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蓦然回首,深爱是否依旧!

    斟酒听花语,殇蝶欲寻落红去,临江赏夕曛,苍笛总随晚棹起!落霞孤鹜,月笼白纱芦似雪,绿绮兰窗,莺戏荷裙水如烟。松针高举纫雨丝,逝水漫行载愁思,暮色萧声惊飞雪,清风古弦邀明月。一缕寒烟,一窗尘事,醉醒残梦两不知,多少飞蛾扑火助燃了剪影烛花,多...

    heisewanshi 发表于 2018-09-22
  • 梧桐雨下

    小雨淅淅,静撑一把伞独享温柔的水,可当雨下得大了,我会很困扰,不愿意遇见滂沱大雨。很多时候,我人生中的许多大雨就在这样的希冀中错过了,而时间无情地让错过成为永恒,让我背负着遗憾度过漂泊和孤独的岁月。 世人都道毕业好,可毕业的真实滋味又有多少...

    蔡占奎 发表于 2018-07-10
  • 白雨

    雨是从上午十点开始疯狂地倾泻的,也是从这时开始就没有停过。放眼所望,目光所触是一片雨点织就的雨幕。 第一次被雷电拍了我的小拇指,然后电流一触即过。有人说是有妖怪要渡劫了,所以不是滚滚轰雷,而是炸雷。所幸我不是那只渡劫的妖。 以往的水总是在夜...

    梧桐轻舞处 发表于 2017-07-11
  • 那一片秋天的落叶

    秋!又一次迈着深沉的步伐缓缓走来,像你离去时一个样,像是背负了太多。 我讨厌秋! 每到秋,碧绿的叶就开始失去容颜姿色,天然就开始的走下坡路。叶子原本光滑的面容慢慢卷缩,长满了皱纹,当皱纹多到它承受不了时,它的母亲便绝不犹豫地抛弃了它。于是它...

    露子花 发表于 2017-04-16
  • 二月雪事溢春情

    时间过得真快!再有几天就到农历的二月二了。这几日气温一天比一天高,羽绒服都穿不着了,穿一件保暖再加上一件尼子外套,刚刚好。 去年冬天的时候,人们一直急切地盼望着能够纷纷扬扬地降一场雪,好有一个银白色情趣盎然的童话世界呈现在人们的面前。然而,...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31
  • 童年里的猪油香

    在一农家乐饭店用餐,酒过三巡,店主端上一盘猪油渣炒白菜,那白菜碧绿一片,泛着光亮。用筷子夹上几粒猪油渣,细细咀嚼,唇齿留香,胃口大开,童年时熟悉的味道又回到了舌尖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农村里许多人家常年吃不上油。炒菜的时候,用一块粗布裹着...

    黄健 发表于 2017-03-10
  • 窗台上的风景

    喜欢在早起散步,我喜欢走在宁静的道上,倾听路边的鸟鸣,听新生的树叶婆娑的声响。走在一条人际罕至的荒野的路上,发现这荒凉的道边有着许多散落的鹅卵石,这些鹅卵石有大有小,有着不一样的颜色,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中选出小而可爱的,捡回来,堆砌在窗台...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7-03-04
  • 黄河水岸溶溶月

    难得一次还家,都会再次去看一眼黄河。 其实,我对黄河并无多少好感,可能因为太过熟悉,少年时期朝夕相处,所闻所见,也都是有关黄河的坏故事,而绝少能听到它的美事。更兼之我身边有两个年长的玩伴,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天殁于水中,让我对它有了一些疏远...

    朵多 发表于 2017-01-23
  • 老家的院落

    在乡下驻村的日子,少不了到各家各户去走走,走访的过程中,深为农户气派的大门和敦实豪华的正房所感叹,现在,毕竟是生活好了,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干净整洁的院落。走在小村的大街上,路面整洁,两旁的风景树、宽阔的农民文化广场,总给人以新时代的优越感。...

    李瑞华 发表于 2016-10-26
  • 淮河边的乡村

    我笔下的乡村不是今天的乡村,而是四十年前的乡村。它位于淮河北岸,是沿淮平原上一个极其偏僻落后的村子。 一九七四年春,我的父母带着我们一家人从已经居住数年的小镇搬家到一个名叫湖东的村子,当时叫湖东大队。实际上,小镇离湖东并不远,大约四、五公里...

