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间养一眼暖泉

    在张家口蔚县,我们正开车寻暖泉古镇景区正门,邂逅路边一个瘦小的女人。开窗问路,冷硬的秋风把女人的乡音送进车里:正门买票每人80元,我带路从别处进,每人只要30元。我们请她上车。 到暖泉镇医院门外,她让我们停车,说这里不用交停车费。下了车,风裹挟...

    王继颖 发表于 2020-05-27
  • 乡愁

    时间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我是漂泊异乡的孤舟,而中秋是乡愁停泊的岁月码头。在这一天,游子的孤舟就会靠岸停泊,卸下一船乡愁,然后继续漂流 年少的我背上理想的行囊,豪迈地登上火车,踏上大学之旅。在遥远的异乡,我觉得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陈喜 发表于 2020-05-21
  • 献给七月的歌

    七月是火红的七月,七月是伟大的七月。七月是金光闪闪的镰刀,收获伟大的希望与梦想。七月是铁锤,给我们带来了伟大的收获。我们在流光溢彩的七月里,为我们的党,献上深情的赞歌。 七月是一面伟大的旗帜,迎风飘扬;七月是喷薄欲出的太阳,为万里山河披上绚...

    刘万芹 发表于 2020-05-09
  • 我们都需要独处

    一曲《荷塘月色》和着荷香的清风拂走了我心中久积的灰尘,让我于这忙忙碌碌的现实中,陡然嗅到一丝清秀空灵的味道,仿若来自那雾气荡漾的古林,纯净的,不掺杂质。恍惚间,我处于那一缕穿透密林的阳光中,若梦境般地凝视着荷塘边的那人。 缥缈的月光下,他孑...

    许静怡 发表于 2020-05-04
  • 养兔子

    小时候上学,一件大事就是勤工俭学。这方面,我印象最深的是养兔子。我们先在校园里砌起一排排兔窝,然后,买来小兔就开始饲养了。此后,同学们上学就不只是背着书包,还抱着青草或树叶。 放假了,兔子由同学们带回家喂养。同学们按村庄分成临时小组,我们组...

    李新宇 发表于 2020-04-24
  • 挂在脸颊的汗珠

    旧时夏天,火辣辣的太阳烧烤着大地,热得无处可躲。夜里总免不了热醒几次。奶奶说,心静自然凉,躺着不动才能感觉到风从窗外吹进来。 奶奶不怕热,她在棚子里摊煎饼,坐在冒着柴火的鏊子旁,汗珠一颗颗滴到地上,可她还是说,不热,汗多了,风一吹才更凉快呢...

    马海霞 发表于 2020-04-22
  • 桃花开在时光里

    一 天色开始暗下来,一轮满月悄悄爬上东方灰白的天空,这个坐落于山间的小村子已在风中散尽了它的炊烟。河水静静流淌,河岸上,一株粗大的桃树静默着。 离桃树不远处,有一座简陋的两层楼房,典型的藏房,下层牲畜,上层住人,窗框上画着色彩鲜艳的花纹,透...

    洛迦·白玛 发表于 2020-04-09
  • 新媳妇过河

    提起新媳妇过河的事,村里的很多人,至今还记忆犹新。虽然是四十年前的事,然而,当时的场面太热闹了,太神秘了。假如当年的新媳妇如今已是老太婆。能看到此文的报道,不知她是哭,还是笑,还是哭笑不得呢?很难设想。 这是改革开放前的事,那时候,每到连雨...

    霞光万道 发表于 2020-03-19
  • 手持鲜花的人

    街边走过的男孩子,看上去二十来岁,高高的个子从头到脚一身阿迪达斯。其实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的身材和衣着,而是他手上捧着的鲜花。那束鲜花显然经过细致地包装,数十朵红玫瑰被白色的满天星包围。玫瑰呈塔型排列,外围用了透明的碎花包装纸,再系上红色的...

    杨晓艳 发表于 2020-03-14
  • 流浪猫珊瑚

    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流浪猫珊瑚来我家一个月了。 花狸猫珊瑚已不像刚来我家时那样瘦弱,它丰衣足食,一副猫大爷的派头。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猫大爷瞬间变成了破烂王。就在刚才,珊瑚跳到厨房的水池里,想偷吃正在解冻的鸡肝,结果沾得满爪子都是...

