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与永恒

    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了我。当见不到爷爷很想他时,就总是问妈妈:爷爷去哪儿了?妈妈不忍伤我心,也不知该如何给我解释去世和死亡,便回答说,爷爷化做了天上的星星在看着你、保佑你呢!天上的一颗星就是地上的一个人。因此,从小我就很喜欢晴朗的夜晚...

    齐开颜 发表于 2021-04-10
  • 龙乡秋色

    激起我要到龙乡看看的想法,是因欣赏了一张照片:从空中鸟瞰,龙山如一条苍翠遒劲舞动的龙,它的北面是碧波荡漾的湖泊,依偎湖北岸的环山路,勾勒成一杯迷人的鸡尾酒,一眼便醉了尘世的心。更叫绝的是,这杯鸡尾酒色泽配搭诱人,红色沥青的环山路似刻意镶嵌...

    毛文轩 发表于 2021-04-09
  • 夏心

    一进入五月,空气骤然闷热起来。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阵阵的嗡嗡声,沉寂了一春的空调终于又派上了用...

    郭华悦 发表于 2021-04-09
  • 地瓜的回忆

    看了大半个下午的材料,我深深地伸了个懒腰,抬腕看了看手表,哟,都下班了。顺手拿起手机,才看到女儿发来的一条信息:老爸,下班给我捎块烤地瓜回家,我晚会儿回去。 换上运动衣运动鞋,走出办公室,走廊里已是悄无声息,大家都已经下班了,快步走下办公大...

    张成刚 发表于 2021-04-08
  • 水手(外三章)

    太阳很美,也很毒。 阳光下的沙滩闪烁金属般的光泽。 你手持双拐,卓然屹立于船舷上,任咸涩的海风吹拂你狂放不羁的头发。 沙是苦的,泪是苦的。 饱尝了世间的悲欢炎凉,你学会了含泪歌唱。 海水是腥的,鲜血是腥的。 你深深知道,人生就的血肉之躯,必须以...

    陈修平 发表于 2021-04-06
  • 蛙鼓之美

    蛰居乡村数载,我总觉得那生我养我的地方是幽邃宁静的;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只要静下心来全神地聆听,总有许许多多的声音撞击着你的耳膜,让你对这红尘绝音既莫可奈何又心存感激。譬如春夜,最能让人牵情于怀的,便是忽如其来的蛙声那永远悠扬曼妙的田...

    钱续坤 发表于 2021-04-06
  • 我把春天排成行走的诗行

    春味 携着春意的年味,腊月二十三就闻到了,在京城,大红的灯笼,一天比一天多;地铁里的人,一天比一天少,人们不再说,谁过年不吃一顿饺子,而在说,能否买到返乡或出游的车票。 儿时的年味是:添新衣,收压岁钱,放二踢脚;而今的年味是:看春晚,逛庙会...

    剑钧 发表于 2021-04-03
  • 一场雪的传说

    一场雪就是一个传说,在浩茫天地间,飘洒旋舞,惊撼山河,连接乾坤。雪天,适合有英雄独行,佳人伫立,围炉焙酒,抚剑吟诗一如金大侠的书卷,于无声处看故事,似真似幻,掩卷却无法释怀。 今冬第一场雪落之前,金大侠就离我们而去了。而当雪叩窗扉时分,耳畔...

    张叶 发表于 2021-04-02
  • 画梅望春

    当凛冽的寒冬降临的时候,我画了一枝梅,花开九朵,每朵九瓣,每过一天,涂红一瓣。当我涂满了五朵梅,便知道,携着春风奔来的年就快到了。 忍不住,每天挂一个长途电话给妈妈,告诉她,我就快放假回家了,还有10天,还有9天,还有8天像新年的倒计时,满心充...

    陆小鹿 发表于 2021-03-31
  • 向日葵的记忆

    一场雨的来临,让泥土变得湿润起来,看着院子里的几个花盆,我突然有种向日葵的冲动。 说起向日葵,那可是我童年的最爱。那时,老家门前有一块田地,每到春天,父母总会在田地两侧种两排向日葵。它们萌芽破土,在阳光和风雨里生长着。我跑上前去,仰着小脑袋...

