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腊月

    进入腊月,那些曾经将村庄笼罩在一片葱茏中的树木繁华落...

    方华 发表于 2017-03-23
  • 在心里画一个春天

    老屋中的墙上挂着一只粉红的蝴蝶风筝和一幅淡淡的油墨画。 风筝和画已黯淡无光,可因它们,整个老屋却增添了一丝生气,不曾老去。每每有空,我都会去看它们。打开老屋门,让阳光进入,我帮它们掸掸身上的灰尘,让它们享受下阳光的沐...

    徐梦 发表于 2017-03-13
  • 那被木窗棂分割的阳光

    童年的村庄是暗淡和贫瘠的,记忆像默片时代的电影总在我眼前缓缓铺展。然而阳光的色调在我童年时代是灿烂、明媚如春的。从老屋的木窗棂里流泻下来被分割成方格的阳光,撩起我缕缕思念之情,在我记忆深处熠熠生辉。 一座院落,被古朴镂花的木窗棂点缀着。横着...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10
  • 晒暖

    在乡下我的老家,冬天人们闲着无事,最好的消遣方式就是晒太阳,我们都习惯管晒太阳叫晒暖。 春种、夏忙、秋收,身为农民,一年到头都难得休闲。唯有冬天,黄灿灿的粮食进了粮囤,白菜、红芋藏进了地窖里,冬天的烧柴也被垛起来,总算没有活干,可以日出三竿...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10
  • 冬夜

    打坐夜里,聆听窗外淅沥沥的雨水有节奏地响起:或轻或重、或缓或急,固执地钻入脑海、心田 触动孤寂的灵魂,我莫名忧伤 目光落在积满灰尘的笔记本电脑上,想起它被我冷落好久了。今晚,我提不起敲击健盘的兴趣,那些关在笔记本里的故事仿佛变得遥远了,陌生...

    古茶树 发表于 2017-01-23
  • 枕一池蛙声入眠

    不知道是哪只青蛙带的头,也不知道是在哪天夜里约好的,总之,它们一醒来就没有停止叫过。 刚下过雨,天幕低垂,把山也压到面前来,景致便小了尺寸。云还没有散尽,星星躲起来了,黑得很纯粹,蛙声,成了夜晚的眼睛。 起伏的蛙声中,我看得见窗外水涨的池塘...

    刘腊梅 发表于 2016-11-19
  • 蟋蟀暮啾啾

    每到秋夜,夜风吹来,树影婆娑,蟋蟀的鸣声便在人们的耳边响起,特别是在夜阑人静时那种时断时续,略带颤音的鸣叫尤其能撩动我这个异乡游子逸动的心。 我从小在农村生活,对蟋蟀并不陌生,也有人称之为蛐蛐、促织。农村孩子都有过捉蟋蟀和斗蟋蟀的经历。在村...

    何礼仁 发表于 2016-10-13
  • 夏天,色彩的盛会

    七彩的阳光从苍茫蔚蓝的空中流泻而下,似乎一把火苗瞬间点燃了夏天色彩的串烧,闪耀出缤纷、迷人的亮光。它们从春天翠绿的枝头出发,它们从脱下棉袄轻装素裹中款款走来,它们在五彩缤纷的海滨沙滩旁荡漾色彩的盛会竟如此浪漫、奔放、赤诚,如同生命的鲜活与...

    黄必胜 发表于 2016-09-02
  • 我唱的不好

    达奇说要降温了,是不是该买秋装?我说你应该多备两件棉袄。 上海的温度一下就开始回到了30以内,就像是一个发疯的病人开始不再朗诵诗歌一样让人为此而担心,不过人就是这样,冬天担心夏天太热,夏天担心冬天太冷,无意义的烦恼就是我们忙碌生活的调和剂而已...

    黑色阿虚 发表于 2016-08-29
  • 断翼天使

    眼距宽,面庞扁,四肢粗短,一群特殊的舞者在灯光绚烂的舞台上活力四射。 八月,是个热烈的季节;八日,是个热舞的日子。 这里,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多名孩子欢聚一堂,起舞为爱的唐氏综合征患者公益夏令营盛大开营。当孩子们在舞台上尽情挥洒勇气和快乐的时...

