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雨拾愁

    (一) 山风涉水走过,分娩后的田野一片静谧,等待秋雨归来。 孤零在村庄东头的黄葛树,昂扬的枝头,依旧是繁茂的心事重重。 高大的聪祖碑在秋雨中斑驳、暗淡。几只小鸟在山风中对抗时光的利刃,而雨的冰冷却温暖了尘埃的痕迹。 淅沥的夜雨,划过一张发黄的...

    杨建华 发表于 2021-07-07
  • 我的游泳从家乡池塘开始

    我的家乡高桥20世纪60年代还是四面环江的江中小岛,岛内河网纵横,沟渠交织,学习游泳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记得刚上二年级的时候,一放暑假,我们就跟着队里的孩子们奔向圩里西头岸的小河边,看着他们一个个光着上身,噼里啪啦往河里跳,然后在水里忽上忽下,...

    张甫雄 发表于 2021-07-04
  • 思恋故土

    国庆节假期,对故土的思恋之情油然而生,想起了那山、那水、那土、那人、那情,不觉流连忘返,一幕幕浓浓的乡情在深深触动着我的心灵。 屈指算来,我已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三十一年有余。记得我离开故土那年是1985年,我参加区组织人事部门乡镇干部招聘考试,...

    路玉景 发表于 2021-06-24
  • 年来了

    盼年,是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有多盼年呢:每天掰手指头算,但哪里算得明白,只好支楞起耳朵听,听什么呢?听远处传来的零星的鞭炮声,裹挟着一丝喜庆;听杀年猪时的嚎叫声,那是一种尖利的又令人兴奋的叫声,可以横穿大半个村庄。 一进腊月,隔三差五就会有...

    曾烟 发表于 2021-06-16
  • 好大一棵树

    我对树木有一份特别的情感,尤其对挺拔伟岸的乔木情有独钟,念念不忘 又一个绿树成荫的夏天来临,母亲却感染风寒住进了一家医院。入院不久,我就惊喜地发现这家医院环境清幽宜人,满园草木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耸立于住院部一侧空地的一棵梧桐树更是夺人眼球...

    王培国 发表于 2021-06-13
  • 故土

    搬家那天,娘一眼落在了挂在墙壁上的父亲遗像上。父亲的人生岁月浓缩成了一张照片,装在像框里,挂在堂屋正中,望着家,守着根,想着儿女。娘走了过去,许久才开口说道:老头子,我们搬家了,这里的田土征用了,房子拆迁了,你生活了一辈子的房子没有了,守...

    蒋小林 发表于 2021-06-09
  • 我的老家美如画

    风情万种的秋浦河,用她母亲般的胸怀滋养了老家村庄的良田,灵山秀水也赋予草木知恩图报之秉性,一草一木四季向这片热土作出殷勤报答,虔诚奉献她们的绝代风华与盘中餐。她的安宁,她的魅力,她的富足,她的与时俱进,为她赢得了这个村庄美如画的美誉。 百亩...

    李凤仙 发表于 2021-06-02
  • 杜鹃花开

    这个季节,是家乡漫山开满杜鹃花的时节。 家乡在山区,只因一条袅袅娜娜的江水横跨其中,将那个灵秀的小城切分为二,初初结识钟灵毓秀这个词我便以为那是对故乡最准确的形容。两岸峡谷峭壁上常年写满绿意,我实在分不太清都是些什么植物,只认得高耸的松树和...

    洪艳 发表于 2021-05-27
  • 爱上了藏在四季里的秋

    处暑过后,夏热不再。打开窗子,秋风阵阵环绕室内,是由温至凉的那份恰到好处的凉爽,吹在身上,舒适妥帖。 在尘世的漩涡里昏昏然久了,对秋的牵挂便在眼里心里萦绕。四季之中最为迷恋秋。喜欢棉麻织物与皮肤贴近相依为命的感觉,更喜秋天风清月明,有落叶在...

    晓非 发表于 2021-05-14
  • 转身即是春

    2018年的冬天格外漫长,或许是冰雪漫天盖地的缘故,记得有几天,寒风刺骨,地上也变成了冰的世界。汽车已经被冰雪指定了行走路线,行走的人们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样子。喧嚣的城市不再喧嚣,本很拥挤的城市畅通了很多,感觉世界一片凄凉。 很多年没有下这么大...

