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不落

    你离了这世,已经一年多了,想起你来心里还是万般潮湿。 你总是说,老妹儿呀,我挺好的,三姐没有事儿啊,你忙你的,该上班上班吧!不用惦记我。 于是,我就天真地相信你还能撑些日子。天天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偶尔在微信里和你聊聊天,东一句西一句的,我...

    moyu2535 发表于 2018-10-29
  • 母亲的梅花

    母亲爱花,年轻时如此,年纪大了,更甚。从各种太阳花、月季花到牡丹、芍药、雏菊、腊梅,一年四季,家里的小院都沉浸在花海里,旁人一进小院,就能嗅到各种芳香,院子里的人也沉浸在这股香气中。 东风第一枝是鲁迅笔下的腊梅,我母亲极爱这种清骨瘦削的花。...

    邹娟娟 发表于 2018-07-10
  • 陪母亲看

    母亲突然病了,住进了医院。 那天是一柏五的前一天,老家祭祖坟的日子。往年清明节放几天假我不记得了,今年听说放三天假,我很激动。大哥一早叫嚷着回家,忙着买祭品。我也想回家,同事笑我,你回家干啥,哪有女子这时回娘家的,不吉利。 家乡的风俗很陈旧...

    rengaili 发表于 2018-05-15
  • 今夜,为你续写伤感,以泪为墨,以伤为终……

    原来,伤人心的不是责骂,而是谎言;冷人情的不是离开,而是欺骗。一颗心,经不起太多的无视;一份情,受不了太多的搁浅。 心痛、始终萦绕着我苍白的思念。一季花开,满地忧伤,可如今我的忧伤谁又会懂?凄凉的夜,手机的屏幕不再亮起,我也在嘲笑我自己,嘲...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11-05
  • 遥思妈妈

    多么想亲切地听到妈妈的呼唤,曾经多么的无所谓,现在却变成了无法实现的奢望,眼前只是妈妈瘦弱的身躯,她的唠叨现在多么的想聆听,想起来又是多么的亲切,老人家的一生都是恨红(家里土话,意思是凡事不能比别人差)的,她的一生与爆米花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完善自我 发表于 2017-09-27
  • 旧时月色

    怡园的两支荷,一支含苞,另一支半开。同青山说:怎么可以这么美,直教人想投湖自杀。她倒没有诧异,却说起前几日书里头读到,朱光潜先生坐船过镇江金山寺,在甲板上看月亮,看到痴处,也生出恨不能一死的念头。眼面前还有两缸子睡莲,花色杏黄,青山因不晓...

    xiaomei0707 发表于 2017-07-11
  • 乡愁,有时是一种纸牌

    省道从村子边上经过,途经村子的汽车会慢慢停下,旅客在这里上下车,算是一个站点。村民外出大多从这里搭车。有年轻的村民从这里坐上汽车,走向外面的世界,去寻找他们人生的舞台;也有年轻的村民从这里走下汽车,回到他们的老宅,来探望他们的留守亲人。 每...

    忘记号码 发表于 2017-07-11
  • 稻子的记忆

    老家连城是山区,主要粮食作物是稻子。在老家长大的我,对稻子可谓记忆深刻,这不但是因为随处可见,还因为自己的童年直接跟稻子联系在一起。 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是1979年开始实行的,在那以前,所有的农田都归生产队所有。上小学的时候,还是工业学大庆,...

    忆泠 发表于 2017-07-11
  •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谷雨惊春,正值阳光明媚、春夏交接的好日子,幼儿园里组织孩子们春游。 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也来湖边漫步,昨日酝酿了一夜的春雨终于还是停了下来,连老天爷看到孩子们的到来都要张开他的笑脸哪! 孩子们在林子里雀跃追赶着,笑声生动了整个春天。尽管笑闹,...

    渐爱萧红 发表于 2017-04-22
  • 你怎么舍得让亲人难过

    亲人这个词。在这个百姓生活日渐困窘的时代,资源配置日渐失衡的中国土地上,教育效果全面溃败的世像百态里;是多麽沉重。我们的粗俗不堪。我们已经被迷惘而贪婪的心遮住了纯净的双眼。再也见不到人性本有的高贵与尊严;政治影响的恶意,扭曲了华夏儿女健康...

