已大...

    张美荣 发表于 2020-12-04
  • 心烦的时候,想想这三句话

    人生,不可能事事都如你所愿。心烦的时候,总要学会自己化解,调节好情绪。不管发生什么事,最重要的是拥有乐观积极的心态。想想这三句话,也许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1 第一句话是,算了吧。 有些事,并非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就像一个不爱你的人,即使你...

    凌九歌 发表于 2020-11-29
  • 孕穗时光

    农民都会知道,对种水稻来说,一年二十四个节气,关系最密切的是:芒种、立秋,霜降。其中最重要的是立秋。在这个节气中,水稻要从营养生长转入生殖生长,进入孕穗时光。伴随这短短的时光,农民的心里一直系着稻田控水、拔草、施肥、防病 有的年份一到立秋,...

    蒋森度 发表于 2020-11-25
  • 遇见

    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遇见,在这世间所有词中,只为沧海一粟,但也在某个特定时间,特定场合发挥其特有的作用。我与你的遇见,不似那匆匆一瞥,只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相对走过,眼光交汇的那一刹那,我似乎瞧见你的眼眸之中似有...

    赵静 发表于 2020-11-20
  • 孝心相伴老来乐

    父母退休后,我把二老接到了城里。开始那几天,虽说对已贡献了几十年的乡镇企业有些恋恋不舍,但父母也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让闲暇恬淡的时光冲淡那份依恋。 二老每天早早起床,吃完早饭就去天台上整理那十几盆花草,父亲说,以前顾不上做这些事情,现在有...

    刘刚 发表于 2020-11-09
  • 走出松花岭

    人的一生,大富大贵也好,穷困潦倒也罢,都有一个困惑:我从哪里来?我到那里去?这个困惑当然很哲学,如同尘归尘土归土。尘土自有归宿,可以不管,但我们从哪儿来却永远不得不去探究。地理的故乡与心灵的归宿照样重要。譬如我的母亲,六十多年了,至今思念...

    曹宁 发表于 2020-11-08
  • 在那双抢的日子里

    持续高温,酷暑肆虐,已暂告一段落。人们在感叹今年气候异常时,又听到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的另一番议论:这算什么,想当年,双抢才真酷呢! 所谓双抢,就是在高温时节抢收前茬稻,抢栽后茬稻(秧)。年轻的朋友可能对双抢比较陌生,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和七十年...

    丁基荣 发表于 2020-11-06
  • 乡村锣声

    那年正月初一的早晨,妈妈扛着我去开门,随着一阵锣声,一头怪物冲过来,吓得我一股热尿流进了妈妈的脖子。锣鼓一打团圆声,麒麟登上贵府的 门寻常乡村人家哪有什么贵府?能吃饱穿暖就谢天谢地了,不过逢到过大年,喜气团圆总是百姓们期盼的,于是妈妈拿了两...

    朱志成 发表于 2020-11-06
  • 咸菜烧笋

    我喜欢吃咸菜烧笋。 这咸菜,须是老家乡下的咸菜,这笋,须是老家南部山区的毛竹笋。 过去,每到春暖花开之时,母亲就常做这样的一道菜。这是寻常人家能吃得起的一道菜。 咸菜,旧年快入冬时就已经腌好,家里有好几瓮,可以吃到第二年的秋天。因为它咸极了,...

    雪飞 发表于 2020-11-03
  • 红包,一道风景线

    春节,伴随着喜庆的问候和祝福的话语飞来飞去的,就是红包了。它的存在,为春节增添了喜庆祥和的气氛。 小时候,最盼的就是过年了,除了有好吃的外,还有父母的压岁钱,用一张小小的红纸,包裹着父母的祝福和期盼。除夕之夜,一家人围着熊熊柴火,父母就会拿...

    曾凡洪 发表于 2020-11-03
  • 情深意浓腊八蒜

    我的一日三餐中,一年到头,有种佐料必不能少,否则倍感食欲不振饭菜无味,它就是饱含着我美好回忆的腊八蒜。 腊八蒜的泡制,就工艺来说看似简单,但要做到酸辣适中甜脆可口,还真是门学问。选蒜大小要适宜,蒜瓣看起来要饱满结实,紫皮蒜上佳。至于醋,当然...

    张少发 发表于 2020-11-02
  • 负暄闲话

    一股短暂的寒流过去,这几天,气温忽地回升,一口气上升至两位数,阳春似的,在大雪节气里实在难得。今天格外晴好。白亮亮的暖阳泼下来,照在已经含苞的玉兰树上,照在还开着的几朵月季花上,似乎有哔哔剥剥的声响,人定定地看着,一时间竟有些恍惚这样的晴...

    宿州张秀云 发表于 2020-10-30
  • 女红

    周末,一群好友相邀去衡山友人家共聚。友人热情招待,自荐为向导,带我们一览衡山美景。承友人之福,我等方得悉这不被外人所知的穿崖风景。 穿崖景区位于白果镇小冲组,从衡山县城开了40多分钟车,我正有点昏昏欲睡,友人热情道:看丹霞地貌!我一抬头,一座...

    朱倩 发表于 2020-10-29
  • 何处不起家园情

    我和我的很多朋友,都在山西农村长大,有纯正的农村血统,山西陵川城北关村,就是我家,现在我母亲还由我弟弟专门回乡陪着,居住在紧邻陵川县人民医院的牡丹园小区。 在我的情感深处,最是盼望的,就是农村好,农民富强,人畜兴旺;相反,最失望、也最痛恨的...

    柴然 发表于 2020-10-23
  • 水精帘里玻璃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楼下传来男子的嬉笑声,微微掀起帘的一角向下看去,是一个男子持着布来买丝。你进了铺子却没有四处挑选,而是静静地等待着。哦,你不是来买丝的,而是来商量婚事的。杏花含露团香气,绿杨陌上多离别。送你渡过淇水,到了顿...

    杨辰雨 发表于 2020-10-16
  • 我家的那座老屋

    我家老屋是一座100多年历史的府第式清代琉璃瓦府院,原为六合院,现遗有四合院。整个府院墙身外砌以火砖,内侧为夹充土角块, 人们称之包皮筒。在品字形结构的基础上加建门楼,门框为条形青石,门顶墙上浮雕着明经第三字。老屋的整体构造古色古香,别树一格...

    邓斌 发表于 2020-10-10
  • 木屋往事

    不远处,坐落着一所木屋,炊烟常常袅袅升起。那,是我以前的家 那年的那一天,上天让我降落在这个鸟语花香的世界。初到这里总是太多无知,弄出许多糗事,惹得人家笑。 许多年后窗外,冬风呼啸;地上满是枯黄落叶、腐木干枝;唯坚强的,恐怕也只有那光秃秃的...

    谢鹏飞 发表于 2020-09-25
  • 一座城,一首诗

    暑假有机会在上海的外滩一睹了魔都最真切的芳容,感受了灯火阑珊,人潮涌动的情景。东方明珠屹立在黄浦江畔,轮船轰鸣在江面,荡起巨大的涟漪,江风习习,褪去了太阳带给大地的炽热,我们站在江畔,就这样感受着这个大都市的繁华。 顺着黄浦江堤前行,一转眼...

    查彦 发表于 2020-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