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心依旧

    午饭后,在书架上随手抽下一本书,躺在卧室床上,醉心浏览欣赏。让书香伴我入眠,是多年的习惯。这天看的是冰心的《繁星春水》。虽是冬季,屋里有暖气,不冷,明亮的阳光从大玻璃窗里透进来,照在身上,暖煦煦的,还有点热,舒服,惬意。 冰心喜欢讴歌理想的...

    李民增 发表于 2017-03-10
  • 旧日时光

    母亲送给我一件新夹袄,深红色的底子,上面洒满了白色的小碎花雏菊,中式的立领。我一下子想起了童年的旧时光。记得我奶奶也给我缝制过一件小棉袄,深红色的条绒面料的面子,上面洒满了白色的小雪花图案的小碎花。浅棕色的玻璃大扣子。 我奶奶每天过着有规律...

    颖颖 发表于 2016-10-14
  • 穷人的诗和远方

    哥哥17岁那年夏天,本打算与同学去南方打个假期工,既挣点小钱又练练胆魄。结果他们一行五人到了上海后,受不了那里的酷热,游完了外滩,去千岛湖漂流了半日,回程顺路游玩了南京城,几个人算是玩嗨了,回来时给父亲买了个玉石烟嘴。到家后,被自诩为老江湖...

    张叶 发表于 2016-09-30
  • 有了你,就像有了一个家

    它是友人在路边捡来的。拿水冲洗了三遍,才漏出了那身出淤泥而不染的白毛。奈何他们家里已有一只,便寄养在我这里,说是寄养,其实已经由我全权负责。 送来之前,它被寄养在宠物医院,除菌,除疫。友人问:该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呢?我说:就叫小婊子吧!纯属戏...

    贾赛赛 发表于 2016-09-18
  • 乡村七月

    七月,盛夏的脚步深深浅浅。 清晨,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轻轻地走,担心会碰掉叶片上的露珠,怕惊动路边草丛里的蚂蚱,蜻蜓在前面飞来飞去引路,蜜蜂在花间采蜜,蝴蝶翩翩起舞。此情此景,仿佛回到童年,和几个小伙伴在沟边捉蚂蚱喂小鸟;拿着网兜追逐花蝴蝶...

    李瑞华 发表于 2016-09-02
  • 老照片的故事

    离别的场景莫名的心酸,那种曲终人散的情感会让我窒息。题记 有多久没再翻开那张照片了呢?几个月、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掸去封面那层浅浅的灰,翻开,是记忆里扬抑的色彩。在那张色彩单调的的照片上,浮动着岁月的痕迹。从那些快褪色的相册里,飘出半年前...

    绾颜 发表于 2016-08-28
  • 我的童年

    我是一名学生,现在读高一,童年的阴影一直在我的心底挥霍不去。 本来童年是一个令人回味的美好而又甜蜜的时代,可许多令我感到难受、失望的事发生在了我的童年,我现在很自卑,一回想起那令人难堪的记忆,我都会既气愤又自卑。正是童年时代的阴影才导致了我...

    子长中学新媒体 发表于 2016-07-25
  • 安静的在这里

    心里的温度是凉的,脑袋里的片段是不停歇的。我知道自己太冷了,太冷了。从03年走到现在,一路也有磕磕碰碰,执子之手我相信我的爱情会是一辈子的,我相信我们的婚姻有坚实的爱情而和别人是不同的。 我知道现在的我能回忆的只有你的不好,能回忆的都是记忆里...

    宝贝,别哭! 发表于 2016-05-23
  • 不再思念,为谁无眠的夜

    连绵的细雨过后,窗外的夜空终于挂上了一弯残月,虽不算明朗,但有点点星光的修饰,让漆黑的夜有了丝丝浪漫的气息。 本想借着安静的夜,用沉睡慰藉白天的奔波劳碌,却辗转到午夜时分,仍丝毫没有睡意。索性点亮卧室的灯光,坐于床头,打开手机的音乐,静静的...

    周周 发表于 2016-04-27
  • 那年,十七岁

    在那个什么物质都按计划分配、唯独人的生育没有计划的年代,生得多,苦不堪言。我兄妹七人,家境的困窘可想而知。我十七岁,父母急不可耐地要为我订婚了。因为家里人口多,伙食差,到了该变嗓音的年龄,却仍然发的是少年腔儿童音。虽然家里苦,可人长得还不...

