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香味

    周末带孩子回家看父母。市场上的水果琳琅满目,葡萄、香梨、哈密瓜、荔枝等等,令人目不暇接。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普普通通、圆润可爱、脆甜可口的苹果,毫不迟疑地买上一箱,匆匆踏上公共汽车。 回到家,父母说起我小时候第一次吃苹果的馋样,二十多年前的记...

    孙利芳 发表于 2020-01-21
  • 四十二个土月饼

    那一年,我调到一所偏僻的小学教英语,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几乎是哭着对我说:这里的孩子都不好带,我真的呆不下去了。从她的话语里,我知道我遇上了难题。 学校考虑到我有些教学经验,特意给我安排了教初二的一个班。说实话,一走进那个闹哄哄的课堂,我就知道...

    刘亚华 发表于 2020-01-20
  • 腊月 年味儿香

    一进入腊月,就会飘荡来阵阵年味儿。腊月初五,我们首先会闻到一股五谷粮香的五豆粥味儿;到腊月初八,腊八粥的香味儿就会使我们感到年的临近。这时候大家都会开始紧张地忙起来,拆洗衣服被褥,制作年果坯子,积攒过年的花销到了腊月二十三,人们就开始预演...

    宋殿儒 发表于 2020-01-17
  • 收拾时光

    天天见,但未看清她的眉眼。她总是低着头忙碌,弯腰的轮廓很美,动作很柔。 她打扫的地方,在十字路口,一条白杨夹道的路,穿过一条合欢夹道的路。这也是我上班必经之地。 入冬之后,凉意十足。游丝软系的木叶,颤颤的,经不住飕飕泠风的纠缠,唰啦啦,漫天...

    怡然含笑 发表于 2020-01-17
  • 舌尖恋上老虎刺

    那日,来到皖南山区一个不知名的村落,翻山越岭十几公里。临近饭点,饥渴交加,附近却找不到一家饭店。热情的老乡邀请我们吃了一顿真正的农家饭菜,土灶、 锅巴汤,豆腐乳,白菜薹子,家常小菜,入口生津。桌上还上了一道菜,切成细细的碎末拌上鸡蛋煎炒而成...

    雨林 发表于 2020-01-16
  • 雨夜韭

    我爱诸物原始之美,包括食物原材料之香。雨夜剪新韭。韭是古老植物,新韭可理解为头茬韭菜,头茬韭菜之香,生态、人心败坏的今日人们只是生怕吃到毒韭菜,太多人已不能领略。 夜雨,低天高树沙沙作响,原野的一片漆黑中,却有诸物之大欢喜。那沙沙的微响,几...

    玄武 发表于 2020-01-15
  • 秋不凉,籽不黄

    不像立春,说到她总让人心花怒放。说到立秋,让人伤感苍凉。殊不知,大吉大利的收获多数在秋完成。尽管秋风萧瑟,秋水苍茫,但没有秋,炎热寒冷无法转换:汗水无法滴落,枯叶无法凋零,虔诚的梦会遗落在酷暑,耕耘无法得到回报,譬如炎热就会烂在夏里,庄稼...

    孙凤山 发表于 2020-01-14
  • 看海

    每逢心情郁闷之时,我总喜欢去看海。面对蔚蓝的大海,心情也像是得到了海水的净化,没有了杂质。无边的海面,可使你放宽身心,不再有任何抱怨。 当我来到大海身边,已是傍晚。绚丽的朝霞映在辽阔的海面,犹如仙女剪下的红霞。落日的余晖,呈现岀火一般的嫣红...

    水纤纤 发表于 2020-01-12
  • 中秋明月

    今夜,明月高悬,梦回故乡。思念,远比老家庭院里的草木要深。 故乡满天星一样的柿子,像一盏盏大红的灯笼,挂满游子被季节风吹远又返回的梦幻。 遍野成熟的苹果、香梨和玉米、高粱站立着,思念着亲人,四目张望,谁也阻止不了心向与渴望。 如今的乡村瘦了,...

    徐慧根 发表于 2020-01-09
  • 半夏

    一看名字就知道,你是一个痴情的小姑娘! 只是,这花一样的韶华,诗一样的青春,另外那一半,你给了谁? 从东北追到华南,从洼地追上高坡,从茫茫风沙之中追进绵延不绝的沼泽之地。黄土地上,黑土地里,田头,厝边到处都有你的身影。 也许,是为了让他觉察不...

