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了,真好

    以前怕老,等老了以后,才发现老了真好。一天早晨,梦回紧张忙碌的青年时代,睁眼一看,发现日头撞窗而进,天光锃亮。一阵焦虑猛地揪上心头:起晚了,迟到了!这月奖金非得泡汤不行!等一起身,却发现肿臃的身体已不灵便,这才想到,不用上班了!不由心中一...

    寇士奇 发表于 2021-03-02
  • 养一缸荷 拥抱夏日

    为夏天种一缸荷花 为了在夏天的长沙家中也能观赏荷花,今年春天我早早动手,把对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荷花的羡慕化成了行动,手植了一缸荷。 其实,种荷一点都不复杂,只需前期做点准备。 第一步选藕缸,缸尽量选大点,莲藕的生长能力远超我们的想象,小荷才...

    袁丽霞 发表于 2021-02-04
  • 饭·菜

    饭是生活的底子,菜是日子的味道,味就是那个飞飞扬扬的出采点。味是菜的安身立命之本,味给平淡日子提炼出节日,日子呢,仿佛变得光亮起来,值得期盼。菜是我们日复一日里的春色,日复一日里的变幻指数,美食是打破日子沉闷的一道仪式。 菜是广袤大地上的锦...

    王家年 发表于 2021-01-10
  • 春节是一树繁花

    喜欢把春节比作一树繁花,那花是酝酿了很久很久之后于刹那间盛开到极致,那极致是千里万里外的女儿站在门外呼唤亲娘时;那极致是山一程水一程的伙伴轻叩大门时;那极致是团年饭桌前的儿孙满堂举杯同饮时;那极致是除夕夜的礼花满天幸福满怀时。 在这春天的节...

    一意 发表于 2021-01-02
  • 写给春天的情书

    熬过料峭的严寒,甩掉臃肿的冬衣,终于迎来了清新盈动的你亲爱的春。 我深深地爱着你,亲爱的春。我爱你的陌上花开,芬芳遍地;我爱你的轻歌曼舞,柳吐新绿;我爱你的激情与活力,让整个世界都萌动在淡淡的馨香里。 你带来的风,化作绕指柔情,拂过山川,于...

    翟杰 发表于 2020-12-25
  • 初访防城港

    防城港对我来说始终充满诱惑。两年前,我应邀参加长篇小说《剑啸十万大山》研讨会,第一次对防城港的历史有所了解。 今年春节期间,朋友约我到防城港一游,我欣然前往。我是年初五早上启程的,到达防城港的时候已是晌午,用完午餐后就直奔港区的仙人山公园。...

    黄明聪 发表于 2020-12-12
  • 远去的故乡

    故乡像游离在记忆里的的浮云,连绵着一片一片的回忆,而有关故乡的点滴记忆,亦如这浮云般让人抓不住看不透,始终无法拼凑出完整的故乡映像。 犹记得,每每等到太阳露出边角的时候,故乡的村子里总会弥漫雾气,折射的日光便使周遭变得温润起来,堆积在一旁的...

    丁松英 发表于 2020-11-30
  • 六月,赴一场杨梅的盛宴

    这个盛夏,男人围着电视屏幕大呼小叫看世界杯;女人们也没闲着,她们把夏季杨梅的香甜萃取出来,做成杨梅酒、紫苏杨梅姜,放在冰箱中冰镇起来。 因为足球,因为杨梅,男人和女人,各安其事。 男人劲享夏夜的啤酒和足球的火热,而女人则可静享制作杨梅汁和杨...

    汤馨敏 发表于 2020-11-27
  • 重访艾和沟

    艾和沟是一个村名。 从张家口往坝上走,擦过万全县城边,再往上走一二十分钟,没有站牌,全凭领章胸徽,跟司机师傅招呼一声,就挥手过去了。去艾和沟要走几公里的山路。从公路上下来,翻过山坡,就见一川碎石拥着河道扑面而来,白石璀璨,山河星列,人立时就...

    邢军纪 发表于 2020-11-11
  • 一条大河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香港大学校园里饱含深情的歌声,让这首《我的祖国》意外网红了一回。 去年年底,台湾学者龙应台在港大做题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演讲。当她问及台下观众的启蒙歌曲是什么时,一位观众回答《我的祖国》,接...

