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的大河

    我家的老屋,窗户外面就是大河藕池河。它自南向北在村后蜿蜒而过,最窄处的河道也有四五百米宽。每天太阳从屋顶划过,最后都到了河那里。 风和日丽的春天,万物复苏,藕池河渐渐地欢腾起来,河水像是有了身孕,河中间圆鼓鼓的,看着比边上的岸还要高。河面开...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3
  • 月光溢满了夏夜

    当夏日的晚霞映红西边的天空,给原野披上一层淡红的时候,倦鸟掠过天空,在林间起起落落,匆忙归巢;蝉儿趁着夜色未临时,嘹亮地鸣叫着,高一声低一声,此起彼伏,既似合奏,又像比赛;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三三两两从田间地头归来,袅袅的炊烟四处升起,家家户...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2
  • 故乡的灯火

    小时候,村庄的黑夜是被煤油灯点燃的。 夜的帷幕才刚刚拉开,家家户户的灯光便迫不及待地跳出来。那一窗窗灯光在硕大夜空的笼罩下,泛着清幽细微的光芒,透射着最为纯粹而原始的光泽,静静地散落在村庄之中。 我时常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夜路,磕磕绊绊地在无边...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梦里梦外,都是一种乡愁

    多年来,乡愁二字,在我的文学作品里,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不知从何时起,在我的脑海里,就有了一种浓浓的乡愁,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又让人难以割舍的情怀。也许是从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这种乡愁,终要伴我度过今生。也许正是因为有了...

    蒋波 发表于 2022-11-05
  • 故乡的老果园

    沿着宽阔的烟昭路,驱车驶向故乡庄河村。雪白的梨花、粉红的桃花、金黄的油菜花,各种花儿争先恐后地绽放,故乡,就掩映在九嵕山下的花海里。 靠近庄河沟,一座白墙红瓦的现代别墅矗立在沟坝南面,拱形的庄河桥如彩虹般连接着柏油路和大队老果园,这片老果园...

    赵晓萍 发表于 2022-10-29
  • 故土情怀

    儿时关于对鲁迅的记忆,是在一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这篇文章里描写了鲁迅少年时经常在一个长满桑葚、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的园里玩耍的故事及其乐趣,让我想起了儿时的生活情景,那时我也经历过先生笔下描绘的童年。 我有关童年的生活记忆,是在一个幽静...

    黄慕诗 发表于 2022-10-25
  • 香螺

    槐花、榆钱、紫云英是记忆中的云朵,田螺也是。这些童年趣物串成一片片云锦,闪烁在记忆的天空中,每每从思想里跑出来,便是一段感思与不舍。 清明时令一到,采食田螺的好时光也走进人们的日子里。江南故乡多水域,田螺正值肥美之时,家乡的大人小孩在一片片...

    董国宾 发表于 2022-10-18
  • 雪落洋姜香

    小雪那天,我回了一趟老家,临走时,发小送我半桶洋姜,他笑着说:小雪腌姜,大雪腌肉。那半桶洋姜在车内散发着友情的香味,带着故土的气息,随我向城市而来。 远离故土,在城市生活,爱吃洋姜的习惯从未改变。打我记事,老家屋后就长着一片洋姜。用父亲的话...

    陆地 发表于 2022-10-15
  • 木叶动秋生

    当一枚梧叶应声而落,当几只寒蝉吹奏生命的绝唱,当季节的风送来第一缕清凉,我们知道,夏悄然离去,秋已正式登...

    王岗 发表于 2022-10-08
  • 那些年,那些味

    年,又叫春节,是中国最隆重的节日,对老百姓来说,它是生活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今,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年融入了很多新的元素。也许是自己年届不惑,跟不上时代的潮流,现在还时常忆起童年时的春节,回味旧时年的味道。 童年时代,我的家乡并不富裕,孩...

