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年,月如故

    在这个炎炎夏日里,我时常想起三十年前的那个暑假,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去了我县最偏远的山区中学,从此走上教师工作岗位。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山区的月亮。 那时候的农村学校,教学条件都十分差,山区学校尤其如此。到了那个学校,开始跟学生住在一起,过了个...

    梅林 发表于 2019-10-13
  • 一不小心就老了

    一不小心就老了这句话若出自二十五岁文青姑娘之口,自是文青式调侃或幽默;而若出自我这样的男人嘴巴,势必被说成矫情。不过另一方面,这也是我此刻切切实实的困惑和感受。 自不待言,时间似流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小心也罢不小心也罢,都要把人冲去老...

    林少华 发表于 2019-10-11
  • 妈妈的连衣裙

    偶然,在整理抽屉的旧物时,发现了一张照片。或许是当时的拍照技巧还不是很好,或许是保存不好,又或许是经历了岁月的沧桑,照片已经发黄而即将面目全非,还好我及时挽救了它 那是一张母亲年轻时,穿着一件花式的连衣裙,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单肩提包,一头到...

    王小翠 发表于 2019-10-10
  • 退休,与岁月静守

    退休的日子,岁月已迈向蹒跚。 早有打算,迟早会有这天。退休,我与岁月静守,心情安然。回到故乡,回归田园,满目苍翠空念远。从此,我自举杯临风,饮尽壶中日月,遁在田园 退休的日子,牵手老伴,迈入深径残垣,生起老屋炊烟,倦鸟栖巢,让静谧把孤独填满...

    樊荣华 发表于 2019-10-10
  • 椿萱雪满头

    香椿,一种落叶乔木,其味芬芳,我想才有如此美名。有香,便会有臭,自然就有臭椿了。大约此名听来不雅,因而简称为椿树。 大自然真的很奇妙,同门为椿,其途不一,是谓龙生九子,各不相同。椿树,在乡下,颇不受人待见,因其贱生速长,材质粗疏,不堪派用,...

    马浩 发表于 2019-10-10
  • 忙味汤圆爱与愁

    乡间的年味,总要过了元宵,才渐渐淡去。 每年,我都会在除夕这天才回到老家,为的就是多几天假期,能过了元宵才返程。而对于母亲来说,为过年画上句号的,便是手里的一个个汤圆。 往往天还没亮,母亲的屋里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接着,锅碗瓢盆的交响曲...

    郭华悦 发表于 2019-10-08
  • 早春二月

    冬在六九匆匆一转身,季节到了料峭的早春,天空飘下连绵细雨,在地上结起一层冰,被直射的阳光慢慢融化。 村庄的小河,水漫破碎的冰凌,日夜流淌的眠歌,笼罩在烟雨里,朦胧而空灵。河岸上一群小鸟飞落枝头,叽叽喳喳不停地叫着,忘却了初春的寒意,及早地打...

    宋伯航 发表于 2019-10-08
  • 栗水的欢笑和泪花

    参加工作后,每年除了清明和封岁,就很少回老家。但一回到老家,就想留下来住几天,想到村子里转转,到河边散散步,再见一见儿时的伙伴!在老家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空气非常清新,有在县城吃不到的野菜和江鱼,因假日有限,最后还是不得不离开这里。 在全州...

    蒋家红 发表于 2019-10-06
  • 旧信重读

    在书架上的一个小皮箱里珍藏着上百封十多年前的信件,这些信件记载着我曾经的足迹曾经的梦想,它就像收藏了我青春的博物馆。 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常把旧信小心翼翼地展开,仔细地读着,不知不觉地又回到了从前。读着这一封封信就如跟一个个良师益友在促膝谈心...

    胡临雪 发表于 2019-10-06
  • 荔枝树下的小砖屋

    认识那间小砖屋时,太阳正在我的头顶上。阳光从枝叶茂盛的荔枝树顶直射下来,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在地面形成花花点点极为灵动的光影,非常迷人。那间小砖屋,就在荔枝树的旁边,灰黄色的砖砌小屋很陈旧,在城市的边缘,它低低地、孤独地立在那。 你要找水喝...