    李阿人 发表于 2021-03-30
  • 棉帽子

    我有许多年没有戴帽子了,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早上刚出家门就被凛冽的寒风吹到,不戴帽子真的有些受不了,我决定去商场买顶帽子来御寒。货架上摆放着五颜六色、样式各异的帽子,我不知道选哪种样式的更适合自己。正在我一筹莫展之时,营业员拿出一顶红色镶...

    赵素馥 发表于 2021-03-29
  • 她似故乡

    从不曾提起对你的情感,在他乡的夜里,梦中无数次出现一抹嫣红的身影。是怎样的一种美丽,让人着迷。 一条条干净的街道旁,栽满咤紫嫣红的三角梅,她们迎着海风,顶着烈日,热热烈烈地开放着。一簇簇怒放的三角梅花朵似一张张成群结队的海岛姑娘们娇艳动人的...

    余芳媛 发表于 2021-03-29
  • 三角梅连着你我他

    你,那是我丈夫;我,自然是本人;他,那是我家公。 三角梅,连着你、我、他。 你一定记得八年前咱们谈恋爱的情景,那是在万绿园深处的一棵三角梅树旁,那时的万绿园,三角梅还很少,正因为物以稀为贵,加上你与我痴爱三角梅,再谈到酷爱三角梅的他,可真把...

    杨杰 发表于 2021-03-29
  • 杏花落尽不归去

    陕西虽隶属西北,但陕南因为秦岭的缘故,却是南方湿润气候。陕南三城,我的家乡商洛,我工作地安康,还有大名鼎鼎的汉中,都宛若南方。春天的花儿就是最好的证明。惊蛰一过,春气萌动,虽然寒暖交错,花儿却随季节而来,尤其是杏花急不可待。时序刚过春分,...

    方晓蕾 发表于 2021-03-29
  • 初恋可能是一场大雪

    我最早知道初恋这回事,是因为我们教导主任。他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教学上,远近闻名,多少家长将小孩托付给他而高枕无忧;作为班主任,他对学生和蔼而又严格,耐心而又不容置疑;生活里,同事视他如兄长,老婆视他如大哥,小孩视他如偶像。他曾做过我的...

    庞白 发表于 2021-03-26
  • 秋茶溢香

    朋友从老家回来,给我送来一罐家乡的特产秋茶,独有一番清雅,令人闻香而动。 以前我是从不喝秋茶的,只爱喝春茶和夏茶,总觉得春茶韵美,夏茶芬芳,此刻我拈上一撮秋茶叶,放入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中,将刚烧好的白开水冲下,在氤氲的水雾中,只见尖削挺秀、大...

    钟芳 发表于 2021-03-25
  • 青条花

    青条是什么时候开始做开花的梦的?它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不择地点,只要有泥土的地方,一插就能成活,四月暮春里,它还是一副沉睡未醒的样子,别的植物早被春光唤醒,争先恐后地兜售出自己的好颜色,争奇斗艳,一决高下,独独它,光溜溜的枝干上,看不出一丝...

    耿惠芳 发表于 2021-03-25
  • 芒而不茫

    转眼已是芒种。 下午骑车下乡闲逛,见麦子都割完了,长长的麦桩,闪着金黄的白光;禾苗皆已转绿,像是从清亮亮的水田里长出的诗,而白鹭的清唱如同禾苗的绿。傍晚时分,下了一场雨。雨打在瓜豆架、山药架、番茄架上,打在茄子、辣椒、人参菜上,打在毛豆、青...

    徐斌 发表于 2021-03-23
  • 梅心不可寄

    入冬以来,陆续的下了几场雪。望着外面雪白的原野,思绪飞驰,不知山寺里的那几株红梅著花未?雪霁放晴,暖阳一抹,踏着不及融化的积雪,向山里寂寥的峡谷诗意进发。 崎岖蜿蜒的山路在雪的掩盖下,竟一时无法辨别,往返几次,终觅得通往山寺小径。雪地里隐隐...

    江初昕 发表于 2021-03-22
  • 生命的河流

    四十多年前,在我出生的滇西小城丽江市永胜县县城,有一条护城河。关于这条河,她具体开凿于何年何月,殊难可考。人们只知道,她就是一条不知道流淌了多少年的河,一条护城河。 护城河位于小城西南角,从东向西,再近乎九十度转角向北流,再向西而走。说她是...