    河边草 发表于 2016-04-13
  • 老家记忆

    离开老家已经整整十一年了,初离家的时候,还不甚懂事,只知道是因为父亲离开母亲要带我们投奔三姨而去,三姨是我从小除了母亲外最亲的人,虽然有所不舍,但离开了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各方面条件都好了很多,还是开心的。自此,老家在我心中也只是一个悠...

    飘緲 发表于 2016-04-05
  • 指尖的柔情

    提琴在耳畔拂过,似一缕顺滑的丝绸触碰过脸颊,伴随着古筝的拨动,笛子的清脆。那乐声中,该是怎样的风景啊? 想象着,亭台楼隔间,小湖静谧,柳树安详,几个人儿,几首小曲。 夜深了,我还没有睡去,似乎夜色中,我从来都不喜欢那么早进入梦乡,渐渐地,也...

    游走湖畔 发表于 2016-03-31
  • 触动心灵的声音

    城市带给人的感觉,是繁华又喧闹。快节奏的生活,压迫着,不留给人一丝清静。 散步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人来人往,一张张陌生冰冷的脸,一辆辆钢铁强硬冰冷线条的车,还有空气中偶尔弥漫的钱的酸味。突然后悔走这条路的念头敲击着我有些发胀的头。 于是在这...

    蔡紫洵 发表于 2016-03-30
  • 小货郎

    无意间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幅小货郎肩担的图片,忽然不能自拔,光阴的闸就轻松的卷起,那些静静的坐在岁月里的低吟浅唱就这样流动出声响。这是生命深处里温暖的一种情怀! 叮叮咚,叮叮咚小货郎摇起他的拨浪鼓,小鼓是他招揽客户的工具,还要喊出有韵味的吆喝...

    寒池 发表于 2016-03-23
  • 那条破旧的大路

    之所以称之为大路,是因为,曾经还有那么一条值得怀念的小路,小路上我们曾经抓过螃蟹,黄鳝,小路上我们曾经摘过桑果,小路上有着我们太多的曾经,有着我们太多的童年,而这条'大路'也不过是一条能同时过两辆车的路,这路上环境这么多年来都没能改善过,尽...

    淡言人生的小屋 发表于 2016-03-21
  • 在旧照片里寻找童年

    年前帮妈妈收拾屋子时,看见了许多小时候的旧照片,有我和姥姥照的,有和姥爷照的,还有很多和哥哥、姐姐们照的,这些照片勾起了我对童年的美好回忆。 我的父母都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学生,他们服从国家分配,分别在偏远的地方干着一项伟大的工作列车发电...

    刘晓红 发表于 2016-03-19
  • 记忆饮鹿潭

    现在,饮鹿潭是一个记忆中的地名。准确地说,是经常出现在梦境里的一个遥远的地方。 那时候,父亲四十多岁,我大概十岁左右。父亲在滇西北云岭深处茂密的原始森林里,有一个窝棚,窝棚旁有一个周长大约两百米的小龙潭。这就是后来的三十年里,无数次出现在梦...

    宝二少爷 发表于 2016-03-18
  • 制作花笺纸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乡下许多地方都有生产花笺纸的纸槽,也叫煤子纸厂。 农村花笺纸的销量一直很大,大多用于人去世、葬坟、上坟等场合。另外,乡下农民大多喜欢抽黄烟,用这种纸裁成很小的纸块,卷成圆筒,搓成条子,点燃黄烟筒里的黄烟,所以又叫煤子纸...

    柳瑞林 发表于 2016-03-14
  • 许自己一场春暖花开

    春日,阳光晴好,带孩子在广场上放风筝。 天空一如既往的碧蓝,三月的花香草香和着江水的气息在柔柔的风里流淌。广场上人很多,蹒跚学步的幼儿嘴里不停地嚷嚷,挽手攀肩的情侣在一旁窃窃私语,满头白发的老人相携而行,人群里穿来穿去的是玩滑板骑自行车的少...

