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岐山臊子面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起民间小吃,各人有各人的记忆和爱好。让我终生难忘的美食,仍然是家乡的岐山臊子面。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今年春节回到家乡,吃了妈妈亲手做的真正的岐山臊子面,真是一种美的享受。 如今漫步各大城市的街头,到处都可以看到岐山...

    姚红星 发表于 2020-01-13
  • 芬芳的芳姐

    昨晚,芳姐发来一条微信,告诉我她最近迷上了学习钢琴。从她发来的照片里,我看到年过半百的芳姐优雅地坐在一架宽大的钢琴前,身边站着一位年轻的钢琴女教师。芳姐身着一件紫红色的丝质上衣,白皙的双手按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完全是一副陶醉于音乐之中的美...

    霜剑 发表于 2020-01-11
  • 有鸟来仪

    敝居的阳台大而空阔,围栏上有个小小的平台,红红绿绿的几盆花草,环境还算恬静,便引来一些长翅膀的朋友探头探脑。 最先来的是一只斑鸠,远远地落在阳台的晒衣架上,尾巴一翘一翘的,歪着头,眨着眼打量我的屋子。有鸟来仪,吉祥啊!我忙抓来一把米,撒在平...

    苗连贵 发表于 2019-12-31
  • 故地重游

    退休后,应宕昌县和市旅游局的邀请,于鸡年隆冬参加了官鹅沟首届冰雪旅游节。 整个官鹅沟大景区内白雪皑皑,冰柱倒挂,茫茫林海银装素裹,各种冰雕精美纷呈,让人完全置身于美轮美奂的冰雪世界,尽情享受冬季大自然的神奇和美妙。 然而,过去的宕昌却是一个...

    刘高潮 发表于 2019-12-27
  • 舌尖上的年味

    当严寒撞破腊月的大门,年的味道就如发酵的烧酒越演越烈。无论是大江南北,还是城里乡下,家家户户,都在精心准备着过年。也许是因为天寒地冻,吃上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才是团圆的温馨;或许是因为辛苦了一年,在短短的几天假期内用丰盛的饭菜犒劳一下自己,...

    秦延安 发表于 2019-12-26
  • 故乡,是一首田园诗

    我的故乡在石龙镇花石村的小河边,花石村(又名花桥)是一个拥有美丽传说的小乡...

    吴祥云 发表于 2019-12-24
  • 平淡的幸福

    她是个十足的吃货,见到食物就两眼放光,却不喜欢自己动手煮饭,婚前都是母亲做,或者下馆子。结了婚,要过小日子,就不得不为柴米油盐精打细算。她乖乖地回归厨房,做了平凡主妇。 可是当主妇也不是那么简单,烧菜做饭也是一门艺术。她的厨艺,用先生的话来...

    晴空 发表于 2019-12-19
  • 家的真谛

    如今,我们有很多机会见识别人的家。租房买房要看房,直接可以走进人家的卧室里面。旅行在外住民宿,早上起来在人家的餐桌上吃煎蛋,离去时交还一把家门钥匙就行。 可我们还是想回到自己曾经的家,住过的屋宅。我母亲与姨妈们把臂同游的一个固定路线是:先坐...

    吴越 发表于 2019-12-11
  • 与友人谈快乐

    你说我过得很快活,我承认,从某种角度来看,在同辈人中我算是活得比较快活的一个。但我想把快活二字改一改,改成自在,就是说活得还比较自在。自在的含义就是自然、自觉、自足、自我放气最后的这一点虽有打油之意,却是十分重要的。年轻时样样事都憋着一口...

    陆文夫 发表于 2019-12-11
  • 山好水好人更好

    重庆火城,名副其实,一到夏季,酷暑难受。而巴南区一品的乡村旅游,好山好水,绿色清凉,避暑休闲,游客如织。也许是为了文友们避暑吧,去年八月巴南区文联、《巴南日报》、作协、一品街道联合举办巴渝名家问云燕的文学采风活动,我有幸参加了这一次阅山读...

