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菊花

    村后一处山坡,开满了野菊花,黄的红的紫的白的,远远望去,仿佛给山坡铺上五颜六色的地毯,给这个古老的山村增添了不少春色。我走过去,因为好奇,顺手采了两株,细细端详:它是那祥的简陋,肌轻、叶瘦、花弱,与城里菊展会上的菊花相比,简直不敢叫花。如...

    沈闻 发表于 2020-07-08
  • 印象普洱

    普洱的云 飞机降落普洱思茅机场时,正是傍晚。站在舷梯举目四望,机场空阔,晚霞飞渡,暮色正来。 宝蓝色的天空中,朵朵白云被落日镶上金色的边框,涂抹成红色的物像。新月如钩,黄澄澄的,在天宇叫板落霞。几颗明亮的星星钻出来,闪闪地眨眼。 空气中似乎有...

    陈炜 发表于 2020-07-07
  • 好一朵茉莉花

    前几天带女儿上早教课,有一位妈妈大概喷多了香水,香得刺鼻。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念起古人提倡的有暗香盈袖之含蓄美学。 每次看到暗香这两个字,我都深深地敬佩古人遣词造句的能力,简简单单两个字,其美妙之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单从气味上说,它是含蓄的...

    马慢慢 发表于 2020-07-02
  • 七月,赞歌献给党

    歌唱七月 日出东方,万水千山见证来时路;不忘初心,坎坷荆棘洗礼龙腾的国度。 盛世如画,是南湖的画舫擦亮七月的天空,是十三双巨手书写平仄的诗行。铭记七月,烙入脑海的是那份崇高和坚定;歌唱七月,情意相托的是那份信念和坚守。 从赤水到洪湖,从黄河到...

    胡巨勇 发表于 2020-06-26
  • 躁动

    过去到了年终岁尾,我都异常躁动,因为这是一个十字路口,面临着选择。明年是去是留?是换工作?或是换行业?心中的目标,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远远望去,一山更比一山高。于是在选择中徘徊,在对比中思量,在权衡中斟酌,在更深夜静中圆睁着双眼,被一种烦...

    郭德诚 发表于 2020-06-20
  • 麦苗的冬歌

    是的,是麦苗。田野里只有你,依然生长在那里,寒风吹不折,冬雪压不垮。 寒风可以把你吹得东摇西摆,但吹不走你牢牢的根须;霜雪可以把大树的枝条压断,但压不垮你柔弱的身躯。你能化压力为动力,把风当成催眠的摇篮曲,把雪当成温暖的棉被,盖着它恬然入睡...

    刘向阳 发表于 2020-06-16
  • 你好,故乡!

    故乡是什么?是海德格尔说的可慰灵魂得以诗意栖居的地方,是郁达夫承继悲秋传统的情结,是沈从文笔下那清凌凌的凤凰白河,是余光中诗里瞩望家园的乡愁,是李健歌里婉转惆怅的切切深情吗? 是,也不是。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关于故乡的名字,也都有一份关...

    洪艳 发表于 2020-06-07
  • 这儿的春天真美

    春日的江宁,那山、那水、那花,真美啊! 你听,石塘竹海山上的溪水解冻了,正唱着《泉水叮咚响》,欢快地跳下山岗,十几处的溪流汇入几百亩竹海围着的水库。水面上的水鸟扑棱棱飞跑着、打闹着,划破了水面,溅起一行行白花花的水花,人来疯似的欢迎着八方游...

    徐宁 发表于 2020-06-06
  •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风轻轻地吹着,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大地,温暖的阳光照射下,冰雪化成了春水,滋润了大地,流进了田野,流进了山川 春天来了,飞扬的尘土湿润了,小草开始在生根,种子很快也要发芽了。河边的杨柳枝头也渐渐地变绿,随着春风的吹动,在人们面前摇摇...

    谷增虎 发表于 2020-05-01
  • 五彩凤凰

    我曾经以为我与我的祖国是那么的遥远,就像人间到苍穹的距离;我与我的祖国是那么陌生,就像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可是,经过那件事情后,我感受到了祖国的亲近与至高无上,也对祖国肃然起敬。 我是学校升旗队的一名队员。在国庆节那一天早晨,阳光明媚,我们几...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4-17
  • 白玉花开醉我心

    鄂西山峦叠峰间,丘陵坡地,满山遍野,一片圣洁。洁白如玉的橘橙花开满了我的家乡。 坡坡岭岭橘橙花开满四月的天地,家乡的人们走橘橙园中,并不感到新奇。橘橙花就那样兀自开着、兀自芬芳着、兀自美丽着。 橘橙花,如雪却比雪奇美,似云却比云纯洁。那优雅...

