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年了,唱大戏

    小时候,每逢过年,我们村里的戏台子就热闹起来,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戏台上京剧不断。 老支书爱好京剧,他说,过年不唱几天京剧大戏,就没有年味儿。那时,活跃在台上的角儿是要被捧在手心里的。角儿哼哼啊啊咿咿呀呀,戴着耀眼的头饰,迈着莲花碎步,舞...

    宫佳 发表于 2021-07-26
  • 一日与千年

    蜉蝣朝生暮死,它不能想象时光有千年;千年老龟,却不经意某一天的消逝;时间是客观的,一日的长短却在蜉蝣与龟的生命标尺上大相径庭,是整整一生与一生中某一刻的区别。 看来,时间的步伐,是确定而又不确定的。对生命而言,一生的概念当是一致的,亦即对蜉...

    刘维芳 发表于 2021-07-15
  • 我的妈妈

    俗话说的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面对各种各样的规则时,我总会想:大规矩认认真真不违背,小规矩马马虎虎混过去。不过,那件小事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有一次,我和妈妈去买书。我们来到书店门口 ,但是有一条宽大的马路横在我们面前。我们准备过去时,红...

    洪瑞敏 发表于 2021-07-06
  • 陪妈妈散步快乐多

    也许很多小朋友会觉得陪爸爸妈妈散步很无聊,在家看电视、打电脑、玩手机多开心啊!但我觉得陪妈妈散步可有意义了。 第一,陪妈妈散步可以增加亲情。 因为我爸爸在广州工作,每周周一到周五晚上陪我写作业、陪我打乒乓球的重任就落在了妈妈身上。星期六和星...

    柳薇 发表于 2021-07-06
  • 我的好老师

    老师,是辛勤的园丁,哺育着我们这些娇嫩的花朵;老师,是一根明亮的蜡烛,融化自己,照亮学生们的道路;老师,是春天中的细雨,滋润着我们这些幼苗,让我们茁壮成长 从上学起,我遇到过许许多多的老师,有严厉的,有温柔的,有慈祥的。他们都视学生如自己的...

    周澎 发表于 2021-07-06
  • 唱起一首歌

    最爱听姜育恒的这首《再回首》: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诉说,歌词忧伤而真挚,旋律凄婉而动人。这是我百听不厌的一首歌,也是我经常哼唱的一首歌。无人的时候,我会一边唱,一边体味歌...

    王静静 发表于 2021-06-29
  • 乞巧

    张婆婆坐在摇椅上,清晨的阳光好,空气好。可张婆婆心情复杂,要到七夕了,又想起当年做姑娘时做的那些女红。如今,谁还记得女红?谁还乞巧?唉,传统手艺都丢了啊 张婆婆做姑娘时,她的女红在十里八乡都是数一数二的,姑娘们都以她为榜样,那活计,啧啧。...

    迟占勇 发表于 2021-06-23
  • 我的妈妈

    每个人都有个最亲、最敬爱的妈妈,而每一个人也都是妈妈心中唯一的宝贝。从有记忆开始,妈妈便教我:小朋友要有礼貌,要注意卫生习惯,吃饭前要洗手,要请长辈和其他家人共同用餐,吃饭不可以挑食,更不可以随意倒厨余。因为妈妈以前在偏远的乡下长大,曾经...

    简竹淯 发表于 2021-06-03
  • 父爱无声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确母爱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只要细细体味均能发现其星星踪迹;父爱在我们的印象中严格而深沉,寂静又厚实,需要我们用心体悟。 父亲温和宽厚,沉默寡言,由于父亲常年奔波在外,我和父亲的交流少之又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之间...

    王兑兑 发表于 2021-05-31
  • 秋日往事

    我走在林荫道上,看着不远处向前奔跑的同学们,这也让我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去年秋季开学,我来到一所不太闻名的学校完成初中最后的学业。我坐在车上,背着沉重的书包,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幻想着新环境、新同学,带着一份紧张和期待,车终于在新学校停了下...

    刘玉洁 发表于 2021-05-13
  • 她生气了

    这是一个刚停雨的春天,天气里带着一丝寒意。就像我,在兴高采烈的心情里,突然下起了大雨。 晚上,妈妈在网上给我买了一个崭新的玻璃杯。本是开心地带着它拿到学校里用,还不过半天,就被嫌疑人柯贤武打架时撞破了。当我改完英语长江后,一听叶茂这样一说,...