    释觉生 发表于 2017-04-22
  • 油菜花开

    下班的路上有着一大片的建筑工地。工地上自然到处堆满了砖沙瓦石,一座座高楼就这样拔地而起的。 不经意间,发现工地的间隙透着一处金黄,定睛一瞧,原来开着那么几株柔弱的油菜花,开得虽孤单却热烈。 又是油菜花开的季节了。想起幼年时曾经还吃过油菜呢。...

    何亚兵 发表于 2017-04-16
  • 与冻疮和解

    从小到大,一直不喜欢冬天,因为怕冷,怕长冻疮,特怕。 记忆中的冬天总是冷得脚手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冻疮,冻疮,可恶的冻疮,跟我亲密相处了近二十年。尽管,每年一入冬,母亲总是夜夜熬红辣水让我洗脚,说促进血液循环,预防冻疮,但还是无一年幸免。...

    梧桐花语梦 发表于 2017-04-16
  • 葱油饼里藏着时光的脚

    晚上下班,女儿说要吃葱油饼,赶紧手忙脚乱地做给她吃,按照印象中母亲做的步骤,和面、切葱丝、擀饼、烙饼我依葫芦画瓢做了葱油饼,却怎么也做不出母亲的味道。 果然,女儿尝了一口,撅着小嘴说:跟外婆做得差远了,一点儿也不好吃。女儿的话,让我的思绪一...

    苗君甫 发表于 2017-03-31
  • 春来香椿又飘香

    离开故乡20多年了,最是忘不了的,就是一到春天成片的香椿树又发出了嫩芽 。一簇簇新鲜的香椿芽,傲然挺立在枝头。清新的香椿香味四溢,十分好闻。 今年的春天,天暖的较早,香椿树发芽也早。可我却再也见不到家乡那成片的香椿发芽的景象了 香椿芽一开始是红...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7-03-27
  • 缝在布鞋里的爱

    母亲一生中只上过三天学,因为母亲说她一看到那些歪歪曲曲的汉字时,就像看见蚂蚁在书上爬一样,头都会发麻。那时,不愿上学的母亲没少挨外公的打骂,但这也无济于事,母亲说她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没办法,任凭外公怎么的打骂,上了三天学的母亲就再也没有...

    蒋光平 发表于 2017-03-10
  • 岁月中的人情簿

    母亲退休前是单位出纳,很会做细账,在家也爱记账,我家有许多大小账本。比如生活开支账、全年服装支出账,甚至春节做香肠时,肉多少斤,佐料多少钱,干了后划算多少钱一斤,都清楚记在小本上。连我们一起出门旅游,母亲都带着纸和笔,每天记账,说这样心里...

    杨军 发表于 2017-03-10
  • 记忆中的高粱饼子

    现在,如果给年轻人提起高粱,肯定是不知道。如果再给他们说吃高粱饼子,他们吃惊地张大嘴巴说哪个能吃...

    孙志昌 发表于 2017-03-10
  • 那些难忘的冬日时光

    我喜欢冬天;喜欢那漫天飘雪;喜欢萧条中的简约之美,想下就觉得无限诗意。喜欢苍茫中的那片绿色葱郁盎然;喜欢暖阳依旧挂在树梢。冬,从来就不是一副无色的画卷,也充满了情趣,也充满了难忘,你可记得从前的快乐时光? 冬日里那块香甜的烤红薯;还有那热乎...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7-03-04
  • 母亲是家

    母亲是家,是心灵的港湾。 我离开老家多年,回家的次数难以历数,但每一次回家都挺激动。那里有我熟悉的乡村、田园,有亲切的乡音、土语,更难以忘怀的是父母亲情。这种亲情扎根于脑细胞,渗透到血液里,是至死磨灭不了的。 父亲去世早,那时我在国外,直至...

    王金驰 发表于 2017-02-21
  • 母亲的春节

    冬月一过,便是腊月。母亲常说两句话,一句话是那个老哥走了六年了。那个老哥指的是我父亲,父亲是六年前的那个腊月二十九走的。另一句话是再过天就过年了,每隔两三天,母亲就说这话。对于春节,母亲有如国人盼奥运会倒计时那般迫切。 望过年,是我辈小时候...

