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历冬月瑞雪来

    农历十一月是冬月,又称辜月、仲冬、中冬、畅月等,这时候,天寒地冻,还没开始为过年作准备,是农民最为清闲的日子,可以串门聊天,祈盼瑞雪带来一个丰年。 从入冬起一直到这个月,是不是觉得白天越来越短了?《吕氏春秋》说冬至是日行远道,就是太阳离我们...

    寇玺 发表于 2020-09-18
  • 留守乡村的爷爷

    孩子的爷爷在乡下,八十多岁了,嗓门洪亮,身体硬朗,还能参加各种劳动。他似乎从未有退休打算,每天都很忙碌,忙着照顾他的鸡、鸭、蔬菜和庄稼。 前不久,接他到城里住过几天,可他老是记挂着乡下:菜该灌肥,该撒点草木灰,寄养在邻居家的看门狗还是天天回...

    蒋曼 发表于 2020-09-16
  • 流淌在血液里的思念

    父亲虽然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十六个春秋,但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的梦中闪现。每当清明节来临,我追忆父亲的情愫越发强烈,血液里流淌的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我的父亲戴耀彩,1930年生于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农民家庭,读过几年私塾,十九岁到上海谋生,在一...

    戴祖凤 发表于 2020-09-12
  • 妈妈最爱小雏菊

    三月刺骨的冷慢慢从我们身边走开,中午的太阳一晒,就有那么一点点温暖的热在院子里慢慢散开,冬有点调皮,一步三回眸,傍晚和晚上还执著地恋恋不舍,坚强的小雏菊们不管不顾,就在中午片刻的余温里,任性舒展,伸出花蕾,一朵两朵,然后一片片一团团。其他...

    李军 发表于 2020-09-08
  • 奶奶轻抚我的梦

    昨夜,奶奶又蹒跚迈进我梦里。老人虽然早已离我而去,可梦中枯瘦的身影、慈祥的笑容和絮絮叮咛却分明是如此真切,真切得让我久久不愿醒来。多么希望还能搀扶着奶奶在尘世中再走一程、再续一段祖孙情缘然而,梦中所有的美好最终都化为了刻骨铭心的痛楚,令我...

    宋文甫 发表于 2020-09-06
  • 陪老母亲锄地

    故乡有母亲,还有弟弟和他的一家人。每次回老家,感觉都是暖暖的,漂泊的心得到抚慰。 元旦假期,我提前回到分别不久的故乡,首日,在家陪着母亲;翌日,跟弟弟上山采中草药;元旦日,陪母亲整地。 家里的地到底有几亩,不太确切,但比较零散。有些分布在几...

    钟百超 发表于 2020-09-04
  • 四月梨花桥

    暖春四月,宁陵县梨花桥。 越过一树又一树如雪的梨花,我在低矮的梨树枝头上,看到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鸟窝。 梨乡人爱梨树,更爱鸟。听梨花桥的老乡讲,就是大风把幼鸟刮落下来,孩子们看到了也要双手捧起,再把它稳稳地放入鸟窝。这不,趁鸟儿还没有归巢,我...

    吴振海 发表于 2020-09-03
  • 乡思

    刚过去的这个元宵节,我是在省城过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远离故乡的地方,仰望元宵节的圆月。 望一眼窗外灰霾中若隐若现的月,耳畔回荡着席慕蓉那句诗: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里的那轮圆月,该是澄澈而美好的吧。 故乡信阳,别称...

    陆宇轩 发表于 2020-09-02
  • 晚霞消失的时候

    母亲化作一片绚丽的晚霞,消失在茫茫天宇的时候,那年我36岁,刚跨过人生夏季与秋天的分水岭,进入人生之秋。土家人风俗,男逢三、六、九是个坎,36岁那道痛苦的人生之坎,让我失去了可爱的亲人母亲,晚霞消失的时候,让我坠入痛苦的深渊 母亲是中国传统农村...

    黄玉才 发表于 2020-08-29
  • 父亲的年

    除夕那日,尚未见天亮,父亲就起了床,从老屋瓦廊下生锈的旧犁头旁取下镰锄,摸着朝屋外走去。睡梦里,朦朦胧胧听见父亲走过我们窗前的叨念声,三十丫(夜),扫戛纳(垃圾)。 数百年来,村庄里流传着除夕之夜大扫除的传统习俗,父亲更是对这一习俗特别在意...