    胡平原 发表于 2019-12-08
  • 故乡的年味

    故乡过年讲究多。单就大年初一开始的浓浓年味,就足以熏得人晕头转向。 早晨三四点钟,父亲就开始在院里点旺火。老家没煤炭,各户大都用老树根、粗树墩架在一起烧旺火,点火耗时费力技术性又强,都靠父亲完成。母亲也早早起来清点排列供品,分门别类配置香纸...

    白耀红 发表于 2019-12-04
  • 正月十五闹元宵

    元宵佳节是新年的高潮,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它好呢?恐怕除一个闹字,没有词语能表达那热烈奔放的节日氛围吧。 闹花灯是家乡的一种习俗。做盏花灯在正月十五月圆之夜高挂树梢,让它和自己的美好祝愿一起点亮。新年到,真热闹,穿新衣,戴新帽;敲锣鼓,放花炮,...

    章中林 发表于 2019-12-03
  • 李春生

    刚进腊月,各大酒店相继打出了年夜饭火热预订的广告,在酒店里吃年夜饭已经是城市里新的风尚。按照家庭人数和菜肴的档次,有一千八百八、二千八百八,甚至有更豪华昂贵的任你选择。订年夜饭还得赶早,晚了就没有包厢,只好在大厅里凑合,因此,每到年关酒馆...

    年夜饭 发表于 2019-12-03
  • 书香寻梦,做一个极致女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丝一柱思华年, 十年韶华,从豆蔻年华到激情飞扬,在现实与理想之间追寻。我天性活泼,快人快语,特立独行,一个典型的90后女孩,在很多人眼里我就是个桀骜不驯的疯丫头。也曾豪情万丈,也曾凭栏暗伤。只是流年摆渡,岁月无声,青春不羁的...

    宋鸽 发表于 2019-12-02
  • 苦瓜的滋味

    生命就像一株苦瓜藤,上面结满了大大小小的苦瓜。苦瓜越小越少,也许就意味着收获的果实越小越少。站在苦瓜藤下,我们要学会解读苦之博大精深,苦之神奇玄妙,苦之因果关联,做好思想准备耐心品味苦的滋味,必定会收获吃苦的幸福。 我当然知道苦瓜很苦。 当...

    杨晓艳 发表于 2019-12-01
  • 这就是生活

    我和丈夫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开始了在一地的生活。我们在理论上先明确了家务分工,他买菜、洗衣、洗碗,我烧饭。 他的任务听起来很重大,有三项,而我只有一项。可事实上,家务里除了有题目的以外,还有更多没有名字、细碎的工作。他每天早上,洗过脸,吃过...

    王安忆 发表于 2019-11-28
  • 那些渐行渐远的乡间绝唱

    乡间小贩的吆喝声,曾经是少时乡村街头巷尾独有的一道风景。那忽远忽近的声音,时常响起在小村里,在村头老槐树的枝丫间回荡,各色的吆喝声彼此交相辉映,打破了乡间的静谧,平添了一份乡野生活的自得与恬淡。然而现在,我们已经很难再听到小商贩们那种古朴...

    高淑英 发表于 2019-11-22
  • 生活随想

    人生当有理想有追求,那样的生活确实充满了激情和活力。若能由此进入忘记时间,忘却自我的境遇中,不也是生命燃烧和无悔的青春吗? 有了理想,生活不再迷茫;有了追求,人生不再虚度。是啊,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不曾忘记最初的梦想,仍然自由...

    陈彬 发表于 2019-11-19
  • 故乡的茶馆

    故乡的小镇变化日新月异,记忆里的旧光景已淹没在喧嚣的电子乐和光鲜亮丽的霓虹灯光里。原先青砖灰瓦的老店铺、磨得铮亮的青石板路、整日冒着火气的老虎灶、还有那热闹非凡的老茶馆,都成了儿时记忆里最珍贵的光景。 那时尚年幼,每日背个军绿的帆布书包晃荡...

    山人 发表于 2019-11-17
  • 做个温润的人

    约好和朋友一起吃饭,他迟到了。因为快下班的时候他和同事吵架,言语升级,好不容易才被其他人劝...