    曹茂海 发表于 2017-02-21
  • 爸爸的醋坊

    每次路过新修的姚庄立交桥,我都会下意识瞥一眼桥底,似乎爸爸开的醋坊还在,天源香醋的招牌依然在那里挂着,叮咚作响的淋醋声亦不断传来,甜美的醋仍然在不断酝酿着。 那是爸爸85年开的醋坊。 记得那时候造出的醋在夏天要生白花,醋糟剩出来还可以喂猪。但...

    bxj1984 发表于 2017-02-14
  • 腊梅,新岁,老故事

    冬天总是不怎么令人喜欢的,因为在这个季节一切看上去都像静止了,叶子落了,树和田野都裸露着,裸露的田野虽然更开阔些,但没了青枝、绿叶、花朵和果实的点缀,一切就都稍嫌寂寞了些。 尽管谁都懂得这一切都会过去,但当寒流真的来了时,难免还是让人的心里...

    自耕农老铁 发表于 2017-02-11
  • 深山行

    跟随驴友老宋一直往山里走,只有这一条路。昨天气温又开始下降,也不知狗妈妈和孩子们咋样,真担心这么冷的天它们挺不过来。 白皑皑的雪山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站在进山的路口一起向上仰望一下,就一个接一个跳过一道沟,尾随在老宋的身后进去了。林中的雪...

    李秀慧 发表于 2017-01-23
  • 杀年猪

    小时候,在农村,最盼望的是过年,只是兴奋;最爱看的是杀年猪,不知道害怕。 进了腊月,便天天念叨,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小孩儿小孩儿你别哭,过了腊八杀年猪。知道年还远,唱着说着,只为玩乐,心头上倒没那么急切。 喝过了腊八粥,心情...

    守望2017 发表于 2017-01-23
  • 你一定还是你

    凌晨的夜晚寂静的给人一种安详,依旧明亮的房间有些凌乱,一个懒散的女孩从书桌前抬起头来,胳臂传来一阵阵麻木的酸痛让她从半梦半醒中醒来。 本该成熟的年纪,岁月却似乎把她禁锢在一片净空里,不知为什么从她的脸上竟然能感觉到中学时代的影子,或许是她的...

    璞儿Viola 发表于 2017-01-23
  • 儿时的麦芽糖

    上个星期和女儿去中心广场玩。即将回来的时候发现入口处来了一个挑担的老人。我惊喜地看到,他挑着一个木箱子,横柄上插着一些糖葫芦和糖人。原来是做糖人和卖麦芽糖的民间艺人。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很多这样的民间艺人,几乎每个学校门口都有卖糖人的摊头。...

    音乐如水 发表于 2017-01-23
  • 孩子王

    也许,每个村庄里都有一个孩子王,让我们每每想起的时候会忍俊不禁。我们笑过之后,又会为那些逝去的时光与改变的世界潸然泪下。 我的故乡鲁湾的孩子王是二傻。他个子低矮,腿短头大,一双青蛙眼嵌在黑黑的脸庞上像是两只明亮的电灯泡。村里的大人们都说他傻...

    曹含清1 发表于 2016-11-30
  • 驶向家的票车

    我坐在回家的票车上,回想起很多次坐票车回家的情景。家像是地球的重心,票车的车轮跨过不同的经纬度,一点一点的接近它。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冬至,我在故乡的县城读高中。冬至前下了一场大雪,大街小巷堆满了皑皑积雪。那天我从学校匆匆赶到汽车站的时候天...

    曹含清1 发表于 2016-11-15
  • 岁月静好

    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以为岁月静好是形容两个相爱的人经历人生的沉淀后所拥有的平淡与安稳及幸福的依赖。近几年才发觉生活的静美其实是一种平方的扩增。 像候鸟一样为子女奔波忙碌的父母,这半年在我住的小城暂居,他们的归来让我体味了久违的亲情,在他们面前...

    络浅微 发表于 2016-10-17
  • 花开一朵,敞亮四方

    在医院陪护父亲的日子,我交替着读希尼和张嘉佳。记得上次在家中陪护的时候,我曾求助于心理学,读得泪流满面,低头饮水如同跑倦的马。这一次,泪水扬起在了悟里,为我擦亮了一片晴蓝的天空。破茧而出,我从此不怕疼痛也不怕死亡。张嘉佳是花开两朵,天各一...

    曲令敏 发表于 2016-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