    赵诗雨 发表于 2020-11-06
  • 千年银杏 不老之泉

    本以为有缘可以在风和日丽下一睹您一树金色的芳容; 本以为有缘可以用相机摄下您阳光透过的身影; 本以为有缘鉴赏到您那金叶环绕铺就约5亩地的景观; 也许是我们的缘分不到,只能在寒风冷雨中见到您挺拔的身躯,见到您一树金黄的华丽,也见到了那环绕您有5亩...

    陈建族 发表于 2020-11-03
  • 冬日花开不唯梅

    枇杷竟然开花了,在这萧瑟的十二月。这是我没想到的。 当我在市委门前的绿化带看到枇杷树繁锦似的绿叶间,那羞怯的、徐徐张开的乳白色花瓣,心中就有种脉脉的温柔瞬间漾开。 如果说三四月间的姹紫嫣红带给你的是赏心悦目的惊喜,那么在寒冬绽放的枇杷花,其...

    张彦梅 发表于 2020-11-01
  • 当我老了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取暖,回忆青春当熟悉的旋律缓缓响起,在某个温暖的午后,或微冷的深秋,作为一名教师,我们憧憬自己老了之后的模样,又会是怎样的呢? 会是儿孙承欢膝下享受天伦之乐幸福的老头儿、老太太?还是勇...

    王清禾 发表于 2020-10-27
  • 春姑娘的微信

    在天宫整整待了一年的春姑娘,近日突然焦躁不安起来,想出宫看看她那些大自然的亲们。旋即,她便趁风平浪静之时,悄悄发了条微信:亲们,可安好?本姑娘决意要去看望你们了。且等。 最先看到这条信息的是冬姑娘,她立刻慌了神。满世界银末飞舞,琼树玉枝,这...

    朱号斌 发表于 2020-10-23
  • 山村·夜雨

    晚饭后,夜幕缓缓拉下,渐渐地把小山村包裹起来。似在孕育着一场风雨,天空没有月色,也不见半点星光,只有翻滚着的成片成堆的乌云。乌云压着山顶,山依旧挺拔,抵抗着向下压来的乌云。夜色愈浓,天与山愈是贴近,最终融为一体,聚成苍茫的漆黑。 本来就不喧...

    未必 发表于 2020-09-08
  • 多彩的秋天

    秋天是多彩缤纷的,火红的枫叶,橙色的橘子,金黄的稻谷,绿色的萝卜,湛蓝的天空,紫莹莹的葡萄,洁白的棉花和云朵,我爱这多彩缤纷的秋天。 秋天是黄色的。秋日的田野里,金黄的水稻在秋风的吹拂下,像一层层波浪翻滚着,向远处看,好似一片金色的海洋;近...

    李伟 发表于 2020-09-05
  • 西氿,我的母亲河

    我的父母作为下乡知识分子得以落实政策,返城入宜时,岁月已将一对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年变成了拖着三个伢儿饱经沧桑的中年夫妻。刚回城,我们一家五口蜗居在一间12平方米的集体宿舍,局促艰难。两年后终于分配到一套坐落在西氿东畔的98平方米的房子,欣喜若狂...

    沈毅玲 发表于 2020-08-02
  • 泰山抒怀

    泰山,驰名中外,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她就曾经走进过我的梦里。然而,却一直没机会拜谒,虽好几次与她擦肩而过,但只能从车窗里看一眼她那曼妙的身姿和雪白的头巾。 直到花甲之年,才总算如愿以偿。站在泰山的额头上,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伟大。望着那一派山...

    王元君 发表于 2020-08-01
  • 我爱菊花

    我家阳台上养了几盆菊花,它们不仅美丽端庄,而且它们的品质更值得我去学习。 菊花的形状千姿百态,娇艳多姿。有的像高山流水,逶迤而下;有的半开半闭,像一位害羞的小姑娘;有的含苞欲放,似一个魔球;有的昂着头,像个贵妇人;有的弯着腰,像个驼背老爷爷...

    吴蕊希 发表于 2020-07-20
  • 野菊花

    村后一处山坡,开满了野菊花,黄的红的紫的白的,远远望去,仿佛给山坡铺上五颜六色的地毯,给这个古老的山村增添了不少春色。我走过去,因为好奇,顺手采了两株,细细端详:它是那祥的简陋,肌轻、叶瘦、花弱,与城里菊展会上的菊花相比,简直不敢叫花。如...