    马溪悦 发表于 2020-03-14
  • 养一个园子

    园子里花木扶疏,春光融融,水池里,水草稠厚,锦鲤肥胖,砖有雨水浸润、风抚过的痕迹,瓦也旧了,墙脚苔藓漫漶。我再到这个园子时,园子己养成一个园子。 朋友是搞景观设计的,十多年前,在这个小城设计了这个园子。园子原先是在一块荒芜的土墩上,周围搞商...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3-03
  • 回忆清明

    当盘踞的寒气与北上的暖湿气流,经过几次激烈交锋、碰撞后,寒气终于败下阵来,铩羽而归。这时,北方地区的气温不再是忽冷忽热、飘忽不定,而是渐次趋于稳定、回暖,春的韵味也随之愈来愈浓。我知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的清明节气就要到来了。 阳坡上、道路...

    祁玉江 发表于 2020-02-22
  • 善良的种子

    很多年过去了,我记忆里的大春还是那个被同学取笑的沉默少年。 我现在还清晰记得那天的情景,大春在作文里写到,他的理想是做一名慈善家,来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人。当语文老师读到这里时,教室里响起一阵吃吃的笑声,有的同学还扭过头戏谑地冲大春做鬼脸。大...

    邓迎雪 发表于 2020-01-17
  • 哨所上盛开的那一片粉红

    哨所旁的斜坡上,三角梅花开了,一簇簇粉色的花瓣映红了整个斜坡,煞是迷人,最可爱的是,中间三颗花蕊向外顶着,好像要冲出来似的。 王平耀坐在斜坡上,凝望着那片树林,那里的三角梅也开了吧,因为那里有他一位亲密的战友,一位用生命护卫自己的伙伴。 这...

    发表于 2020-01-14
  • 喜登千古鹳雀楼

    晋南鹳雀楼,因有成群的鹳雀栖身楼上而得名;因唐贤王之涣的诗篇而名扬天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是我年少时口中念叨最多的诗句,它总激励我蓬勃向上,志存高远。就因此,登鹳雀楼成为我心心念念的愿望。随着岁月流逝,我已从少年步入老年,但我对鹳...

    发表于 2020-01-14
  • 那一间耳房

    我当兵曾经住过三个月的那间耳房,差不多过去40年了,却始终住在我的心里。 我当兵的连队,属于师直单位,驻扎在舟山群岛嵊泗列岛一个叫做石柱的山村里。当兵第二年夏季的一日,指导员通知我去参加师部宣传科举办的报道员培训。到了师部门口,哨兵听我说去报...

    古鉴 发表于 2020-01-02
  • 当过兵的人

    以前认为,当兵的人没啥不一样,他们本来也是从群众中走出去,穿上军装就是军人,脱下军装就是老百姓。我有几个同学高中毕业去当兵,两个留在了部队,听说考上了军校提了干,倒是后来转业的几个,回了家乡,经常见面。虽说当兵几年没怎么见着,但也没生分,...

    谢汝平 发表于 2019-12-24
  • 不做大哥好多年

    我的许多兄弟都叫我哥,女性朋友叫我杨哥。 因为酒量一直退,江湖上,我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 因为做哥很累。做哥,喝酒我不能赖,平时说话做事要得体,要像个大哥,心里有苦还不能乱倒,不能失了做哥的水准。 做小弟的,就轻松多了,苦了累了,疼了痛了,可...

    杨朝楼 发表于 2019-12-24
  • 老辈儿的八仙桌

    忆往昔,脑海深处时常会浮现出祖辈留下的那张八仙桌,桌子形态方正,红漆裹身,结体壮实,榫卯相契。沉甸甸的楸木支起四条鹤腿,轻盈的梧桐木做方面儿,用的都是本地普通的材质。桌面虽然有些坑儿洼儿和烟火烧燎的斑迹,但梧桐木那行云流水般的纹理却自然清...

    冷卫华 发表于 2019-12-11
  • 陪读时光

    女儿考上重点高中后,我决定把超市生意交给丈夫,去市区租房给女儿做陪读。 我在女儿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由于离学校近,女儿每天可以从从容容地上下学。由于有我这个专职厨师为女儿调剂伙食,女儿会比在学校吃得更好更有营养。每天早晨,我做好早饭,再唤女儿...