    紫陌 发表于 2022-10-01
  • 乡村的雪

    乡村的雪与城里的雪不一样。 城里的雪,落起来,展现不出落雪的姿态,没情味;城里的雪,一落到地面,没几天就黑了,甚至于飘散在半空,就变黑了;城里的雪,挤满的是街街道道,你看不到它优美的形和状。 而乡村的雪,就不同了。落起来,飘飘洒洒;落下来,...

    刘恒菊 发表于 2022-09-15
  • 石榴花开

    春天,桃红李白,姹紫嫣红;蝶飞蜂舞,热热闹闹。渐渐地,春天的脚步一点一点走远了,一切也慢慢随着沉寂下来。 没了满眼的花儿,突然感觉失落了许多,心里空荡荡的。因了春天时候,看到满树的桃花,便能站在树下痴痴地呆上半天,任思绪四处飞翔。或者寻到一...

    韦秀琴 发表于 2022-09-10
  • 窗外桃树

    我家窗外有一块空地,四周栽了一圈绿篱。不知什么时候,东北角的绿篱丛中长出了一棵桃树苗儿,纤细的绿干儿,就像打毛衣的签子,稀稀拉拉地挂着几片叶子,柔嫩的梢头渐渐地冒出了绿篱。 绿化工人手持割灌机,修剪绿篱,也许没看见它,也许是和那些灌木一视同...

    王百思 发表于 2022-09-05
  • 麦稻一家

    麦风低冉冉,稻水平漠漠。 前几日还是一片金黄的麦田,好似突然换了人间。半月天晴一夜雨,前日麦地皆青秧。几乎不让人回神。在这青黄接力之间,一群白鹭也跟着在空中翻了个跟斗,饱食了一顿。拖拉机翻耕土壤的时候,挖带出好多肥美多味的小虫子。 几个月后...

    沈希宏 发表于 2022-08-24
  • 悠悠水车

    冒着连续高温的炙烤,为了避暑纳凉,弥补一下亏欠多年的亲情友情,也给心灵一个清凉宁谧之地,周末的一天,趁着清晨的凉风,我一个人静悄悄地回到了故乡的土地。 我出生在农村,在城区工作了几十年,但对乡村生活依然眷恋,对故乡的人和事情有独钟。记得三十...

    李永明 发表于 2022-08-18
  • 乡村的雪

    乡村的雪与城里的雪不一样。 城里的雪,落起来,展现不出落雪的姿态,没情味;城里的雪,一落到地面,没几天就黑了,甚至于飘散在半空,就变黑了;城里的雪,挤满的是街街道道,你看不到它优美的形和状。 而乡村的雪,就不同了。落起来,飘飘洒洒;落下来,...

    路来森 发表于 2022-08-02
  • 蝉坐村庄

    【一】 入伏以后,天热气燥,除草木葳蕤外,蝉该是村庄最活跃的物种了。 但如今时过境迁,蝉却和我再没有了新的交集。特别是蝉声,于我突然陌生起来。 以前,蝉是村庄的歌者,囚蝉就如囚歌,抓蝉便成了儿时的趣事之一。这趣事是被一场金风拂到村庄的。搭了色...

    赵会宁 发表于 2022-08-01
  • 春日田园之趣

    打猪草 绵绵春雨润过,田野里的野菜野草就铺天盖地钻出来,绿油油的一片。 放学到回家,丢下书包,我们就提着竹篮和小铲,到田野里打猪草。春天里的野菜可真多,它们几乎都是猪的美食,尤其是青蒿,长得快,叶密汁多,很合猪的胃口。此外还有荠菜、马兰、灰...

    疏泽民 发表于 2022-07-31
  • 五月的小城

    在这个五月的清晨,我穿过一条长长的街道,路边绿植一丛丛茂盛地垂下来,刚刚醒来的花草是清新的,我经过它们的绿意葱茏,也经过之外的他们,以及她们。 商贩们早早地打开门市,早餐店门前热气蒸腾。在五月的十字街口,你有时会喜欢上清早的人来车往和川流不...

