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报纸的女人

    旧报纸攒多了,想处理了腾腾地方。刚好来了一个收报纸的,与以往收破烂的不同,这是一个三四十岁有些羸弱的女人,头发高高地挽起,系着一条红色的围巾,手里提着一个鲜艳的花色提兜。 我告诉她,这些报纸和纸盒都不需要了。她弯下腰,开始整理。她先从提兜里...

    张文艳 发表于 2020-09-18
  • 爱上豆芽小菜

    豆芽菜很平常,平常到可以忽略不计,甚至鄙...

    赵艳 发表于 2020-09-16
  • 端庄秀丽的迎春花

    惊蛰后的冷空气很不安分,一股一股地隔三岔五地与人们玩着游戏。清晨,气温还只有二三度,午后的阳光十分给力,气温一下子又飙升到十五六度,暖洋洋的小阳春让人们心旷神怡、活泛抖擞起来。 啊,好黄的迎春花,好漂亮的迎春花,爱人兴高采烈地奔向一丛竞放的...

    曹纪平 发表于 2020-09-12
  • 菜场里的人情味

    我喜欢到菜场买菜,菜场是典型的跳蚤市场,它的每一单生意,譬如1斤白菜、2斤萝卜,往往是在争多论少中成交的女人往往是买菜的主角。女人买菜多不肯吃亏,她不是出不起那一两角钱,而是一种心理习惯。其实盈与亏,只有菜贩心里有数,常言只有错买的,没有错...

    朱立文 发表于 2020-09-08
  • 小野花也有春天:紫花地丁

    老家坡形河床上,远处的通济河逶迤而去,阳光与风肆意挥洒,空气里有泥土河流青草的芳香。过了惊蛰,枯黄的河坡就开始点点返绿,此时我们这些孩子跟风一样,在河堤上玩耍奔跑。脚下婆婆纳闪出了星星点点的兰花,如掉落凡尘的蓝宝石;马唐草抽出了细细的叶,...

    李军 发表于 2020-09-08
  • 冬季到南方来看绿

    与北方冰天雪地、银装素裹的白色冬景截然不同的是,南方的冬天是绿色的。 南方的山是绿的。山上的桉树、尤加利树、榕树一身古朴庄重的墨绿,像穿着一件绿衣裳,这件绿衣裳仿佛穿了千年,仍不肯褪下,因为那是它们生命力的象征。 南方的水是绿的。严寒时节,...

    梁惠娣 发表于 2020-09-04
  • 躲雨

    现在出门就坐车,赶上突然下雨也没有什么感觉。北京夏秋雷阵雨多,挺好的天有时忽地一下就阴了,紧接着狂风大作,雷鸣电闪,暴雨倾盆而至,路边的人们都作鸟兽散,构成城市夏季傍晚的一道风景。 骑车上下班在我年轻时是常态。想想骑自行车的好处真多:首先是...

    马未都 发表于 2020-09-02
  • 藕粉圆子

    江浙一带,鱼米之乡,物产丰饶,各地皆有名优土特。杭州西湖的藕粉名闻遐迩,苏北盐城也盛产藕粉,虽牌子没那么响亮,但盐城的藕粉圆子堪称一绝。 藕粉圆子,我向来将它视若汤圆,里面也是馅儿,所不同者,外面包以藕粉而非糯米粉。传统的藕粉圆子是甜点,其...

    成健 发表于 2020-08-30
  • 烟雨空濛里的香溪

    古金州的白墙灰瓦与黛色山峦相交之处,簇拥着一座香溪洞。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在巴山的翠色里,清晨一阵细雨过后,清清凉凉,香溪笼罩在一片烟雨空蒙里。山谷间山环峰绕,层峦叠嶂,溪流蜿蜒,悬序挂布,野花香草,色彩绚丽,漫谷飘香,仿佛一位婀娜多...

    付增战 发表于 2020-08-29
  • 画猫

    乡下的爸爸来信,说要搬家了,让我回去一趟,为的是那一箱子书。老人不知道该怎样处置,搬家时手忙脚乱的,怕给糟蹋了。 其实,那都是些旧书,准确地说是些报刊杂志和课本。我在家读初中时虽然学习一般,但所用之教材毕业后仍没有丢掉。偏爱书画,就用自己平...