    佟才录 发表于 2019-12-08
  • 欣欣向荣

    如果陶渊明来到我的菜园,他或许会说:菜欣欣以向荣,云涓涓而始流。 确实是这样的景象。 大寒已至,数九日子,但并不寒。菜园里暖暖的,像春天,没有一棵蔬菜颓唐疲惫,没有一片菜叶自惭形秽。 菠菜地乍看像一块长长的绿玻璃,每片挺括的叶子像花猫耳朵似的...

    徐斌 发表于 2019-12-03
  • 那个永远将我“置顶”的人

    打开微信联系人,出现在首位的是我的闺蜜。我和闺蜜聊的最多,为了方便给她发信息,我置顶了她的微信号。闲暇的时候,望着那一长串联系人,我心里会想,不知自己是否也会被别人置顶。这念头一闪而过后,我突然想到,在现实生活中,处处将我放在首位,时时将...

    陈小华 发表于 2019-11-23
  • 厨房情歌

    我上小学时,二姐就和姐夫谈恋爱了。起初姐夫来我家的时候有些拘谨,只是乖乖地陪我父母说话。后来熟悉了,一到做饭时间,他就争着去厨房给我妈打下手。再后来,姐夫成了我家的主厨。 姐夫厨艺精湛,每逢过节或者父母生日时,姐夫一个人在厨房,一会儿工夫就...

    杜爱平 发表于 2019-11-22
  • 岁月静好侍郎湖

    我是个特别害怕炎热的人,终日躲在空调房里,望热兴叹!为了找回我对凉爽的记忆,今年夏天,我来到了传说中的彬县侍郎湖景区。 我的等待、期盼一路飞驰,随着福银高速两旁的美景越发饱胀。透过车窗外面高低起伏的山峦披着绿色的外衣,郁郁葱葱漫山遍野的野花...

    王孜钰 发表于 2019-11-20
  • 春天的一千种语言

    诗人说,春天有一千张面孔。我说,春天有一千种语言。只有听懂读懂春天所有的语言,才能不辜负春天里所有的美好。 听,就听春风吧,春风是春天温柔的召唤。当春风拂过大地时,泥土最先听到了春天的声音,于是冰封了一个冬季的大地渐渐松软起来。蛰伏的青蛙跳...

    曹春雷 发表于 2019-11-05
  • 不敢承认的喜欢

    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我看见这样一段花字:习惯了没有诗的日子,所以连夏夜拂过耳畔的风都当做是你给我的惊喜。看看,生活总是能找到理由让你骗自己,以前的我嗤之以鼻,后来遇见了你,我心甘情愿伙同生活欺骗我自己。 我们相识于2017年的夏天,你说记忆中那个...

    Paddleaco 发表于 2019-09-26
  • 冰心依旧

    午饭后,在书架上随手抽下一本书,躺在卧室床上,醉心浏览欣赏。让书香伴我入眠,是多年的习惯。这天看的是冰心的《繁星春水》。虽是冬季,屋里有暖气,不冷,明亮的阳光从大玻璃窗里透进来,照在身上,暖煦煦的,还有点热,舒服,惬意。 冰心喜欢讴歌理想的...

    李民增 发表于 2017-03-10
  • 旧日时光

    母亲送给我一件新夹袄,深红色的底子,上面洒满了白色的小碎花雏菊,中式的立领。我一下子想起了童年的旧时光。记得我奶奶也给我缝制过一件小棉袄,深红色的条绒面料的面子,上面洒满了白色的小雪花图案的小碎花。浅棕色的玻璃大扣子。 我奶奶每天过着有规律...

    颖颖 发表于 2016-10-14
  • 穷人的诗和远方

    哥哥17岁那年夏天,本打算与同学去南方打个假期工,既挣点小钱又练练胆魄。结果他们一行五人到了上海后,受不了那里的酷热,游完了外滩,去千岛湖漂流了半日,回程顺路游玩了南京城,几个人算是玩嗨了,回来时给父亲买了个玉石烟嘴。到家后,被自诩为老江湖...

    张叶 发表于 2016-09-30
  • 有了你,就像有了一个家

    它是友人在路边捡来的。拿水冲洗了三遍,才漏出了那身出淤泥而不染的白毛。奈何他们家里已有一只,便寄养在我这里,说是寄养,其实已经由我全权负责。 送来之前,它被寄养在宠物医院,除菌,除疫。友人问:该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呢?我说:就叫小婊子吧!纯属戏...

    贾赛赛 发表于 2016-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