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稔

    我喜欢山稔,生于硬地,不需人打理,却开出漂亮的花、结出饱满的果子。 我的童年有山稔的影子,从山脚到山顶,途经无数山稔树,闻过无数山稔花香,也摘过无数的山稔果子。山上所有草和树都是野孩子,它们用纯真的目光丈量着村庄的岁月。山稔树不寂寞,作为一...

    陈玉梅 发表于 2020-07-08
  • 乡村盛夏

    盛夏时节,住在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感到烦躁不安。于是,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乡村的盛夏。那是自然辽阔而又令人向往的盛夏。 乡村的盛夏,满目都是葱葱郁郁的树木,不同的树有不一样的绿意,层层叠叠,起起伏伏,十分耀眼。在乡村,像杨柳、洋槐、...

    青青草 发表于 2020-07-06
  • 故乡的雨天

    我喜欢雨天,应该是故乡在农村的缘故。 春雨中拔节的小麦、夏雨中郁郁的稻田,总在童年渴望丰收的记忆里拂动。那时候,每逢雨天,家里老屋的土坯墙上,蜗牛便开始艰难地耕耘,乳白色的条纹纵横交错,演绎着只有它们才懂的抽象画;青石凳下厚厚的苔藓又密密地...

    曹胜高 发表于 2020-07-02
  • 清欢有香是槐花

    在乡下,槐树是再普通不过的树种了。虽然平凡,却在每年五六月份陡然光彩起来。你不经意地一瞥,发现它们的枝头挂着一串串洁白的槐花,不禁又惊又喜。 老家村东头有一行槐树,约十四五株,白露过后不久,就见它们的枝头显露出淡淡的嫩芽,再耐心等一两天,便...

    祝宝玉 发表于 2020-07-02
  • 刺槐树下的童年

    童年原是一生中最美妙的阶段,那时的孩子是一朵花,也是一颗果子,是一片懵懵懂懂的聪明,一种永远不息的活动,一股强烈的欲望。 巴尔扎克 时常地梦回童年。在梦里,我驾着一叶扁舟,穿行于青山绿水间,走过岸柳,走过村舍,走过袅袅炊烟;闻见鸟鸣,闻见渔...

    未必 发表于 2020-07-01
  • 柳林风声

    我家楼下涧河边,拂堤杨柳醉春烟。傍晚时分,我常常一个人,随手拿上一本书,行走在青砖铺就的林荫小道上,春风吹过柳林,发出沙沙的响声,如天籁一般,轻轻地抚慰着我疲乏的身心。 我最爱坐在柳树下,在青石凳上聆听风的声音。风细细、柔柔地吹着,柳叶沙沙...

    张守华 发表于 2020-06-30
  • 海棠物语

    风暄日丽,燕舞莺啼,无限春光惹人醉。单位院子里的海棠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里也开始轻吐点点嫣红。 这几株垂丝海棠,高低错落,点点花蕾,淡淡其华,如丝花梗,轻轻飘散,随风渐入画。再也没有什么花能像垂丝海棠一般秦庭朗镜,不偏不倚了,它们疏野参差,横...

    赵定顺 发表于 2020-06-26
  • 开在故园的苦楝花

    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一棵苦楝树,树高大而结实,暖风薰过,它就开出淡紫色的小花。那紫花平和而宁静,馥郁的花香里,有一股淡淡的苦味儿。炎热的夏夜,我们姐妹四人常将竹床摆在苦楝树下纳凉,闻着晚风送来的缕缕清香。 四姐妹中,大妹最喜欢苦楝花,每每摘下...

    谭映平 发表于 2020-06-22
  • 秋来草木香

    经过阳春的催发,盛夏的发酵,秋如一坛新酿好的美酒,散发着清冽的草木香味。闻了,洞入肺腑,清脑醒心,让人不觉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我知,秋是一个充满着无数收获欣悦、无穷探索趣味的季节,所谓的萧瑟寂寥是每个季节转身离去后都免不了的结局。我只知,...

    周文静 发表于 2020-06-17
  • 梅树下

    我又走进了这个园子,我站在几株蜡梅树下。 这个园子本来是一道长长的沟壑,修建新城的时候,依着地势,它成了一个园子。我一直庆幸,它没有被填平,没有被建成一片水泥丛林。它被种上了许多花木,其中便有这几株蜡梅。那年的一个冬日,我和几位好友,转了好...