    李佑启 发表于 2020-01-08
  • 写信的年代

    曾经在工棚子的煤油灯下,在凉爽寂静的小河边,我的笔,流淌着思念,一封接一封地写着信。一封信写罢,认真地叠好,同期待一起装入信封,接下来便是想象着对方读信和写回信的情景。那是最自然的真情流露,是最美好的感情交流。 如今我们疏远了纸笔,整天与手...

    王贵宏 发表于 2020-01-05
  • 红薯面条

    浓浓的乡愁是我回忆中的常客,而那红薯面条更是弥漫着家乡的味道。 揉面、擀面、切面、下锅母亲动作利落,一会儿工夫,红薯面条就煮熟了,浇上蒜汁,这便是小时候一家人的美餐。 那年月,生产队打的粮食,除交足公粮外,已所剩无几。无奈,红薯就成了乡亲们...

    申社彤 发表于 2020-01-04
  • 深嗅书香

    蒙学时期每逢新学期领到教材,我总习惯翻开32开本大小的课本,把脸埋进书页的夹缝,不住地嗅着油墨散发出的书香。直到现在,都过去了几十年,我都改不了深嗅书香的习惯。 每次深嗅书香的时候我似乎都是在努力确定一种感觉而非单纯的记忆。我深嗅书香的过程中...

    李宗贤 发表于 2020-01-02
  • 行走在突如其来的秋天里

    秋天不是一节一节地从夏过渡而来的,而是像蓄谋已久的伏兵,不动时难觅其半点踪影,出动时便排山倒海地向不堪一击的敌人压去,迅速控制全局。 夏天那股蛮横的余力还没有散去,秋也没有如期而至地将令人心烦的暑气驱逐出境,这点儿夏的尾巴便愈加狂妄。但是就...

    刘必昂 发表于 2019-12-31
  • 三种眼光

    小时候,常听爷爷和父母亲讲:人分上中下,物分左中右, 那时因幼,并不真懂话中之要义 。 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岁月的磨练,对长辈的话便逐渐有了一个深入的认识。 人分上中下,讲的是一个人的身份地位不同,心智大小有别,体质强弱存异。有两种情况: 一是先天...

    张连良 发表于 2019-12-30
  • 汤圆里的硬币

    按照常规,在家过完元宵节就要开学,而那年,等待我的不只是开学,还有高考。 那一年,我在读高三,文化课成绩在全班中下等,何况学校的升学率原本也不高。所以,在众人眼里,我与大学基本无缘。老师遇见我,总是劝我读一所职业学校,学成一手技术养家糊口。...

    谯徵 发表于 2019-12-29
  • 忘了年龄

    这是一年中无比寻常的一天,却又是那么不同寻常。太阳已经很高了,我还在睡懒觉。母亲隔着窗户催我,催我吃早饭,我嗯了一声,又翻身呼呼睡去。 母亲也仿佛忘了催过我,转身去干她的事。然后,听得门吱呀开了,又吱呀关上,再吱呀开了,随后又吱呀关上。 回...

    马德 发表于 2019-12-28
  • 为往事干杯

    时光轻轻地来了,又悄悄地去了。追随时光的影子,缕缕往事,如花开千年 生命就是一次旅行。 悠悠往事,如花开花落,让人陶醉!萦绕在遥远的思念里,回荡在千山万水间,铭记在心灵的最深处。 有的人,有的事,虽然已离开人们的视线,但是那满满的正能量,依然...

    张杰 发表于 2019-12-27
  • 马包蛋

    谷雨过后,楼顶种菜的花盆里,自生出一棵小瓜苗。这样的意外惊喜,已经接连出现两年了。两次收获三个瓜,一青二白,鹅蛋大小,比儿时豆地里见到的马包蛋大很多。自以为是我管理得好:马包蛋是可以长成大个的。 直到几天前,在网上查资料,无意中搜到小马泡,...

    吕晓丽 发表于 2019-12-26
  • 那些用旧的时光

    那些用旧的时光,零星的碎片,东一块,西一块。 我要学妈妈那样,用一碗浆糊,将它们拼凑,黏合。 打成一张张鞋被,晾干后,一层一层叠加。 再用一根根麻绳,一根银针,纳成一双双的鞋底。 外加一副鞋帮,穿在脚上,便是令我们行千里路万里山的千层底。 那些...

