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凝望秋天

    穿过夏炙热的目光,淋浴骤急的夏雨,绿叶已开始憔悴,从那依然浓密的叶间,竟飘落了几点淡淡的黄,便知那柔柔的阳光已不再属于夏季了。日子在树叶间一页页翻过,由绿到黄,不经意间,秋天已悄然而至。 凝望秋天,我眼里写满了金黄的色彩,这种颜色是一种喜悦...

    周广玲 发表于 2019-11-17
  • 丝路驼铃

    一群人,一段路,一道道历史的背影。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驼铃声声,朔风阵阵。戈壁深处,风疾雪骤。 两千多年前,北方古丝绸之路上,驼铃叮当,商队连绵,大漠漫漫,关山险阻,东起长安,西至罗马。 两千多年前,当西汉王朝完成统一时,西域匈奴部落也在漠...

    赵武明 发表于 2019-11-16
  • 守一树杏花淡淡开

    夜来无事,随手翻阅购买的古诗集,读到北宋诗人王安石的《北陂杏花》: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想起冬去春来,又是一个杏花盛开的季节,不知老家院子里的杏花开了没有? 儿时,小院里有一株杏树,孤独地站在房前,...

    陈树庆 发表于 2019-11-15
  • 何叹桂花香

    秋风送爽,秋阳熙和,秋水透凉、秋草泛黄。在这中秋来临之际,空气中无时不飘浮着沁人心脾的桂花香。翻开皇历,已经跨入八月,我还恍兮惚兮,现在正是八月桂花飘香时节,难怪桂花香气老往鼻孔钻。 在记忆中,桂花的颜色有淡黄、乳白、紫红三种。尤为罕见是紫...

    刘昌谷 发表于 2019-11-13
  • 秋日的阳光

    走进了秋天,便走进了一个收获的季节。秋日的阳光虽然没有夏日的阳光那炽热的情感,但由衷的笑容还是透过季节的窗户,照耀万物,照耀我们的心灵。在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在原野上,接受秋阳的普照,心情便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看看秋日的阳光是怎样将成熟的...

    于金玲 发表于 2019-11-13
  • 相册里的石板路

    打开相册,最吸引我的是那些乡间石板路。它是那样亲切,熟悉。 石板路在我家乡多得不得了,它承载家乡人祖祖辈辈的愿望。规则或不规则的石板,见证了我小学五年的童年时光,留存着父老乡亲们世世代代的脚...

    盘叶纯 发表于 2019-11-12
  • 苦瓜

    做瓜做成了苦瓜,我想,也是够了。大凡瓜类,皆有甘味。惟有它,苦不堪言。 我认识苦瓜的时间不长。刚搬进城里那会儿,去菜市场买菜,看见这长长的,表面凹凸的绿家伙。实在话,它长得真很丑。一般人都喜欢以往日经验判断眼前事物,不管对错。我把它认作我小...

    张桂香 发表于 2019-11-11
  • 夏蝉和远去的背影

    七岁的那个夏天,我捉住了一只蝉,就天真地以为自己拥有了整个夏天。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夏天,那枝头的嫩绿悄然逝去,取而代之的是深青的浓荫。 午后,我轻轻地取一把藤椅,安放在静谧的庭院里,在老树的簇拥下,我安静地坐在这里我曾经捉蝉的地方。在炫目...

    佟晨绪 发表于 2019-11-09
  • 春到百草堂

    就在不知不觉间,春天就来了。仿佛是一夜之间,路边的柳树就吐出了绿芽儿,绿化带中的常青植物就换上了簇新的绿衣衫,探出院墙的桃树枝头就挂满了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几缕温暖的春风霎时就让爱美的姑娘褪去厚重的棉服着上五颜六色的春衣,也让人们忘记了前几...

    李慧丽 发表于 2019-11-08
  • 跳鱼

    在金沙湾观海长廊散步时,在海边的滩涂上偶尔可以看到有跳鱼在跳来跳去,这让我感到很惊讶。金沙湾的海岸已经不算是自然生成的海岸,是近几年抽沙填海而成的海岸。在这样的海岸能见到跳鱼的影踪,这就是让我感到惊讶的原因。因为跳鱼喜欢藏在那种自然形成滩...

