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过小路去买书

    稍稍微有点阅读的本领,我就喜欢上了读野书,这野书指课本之外的书籍。那时,大人们不喜欢孩子读野书,他们总爱说:读这些闲书有什么用!眼瞅坏了不说,还影响学习! 我是叛逆的,我偏爱读那些光怪陆离、趣味横生的野书。从别人蹭书读不过瘾,我就私下攒钱去...

    刘恒菊 发表于 2018-07-10
  • 沙枣花开相思湖

    在新疆,人人都知大而美的博斯腾湖,毕竟它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但在它的西南缘有个极其秀美的相思湖却很少有人知道。虽说小,湖面也有10平方公里。其夏如翡翠、秋似霓裳,湖泊、芦苇、草甸、沙滩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幅鹤舞鱼翔碧连天,云映苇荷自成图的...

    TANGDAV 发表于 2018-05-23
  • 金秋的田野

    丹桂飘香的时节,我们收获成熟,金灿灿的稻谷香遍田野,万顷良田承载着心中的喜悦,农人们更是喜上眉梢。银杏树上飞过几只鸽子,偶尔停在树枝上,东望望,西看看,咕咕咕咕的叫几声,然后比翼齐飞到远处的楼房上。 农人们收割的田野上,一家一户地忙着,有的...

    rongfangchen 发表于 2018-05-09
  • 有多少红尘可以相拥白首

    万径微雨,可否,与你鸟石路遇,雪落孤城,能否,与你相拥白首。 淡然青烟,朦胧多少眉眼如画,逝水残红,蹉跎多少旧忆繁华。云动怎奈溪水顾影,舟过不与芙蕖同梦。酩酊一醉,风前花影微醺,辗转千梦,月下相思憔悴。漫天流萤,不敌金吾不禁的阑珊灯火,忘川...

    似火骄阳 发表于 2018-03-20
  • 在路上

    我每次早晨上班,下楼就能呼吸到了清新的空气,感谢小区里的那些大树小树在夜晚的辛勤劳动。我也能听到鸟儿在路旁稠密树林里唱出的清亮悦耳的歌,那是大自然的音乐,感谢鸟儿们无私地奉献。可是,我不知道那鸟的名字,也没有看到那鸟的模样。 那是大雪节气之...

    陶承良 发表于 2017-12-13
  • 让阳光温暖文字,让文字平复流年

    难得的一个秋阳潋滟,空气廓清的午后,碧空如洗的天空,秋云游冶,如裁剪后的徽宣,将三两行心事倾诉在云蒸霞蔚中。想起沉郁了将近半个月的天气,阴晴不定,一场场秋雨,攻城拔寨般与心情撕扯着,将心情困顿于忧郁的囹圄中,书也读不下去,字也写不出来。 面...

    似火骄阳 发表于 2017-11-08
  • 我爱夏日长

    左眼皮上揉掉了一小撮睫毛,它们生长的速度让我等得心灰意冷。它们只管使劲儿耍着小性子,整天同你插科打诨,给你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失落感。六月,许是参透了我是个急性子,又许是觉得我恼羞成怒的样子挺可乐,便也来凑热闹。只是短短的三十个日出日落,日子...

    吃麦子的羊 发表于 2017-07-11
  • 暑夜听雨

    今年雨少,夜雨更是少的出奇,也记不清有多长时间夜无雨了。 即时----小暑节气的前夜,该是个下雨的日子。傍晚的天阴得极好,已为夜雨做好充分而必要的准备。只是,那个若干年来极不争气的市气象台预报的是全市普遍暴雨以上量级,局部大暴雨。然下午时分,闷...

    心路 发表于 2017-07-11
  • 月儿、古塔和我

    家乡的夜是极美的。 春暖花开,和风习习,蜿蜒如玉带般穿城而过的剑江河,在阒黑的夜缓缓向南流去。我离开了不远处那嘈杂鼎沸的划拳吆喝,和那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阵阵歌舞欢笑,独自漫步于河堤之上。两岸一排含苞待放的芙蓉花,一排抽芽欲出的翠杨柳,偶尔...

    地图守望者 发表于 2017-07-11
  • 回忆石菲

    十月十一日中午,我喝了点酒,觉得自己如在云端,不能自已。回来后打了点开水,看了会儿书,其实也没有看进去,就情不自禁地躺倒在床上一直睡到天色黑了下来。睡梦中,我老是想着石菲,想着想着,不由得自己去寻找。先是到电大,后来到她家,穿过了无数条小...

