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光路上,走过一年又一年

    春之恋夏,秋之拥冬,四季轮回,周而复始。 仿佛就在昨天,我们身披霞光,挥舞红旗,站在蓝天下,高唱着我和我的祖国,像海和浪花一朵那一刻,我们热血沸腾,欢呼雀跃,沉浸在浓厚的家国情怀、民族大义中。背负起初心和使命,怀揣着梦想和期盼,阳光路上,我...

    袁宝艳 发表于 2020-02-19
  • 粥里的烟火味

    每次回故乡,我总要到镇上的那家粥店里喝碗小米粥,从前的车、马慢,这家粥店慢到依然是土灶锅熬粥,洁白粘稠的米粥,那种淡淡的米香味,好似无形的触角在我的味蕾上撩拨着 曾几何时,燃气灶、电饭煲、微波炉在厨房里成了新宠和主角,灶台锅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张新文 发表于 2020-02-18
  • 春深似海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受了昆曲的蛊,一入田野,满目金黄,就有歌声袅晴丝吹来,摇漾春如线。柔到九曲,软如愁肠,清绝如梨花。春色如许。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便这般、都来到眼前心间。歌声杳杳,亦如船,亦如线,眼前似有、红裙翠...

    董改正 发表于 2020-02-15
  • 钓鱼时光

    一条公路,笔直地穿过一个村庄。在公路两边,陆陆续续盖起了二层小楼。离公路远点的房子,就渐渐废弃了。公路还跨过一条大河。沿着大河一直向里走,会看到大片大片的荒草,许多麻雀在草丛里跳来跳去。再向里走,会惊起几只觅食的野鸡。走到头,会看到一塘水...

    黄久辉 发表于 2020-02-13
  • 灶后烧火

    我去老家,每一次都争着去灶后烧火的。 在灶后烧火,其实是件烦心的事情。春秋季节还好,不冷不热的天气里,有火焰在眼前跳跃,感觉让柴禾变成了火的过程就是烧火,心里很是顺气。寒冬腊月天则更好,火光灼人,热气袭人,可以暖身暖心,比较惬意的。要命的是...

    高明昌 发表于 2020-02-07
  • 八月的乡村

    一晃,时光老人的脚步就迈进了八月的门槛。在夏秋两季交替的接口,八月,到乡村去遛遛逛逛,你会心旷神怡,大有收获。 八月的乡村,大大小小的池塘是孩子们天然的游乐...

    郑传省 发表于 2020-01-22
  • 细语深秋

    叶子飘零,落叶归根,给我对生活新的启示。 站在城市的高处,我看见故乡的树。树越是苍老,叶落得越多,层层的叶子重叠着,像一床金色的被褥,温暖着我爱的家园。 幼年时被封存的记忆亦被融化,化成流水,从木门下悄然流过。我常常暗自鼓了长久的勇气,才敢...

    祝宝玉 发表于 2020-01-20
  • 老鞋匠

    老鞋匠九十五岁了,身板还挺硬朗。他当年耍手艺那会儿,专门缝制皮鞋、皮靴,绝不掌鞋。他说,这碗饭吃不上流才去掌鞋呢,这是鞋壳里弹烟灰,自个儿烫自个儿。 他的活计好,一锥、一线,一丝不苟。缝制皮鞋使用的麻绳,是经过松香浸泡的,既滑溜,又结实,还...

    李景宽 发表于 2020-01-18
  • 在初春

    当寒冷的空气中渐渐发酵出一丝暖意,风开始了轻抚这样的动作,春天就在某处苏醒了。光线不知何时已改变了方向,上午十一点才到达房间的阳光,九点多就在窗前探头探脑了。地面、墙面上斜躺着的慵懒的阳光,将房间的寒意驱逐殆尽,一种久违的温暖在空气里慢慢...

    张昕 发表于 2020-01-16
  • 愿时光不老

    到了家门口,发现忘了带钥匙,我抬手敲门。咚咚,咚咚初时是有节奏地叩门,没人回应。敲门声细密起来,如冷雨敲窗,咚咚咚咚咚,仍没回音,变成了响亮的鼓点,咚咚咚门总算开了,探出一张温良和善的脸,是母亲,皱纹里淌着笑意。 嗳唷,手都敲疼了。我怨嗔地...