    黄文义 发表于 2019-11-07
  • 大山的秘密

    对在大山脚下长大的我来说,始终认为大山隐藏着秘密。 大地每天承载着大山庞大的身躯,如同一只蜗牛在缓缓爬行,大地不知驮着它要走多远,要到哪里去?山后的太阳也许只能测出大山每日的行程,可是不知道它的归宿,也许能够体会出它的重量,却不知道它的秘密...

    李汉武 发表于 2019-11-05
  • 村庄素描

    一 村庄,漂浮在大陆的一角;海峡,用一座长长的公路紧紧连着;大海,孕育着小小的岛屿。 岛屿,一半是村庄,一半是小镇。村庄很小,小镇也不大;一岸农田,一岸水产田。 小岛,我的村庄。清晨,听着大海涨潮的海浪声;夜晚,观看满天星空 清晨的一缕阳光,...

    易辞 发表于 2019-11-05
  • 端午

    这是山的世界,崇山峻岭绵延无际,即使站在海拔1902米的巅峰孟坑石也眺望不到山的尽头。隐没其中,有一个叫长更岭的小山村,这就是祖祖辈辈栖息繁衍的地方,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这里流传一句话大人盼种田,小孩盼过年。对于小孩子来说,除了从年头到年尾盼...

    林莽 发表于 2019-11-04
  • 烟雨巫山脚

    十二峰下,桃花江畔,古树掩隐着巫山脚村。淅淅沥沥的小雨,整个桃花湾烟雨迷蒙,若有若无的烟雨给巫山脚村平添了诗情画意。 解放前,这个当时只有三十多户一百多人的小村庄,与相邻的狮子塘、徐家里、敦睦村等村子统称致和村。抗战时期在桂林文化城有名的新...

    蒋忠民 发表于 2019-11-03
  • 两棵银杏树

    梦乡里常有两棵银杏树,一棵在咱家的后院,一棵在老宅的门前。 十多年前,我在一所山村小学教书,与当地的村民混得挺熟。由于路远,中餐大多在学校凑合着过,今天村东头的家长送来一竹篮白菜,明天村西头的学生娃捎来几根丝瓜,村民们的质朴就像那些山坡上的...

    熊仕喜 发表于 2019-11-02
  • 七里香

    海桐,又名七里香。 认识海桐有许多年了。每到春末夏初,枝间便会绽放出细细瘦瘦的白花,像丁香,但丁香是四瓣,它有五瓣。海桐是常绿树木,枝叶浓密,多修剪成圆球状,倘是不仔细辨认,不容易看出花已盛开。但花瓣虽小,香气却浓烈,有风吹来,满鼻嗅得一阵...

    张凌云 发表于 2019-10-31
  • 草木深一寸

    烟岚薄,天青色,有一只俊鸟,倏地飞起,划一道弧线,落到河对岸树丛里去了,枝叶藏住了脑袋,藏了翅膀,藏不住花身段,尾巴在动,一翘一翘的。 春尽夏至,草木深一寸。 在这个季节,麦地青芒,深了一寸,像古戏里,一个老生的胡须,只是老生的胡须是花白的...

    王太生 发表于 2019-10-31
  • 时光玲珑

    静如流水的日子里,总不免是有一些期盼,模糊地萌动在心里,悄悄地在岁月中等待。冬来时,就是盼雪的开始。 雪中有忘不了的回忆。儿时的雪,是一场铺天盖地的欢喜。一群小孩子跑到教室外面看雪花,是老师给的课余作业。认真地端详落在掌心上快速融化的雪花,...

    黎武静 发表于 2019-10-28
  • 秋天的色调

    季节如画,各有色调。 春天的姹紫嫣红,桃粉李白,乍冷乍暖,乱乱的,炫人的眼,是孩子眼中的花花世界。夏天,草木绿意深然,花开绚烂,热热烈烈,浓得化不开,有点过,像年轻人的装冷耍酷。冬天似乎显得突兀,枯干枯枝枯叶枯草,暗色的天际,暗色的衣着,灰...

    耿艳菊 发表于 2019-10-21
  • 冬菊胜百花

    时逢初冬,万物静美,空气中都透着微冷气息。夜中无眠,站在阳台上,目光延伸处,阳台一隅几盆不同品种、不同颜色的菊花还在灿然开放着。在这寂静清光惠照下,心已沉淀,弯腰屈膝,深陷对这几盆名菊的乐赏中。 多年来,我一直喜菊近乎痴。只因世间百花凋谢之...