    孔祥生 发表于 2020-04-17
  • 花的世界,美极了

    轻轻沉醉于柔媚芳馨的春花之中,谁说不应该呢?虽然秋月使人难忘,但春花不也是令人销魂?瞧,七彩的花叶,妩媚动人,疏密有致;袅娜的花瓣,风情万种,摇曳多姿。一场风雨,划过美好的春天,洗涤岁月的尘埃,湿润一份心情,给人间留下一抹清凉舒适的环境。...

    123456梦家园 发表于 2020-03-29
  • 春从燕尾裁

    小时候,每年春节刚过,家里的大人们就会仰头望着云间的几个黑点,说,燕子又来剪春了。 我总是不明白大人们的话,更不懂什么是燕子剪春,我不止一次痴痴地望着天际那些黑点,看着它们由远及近,看清它们黑亮的翅膀,还有黑亮的瞳仁,然后唧的一声,它们从我...

    林丹 发表于 2020-03-27
  • 初雪

    多年以来,我都有记录每年第一场雪的习惯,或用文字,或用照片,或用DV视频,然后逐一输入电脑硬盘,永久珍藏。 那天早晨,我下夜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飘着蒙蒙细雨。走着走着,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忽然发现,辽阔无垠的苍穹似乎多了什么,那竟是一朵雪...

    宋佶祥 发表于 2020-03-20
  • 我爱过的石头和花朵

    我爱过的石头,红色的石头,像一头笔直的黑头发,筑起高楼与石桥。我爱过的花朵,红色的花朵,像一支生锈的钢笔,写下山川与河流。 石头,花朵,我的石头里开出我的花朵,一堆又一堆。人们的眼里只有花朵,他们不懂石头的坚硬和痛苦。而我,自始至终,都在热...

    竹鸿初 发表于 2020-03-18
  • 年粑

    年粑,曾是全州人重中之重的年货,历代就有宁可锅中无肉,不可缸中无粑的说法。当地做年粑的食材五花八门,净糯米做的叫糯米粑,掺饭豆的叫饭豆粑,还有高粱粑、小米粑糯米粑糯软香甜,高粱粑粗粝耐嚼,小米粑绵软糯滑,黄栀子粑粑清香祛火一想起这些,幸福...

    胡临雪 发表于 2020-03-03
  • 雁鸣湖的好

    我经常想象,如果不开车,从郑州一步一步走到雁鸣湖去,那会是如何一幅情境。我一定会邂逅了一个又一个亲切的村名儿:杜庄、刘集、盆窑、穆楼、朱塘池,还有那些个密集的岗:郑岗、彦岗、杨岗、芦岗这些村子因为没有邻着车水马龙的郑开大道,所以还可以看到...

    乔叶 发表于 2020-02-21
  • 那逝去的时光飘香的岁月

    按我们家乡的习俗,我的生日是阴历的一月一日(大年初一),户口本上也是按1月1日登记的,按国家规定,我法定的生日又成了阳历的1月1日。 当2020新年的钟声敲响,我知道我可以享受陕西省老年优惠政策了。可是,我总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愿意去政府大楼领这个证...

    江风秦雨 发表于 2020-02-06
  • 秋深寒露

    今年阳历十月八日(也就是阴历八月二十九日),十六时十五分,寒露。寒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17个节气,是干支历酉月的结束以及戌月的起始;视太阳到达黄经195(处于室女座)时。《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寒露的意思是气温比白露...

    罗文博 发表于 2020-01-18
  • 探春

    这绵绵的春雨,连日来打在脸上,寒意由肌肤蔓延至内心,不说也凉。 立春,只是一个节气的符号,理论上的东西远没有实践来得真实。细叶未裁,风如剪刀。意念中和煦的风躲得远远的,意念中柔媚的春阳了无踪影。 远山沉默着,显得很忧郁,似乎尚未从冬眠中醒来...

