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山深处的野桃花

    我的老家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山村,那里群山环抱,山花烂漫,四季如春的自然美景,犹如画卷般的美丽。 三月,老家的山上五彩缤纷,绚丽灿烂,漫山遍野的野桃花,星罗棋布,像夜空星辰那般明艳,散落在山山岭岭,沟沟坎坎。一树树,一蔟蔟,姹紫嫣红,绚丽无比...

    汪厚明 发表于 2020-01-16
  • 我给老师写“评语”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我又想起了初中时那些可亲可敬可爱的好老师。老师曾经给我们写了无数次评语,今天,我也给他们写写评语。 我们的班主任雷老师管理班级十分严格,各方面工作雷厉风行。他会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到教室后面的窗户巡查课堂情况,时不时杀...

    刘庆宇 发表于 2020-01-05
  • 规矩

    前几天回老家,午饭后眯了一小会儿,就起来陪母亲聊天。女儿很开心,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母亲忙说:嘘,小点儿声,你姥爷还睡着呢!老公说:爸已经醒了呀!还不到点呢。母亲边说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我知道,父亲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上了岁数更是如此,生...

    张文艳 发表于 2020-01-04
  • 颐和园的小姑娘

    六一儿童节的黄昏,我坐在颐和园的长廊里写生。我在画停泊在排云殿前的画舫,忽然听到身边有个脆生生的声音:爷爷,你画的这个龙船还真像!我转过头来,看见一个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我的身边,大概一直等我把这艘她说的龙船画完,忍不住夸奖了我。 我觉得...

    肖复兴 发表于 2019-12-26
  • 那些年我们这样扛酷暑

    入伏以来,烈日当空,酷暑驾到。近半个月来,气温40℃徘徊。电风扇、空调昼夜不停运转,为人们送来清凉,扛暑度夏。 记得小时候,我们小乡场没有电,更没有见过电扇、空调。炎炎夏日,就靠一把蒲扇送风凉快。我们街上贺老幺剃头铺有一个特别的大扇子:用四根...

    曾统钧 发表于 2019-12-24
  • 银杏,有故事的存在

    据说,你是从上一个冰川期挺过来的,陪你一起大难不死的,居然有憨态可掬的熊猫。当然,也特别好奇,你们究竟有多少交情?而作为植物的存在,能不能体会动物的世界? 随风而逝的日子里,静静地享受着阳光,以及不知会从哪面吹来的风。 低调平实的躯干,不存...

    张旭 发表于 2019-11-29
  • 老师妈妈

    爸爸、妈妈我在这儿听到好友的叫声,我鼻子一酸,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的爸妈呢?前年他们说为了让我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便外出打工,我身边除了自己被拉长的身影,空空如也,曾经学习优异、性格开朗的我,自从爸妈的离开,也是一落千丈,性格也变得...

    宁诗婷 发表于 2019-11-20
  • 亲子农耕行

    今天,阳光灿烂,是适合出去郊游的好日子。这不,科技馆活动就排到我了,下午杏花村亲子农耕行整装待发。 一吃完午饭,我和妈妈就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出门了,赶到池州杏花村旅游文化园十里路集合。一到站牌时,有两个家庭已经到了,我们又等了一会儿,人陆续...

    朱九圆 发表于 2019-11-20
  • 最后的战场

    战场,狂风卷起沙尘,视线所及,一片荒凉。 黄沙被鲜血染得嫣红,一粒粒黏合在一起,艳丽得扎眼。 是夜,微凉的风吹拂着他的长发,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皎洁的月光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放飞停歇在肩上的雄鹰,等待迂回的号角声响起,他的唇角露出一个苦笑...

    王敬婷 发表于 2019-11-19
  • 小寒冰上走

    小寒,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3个节气,也是进入冬季的第五个节气。小寒的到来,标志着季冬时节的正式开始,也标志着开始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 俗话说:小寒大寒,冷成冰团,就是说小寒的到来,也是冬天和寒冷来临,因此,也就是小寒大寒准备过年的时候...