    江和平 发表于 2019-11-17
  • 人生重阳亦柔软

    人生一路走到重阳,如寒风瑟瑟,难免带着点凄冷的意味。可母亲的人生,走到了晚年,却让我领略了另一种人生中的重阳风景。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的脾气一向都不怎么好。 母亲挺强势的。家里的重担,全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久而久之,难免在风雨中,磨练出了...

    郭华悦 发表于 2019-11-13
  • 为别人开一朵花

    前些天,我们班转来一个外地新生。我安排他和我们班最文静的女生高雅婷同桌。谁知,还不到一天,高雅婷就噘着嘴找到我,要求换位。我询问原因,她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身上气味难闻。男孩子喜欢疯玩儿,身上难免会散发汗味儿,这是正常的。我没太在意,只是...

    倪俭康 发表于 2019-11-13
  • 小夏

    小夏,来自浙江舟山群岛的六横岛。 遇见他的第一次,纯属意外。那一日晚饭后在小区外散步回来,途经一超市,进去买点早餐吃的小菜。意外发现在超市的一角多了一个修皮鞋的摊位。超市里摆修皮鞋的摊位,有点怪怪的。留心一看,一个小伙子蹲在地上,低头忙着修...

    古鉴 发表于 2019-11-09
  • 骑车

    要不是有这公共自行车,我恐怕再也不骑车了。我不骑车已有二十来年,原因是调出城区工作后上班很近,买菜也很近,根本不用骑车,还因住的宿舍楼下没地方存车,时有盗车的消息,随我一起出来的那辆车就是在楼下不翼而飞的。 说起这辆车,是我工作后第二年经省...

    游水方 发表于 2019-11-07
  • 你是我生活的阳光

    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而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好。 此刻我正坐在考场里,窗外阳光明媚。而屋内,却只能听到笔尖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响。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你的脸,欢笑着、严肃着;又好像听到了你的声音,激动的、沉稳的。这让我不禁想到了窗外的阳光,像你一...

    张晓志 发表于 2019-11-05
  • 爱恨一碗红烧肉

    果然是亚洲飞人,刘翔的结婚离婚,都疾如闪电。他发的声明高风亮节得紧,但网上有文章称,这段离婚跟红烧肉有关:传说有一次,葛天在刘家吃饭,桌上有份红烧肉,葛天吃了一块准备再伸筷子,这时婆婆不高兴了肉只有五块,每人就备了一块。对此,刘家保姆则出...

    叶倾城 发表于 2019-11-04
  • 在石门古村美美地失眠

    石门高,是贵池区棠溪镇的一个古老的村庄。早在东晋时期,石门高人的祖先拖家带口,从遥远的北方向南逃亡,逃进了这山为城,石为门的世外桃源,看到这群山环绕、风景如画的风水宝地,祖先的眼睛为之一亮,冥冥之中仿佛得到上苍的呼唤到了安家的时候了,到了...

    檀长乐 发表于 2019-11-02
  • 青花漫谈

    最初看到青花瓷是在爷爷朱漆斑驳的老式书架上那是一个瓶口缺了一小块的大肚花瓶,夹在架子上一摞摞发黄的书籍中间,白净如玉般胎质上面淡淡地青色绘成一幅江南烟雨图。书架是曾祖传下来的,无论颜色还是样式都显得有些老旧,然而那花瓶却也一直摆在那里,在...

    彭睿昕 发表于 2019-11-01
  • 父亲的“伙伴”

    父亲是个农民,很普通的农民。 小时候,天还没亮,就能听到院子里传来磨刀声。这是父亲起床后的三部曲,先是磨镰刀,然后是擦洗农具,接着才是吃早饭,然后再晨曦微露的时候,带着他心爱的农具,牵着牛,往地里进发。 一直到夕阳西下,才会看到父亲的身影,...

    郭华悦 发表于 2019-10-26
  • 跑步看云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看云是个闲庭信步悠悠然的事儿,跑步呢,也要有闲,却不可信步了,也不悠悠然了,那是体力和耐力的考验,是马不停蹄的重复和枯燥,是与寂寞无聊坚守一场温柔的对抗。 身心素质不行,一年来总有数不清的小烦恼小感冒之类...

    耿艳菊 发表于 2019-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