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杏的深意

    潮汕有一道甜品叫白果芋泥,我吃过几次,十分难忘。 做法是挑选肉质干松的芋头,蒸熟、揉压成极细、极滑的芋茸。在一个干净的炒锅里下炸过香葱的猪油,加入芋茸和白糖,使慢火翻炒到芋茸、白糖、猪油完全融为一体,最后放煮熟的白果。这样做出来的芋泥香甜肥...

    马慢慢 发表于 2020-07-12
  • 那些温暖的细节

    生活不是鲜衣怒马,不是起伏跌宕,不是在朋友圈发柔光照片称岁月静好,不是跑到丽江拍拍拍,更不是在欧洲买买买都不是。 真正关乎生活本质的,必然是那些琐碎温暖的细节。 朋友毕业后做了北漂,和男朋友领了结婚证一起住进北京狭小的地下室。我们都担心她在...

    陈晓辉 发表于 2020-07-05
  • 早市

    每天晨练路过一处早市。寒暑易节,时令变换,早市总会渐次开张,唤醒熟睡的小城,拉开市井生活一天的喧嚣。 早市,醒得早,却也井然。各家摊主,互不言语,悄然在自家地盘拉开阵势,绝不越界。眨眼工夫,空阔的市场已是摊点密布,人流涌动。 炸油条的大哥,...

    白万伟 发表于 2020-07-01
  • 煎饼铺

    我居住的小城,地处苏北,与鲁地毗邻,饮食习惯受鲁地影响颇大,煎饼是本地几乎每餐必备的食品。不过只有小麦煎饼、面粉煎饼等,不似鲁地有玉米面煎饼、小米面煎饼、高粱面煎饼那么丰富多样。 本地煎饼分手工和机器两种。手工煎饼就是在锅台上放上大鏊子,面...

    徐明冬 发表于 2020-06-12
  • 故乡的红薯窖

    红薯窖,又称地窖子,或红薯窑,在我们这一带乡村,几乎家家院内或院外都留存着红薯窑。 故乡的红薯窖,大多四五米深,一个能容得成年人自由转动的圆形地洞,每间隔一步,两壁各挖有一个脚蹬的小窝,以供人上下。窖底下向壁里挖有一个高能蹲着、长能睡着一个...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05-30
  • 姊妹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说的是夫妻的缘分。她不知道自己与家人的缘分是多少年才修来的。 23年前,他当时在单位干人事工作,在整理员工档案时,看到一个女同事的出生年龄与自己的出生年龄一模一样,于是,他就准备去认识一下这位同事。 当她知道有...

    阳莉 发表于 2020-04-22
  • 餐桌上的品德传承

    我们这一代物质生活实在太富裕,大家都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美食家,就连三四岁的孩子都当起小吃货来。但在享用美食的同时,千万不要忘记保留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惜饮惜食的饮食态度。珍惜食物显然是当今家庭教育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中国人品德传承的重要...

    喻云 发表于 2020-03-26
  • 瓦罐里的爱

    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妻子正在洗刷废弃的瓦罐,于是问道:刷瓦罐干什么?妻子笑道:腌些咸菜。我对咸菜情有独钟,吃饭的时候,餐桌上唯独不能少了咸菜,如果没有,嘴里总觉得缺点什么。 在过去,咸菜是我童年餐桌上必备的菜肴,我的味觉、舌头、嗅觉早已习惯了...

    陈树庆 发表于 2020-03-22
  • 手写书信的温度

    如今的人,手写的书信越来越少。尤其是手机微信的发达,更简便易行地替代了手写书信。有时候,真觉得科技是人类情感的杀手,用貌似最快捷的速度和最新颖的手段,扼杀人类心底最原始的也是最朴素的诉说。只是手指在手机上轻轻几下按动,不仅将人们相互情感的...

    肖复兴 发表于 2020-03-19
  • 门前的小街

    早上,无论起得多晚,都要在家门前的小街上走走。这是休斯敦郊外一条最普通的小街,洒着热烈的阳光,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传来隐约的车轮滚滚,算是一处都市里隐秘的村庄。 小街开始老了,路两旁的树总有断枝垂下来,曾经的郁郁葱葱已经不再,就像这个国家。20年...

