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泥巴

    泥巴是乡村的胎记。黄土和水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形成了泥巴。 生长在乡村的人,从出生起就要和泥巴打交道。你在嗷嗷地哭,宣告着新生命的诞生;干燥的泥巴就在土炕上笑,笑得裂出纵横交错的细纹。 墙也是泥巴打的,里面有父亲的汗水、父亲的...

    布衣 发表于 2022-09-30
  • 读书人心中的春天

    雨中观花,她低着蕊,不助欢笑,更添忧伤。江南兰花季节,兰是开了,但了无香气,眺山峦,朦朦胧胧,观江水,氤氲弥漫,至今雾霾遍布。没有了那种愿得春风相伴去,一攀一折向天涯的情怀,也没有那种却寻庾信小园中,闲对数竿心自足的心绪。 然读书人,有书相...

    张建智 发表于 2022-09-26
  • 倒下的杨树上,有一只鸟巢

    这个冬日又来了一场雪。几个中年人忽发少年狂,竟然要突发奇想地去郊外踏雪。 在北方乡村,冬天是一年当中最为冷清寂寥的。在雪后的河边行走,望得见接近泥土颜色的草们,在风中和雪的包围中,抖抖索索地匍匐成一团,亲密地依靠着寻求着彼此的温暖。树们已经...

    任崇喜 发表于 2022-09-25
  • 棉被里的爱

    阳光被秋风拂去了针尖一样的刺芒,只留一份炙热,这样的阳光晒棉被正好。 我将衣柜打开,取出蜷缩在里面的棉被,大的小的,厚的薄的,整整14床,搭满了院子。条纹被里,红的、蓝的、绿的被面,针脚工整细密,把脸埋进去,一股棉花和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眼前...

    李梅 发表于 2022-09-23
  • 大河故道

    最初的起源,像晴天刺向大地的一把利剑,恒久万年直插冰川,在青藏高原山涧,一束金色耀眼的光柱久久揽着一座一座冰峰,嘀嘀嗒嗒,涓涓成河,汇聚成川,于是一条自西向东奔腾的黄色巨龙,驰骋在中华大地。 最初只是微弱的叮咚,不知经历了多少时间的磨砺,静...

    汪彤 发表于 2022-09-22
  • 流淌在信笺里的温情

    那天,我在整理书橱,发现书柜的角落里有一叠厚厚的信笺,那略微泛黄的纸页以及散发墨香的只言片语令我触景生情,仿佛时光可以倒流,诉说着青春年少的真情告白。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高考落榜后的我闲时没事就看看书,听听收音机。那时我最爱听电台的一档点...

    胡佑志 发表于 2022-09-20
  • 屋后那片竹林

    我家屋后有一片竹林,那翠翠的叶、绿绿的枝、青青的杆,着实让人喜欢。路人行至这里,都驻足啧啧观赏一番。 这片竹林已有四十多年了。那时我正上学,一次在同学家玩,看到他家屋旁长有竹子,便顿生好奇,因我第一次看到真的竹子,以前总是在图画上看到,从叔...

    雨凡 发表于 2022-09-16
  • 怀念喜鹊

    今天醒得很早,是屋后树林里那高一声低一声长一声短一声的鸟鸣把我给吵醒了。我披衣下床,静静分辨:那高音的是黄鹂、百灵,中音的许是山雀、画眉,低音的呢,该是杜鹃、白头翁了。小时候总是喜鹊最先在我窗前引吭高歌。 那时家乡的喜鹊真多。每年三、四月份...

    晴川 发表于 2022-09-10
  • 泡桐开花

    春分节气刚过去,杂花生树正闹,桃花玉兰海棠丁香等花开正好。3月25日的下午,农历二月十九,我在朋友圈里晒出一组泡桐开花的随手拍,又加个调皮的表情包,问大家早不早? 这时离清明还有十余天。料不到,很快就有豫北安阳的朋友回我:不早,早几天这里就开...

    何频 发表于 2022-09-07
  • 佳园春意浓

    我已有三个多月没来这个家了,昨晚回来已深夜。今儿清早,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把我吵醒。它们可真淘气,只顾着自己宛转悠扬地展示歌喉,却忘了是周末,不小心吵醒了睡懒觉的人。 我起来拉开窗帘,从南面阳台上看到楼与楼中间的绿化带上的深绿、嫩绿、黄绿,一...