    龙泉居士天涯孤木 发表于 2017-07-11
  • 冬天:那一抹美女的香

    由某个深冬,某个雪后初晴,很早的早晨开始。更或由更早以前初中时候就开始了,我特别喜欢,时时都爱去遥想,回忆着,冬天:那一抹美女的香。 那是某个深冬,某个雪后初晴,很早的早晨,我独自徒步匆匆行走在去学校上给学生们早自习的路上。 雪后初晴,天气...

    lanyejing 发表于 2017-05-07
  • 银杏树头的小喜鹊

    这是一个倒春寒的清晨,沥沥淅淅地下着小雨。窗前一棵几十年树龄的银杏,刚在雨润中吐出嫩芽,顶头落着一只小喜鹊。它仰望天空,孤独无助,偶尔低头伸开翅膀梳理几下,那细长单薄的身子,肚子上还没有长出白羽毛,有几分凄凉。 在它站立的位置再往下一两米,...

    susheng996 发表于 2017-04-22
  • 放生

    去年秋天,某个有阳光的午后,空中流云,微风轻拂,我和母亲带儿子去古林公园散步。虽然秋已将尽,然园林多常青植物,大半的叶子都还是绿色的,绿的苍劲、深沉,浓墨中夹杂着些许枯黄,在落日的余晖下,很有老人抚弄小儿孙的慈爱、暖心。 斜阳落日,照一汪清...

    渐爱萧红 发表于 2017-04-22
  • 春风缕缕

    近些年,社会上读书的空气渐渐浓了起来。这里所说的读书,不单单指学生在校接受教育,而主要指阅读。 阅读最火爆的表现之一,要数央视推出的《诗词大会》节目。这个节目好像从去年初开始,今年初达到了一个高潮,社会反响十分强烈。电视里参与这个节目的,有...

    廖双初 发表于 2017-04-15
  • 心中那片花海

    年少时,心中的花海是农家麦地里葱葱郁郁的绿。麦苗吐穗了,远远地,似乎闻到白面馒头甜甜的清香。是大片幽绿的田野里,山坡上不小心泼上的鹅黄。寒食前后,油菜花摇曳生姿,那馥郁的香气曾芬芳我多少童真时光。是株株怀孕的苞米,自豪地伫立在块块田畴里,...

    贺楠 发表于 2017-03-31
  • 回家的快乐

    这一年似乎又过得特别快,天气热了又变冷了,雪花将至就是过年的气息来了。 近日媒体有报道霍金预言地球活不过下一个千年,看后莞尔。平凡普通的人,无法预知全人类的命运,终日奔波只为生活种种的贫民百姓,越来越多的在回归家庭。 年少时,仗剑走天涯,为...

    毛臣 发表于 2017-03-23
  • 曾经的影院年华

    不知道是电影没落了,还是我的口袋羞涩了,说起来我有几年没进电影院了。这真不像我的风格。要知道我曾经是多么热爱电影院。 在我生命里关于电影院最早的传说是这样的:那年父亲抱着幼稚的我去看电影,外婆在后排听到我隐约的哭声,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一路寻...

    黎武静 发表于 2017-03-10
  • 透过心灵的冬日暖阳

    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刮过树头,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秋之韵,这个冬天不知不觉就来了,一抹冬日的暖阳拨开雾霭洒向了大地。 城市的暖阳是零碎的,被无数的高楼遮挡着,从有限的缝隙里照射下来,透过各式玻璃幕墙的折射进入城市的大街小巷。路上的行人匆忙而漠然,...

    陈树庆 发表于 2017-03-10
  • 苘麻苘麻

    苘麻,是家乡常见的一种野生植物,不论是沟渠河畔,还是田间地头,到处都有苘麻郁郁生长的身影。对我而言,苘麻是童年的一部分,它就像我的儿时玩伴。 清明过后,苘麻颤微微的小幼苗破土而出,叶上覆着一层白白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反射着氤氲的水...

    陈树庆 发表于 2017-03-10
  • 冬天的树

    对冬天的树,我是很有些心疼的。 让北风甩落了满树绿叶,自是摈弃了喧嚣繁华;让寒意删除了丛生枝蔓,自是选择了最简单的幸福。然而,尚存的冷冷枝干,是否能担当起生活的责任与热情。阳光普照之下,冬天的树就像一位耄耋老者,佝偻着腰,有着一幅咳嗽连连的...