    王若水 发表于 2020-06-16
  • 故乡风筝故乡人

    春风又绿并州地,二月龙城飞彩鸢。周日信步,看着汾河两岸风筝飘飘的美景,我不由想起了三十年前的故乡风筝故乡人。 我的故乡在交城县广兴村。这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大村落。土地肥沃,灌溉便利,林木蓊郁,稻麦飘香,古来就被称为北国江南,鱼米之乡。记得旧历...

    宋为烜 发表于 2020-06-14
  • 记忆中的打麦场

    麦收时节,成熟的麦地像一片片金色的沙丘伸向天际,又从天际涌过来。甩开的镰刀和熟了的麦子一句句对话,忙碌的农人在金黄色的麦浪里,意味深长地说着成熟。 麦子收割了,打场脱粒把农忙推向了高潮。 过去的年月里,每个村都有一处打麦场,一二十亩地大...

    卜庆萍 发表于 2020-06-10
  • 暗香

    梦里有隐隐的细雨,有淡淡的花香,有轻轻的鸟啼。 晨光漂白了四壁,推开窗,那一棵高大的紫玉兰绽开了许多笔尖一样的蓓蕾,一支支香墨饱蘸,正想书写一卷春色。 空气中混合着各种花香,沁人心脾。离上班的时间还早,我下楼走到前面的小花园,去探寻那暗自袭...

    熊代厚 发表于 2020-06-06
  • 故乡的石桥

    村里有两座石桥,一在村南,一在村北。南为平桥,北为拱桥。 村庄横亘在西山的脚下,小河自南而来,将村前的水田一割为二,蜿蜒着向北去了。村人要去小河对岸,按着行事的方便,或者过南桥,或者过北桥。 南桥位于两个小河洲的下游,从上游大石坝跌落下来的...

    黄孝纪 发表于 2020-06-02
  • 落叶情

    我行走在一棵大树下,一阵微风吹过,几片黄叶晃晃悠悠从高空落下,一片黄叶不偏不正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不经意地用手取下,放在手里端详。 这片黄叶看上去并不枯萎,叶片还含有一些水分,上面脉络复杂清晰,犹如人体的血脉经络,叶茎绿中微黄,似乎还不到该落...

    韩留芳 发表于 2020-05-30
  • 把阳光植入心田

    退休之后,少有写点儿什么的冲动。催促我写下这篇短文的,是俺的孙女转转。尽管她还不到一岁,还不会说话。 我命硬。五十二年前,我十岁,便没了父亲。直到长大成人,我才知道,失去父亲的幼子,叫孤儿。我的儿子没见过爷爷。尽管奶奶姥爷姥姥和其他亲人们给...

    邓明选 发表于 2020-05-29
  • 春山不要少枞树菌

    春山润雨飞,阳光暖。春山的枞树菌应当长满向阳坡 桂北网友梁辉在群里晒他找到的一塑料袋枞树菌。群里一阵骚动,连连发来流口水的表情。于是,对这袋枞树菌该怎么慎重地消受,数百里外的群友们各抒己见,有的说拿来煮酸菜,有的说炖鸡汤,有的说拿来炖粥。善...

    赖建辉 发表于 2020-05-27
  • 栀子最关人

    园子里,几株栀子树挨在一起,打着满满一片翠绿的花骨朵,一个接着一个缱绻在枝叶丛中。远远看去,像一颗颗绿宝石,镶嵌其中。 每天清晨,路过花坛,总会情不自禁瞥上一眼,顾盼着,能有一朵悄然露出芳颜。可一连十几天,也没看见这些小家碧玉开出一朵花来。...

    汪亭 发表于 2020-05-25
  • 鸿雁听雪

    月夜如雪,涂抹了永昼的江河。 大地是苍穹遗落的星辰,雪原上的鸿雁是天上漂流的信笺。星子闪现,摘一颗挂在额上,不会忘记血与火的历史;摘两颗嵌在肩上,不会忘记戎马书生的征途。 伫立或行走,愁容或欢颜,雪,与风相伴,与水有约。 一 雪怕大地冷,所以...

    廖志强 发表于 2020-05-23
  • 听雨

    晨起的时候,刚刚洗漱完毕,突然间一阵叮叮咚咚的急响,骤然而来,如银盘乍裂,碧玉倾碎,那样的清越,那样的振耳,将昨夜残留在眼睫下的混沌,一古脑儿荡去。这时,人就如同喝了一杯陈年的酿酒,醺醺地进入了一种超然忘我的境界。当屋檐下银亮的雨线,织出...