    吴玉 发表于 2019-10-04
  • 难忘回家的记忆

    蜗居在这个小城市已多年了,比不足这个城市的原居民,但十足的小资情调已成为一种流弊。喜欢看着从何时来的,身着花花绿绿服饰的韩国小青年,秀着恩爱幸福,还有已近耄耋之年老者和老妪,却仍然精神十足的样子。 感念父母亲一代的人,农村的辛劳夺走她们苍老...

    张大帅(大庄) 发表于 2019-09-28
  • 归去来兮

    盛夏,母亲说想回一趟老家,说有事。问她什么事,她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我猜测母亲的事无非就是侍弄菜园的青菜,喂一喂放养在后山的几只老母鸡,打扫门前的枯枝落叶,再摘一些芒果黄皮等时令水果回来 路过那口古老的方井,我对母亲说:小时候,我总是担心自己...

    燕茈 发表于 2019-09-27
  • 儿时拜年

    小时候,最盼望过年。过年不仅有新衣穿,有好吃好玩的,最吸引我的是大年初一早上去给村上的长辈拜年。 除夕之夜,我就央求妈妈把新衣新鞋准备好放在床边。躺在床上抚摸新衣,我兴奋得睡不着。第二天一早,早起的孩子穿着新衣来给父母拜年,妈妈拿出瓜子花生...

    张祖凤 发表于 2019-09-26
  • 家人闲坐,幸福左右

    今年除夕恰巧是女友本命年的生日,这让我十分烦心。往年她的生日大都在正月里,我先回家过年,然后再陪她庆祝生日。年年如此,爱情亲情两不误。 今年却赶到一块儿,是回家陪母亲过年,还是留在城里陪女友?我一直犹豫不决。 父亲过世多年,是母亲独自一人含...

    杨恋 发表于 2019-09-26
  • 回忆里的那个人

    总有些回忆,在心中筑墙成堡,而久久幽居于内的那个人,也会因一阵风的温柔、一朵云的美好、一抹夕阳的娇羞,渐渐地,在脑海里浮现。 那时的青春,从未被时光所辜负,一把吉他,在乡野之间,回荡着欢乐的曲调,树荫下,蝴蝶飞舞,芬芳四溢,一个妙字,横生几...

    芳心暗许 发表于 2019-09-25
  • 岁月不负情深

    她很爱笑,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白白的皮肤,高高的个子,永远一副活泼的模样。 似乎没有什么能影响到她的心情,除了那个男孩子。 到今天为止,她和那个男孩子的牵扯已经有八九年了。 我偶然看到空间里她的说说,照片里她眉眼含笑看着镜头后面那个人...

    公子乐菱 发表于 2019-09-23
  • 假如有一天我失忆了

    夜很静,往日里楼外的吵吠不休的狗也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安宁了。窗外,依稀有朦胧的夜光透过窗帘。偶尔有一两声列车鸣号,撕裂一夜的宁静,恰又渲得夜无比深邃幽远。 这几天,我总在失眠,因为想得事情太多了。昨天跟朋友聊天,他又告诉了我一个十多年前的朋...

    一张长弓射九天 发表于 2019-09-23
  • 童年忆事——家的位置

    人生就像一道彩虹,总要经历几种不同的颜色,有的一开始便从红开始、有的却从紫开始,但不管怎样,我们都得从童年开始。 我家住在农村,我父母都是农民,童年的家,并不富裕,甚至有些贫穷! 两间小红砖砌成的房屋,便是我的家。那时候家里唯一的电器,大概...

    孤独的行人 发表于 2019-09-19
  • 别样人生

    人与人之间,多是不同象限里的点线面,在超越时空的某个领域莫名其妙地相遇,更像同乘一火车,在相遇之后的某个路站有些人下车。生活旅途中,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复返,有些人近在咫尺,有些人远在天涯,有些人擦身而过,有些人一路同行,有些人情深...

    陶家宗 发表于 2019-09-19
  • 天路

    大门本来是掩着的,因为三月的风里还挟裹着寒意,姆妈的病体是抵御不了的。姆妈似乎听到什么,倔强地撑着身子,小声而坚定地说:将大门打开,开一扇都行! 开一扇都行,为什么? 姆妈实在没有了力气说话,积攒了很久,才喘着气说道:没有听到燕子叫么?关了...