    赵春红 发表于 2017-03-10
  • 温暖的草褥子

    冬天来了,气温骤降,我居住的小区通上了暖气,呆在屋里感到暖融融的。这时,我想起了小时候取暖用的草褥子。 在那时,我们这里农村还没通上电,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当然也用不上电热毯。这时,几乎家家户户就会做些草褥子铺在床上,来御寒取暖。 冬天来临...

    朱旭 发表于 2017-03-10
  • 冬日看山

    厚厚的棉装上身以后,人便变得慵懒,缩手缩脚的心境下,日子有些沉重了。于是,在雪后放晴的日子,决定去看山。 出城,远远地,就看见了山的身影。未及融化的积雪,把山装扮成一位白发皂衣的禅者,盘腿打坐在浩浩天地间,似在等那朝拜的凡心。 冬日的山是裸...

    杜学峰 发表于 2017-03-10
  • 名家笔下的秋天

    自古以来,人们对秋天情有独钟,历代文人墨客抒写秋天的诗词文章浩如烟海。然而,古人眼里的秋天大多是萧瑟、悲凉的。相反,近现代作家眼里的秋天则大多是清新、亮丽和静美的。 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堪称现代文学中写秋景散文的典范。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

    聂难 发表于 2017-03-10
  • 宁静之地

    每年阴历十月初一,我都会回家上坟,给故去的亲人送寒衣。 我喜欢古人将此节气唤作寒衣节,他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先人的纪念,不求物质的铺张,只要心魂的隆重。 四季轮回,节气更替。冬意渐浓,我们需要加衣,曾经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的他们也该穿棉衣了。 每...

    孔伟建 发表于 2017-03-10
  • 且听风吟

    自然万物,造化万千,有时亦如人一般。人能读书识字,舞文弄墨,自然万物同样也可以,只不过以不同的形态呈现而已。万物之中,风就是一个很好的歌者和诗人。不论是和风拂面,还是狂风大作,皆充满了诗意。当然,这一切全看风的心情,心情好时,它一天能作成...

    潘玉毅 发表于 2017-03-10
  • 回家过年

    年近了,心就慌了,恍惚之间有一种想撒开腿逃之夭夭的感觉。逃的方向早已明确,东南一百三十五公里,一个叫做三站的小镇。那是我的老家,叫故乡似乎不对,因为和我居住的这座城市同属一个地区,且相距不远,父亲、弟弟在那儿朝晖夕阴地生息着。隔三差五我也...

    大庆李广生 发表于 2017-02-21
  • 踏空

    我身上有几块疤痕,几十年了仍盘踞在原地,看来不会走了。这些伤痕的来历很让人后怕,它是踏空摔伤所致的。 我额头的伤疤,是缝过十二针的深痕。伤痕高低不平,是伤口太宽缝线粗糙的结果,是伤口太长难长平坦的缘故,还是伤骨后难愈的沟壑,弄不清楚。我对这...

    宁新路 发表于 2017-02-11
  • 淡去的情愫

    那个傍晚,是我离别村庄最后的一晚,也是与香香离别前最后一次见面。明天鸡叫时候,我要赶到一个地方集中上车,去很远的军营,好几年不能回家。穿上军装的那天,香香满脸的喜悦,也一脸的泪珠。我有好多话要对香香说,香香说也有好多话要对我说,还要送我样...

    宁新路 发表于 2017-02-11
  • 难忘家乡的腐乳香

    本人素来对腐乳之类的食物有所偏爱,以致对时下市面上售卖的各种腐乳食物情有独钟,包括不少人躲之唯恐不及的臭豆腐乳一概来者不拒。 前几天在小吃店偶然吃到一款色泽白嫩、咸味可口、鲜而不腻的豆腐乳,遂不由自主地大呼好吃、过瘾,颇有以前老家自做的豆腐...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7-01-30
  • 岁月悠悠红塔情

    如果把人生比喻成四季,20出头的人生,正是夏的追求与热烈,激情与力量,汗水与泪珠浇灌着葱茏与理想,可以听到粗重急促的喘息声,希望的拔节声。一切都在向上、向前,拓展与壮大,酝酿与充实。这是青年的使命,夏的主题。也正是我们这一代红塔人的主题和使...

    昭通王明生 发表于 2017-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