    肖江 发表于 2016-08-19
  • 走进盛夏,寻觅清风

    太阳在日出日落间南来北移,四季在花开花落中更迭轮回,时光在不慌不忙中走入七月。 盛夏,阳光总是那样火力四射、近于刻毒,似乎要将大地烤焦。人们,也总是那样火里水里、一筹莫展。什么夏的热烈,什么夏的热情,什么夏的奔放,那都是对抒情者而言。而我,...

    路人 发表于 2016-07-09
  • 那些馨香的岁月

    在那些馨香的岁月里,我们相约田野,头顶蓝天奔跑。 麦子黄熟了,金灿灿的,一阵风刮来,麦穗都随风齐摆,我们坐在麦田里,望着苍茫的星空,闻着小麦特有的香味,悠悠地睡去。 月亮皎洁的晚上,我们跑到麦田里,守望一望无垠的麦穗,我们的心说不出的喜悦。...

    欧阳平 发表于 2016-06-29
  • 老家的那棵梨树

    老家的老房子后面有条水渠,水渠旁边从前有棵高大的梨树,约摸有两三层楼这么高。每年的盛夏之时,这棵梨树上结满了数也数不清的黄澄澄的梨子。这棵梨树结的梨子与其它梨树的梨子不一样,我们都不知道它叫什么梨,老一辈人说是叫做秤砣梨。它的果实成熟时长...

    苏冠生 发表于 2016-05-07
  • 读一首诗,温暖如初

    喜欢读丰盈的文章,喜欢写简约有地气的文字,喜欢喝清香淡雅的花茶,喜欢练刀习剑,也喜欢弹唱散舞,更喜欢典雅古朴的音乐。此时,就一边听着古筝墨海云烟,一边读着有关我的五言诗,心随着字曲飞扬。 用心写的一首诗,一篇文,每个字都是有情感的,都是有滋...

    月柔如水水如月柔 发表于 2016-04-20
  • 情感系统

    我素来与人交好,与人事上面亦无亏欠,只盼着这个百年之期,可以在歌舞升平里度过。倘若有一天真有人提刀相向,我想此君非是别人,只能是二师兄了。实在说,为了养这一副皮囊,我的确吃了不少他的同宗兄弟,就是那些口不能言的瓜果蔬菜,也应当过来寻仇。我...

    枫林主人 发表于 2016-04-20
  • 拥抱春天

    愿我如花一样绽放尽情地在春天里。 ---题记 现在我很喜欢春天,喜欢春天的美丽盎然,喜欢春天的勃勃生机,喜欢春天女孩子的飘然,更喜欢拿着相机,穿着飘然的衣服,行走于春天,记下在春天里的点点滴滴。春风吹着我的长发,与花合影,有时也把自己打扮的花枝...

    轻语晨曦 发表于 2016-04-13
  • 春剪故乡入画来

    清明如蝶,翩然飞落,浓烈如酒的乡情便淹没了我。我翘首以望,恨不得插上双翅飞回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拂晓,我就携妻带女直扑故乡。 和风送暖,日光朗照,朝霞下的远山近树笼着淡淡的烟云。山上树木苍翠,或浓或淡,或深或浅,变幻出如许无法言说的绿,或点...

    章中林 发表于 2016-03-23
  • 家乡的桑葚

    东至县位于安徽省南部,地处皖江段南岸之首,南部多山,林茂水丰,植物多样,北临长江,河湖广布,生态优美。湿热的气候特别适宜桑树的生长。 桑树,南部山区遍布,就连北部临江的小河湖泊沿岸也有很多很多。不仅长得高高大大,树上结出的果实,也和其他地方...

    张海潮 发表于 2016-03-23
  • 云水禅心

    迎春开放,杨柳发芽,春天来了,我们心的菩提,是否也随之驿动?我们每一个人,是否都有一颗云水禅心?以红尘为道场,以寂寞为菩提,来修身养性呢? 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你具有怎样的云水禅心,就决定你有怎样的生活态度。云水禅心,不是山中日月,也不是潺...

    仲伟玉 发表于 2016-03-18
  • 梦中的思念

    在这静谧的夜色里,思念的浪花不停的敲击着心扉,我在思念的忧伤里无所适从。却无法填满想念的空隙,任凭倔强的思念无声无息的侵蚀我的心灵,刹那间你的身影塞满我心,泪潸然而下。假如,彼此不曾爱着,心还会如此疼痛吗? 夜长,思念更长,像吐不尽的蚕丝。...