    李梅 发表于 2022-07-17
  • 且向春色深处行

    菜市场的出口处,蹲着一位老者,他面前支棱棱沾泥带露的野菜牵住了我的目光。一篮子绿莹莹的荠菜,像一篮绿水要溢出来,旁边的白色塑料袋外翻着,露出浅浅一袋茵陈芽。 鲜嫩的春天扑面而来。 风渐软,日逐暖。几场春雨,几遍春风,春意一夜间浓郁起来。伊河...

    洛红 发表于 2022-07-14
  • 玉米粥里话乡愁

    从小至今,我记忆中没有任何一种美味佳肴让我难以割舍,让我津津乐道,尤其是在寒冬早晚的饭桌上,一顿都离不了它,舍不下它,它就是那碗黄澄澄黏糊糊热气腾腾的玉米黏粥。那碗粥里有味蕾的诱惑,有家的温暖,更有奶奶,有母亲的味道。 小时候,每逢到做饭点...

    周长征 发表于 2022-06-29
  • 蔬菜之美

    每至乡村、郊野,总会被那一片片、一畦畦葱茏繁盛、精致优雅的菜园所吸引,不由驻足细细观赏、品味。 春雨如细密的鼓点,催醒沉睡的田地。农家肥与新翻的泥土融合,便是蔬菜萌生的温床。菜籽,似一粒粒正待启程的活力宝宝,从农人手中蹦跳至田垄,沐着春雨暖...

    张金刚 发表于 2022-06-25
  • 早春

    早春的风吹过来,大地开始涌动自己的身躯,你如果静静地听,也许能听到大地翻滚、抻动骨骼的深沉的声响,隆隆地传向地面。在涌动的过程中,深藏于大地深处的温度缓缓上升,以一种缠绵的柔和的方式,涌向地面。 太阳慢慢升起,那向阳的山坡上和沟坎沿,积雪日...

    汪翔 发表于 2022-06-24
  • 红枫乡思

    秋日的一个午后,坐在书房,看着窗外飘坠的树叶,心中免不了一阵惆怅。 调适一下心情,从书柜中抽出一本热情奔放的诗歌集。随意翻看,竟意外地发现书页中夹藏着几枚枫叶。虽然早已没有风霜中那般蕴含生命力的热情,但火红的色彩仍然在这个寂寞梧桐锁深秋的季...

    张辉祥 发表于 2022-06-23
  • 老屋,我的乡愁

    今年春节,回到老家,也去见了老屋。离开老屋后,我一直对它梦魂牵绕,抹不去对它的记忆。 家乡的老屋,伴随我度过了童年、少年至成年。如今,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去老屋走走,回忆它曾经的岁月。老屋似乎已完成了它存在的使命,数十间房屋已经被推倒平整,种...

    王梦 发表于 2022-05-27
  • 庭院静美

    乡下老家的院子是素朴静美的小四合院,三间带出厦的正房,在我们那称作堂屋。两边是东西屋,各有两间。西屋两间一间作了厨房,另一间是过道,大门开在那里,过道在下雨天放农用具,我们也常搬了凳子坐在那里吃饭看雨。夏天的夜晚,过道里凉爽,搁张床,几把...

    耿艳菊 发表于 2022-05-22
  • 芳香的百合花

    春天,带着阳光和花朵,再次光临我的驻站区。不远处的迎春花,远看,如浩瀚夜空的星星,闪闪亮亮;近看,小太阳花的模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随着气温上升,地铁口多了老人的身影,他们或坐或站,晒着太阳,聊着天。 对巡逻的我来说,这些老人便是一...

    连忠诚 发表于 2022-05-21
  • 家乡的暖炕

    初冬时节,我回了趟老家。发小大奇要请我吃饭,我俩去了村口的农家乐。 这是一处恬静的农家小院,院墙上的爬山虎还剩下不多几片叶子,院中间鱼池里的水已经退去,正面三孔窑洞是修缮过的,但旧时的痕迹依稀可见。主人请我们进当中的窑洞。一进门我就愣住了,...

    昊然 发表于 202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