    杨进涛 发表于 2021-05-09
  • 风沙记忆

    我的家乡位于毛乌素沙漠的东南边缘,距古城榆林二十多公里,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庄。地处长城以北,正好是陕北黄土高原与大沙漠的分界线,也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交融的地带。村子西边有一条河叫榆溪河,由北向南缓缓流过,终年不息,河床两边形成宽阔而又...

    米峻 发表于 2021-05-06
  • 行走在春天里

    疫情期间,不访亲友不串门,可也不闲着,单位内外、邻居院落,我们天天消毒,沿路散发疫情防控知识传单,协助村组监控外来人员,深入林区监测野生动物疫情情况。疫情,宅不住我们的心,更宅不住我们生态哨兵的脚步。 春风吹绿了汉江两岸,化龙山依然冰封大地...

    严共昭 发表于 2021-04-21
  • 放飞童年的歌(四章)

    蘑菇花 今夜的风中,有青草的气息飘...

    李阳波 发表于 2021-04-19
  • 一道牵肠挂肚的家常小菜

    人到中年,谈不上阅菜无数,可也游南走北吃过一些,回过头来才觉得,真正能够深深刻在心头的,并非曾经邂逅的珍馐美馔,而是带着浓浓家乡味儿、透着醇厚质朴性情的家常小菜。一道来自田间地头的家常小菜清炒马齿苋,每每想起,就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清新之感,...

    冯德利 发表于 2021-04-12
  • 诗意中秋

    长秋天,短秋天,桂花一香中秋天。越过白露,露水滋润出的中秋脉脉含情,一如寻常烟火寻常路。接近秋分,金黄的字眼向中秋娓娓道来,微笑总有很多道理。在畅行秋天的路上,最有味道的莫如中秋节了。是的,集聚佳节、丰收、人气和生活,中秋节的味道最怡人。...

    王忠民 发表于 2021-03-31
  • 剪一个年贴上窗

    在深冬之际,捧着如山的寒假作业时,并未感到一丝年意,甚至看到家家户户兴高采烈出入采买也未品出一点热闹。但当大红的对联张贴在各家门前,红艳艳的剪纸在窗上微笑,才倏地发现,原来年早已是穿戴好新衣,坐在屋檐上瞧着我们了。心中埋藏已久的年意便迸发...

    杨舒然 发表于 2021-03-31
  • 燃烧的三角梅

    到达海口的第一个早晨,打开宾馆窗户,就见东边一段围墙上绿地红花,一片火红,似燃烧的火焰。是什么植物?我急不可待地匆匆走下楼,想看个究竟,走近一看,原来是三角梅。 那盛开的三角梅花枝交错成片,只见花,不见叶。细看,那枝条攀爬在围墙上,柔弱,如...

    车承金 发表于 2021-03-29
  • 青春由磨砺而出彩

    青春由磨砺而出彩,人生因奋斗而升华。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全国各族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踊跃投身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不畏艰险、冲锋在前、真情奉献,展现了当代中国青年的担当精神,赢得了党和人民高度赞誉。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舒忠如 欧良锋 发表于 2021-03-25
  • 老了,真好

    以前怕老,等老了以后,才发现老了真好。一天早晨,梦回紧张忙碌的青年时代,睁眼一看,发现日头撞窗而进,天光锃亮。一阵焦虑猛地揪上心头:起晚了,迟到了!这月奖金非得泡汤不行!等一起身,却发现肿臃的身体已不灵便,这才想到,不用上班了!不由心中一...

    寇士奇 发表于 2021-03-02
  • 养一缸荷 拥抱夏日

    为夏天种一缸荷花 为了在夏天的长沙家中也能观赏荷花,今年春天我早早动手,把对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荷花的羡慕化成了行动,手植了一缸荷。 其实,种荷一点都不复杂,只需前期做点准备。 第一步选藕缸,缸尽量选大点,莲藕的生长能力远超我们的想象,小荷才...