    刘燕成 发表于 2020-08-26
  • 幸福回家路

    又到一年春节。我和媳妇早在冬月里,便计划着今年过年早早回家,在城市里辛辛苦苦奔波了一年,趁着过年的假期,想早些回去,和家里的老人孩子好好团圆团圆。 腊八节刚过,便有老乡们陆陆续续开始回家,平时去上班,大街小巷里,也是成群结队、大包小包回家的...

    王新荣 发表于 2020-08-25
  • 那年春游

    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的队伍已开始向烟山挺进了。和熙的春风一路轻抚着我们,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为了搞好这一次春游,同学们提前一天就做好了准备。有的同学真细心,为防意外还准备了创可贴。为了这次春游,同学们有些激动,也有些兴奋,整...

    彭忠阳 发表于 2020-08-23
  • 我的大学梦

    因为爷爷、奶奶是大学退休职工,居住在洛阳师范学院旁边家属区,我这个高中生,趁看看爷爷、奶奶,也经常走进大学校园,以高中生的心情感受不一样的大学生活。 高中的学习生活单调而紧张,学习之余,我总会幻想着我上大学时的样子,想象着那时的生活,想必那...

    王泽明 发表于 2020-08-22
  • 心中那座永远的丰碑

    丙申初春,东风渐近。哪知张笑天先生辞世噩耗自京师传来,犹如倒春寒骤至,让人悲从中来,不胜伤痛。但先生豪迈乐天的性格、超人的才华以及对文艺事业的挚爱、对文学艺术的莫大贡献,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斯人已去,音容犹在,风骨长存。 先生是文艺界的领导...

    张守智 发表于 2020-08-22
  • 母亲的冬至

    冬至是数九寒天的开始,每年冬至,母亲都会停下手中所有的活计,为全家准备一顿丰盛的饺子宴。 母亲的手巧,不光针线活儿做得好,包饺子也是一绝,手法娴熟,包出的饺子好看又好吃。母亲最常做的是萝卜大肉水饺,她先用红白萝卜、大葱和猪肉剁饺子馅儿,菜刀...

    张小丽 发表于 2020-08-20
  • 青山碧水是乡关

    我生于农村,长于乡下,在泥土里打滚长大,与土地有着扯不清掐不断的牵连。小时侯见惯了大人衣衫不整披泥带灰,见惯小孩子涕流涎滴、衣不蔽体、面黄肌瘦。那时候的乡村,一到雨天,猪粪混着泥泞的红泥,我们想走路都无法插足。童年时代多少个夜晚,我冷落了...

    李来春 发表于 2020-08-15
  • 待得团圆是今时

    乡下的小孩子最喜欢过年了,因为有平时吃不到的食物。穷人也讲规矩,不准小孩子们乱串门,但过年是个例外,可以成群结队,像小狗一样在村里乱跑乱叫,逢屋便停。站在人家门口,自有早就等着的大人,拿出炒花生、炒瓜子、糖果等零食,有时候还有一角钱。 我妈...

    叶弥 发表于 2020-08-14
  • 姥姥的针线包

    姥姥一生有一件珍贵的传家宝针线包,针线包装满了漫长的年代和沧桑的岁月,装满了情和爱。 姥姥今年九十八岁了,她的脸颊上刻满了皱纹,白发苍苍,形影憔悴。她多愁善感,淳朴善良,生活勤俭。 十多年前,已经八十多岁的姥姥把剪成几块的红色小花布拼凑缝制...

    云昌明 发表于 2020-08-12
  • 母亲的手

    母亲的手像一张交织的网,横七竖八的布满了手裂纹,实叫人心疼和伤感。 其实,从我记事开始的时候,母亲的手并不是这个样子。她纤纤细手,有着一手的好手艺。冬闲的时候,母亲和村里其她的妇女们一样,纳鞋、缝衣裳,早早的便为我们准备好了过冬和来年的衣服...

    刘治军 发表于 2020-08-11
  • 母亲的土地

    母亲是农民,一辈子的心血汗水都撒在了土地上。老家属于丘陵地区,人们靠天吃饭,土地旺种不旺收。不管土地上收获多少,母亲都怨而不悔地耕种着。 种了一辈子地的母亲老了,被我接到城市来,每日的生活圈就是楼下的广...

