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回自己

    没有理由,很喜欢的一个人,内心也不自觉的把他规划在自己未来生活的蓝图里,并努力改变自己,靠近,想过要实现这个蓝图。突然在11月1日晚上,他突然对我说,和我聊天从来不在一个频道上,永远没有激情,像和长辈在聊天,他发的太快了,完全没有给我回复的机...

    米胡疯子 发表于 2016-11-05
  • 如果把你的生活放大

    每个人都有一个圈子,也许你是一个班级中的一员,也许你是一个团队中的一员,也许你是一家之长,也许你是一国之君!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 大部分的人的圈子都很小,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出过自己所在的小山村,有的人走遍了全世界,大部分人也就周围哪...

    启辰营养 发表于 2016-10-25
  • 童年纪事之挖野菜

    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在饮食方面,也更加讲究绿色,可是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绿色,怕是一般的人也说不清楚,无非是人云亦云。比如我常喝的一种牛奶,据邻居说,就是如何如何的有缺点,严正地劝戒我们不要再喝了,虽然我没有听取邻居善意的劝导,不过还是和...

    懒懒哒鱼 发表于 2016-10-08
  • 差一点被遗忘

    中国教育有毒。这是阮老大说的,我一直深信不疑。 这个教育教的我们自私,怕别人超过自己,不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有些人可能会想:我花了两年才到现在这样,我要是和他分享经验的话他岂不是只花几天就到了与我相同的高度? 如果真是这样,说明我们中毒太深...

    少年无未 发表于 2016-09-22
  • 夏季的天空

    春花秋月,夏雨冬雪。 在不可逆转的时光里,四季也在一如既往地更迭着。日复日,年复年,即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景一致,但也偏因了那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光背景里看风景的心情有所不同,季节于我们便有了其自身不一样的含义。 以前常常被人问起,四季...

    叶若寒 发表于 2016-08-29
  • 捉知了

    小时候,很喜欢捉知了,但却很少有收获。因为捉知了要爬树,市区的知了多半都在很高的树梢上,即使用竹竿也很难够到。一般是先要爬到一定的高度,然后再用竹竿还差不多。而我却有恐高症,三米以上的树绝对不敢爬。 记得小学三年级时,为了捉知了,爬上一棵河...

    伊然z 发表于 2016-08-05
  • 高山可仰,幽谷亦静

    想想过去,你是否对事物有着这样的判断?在学习自行车的时候,想过真正的高手应该是能将车子骑得最快的那个;学开车时,想过速度开得越快越好,开快的人一定是高手;在攀登高峰时,高度越高意味着能力越强。 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能将自行车骑快的人固然厉害...

    青沁松 发表于 2016-06-25
  • 青春是一副泼墨写生画

    点滴之间我们一直都在思考,回忆是什么,回忆于我们心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过这样的回答回忆或许就是存放在相册里的相片,那点点滴滴的变化,验证着我们的成长,在这样的岁月里,那悠悠的时光,跳跃在爱和追逐上面的想象,顿时间这些个慢慢追忆化作成为一片...

    毛沛 发表于 2016-06-07
  • 做一个温暖如阳光的人

    我是一个不相信命运的人,总觉得自己的命运一直紧紧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但是却被命运一步步牵着鼻子走,自己倔强的不勇于屈服。当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开始相信命运了,这似乎预示着我一步步向命运在妥协。执拗不过心底的另一面,始终相信命运还是紧握在...

    陈吉强 发表于 2016-05-27
  • 往前走,莫回头

    那是阳光正好,时不时也会躲在霞云中,忽然隐去,竟惊鹊。飞机飞过的地方,总会留下重重叠加的白色小尾巴,从一抹青绿开始,又从那一抹青绿结束,像极了那着一袭曳地月白长摆女子的玉带,缥缈萦绕,一派逍遥,如梦似影。 绿茵的球场上,迅速掠过一个身影,只...