    沈闻 发表于 2020-07-08
  • 印象普洱

    普洱的云 飞机降落普洱思茅机场时,正是傍晚。站在舷梯举目四望,机场空阔,晚霞飞渡,暮色正来。 宝蓝色的天空中,朵朵白云被落日镶上金色的边框,涂抹成红色的物像。新月如钩,黄澄澄的,在天宇叫板落霞。几颗明亮的星星钻出来,闪闪地眨眼。 空气中似乎有...

    陈炜 发表于 2020-07-07
  • 好一朵茉莉花

    前几天带女儿上早教课,有一位妈妈大概喷多了香水,香得刺鼻。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念起古人提倡的有暗香盈袖之含蓄美学。 每次看到暗香这两个字,我都深深地敬佩古人遣词造句的能力,简简单单两个字,其美妙之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单从气味上说,它是含蓄的...

    马慢慢 发表于 2020-07-02
  • 七月,赞歌献给党

    歌唱七月 日出东方,万水千山见证来时路;不忘初心,坎坷荆棘洗礼龙腾的国度。 盛世如画,是南湖的画舫擦亮七月的天空,是十三双巨手书写平仄的诗行。铭记七月,烙入脑海的是那份崇高和坚定;歌唱七月,情意相托的是那份信念和坚守。 从赤水到洪湖,从黄河到...

    胡巨勇 发表于 2020-06-26
  • 躁动

    过去到了年终岁尾,我都异常躁动,因为这是一个十字路口,面临着选择。明年是去是留?是换工作?或是换行业?心中的目标,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远远望去,一山更比一山高。于是在选择中徘徊,在对比中思量,在权衡中斟酌,在更深夜静中圆睁着双眼,被一种烦...

    郭德诚 发表于 2020-06-20
  • 麦苗的冬歌

    是的,是麦苗。田野里只有你,依然生长在那里,寒风吹不折,冬雪压不垮。 寒风可以把你吹得东摇西摆,但吹不走你牢牢的根须;霜雪可以把大树的枝条压断,但压不垮你柔弱的身躯。你能化压力为动力,把风当成催眠的摇篮曲,把雪当成温暖的棉被,盖着它恬然入睡...

    刘向阳 发表于 2020-06-16
  • 你好,故乡!

    故乡是什么?是海德格尔说的可慰灵魂得以诗意栖居的地方,是郁达夫承继悲秋传统的情结,是沈从文笔下那清凌凌的凤凰白河,是余光中诗里瞩望家园的乡愁,是李健歌里婉转惆怅的切切深情吗? 是,也不是。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关于故乡的名字,也都有一份关...

    洪艳 发表于 2020-06-07
  • 这儿的春天真美

    春日的江宁,那山、那水、那花,真美啊! 你听,石塘竹海山上的溪水解冻了,正唱着《泉水叮咚响》,欢快地跳下山岗,十几处的溪流汇入几百亩竹海围着的水库。水面上的水鸟扑棱棱飞跑着、打闹着,划破了水面,溅起一行行白花花的水花,人来疯似的欢迎着八方游...

    徐宁 发表于 2020-06-06
  •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风轻轻地吹着,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大地,温暖的阳光照射下,冰雪化成了春水,滋润了大地,流进了田野,流进了山川 春天来了,飞扬的尘土湿润了,小草开始在生根,种子很快也要发芽了。河边的杨柳枝头也渐渐地变绿,随着春风的吹动,在人们面前摇摇...

    谷增虎 发表于 2020-05-01
  • 五彩凤凰

    我曾经以为我与我的祖国是那么的遥远,就像人间到苍穹的距离;我与我的祖国是那么陌生,就像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可是,经过那件事情后,我感受到了祖国的亲近与至高无上,也对祖国肃然起敬。 我是学校升旗队的一名队员。在国庆节那一天早晨,阳光明媚,我们几...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4-17
  • 白玉花开醉我心

    鄂西山峦叠峰间,丘陵坡地,满山遍野,一片圣洁。洁白如玉的橘橙花开满了我的家乡。 坡坡岭岭橘橙花开满四月的天地,家乡的人们走橘橙园中,并不感到新奇。橘橙花就那样兀自开着、兀自芬芳着、兀自美丽着。 橘橙花,如雪却比雪奇美,似云却比云纯洁。那优雅...

    孔祥生 发表于 2020-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