    小桥流水 发表于 2021-05-05
  • 凝固在时光里的爱

    许多年不曾像此刻这样,和外婆躺在一张大床上她闭着眼,我望着窗外的天;她诉说着历历往事,我漫谈着人生理想。 小时候,我常回老家。每叩开外婆家门,迎来她老人家的第一句话总是文文!,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转过几处旮旯,才能看到蹒跚走来的外婆,这时,...

    边子 发表于 2021-05-02
  • 太奶奶的老屋

    沿盘山公路而上,春风初暖,野花朵朵。泥泞土路蜿蜒,路尽头便是太奶奶的老屋,低矮土墙,铁锁挂锈。墙内一方小院,四孔窑洞,三畦菜园,这里承载着一个孩童心底最柔软记忆。 老屋由太奶奶打理。菜园用藤条和树枝围起来,里面种着丝瓜、凤仙花、番茄,旁逸斜...

    陈维昊 发表于 2021-04-24
  • 妈妈,您辛苦啦!

    在我眼中,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 在我还没有出世的时候,一次遇外的事故,夺走了爸爸的生命,由于妈妈太过于悲伤,提前两个月便生下我,并一手把我带大,至今已走过十一个春夏秋冬,其中的艰辛不难想象。 从小我不但体弱多病,而且还伴有先天性扁桃体肥...

    程想 发表于 2021-04-20
  • 怀想秋天

    秋柿结了霜,明灯一样亮在枝头。忽地掉下来,摔破了肚皮。 它有一肚肠的红呢。 也有一肚肠的怀想。 我口中生津,思绪同秋柿一般落入记忆的故渊。 七岁的早秋,柿树还不结果。只冒出一点青芽芽。半家养的野柿树,模样低矮,细溜溜儿一长条,瘦得像杆子。瘦归...

    仇晓毓 发表于 2021-04-17
  • 灯与鱼

    在我的记忆中,老家是一个仙境般的地方。 我从小生活在城里,老家离城有些远,山路水路绕弯弯,所以每年只有逢年过节才偶尔回去一两次。小时候的我是个脆皮鸭又皮又脆弱,父母不舍得让这样的我路上颠簸,所以直到近几年,我与那个仙境一般的地方才联系密切起...

    张依明 发表于 2021-04-16
  • 快乐春节这么过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了。马上就要和爸爸妈妈回老家过年了,我的心情格外兴奋,好多好多想法、计划从我的脑海里不断地蹦出来。传统习俗篇拜年 拜年是春节的传统习俗。除了爷爷奶奶,老家还有许多亲戚,他们是那么朴实,那么热情。每年春...

    夏子桓 发表于 2021-04-10
  • 给自己画一幅素描

    这个男孩,非常像漫画中的人物。一对蒲扇般的大耳朵,眼里透着友善。他很爱笑,因为他知道,阳光的孩子运气不会差。 他一直很调皮,老师罚他抄课文,虽然每次手都抄得手痛,可他总是过后就忘,我行我素。老师说他好了伤疤忘了痛,你别说,这句话特别适合他。...

    杨福宬 发表于 2021-04-10
  • 次第花开

    同事发来两张玉兰花照片,一张白色,一张紫色,白色的尚处于花蕾状态,宛如一枚精致的瓷制纺锤。紫色的已然开始绽开,最外层的花瓣向外伸展,花瓣下垂,淡紫的颜色,轻轻地向下流淌而逐渐加深,到了花瓣尖端,便仿佛凝固了一般,紫得有些发黑了。 我询问,这...

    王彬 发表于 2021-04-09
  • 风铃

    这是一对老风铃,二十年前我在重庆磁器口小店里淘到的。一根简单的麻绳,上面穿着一个刻有图腾的不规则木块,下面系着一个用铁片手工做成的小风筒,风儿起时,其中的小铁棍敲击着铁筒发出叮叮咚咚的悦耳铃声。 很多年过去了,风铃生锈了,可响声一直没变,还...