    尚明英 发表于 2019-12-25
  • 观荷小记

    三毛说,看到沙漠,便有一种前世的乡愁。当我看到荷花塘,也有如她所说的乡愁在心间萦绕。 一个人乘着公交车,来到西洛赏荷,下车便发现就在不远处,欣然前往。极目远眺,好一大片荷田,已不是我能估计的面积,农家房子有序地坐落在荷塘四周。站在荷田边,这...

    田力语 发表于 2019-12-24
  • 一张鸡蛋饼

    上班路上,我看到路边一对卖鸡蛋饼的中年夫妻,他们的摊前总是围着很多买饼的人。 一个旧三轮车上摆放着制作鸡蛋饼的各种东西,煎锅里冒着烟儿,长案板上几个不锈钢盆里分别装有豆酱、辣椒、咸菜、葱花、生菜,一个塑料小篮放煎好的饼,两个小白瓷碗一个盛鸡...

    夏艳玲 发表于 2019-12-23
  • 柿树洞

    回八百里之外的故乡上坟,路过一棵柿子树,直奔而去,寻见上面的树洞,它应是啄木鸟凿就。松鼠用来作窝,一种身上有三道、一直延伸到尾巴上的松鼠,不是南方那种灰乎乎难看的松鼠。机灵,轻巧,眼睛一眨,它在树枝上就不见了。方言叫花圪灵。 我小时,大约在...

    玄武 发表于 2019-12-21
  • 谁敢不服老

    老,总是从人体的某一部分开始的。譬如,胃。 上了年纪,胃的最大特点是:敏感。秋冬季节,窗缝儿,门缝儿,只要有一丝风吹进来,肚子马上就咕噜咕噜响起来。于是,赶紧举目四顾。也因此,发现了那么多未关好的门以及窗棂上无数积年的缝隙。 不服老是不行的...

    马德 发表于 2019-12-19
  • 北京,又非北京

    我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地方来?站在北京站拥挤的人潮中,我一遍遍问着自己。入冬的早晨,北京站是人群与行李的海洋,在算不上凛冽的秋风和耀目的阳光里,波涛一般地流动。大包小包堆叠,旅行箱滚轮滑过地面,四处张望的茫然眼神,推推搡搡的队伍。这个吞吐了节...

    不要杀龙 发表于 2019-12-16
  • 现在的自己

    一个朋友约我看电影。散场之后,我们一起去喝茶,然后沿着深夜的街道慢慢散步。无人的街头有一种繁华落尽的静谧气氛,很适合我们中年微凉的心境。我和朋友认识的时候还很年轻,年轻到人生简直不算真正开始,后来各自经历了命运的曲折起伏,有过各种悲欢离合...

    彭树君 发表于 2019-12-16
  • 上课

    享受姜花的香味,已到尾声,秋天一到,她就消失了。我对姜花的迷恋,从抵达香港那一刻开始,那阵令人陶醉的味道,是我们这些南洋的孩子没有闻过的。这里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一年四季有花朵和食物的变化,人生多姿多彩,哪像热带从头到尾都是同一温度,那么...

    蔡澜 发表于 2019-12-11
  • 打凉粉

    进入夏天,过端午,姥姥就开始打凉粉,由我母亲来打下手。 做凉粉就叫打凉粉。凉粉分两种,绿豆芡粉和红薯芡粉。绿豆粉透明、清亮,红薯粉就显得脸色发乌,一派深沉。 把绿豆淀粉或红薯淀粉掺水,开始在一口大锅里熬制,掌握好火候,易用猛火,最后熬成稠糊...

    冯杰 发表于 2019-12-10
  • 家乡中秋

    儿时最盼望的就是过节,粗茶淡饭吃久了,只有过节才能改善一下。中秋正是秋收时节,虽然农事繁忙,大家也要忙中抽闲,过上一个欢喜的节日。 最要紧的,当然是吃。在我们晋南,八月十五家家要吃猪肉拌菜。内容并不复杂,主要是大葱、粉条跟猪肉三样,加上少许...

    周友斌 发表于 2019-12-09
  • 菠菜

    是菠菜决定了我的命运。生命接近尾声阶段,我愈加看清是菠菜影响了我的一生。我永远记得爷爷喝菠菜汤时那贪婪又激动的样子,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了不起,那年我13岁。于是我第二次又去偷菠菜。那是中学种的一大片菠菜。虽然已经算是春天了,但天气还冷,草木...

    孙少山 发表于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