    徐红波 发表于 2016-03-13
  • 当个宅男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出门,很多情况下,我宁愿一个人待在家里。套用现今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宅男。记得台湾着名导演李安,当初刚从电影学院硕士毕业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待在家里买菜烧饭做家务,这一干就是六年,平常的生活全靠妻子一个人的收入,那份...

    刘燕飞 发表于 2016-03-13
  • 外婆家的樱桃树

    又到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微信群里,朋友圈中,讨论赏花去处,晒人花合影,甚是热闹。早春开花中最前者必是桃花李花和樱桃花,在我的印象中,桃花红润,李花雪白,唯有樱桃花介于桃花的红和李花的白。相比桃李,我却对樱桃有独有的情怀,不必说是偏爱,却是...

    林杉 发表于 2016-03-02
  • 生命中的回首

    下雪了,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我放慢了脚步,悠然地欣赏着美丽的景色。不远处,一群孩子开心地在雪地里玩闹。唯独有一个男孩,一步一步很郑重地在厚厚的积雪上往前走。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站立片刻,望着那一串串清晰的脚印,若有所思。 我好奇地走过去问...

    侯利明 发表于 2016-02-28
  • 在埃及过春节

    去年的春节是在埃及过的,我们一行18人。 除夕夜,寂静的尼罗河上黑黢黢的。岸边闪着微弱的光点,空气中飘来低沉的乐曲,神秘的尼罗河空灵、诡秘。 游轮上却灯火辉煌。大厅悬挂着中文横幅春节快乐,表演厅里上演着知特为春节举办的舞蹈晚会。 一位身着绚丽阿...

    谢新 发表于 2016-02-27
  • 钟点工

    小区里来了一个打扫卫生的钟点工,40来岁,每小时收费30元。那些上了岁数、子女又不在身边的人就把她请到家中打扫卫生,清除陈年积垢。 小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我又是个不善于做家务的人,厨房里的油污厚得老鼠都不敢乱跑怕被粘...

    蔡勇 发表于 2016-02-23
  • 桂花酒香

    她酿得一手好酒,这酒中数桂花酿最为闻名,这方圆十几条弄堂每逢中秋八月都会请她酿一坛桂花酒。八月十五之夜,赏一轮圆润皎洁的月、品一壶香甜不腻的酒、吃一块皮薄馅多的饼,与家人一块儿度过佳节团圆之日,委实是一种快活人生。而她,捧一杯酒,静静坐在...

    陌边叶 发表于 2016-02-22
  • 姑苏寄情

    窄窄的小巷,青青的石板路,黛瓦粉墙之下,偶尔会伸出一个水龙头,有人借着低矮的水池,甩着半截白嫩的胳臂,像邻家少妇一般,哗哗地在洗衣服。 这是我三十多年前第一次到苏州时看到的街景。那一年,等我匆匆浏览了拙政园、网师园、沧浪亭,还有留园之后,一...

    中州青峰 发表于 2016-02-18
  • 天津之行

    早晨被morning call叫醒后,打开床头灯,赤脚来到落地窗前打开窗帘,北京清晨的繁忙景象映入眼帘。宽宽的街道上车水马笼,小汽车与公共汽车川流不息,令人奇怪的是没有一辆自行车?听说北京的公交系统非常发达,公交地铁纵横交错,用区区2元钱就可以到达北京...

    紫玲珑 发表于 2016-02-13
  • 北京的一天

    元月5日,我们开车前往北京。路上开了六个半小时,三人轮换着开,由于比较兴奋,并没有感到非常累。下午1点出发,赶到北京时已是七八点钟。北京真得好大,从外围到市中心,四环,三环夜色之下,整个城市笼罩在瑟瑟寒风中,五颜六色的灯火争先恐后地眨着眼睛...

    紫玲珑 发表于 2016-02-13
  • 日本游记

    游记一 18号中午12:05我们直飞日本大坂机...

    紫玲珑 发表于 2016-02-13
  • 跟一个地方的时光混熟了

    1 2015年年初,女儿呱呱坠地,时间仿佛慢下了脚步,我有时间发呆和凝望。一天,趁女儿熟睡,我与母亲闲聊,惊讶地得知她生下我之后又怀孕过两次,可惜都打掉了。竟然还怀过两次?我一直以为你生下我之后只怀过一次!我大叫起来。印象中母亲只问过我一次想不...

    熊君慧 发表于 2016-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