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感恩之心,行岁月深处

    立于季节的掌心,细数流年,那些芳华乍泄的时光,也便温婉着一颗颗未来得及忧伤的心。岁月的无情掏空了每一个人的躯体,又诞生了一个个新的生命。 回首过去的一年,有开心,有迷茫,但更多的是感悟。原以为一切都可以被时光带走,然在这岁末之际,那些遇见的...

    如水静心 发表于 2016-01-23
  • 恩师的背影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在新乐东关小学时的蒙师叫卜民志,生得白皙挺拔,宛如田间道旁一株小白杨。卜老师有手绝活儿,就是对于上课分心走神的同学,拿粉笔头随手一掷,不管你在什么位置,常常一击中的脑门或鼻梁。倏然一惊,带着脸上的白斑站起来,可卜老师却...

    姜芳 发表于 2016-01-20
  • 老师,谢谢你

    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照进教室,我们端坐在教室里,一遍遍地跟着老师练声、唱歌。老师一边弹琴,一边示范,目光从每个学员的脸上闪过。这是一个特殊的阵地市老年大学的唱歌班,这里活跃着一批喜爱唱歌、热爱生活的老年朋友。 在这里,我们遇见了一位好老师陈锦...

    夏梅蓉 发表于 2016-01-18
  • 一切安好,勿念

    【才进腊月门】 寒冬腊月,东北黑土地的荒远小镇,一个贫寒简素之家,已经临盆的孕妇犹自挺着大肚子,蹲坐在矮板凳上,艰难地摇着风轮鼓风吹火,午饭已过,她只是要把火炕烧热。灶膛里的火光将她微微有些惨白的脸庞映出一抹红色。她努力地敛息收腹:如果家中...

    北南的天空 发表于 2016-01-15
  • 一别经年,你我如初

    一个人看透人世间是荒凉彻骨的,看清人生是满目疮疤的,如果心底间还有永远在的善良和温暖,她一步步走下去,看到的风景仍然是明亮的。 雪小禅 芳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写日记。喧闹了一天,终于静了下来,最适合写写日记,梳理思绪。 我没想到是她,因为我...

    秋天的阳光 发表于 2016-01-15
  • 父亲的旱烟叶

    因为要用一瓶玻璃胶,去了一家平时不怎么去的小五金日杂店。店主说,得用专门的枪才能将胶挤出来使用。可是,这种东西不是日常用品,可能一年也用不到一两次。胶,一次就用完了,枪,不是一次性的,岂不有些浪费?我试着问店主:可否借用你店里的枪?店主倒...

    蓝百合 发表于 2016-01-15
  • 那些在冬天难忘的事

    一觉醒来已经是深夜,因为心里想着一些事情而难以入眠。打开手机听着喜欢的歌,思绪已然飘远。 我喜欢冬天,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与兄弟姐妹一起看满天飞呀的雪花。但是南方的冬季总是姗姗来迟,而且在爸妈的禁令下也只能看不能碰。 后来上初中出去求学,住在...

    发表于 2016-01-15
  • 1 7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