    幽兰小屋 发表于 2016-05-21
  • 注孤生

    16岁的时候,那时我刚刚上高中 ,还沉浸在刘若英演绎的《粉红女郎》中天真、幻想的形象中,看到她那么多次奇妙却悲伤的经历,总感觉自己也会如此吧,不怎么会唱歌的我时常唱起她那句经典的我想我会一直孤单,就这么一直孤单,天空越蔚蓝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是...

    晓风林月 发表于 2016-05-10
  • 又到读书日

    读书日谈读书,是我的习惯。 可今年的读书日与往年不同了。 从此不同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你了,亲爱的。 没有你了。 去年的今日我写读书对我的意义,说是最大的幸福,翻开一本书,就得到天上人间的快乐,无与伦比的乐趣,幸福得无以复加。这是真话,当时...

    窗子 发表于 2016-04-23
  • 对自己狠一点,逼自己努力

    周六晚,阿温问我,明天要不要吃早餐?吃的话我顺便帮你打包回来。阿温是跟我合租的一个朋友。 她说这句话时,我正坐在客厅的电脑前敲字,头也没抬便回答:不用。 我发现你最近养成了两个特别不好的习惯。阿温说。 听她这么说,我立马回头看她。一个跟你同住...

    丁香 发表于 2016-04-20
  •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吧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是大多学生族开始拼搏努力的日子,过了这段时间,又变成追寻回忆的日子。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想到我的父亲。 六月,是高考结束的日子。 父亲文化水平不高,社会阅历也不算特别丰富,但是我记得他那一阵子一直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帮助...

    亚木南 发表于 2016-04-11
  • 不会笑的他

    有一位姐姐,她嫁的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会笑,他的眉头总是拧在一起,第一次和他相处的人,不明白哪里得罪了他,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姐姐第一次与他见面,介绍人事先打预防针给她,他天生就是那副神情,不过他的内心和他的外表相反,他是一个内...

    伊尹 发表于 2016-03-21
  • 儿子的礼物

    春节的脚步近了,繁华的滑州城,处处飘散着一股过年的烟火味道。 腊月二十六,几个月没有回家的儿子,总算平平安安到了家。一路劳顿,还未来得及抖去衣上风尘,儿子便迫不及待地手捧礼品盒,欣然喊道:妈,我给您的新年礼物。快来看看,满意不? 惊喜之余,...

    刘青菊 发表于 2016-03-16
  • 水天一色沙家浜

    沙家浜,位于江苏常熟市东南阳澄湖边,老一辈的人几乎无人不知,样板戏《沙家浜》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不用想就能知道,那是阿庆嫂、郭建光们驰骋的舞台。 舞台上有水吗?过去的舞台肯定没有,如今可以用灯光效果模拟,但也不一定真实,所以,从来就没把沙家浜...

    杨朝楼 发表于 2016-03-14
  • 纸上闲愁心悠悠

    这日子是真过糊涂了,写文前竟习惯性地想问一声三月主题是啥。虽说每天工作都要签日期,回到家却仍不知道今夕何夕。年前就打算辞职的辞了一个月了还在上班。倒不是急我的毕业论文,而是我的日语课程。自两年前报名学了日语,总是学得断断续续的,有几次是真...

    依之鸟 发表于 2016-03-10
  • 留下最初的真实在心中

    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再一次陷入了茫然,坚持写东西的确是很难的事情,比如现在我实在写不出东西了,就只好在这里堆砌文字了。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病症,思想不能系统有效的展现在书面文字。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也不能一开始就想写出太多太好的东西出来,只有...

    林杉TT 发表于 2016-03-03
  • 那些开在尘埃里的花

    一。 你说,文字江湖,错综复杂。其实,复杂的是人心。文字只是你的剑,可以佩戴,一路英姿飒爽。也可以舞出不羁,与风云比肩。心是软的,它就是缠绵的。心是冷的,它就是凌厉的。心一寸一寸的悲伤时,它会如无骨的水袖,对空舞出一段薄凉。人是有情的,所以...