    鞠莹 发表于 2022-09-05
  • 桃花开了

    路边护坡上的几棵桃树终于开花了,我的心顿然欢喜,于是停住脚步仔细地欣赏起桃花来。 淡淡的白色桃花星星点点挂在枝上,很是典雅别致。枝头上还有紫红色的花蕾静静地坚守着、等待着。我急忙摘去口罩细细呼吸,淡淡的清香迅速沁入我心脾,冲走了鼻腔残留的药...

    衡锁鱼 发表于 2022-09-05
  • 风吹四普庄

    我在午后的风中,漫无目的地闲游。 我没能耐,寄居了近二十年的窄巷鳌头湾,实在是找不到性趣相怡的朋友或熟人,我才会一遍遍重复孤独,在邻村四普庄的那条老路上折来弯去。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诗意仿佛大多来自陌生的远方。 形形色色的世间,有的人喜爱攀...

    朱小平 发表于 2022-09-01
  • 捂薯过年

    老家盛产白薯。秋收的白薯,口感还不算最好。捂着过一冬,到了春节前后,白薯的甜度和口感,都到了最好。而此时,年也到了。但怎么捂,却大有讲究。 有些人家,院子里一口井,浅浅的,走近一看,里头却没井水。挖这样的井,自然不是为了取水,而是用来贮藏。...

    郭华悦 发表于 2022-08-31
  • 乡村新年

    雪语 雪飘,雪落。是天堂在新的起点亲切问候,是新一轮时光最初倾诉,是纯洁的心声传播乡村大地。 轻轻告诉我:乡亲们内心积蓄温暖的阳光,春姑娘生机盎然的足音越来越近了。 田野、河流、坡坳,错落有致地张扬生动的笔墨;老人、大人、孩子,代代相传,成了...

    陈赟平 发表于 2022-08-30
  • 我爱家乡桃花的N个理由

    我的老家缩蒲荡。过去,这里曾是苍茫的芦苇之荡。后经开垦,建成了全县知名的棉花良种场,既长棉花又种水稻。现在,场里近千亩田地都栽种了桃树。 杨柳千寻色,桃花一苑芳。说实在的,我欣赏娇艳妩媚的玫瑰花,喜欢芳香馥郁的百合花,也爱华丽富贵的牡丹花,...

    陈宝林 发表于 2022-08-29
  • 拐弯的阳光

    进了院子,大黄狗用汪汪迎接我们。一个孩子应声从堂屋里出来,拘谨地看了我一眼,红着脸打招呼:叔叔好!很腼腆的样子。我笑着回应他。他的眼睛特别亮,真的像黑葡萄,而眼神,格外清澈,如秋天的河水。 他家是和我结对的贫困户。在路上时,村干部已给我介绍...

    曹春雷 发表于 2022-08-25
  • 漫步柳树村

    两当的五月,注定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时节,小城两当像一块碧玉被一场接着一场的花事簇拥着,镶嵌在东西两山之间。先是红叶李、玉兰,接着是樱花、七里香、狼牙花,满山的花,满坡的绿,几乎主宰了小城的一切,温润而惬意,灵动而充满诗意,让人迷恋其中,如痴...

    王彦青 发表于 2022-08-24
  • 又是一年爱相随

    又是一年,岁月静好! 回首处,更多的是平安宁静;不变的依旧是安定健康。 登高向远,鹰击长空,那是鹰隼生命的本色;年复一年,炫舞飞翔的麻雀,即使穿梭于低空,同样释放着自我生命的价值;即便蜗居在房前屋下,燕雀同样释放着对爱的渴望。365天,用心用爱...

    包海山 发表于 2022-08-22
  • 冬至里的温暖记忆

    冬至于我,不只是个节气。 现在东北的冬天没有几个正经的冷天,远不敌五十年前冷得纯粹、烈性,冷得无所顾忌、没有死角。我就出生在五十年前的冬至那天。听母亲说,那时候屋里冷得像冰窖,喘气都会产生烟雾缭绕的视觉效果。早晨起来哈气竟在被头上结了一层霜...

    王秀煜 发表于 2022-08-21
  • 流水古镇

    江水从这里流过,像婀娜的美人用发簪穿过蓬松的云髻,温柔且浪漫,你要问这是哪里?这里就是南入巴蜀,西行长安的陕南流水古镇。 有人说古镇最是千篇一律,我说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它。这个位于陕西南部的古镇,既延续了南方古镇独有的灵秀,也承接了北方风情的...