    铁云 发表于 2020-01-16
  • 斯里巴加湾的夕阳

    站在文莱斯里巴加湾超五星帝国酒店的露台前,透过海滩边被剪得身影窈窕的几棵椰树,眺望南中国海上空的瑰丽夕阳,红、黄、蓝、绿、紫火热得耀眼,冷艳得深邃,那般热烈,那般宁静,如同身后楼梯扶手上镶嵌的巴西猫眼和镀金毛巾架,奢华中透着一派谦卑和低调...

    鲍铁英 发表于 2019-12-26
  • 五星红旗飘荡心中

    十月,春华秋实,红旗飘扬。我们迎来了新中国67岁华诞。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一年一度的长假总是令人期待。犹记得上小学时,每逢国庆,我就尽量提前把作业完成,剩下的时间就是拼命地玩,可是玩到最后总以无聊收...

    郭军峰 发表于 2019-12-05
  • 重拾电波旧时光

    岁月是一曲动听的交响乐,那些听收音机的日子是乐声中最美妙的音符,在我记忆的海洋里荡漾,泛起无数美好的回忆。 小时候,在煤矿工作的父亲,省吃俭用买回了一台牌老式收音机。记忆中,父母常常是干完一天的活之后,全家老小便津津有味地围坐在家中的一张古...

    何旭 发表于 2016-09-02
  • 春天的语言

    我喜欢春天的阳光。她没有夏阳的炽烈火爆,没有秋阳的变化无常,没有冬阳的吝啬拘束。 春天的阳光,是新生儿的眼波,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是母亲的乳香,那么纯真,那么美丽,那么祥和。清晨,她的第一缕金色调皮地穿过树隙,将小鸟唤醒;她轻轻敲打着家家户户...

    405的娃 发表于 2016-03-23
  • 舞者燕子

    春天到了,燕子又要飞回来了。 双燕碌碌飞入屋,屋中老人喜燕归。读罢唐代诗人高适的这两句诗,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幅种田老人喜迎燕归的动人图画。其实,喜迎燕归的又何止老人呢?大凡喜爱燕子的人,无不为它们归来而兴高采烈,就连新婚媳妇,也要早早地起床把...

    张金平 发表于 2016-03-14
  • 春来了

    春来了,再也不用穿着厚厚的棉衣,再也不用顶着凛冽的寒风,再也不用大气不敢哈,腰杆不敢挺了。春来了,春色也开始泛滥,湖面清澈,柳枝婀娜。春来了,春风拂面,春光融融,思春的心紧跟着也变暖了。 春来了,假如你在整个冬天没有约会或者畅玩,那么趁着春...

    原称凤 发表于 2016-02-28
  • 正月十六看“蔗灯”

    早听说过潮州磷溪正月十六有游蔗灯的风俗,我素来对乡间民俗活动感兴趣,一直想逮个机会亲临其境。元宵前夕,几位文友志趣相投,相约一同到潮州看个究竟。 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黄昏刚卸妆,暮霭轻笼,一轮镜月已高悬至碧空。坐在车里感受速度的快感,...

    谢娇兰 发表于 2016-02-27
  • 故乡 村庄 树

    故乡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代名词,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地方。乡愁、乡恋成为多少文人墨客挥之不去的情怀。余光中的《乡愁》更是把这种情怀发挥到了极致,成为两岸经久不衰的名篇。 故乡之所以为游子不能忘怀,因为那里有条根长在那里,如有合适的土壤、水肥,它就会...

    福-太阳 发表于 2016-02-01
  • 故乡山川

    早起,列车已在狭长的河西走廊穿行。 不见了昨晚的荒漠地带,山岭之间铺着丛丛绿色。网络上有说其实新疆不太远,只是甘肃有点长,虽然是玩笑话,却也不无道理。在新疆给我最大的感叹是最西边与最东边的人们仿佛永远在过着一个时差造成的各不相干的生活,最北...

    落日 发表于 2016-01-23
  • 牛的感怀

    说到牛,可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得掉牙,没人愿意再把它拾起来。好像牛的蹄痕早已被一场风沙卷走,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然而,我却像丢了一件什么东西,非要把它找出来。找到了牛,便找到了一段记忆,找到了一段难舍的感怀。与其说寻找,还不如说窖藏。就...

    董国宾 发表于 2016-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