    风吹馨兰 发表于 2016-02-28
  • 竹篮打水好读书

    从前,有个包子铺老板,起早贪黑的挺辛苦。可他有个习惯,每日晨昏必定要捧一本书来读,津津有味的,仿佛乐在其中。伙计见了心里直犯嘀咕:一个卖包子的,装的什么斯文,莫非,那些书里藏着生财之道? 于是,伙计也偷闲取了书来读,无非是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

    许永礼 发表于 2016-02-27
  • 老师的微笑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是对辛勤的园丁老师最恰当的写照,而我们的班主任张老师正是这句话的践行者。 笑,是美好的,在我的心目中,张老师的笑最美。在她的嘴、眉宇间总是挂着一丝笑意。以前,我以为老师是最令人害怕的。然而见到张老师的一瞬间,...

    杨元铭 发表于 2016-02-25
  • 趣说古时的“春晚”

    我国古时的春晚最早出现在汉武帝时期。 自汉武帝开始,为庆贺新年,每年正月初一,由各行商贾抬着彩楼,吹吹打打,来到布政使司大堂前,举行大型文艺汇演,名曰演春。表演的形式也颇丰富多彩,有类似今天相声表演的俳优;有舞龙舞狮和耍龙灯;有演社戏;有鱼...

    闲钧 发表于 2016-02-25
  • 儿时春晚

    春晚是文化大餐,吃过年夜饭,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晚,其乐融融。今晚又的除夕夜,我不禁忆起儿时的今宵,那是物质匮乏,文化生活单调的七十年代初,我们村也办过春晚,不过其春晚不同于现在把人们分隔在自家房子里,而是聚集在戏台前;时间也不止于一...

    程林雄 发表于 2016-02-24
  • 争春

    抵近春节,是欢乐祥和的时节,也是郑重庄重的时节。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所以特意组合了几篇有点架子的文字,希望能承载一些这个时节应有的期待、思考、快意和祝福。 柳树冲着三九、四九,到处通风报信,春天以无可阻挡之势,匆匆到来。我们又都跨进了春之门...

    喻光韶 发表于 2016-02-24
  • 不亦快哉

    深夜里翻到金圣叹的文章,猝不及防地看了三十三个不亦快哉,一口气读完,只觉酣畅淋漓,似乎把自己的戾气泄完了。 金圣叹与釿山同住时,无聊约赌轮番说自己人生中快意的事。后金圣叹回忆起来,便有了这篇怪极趣极的文章。 里面有他觉得燥热不堪,汗出遍身,...

    赵浦伊 发表于 2016-02-24
  • 刘大汉

    在葫芦村,刘大汉可算是一个名人。 一米八几膀粗腰圆的大块头,不管是栽秧犁田还是砍柴担水,刘大汉都拿得起放得下。尽管有一把使不完的好力气,可刘大汉却从不在村子里逞强霸道,碰到邻居总是一脸的笑。村子里有红白喜事,刘大汉总要去帮几天忙。只要邻居有...

    冉小平 发表于 2016-02-23
  • 年味儿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各种红红绿绿的年货摆满了街头巷尾。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过年味儿。 电话响了,是阿妈打来的,她在那头说:小早子,什么时候回来?家里的那头猪养得肥肥的呢。我都当父亲了,可她还是叫着我小时候的奶名。 我说:二十七那天呀。 阿妈...

    梁安早 发表于 2016-02-19
  • 携手

    那天,看到中药黄柏,我眼前闪过的,是一抹沉静而略带亚光的黄。那一瞬,突然有一种温暖,如水一般,慢慢地沁入心田。我很想写写她,但一直没有动笔,直到后来有一天,我见到了白头翁。 这里,我要说的白头翁,不是鸟儿,而是一种草本植物。 那是我第一次见...

    管弦 发表于 2016-02-19
  • 柿子红了

    很想偷窥一下冬天降临的风采,很想领略一下冬天来临的感受。冬天是寒冷的,枯木蓑草,萧条冷落,刺骨寒风袭来时,才知冬已来临,时间老人的脚步已跨进冬天。 拾起冬日半缕夕阳,安坐时光的长廊上,难免不堪惶恐叶已落...

    夏雪纷飞 发表于 2016-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