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糖果只是用来幻想的

    我很庆幸自己生在一个有兄弟姐妹的家庭之中,从小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与人分享,很少会有什么宝贝,是单独属于我自己的,甚至包括衣服,也常常是我和姐姐轮流穿着出去炫耀。所以我几乎不收藏任何的东西,除了我出版的书和发表的文字。我还因此有丢垃圾的癖好...

    安宁 发表于 2021-09-26
  • 落叶赋

    很多年前,我的左邻是一位意大利老人。老人嗜好园艺,园中遍植榆柳银杏,桃李枇杷。这些树秋冬落叶,十一月,树上的叶子开始枯黄,片片坠地,直到园中只剩空枝,结束一季盛夏的繁华。老人每日晨昏,定时在园中耙扫落叶。他患有心疾,胸前长年绑着一副仪器,...

    白先勇 发表于 2021-09-22
  • 春的耳语

    我知晓,经历了严冬意味着什么。我想改编其中的一些情节,我希望:风雪来临的时候,我持久地站立,望着远山,延伸成一部平淡而悠长的乐曲。 我的心曾经绽放,轻松地接受阳光的爱抚,坦然地听凭你的浇灌,你的修枝剪叶,甚至是顽皮的恶作剧。然而,从何时起,...

    董长民 发表于 2021-09-20
  • 一段照相姻缘

    在一个偶然机会,我加入了初中同学微信群。有三十多年不见他们的模样了,突然,一个很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那是我初中时最要好的同学丽。 丽是我读初中时的女同学,茂是我的邻居,也是高我二届的师哥,他们是彼此不相识的。那时我家坐落在鉴江江畔,江边长着...

    李夏婷 发表于 2021-09-13
  • 三里坪的夜

    临近仲夏,贱体抱恙,到医院治疗几日,大为好转,遵医嘱出院回家调养,尽管天气依然燠热,但心情好了许多。 吃罢晚饭,妻子在屋里嘟嚷了大半天,然后拽着我到外面走走,透透空气,去转转热闹非凡的三里坪滨水公园。乘电梯下楼,傍晚的小区,太多的人进进出出...

    杨祚华 发表于 2021-09-13
  • 从前的夏天

    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忽然觉得这首诗如此微妙贴切,把我心中对从前的感觉准确表达了出来。从前,对我来说是个诗意的词儿,一提到从前,思绪的潮水就呼啦一下涨起来,整个人瞬间被摆渡到美好的旧时光里。 从前的夏天,快快乐乐,清清...

    王国梁 发表于 2021-09-10
  • 从前的吃法

    从前的吃法,简单,个性,有一种纯朴的美。 村里有一位耄耋老人,是个资深经纪人,擅长说牲口。每促成一桩买卖,就在客户那里落脚。客户以酒肉款待,他却说不吃荤,单要吃辣椒。那种民间土生土长的线椒,红彤彤的,透亮晶莹,切成寸段,以少许油煸炒,贼辣。...

    瀍源布衣 发表于 2021-09-06
  • 槐花饼

    芳菲四月,正是槐花飘香的季节。周末闲暇,起个大早,于乡间田埂采集刚刚冒芽的槐花做槐花鸡蛋饼。 我吃槐花始于偶然。某天在朋友圈里见一朋友晒摘槐花的图片,便问摘花干嘛。槐花太过普通,田间地头,坡坡坎坎处处可见其身影,往往被人忽略,倒是槐花蜜珍...

    谭杰 发表于 2021-09-04
  • 明净的四月

    晨雾在指尖揉成了薄纱,远山近水描绘的轮廓隔纱相望,缥缈的意境竟勾勒出美丽的倩影,隐隐约约多像出浴的仙子啊! 清新如水的空气,夹杂山野的芳香,丝丝恬淡沁入心脾。屏住呼吸,聆听柔和的风儿轻抚发梢的颤音。 阳光铺洒大地,不温不火。在这样的季节里,...

    刘刚 发表于 2021-09-03
  • 不必焦虑

    每到寒暑假常听同事朋友抱怨家里保姆断档不知如何照顾一家老小,且不说我们当年没有保姆也就这样走过来了,其实只要到上海的市面上走走,就不难发现三种新型照护场所,能在你分身乏术时助你一臂之力,那就是为不同人群解决后顾之忧的老人日托所、幼儿托班和...