    陈瑞琳 发表于 2020-03-09
  • 腊八粥

    到了腊月,节会一个接着一个过。农历腊月初八,即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在故乡西府, 这一天,无论光景好坏,有钱没钱,乡亲们都会做腊八粥。条件差一点的,用大玉米糁子和白豆一起煮,快煮好时放入燣好的豆腐和红萝卜菜;条件好一些的,用大米、红枣、...

    魏晓文 发表于 2020-02-29
  • 当代中国人的婚姻

    木心先生在《从前慢》里写道:从前书信很慢,车马很远,一生只爱一个人。这句话读来是如此温暖,反映出那个时代的爱情是如此简单。当代年轻人十分追捧这句话,不难看出,当代年轻人依然相信爱情、渴望爱情,只是碍于时代的拜金主义横行。当代的爱情和婚姻在...

    竹鸿初 发表于 2020-02-13
  • 岐山臊子面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起民间小吃,各人有各人的记忆和爱好。让我终生难忘的美食,仍然是家乡的岐山臊子面。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今年春节回到家乡,吃了妈妈亲手做的真正的岐山臊子面,真是一种美的享受。 如今漫步各大城市的街头,到处都可以看到岐山...

    姚红星 发表于 2020-01-13
  • 芬芳的芳姐

    昨晚,芳姐发来一条微信,告诉我她最近迷上了学习钢琴。从她发来的照片里,我看到年过半百的芳姐优雅地坐在一架宽大的钢琴前,身边站着一位年轻的钢琴女教师。芳姐身着一件紫红色的丝质上衣,白皙的双手按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完全是一副陶醉于音乐之中的美...

    霜剑 发表于 2020-01-11
  • 有鸟来仪

    敝居的阳台大而空阔,围栏上有个小小的平台,红红绿绿的几盆花草,环境还算恬静,便引来一些长翅膀的朋友探头探脑。 最先来的是一只斑鸠,远远地落在阳台的晒衣架上,尾巴一翘一翘的,歪着头,眨着眼打量我的屋子。有鸟来仪,吉祥啊!我忙抓来一把米,撒在平...

    苗连贵 发表于 2019-12-31
  • 故地重游

    退休后,应宕昌县和市旅游局的邀请,于鸡年隆冬参加了官鹅沟首届冰雪旅游节。 整个官鹅沟大景区内白雪皑皑,冰柱倒挂,茫茫林海银装素裹,各种冰雕精美纷呈,让人完全置身于美轮美奂的冰雪世界,尽情享受冬季大自然的神奇和美妙。 然而,过去的宕昌却是一个...

    刘高潮 发表于 2019-12-27
  • 舌尖上的年味

    当严寒撞破腊月的大门,年的味道就如发酵的烧酒越演越烈。无论是大江南北,还是城里乡下,家家户户,都在精心准备着过年。也许是因为天寒地冻,吃上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才是团圆的温馨;或许是因为辛苦了一年,在短短的几天假期内用丰盛的饭菜犒劳一下自己,...

    秦延安 发表于 2019-12-26
  • 故乡,是一首田园诗

    我的故乡在石龙镇花石村的小河边,花石村(又名花桥)是一个拥有美丽传说的小乡...

    吴祥云 发表于 2019-12-24
  • 平淡的幸福

    她是个十足的吃货,见到食物就两眼放光,却不喜欢自己动手煮饭,婚前都是母亲做,或者下馆子。结了婚,要过小日子,就不得不为柴米油盐精打细算。她乖乖地回归厨房,做了平凡主妇。 可是当主妇也不是那么简单,烧菜做饭也是一门艺术。她的厨艺,用先生的话来...

    晴空 发表于 2019-12-19
  • 家的真谛

    如今,我们有很多机会见识别人的家。租房买房要看房,直接可以走进人家的卧室里面。旅行在外住民宿,早上起来在人家的餐桌上吃煎蛋,离去时交还一把家门钥匙就行。 可我们还是想回到自己曾经的家,住过的屋宅。我母亲与姨妈们把臂同游的一个固定路线是:先坐...