    李文婷 发表于 2022-08-18
  • 紫荆花盛开的地方

    我对紫荆花并不陌生,单位的院子里有几棵紫荆树,每到春末,五瓣扇形排列的花朵挤挤挨挨缀满枝头,空中弥散着阵阵馥郁的清香。 可在踏入紫荆镇后,我还是被漫山遍野一簇簇、一团团、一片片花海震撼了,山风轻拂,紫色的花簇随风摇曳,远远望着,宛若紫色的浪...

    魏青锋 发表于 2022-08-18
  • 养就心中一片夏

    电脑屏保冒出一个画面:废弃烟囱的顶端长着一棵榕树,郁郁葱葱,裸露的根紧紧扒住烟筒外墙。尽管在江南,多次见识过榕树的顽强茂盛,但这一瞬间,我还是被它强大的生命力震撼到了。后来,我去花市买了一棵榕树盆景精心养着,一年四季,不管窗外什么景象,只...

    王岚 发表于 2022-08-17
  • 小兴安岭的春夏

    春 骀荡的天风抖擞着精神,像一匹脱缰的烈马,它嘶啸着,一溜风地从江南跑到了小兴安岭,大口地喘着气,或许是跑累了,就在小兴安岭腹地一个被誉为祖国林都的伊春小城歇下了脚。 阳光日渐煦暖,像一位慈蔼的母亲,用它那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兴安岭的每一...

    林振宇 发表于 2022-08-17
  • 星空下

    夕阳开始向远处的山头坠落,斜斜的光落进水里,把一半湖水染成了橘红色。 牧羊人从路的拐角处冒出来,一群黑色的羊走在前面,牧羊人默默地跟着。有几只羊的脖子上挂着铃铛,丁丁当当的响声三三两两地传来,带着金属的质感,像驼铃叩响黄昏的戈壁。友人半弯着...

    晓寒 发表于 2022-08-15
  • 壶光杯影伴流年

    博尔赫斯说,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可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时光?在彼岸,我看着摇落一地的往事泪眼婆娑。 朦胧中,童年时背的小水壶透过光影穿梭而来,它没有花哨的颜色与款式,油绿色,圆润,憨态,浅绿帆布带绑成...

    郭瑜 发表于 2022-08-13
  • 嗨,大海

    嗨,大海 站在水中央,脚下没有船,也没有宽厚的鱼背。水灌满身体的慌张,这个夏天已结束了,约定的遇见,依然没见到你真实的轮廓。 我离开那座桥时,看见失爱的女子在徘徊,长发飘起,有几分落寞。晃动的裙摆,仿佛兜着一个天空在摇晃。无限地接近大海,接...

    伊萍 发表于 2022-08-13
  • 推开临街的窗

    冬天的早晨,懒散迟起,推开临街的窗,冷风吻面。阳光静静落在窗台,竟丝毫不觉一些温暖。霜露在房顶、树梢之间流转。 无雨有云,风无力。街边仅剩的树叶婆娑,鸟儿登枝,窃窃私语。环卫工人不像暮秋时那样忙碌,因为风小了,叶少了。 门口包子铺依旧如春,...

    鲁亦鸣 发表于 2022-08-11
  • 核桃漾濞

    立秋之后是处暑。处暑之后,漾濞江两岸的核桃就进入一年一度的收获季。在这丰收的日子里,人们收获、歌唱、舞蹈。早在3000多年前,这些欢乐的画面就被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刻画在了岩石上,这就是大理苍山漾濞古岩画上的采果图。除了这幅采果图,在那面被...

    左中美 发表于 2022-08-08
  • 柑子坪的盛夏

    栖居在城里,遇到连日放晴、太阳朗照的夏日,尽管会开着空调来打发生活、工作的每一天,但难免会徒增一种闷热、倦燥的感觉。故而,近年来盛夏里每到周末的日子,我都养成了驱车到乡下走走的习惯。 今年8月中旬,我与家人从湖南怀化市麻阳苗乡县城驱车来到海...

    张盛斌 发表于 2022-08-08
  • 冬日,在诗词中安然向暖

    冬日,是季节风景线上最后的一处驿站,它透着宁静、坚韧、清香、磅礴。翻开书卷,细品冬日,在诗词的清韵中,弹唱它独特的美 冬日的美是宁静恬淡的。一程山水,一段风景。初冬的田野,素雅、空旷而通透。然而在北方的河汊、洲坝上,那一片片,一簇簇迎风而立...

    王红悦 发表于 2022-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