    许宝发 发表于 2021-09-01
  • 春联记忆

    我小的时候,春联全是人工书写。父亲是村里的民办教师,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自然而然,家家户户的春联,基本上是父亲的杰作。 每年春节前的一个星期,父亲的主要任务就是给乡亲们写春联。父亲总是早早买回几支新毛笔,拿出平时舍不得用的上好的松香墨块。...

    张建强 发表于 2021-08-30
  • 柿柿如意

    柿子,一种原产于中国,存在了一千多年的果实,生于夏,长于秋,熟于冬。大江南北皆有产出,形状味道却各有不同,有圆有尖、有甜有涩、有脆硬有软糯。唯一相同之处便是生得都格外喜人。 笔者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天津,那时的物资条件还相对匮乏,还要凭票凭本...

    李萌 发表于 2021-08-30
  • 青春与路同行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与星辰为伍、以蚊蝇为伴,他们笑对艰辛,战严寒、斗酷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护着漫漫长路,他们就是高速公路收费员。 他们与川流不息的车流、绵延不绝的高速公路,同呼吸、共命运,他们以路为家,以站为家,用自己的青春和激情,默默...

    柯艳 发表于 2021-08-29
  • 理出好兆头

    二月二,龙抬头,老百姓都习惯在这一天要理发、剃头,带来一年的好运气。 我的童年是在天津度过的。小时候,每到二月二这天,母亲总要把沿街吆喝的剃头师傅叫到家里来为我剃头。师傅挑着剃头担子,手里拿着唤头,一边走一边擦着唤头,那声音清脆悦耳,悠扬动...

    李汝骠 发表于 2021-08-27
  • 大渡河记

    跑马山下,悠悠情歌,纵马驰骋,古藏遗风,寻踪访迹,大渡横河。 聚天地之寒气,厚积而薄发,故皑皑千年之雪凝而为冰,春雷震响,南风萌动,故皎皎高山之冰融而为水。千年积雪,自白云之巅飞腾于群山之壑,虽无深林山光之秀美,自有大漠粗犷之豪情,虽无冷月...

    可言 发表于 2021-08-26
  • 文字情

    文字,于我而言,不是一堆呆板的符号。 不,不是的。 它像是日日茁长的植物,充满了活泼的生命力。 文字与我的关系,也不是长年固定不变的。在每个不同的阶段里,我们的关系,起着明显而又微妙的变化。 第一个阶段,是少年期,我就读于中小学。那时,我和文...

    尤今 发表于 2021-08-25
  • 品相

    成熟的石榴一般在秋末初冬时节大面积上市。干燥是这个季节的特点,石榴的诞生仿佛就是为了弥补季节的缺陷,所以石榴让很多人情有独钟。 石榴的根、叶、花、皮皆可入药,中医学认为石榴皮性温,味酸涩,归大肠经,具有止血止泻杀虫的作用,《本草纲目》记载它...

    杨力 发表于 2021-08-24
  • 掌心里的桃花

    蜗居城市,常常想起乡村野外或梅红、或云白、或荷粉的美丽桃花,人间四月天,那最易见的桃花啊,云蒸霞蔚般在我的情感世界萦绕。记忆中,桃花是亲切的花,桃花是温馨的花,桃花是抒情的花,它总是在房前屋后,山坡沟壑,开得热闹非凡,到处都是。这春光中摇...

    程应峰 发表于 2021-08-18
  • 枯枝

    插花的时候,我喜欢选枯枝。 画画的时候,我喜欢画枯枝。 散步的时候,我喜欢看枯枝。 与新鲜的,苍翠的,葳蕤的活着的植物相比,枯枝那么笃定,那么从容。它是活足了的生命,虽然此刻,它已耗尽了生命的水分与能量,不再生长,不再勃发,不再出新。但它可以...

    黄丹丹 发表于 2021-08-18
  • 在赶考的日子里

    时值炎夏,又是莘莘学子在昼夜奋战,又是千军万马即将奔赴考场的日子。 此时此刻,令我油然想起过去那段赶考的时日,那段充满苦与乐的生活情景。 时间回溯到1973年。这年春季刚开学,突然获悉:停止了十余年的中考,今年要恢复过来。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令...