    顾晓蕊 发表于 2020-01-13
  • 长着杨桃树的庭院

    每个人的心中都私藏着一方念想,它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件事,又或许是一种味道。风起尘飞扬,新的覆盖了旧的,一层又一层,像极了岁月的年轮。在某个月光如水的夜里,捧在手心,拿起心爱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直至有了日光的温度。 红土地的家,坐落在...

    蔡凤飞 发表于 2020-01-12
  • 春天住在我的村庄

    真盼着这场秋雨早点到来,好缓解家乡日渐严重的旱情。让辛勤劳作的庄稼人冲掉周身的疲倦,给夜晚忙着成长的地瓜、苞米等庄稼提供滋润。那是老天爷对山民的体谅和关爱,对这片土地的眷顾和倾心。 刚才还晴空万里,转眼云雾越来越浓了,像飘动的玉带缠绕在山腰...

    厉彦林 发表于 2020-01-10
  • 菊芋花开香满园

    金秋时节,岁物丰成,又到了菊芋收获的时间了,我的心情格外激动。因为,这种在童年时被叫作野芋头的果实,在被现代农业大幅度推广种植中,迎来了硕果累累的丰收季,让我漂泊多年的舌尖上的怀恋之情得以慰藉。 菊芋,又名洋姜花,为菊科向日葵属多年生草本植...

    梦醉清风 发表于 2020-01-08
  • 母亲的饺子

    孤身在外,又是一年。 年终的最后一晚,我谢绝了朋友的邀请,一个人猫在厨房里,鼓捣出30个饺子,然后在淡淡的月光里,就着一小瓶二锅头,度过了又一个假日里的思乡之夜。 大半生里,我爱下厨房,喜欢鼓捣不同特色的美食,但千变万化,饺子却是我的最爱。无...

    麦浪 发表于 2020-01-05
  • 守望中的故乡

    它是流浪者藏在心里的地方,它是游子魂牵梦绕的地方,它是生命将尽要回归的地方。题记 记忆中成长的这个地方,它总是充盈着稚嫩的童声,悦耳的鸟鸣声,还有家长里短中爽朗的笑声,以及田间耕作时锄具碰撞的叮当声,再加上偶尔传来的外来商家的叫卖声,这个小...

    陌上洛桑 发表于 2020-01-03
  • 收稻的日子

    天气热了,稻谷一泛黄,稻穗就沉甸甸了。出门吃百家饭的泥水木匠回来了,在外的男人回来了,读书的学生放假了,个别人家城里的亲戚也来了,他们全都来到了队上。 天,刚刚露白,叫头遍的鸟还在惺忪揉眼,队上的人就起床了。他们手里握着镰刀,心里涌动着丰收...

    高明昌 发表于 2020-01-02
  • 烤红薯

    秋风乍起,天气一下子转凉了。小城的大街小巷,一夜间就多了几个烤红薯的摊点:一个硕大的炉子,里面燃了红红的炭火,将红薯一块块架在炉壁上慢慢地烤。烤熟了的红薯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吸引了不少行人驻足。 烤红薯,可以说是一种最原始最简朴的吃法了。然而...

    徐学平 发表于 2019-12-31
  • 美在春风里

    不经意间,水塘边的杨柳已经爆出了些许嫩芽,虽然扑面的晨风寒意犹存,但这些微微泛着绿意的柳芽儿还是让我觉得,春天来了。 杨柳是去年春天栽下的,一年下来,已长得风姿绰约,煞是好看。水塘也是那个时候整治好的,清除了杂草,挖走了淤泥,沿岸砌了硬坡,...

    周久云 发表于 2019-12-29
  • 那些色彩温暖着冬天

    冬风来时,家中那些在夏天差点死去的花儿全部长出了新绿,使我黯然的心情为之一振。想来它们也感受到我虽不是养花专家,但却因我有爱其之心,全部起死回生。绿白相间的金边吊兰、宽叶高杆的白玉兰、细腻柔情的米兰、并蒂莲、虎皮树,还有需要水分很少的仙人...

    任丽瑛 发表于 2019-12-27
  • 村庄还在

    走下班车,阔别多年的二叔被我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也认出了我,走上前来,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和我寒暄。二叔老了,见到了我,眼眶红红的,眼角已然湿润。 我怕他悲伤,尽和他说些玩笑的话,只字不提那些沧桑的话题。二叔的情绪渐渐恢复过来,让我坐到他的电...