    九月雨十月雪 发表于 2019-04-18
  • 我与开封

    开封已经有四千多年的建城历史,它做过国都,也做过省城,它的故事一时半刻难以讲完。我出生在离它三十多公里的一座村庄,可以说我是在它的脚下长大的,而我真正认识它是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 那年春天我的父亲患病住院了。我在离家很远的一座小城工作,得知...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3-04
  • 爱不落

    你离了这世,已经一年多了,想起你来心里还是万般潮湿。 你总是说,老妹儿呀,我挺好的,三姐没有事儿啊,你忙你的,该上班上班吧!不用惦记我。 于是,我就天真地相信你还能撑些日子。天天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偶尔在微信里和你聊聊天,东一句西一句的,我...

    moyu2535 发表于 2018-10-29
  • 母亲的梅花

    母亲爱花,年轻时如此,年纪大了,更甚。从各种太阳花、月季花到牡丹、芍药、雏菊、腊梅,一年四季,家里的小院都沉浸在花海里,旁人一进小院,就能嗅到各种芳香,院子里的人也沉浸在这股香气中。 东风第一枝是鲁迅笔下的腊梅,我母亲极爱这种清骨瘦削的花。...

    邹娟娟 发表于 2018-07-10
  • 陪母亲看

    母亲突然病了,住进了医院。 那天是一柏五的前一天,老家祭祖坟的日子。往年清明节放几天假我不记得了,今年听说放三天假,我很激动。大哥一早叫嚷着回家,忙着买祭品。我也想回家,同事笑我,你回家干啥,哪有女子这时回娘家的,不吉利。 家乡的风俗很陈旧...

    rengaili 发表于 2018-05-15
  • 今夜,为你续写伤感,以泪为墨,以伤为终……

    原来,伤人心的不是责骂,而是谎言;冷人情的不是离开,而是欺骗。一颗心,经不起太多的无视;一份情,受不了太多的搁浅。 心痛、始终萦绕着我苍白的思念。一季花开,满地忧伤,可如今我的忧伤谁又会懂?凄凉的夜,手机的屏幕不再亮起,我也在嘲笑我自己,嘲...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11-05
  • 遥思妈妈

    多么想亲切地听到妈妈的呼唤,曾经多么的无所谓,现在却变成了无法实现的奢望,眼前只是妈妈瘦弱的身躯,她的唠叨现在多么的想聆听,想起来又是多么的亲切,老人家的一生都是恨红(家里土话,意思是凡事不能比别人差)的,她的一生与爆米花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完善自我 发表于 2017-09-27
  • 旧时月色

    怡园的两支荷,一支含苞,另一支半开。同青山说:怎么可以这么美,直教人想投湖自杀。她倒没有诧异,却说起前几日书里头读到,朱光潜先生坐船过镇江金山寺,在甲板上看月亮,看到痴处,也生出恨不能一死的念头。眼面前还有两缸子睡莲,花色杏黄,青山因不晓...

    xiaomei0707 发表于 2017-07-11
  • 乡愁,有时是一种纸牌

    省道从村子边上经过,途经村子的汽车会慢慢停下,旅客在这里上下车,算是一个站点。村民外出大多从这里搭车。有年轻的村民从这里坐上汽车,走向外面的世界,去寻找他们人生的舞台;也有年轻的村民从这里走下汽车,回到他们的老宅,来探望他们的留守亲人。 每...

    忘记号码 发表于 2017-07-11
  • 稻子的记忆

    老家连城是山区,主要粮食作物是稻子。在老家长大的我,对稻子可谓记忆深刻,这不但是因为随处可见,还因为自己的童年直接跟稻子联系在一起。 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是1979年开始实行的,在那以前,所有的农田都归生产队所有。上小学的时候,还是工业学大庆,...

    忆泠 发表于 2017-07-11
  •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谷雨惊春,正值阳光明媚、春夏交接的好日子,幼儿园里组织孩子们春游。 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也来湖边漫步,昨日酝酿了一夜的春雨终于还是停了下来,连老天爷看到孩子们的到来都要张开他的笑脸哪! 孩子们在林子里雀跃追赶着,笑声生动了整个春天。尽管笑闹,...

    渐爱萧红 发表于 2017-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