    一瓢饮 发表于 2020-08-26
  • 城里的年

    妻说,我们就在城里过年吧,老家埂冲苗寨,父亲母亲都不在了,回去必定年味寡淡。我细细想了想,妻的话是有道理的。 其实,前些年,城里是禁放烟花爆竹的,加上大量人员返乡过年,万巷俱寂,很难闻到过年的喜气。如今,年尚未到,便就听得炮竹的声响幽幽传来...

    刘燕成 发表于 2020-08-26
  • 偏方

    冬天,对我曾经是有切肤之痛的。一到冬天,最先有感应的是手指关节,先是红肿,再是溃烂,肿得发痒,烂至隐约见骨。 上大学时,父亲为此还专门养了两只兔子,把兔毛剪了做成手套寄到大学,就这样也没挡住冬天对我手指的侵袭和破坏。到校医院找医生看,医生说...

    雅庄 发表于 2020-08-24
  • 洋芋花开

    农民在自家的地里种上了洋芋,开春时节,洋芋苗就开始露出头来了,长势不错,郁郁葱葱,等到了夏季,洋芋树上竟然开出一朵朵花来,白色的,紫色的,一朵朵,在微风中摇曳着,看上去跟别的花还真是不一样呢。 也许是少见的缘故,有个城里人看到了,觉得很美,...

    赵元波 发表于 2020-08-23
  • 折腾的快乐人生

    人生需要改变,人生需要折腾。只有折腾,才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条件,才能找到人生的快乐。这一年多的工作生活,我和妻子不安于现状,时刻保持冲锋姿势,努力让自己的生活模式得到改变,生活质量得到提高,虽然折腾得很辛苦,但也体会到生活的充实和快乐。 去年...

    刘庆会 发表于 2020-08-22
  • 管好你的园子

    在园子里除草,蚕豆苗已经蓬蓬勃勃长到腿高,而杂草蔓生在蚕豆根部。紫云英巴着地,一簇簇,开着梦幻的小蓝花,野芹一丛丛,短粗的茎,开灿烂的黄花。我自诩比陶县令勤劳,从不愿让我的园子变得草盛豆苗稀。却不知一星期前刚除过的草为什么又变得春风吹又生...

    居著培 发表于 2020-08-21
  • 记得当时

    在完全没有预知的情况下,我在微信上被拉进了高中同学群。有如坐上时光机,穿越二十多年,然后咣的一声,遇到了当年的小伙伴。 也不是真的遇到,而是突然间在微信群里看到那么多同学的名字。嗯,这个是我的同桌,那时我们的手上总是会长冻疮;那个是坐在我前...

    张莉 发表于 2020-08-21
  • 八月秋思

    八月深秋的傍晚,沿河边散步。隔水远望,山映着水,水映着山。款步徐行,随手拈一片黄叶,叶面脉络清晰,横斜之间,仿若大自然跌落的几个折叠小令,疏落几笔,看了让人思绪万千。随风抛出,叶随风蝶舞,弧圆的轨迹充满了飘逸的诗意,诉说着清幽的美,缠绵的...

    刘满英 发表于 2020-08-17
  • 狗尾草

    这是一根毛茸茸的种子,它使故乡的田野荡漾起来。它说,只需一方寸土地,只需一场毛毛春雨,就会长出一处绿意。 狗尾草,季节穿过了它的纤维,露水在它草尖上滚动,它鼓起成长的勇气。根,扎进了土地,不畏贫瘠。 嫩芽已成长狗尾草,就在这条狭长的田梗上。...

    孙善文 发表于 2020-08-15
  • 稻草人

    村庄。农田。雀鸟。稻草人。 翔徊的雀鸟漫天飞舞,窥瞰着满地的粮食。它们要留下影子,也要填饱肚皮。 此时刚开春,播下的种子正在水田中喃喃呀语,期待着用一造的勤奋成就另一段丰盈的梦想。 稻草人是我派来守梦的。它站在宽阔的农田中间,目光如炬。风中飘...

    孙善文 发表于 2020-08-15
  • 山谷的傍晚

    夕阳依山归去,它想将整个世界装进一只口袋带走,却总是因为贪心,将金币散落得到处都是。 这泄漏出的大欢喜,在水边,在山腰,把我的目光紧紧绊...