    孔令建 发表于 2020-05-21
  • 凉风起时

    夏日炎炎,而眼看得细了,心也就静了,渐渐地,在这随时随地的微妙景致里,也能得一处清凉安顿。 田园诗人孟浩然,曾在一个大热天里思念朋友。人在屋里,推开轩窗,迎风一瞬的清凉: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于丹 发表于 2020-05-17
  • 初寒

    秋日意犹未尽,时令已然入冬。细雨捎带着落叶的追忆,携一丝初寒飞扬。临窗凝望,池塘里一片秋荷枯槁,院内半株杏花纷飞,孑然叶落乔木。正所谓:细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叶半青黄。小春此去无多日,何处梅花一绽香。 其实,我是见不着如此景致的,身在城中,...

    许永礼 发表于 2020-05-14
  • 开门迎夏

    南风轻轻一吹,夏的气息便如刚学会走路的孩童,突然闯了进来。当然,这脚步是摇摇摆摆的,有些举棋不定,有些跌跌撞撞,时而烈日灼灼,时而湿寒降温。 那种温热的气息,如路边的柳,于不知不觉中便碧玉妆成一树高,不仅催生得杨絮横飞,也将一天的晨昏拽得更...

    秦延安 发表于 2020-05-09
  • 童年的马车

    前几天,看了一篇小说《白马》,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童年时代坐在马车上行走在乡村土路上的情景,马儿欢快的嘶鸣也回响在耳畔,那哒哒、哒哒的马蹄声,像山间的清泉声清脆悦耳,轻轻叩响了我心中的琴弦。岁月悠悠,马车轻轻地载着我童年的记忆,缓缓行驶在...

    傅柏林 发表于 2020-05-01
  • 一场雪卷起万千乡愁

    深夜,飘雪。立身十四层的高楼上,城市霓虹模糊,在雪中,万物茫然。室内热闷,稍开一隙窗缝。北风裹着雪花涌了进来,猝不及防,迎面扑来,不禁打了寒战。于此雪飞漫天时,我想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 乡恋何以至纯,大概因由冬日的雪吧。故乡处于大平原上,待...

    祝宝玉 发表于 2020-04-29
  • 最柔莲花心

    荷塘里的莲蓬熟了,我想,何不把它们早早地摘下来,拿到街上去卖,也好换些钱花,免得村子里那些孩子天天祸害。母亲不依,反倒教训了我一顿,她种这些荷可不是为了钱,图的就是让大家吃起来方便。我只好由着母亲的心意。 燕林大清早就下到荷塘里采莲蓬,他专...

    潘新日 发表于 2020-04-25
  • 儿时野炊

    童年的生活,最有意思的是野炊。每到四月,老师会在班上宣布:明天去龙虎山野炊。安静的教室瞬间一片沸腾,大家脸上洋溢着笑。等到欢呼声渐渐平息,老师开始分配任务:一小组带炊具,二小组带米,三小组带油盐酱油味精和腊肉大家接到任务,分成小组聚在一起...

    熊燕 发表于 2020-04-22
  • 等一只老鼠老死

    我妈种的甜瓜,熟一个被老鼠掏空一个。去年老鼠还没这么猖獗,甜瓜熟透,我们吃了头一茬,老鼠才下口。可能这地方的老鼠没见过甜瓜,我们让它尝到了甜头。今年老鼠先下口,就没我们吃的了。 白费劲,都种给老鼠了。我妈说。 老鼠在层叠的瓜叶下面,一个一个...

    刘亮程 发表于 2020-04-19
  • 白雪迎春

    下雪了,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朋友圈里晒得最多的就是雪景。印象中身处南方的我,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雪,仅只是两天的时间,马路和小区里都积满了雪。我的一位外地的朋友,给我发信息说没想到南方还会下这么大的雪,是啊,就连我也没想到武汉今年居然下了这...

    朱凌 发表于 2020-04-17
  • 相遇的人生

    途经一段岁月,谁从谁的身旁走去,谁又是从谁的微笑中走来。有谁知,有谁惦,这人的擦肩而过,也许是一辈子的叹息,也许是一瞬间的缘分。关于人生,关于情感。 情感里,愆面的过往,有时会从悠悠时光里淡去,有时念念不忘情未央。忆往事,蓦然回首,有梦、有...

    蓝桥 发表于 2020-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