    君豪 发表于 2021-04-05
  • 过年新风

    街头的红灯笼一亮,就闻到了年的味道。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小时候的新衣裳小挂鞭儿,也是长大后的外出打拼过年返乡。也许过年的形式和感觉在变,但过年的亲情和温暖一直都在。我想说说自己感受到的过年新风。 消失的鞭炮声 城里的除夕,人们最大的娱乐活动就...

    陈战东 发表于 2021-04-03
  • 校园之榕

    还记得我小学母校的那一棵繁华茂盛的大榕树,我离校的前一天曾去探望我这个多年的老友,六年了!我在这里读了六年书,它就陪伴了我六年 记得来这里新生报到时,我便注意到它了,那时的我牵着妈妈的手信步于校园中,这里的确很漂亮,活像一座小花园,青草葱葱...

    黄薏榕 发表于 2021-03-25
  • 别了,加拿大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而我,却带不走一片云彩 湛蓝的天,飘着几朵白云。我曾经无数次地抬头,只为将那片悠然,深深地映在脑海里。这里的天,是如此地纯净,带着明媚的笑脸向我们敞开自己的怀抱。那一簇簇的云团,让我回想起儿时那想躺在云端的梦...

    朱晋娴 发表于 2021-02-04
  • 妈妈的爱

    妈妈的爱是春天的风,妈妈的爱是春天的雨,妈妈的爱是那遮雨的伞 我的妈妈个子高高的,不胖也不瘦;长长的头发在后脑勺上扎成马尾,圆脸上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她常常穿着肥肥的大脚裤,还有又宽又大的风衣,走起路来飘飘摇摇的,显得很拉风的样子。妈妈不笑...

    杨烜 发表于 2021-01-02
  • 挖红薯窖

    我老家挨着黄河,沙地多,适合种红薯。红薯好吃,生吃又脆又甜,煮着吃又面又甜。煮汤的时候,切上几块,一锅汤都是甜的。红薯还可以打芡,用芡粉做粉条,打凉粉。红薯好吃,但难存放,它既怕热,又怕冷。时间长了,人们还是摸着了它的脾性,发现它最喜物藏...

    张晓峰 发表于 2020-12-10
  • 不能辜负花儿的认真

    朵朵妈在电话里说,周五是家长开放日,老师请我去给家长们介绍下辅导作文的方法。我说,我把发言的内容做成PPT,你去讲吧。朵朵妈应允了。结果到了晚上,朵朵妈打来电话,说内容生涩,怕讲不清楚。最后,朵朵妈准备讲她擅长的内容 教孩子如何写好钢笔字。 故...

    赵卷卷 发表于 2020-12-07
  • 乐在扬中

    十二年前,我来扬中任教。到了才知道,大学所在地竟是三茅镇兴华村。大学建在农村在国外屡见不鲜,而在中国实属罕见,需要当政者的勇气和魄力。 刚来时,校园很寒酸,就两栋教学楼、三栋学生宿舍和一栋两层铁皮房临时教工宿舍,都是建在村民水稻田里的。房前...

    刘干 发表于 2020-11-26
  • 一声叹息

    俗话说,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没有一个母亲是不爱自己孩子的。而我听到这句话时,只有一声叹息。不是我否认母爱的伟大,可有时候这伟大的爱让人觉得压力山大。 我老妈的脸比川剧里的变脸还快还多。有时似和煦的春风,让人心旷神怡;有时像冷酷的冬天,让...

    张马力佳娜 发表于 2020-10-31
  • 父爱如山

    恐惧时,父爱是一块踏脚的石;黑暗时,父亲是一盏照明的灯;枯竭时,父爱是一湾生命之水;努力时,父爱是精神上的支柱;成功时,父爱又是鼓励与警钟。父爱是一缕阳光,让你的心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父爱如大海一样深沉而宽广。 记得那...

    陈昱江 发表于 2020-08-10
  • 慈母情深

    提起母爱,谁都为之动容,我也不例外。记得小时候,我体弱多病,是个不折不扣的药罐子。而妈妈因为生我伤了身子,常年与药物为伴。对于我们这个三口之家来说,这一大一小两个病患,真是不小的拖累。我们成了医院的常客,这也成了我们家最大的负担。爸爸每天...

    王文豪 发表于 2020-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