    白峰 发表于 2019-11-16
  • 一事精致,便能动人

    霞是我闺蜜,重点大学毕业,当时迫于就业压力,屈尊于一家小企业做办公室文员,三个月后嫌工资太低、福利没保障而离职。之后进入一大型企业做销售员,工资高,福利好,但九个月后,她又离开了,究其原因是压力大、太辛苦。之后她又换过多份工作,却总也安定...

    李兰芳 发表于 2019-11-13
  • 所有的墙都是门

    我们的每一天都会遇到各种的墙和门。墙和门的作用就是阻隔,只是墙是死的,门是活的。说这话的人不是我,是我的朋友老G。时间定格在夏日午后的两点,在一家叫做黑松白鹿的日式料理店。 本来这顿饭在五年前就该吃的。但不曾想到的是,在五年前约定聚会的时间...

    红孩 发表于 2019-10-17
  • 一名环卫工人的念想

    周末,吃过午饭,闲来无事,独自来到老街公园的小道上徜徉,无意间走近一位环卫工人。 她看上去有60多岁,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褂子,外面套着黄色的马甲,脚上穿着一双手工布鞋。看我突兀地站在身旁,她立即从花坛边站起身,显得局促不安,惊慌失措地说:我才...

    汪职坤 发表于 2019-10-08
  • 做回自己

    没有理由,很喜欢的一个人,内心也不自觉的把他规划在自己未来生活的蓝图里,并努力改变自己,靠近,想过要实现这个蓝图。突然在11月1日晚上,他突然对我说,和我聊天从来不在一个频道上,永远没有激情,像和长辈在聊天,他发的太快了,完全没有给我回复的机...

    米胡疯子 发表于 2016-11-05
  • 如果把你的生活放大

    每个人都有一个圈子,也许你是一个班级中的一员,也许你是一个团队中的一员,也许你是一家之长,也许你是一国之君!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 大部分的人的圈子都很小,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出过自己所在的小山村,有的人走遍了全世界,大部分人也就周围哪...

    启辰营养 发表于 2016-10-25
  • 童年纪事之挖野菜

    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在饮食方面,也更加讲究绿色,可是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绿色,怕是一般的人也说不清楚,无非是人云亦云。比如我常喝的一种牛奶,据邻居说,就是如何如何的有缺点,严正地劝戒我们不要再喝了,虽然我没有听取邻居善意的劝导,不过还是和...

    懒懒哒鱼 发表于 2016-10-08
  • 差一点被遗忘

    中国教育有毒。这是阮老大说的,我一直深信不疑。 这个教育教的我们自私,怕别人超过自己,不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有些人可能会想:我花了两年才到现在这样,我要是和他分享经验的话他岂不是只花几天就到了与我相同的高度? 如果真是这样,说明我们中毒太深...

    少年无未 发表于 2016-09-22
  • 夏季的天空

    春花秋月,夏雨冬雪。 在不可逆转的时光里,四季也在一如既往地更迭着。日复日,年复年,即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景一致,但也偏因了那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光背景里看风景的心情有所不同,季节于我们便有了其自身不一样的含义。 以前常常被人问起,四季...

    叶若寒 发表于 2016-08-29
  • 捉知了

    小时候,很喜欢捉知了,但却很少有收获。因为捉知了要爬树,市区的知了多半都在很高的树梢上,即使用竹竿也很难够到。一般是先要爬到一定的高度,然后再用竹竿还差不多。而我却有恐高症,三米以上的树绝对不敢爬。 记得小学三年级时,为了捉知了,爬上一棵河...

    伊然z 发表于 2016-08-05
  • 高山可仰,幽谷亦静

    想想过去,你是否对事物有着这样的判断?在学习自行车的时候,想过真正的高手应该是能将车子骑得最快的那个;学开车时,想过速度开得越快越好,开快的人一定是高手;在攀登高峰时,高度越高意味着能力越强。 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能将自行车骑快的人固然厉害...