    和平鸽 发表于 2016-03-14
  • 拥抱春天的气息

    今年的春天来得分外早,春节前就立春了。 等过完了年,喝完了亲人朋友团圆的酒,把过年穿的别致的新衣服收拾起来,把一张张漂亮的贺年卡放到书橱里,把孩子送进学校里,春天的意气息就扑面而来了。 今年的情形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冬天的气温较往年偏低,一...

    鲁先圣 发表于 2016-03-12
  • 云态度,月精神

    1 宋人石孝友在《鹧鸪天》一词中最早提出云态度,月精神。云态度,他的意思是,人应该像云那样,洒脱、飘动、不拘一格,拥抱清空,不固一隅。遇日轮升起化为朝霞,遇夕阳西下变身余晖。春天时润物细无声,引领出一个绿色的世界,冬天则凝结成晶莹琼花。 月精...

    鲁先圣 发表于 2016-03-06
  • 一篙秋水到河源

    河流总是神秘的。 一条河流起源于何处,能够走多远,滋润多少土地,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它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这个人就是河源。 一河之源,一山之脉,那是根。 世界上那些巨川大河,它们深邃的源头,轻易不会让人类涉足。即使是一条逶迤的山溪,它的源头想...

    许俊文 发表于 2016-03-01
  • 早春时节

    我格外留意春天的脚步,想捕捉到春之全貌。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春天会在什么时候潜入人间? 显然不是立春。这时冬天的余威不减,风仍是冷飕飕的,迎面刮过来,让人感到生生的疼,和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完全不搭边。虽说立春被冬天同化,但人们依然把这一日当...

    杜永利 发表于 2016-02-28
  • 村庄的春天

    春天来到村庄,来到这熟悉而陌生的地方。它的脚步,轻轻地,随风潜入夜;它的身姿,柔柔地,润物细无声。 村庄的春天,色彩斑斓。春雨,洗掉灰白天幕,洗亮蔚蓝天空。春风,吹走满眼枯黄,吹来姹紫嫣红。从迎春花到杏花、桃花,从白玉兰到杜鹃、茉莉,热烈的...

    杨明安 发表于 2016-02-23
  • 过年的事

    本来不打算说过年的事,皆只因说起来太累,那时我过着也累。真的,到底从什么时候,我竟变得这样不堪一累了呢。然而我若不说,又好像留个坎儿在心里,不清不楚的,所以现在应无论好坏,还是只管打发了要紧。 人真是奇怪的,我本来在京城过了大年夜,又过了初...

    枫林主人 发表于 2016-02-22
  • 莲花山的水

    俗话说山多高水多高,它的意思是说这天下的山,无论多高多大,上面大多都会有水。 小时候,多次上过莲花山,虽然看到了很多在山上以泉眼、溪水、河流、小水库等形式存在的水,但由于年龄小,当时也没有多少山高水远之类的联想或者感悟,只记得从一开始上山的...

    朝阳 发表于 2016-02-18
  • 小巷的记忆

    熟悉我的人都说我是个怀旧的人,生活中确实也是如此,思绪常常穿越时空,飞到从前,停留在故乡老屋前的小巷之中。 家乡的老宅子是由三间堂屋、两间厢房和院墙构成。那时生产队在安排宅基地的时候虽然不上讲究,但还是有点小规矩的,一条脊(一排房屋)有五六...

    王昆 发表于 2016-02-16
  • 广通河笔记

    1. 2008年初春,在一个潮湿的雨天,我悄悄摸进了广河县。早春的雨水冰冷,街道空旷寥落。我在入城的桥头独自站立,清缓的河水两岸,山脊巍然。傍晚的河道上,水雾重如蓝烟,漫上桥栏,也漫进了人心。记得分明,那个傍晚我身单衣薄,心里却犹自翻涌着一腔决绝...

    敏洮舟 发表于 2016-02-16
  • 花开了,过年了

    (一) 小时候过年,新衣花炮压岁钱,走亲戚串邻家拜年,图得是个乐呵。中年了过年,过得是老人和孩子。把老人哄开心了把孩子逗乐呵了,才算过了个好年。 (二) 花是早就养好了的,只等年来。 玫瑰海棠和风信子开得正盛时就买了水仙球茎来养。大块头的球茎...

    琴儿 发表于 2016-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