    祝宝玉 发表于 2019-12-21
  • 冬天

    冬天是最淘气的季节。他故意把天幕拉得低沉浓密,故意把大地冻得坚实厚重,故意摆出一副冷峻的面孔把世界厚厚包裹,然后把这个玩笑开得夸张得大。其实,他在内心深处憋不住地笑。 他和人们玩捉迷藏的游戏。他藏起太阳光的温暖,藏起绿叶,藏起红花,藏起百鸟...

    李伟忠 发表于 2019-12-17
  • 一株红薯的梦想

    周日早上给窗台上的花草浇水,不经意间,发现阳台一角的某个塑胶袋上竖着个玩意儿,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株鲜嫩的植物红薯,我愣了一会,猛然想起,前段时间岚姐串门时带来过一袋她们自家出产的红薯,后来收拾屋子时,我顺手将红薯袋搁置在阳台的某个角落,然...

    易露露 发表于 2019-12-17
  • 打开腊月(组章)

    腊月的封面 思念的雪花漫天飞舞,越来越浓,用冰清玉洁的诗句,装帧出一幅辽阔的腊月封面。 一朵腊梅撑破寒冬凛冽的外衣,回眸一笑,提醒着一个游子内心徘徊不定的归期。 岁月如白驹过隙,匆匆打马而过。走过了春华秋实,走过了悲欢离合,走过了沟沟坎坎,我...

    二泉映月 发表于 2019-12-16
  • 渐行渐远的荒烟

    一根粗壮的烟柱,泛着浓浓的灰白,歪歪扭扭,从半山腰的田埂间升腾而起,散开而去,弥漫了整个山湾,和山间的雾融为一体。远远地,我就被青叶蒿草燃烧时溢出的那股淡淡的青草香味儿所引诱,冲动的无法自已。这种荒山野屲之烟火我已经有好些年没见到过了,其...

    漆寨芳 发表于 2019-12-10
  • 荷香满夏

    夏日的黄昏,归家的母亲,手上常拿着几片荷叶。 看到母亲手中的荷叶,孩子们顿时雀跃起来。这表示,第二天就能吃到美味的荷叶饼。在三餐以粥为主的年代,荷叶饼已经算是饭桌上的宠儿了。 可这荷叶饼,是孩子们的盼头,却是母亲们的折磨。 做荷叶饼,看着简单...

    郭华悦 发表于 2019-12-08
  • 抬头见美,转身见喜

    俗世烟云,偌大舞台,能否容纳百川?清风朗月,浩瀚星空,能否装下念想?澈洌的光阴里,寂寂无声,默默无语。若平凡的一生,抬头,见真见美;转身,见喜见爱,亦是一种幸福! 树能随风飘扬,风也可遇树而止;山的走势顺着河流,而溪水却蜿蜒傍着大山。万物相...

    落梅雪舞 发表于 2019-12-06
  • 雨水有雨春意浓

    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古人遗留下的这副楹联,活画了春秋时节的自然景象。往昔我对这副楹联颇为赞赏。年龄渐长,竟然挑剔开其中隐藏的缺陷。从楹联的视角看,固然无可挑剔,若是以自然变迁的眼光审视,就有些牵强附会。春前有雨的几率极小,不是...

    乔忠延 发表于 2019-12-04
  • 年味里的乡愁

    年味似乎一年比一年淡了,每到除夕之夜,只有窗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在告诉人们过年了。蜗居在都市的丛林里,只有各家大门上红红的春联互相映衬着,在楼道里氤氲着一缕欣欣向荣的景象。 吃年饭,也是年复一年地按照惯例延续着,丰盛的年夜饭,炖炒烹炸,香味四...

    李春生 发表于 2019-12-03
  • 夏天的味道

    S姑娘拿来几个自家地里产的玉米,她早晨现煮的,经过漫长的上班路,带到办公室还是温热的,罩着的塑料袋上蒙上了一层水汽。热玉米散发着地道的粮食气息,嚼起来有鲜玉米的甜味儿,感觉有阳光跳跃在舌尖上。 S姑娘说自己吃过最好吃的玉米,是和男朋友刚认识不...

    闫晗 发表于 2019-11-30
  • 在雪中(三章)

    最先被思念覆盖的 最先被思念覆盖的肯定是我的故乡,我那土生土长的村庄,让我一千次流泪一万次不舍的地方。 在这个冬季,在这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中,在我的眼帘下被越描越白的方言里,民俗有滋有味地活着,民风大大方方地飘荡着。我挚爱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

    季川 发表于 2019-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