    宓月 发表于 2020-08-15
  • 在走的时光

    时光在走。转眼,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兵,成为同事眼中的大姐,年轻人心中的阿姨、大妈。一切仿佛就是弹指一挥间。 2017年岁末,当我把即将出版的系列文集《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交给我当年在解放军报发表第一篇作品时的责任编辑曾凡华时,他颔首笑道:雪泥...

    杨建华 发表于 2020-08-14
  • 带着筷子去植树

    一片片森林郁郁葱葱,一棵棵树木苍翠茂盛,那亲切而温柔的绿意,叫人怎能不喜欢。因此,每逢植树节来临,我都要邀上三五好友一起去植树,为大自然增添一抹绿色。 今年,我与一群同事准时出发,前往郊区去植树。路上,有人无意中看到我的背包里装着一副不锈钢...

    侯坤 发表于 2020-08-13
  • 腊八,点燃一片情思

    一 腊月培植的第一朵生命,以盛开的醇香,展示一个民族情结的深沉内涵;岁月酿就的第一缕春风,以温柔的手势,照耀神州酣意正浓的城镇和乡村。 用不熄的热情祈求丰收的精华,用满腔的期望喂养正月的灵魂。承载着华夏五千年文明沉淀的厚重,让祭祀祖先神灵虔...

    刘志宏 发表于 2020-08-11
  • 岁岁紫苏

    每年的清明谷雨前后,紫苏就破土而出了。 它们长得非常之快,你还没看见紫苏发芽是什么样子,密密匝匝的青紫小叶已经挤满了花盆。要赶紧分盆移栽,不然三五天后它们就会蹿到一掌高,互不相让,歪歪倒倒。 紫苏是我养过的最不操心的植物。第一年,雨水丰润的...

    水卫三 发表于 2020-08-10
  • 漫步丽江

    来丽江住在大研古镇,听着雪山融化的溪水潺潺流淌的声音,看着路人阳光下抽着香烟调情,生活在某一瞬间成了一种享受。 这样柔软、温暖的时光,似乎更有生活的味道。在丽江,你看到了每一个人头顶的光环,他们大部分都有梦想,也有大部分在努力追梦。 在这里...

    沉香红 发表于 2020-08-10
  • 腊梅

    一月的江南,腊梅花早打出了黄黄亮亮的旗帜,宣告季节的冷暖局势已定,新一年就此开始;而北方,此时却战事正紧。天地间的阴气与阳气、正气与邪气正在做着最后、最残酷的厮杀。云而无雨。雪,如某种实体的碎片,纷纷扬扬自高处落下,无声地覆盖着大地。 传统...

    任林举 发表于 2020-08-08
  • 南锣鼓巷的宁静

    今年有机会进京,在京的友人听到消息后十分热情,纷纷相约,一位老友甚至直接开车到了楼下。 见面,激动过后,老友约我去南锣鼓巷转转,看皇城根的胡同,读老北京的历史。我欣然同意。幸好没遇到京堵,驱车一会儿就到了胡同口。 在胡同口,经不起美食诱惑,...

    李帆 发表于 2020-08-07
  • 带着心气儿活下去

    我们每天都很忙,找不到空闲看看自己、看看身边。而能打破这一切的,往往都是那些人生哀事。 爷爷去了,如此突然,突然得让人无法接受。原以为一场无关痛痒的感冒,却夺去了他的生命。 当时我还在课堂上,班主任一脸凝重地让我到校门口去,从他叫我出去的那...

    高君宇 发表于 2020-08-06
  • 蔬菜红颜

    加班到夜里,忍着饥寒去熟悉的西北面馆吃炒拉面。盘中有洋葱、青椒、红椒、小白菜等相配,给筋道的面增添了色彩,让人心情愉悦。特别是那红椒,艳艳的,像是面浪里的一轮轮红日,看起来真是暖意十足。 红椒在菜园里很出彩。一片青翠中,殷红几点就洇了出来,...

    吴辰 发表于 2020-08-02
  • 麦子回家

    六月,南风给漫山遍野涂上了摄人心魄的金黄,一株株籽粒饱满的麦子,热切地期待,期待跟随农人疲惫的身子,一起回家。 天色未明,父亲就披着月色,和镰刀一起下地,露水泅湿了他粗重的呼吸,他双膝匍匐于地,朝觐般的虔诚与郑重。父亲的手臂,轮成阔大的半圆...

    布衣 发表于 2020-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