    黎俊生 发表于 2021-08-16
  • “意外”收获

    整理花盆时,我发现新长出一株小苗,觉得它长得绿油油的,又不碍着花苗生长,便没有像往常一样拔掉它。 女儿说:妈妈,你们猜猜,这是什么花?我打量了一下,觉得椭圆的叶片跟玫瑰花有些相似,便说这是株玫瑰,而老公看了看,说这可能是株月季。我自认为的玫...

    刘希 发表于 2021-08-12
  • 门外即是春天

    院子里有几分闲地,被父母种满了蔬菜和果树。 每天清晨,只要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春天的美丽。甚至无须下楼,站在二楼的阳台往下眺望,足可将满园春色尽收眼底。 院子里的菜有许多种,随着时序的变化而有所不同。春日里,最多的是菜蕻,有绿色的,也有紫色的...

    潘玉毅 发表于 2021-08-07
  • 善意的光芒

    小区附近有个菜市场,不大,大约二十来个摊位,菜贩大多来自于郊区的农村。 有一次我买菜时,有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在旁边,我刚买过的蔬菜,女摊主竟以便宜一半的价格卖给了他。我刚要对摊主表示不满,摊主却悄悄对我眨眼睛示意我先别说。男孩离开后,摊主才告...

    曹春雷 发表于 2021-08-03
  • 空中之舞

    从后山上投射下来的阳光让整个大地笼罩在温暖之中,无边的光线铺满这个山谷,地底仿佛蓬勃了一股力量,汹涌而来,席卷这座山里的所有生灵。裸露的山石里,有几只麻雀在地上追逐,它们在乱的山石里跳跃,身后的影子也在随着浮动,地面上顿时多些活力。此刻,...

    彭湘 发表于 2021-08-02
  • 笛缘

    吹笛子是我的最爱,笛子伴随我走过了几十个春秋。 10岁时,我家隔壁院子里每到傍晚总会传来悠扬的笛声,悠扬的笛声让我好奇,让我沉醉。一次,我忍不住循着笛声来隔壁院子,站在窗前尽情地听,并悄悄往窗里看。不一会房门打开了,走出一位戴眼镜的叔叔,他像...

    朱昌勤 发表于 2021-07-30
  • 坐看云起时

    我的朋友对我说:你整天家里家外,炕头炕梢,能写出什么好文章?是啊,井底之蛙,岂知井外世界的浩瀚? 所以,我确定应当到外面去走走了,到广阔的天地中吸取万物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纳山水之性情,以开阔我的视野,磨炼我的毅力,丰富我的知识,提升我的...

    单艳秋 发表于 2021-07-28
  • 快乐瓜摊

    我家住在闹市区。不足两百米的街道上有各种各样的小店铺。不分昼夜,行人匆匆,电喇叭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我的印象中,大贾在这里卖了十几年的水果。 大贾为人实在,从不玩心眼,价钱合适。我想买水果了就去他店里,时间久了,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

    刘卫 发表于 2021-07-27
  • 腊月庭训

    时逢腊月,常想起那句父亲常挂在嘴边的老话:大年三十搂(意为打猎)兔子,有它没它,一样过年。他说话时的神情历历在目,真是达观兼乐观,豪气加豪情。对于生活里许多事,只要把这句话讲出来,万事OK。浮云世间事,薄于云水,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

    黎武静 发表于 2021-07-26
  • 给欲望剪剪枝

    我下乡的地方盛产海棠果。春天一过,老农就给自家园子里的果树剪枝。老农告诉我,每个枝杈上都可以结果,不剪枝,果能结得很多,但都长不大,也不好吃。剪枝后,果结得少些,但个个硕大脆甜。那时,我就知道了给果树剪枝的功能。 欲望也是一棵果树,必要时也...

    胡西淳 发表于 2021-07-26
  • 除旧即布新

    新车一买就是旧车,新屋一住就是旧屋,新朋一交就是旧友。也不全是喜新厌旧喔。比如轿车不想旧,文物喜欢旧,朋友喜欢旧。很多新,想迎来;很多旧,想扫除。 过新年,人道是除旧布新。过去我之所喜,是布新;今年我之所望,是除旧。小时候,每到新年,母亲总...

    刘诚龙 发表于 2021-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