    袁丽霞 发表于 2021-02-04
  • 饭·菜

    饭是生活的底子,菜是日子的味道,味就是那个飞飞扬扬的出采点。味是菜的安身立命之本,味给平淡日子提炼出节日,日子呢,仿佛变得光亮起来,值得期盼。菜是我们日复一日里的春色,日复一日里的变幻指数,美食是打破日子沉闷的一道仪式。 菜是广袤大地上的锦...

    王家年 发表于 2021-01-10
  • 春节是一树繁花

    喜欢把春节比作一树繁花,那花是酝酿了很久很久之后于刹那间盛开到极致,那极致是千里万里外的女儿站在门外呼唤亲娘时;那极致是山一程水一程的伙伴轻叩大门时;那极致是团年饭桌前的儿孙满堂举杯同饮时;那极致是除夕夜的礼花满天幸福满怀时。 在这春天的节...

    一意 发表于 2021-01-02
  • 写给春天的情书

    熬过料峭的严寒,甩掉臃肿的冬衣,终于迎来了清新盈动的你亲爱的春。 我深深地爱着你,亲爱的春。我爱你的陌上花开,芬芳遍地;我爱你的轻歌曼舞,柳吐新绿;我爱你的激情与活力,让整个世界都萌动在淡淡的馨香里。 你带来的风,化作绕指柔情,拂过山川,于...

    翟杰 发表于 2020-12-25
  • 初访防城港

    防城港对我来说始终充满诱惑。两年前,我应邀参加长篇小说《剑啸十万大山》研讨会,第一次对防城港的历史有所了解。 今年春节期间,朋友约我到防城港一游,我欣然前往。我是年初五早上启程的,到达防城港的时候已是晌午,用完午餐后就直奔港区的仙人山公园。...

    黄明聪 发表于 2020-12-12
  • 远去的故乡

    故乡像游离在记忆里的的浮云,连绵着一片一片的回忆,而有关故乡的点滴记忆,亦如这浮云般让人抓不住看不透,始终无法拼凑出完整的故乡映像。 犹记得,每每等到太阳露出边角的时候,故乡的村子里总会弥漫雾气,折射的日光便使周遭变得温润起来,堆积在一旁的...

    丁松英 发表于 2020-11-30
  • 六月,赴一场杨梅的盛宴

    这个盛夏,男人围着电视屏幕大呼小叫看世界杯;女人们也没闲着,她们把夏季杨梅的香甜萃取出来,做成杨梅酒、紫苏杨梅姜,放在冰箱中冰镇起来。 因为足球,因为杨梅,男人和女人,各安其事。 男人劲享夏夜的啤酒和足球的火热,而女人则可静享制作杨梅汁和杨...

    汤馨敏 发表于 2020-11-27
  • 重访艾和沟

    艾和沟是一个村名。 从张家口往坝上走,擦过万全县城边,再往上走一二十分钟,没有站牌,全凭领章胸徽,跟司机师傅招呼一声,就挥手过去了。去艾和沟要走几公里的山路。从公路上下来,翻过山坡,就见一川碎石拥着河道扑面而来,白石璀璨,山河星列,人立时就...

    邢军纪 发表于 2020-11-11
  • 一条大河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香港大学校园里饱含深情的歌声,让这首《我的祖国》意外网红了一回。 去年年底,台湾学者龙应台在港大做题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演讲。当她问及台下观众的启蒙歌曲是什么时,一位观众回答《我的祖国》,接...

    赵诗雨 发表于 2020-11-06
  • 千年银杏 不老之泉

    本以为有缘可以在风和日丽下一睹您一树金色的芳容; 本以为有缘可以用相机摄下您阳光透过的身影; 本以为有缘鉴赏到您那金叶环绕铺就约5亩地的景观; 也许是我们的缘分不到,只能在寒风冷雨中见到您挺拔的身躯,见到您一树金黄的华丽,也见到了那环绕您有5亩...

    陈建族 发表于 2020-11-03
  • 冬日花开不唯梅

    枇杷竟然开花了,在这萧瑟的十二月。这是我没想到的。 当我在市委门前的绿化带看到枇杷树繁锦似的绿叶间,那羞怯的、徐徐张开的乳白色花瓣,心中就有种脉脉的温柔瞬间漾开。 如果说三四月间的姹紫嫣红带给你的是赏心悦目的惊喜,那么在寒冬绽放的枇杷花,其...

    张彦梅 发表于 2020-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