    高桂荇 发表于 2016-08-19
  • 荷花,那抹微笑

    七月初的季节,应该是骄阳似火,热烈奔放的气候,然而,数日的阴雨连绵,却有着春末夏初的惬意。可俗话说得好,季节不饶人,随着季节的变更,花草树木该茂盛时便会不失时机地绽出生命的极致,荷花也开始袅袅婷婷,渐露微笑! 周六是我在老年大学学练月琴的时...

    璞山 发表于 2016-07-08
  • 秋夜的星空很美

    记得三十年前,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守护果园,晚上,星空很美。 家狗虎山在草棚前窜来窜去,我们就坐在坟苔上,仰望星空。星星一眨一眨的,跟我们那么接近呀,似乎一伸手,就可触摸到星星的脚,还有那银河,纷纷点点的绿,如萤火虫眨着眼,勾引起我无穷的思绪...

    欧阳平 发表于 2016-06-24
  • 郊外的宁静

    清晨七点多,打开拉门,闻到一股春色的芳香,青草的味道。凉凉的小风,吹到皮肤上,感觉很是惬意,凉爽,这就是昆明的天气宜人居...

    白鹭一只 发表于 2016-05-07
  • 老树

    天空是我生生世世的背景,即使是在这样的寒冬,我苍老的目光中依然生长着向上的枝叶。大地苍茫,收藏了无数的旧梦。寒风拂过我干裂灰暗的身体,被沧桑刺疼,一路向南,发出呜咽之声。 我只被那无尽的蓝收留,所有成长的心事都被一一抚平。我的胸腔里被置入了...

    雨打秋莲 发表于 2016-04-20
  • 风吹来的夏天

    风吹来的夏天,飘飘散散,潮热一层层叠起,晕染了春天。 青杏尚小,青枝密密,掩映住过往憧憬,以及对春天的几分难舍眷恋。层层深藏起,似暗恋,不动声色欢喜,悄然滋起情怀,几日不见,杏子似又略丰满。叶片也是大朵大朵的,是绿色的花,盈盈生动,郁郁青青...

    宁迟墨 发表于 2016-04-13
  • 三月里来春光美

    进入三月,春色愈来愈浓了。蓝天白云透露着温馨的气息,远处吹来的微风中含着轻微的暖意,春光无限,世间万物都恢复了生机。 鸟儿最先感受到了季节的变化,它们在树间翻飞,发出欢快的鸣叫声,迎接着春天的到来。这叫声,分外清脆,感染着从冬天走过来的人们...

    一介草民 发表于 2016-03-31
  • 回娘家

    阳春三月,气温日渐回升,空中荡漾着暖暖的味道。 在我们老家,有阳春三月回娘家的风俗。这个季节,小媳妇们都会买上面包做的鱼儿,一扭一扭回娘家去。 送鱼,意在年年有余,也有祝福老人安康吉祥之意。 妻子提前跟几个姐妹商量好了,脚前脚后都回到娘家。...

    陈来峰 发表于 2016-03-23
  • 让爱没距离

    当年,她望夫成龙。 公司安排他去千里之外的深圳销售处工作,他不愿离开妻女,而她极力撺掇。 他去了。那是八十年代,没有手机和电脑,联系不便。工作的艰难,和对家人的刻骨思念,化作他的一封封书信,在信中,他强烈地表示想回来,一家人在一起。 她一个人...

    惠明云 发表于 2016-03-23
  • 绿园春色

    马村有个绿园,只要来过马村的人都知道。绿园的广场前面有一块山岩巨石,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巨石上撰刻了绿园的由来,建筑年月,绛红色的字迹,在风雨冲刷下略显斑驳。绿园不同于其他公园,没有围墙,也没有大门,两边有家属院的后墙,就当是围墙吧,绿园的...