    陈梦云 发表于 2021-03-20
  • 骑车出行

    穿上骑行服,戴上头盔和护目镜,蹬上山地自行车,自由穿梭在城市和郊野的路上,只为释放年轻的活力。两年前,我喜欢上了户外骑行,每天不骑行二三十公里,就浑身不舒坦。于我而言,骑行不仅仅为了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有了更多与大自然接触的机会,欣赏了更...

    钟芳 发表于 2021-03-17
  • 再看家乡芦荻花

    不出正月还算年,回到故乡年味依然很浓,家乡的街市上张灯结,夜晚霓虹闪烁,牛气冲天的彩灯很有气势,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特别抢眼。回故乡时,坐在车上看到,舒兰市与吉林市交界处的立交桥上,红地黄字稻香舒兰与您共度新春佳...

    人生如水 发表于 2021-03-10
  • 春色会蔓延到每一个角落

    我们相遇在文字的世界,相遇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心存美好内心向阳,所遇皆君子,所遇皆玲珑。 你看,自然也是。春风轻漾,柳树在湖岸在路边撒上一片柔媚的绿。春花依次给自己画上颜色各异的眉毛眼影,涂上或浓或淡的口红,穿上姹紫嫣红的衣衫,跟春风春雨...

    翊寒 发表于 2021-03-02
  • 野塘秋

    野塘,在南方,在北方,到处都有。 喜欢这个野字,自然而成,天然造就;形状不一,大小不同,星罗棋布地散落在大地上,是大地一只只明亮的眼睛。 一只只澄澈的眼睛,仰望着天空的太阳、月亮,还有纷繁的星星。默默地,作一场无声的对话。地久天长,把彼此对...

    路来森 发表于 2021-02-20
  • 石榴树

    我家的石榴树有些年头了,是祖母当年栽下的,算起来也快一百年了。 老树已经不在,根上发了新枝,就是现在的这棵树。新长出的树青胜于蓝,长得特别旺盛。石榴本是灌木,印象中低矮粗陋,但我家的这棵长得挺拔秀丽,蛮有君子的风度。 想起中学时代读过的一篇...

    邢友民 发表于 2021-02-16
  • 雨天真好

    天已大亮,细雨淅淅。 因为下雨,让我失去了往日滨河路上踏青采风的放纵,因为下雨,让喧嚣的楼院宁静了许多,因为下雨,让我理所当然地书写。 听不见鸟鸣狗吠,看不见车水马龙。雨天,仿佛改变了一个世界,把骚动的心捆绑固定下来,使所有的生命变得温文尔...

    冯振升 发表于 2021-02-11
  • 母校只等我八年

    从我毕业后匆匆踏出小学校门,到今天再一次回到熟悉的地方,时隔将近八年。八年里不是不想回来看看母校,只是总被近乡情更怯困住,怕这个校园经历太多变迁早已变换了模样,怕自己始终不够出色无法博得母校恩师欣慰一笑。 还记得《那些年》里的场景吗?柯景腾...

    关若飞 发表于 2021-02-06
  • 寻凉记 酷暑让夏虫做伴

    金龟子飞舞,耳朵灌满小电扇般的清凉 白花花的阳光像玻璃碴一样耀眼而滚烫地流淌在长沙的大街小巷,我们的小孩是否依然像我们当初那样对夏天阳光下的生活充满热爱又到了捉虫的季节了。 在长沙,偶尔还能看到牛奶树(即谷皮树),虽然它已越来越少。在牛奶树...

    任大猛 发表于 2021-02-04
  • 秋天的遐想

    如果有人问我:你最喜欢哪个季节?我会情不自禁,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最喜欢秋天。其实每一个季节都会有它独特的风格,比如春天给人希望,夏天使人凉爽,冬天让人感受寒冷。我们不能说,秋天是美好的,其它的季节不好。然而,相比之下,我还是最迷恋秋天。...

    毛周林 发表于 2021-02-04
  • 由爱顿悟

    这半年多来,我经常收到高中好友的微信,他总是不断地跟我提到他与他爱人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他们快要离婚了。感恩他对我的信任,家丑也外扬于我了,可见他在失败婚姻里的痛苦与无助,也许可怜之人必有可耻之处吧,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婚姻的幸...

    苏锦梅 发表于 2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