    吴越 发表于 2019-12-11
  • 与友人谈快乐

    你说我过得很快活,我承认,从某种角度来看,在同辈人中我算是活得比较快活的一个。但我想把快活二字改一改,改成自在,就是说活得还比较自在。自在的含义就是自然、自觉、自足、自我放气最后的这一点虽有打油之意,却是十分重要的。年轻时样样事都憋着一口...

    陆文夫 发表于 2019-12-11
  • 山好水好人更好

    重庆火城,名副其实,一到夏季,酷暑难受。而巴南区一品的乡村旅游,好山好水,绿色清凉,避暑休闲,游客如织。也许是为了文友们避暑吧,去年八月巴南区文联、《巴南日报》、作协、一品街道联合举办巴渝名家问云燕的文学采风活动,我有幸参加了这一次阅山读...

    胡平原 发表于 2019-12-08
  • 故乡的年味

    故乡过年讲究多。单就大年初一开始的浓浓年味,就足以熏得人晕头转向。 早晨三四点钟,父亲就开始在院里点旺火。老家没煤炭,各户大都用老树根、粗树墩架在一起烧旺火,点火耗时费力技术性又强,都靠父亲完成。母亲也早早起来清点排列供品,分门别类配置香纸...

    白耀红 发表于 2019-12-04
  • 正月十五闹元宵

    元宵佳节是新年的高潮,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它好呢?恐怕除一个闹字,没有词语能表达那热烈奔放的节日氛围吧。 闹花灯是家乡的一种习俗。做盏花灯在正月十五月圆之夜高挂树梢,让它和自己的美好祝愿一起点亮。新年到,真热闹,穿新衣,戴新帽;敲锣鼓,放花炮,...

    章中林 发表于 2019-12-03
  • 李春生

    刚进腊月,各大酒店相继打出了年夜饭火热预订的广告,在酒店里吃年夜饭已经是城市里新的风尚。按照家庭人数和菜肴的档次,有一千八百八、二千八百八,甚至有更豪华昂贵的任你选择。订年夜饭还得赶早,晚了就没有包厢,只好在大厅里凑合,因此,每到年关酒馆...

    年夜饭 发表于 2019-12-03
  • 书香寻梦,做一个极致女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丝一柱思华年, 十年韶华,从豆蔻年华到激情飞扬,在现实与理想之间追寻。我天性活泼,快人快语,特立独行,一个典型的90后女孩,在很多人眼里我就是个桀骜不驯的疯丫头。也曾豪情万丈,也曾凭栏暗伤。只是流年摆渡,岁月无声,青春不羁的...

    宋鸽 发表于 2019-12-02
  • 苦瓜的滋味

    生命就像一株苦瓜藤,上面结满了大大小小的苦瓜。苦瓜越小越少,也许就意味着收获的果实越小越少。站在苦瓜藤下,我们要学会解读苦之博大精深,苦之神奇玄妙,苦之因果关联,做好思想准备耐心品味苦的滋味,必定会收获吃苦的幸福。 我当然知道苦瓜很苦。 当...

    杨晓艳 发表于 2019-12-01
  • 这就是生活

    我和丈夫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开始了在一地的生活。我们在理论上先明确了家务分工,他买菜、洗衣、洗碗,我烧饭。 他的任务听起来很重大,有三项,而我只有一项。可事实上,家务里除了有题目的以外,还有更多没有名字、细碎的工作。他每天早上,洗过脸,吃过...

    王安忆 发表于 2019-11-28
  • 那些渐行渐远的乡间绝唱

    乡间小贩的吆喝声,曾经是少时乡村街头巷尾独有的一道风景。那忽远忽近的声音,时常响起在小村里,在村头老槐树的枝丫间回荡,各色的吆喝声彼此交相辉映,打破了乡间的静谧,平添了一份乡野生活的自得与恬淡。然而现在,我们已经很难再听到小商贩们那种古朴...

    高淑英 发表于 2019-11-22
  • 生活随想

    人生当有理想有追求,那样的生活确实充满了激情和活力。若能由此进入忘记时间,忘却自我的境遇中,不也是生命燃烧和无悔的青春吗? 有了理想,生活不再迷茫;有了追求,人生不再虚度。是啊,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不曾忘记最初的梦想,仍然自由...

    陈彬 发表于 2019-11-19