    高巧云 发表于 2016-03-21
  • 难忘野趣故乡春

    二月二了,龙抬头了。偏爱大山的太阳扬起笑脸儿,把刚刚从冬的睡梦中醒来的山坡抚弄得躁动不安春心荡漾,春的潮便四处汹涌了 向阳坡上,一种紫蓝色的花儿在衰草中露出笑靥,微启嫩唇,欲笑欲歌。其实她并不那么隽秀,并不那么招摇与撩人,但她满心都是美美的...

    杨友 发表于 2016-03-18
  • 俗烂的春天

    今天浇花,发现被我冷落了一整个冬天、枯枝交错的月季已经发出了新绿,黑瘦黑瘦的枝干上顶着一叶叶嫩绿微红,春悄无声息、大张旗鼓的不请自来了。一棵树绿百次千次,依然给望见它的第一眼留下轰轰烈烈的惊喜,春天就这样无端的被人们热闹着,你问为什么,俗...

    金爱华 发表于 2016-03-16
  • 江南的油纸伞

    我对江南的印象,有一半,被江南的烟雨浸透,另一半,全都给了烟雨里撑起的一把把油纸...

    朱文杰 发表于 2016-03-13
  • 锅灶情结

    世上有许多东西,当你拥有的时候并不在意,一旦离去了会常常念想。在老家用的锅灶就有这种情结,只要提及那锅灶的事,就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 我对锅灶最早的记忆是从每年一度的祭灶礼开始的。据说,受万家灶火供奉的灶神,在春节这一天要上天去向玉皇...

    余本德 发表于 2016-03-01
  • 纸灯笼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怕,灯笼里面有洋蜡。洋蜡点火冒红光,烧死老虎,我吃虎肉你喝汤。元宵节就要到了,大街上卖的塑料灯笼琳琅满目。望着这些灯笼,儿时和伙伴们在元宵节玩纸灯笼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那时候人们的生活没法和现在相提并论,但那时候的年更快...

    樊树林 发表于 2016-02-28
  • 乡村正月

    正月的乡村,无论走到哪里,总能看到一道道醒目的红色风韵。红鞭炮放出了孩子的欢乐,红灯笼挂出了居家的吉祥,红春联贴出了大吉大利红色,让整个村庄变得亮堂起来,它代表了新的一年红红火火,真真切切给人一种家园的温暖。 正月的每一天都充满着温馨。乡下...

    乔兆军 发表于 2016-02-28
  • “惜”心清宁

    周末上山,随娘一起走过村外的河,娘问我:还能记起以前的河不? 记得呀,怎么会忘呢?那时,河里鱼虾一群一群,河水干净得可以直接喝到肚子里。洗衣时将脚丫浸在水里,小鱼会游过来偷偷啃人的脚背。被捉住的虾米,身子一弓一弓,拱得手心痒痒的、心微微颤。...

    苦茶 发表于 2016-02-27
  • 沐浴春光好读书

    在春花灿烂的季节里,读书是一件无比惬意的事情。 古人说:春读书,兴味长,磨其砚,笔花香。读书求学不宜懒,天地日月比人忙。燕语莺歌希顿悟,桃红李白写文章。寸寸光阴须爱惜,休负春色与时光。 风和日丽,万物蛰动。展卷品读,与春同行。 在依依的杨柳下...

    吕清明 发表于 2016-02-25
  • 过年的心情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过年失去了那份激动与期待,感觉过年不仅可有可无,甚至还有点害怕过年,感觉过年就是对心理与身体的煎熬,是一场不得不投入的战斗。 小时候,一到冬天,就会经常缠着母亲问,还有多长时间过年?母亲会不耐烦地说,早着呢,学习去。...

    孙志昌 发表于 2016-02-24
  • 腊月的品性

    楼的北面有两棵腊梅树,西边那棵大,东边那棵...

    陈文生 发表于 2016-02-24
  • 回望的风景

    一九六三年, 我出生在鸭子口乡古坪村一个名叫水田湾的地方。祖辈都是地道的农民,父亲是村卫生室的赤脚医生,母亲终日在水田湾种地务农。父母生养了我们四姊妹,我是老大,脚下有三个妹妹。 水田湾虽然偏僻贫穷,但风景却很优美。站在我老屋稻场里向对面望...

    熊永树 发表于 2016-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