    菊心 发表于 2020-08-07
  • 乡情

    人啊,年岁一大,就很容易触景生情,尤其是看到那些与儿时相关的物件,仿佛肌肉注射前看到针头的那一刻,浑身的细胞都紧张起来,记忆的闸门在一瞬间土崩瓦解,那些熟悉而深刻的场景会使你沉浸其中,像一摊水一样,提不起来。 乡情,是老房上盛开的那一棵棵瓦...

    雷穿云 发表于 2020-08-07
  • 儿时的年味

    过年咯,总情不自禁想起儿时乡下的年味。 依照家乡湖南耒阳的风俗,每年进了腊月,乡亲们就开始为过年忙乎起来,打爆米花、打米粑、炒薯皮、蒸湖酒、做豆腐、扯布料缝新衣忙得不亦乐乎。 记忆最深刻的是打爆米花和炸豆腐,每次只要一想起,便仿佛闻到了米花...

    李林平 发表于 2020-08-06
  • 父亲的沉默

    半年前,我把父亲接进城。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住在乡下,辛苦了大半辈子的他,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好日子却没有让父亲消停下来。父亲进城不久,突然多了一个让我们难以启齿的嗜好,那就是捡废品,每天他都会跑到小区各个垃圾箱前翻捡瓶瓶罐罐、废铁...

    杨力 发表于 2020-08-03
  • 心灵的故居

    指甲花开 母亲闲暇之余总喜欢养些花花草草,指甲花更是每年必种。指甲花的种类比较多,论花瓣有单瓣、双瓣、多瓣;论颜色有白色、粉红、大红、紫红。这些花草各有各的姿态,挨挨挤挤在无花果树和石榴树的周边,次第开放、浓浓淡淡、香气袭人,引得蝴蝶翩翩起...

    姜敬东 发表于 2020-08-01
  • 淡淡白兰香

    细雨微风的清晨,从大市口街头走过,不经意间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坐在银行门口的台阶上,低着头,从扁扁的箩筐里挑出几朵白兰花,用铁丝串起来,小心翼翼地排到箩筐前的蓝布上。淡淡的馨香飘来,沁人心脾,仿佛吹散了夏末最后一丝暑气,带着我的思绪...

    朱雯 发表于 2020-07-31
  • 母亲为我赶蚊子

    深夜,躺在床上,睡意已浓,突然,一只蚊子嘤嘤嗡嗡在我耳际萦绕,惹得我睡意全无。为了睡个安稳觉,我只得爬起来,拧开电灯,四处寻找其踪。就在此时,不知为何,心头掠过熟悉的往事。 儿时,家住农村,每逢入夜,蚊子便成群成群地出来觅食。由于蚊子的敏锐...

    赵潺 发表于 2020-07-23
  • 鸡毛掸子

    小时候的我经常生病,病恹恹的我喜欢透过窗子的玻璃向外发呆。母亲下班回来得早,她总是用鸡毛掸子在打扫灰尘,她一边打扫一边就说:建刚,你还是躺下吧,不然你爸爸回来又要说你。我舍不得躺下,舍不得外面的光景。除了盼望邻家女孩背着书包一跳一跳地回来...

    汪涵 发表于 2020-07-17
  • 怀念母亲

    我没有选择清明的那一天,也避开了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避开了那形式上的日子。天色阴沉,秋风吹拂,雨水凝固在空中,沿着陵园走上一个坡道,然后下几级石阶,脚下一大片一大片青得碧你眼的小草,就看见了父母的墓碑,它是双亲合葬,两个小石狮子蹲守碑前,前...

    东山峰人88 发表于 2020-07-14
  • 父亲

    父亲在春暖花开的季节走了。 那天正是元宵节,隔村的舅舅来拜年。午时十一点左右,就要吃午饭时,舅母把红包塞给父亲,父亲坐在长木椅上,含笑接过红包,脸泛兴奋,突而呼吸困难,而后溘然离世了,终年七十一岁。 父亲的命是苦的。听说,奶奶怀他在身时,爷...

    胡天曙 发表于 2020-07-11
  • 老公,我们谈谈友情

    老公,结婚已有10年,也许,你早就不屑于跟我谈情说爱了。你喜欢的古龙大侠说:夫妻,到后来一定会有友情一种互相信任、互相依赖、至死不离的友情。那么,现在,我们就来谈谈友情吧。 有些日子不见你的好兄弟,你会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翘着二郎腿,抽着烟,...

    王月冰 发表于 2020-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