    青沁松 发表于 2016-06-25
  • 青春是一副泼墨写生画

    点滴之间我们一直都在思考,回忆是什么,回忆于我们心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过这样的回答回忆或许就是存放在相册里的相片,那点点滴滴的变化,验证着我们的成长,在这样的岁月里,那悠悠的时光,跳跃在爱和追逐上面的想象,顿时间这些个慢慢追忆化作成为一片...

    毛沛 发表于 2016-06-07
  • 做一个温暖如阳光的人

    我是一个不相信命运的人,总觉得自己的命运一直紧紧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但是却被命运一步步牵着鼻子走,自己倔强的不勇于屈服。当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开始相信命运了,这似乎预示着我一步步向命运在妥协。执拗不过心底的另一面,始终相信命运还是紧握在...

    陈吉强 发表于 2016-05-27
  • 往前走,莫回头

    那是阳光正好,时不时也会躲在霞云中,忽然隐去,竟惊鹊。飞机飞过的地方,总会留下重重叠加的白色小尾巴,从一抹青绿开始,又从那一抹青绿结束,像极了那着一袭曳地月白长摆女子的玉带,缥缈萦绕,一派逍遥,如梦似影。 绿茵的球场上,迅速掠过一个身影,只...

    幽兰小屋 发表于 2016-05-21
  • 注孤生

    16岁的时候,那时我刚刚上高中 ,还沉浸在刘若英演绎的《粉红女郎》中天真、幻想的形象中,看到她那么多次奇妙却悲伤的经历,总感觉自己也会如此吧,不怎么会唱歌的我时常唱起她那句经典的我想我会一直孤单,就这么一直孤单,天空越蔚蓝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是...

    晓风林月 发表于 2016-05-10
  • 又到读书日

    读书日谈读书,是我的习惯。 可今年的读书日与往年不同了。 从此不同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你了,亲爱的。 没有你了。 去年的今日我写读书对我的意义,说是最大的幸福,翻开一本书,就得到天上人间的快乐,无与伦比的乐趣,幸福得无以复加。这是真话,当时...

    窗子 发表于 2016-04-23
  • 对自己狠一点,逼自己努力

    周六晚,阿温问我,明天要不要吃早餐?吃的话我顺便帮你打包回来。阿温是跟我合租的一个朋友。 她说这句话时,我正坐在客厅的电脑前敲字,头也没抬便回答:不用。 我发现你最近养成了两个特别不好的习惯。阿温说。 听她这么说,我立马回头看她。一个跟你同住...

    丁香 发表于 2016-04-20
  •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吧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是大多学生族开始拼搏努力的日子,过了这段时间,又变成追寻回忆的日子。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想到我的父亲。 六月,是高考结束的日子。 父亲文化水平不高,社会阅历也不算特别丰富,但是我记得他那一阵子一直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帮助...

    亚木南 发表于 2016-04-11
  • 不会笑的他

    有一位姐姐,她嫁的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会笑,他的眉头总是拧在一起,第一次和他相处的人,不明白哪里得罪了他,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姐姐第一次与他见面,介绍人事先打预防针给她,他天生就是那副神情,不过他的内心和他的外表相反,他是一个内...

    伊尹 发表于 2016-03-21
  • 儿子的礼物

    春节的脚步近了,繁华的滑州城,处处飘散着一股过年的烟火味道。 腊月二十六,几个月没有回家的儿子,总算平平安安到了家。一路劳顿,还未来得及抖去衣上风尘,儿子便迫不及待地手捧礼品盒,欣然喊道:妈,我给您的新年礼物。快来看看,满意不? 惊喜之余,...

    刘青菊 发表于 2016-03-16
  • 水天一色沙家浜

    沙家浜,位于江苏常熟市东南阳澄湖边,老一辈的人几乎无人不知,样板戏《沙家浜》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不用想就能知道,那是阿庆嫂、郭建光们驰骋的舞台。 舞台上有水吗?过去的舞台肯定没有,如今可以用灯光效果模拟,但也不一定真实,所以,从来就没把沙家浜...

    杨朝楼 发表于 2016-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