    王琴 发表于 2019-10-18
  • 山背梯田

    深冬时节,再上山背看梯田。 我住在花瑶人黄亮的木楼上。清晨起床拉开叶子门,一道强光照亮了眼前的一切:一场大雪来得如此突然,春夏的云雾全都凝结成了山上的冰雪。我袖着手,在鸡鸣犬吠中朝梯田的深处走去,找到那块像是补天的石头,爬上石顶,久久地看着...

    邓宏顺 发表于 2019-10-17
  • 山村的“五一”

    今年五一,我回了一趟老家,一个僻静的小山村。 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行驶着,打开车窗,一股久违的泥土气息便飘进我的鼻腔,深深吸一口气,每一个毛孔都感到爽快地畅意。 下了车,还得走一个小时才能到家,但我心里是愉快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草木清新,野...

    张春波 发表于 2019-10-17
  • 柳树

    春风吹动的时候,柳树的枝条上叶苞鼓胀,一个,又一个,均匀地排列着,像是水墨画上好看的墨点,溢满了淡雅的意趣。我想,每棵柳树上的叶苞也许有上千个,如果那些叶苞真是水墨画上的墨点,那么,柳树就是一幅美丽动人的图画了。 每次出外散步的时候,我总会...

    王吴军 发表于 2019-10-17
  • 柳丝轻轻

    我老家的门口,有棵篓筐粗的古柳树,每年春天,鹅黄的柳絮儿在春风里招摇,摇得春天充满醉意。夏天,如伞的树冠一派浓郁,遮挡着一块炎夏里的荫凉。退休的老父亲无比钟爱那棵柳树和树下的那片快意,总喜欢在树下打坐喝茶,喜欢与村人坐在石凳上天南地北、天...

    魏益君 发表于 2019-10-16
  • 春深处,醉了来人

    春已深,花开似海,风吻着花枝,花儿羞红了脸,阳光捎来花信,用一笺宋词的清韵,于情意绵绵的春光里,将一场关于春天的花事打开,桃花开在纸上,杏花开在心头,那一笺纸墨上,可否能封存所有绚丽的春色? 寻一处明媚,将春光调制成酒,与你,交杯换盏,就算...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19-10-15
  • 石榴花又开

    傍晚在小区里散步,发现石榴又开花了。它红艳艳的,亮闪闪的。绿叶的衬托下,火烧云一般,是那么的鲜明醒目。它们或菡萏待放,恰似顶着黄穗的红葫芦;有的咧嘴而笑,如黄衣红裙的舞女;有的多花并蒂,俏如风铃;有的石榴初成,红如灯笼它们是夏日跳动的心脏...

    章中林 发表于 2019-10-13
  • 难忘少时冬天味

    想起我的家乡榆林,首先让我想到的是气味儿,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就这一点而言,我要寻找的就是那记忆中榆林的冬天味儿。冬天,正当榆林人烦躁间,骤然天空大雪纷飞,覆盖全城,纯白的雪足以把塞上之城打扮得洁白晶莹。少时的我们高喊着冲出门去,摘掉口罩扔...

    贾博 发表于 2019-10-13
  • 故乡的纺车

    母亲面带微笑,安详地端坐在炕上,一手自如地摇着纺车的把手,一手拿着搓拧成长筒形的棉条,一拉一送,娴熟自如。顷刻间一条又细又长的棉线便自由伸展开来,一圈一圈地缠绕在车前的铁锭上。 傍晚与黎明时分,纺车嗡嗡响个不停,节奏分明。白色的棉线穗子逐渐...

    张钊 发表于 2019-10-11
  • 蛋花酒

    外公嗜酒,全村人都知道。人家衣兜里藏烟,他屁股上带酒,一壶酒翘在屁股上叩得叮当叮当响,像铁匠铺打锄头。 这一天,外公左手一壶酒,右手摸支秃毛乱笔在桌子上写大字。三阿婆说:雨哥哥,字写得那么好,给我孙子写幅字,我泡壶鸡蛋酒给你喝。鸡蛋泡米酒我...

    刘群华 发表于 2019-10-07
  • 淡淡花香,墨染流年

    流去的时光,变换的光阴,不变的是四季风吹来的淡淡花香,镌刻在岁月深处的是心灵一隅最美的墨韵。花开四季,花香漫过春夏秋冬,香如故,多少文人墨客踏香寻花,留下唐诗宋词万万首,只为许花香一份千古流芳的承诺,在淡淡的流年里晕开点点墨韵,歌颂花的美...

    小健 发表于 2019-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